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宦妻 第四十八章

宦妻 第四十八章

    “是么,但是方才所有人能看见了太子殿下杀了六哥。”一直沉默着,几乎没有任何存在感的九皇子司承宇忽然轻声道。

    九皇子司承宇有一张书生气极重的面容,秀气而不女气,只是因为娘胎里落下病根子,所以总有些气虚体弱,他的母亲虽然也是早亡,但他过继给了常年在佛堂茹素,不问世事的贤妃,所以眉宇之前总有一股子贵公子们难见的淡然平和之气,平日里也总一头扎在翰林院里与书为伍,与世无争。

    说话在文官之间却有不小的影响力。

    司承宇顿了顿,又颦眉道:“何况那把匕首,分明是当年太子殿下七岁那年第一次射下天鹰之后,父皇赐给太子殿下的。”

    说着他的目光又落在案几之上的盘子里,里面放着那把插入了六皇子司承念心脏里的匕首,众人也随着他齐齐地看了过去。

    那盘子里匕首许是刀锋淬了血,所以泛出异样的寒光来,纯金丝缠绕的刀把上镶嵌着昂贵罕见的硕大金色珍珠,线条简洁而华丽,而刀身非常特别,上面雕着一种特的放血槽,这也是为什么匕首插进了司承念的心脏之后,没有拔出刀子,鲜血却以非常快的速度流失。

    杀人的是皇子,被杀的是皇子,所以如今九皇子的话比任何人的话都要有冲击力,所有人的目光都隐含着奇异的光芒看向沉默地坐在上首之侧的司承乾身上。

    司承乾俊逸端方的脸上毫无表情,只是冷冷地道:“不是我做的。”

    坐在上首的太平大长公主也脸色铁青地道:“本宫也不相信太子殿下会做这种事情,何况太子殿下有什么必要大庭广众之下对六皇子下手,这不是置自己于最不利的境地么!”

    若是真被落实了在自己父君的出殡礼上为了争夺储君之位杀害自己的弟弟这样残酷的罪名,就算太子殿下未来能登上帝位,这样的名声势必让他悲伤一个残酷无情,狠毒卑鄙的名声,随时都可以被有心人以此‘恶行’为罪名,打起反叛暴君的大旗,皇位不稳!

    不少太子一派的的官员皆奋力地从各个侧面论证平日里太子殿下是多么温醇慈悲之人,就差将他说成连一只蚂蚁都舍不得杀害,悲天悯人的活菩萨和圣人了。

    司承乾却没有多做辩解,只是沉默着不知在想什么。

    看着场面上一片热闹的歌功颂德,百里青忽然轻笑了起来:“是么,原是所有人都瞎了眼么,还是太子殿下想说其实是六皇子殿下想要以自己的性命陷害太子殿下?”

    众人瞬间哑然,是啊,比起太子当众杀害自己弟弟这种事,六皇子拿自己的性命陷害太子殿下这种事情,看起来更荒谬。

    谁都知道六皇子战功赫赫,此次虽败,但是手上数十万大军可不是吃素的,在太子司承乾接连于政事上出现重大失误招至先帝大怒的时候,六皇子几乎可以说是他最强悍的竞争者。

    何况当初六皇子身负重伤,出现死伤将近十万人的大溃败,据说就是太子殿下克扣了边军三十万大军的粮草,让边军士兵无粮米,马儿无料可食用所致。

    据说此事让正在闭关辟谷修仙的先帝都愤怒到生出要废了太子之心。

    若是太子因此生了恨,或者担心六皇子殿下抢走皇位,愤怒之下痛下杀手,也不是不可能。

    先帝出殡,本来就是最后胜负成败的最关键时刻。

    太平大长公主看着四周的人眼光都变了,窃窃私语地来,不由又急又怒:“千岁爷,您无凭无据怎么能冤枉未来的新君!”

    “太子殿下,请您说清楚当初您和六皇子起了争执的情形!”陆相爷眸光一闪,沉声道。

    他的目光死死地盯着司承乾,里面有一种奇怪的光芒/

    司承乾看着那一道道的怀疑目光,又对上了陆相爷的目光,片刻之后,他垂下眸子,沉默着。

    他知道陆相希望自己说什么,无非是说六皇子先拔刀要杀他,他自卫的时候推了六皇子,六皇子是自己不小心捅到了自己的,这个理由听起来再牵强,却也是最好的理由了。

    但是……

    他眼前还不断地闪过司承念浑身鲜血的模样,那种怨恨的目光。

    他的衣袖上还有司承念的血。

    他以为自己已经做好了一切心理准备,与亲兄弟刀兵相见,反目成仇。

    但是当他亲眼看着司承念在自己面前死去,鲜血流淌了一地的时候,他的脑海中一片空白,有什么东西深深地刺痛了他的知觉,却让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即使做好了与亲兄弟兵戎相见的准备,却从来没有想过要杀了对方。

    最多不过是将对方废为庶人,圈禁起来。

    却不想会有走到最万不得已的地步。

    而如今,就算他竭力洗白自己,在所有人的心中,他都是那个在父皇出殡礼上露出了丑恶嘴脸的儿子。

    何况,他要怎么洗白?

    说那把刀已经丢了几日?

    他并不是白痴,司承念倒下后,他和陆相都明白,他们中了圈套了,而且这个圈套是避无可避的死局。

    他和所有人都认为司承念不可能拿自己的性命来报复的伤怕已经是无可挽回了,所以就九千岁必定与他做了什么约定,给予的利益能让司承念用自己的性命来设下这样无解的死局。

    他不知道那个曾经总是跟在自己身后二哥、二哥唤着的弟弟心中竟然有那么深那么重的怨恨与不甘心。

    竟然恨他到如斯地步。

    百里青看着司承乾的模样,薄薄的唇角边勾起一丝冰凉的笑意。

    他的这个徒儿,到底是从小到大,除了遇到他这个太傅是他一生最大的挫折之外,还是太过一帆风顺了,父亲的期许、母亲的关爱,舅舅的扶助。

    根本不可能与他父皇宣文帝那般心机深沉,手段狠毒。

    他被当成最正统的天朝继承人来培育,明睿有余,狠辣不足。

    最终,在众人瞩目之下,司承乾还是沉声一字一顿地道:“本宫最后说一次,本宫没有做过的事,是不会承认的!”

    看着太子长久的沉默之后,说出来不过这样的一句话,众人皆哗然,低声细语起来。

    陆相看着周围的情形,额头上的青筋一跳,手上陡然紧紧握拳,眼中闪过阴沉火气,忍耐下大骂太子的冲动,他咬牙厉声道:“且不说太子殿下不曾做出这种恶性,就算是六皇子真的死在太子殿下手里,那也是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此言一出,众人都齐齐怔然地睁大了眼,不敢置信地看向陆相爷。

    九皇子微微颦眉,看向陆相:“您……说什呢,如今太子殿下并未登基,如何能担当得起此言?”

    御史台素来以最难缠的陈御史已经忍不住黑着脸出声道:“陆相此言差异,东宫殿下虽是储君,但是正如九皇子所言,殿下到底未曾登基,就以父君的身份当众处置皇子,史无前例!”

    众臣都纷纷点头,私下议论更甚。

    百里青阴魅的眼睛一片深不见底的幽沉海底,但他却只拿了杯茶轻品,一句话都不曾说。

    陆相看着百里青的模样,心中闪过一丝不安,但是他握了握自己袖子里那一卷明黄的卷轴,仿佛借助了上面无尽的力量,他镇定了下来,直接从袖子里抽出了遗诏对着众人高声喝道:“先帝遗诏在此!”

    众臣一愣,看向他手上的卷轴,明黄的丝绢,绣着五爪金龙,赫然是圣旨模样。

    圣旨既临,如皇帝亲临。

    九皇子司承宇微微挑了下,随后掀了袍子率先跪下,恭敬地道:“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人互看了一眼,便都齐齐跪下,三呼万岁。

    陆相眼中闪过一丝得意与兴奋,随后目光落在照旧一点动静都没有,充耳不闻地坐在上首右侧的百里青,颦眉道:“九千岁,陛下遗诏在此,你为何不跪迎!”

    百里青看了他一眼,径自品着杯中茶,冷淡地嘲笑道:“陆相爷,你是老糊涂了,还是得意糊涂了?”

    陆相不想百里青这般大剌剌地嘲讽于他,心中顿时大怒:“百里青,你……。”

    话刚出口就被一道尖利的太监嗓音给打断了,小胜子虽然看似恭敬地跪在地上,但声音却极为大声:“九千岁十年前已经得陛下亲允,御前行走不必行大礼,策马宫中并赐十六人抬肩舆之荣恩!”

    既然御前都不需要行大礼,又怎么可能为了写在遗诏上的一张纸儿行三跪九叩的大礼?

    陆相方才想起了百里青十年来,从来没有看见他给皇帝行过跪拜大礼,心中不由恼恨非常,但是也不能再说什么。

    如今也不是于那阉人斗气的时候,要紧事情完了,迟早有收拾他的时候!

    陆相转回头,敞开了圣旨,一字一句地将圣旨念了出来:“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太子德义兼之,涛泽流芳。上顺天命,下和人心。上应天心,下体民意,可于朕大行之后,属其以伦序,入奉宗祧,继承帝位,事皆率由乎旧章,亦以敬承夫先志。自惟凉德,尚赖亲贤,共图新治,钦此!”圣旨下,所有人都愣了,九皇子司承宇微微颦眉。

    陆相看着众人冷笑起来:“如何,太子殿下原本就是国之储君,如今还有陛下遗诏,已经点名了陛下要让太子继承大宝,如今新君登位,君要臣死,臣安能苟活!”

    百里青突然插了一句话:“那就是说陆相承认太子殿下杀了六皇子殿下了?”

    司承乾脸色一变看着百里青正要说话,陆相爷却率先阴沉地冷道:“九千岁,你何必如此咄咄逼人,如今在你面前的是天朝新君,正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就算先帝能容忍你的放肆无礼,莫非你以为新君也能容忍你么,本相劝你最好放明白一点。”

    百里青看着陆相,轻扯了下唇角,讥讽地开口:“看来咱们的新君尚且未曾登基,您这位新君的舅舅就开始狐假虎威要对旧臣动手了,看来为新君登基路上除了六皇子的血,还有更多人要用血来给新君做祭吧。”

    一众大臣闻言,不由都是心中一惊。

    “识时务者为俊杰,不识时务的,就算咱们想要保,也保不住!”陆相冷笑道,不知是否因为胜利在望或者看着自己的仇人即将沦为失败者,所以他失去了平日里的警惕与谨慎,他的脸甚至有因为过分压迫自己激动的心情而生出微微的扭曲狰狞之感,让人看着不禁心生惧意。

    “相爷,我能否看看父皇的遗诏?”九皇子司承宇忽然出声。

    众人一愣,看向司承宇,却见他定定地望着遗诏。

    不少人都心中暗自嘀咕开了,九皇子殿下这般模样,莫非是怀疑那份遗诏有假?

    陆相看了九皇子一眼,眼中凶光毕现,随后他讥讽地弯起唇角:“不知道九皇子殿下在怀疑本相,还是在怀疑先帝的决策,不过既然您要看,那就看吧,省得有人此后不甘心。”

    说罢,他就将手上的明黄卷轴大力地搁在了九皇子的手心。

    这遗诏,他是看过许多次的,没有任何问题,笔迹是先帝的,也盖了玉玺。

    司承宇也没去理会陆相近乎威胁的语言,立刻接过了遗诏仔细地看了起来,不少人也伸过头来看向遗诏,试图从上面看出什么不对来。

    许久之后,陈御史最先按捺不住地问:“如何,先帝的遗诏可有什么问题?”

    司承宇慢慢地抬起头来,沉默了一会,但仍旧肯定道:“没错,这是父皇的笔迹。”

    陆相原本紧张握拳的手微微松开了来,唇角甚至不自觉地上扬,而司承乾一直阴沉的脸上也显露出放松的神色来。

    司承乾心中一片矛盾,没错,他想要皇位,从幼年开始,所有人都告诉他,这天下未来是属于他的,他问心无愧。

    但就算如此登基了,是否等于默认了六弟是他杀的?

    虽然六弟非他亲手所杀,却又是因他而死,是不是代表自己的一生都要活在天下人的指责与自己内心的矛盾之中?

    太平大长公主却是注意到了司承乾的异样,眼中不由闪过一丝担忧之色。

    陆相却顾不得去看司承乾到底何等心思,他只知道他们筹谋多年的大事就要如愿以偿!

    他脸上那种压抑的神情全无,虽然多年的从政生涯让他很好的掩饰了心中的激动,看起来并无二样,只是沉声道:“既然如此……。”

    “既然陆相这里有一份遗诏,那么本座这里也有一份先皇遗诏让诸位检验一番。”百里青忽然淡淡地抬高了声音,打断了陆相的话。

    此言一出众人彻底震惊,此起彼伏的抽气声与惊呼之声不绝于耳。

    陆相的脸色瞬间铁青一片,司承乾也瞬间从自己的复杂情绪中挣扎出来,目光如箭一般射向百里青。

    百里青莹白的指尖上挑着一块明黄的绸绢,上面雕龙绣海水纹路,一样是圣旨的规制。

    他看向司承宇微微一笑:“不知道九皇子殿下是否愿意也来检验一番本座手上这块圣旨。”

    司承宇从震惊间回身,随后一愣,点头道:“自然愿意的。”

    或者说自然是要检验的。

    司承宇小心地双手接过遗诏打开一看,脸色几乎可以称得上是精彩纷呈,许久之后,他在众人的期许中抬起头,有些复杂地看了百里青一眼。

    太平大长公主立刻厉声道:“承宇,不要为别人所威胁,你看到的是真是假,只管直说就是,这关系到家国社稷,万人生死!”

    百里青一脸淡然,只是抬起阴魅的眸子,似笑非笑地睨了太平大长公主一眼,但是那一眼,却让太平大长公主浑身一僵,只觉得自己仿佛是夜行之中被从妖域出来觅食的强大妖魔盯上的猎物一般,不寒而栗,

    太平大长公主僵硬地别开脸,但原本在嘴里的话,不由自主地低了下去。

    司承宇看着太平大长公主,微微颦眉,随后开口道:“您说的没有错,我不会受任何人的威胁。”

    随后,他顿了顿,继续道:“这份遗诏也是父皇的笔迹,并加盖了玉玺!”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倒抽一口气,随后沉默下去。

    九皇子司承宇写得一手好字,最喜研究书法,他若说是,那么也就是说两份遗诏都是先皇笔记。

    但,其中必定有一份是假的。

    陆相看着百里青冷笑一声:“九千岁,您素来在宫内能一手遮天,想不到连伪造陛下遗诏这样的事都能做出来!”

    百里青狭长邪妄的眸子微微眯起,有一种诡谲阴冷的气息瞬间蔓延开来,他看着陆相道:“陆相爷,你真的觉得本座的遗诏是为造的?若是本座的遗诏是真的,依照相爷您今日所为,恐怕会不得善终。”

    他狂妄又肆意的话语,毫不掩饰的轻蔑,瞬间激怒了陆相,咬牙道:“百里青,你这祸国殃民的败类,竟然敢如此公然威胁本相,怎么,莫非你以为这天下真能继续容你胁天子以令诸侯么!”

    除了原本己方阵营里的死忠臣子,其他人一脸茫然不安的看着双方你来我往,皆沉默着,不敢作声,今日形式诡谲,竟然弄了个真假遗诏出来,只怕此刻站错队,永不了多久,自己就要为选择错误付出最惨重的代价。

    尤其是九千岁,更是得罪不起。

    百里青将众人的神色都收在眼底,随后唇边慢条斯理地勾起一丝让人心惊的笑来:“两份遗诏,其中必定有一份为假,咱们就请太史令与御史台的人一同来查验吧,谁若伪造了遗诏……呵呵,便接受对方给予的任何处罚,如何?”

    说罢,他不等陆相有所回答,径自冷声道:“小连子去将传国玉玺请来,御史台与太史令根据彻查遗诏之事,不得有误!”

    御史台和太史令原本都是支持太子爷司承乾等级的,因为对于百里青的这道命令都是一惊,众人面面相觑,只觉得为难又恐惧,却又不得不硬着头皮上。

    “是,下官遵命!”

    “是!”

    ……

    一番准备之后,一群老古板们全围着一张新放置的紫檀木条案坐在三清殿中央,连公公也小心翼翼地将传国玉玺给抱了出来,将盒子放在了矮案之上

    一干老臣们开始围绕着那两份遗诏开始研究了起来。

    “你们看,这个字是陛下特有的写法。”

    “嗯,还有这一横,有些不对。”

    “唔……你们看看这个……。”

    其他人全都紧张地坐在附近看着他们,连着给皇帝灵前烧纸钱的宫女几乎都忘记往那火盆子里扔纸钱。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日头从初初露出浅浅柔光到几乎正当空中,热气蒸腾,已经临近了正午,几乎就要错过皇帝抬棺出殡的吉时。

    钦天监的监官坐立不安,头上不断地浸润出冷汗,这误了陛下出殡的吉时,是大罪过啊。

    但是两派领头者们却没有任何人催促那些老头儿们,仿佛他们都齐齐望却了这件事。

    陆相冷眼看着那些老古板们在那不时地争吵,一点也不着急,时间拖得越久越好,哪怕当初他们被人算计了,得了假的遗诏,只要藩王军队一到打出勤王旗帜,最后问鼎皇座的也是太子。

    而百里青则是懒洋洋地闭着他那双让人不敢直视的眼,姿态闲雅地半靠在宽大的紫檀八仙椅上,竟仿佛睡者了一般,此等在皇帝出殡礼上嚣张大不敬的行径,却没有一个人敢说半句话。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有人出声:“禀报千岁爷……呃……公主殿下、相爷,有结果了。”

    陆相眯起眼看了看天色,眼底出现一丝不安的焦急,暗自道,怎么还没有人过来禀报消息?

    他的掌心缓缓浸润出了黏腻的冷汗。

    百里青仿佛被惊醒一般,长长地睫羽微微颤了颤,方才睁开,慵懒地看向那出来禀报结果的太史令。

    “哦,如何,哪份遗诏是真的?”

    空气里的气氛瞬间紧张起来,太平大长公主甚至坐立不安地死死扣住了自己手上的帕子:“快说!”

    “这遗诏……。”太史令脸色极为怪异,但最后还是一横心,直接说了出来:“千岁爷手上的遗诏是真正的陛下的遗诏,虽然两份遗诏看起来都是陛下的笔迹,笔迹上几乎分不出任何区别,但是千岁爷手上的遗诏是顶尖的徽墨所写,陛下素来喜爱在徽墨之中加入凝石香,这凝石香既能保持墨迹长久不掉,而且能防虫,相爷手上的那份遗诏却是用最一般的徽墨所写,而且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玉玺印记,相爷手上的诏书上玉玺印记实在太过清晰了,而传国玉玺用了多年,所以上面多少有些磨损,无论如何印出来,都不可能有那么清晰的印记!”

    太史令掌管皇帝陛下一切手迹,对于皇帝的小小喜好自然清除无比。

    太史令一口气全部把话说完,方才吁了一口气,仿佛他要是不在这一刻把话说完,他就再说不出话来一般。

    毕竟他们太史官与御史台的人原本是全力支持太子殿下登基的,只是想不到今日会是这般局面!

    众人也随着他的目光落在那一叠叠印着玉玺之印的白纸之上,果然可见那白纸上的玉玺印记多少都有残缺模糊之处,而在陆相手上的遗诏玉玺之印却异常清晰。

    司承乾的脸色陡然铁青,不可置信而又极度愤怒地看向慵懒悠闲的百里青:“你……是你给本宫设下的圈套!”

    他瞬间明白了为什么自己可以顺利闯入之前那么多高手都无法闯入的三清殿,还那么顺利地拿到了遗诏,一切都是一个圈套,而贞敏就是百里青这奸贼的帮凶!

    他们两人联手设计了一切,这种认知让司承乾眼底莫名地闪过痛色,仿佛有一种被背叛了感觉,她甚至可能是百里青害得自己父皇惨死的帮凶,还有如今篡夺他皇位的同谋者!

    一切的一切,都是百里青和贞敏联手所做,这样的认知与即将失去属于自己皇位的预感让司承乾出离的愤怒,双眼里瞬间染上了猩红的血丝,蓦然拍案而起!

    “轰”地一声,司承乾座下的紫檀八仙椅瞬间被他愤怒的罡气震裂,直接砸向四周,吓得周围没有武艺的文官们立刻连滚带爬地跑开,跑得慢一点被那些碎掉的木块砸得嗷嗷叫。

    百里青却动也没动,那半截木凳腿朝他砸过来,眼看着就要砸到了他面前,却见百里青微微一眯阴魅的眼,一股黑暗血腥的气息瞬间从他眉宇间散发出来,几乎有实质性的煞气瞬间阻止了那半截木凳腿的去势,木凳腿仿佛悬浮在半空中,片刻之后瞬间化成了木粉。

    所有人都吓了一跳,不少人都知道百里青邪功盖世,但是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竟然已经到了隔空破物的程度。

    百里青优雅地翘起了小指尖,拨了拨自己杯里的茶水上漂浮的碎叶,冷笑了起来:“怎么,太子爷这是恼羞成怒了么?”

    司承乾眉宇间一片铁青,他正要说话,却见陆相忽然尖利地大喝一声:“将那些贼道人带上来!”

    众人一愣,齐齐看向那被御林军的人推倒在地上的那些道士,都不由一愣,好几个道士都是熟面孔,张真人、周真人几个更是宣文帝最为倚重的天师级别的人,他们怎么会在这里?!

    而且几个人身上虽然整齐,但是看起来极为憔悴,不少道士露出来的皮肤上还有血痕累累。

    陆相顾不得那些道士们被这么一推疼得直发抖,只是伸手一把抓住其中一人的衣襟,恶狠狠地道:“说,你们到底是受谁人指使,残害陛下!”

    他不相信,不相信自己的会输得一败涂地,他的手上还有筹码!

    司承乾一看陆相几乎是失去了理智一般,心中顿时懊恼,他当初就已经觉得这些道士绝对不是什么好人,如今这般让他们作证,谁知道他们之中谁说真话,谁说假话?

    那被抓住的恰恰是三清殿术士中的领头之——周真人,他鼻青脸肿,甚至颤抖着身子抖抖索索地看着周围,文武官员们看着那些鼻青脸肿的道人,已经不知自己要说什么了。

    照着陆相的意思,先帝竟然是被九千岁害死的?

    却不想那周真人忽然一抬手抱住自己脑袋蹲了下去,仿佛极为惶恐一般:“我错了,我错了,相爷,陛下是尸解升仙的,您别再逼我等修道之人昧着良心陷害他人了!”

    接下来,其他几个道士也抖抖索索地齐齐道:“相爷饶命!”

    陆相脑海中一片空白,他们用刑之后已经逼迫得这些道士说出了百里青害死宣文帝的事实,如今怎么会……。

    司承乾的声音苦涩又喑哑地在他耳边响起:“舅舅,从一开始,咱们所掌握的证据,就是他们设下的圈套!”

    每一件事都是圈套,百里青那奸贼是在逼迫他们自绝后路!

    百里青冰凉幽冷的声音仿佛从地狱之中响了起来:“杀害亲弟,伪造遗诏,构陷辅政大臣,你们还有什么手段没有使出来的,尽管一块使出来就是。”

    这些罪名中任何一条都足以让司承乾失去登上大宝的资格,甚至沦为阶下囚,司承乾眼里全是猩红一片,瞪着百里青,愤怒到忍不住冷笑起来:“奸贼,你处心积虑就是为了让十六皇弟登上皇位,让你继续挟天子以令诸侯,本宫绝不会让你得逞的!”

    说罢,他直接抽出了腰上长剑,直指百里青。

    东宫人马仿佛得了号令一般,忽然全数拔出了袖中刀剑,从外头冲了进来,朝百里青一派人马杀去。

    百里青低头轻品了一口白玉杯里的香茶,冷冷淡淡地道:“拿下那谋逆的奸贼!”

    话音未落,数道黑影如鬼魅般从半空陡然出现,每人手上全然都是森寒长剑。

    魅部杀神,全数出动,杀神之剑,不见血腥誓不回鞘。

    东宫人马自然也有不少好手,却又如何是以杀人为习惯的杀神们的对手,霎那之间头颅横飞,血溅三丈!

    无数官员和宫人们尖叫着四散逃去,若有那不好运气的碰在刀光之下,也只能做了枉死鬼。

    百里青迳自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把玩着自己白玉一样指尖戴着的华美护甲,轻嗅了下那越来越浓郁的血腥味,满足地弯起了精致的唇角,慢悠悠地补充了一句:“擒拿逆贼,死生不论。”

    凄厉的惨叫声瞬间响彻了整个三清殿内外。

    杀,杀,杀杀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