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宦妻 第四十九章 杀戮之兽

宦妻 第四十九章 杀戮之兽

    而就在宫城之中还只是因为六皇子司承念的死亡而气氛压抑,阴云密布的时候,百里之外的天阳关,却已经激战成了一片,尘烟滚滚。

    最高的山颠之上,女子窈窕纤细的身影仿佛在空中摇摇欲坠,只是不管狂风如何吹拂,她都没有坠下去,倒似一抹诡异的山野幽魂,冷冷地望着山下那飞扬的尘烟,喊杀声四起,有风裹挟着那带着血腥味的尘土气息席卷上来。

    她身后的人看着底下那几乎可以说一边倒的战斗,杜雷的人马的铁蹄已经几乎全数踏入了天阳关之中,周云紫却一点都不着急,只是沉吟道:“小小姐,可以开始了么?”

    西凉茉看着杜雷的人马一路飞驰,势如破竹,领头的那部分骑兵已经越过了天阳关。

    她眯起水媚的眸子,全神贯注地看着那九千强骑兵一路穿山破路,轻道:“嗯,再等一会。”

    周云紫微微颦眉:“但是若再等下去,他们恐怕就要离开天阳关了。”

    西凉茉漫不经心地道:“嗯……。”

    负手而立,她慢慢握紧了拳头,手心有细微的汗珠缓缓浸出。

    周云紫看西凉茉的样子,也只能按捺下心中的不安沉默了下去。

    但是眼看着连杜雷也领着人马飞驰出了天阳关,周云紫的心中已经是一片焦急,他开始怀疑小小姐是不是不懂战术?

    周云生实在忍无可忍地张口:“小小姐……。”

    就在此时,西凉茉忽然厉声道:“收网!”

    周云生一愣,倒是另外一边的宿卫更机灵,大喝一声:“得令!”随后,他立刻一跃而起,吹响了手中的骨哨。

    “呜呜呜——!”

    尖利的笛声瞬间穿破了云霄。

    而与骨哨声一同响起的还有一种隆隆之声,仿佛天边的蓦然响起了一个炸雷。

    “轰隆!”

    巨大的雷鸣之声,几乎要将人的耳膜震破,吓得那些奔跑的马匹瞬间前蹄跪地,许多还在马上因为诧异抬头想看看天空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的藩王骑兵们一下子就被甩得飞了出去全文阅读乡艳官医。

    这般狭小的道路只能容许三匹马并肩而过,而且藩王的强骑兵原本就以速度出名,其大宛马匹奔驰的速度奇快,所以一旦其中有马匹跌倒阻挡,后面的人想要即时煞住马蹄,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大批的骏马就这么相互踩踏起来,将自己的同伴和主人全部都踩踏在脚下,自己再跌倒。

    凄厉的惨叫声与马匹的惨烈嘶鸣瞬间响彻了整座天阳关。

    而这只是个开始,那些运气比较好的骑兵们,躲过了踩踏,却躲不过漫天的飞石还有……

    “不好,那是霹雳雷火弹!”

    “什么,雷火弹!”

    “啊——那些石头——石头!”

    骑兵们瞬间惊恐地睁大了眼,看着满天飞石向自己笼罩下来。

    那发出巨大的鸣响之声的正是雷火弹!

    在西凉茉发出命令,宿卫吹响了骨笛声的霎那,第一批斗字诀的鬼军就齐齐从自己隐蔽的山壁上向早已经勘测好的石壁上投出雷火弹,雷火弹撞击了山壁,就会产生巨大的冲力,那些山壁原本就因为地龙翻身之后,变得并不算稳固,如此巨大的冲击之下,瞬间爆出无数大大小小的碎石。

    “轰隆隆!”

    逃得过惊马的踩踏,却未必能逃得过碎石的轰击。

    “啊——!”

    “快逃啊——!”

    尖利的惨叫声此起彼伏,又被爆炸声与山体开裂的恐怖声音给掩盖。

    杜雷刚刚领着自己的几百先锋军冲出了天阳关,在冲出天阳关的霎那,他心中瞬间放松了下来,纵然他再看起来勇武地追杀那阻拦自己的敌人,都一样会顾虑方才的情形,毕竟全军冲过如此狭窄的天阳关,若是对方使诈,等着他们冲过来的时候再痛下杀手,他们就算能通过天阳关,也要折损起码几百人!

    但是如今天阳关已经过了,说明那指挥作战的人更本就是一个一点都不懂得战术的草包!

    杜雷忍不住大笑起来,看着前方忽然站住了脚步,不再仓皇逃跑的塞缪尔等人,他一挥手中长剑,冷叱:“杀,将那些九千岁的走狗全都剿灭于此!”

    话音未落,他却忽然听见了身后天空巨大的炸雷声,杜雷等人惊得陡然回首,正好看见无数大大小小的碎石正从天空如雨一般地落下,将自己躲避不急的下属或者同伴们砸成了肉泥,脑浆飞溅,肢体破碎,血腥四溅!

    而且还有好几块巨大如小山大小的石头落下来,不过片刻剑就将大部分强骑兵逃生的一线天路口全部封死,只剩下那几百已经出谷了的藩王强骑兵惊恐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听着那巨石之后同伴惨烈无比的尖叫声响彻天际。

    “啊……我的腿!”

    “救命!”

    “啊——!”

    “将军,咱们得去救人!”黑衣校尉忍不住大声地道。

    但是蓝衣校尉却古怪地冷哼了一声:“救人?怎么救?”

    杜雷等人座下的马儿也不断地因为那巨大的爆炸和恐怖的非人尖叫声吓得连连后退。

    杜雷望着身后那高高垒起的巨大石块,却第一次如此茫然失措,心中一片冰凉,再蠢的人都知道,他们中计了!

    一线天之中不断有飞石落下,还有霹雳雷火弹依旧在爆炸,有暗红色的血液渐渐地从石块下缓缓地流淌出来,触目心惊。

    救人?

    除非自己也想跟着送死!

    不救?

    那里面都是自己的兄弟,还有晋宁和东阳王的人马,凭借几百人又如何能与京畿大营的人抗衡?!

    何况就算自己侥幸逃脱,损失了这么多人马,不但得罪了晋宁王和东阳王,就算是晋北王也不会饶恕他!

    就在杜雷心中翻腾不已,天人交战的时候,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里面危险的爆炸声渐渐地小乐,碎石大片落下的密集程度也减缓了,连里面那些凄厉的哀嚎声也慢慢地低了下去。

    黑衣校尉忍无可忍,忽然一咬牙道:“将军,那里头都是咱们的兄弟,不能不救啊,何况一线天虽然极长,但也狭窄,咱们的人马说不定还有不少人都在关口没有进来,咱们如今逃了又能有什么好结果?”

    一语惊醒梦中人,杜雷咬牙,不管如何,总是要试上一试,方才知道一切是否还有转机!

    他立刻厉声道:“先锋营、立刻派出飞锁队的人上去看看情形!”

    飞锁队就是最早那一批利用钢索攀爬岩壁,斩杀偷袭者的那一批前锋军。、

    虽然此刻一线天的情形危险万分,飞锁队的小队长陆也一咬牙大喝道:“弟兄们跟我上!”

    说罢,他立刻领着飞锁队的成员再次拔出弓弩朝着山壁之上激射而去,同时提气飞身朝石壁上而去,查看石壁内的情形。

    陆也领着人刚爬上了大石块,就彻底的为眼前的血腥场景彻底震惊了,浑身发毛,他也是跟过杜雷上战场的,死人的场景看了不知道多少,但是面前的场景血腥与恐怖的程度还是让他难以忍受,胃部翻腾不止,

    短肢残臂、血肉模糊,那是一片彻底被碎石与爆炸制造出来的血肉地狱。

    一线天之间仿佛被一座巨大的地狱石磨碾压过,短肢已经是最常见的,而石头上到处都是飞溅的肉块、肠肚、脑浆,还有些人活着,但青色的五脏六腑已经流淌了一地,却恍然不觉般,拼命地往外跑,没两步踩着了自己的肠子一头栽倒之后就再没爬起来,还有人不知道自己腿断了,两眼发直地想要跑,却跌倒在地,仍旧死命地向外奔跑。

    有些地方的石坑都被血肉填满了。

    整个一线天之间弥漫着烧焦的肉、血腥、新鲜碎肉、硝烟混合起来起来的味道,燃烧着的血肉地狱里蒸腾上来的那种气息和惨烈到恐怖的场景让陆也的飞锁队的不少人都忍不住呕吐起来。

    “呕——!”

    陆也忍耐住了恶心之感,忍不住咬牙切齿地从牙缝间挤出两个字:“畜生!”

    过分的震惊与愤怒让他们没有注意到那些天空之上悄然飘落的影子,仿佛一片片被天雷弹震落的树叶,甚至可以说尘埃,过快的速度让那些影子若隐若现,几乎让人看不清楚,缺带着一种阴森诡谲的气息。

    但是,却有人注意到了这一片血肉沼泽之间的有异动。

    “队长,您看,那是什么?!”一名飞锁队员打断了正打算飞身而下向杜雷报告具体情形的陆也,手指有点颤抖地指着血肉和残尸之间蠕动的东西。

    路也望过去,只微微颦眉:“应该都是咱们自己幸存的弟兄而已,。”

    “不是的,队长,你看看,那些……那些红色的东西,在缓缓蠕动的!”那队员紧张的声音瞬间吸引住了路也的注意力,。

    路也仔细看去,果然看见了不少应该绝无生者的地方都有奇怪的蠕动,那种蠕动并不需要剧烈,看起来却异常可怕。

    “那些东西到底是……。”路也身边的一名队员正要说什么,却忽然一下子突然惨叫一声落下了自己站立不稳的巨石,朝那片血肉深渊跌下去。

    陆也一惊,立刻趴下,伸手向下一抓,险险地一把拽住了他的手,恨铁不成钢地道:“小心点,怎么这般无用,站都站不稳!”

    话音未落,陆也忽然听到身边接二连三响起了自己队员的惊恐尖叫声,他大惊,看向周围,方才发现自己身边的人已经不知为何接二连三地朝那血肉地狱之中栽倒。

    如今虽然已经没有了爆炸,但是那些碎石还在不断落下,如今这般没有防备地跌落下去,只怕也会摔个半死。

    而陆也这一批飞锁队的士兵们全都是杜雷从全军精挑细选出来的,都有轻功与内力在身上,这般大片诡异的失足方式让陆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是若说是有人偷袭,但是肉眼看去,底下根本没有任何四肢完好的人影!

    “队长,有人……不,有东西在拽着我的脚!”那被陆也拉住了手的队员惊恐着尖叫起来,拽着他的东西力气极大。

    陆也也能感受到自己手上的受力越来越沉,他几乎就要拉不住自己的队员了,而且一听那队员的话,陆也冷汗就下来了。

    东西?

    什么东西?

    连个鬼影都没有古色古香!

    他根本就没有看到人,而且掉落下去的队员没有被摔死的,也被不知道什么东西向那些血肉泥潭里拖去。

    陆也只能看着自己的那些队员惊恐地瞪大了眼,一开始还能惨叫,但随后却仿佛被扼住了咽喉,张大了嘴却说不出话来,空挥舞着手上的刀剑,但挣扎着被看不见的东西倒拖进了岩石的阴影之后,随后便是没了声息。

    而陆也震惊之中,手上也再拉不住那个队员,那人惨叫一声,绝望地摔在了地上,随后也如其他的队员一般仿佛背上长了脚一般,倒行着被硬生生地拖走,消失在一对断肢血肉之中。

    原本岩石之上还站了一百多人,全都一个个地倒栽葱地消失了,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

    而原本那些还没断气的人的呜咽和马匹的哀嚎在这一片血海肉泥之中回荡着,凭白增添了五分恐怖诡谲的气息。

    陆也趴在了那坠岩石上,浑身都出了一身毛汗,脸色惨白地看向这一线天的血肉地狱,

    是鬼么?

    一定是恶鬼才会如此可怖而残忍!

    恐惧抓住了他的心,陆也慢慢地向后退去,眼看着他就要退回自己这一边,只要一转身就能跳下自己这方幸存人马之处,陆也刚喘了一口气,正要转身飞身而下,却忽然感觉自己脚腕上一沉。

    他心中瞬间一寒,一股子寒气从脚上瞬间攀爬上来,他一咬牙,也不敢回头,忽然挥刀就像那束缚着自己脚上的东西砍去,却不知道为什么,手上一软,刀子“叮当”一声落地。

    陆也终于下意识地向自己脚边的方向看去,下一刻,他梭然瞪大了眼,一张苍白的脸,不,没有脸,那个东西只有一张嘴,不知何时已经凑到了他面前,陆也一低头正巧与它面对面,那东西也不知道贴在陆也身后多久了,此时几乎贴到陆也的脸上。

    此刻,它发现陆也低头看它,它便露出个诡谲的笑容,那张嘴一下子裂开到了耳根。

    “啊——!”

    那巨大的坠石上瞬间传来一声非人的惨叫声,令石下原本就不知道紧张的幸存人马都齐齐打了个寒颤。

    黑衣校尉咽了咽口水,看向那已经空无一人的石上:“将军大人,陆也……刚才……不见了,他是不是看见了什么?”

    所有人都看见陆也原本就要朝他们这边跃下,却不知道为什么忽然间就跌回了巨石的另外一侧,陆也那种惊恐的眼神让人浑身发毛。

    分明十月艳阳天,但炽烈的阳光下,所有杜雷带着的幸存人马全都出了一身冷汗。

    这种只能看着无数鲜血如何小溪一般从巨石缝隙之间流淌出来,却没有人知道巨石那一侧发生了什么事,一石之隔,却是地狱与人间之隔!

    “莫非咱们进了……恶鬼的地界?”有人两股战战,牙齿打战地道。

    “闭嘴!”杜雷细长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暴虐的光芒,手起辫落,那骑兵就惨叫着被他从马上抽落在地。

    他恶狠狠地瞪着那倒霉的骑兵,仿佛对方就是自己的死敌:“光天化日之下,哪里来的鬼魅,擅自动摇军心者,死!”

    众骑兵们都沉默了下去,杜雷抬头看向那巨大的石块,随后一转身看向那不知道蹲在在前方石头边多久了的塞缪尔,一抬手,咬牙切齿地怒道:“装神弄鬼,算什么好汉,上,给本将军杀了这奸贼,给咱们弟兄们报仇!”

    他知道自己剩下的几百骑兵们心中满是恐惧,需要一个目标宣泄恐惧与愤怒。

    何况对方分明就是一个诱饵!

    塞缪尔领着几十个人懒洋洋地坐在路边石头上,他嫌弃天热,已经扯下了蒙着自己的脸布巾,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半合着眼睛,那副模样几乎都要睡着了。

    此刻,塞缪尔忽然听见了杜雷的怒吼,他方才睁开眼,极为轻蔑地轻哼一声,扔掉了手上的长剑,忽然从自己腰上拔出了一把造型奇异的弯刀,舌尖轻舔过雪亮的刀身,露出个野兽准备开始饕餮时候的笑容:“哦呀,终于可以开餐了么,真是让人难以忍耐的漫长等待啊!”

    杜雷看着塞缪尔的模样,再看向塞缪尔身后那些被自己追得‘狼狈万分’的残兵们,忽然仿佛都换了一个人似的,虽然依旧是那种吊儿郎当的样子,只是他们仿佛都嫌弃长剑扔在了一半,从腰上抽出了弯刀。

    那些人的身上都有一种鬼魅的气息,炽烈的阳光下,竟然让他感觉寒气逼人——不属于人间的寒气,以至于空气都有些扭曲。

    杜雷细长的眼里闪过一丝诧异和不安,他要消除这种让人讨厌的不安,瞬间厉声下令:“上,杀了他,不,用咱们的马蹄将这些奸贼踏烂!”

    骑兵们早已不能忍耐,扬刀就像塞缪尔等人杀了过,他们需要证明眼前这些奇怪诡异的对手都是人,活生生的人,用他们的鲜血来抚平他们的恐惧!

    由于双方的距离并不远,而且塞缪尔他们似乎完全没有打算骑马对抗,而是就这么静静地站立在那数百骑兵之前,所以不过片刻之间,杜雷指挥着的骑兵就瞬间冲了过去,很快高大的马儿就狠狠地踏上了塞缪尔他们的身体。

    那黑衣校尉眼中先是一喜,随后却变成了惊愕,烟尘散去之后,马蹄之下空无一人。

    人呢?!

    黑衣校尉正要回头大声喊叫,却忽然听见身后传来诡异的笑声:“嘿嘿,你在找我么?”

    黑衣校尉回头的霎那,正巧对上塞缪尔的那双璧蓝如海的眸子,他瞬间惊恐地睁大了眼:“你……。”

    怎么会有人有这么快的动作,塞缪尔如此高大的人竟然不知何时已经蹲在了他的马背上。

    而黑衣校尉的头也在这个瞬间飞了起来,带出一片血影,他最后看到的场景就是自己没了头的尸体依旧骑在马上奔驰出老远,仿佛舍不得自己坐骑的无头骑士。

    而塞缪尔如鬼魅一般轻飘飘地坐在了另外一名骑兵身后,手起刀落,弯刀在阳光下晃荡开一片森寒入骨的死亡冷光。

    那些黑影轻巧地以完全违背常理的动作在马背跳跃着,或者说飘荡着,不断地收割着藩王骑兵们的头颅。

    数十个头颅齐飞的场面有一种恐怖惨烈的壮观,大部分人甚至连惨叫声都没有发出来,沈杜雷戎马多年,心中第一次切实地感觉到死亡的阴影笼罩在了自己头上!

    他终于放弃了所有的骄傲,呼吸急促地对着一直护卫在自己身边的蓝衣校尉歇斯底里地大吼:“不要管他们,你给我挡着追兵,咱们逃!”

    那蓝衣校尉原本偏着脸,忽然听到他的叫喊,便转过脸来,对着他诡谲一笑:“将军,你是在叫我么?”

    杜雷在看到那张雪白的没有五官只露出一张开裂到耳朵下边的微笑的血盆大嘴,瞳孔瞬间一缩,仿佛瞬间被冰霜冻住了一般,随后也如陆也一样发出了尖利的叫声。

    “啊——啊——啊啊啊——!”

    充满恐惧感的扭曲叫声瞬间划破了天际,也传到了一线天之中。

    一道窈窕的身影忽然收剑,足尖一点从混战的人群里跃出,如一只漂亮的鸟儿振翅飞起,她落在一处还没有坍塌的石峰之上,看向一线天另外一个出口的方向。

    与她一同跃起,离开人群的还有几道黑色和灰白色的身影。

    宿卫瞅着那个方向,忍不住揉揉耳朵:“啧,塞缪尔和白起他们又在搞恶作剧吓人了,真是无聊!”

    西凉茉没有说话,只是心中暗道,恶作剧?或者应该叫做死神的恶作剧更合适。

    “嗯,宿卫,你一会过去,告诉他们差不多就行了,记住,咱们是士兵,而不是屠夫!”西凉茉忽然淡淡地道。

    士兵?

    屠夫?

    这两者有什么区别么?都是杀生者!

    宿卫很疑惑,但还是点点头,抱拳道:“是!”随后他一抬手,一条近乎透明的细线便黏上了山壁,然后宿卫就直接这么就着线轻巧地荡向了一线天的另外一边出口,去传达西凉茉的命令。

    西凉茉看看天色,随后低头看了看那些入口外已经被鬼军包围在苦战的藩王骑兵,不由挑了一下眉,陷入了沉思,不知在想什么。

    周云生看着西凉茉的背影,眼中闪过敬佩,连时常对抗外族入侵而熟悉各种战术的他,都必须承认杜雷是一个谨慎的敌人,光是安排塞缪尔率领兵字诀

    的人做出轻敌的样子引诱他毫无顾忌地深入一线天是不可能的。

    杜雷在到达一线天之前就已经派出先锋营过来探查一线天的地形,同时探查是否有人为制造的石块,在确定一切都没有人动过的痕迹之后,他才会相对放心异世为僧。

    而九千强骑兵师不可能全部都在同一时间进入这狭窄的一线天之中的,在杜雷率领先锋几百人已经出了一线天的时候,仍旧有将近两千人仍旧在一线天之外。

    所以在这个时候,西凉茉才命令宿卫引爆了山石,除了利用无数碎石和爆炸将敌人置之死地,还利用定向爆破炸落巨大的山石方才能将这条被迫蛇形前进的队伍截成三段。

    没了蛇头的蛇身就是任人宰割的肉罢了!

    如今“蛇头”、“蛇身”都已经基本上收拾干净了,如今就剩下这些仍旧在负隅顽抗的“蛇尾”。

    但将死之虫,不足为惧。

    周云生不得不佩服西凉茉,面前的这个少女,成长的速度快得惊人,又或者说她拥有这方面的天赋,善于吸取教训,从不久之前那次因为冲动而导致围捕天理教魁首的行动失败,到现在这一场精心谋划,几乎堪称完美的埋伏歼杀战,她的成长速度让他这样的老手都颇为惊讶。

    只是,她现在在想什么呢?

    周云生注意到她的目光落在那些苦战强骑兵的身上,随后,他的目光也落在那些已经陷入鬼军包围苦战的强骑兵们,虽然骑兵对步兵一向具有绝对的优势,只有重步兵才有可能对抗强骑兵,但是这样的定律并不适合用在鬼军们的身上。

    鬼军斗字决的人擅长轻、短、巧的战斗方式,而短距离的爆发性力量与速度,让强骑兵们甚至还没碰到他们,就已经被踹下了马,或者被鬼军们手上的鬼网蛛丝扯下马匹,鬼网蛛丝是沙漠之中食人鬼蜘蛛偷袭过路暂时寄居在各种地堡里的旅人们时吐出来的丝线,粗如缝衣线,而且有追逐人体之热的奇特特性,不惧怕刀剑,只怕火。

    后来被第一代鬼军盗沙漠王墓补充金银之时,被捕获,然后人工圈养,取其蜘蛛丝炼制出了如今的鬼网蛛丝。

    一名鬼军甩出的鬼网蜘蛛丝随便就能裹住五六名骑兵的脖子,将他们直接拖吊起来。

    所以区区两千强骑兵对上三百鬼军斗字诀的人根本如同玩儿似的,原本该让步兵们恐惧的强骑兵们成为了新生代的鬼军们初次与正规军交手的练手玩物,毕竟以前都只是小规模地挑逗赫赫人与犬戎人,到底从未曾与这么大规模的正规军交手,年轻的鬼军们都兴奋极了,常年生长在艰苦沙漠中的年轻人,比他们的父辈更悍野得多,仿佛从来没有见过血的野兽,在见血之后被鲜血激发了嗜血的**。

    如今如初学捕猎的年青野兽们在挑逗着自己包围圈里的猎物,品尝着对方的惊恐、兴起时恣意划破对付的咽喉。

    杀戮像是一种游戏。

    西凉茉却忽然朗声下令:“从现在开始,要活的俘虏,活的战马!”

    看着那群年轻的野兽们眼里闪过不甘心与意犹未尽,手里嗜血的弯刀蠢蠢欲动,西凉茉淡淡地补充了一句:“我要的是完整的、活的俘虏,不要缺胳膊断的,能抓住这样的俘虏,才是真本事!”

    果然,此言一出,仿佛激起了鬼军们的竞赛心思,倒是熄了那种斩断对方手脚也算做活的念头!

    年轻的兽们使出各种卑劣的手段,开始比赛谁能抓到活的猎物,并且迫使对付没有反抗能力!

    但是同时,强骑兵们也出离地愤怒了,他们竟然被当成了游戏里的猎物,实在不可容忍,竟然红了眼,疯了一般死命地搏斗起来,仿佛要与对方同归于尽一般。

    这样的状若疯虎的对手,倒是让斗字诀的鬼军们像是面对刺猬的老虎,竟然一世间下不去手。

    西凉茉看着这种僵持的状况,唇角却弯起了一丝浅浅的笑意。

    周云生忽然有点明白了,他碧绿如翡翠的眸子里也闪过一丝浅笑:“怎么,在收绳子?”

    西凉茉微微点头,倒是一点都不奇怪周云生能理解自己的想法,他毕竟比她还要有实战经验多了。

    “他们像一把刀子,或者说最年轻而凶猛的兽,但是如果这把刀子习惯了无所忌惮地见血,野兽习惯了无所顾忌的屠戮,那么也许总有一日,他们会失去了人的心,伤到自己,过刚易者!”西凉茉幽幽地道,她顿了顿,又轻笑起来:“何况,他们也要学会,怎么去通过合适的方式完成主将的要求,却又不会伤害到自己。”

    她的斗字诀虽然也主刺杀,但是她并不希望他们变成司礼监魅部杀神们那样的彻头彻尾的杀人机器。

    周云生深以为然,微笑:“小小姐有心了。”

    之前他比他的同伴们都要更早地接触人情世故,他是他们之中的佼佼者,最直接的领导者,但有些事情的领悟,他却不能代替他们去完成一些感悟。

    虽然情况很棘手,但是鬼军斗字诀的年轻野兽们还是‘历尽千辛万苦’地把剩下的强骑兵和马匹们都给俘虏了。

    一名年轻的斗字诀分队小统领类的气喘吁吁地单膝跪在西凉茉面前,平凡年轻的面容上却都是骄傲:“禀报小小姐,斗字诀三分队已经全部顺利完成您的命令!”

    西凉茉看了看那些被揍得鼻青脸肿趴下,或者抱住肚铁青着脸子蹲在地上,或者手脚被鬼网蛛丝给缠住了死命挣扎的藩王强骑兵们,她赞许地笑了笑:“很好,咱们该去和兵字诀会合了!”

    “是!”

    得到赞赏的斗字诀鬼军们都露出骄傲而满意的笑容来。

    等西凉茉赶到天阳关的时候,一切都已经结束,上百匹马儿在悠闲的吃那些沾染满了鲜血的草,而它们的主人则身首分离地躺在了地上。

    主将杜雷被高高地吊在了树上,剥了上衣,一身狼狈血污。

    西凉茉看着他的模样,微微颦眉,淡淡地下命令道:“去把人给我放下来。”

    塞缪尔和白起两人在地上画着正字,比着谁砍下的头颅多,原本见着西凉茉过来,正是高兴地凑过去,打算禀报自己的战绩,听见西凉茉这么吩咐,便先去将杜雷放了下来,放下来后,他们才发现杜雷已经因为失血过多而晕倒。

    白起顺手操起自己腰上的葫芦对着昏迷过去的杜雷当头倒去。

    “哗啦!”杜雷方才醒来,迷迷糊糊地看了周围一眼,仿佛忽然想起来自己的处境,他梭然瞪大了细长的眼,朝着最先看见的白起恶狠狠地‘呸’了一声:“奸贼,本将军真是有眼无珠!”

    白起身上还穿着一身晋北军的蓝色校尉服吗,他蹲在杜雷旁边,倒也不恼,笑眯眯地摇晃着自己的食指道:“将军此言差矣,您身边的那位校尉大人在几日前就已经先在黄泉路上等你了,我只是剥了他的面皮下来而已。”

    那种诡异的白色笑脸面具,是鬼军们特有的面具,用一种柔软的白麻浸染了特殊的致幻剂制成的,在某些时候起到一种迷惑与震慑敌人的作用。

    杜雷不是傻子,一下子就明白了,他错愕地楞了片刻,随后低低地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到底是——是本将军有眼无珠啊,多年出生入死的身边人都能认错!”

    “杜将军不必妄自菲薄,您是晋北大将,只是跟错了主子而已。”西凉茉凉薄的声音在白起身后响起。

    杜雷抬眼看去,白起身后站着一名俊美的少年郎,黑衣黑裤,眉目如画,只是一双大眼里却带着与他年龄不符的深沉。

    那一身的气息……

    “你是他们的领兵人?”杜雷眯起眼。

    西凉茉淡淡点头:“没错。”

    杜雷再问:“这次围歼是你策划的?”

    西凉茉再次点头:“是的!”

    杜雷看着西凉茉顿了顿,随后仰头冷笑起来:“好一个将才,只可惜明月照沟渠,明珠暗投,竟然会给九千岁那狗阉人效力!”

    西凉茉懒得和杜雷解释什么,只是淡淡地问:“将军觉得原本应当去边关支援的军队却在这个时候被三藩王用来逼宫,就不是明珠暗投了么,或者——叛国?”

    杜雷一愣,随后冷笑一声:“狗贼,你们说什么都可以!”

    西凉茉看着他,忽然问:“将军可愿改投千岁爷麾下?”

    杜雷想也没想,厉声冷叱:“休想,本将军宁愿血溅三尺!”

    西凉茉看着他,忽然露出幽凉的笑来:“是么,那也由不得你了。”

    ……

    领着众人换好了早已准备好的藩王骑兵衣衫,西凉茉一身黑色校尉服站在那山谷之上,看着一线天中血肉模糊的惨烈之景,忽然轻叹了一声:“把旁边的那些山都炸平了,算是做个天冢,送这些骑兵们一程,再出发。”

    ①3-看-网高速首发宦妃天下最新章节,本章节是地址为http://

    http://13800100.com/文字首发无弹窗./23845/4062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