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宦妃第六十章 猎杀

宦妃第六十章 猎杀

    章节名:宦妃第六十章猎杀

    蒙昧时分这样的场景看起来邪妄非常,妖异诡谲。|i^

    乌黑的血一路顺着他苍白的皮肤与动作时性感肌肉的纹理向下蜿蜒淌落,他单手撑着白玉池边起身,动作间带着与生俱来的优雅,随后他低头看了看身上那些粘稠腥臭的血,不由厌恶微微颦眉。

    越过疲惫不堪打瞌睡的司礼监众人,他赤足慢慢地向外殿走去。

    外殿

    小胜子和司礼监疲累的众人一样正靠着大香炉,困倦地眯着眼,头一点一点的几乎靠到自己的膝盖上。

    下一刻,不知是否感觉到了一种强烈的存在感,他一个激灵,睁开了朦胧的眼,看向面前那双不知何时出现,浸在血污之中形状优美的赤足。

    小胜子呆了呆,又揉揉眼,顺着那漂亮的脚踝、修长的小腿、结实的大腿一路看上去,停在某处一顿,再往上是肌理分明的小腹,这是一具几乎堪称完美的男体,即使上面还有乌黑血污淌落下来在地上积成一处小水潭。

    小胜子盯着那一片肌肉线条优美如勾画的胸膛,莫名其妙地脸红起来,随后他又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他喃喃自语:“咦,这具身体看起来好眼熟的感觉,但是为什么宫里会有有宝贝的男……。”

    小胜子陡然住口,梭然抬起眼看向那张毫无表情的面容,他身上阴霾的气息与他美艳邪妄的容颜形成强烈的反差,让小胜子瞬间彻底地清醒过来,他不敢置信地眨了眨眼,颤抖着声音道:“爷……爷……奴才……奴才不是在做梦吧!”

    爷……难道真是爷活过来了?

    还是他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百里青看着小胜子眼睛里激动的泪水,仿佛随时都要扑过来抱住自己的模样,素来深不见底的黑暗眸中闪过一丝淡淡的暖意,但随后,他颦起眉,不耐地冷冷嗤道:“别给本座愚蠢的扑过来,还有,你在哭丧么?”

    听着自家主子熟悉的毒舌功,小胜子却觉得无比的开心和愉快,他立刻伸出袖子使劲地擦脸,激动的话都快说不全了:“没有,没……爷……奴才这是高兴的,奴才这就是马上去通知老医正和血婆婆!”

    说罢,他连滚带爬地就要去对面房间唤醒两个过于疲惫而去休息的两老。

    “滚回来!”百里青看着他笨拙的动作,阴沉沉地呵道。

    “千岁爷,有什么吩咐,可是您身上有哪里不舒服?”小胜子立刻又转了个身,赶紧冲到自家主子身边,紧张地上下打量起他身上是否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就怕他家爷乃是回光返照。

    百里青看着小胜子那张几乎凑到自己身上的脸,大病初愈,仍旧有些苍白的脸上闪过忍耐的情绪,他冷冰冰地道:“还不给本座去备水沐浴,这是要作死么!”

    小胜子这才想起他家主子还光着那副让人鼻血横流的身子呢,他立刻四处张望,赶紧扯过一件淡蓝色的袍子给百里青披上:“是,是,爷您稍等,小胜子这就让人去抬水,所有的热水都是现成!”

    百里青想起自己房间里腥臭的血池,脸色阴了阴,随手扯着袍子向另外一个房间走去,他看了看窗外的天色,忽然道:“夫人呢?”

    小胜子一愣,立刻道:“夫人护送太后和陛下上秋山了。”

    百里青一顿,若有所思地眯起眼:“护送那个蠢货上秋山?”

    ——老子是月票涨涨涨,胸部大大大的分界线——

    上京城郊一处村落间矗立着一座不太大的庙堂,看起来有些像村里有钱人家的祠堂,但是细细看去,才发现庙门上并无牌匾,庙门则供奉着太上老君的像,香火不咸不淡的,多少也都有那么些人进来。

    一名白衣小道提着篮子走过了门口三三两两的村民,客气地笑笑,直接钻到了后院之中,他左右看看,伸手在门上有节奏的轻敲了好几下,门‘吱呀’一声打开一道缝,露出一张苍老的脸来,他眼皮一掀:“奉香火的东西来了?”

    那小道士点点头:“师傅,香客送来了很好的沉水香。”

    暗号对上了,房门便彻底打开。

    那小道士立刻钻进了房内,然后放下手里的篮子,跪在一座牌匾之前,然后上了一炷香,仿佛极为恭敬地磕了三个头。

    只见那牌匾旁边悄无声息地打开了一扇黑洞洞的门,小道士驾轻驭熟地提起了篮子钻进了那地道之中。

    老道士见他钻了进去,便将那插在香炉上的香拔掉,不一会,那黑洞洞的门又悄然合上了。

    黑暗的地道里火焰蹭地亮起,小道士提着墙上拿下来的气死风灯一路越向下走越宽阔,不一会就到了一处虽然称不上地宫,却颇为敞亮的小殿来。

    有白衣侍女站在殿前正翘首以盼,见他过来了,便立刻上去恭恭敬敬地道:“护法,您来了,教宗大人已经等您等很久了。

    那白衣小道倨傲地将手上的篮子扔给侍女,转身向殿内一边走,一边笑眯眯地问:”这些日子有没有不要脸的贱丫头去打搅教宗大人?“

    原来小道士竟然是一个妙龄女子打扮成的。

    那侍女看着她微笑的娃娃脸,吓得打了个寒颤,立刻摇头:”没有,自从上次护法您教训了云儿之后,再也没有人敢行如此轻浮之举!“

    她笑得极可爱:”那就好!“”护法这般貌美如花,教宗大人哪里能看得上其他人?“侍女立刻谄媚地道。

    这句话让那女子笑容愈发的亮眼起来,倒是颇有点诱人的媚态,她顺手从自己腰上拿了一只装满了银稞子的小袋子扔给那侍女:”难得嘴上甜儿,给你了。“

    临进殿前转头对那侍女眨了眨眼,仿佛玩笑似地道:”只这嘴甜是人人爱,却不要到教宗大人的面前去谄媚才是,要不小心没了舌头。“

    说罢,就她就转身进了殿内,侍女自觉地等在门外,望着她纤细的背影,不由不寒而栗。

    前些日子那云儿不过是得了教宗大人宠幸了两日,被外出办事回来的右护法大人知道,当即便将云儿扔给了那些如狼似虎的教徒,后来还被献祭给了天理大神,剥光之后被活生生地剜出了心脏。

    护法大人让所有的侍女都去观刑,那还跳动着的心脏让不少人当场都吓得面色如土,站都站不住。k";

    司含香满意地看着侍女噤若寒蝉的模样,进了内殿后绕过一串珠帘,便见着自己心中念念想想的那道修长的身影正正盘腿坐在蒲团之上练功,头顶有五缕淡淡的烟雾冒出来,在头顶汇聚成一朵模糊的云似的模样。

    她心中不由一惊,随后脸上露出喜色来,却也不敢打扰他,只在一边坐下,安静地望着自己的意中人,目光着迷地在他俊美的五官上流连。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司流风头上的那朵云渐渐散去,他十指并拢收,敛神收气,随后闭着眼,淡淡地开口:”来了,怎么样,宫里的人可有递来消息?“

    司含香点点头,恭敬地道:”是的,正如咱们所猜测的,宫里的那位线人说今日下午司礼监会率领一队禁军将太后和顺帝给送到秋山上去避瘟疫。“

    司流风缓缓睁开眸子,眉心闪出一丝妖异的红线,让他原本看起来清贵俊秀的五官中多了一丝邪气,却让司含香愈发的着迷。

    司含香看着他,含情脉脉地道:”恭喜教宗大人神功又进一层,如今已成三花聚顶之势!“

    司流风看着她那种痴迷的眼神,眼底闪过一丝厌恶,神色却一片淡然:”嗯,本座不会忘了你的功劳,一会江堂主和雨堂堂主都回过来,今晚即刻领兵埋伏在秋山的路上,等着明早他们的上山之时动手将金氏和本座那小侄儿一起给带回来!“

    司含香立刻得意地笑道:”是,等着咱们将那小东西给拿在了手上,百里青那妖人还拿什么以令天下,咱们逼着那小东西和金氏写下那妖人的罪状,张贴出去,昭告天下,便是名正言顺的清君侧,号令天下群雄除此妖人,等着天下太平,顺帝再写一份罪己诏,让出帝位与教宗大人,哥哥你就能得回落在哪贼人手上的皇位告慰父亲的在天之灵了!“

    她说得太过得意,竟又唤出司流风最忌讳的‘哥哥’两个字来。

    司含香一向从小就自恃聪慧敏黠,善于玩弄人心,此刻仗着自己想的传播瘟疫的法子立了大功,司流风对她态度缓和许多,又生出娇意来,此刻竟没有注意到司流风星眸眼中闪过的厌恶与不悦。

    司流风看着她,冷冷地道:”你倒是设想周全,只是如今司礼监和锦衣卫的人将整个京城封锁的严严实实的,各地郡县如今也是不允许轻易有人来往,咱们不少去为民众治病传教的教徒都栽在了司礼监的人手上,更别说闯过南北封锁线,将瘟疫的消息传到如今正在作战的边军之中!“

    他们想过了不少办法,即使用飞鸽传书将瘟疫盛行的消息传到了南边,但是效果完全不是他们想象之中的震撼。

    南边的人竟然一点都不惊讶,连着边军之中的人听到这些消息,都一副丝毫不惊慌的模样,甚至鄙视他们探子消息落后,而且流言散步越多,他们作战却更为英勇,虽然算不上捷报频传,却生生将西狄人一往无前的脚步阻拦在了群山之间。

    他们在那边的眼线一打探消息,才知道原来前一段时间就已经在军中发布了官方消息,北方民众之中盛行风寒时疫,乃是西狄人的阴谋,需要取得西狄那边长出来的艾草来救人治病。

    所以官军和南方百姓们反而因为这个消息更是上下团结一心,只想拼命打退西狄人,好去取西狄的艾草!

    这个消息一传回到天理教的大本营,众人都傻住了,怎么也没想到朝廷竟然会用这种方法彻底堵住了他们散播瘟疫引起恐慌的消息。

    而南北都已经被锦衣卫的人领着官军牢牢地封锁起来,不允许任何一个人过去,违抗者杀无赦。

    所以要传播瘟疫过去,还不是一时半会能做到的。

    所以如今对于天理教来说,原本靠着散播瘟疫,攻朝廷一个不备,再以救世主的身份出现的戏码如今已经陷入了僵局!

    他们必须另寻蹊径!

    司含香朝着司流风露出一个妩媚又天真的笑容来,娇滴滴地道:”哥哥,你且放心,含香做事,何曾让你失望过。“

    她顿了顿,又撅起嘴儿道:”若是到了哥哥成了九五至尊的时候,可要封人家什么位份呢,人家可是为了你出了大力呢。“

    位份?

    司流风心中冷笑,难不成你这肮脏的小贱人还想着做个娘娘么?

    但是司含香确实有那么几分本事,如今凭借着那身细皮嫩肉和心狠手辣,倒是成几个手握兵权的朝廷将领的榻上娇娥,不时地能从他们那里探听到许多要紧消息,而且教内,她的风流无忌也帮着他笼络了不少人。

    所以司流此刻眼中虽然满是讥讽,只淡淡地赞赏一笑:”赏赐你个正宫娘娘的位份如何?“

    司含香并没有看见司流风垂下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杀意,这个女人太聪明了,聪明得总能说出他想要做的事,再加上她的心狠手辣与疯狂,实在是让人讨厌和不得不提防。

    司含香心中一喜,但看着司流风脸上的冷漠,便只觉得心底狠狠一痛,她脸上依旧维持着温软的笑容,有些惆怅地道:”哥哥说笑了,下辈子吧,这辈子,妹妹能得个如太平大长公主那样的身份,便足矣。“

    司流风还没说话,忽然一道娇笑声响了起来:”妹妹的要求也不算低了,大长公主的身份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呢。“

    一道穿着浅鹅黄色绣缠枝莲花褙子,下着深蓝牡丹马面裙的窈窕的女子端着一只盛满了荔枝的盘子走了进来,她头上一只三尾珍珠翠凤在烛光下闪耀着华美的光芒,身上还戴了不少首饰,看起来一身颇为富贵,只是身上一股子小家子气却怎么都掩盖不住。

    司流风看着她不由一愣,随后眼中闪过不耐,但是脸上却还算是温和:”锦雨,你怎么来了?“

    来人正是司流风的侍妾——锦雨,也是德王妃的亲女,若是勉强算起来,她还是司流风的表妹。

    虽然德王妃害死了自己的姐姐,也是司流风的亲母亲,但司流风到底还是顾念着她给自己怀过孩子,所以对她的态度虽然没有以前那么热情和温和,但一个月一两次宠幸还是有的。

    但是司含香最讨厌所谓的‘妹妹、姐姐’了,同样与哥哥都有血缘关系,为什么表妹嫁给表哥就是理所当然的,而她这个最亲近的妹妹却反而只能远远地一个人看着司流风?

    司含香看见了锦雨,眼底闪过一丝阴冷的杀气,但是随后,她露出个纯真无邪的笑容来:”这不是雨儿姐姐么,听说你又流产了,怎么不卧床休息呢,若是这样下去,以后会不会永远怀不上孩子?“

    当初,德王妃因为嫉妒她母亲,害死了她的母亲,她原本计划着要送这一对母女都下地狱,却不想哥哥娶了锦雨这贱婢!

    不过自从锦雨在秋山那次被她弄得流产之后,怀上了孩子也驼不住,总是未满一个月就流产了。

    司含香知道这是锦雨的痛处,每一次都故意踩她的痛脚,每一次都能让锦雨跳脚不已/。

    锦雨一下子就握紧了手上的托盘,恨恨地瞪着她,咬牙切地道:”你这个无耻的贱人!“

    当初,她怎么会猪油蒙了心,信任这个觊觎自己哥哥的恶心丫头挑唆着去自己娘那里闹事,这个丫头

    司流风忍无可忍地打断她们:”够了!“

    随后他瞥向锦雨:”雨儿,你先回去,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肚子里的孩子要紧。“

    锦雨闻言,立刻不敢多言,但还是得意地看了司含香一眼,娇滴滴地放下了托盘:”好夫君且早点休息,不要太过操心才是!“

    说罢,骄傲地挺着自己微微隆起的肚子朝司含香笑笑,慢悠悠地往自己房内走去。

    司含香看着她的背影,眼底闪过一丝怨毒,却还是朝司流风笑眯眯地道:”恭喜哥哥了。“

    司流风将她那种言不由衷的模样和怨毒的目光都收在眼底,明亮的烛光下,她那纯真面容扭曲起来的样子让司流风心中闪过无比厌烦的情绪,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身边的这些女子都是这样无趣又低下,那种争风吃醋、不择手段的嘴脸让他真是……难以忍受!

    为什么她们就不能像她一样……

    他脑海中却不经意地闪过那一张看似温婉如兰,却拥有冰冷深沉眼眸的美丽女子面容。

    那个女子其实论起心狠手辣、杀伐果决不比司含香差,但却给他截然不同的异样感觉,司含香若是致命的可怕毒药,她像一把华美昂贵上古的兵器,是男子梦寐以求的名器,理所当然拥有悬挂君王身畔的资格!

    可惜卿本佳人,奈何从贼。

    他怎么也不明白,西凉茉为何会选择那个强娶她的阉人,甚至为了那个阉人向他痛下杀手!

    一夜夫妻,百日恩,那个女子为何却如此凉薄,凉薄得让他想要亲手毁了她!

    毁了她的不知好歹,毁了她的背叛冷情!

    看着司流风眼中心不在焉的异样恨色,司含香就知道他又想起那个她视若必生死敌的女子,不由心中怒火中烧。

    此时,却见外头侍女进来朝她看了看,做了个手势。

    司含香便砍向司流风,柔柔地一笑:”哥哥雨堂主和江堂主的人已经到了。“

    司流风一顿,恢复了平常模样,对着她点点头:”嗯,让他们进来罢。“

    司含香立刻点点头:”好!“

    江五和雨堂主进来的时候,正巧看见司含香亲热地坐到了司流风的身边,他们不由微微睁大了眼,谁都知道这位女护法对自己的哥哥有一种奇特的不属于正常兄妹范畴的情感。

    但是教宗大人似乎完全对自己的这位妹妹的狂热情感相当排斥,当然却并不排斥她帮着自己做事!

    简单说,就是谁都知道这位护法不过是教宗大人的工具罢了,如今见着难得给她一个好脸色的教宗大人允许她坐在自己身边,确实是件非常奇特的事。

    但是他们聪明地没有说什么,只是上前恭敬地行礼,然后坐了下来。

    司流风看了司含香一眼,淡淡地道:”把计划与几位堂主好好地商议一番。“

    司含香立刻详细地将他们的计划说了一遍,又和雨堂主、江五两人细细地布置起伏击的计划来。

    ……

    京城通往秋山之路如今已经被彻底的封锁,路上几乎不见人烟。

    一队身穿京城禁军服装,大约三百余人的骑兵正护送着两辆华丽的马车‘吱呀、吱呀‘地朝秋山赶路。

    为首一身银甲的年轻校尉抬头看了看天上那一轮弯月,又看了看越发漆黑的山路,便转过身策马走到第一辆华丽的马车前,恭敬地道:”太后,如今天色已晚,前面再走一会就是驿站,咱们到那里去歇息一番可好?“

    车里的有女子略显疲惫的声音传来:”嗯,就这么办吧。“

    而车里也传出来了顺帝娇稚的不耐烦地哭声。

    那年轻校尉得了令,便立刻扯了马缰高声大喝:”听令,立刻前往驿站休息,明早启程上秋山!“”得令!“众禁军卫士们齐齐大喝,惊飞了满林子的鸟。

    许是知道了驿站就在前方,众人皆放松了下来,开始小声地说起话来,宫中早有命令不允许随意谈论瘟疫之事,众禁军将士们就开始三三两两地议论起自己身边的八卦事儿来。”你不知道,翠香楼的小娘们,就是烧了艾草水洗澡,也掩不去她身上那香味儿。“”切,瞧你那操性,整日拿饷银去送给青楼的婊子,也不怕你老子收拾你!“”嘿嘿……。“”是了,听说秋山之上的庙里可有女尼姑呢!“”真的?“”还有不少埋在冻泉里的好酒!“”要不去打猎,这些日子外头的米粮和肉都进不来,每日的肉都吃不上,嘴巴里淡出鸟儿来了!“”……。“

    吊儿郎当的禁军们没有想到,自己身边的参天大树和旁边草地之中,都有静静蛰伏着的人正冷冷地睨着他们,像野兽在看着自己的猎物送上门。

    司含香听着树下那些年轻的禁军们拖着自己的武器慢悠悠地骑在马上聊着女人和美酒,轻浮又猥琐,眼中不由露出轻蔑而怨毒的神色。

    婊子……

    婊子又怎么样?

    婊子一样会要了你们的命!

    她看着最后一个禁军走过了一块大石,忽然一抬手,做了一个杀气腾腾的手势:”上!“

    只见树上不知什么时候忽然吊下了许多细细的用肉眼看不明的圆圆的绳套,悄无声息地落在那些聊得热火朝天的禁军头上。

    随着司含香一个手势,那些套子一下子给套上了不少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死亡绳套的禁军的脖子,随后猛然地将那些禁军士兵吊到了半空中。

    原本已经完全松懈下来的禁军们似乎没想到自己会遇上这样的伏击,被套中了脖子的人惨叫着一下子被吊上了半空中,他们死死地扯住那勒住自己脖子竭力地挣扎着,两眼暴突。”啊!“”救命啊!“”有埋伏!“

    而那些没有被套住脖子的禁军士兵们一愣,随后杀猪一般地尖叫起来,慌乱地抽刀四处乱划,竟然忘了去救自己的同伴。

    而就在他们慌乱地四处乱喊、乱比划的时候不知什么时候又踩中了道路上的那些陷阱,一下子又被倒吊起来不少个,随后四面树林之中,一阵密集的剑雨飞射而来,将他们几乎全部都戳成了刺猬。

    凄厉的惨叫之声,与浓郁的血腥气瞬间蔓延开来。

    如此一来,三百多禁军立刻在箭雨和吊颈的死亡陷阱之中被除掉了一半以上。

    司含香站在树上看着底下那些如同无头苍蝇一般的禁军士兵们,鄙夷地冷笑一声:”真是一群酒囊饭袋,让人失望!“

    雨堂主也轻蔑地道:”都是些京城破落户的纨绔子弟们才放进禁军之中,他们能有什么战斗力!“

    司含香索性坐在了树上,懒洋洋地道:”就让咱们的人去把底下这些酒囊饭袋都收拾了就是,只留下那两辆马车不要动就是了!“

    雨堂主虽然不满意一个小丫头在自己面前颐指气使,但是也知道司含香这人极为爱记恨,又是个心狠手毒的,底下不少高阶的堂主什么的都和她有一腿,自己得罪不起,便只拱拱手道:”是,我这就下去将他们都收拾了!“

    说罢,他翻身一跃而下,同时打出一声尖利的呼哨声,杀气与怒气同在,让他苍老的声音异常的尖利:”妖人灭,天理存,众教徒听令,给本堂主杀了这群朝廷阉人的走狗!“

    无数隐藏在草丛之中的天理教徒立刻抽刀冲杀了上去,人数明显是禁军的数倍,几乎瞬间就将那些剩下的禁军士兵给全部团团包围。

    司含香悠然地瞥了眼树下的混战,一片喊杀声四起,她懒洋洋地歪在树上,轻蔑地自言自语:”真是不堪一击的废物,早知道是这群草包护送那母子俩出来,我何必如此费心思,不过,这也说明百里青那阉人果然已经快要不行了,西凉茉那贱人才会做出这种蠢事,哼!“

    果然没过多久,所有的战斗就已经结束了。

    三分之二的禁军士兵被雨堂主率领的田里教徒诛灭,剩下三分之一见势不妙,立刻扔下武器,大喊求饶,甚至祭出自己爹是某某大员,某某大商人的名号,只求不要取他们性命,愿意为天理教效劳,诛杀阉党什么的一通乱喊。

    原本司含香是不打算除了太后两母子外还留一个活口的,但是听了那些禁军们的喊叫,不由生出了别样的心思,如今司流风是在宣文帝在位的时候就被宣文帝定了谋逆的罪名,德王府满府抄斩与流放,与司承乾正统太子身份对抗百里青的阉党不同,所以很难得到朝臣们的支持。

    但这些禁军子弟大部分都是门阀世家与官员们的子弟,不少人甚至是嫡出子弟,若是甄选出真能为自己所用的人,那么未来司流风的夺位登基之路必定会走得更为顺畅!

    司含香拿定了主意,便下令刀下留人,随后从树上一跃而下,轻蔑地扫了一眼跪趴在地求饶的禁军士兵们,走向了第一顶华丽的马车。

    司含香看着那华丽的马车,勾起唇角,对着里面的人道:”太后娘娘、顺帝陛下,德王府二小姐司含香求见。“

    但是里面没有任何动静,里面的人仿佛已经吓傻了,躲在里面不敢动弹。

    司含香有些不耐烦地道:”金太后,请您立刻带着陛下出来,否则就休怪本小姐不客气了!“

    她很确定里面的人就是金太后和顺帝,一路上,她从风吹开的帘子里看到那穿着一身华丽明黄色的女子和她抱着的小小孩童。

    但是马车里依然没有任何动静,司含香奇异的直接忽然告诉她,有些不对劲,但是什么不对劲呢?

    是这一次的劫持皇家车队太过顺利了?

    还是……这里面根本没有人?

    但是,此刻她已经站在了这里,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她警惕地退后了几步,手上一抖,伸出软剑挑开了那马车的帘子。

    帘子一落下,果然露出了里面的人影,不过不是两道人影,而是一个人,并且是司含香颇为熟悉的一个人。

    那面容温婉如兰,眉眼却隐含着锐利兵气的女子看着她似笑非笑地道:”二妹妹,许久不见,这些日子可还好?“”是你,西凉茉!“司含香一惊,脸色大变,怎么会这样,大变活人?

    虽然她很像手刃此人,但是西凉茉出现在这里,那就意味着……危险!

    随后,她蓦然向四周看去,果然看见,就在这么短短的说话间,那些‘被吊死’的禁军士兵尸体慢悠悠地从天而降,被‘劈死的’的禁军士兵尸体也诡异地悄无声息从地上立了起来。

    事有反常则为妖,司含香大惊失色,一咬牙,转身就朝西凉茉撒出一把毒粉,向外逃去。

    她轻功了得,瞬间飞弹出去数丈!

    西凉茉避开了毒粉,看着司含香逐渐远去的身影,唇角露出一丝冷酷而满是杀气的笑来。

    她忽然一手弯弓搭起一只造型奇特的箭,慢慢地瞄准了司含香的背影,蹭地一声陡然疾射出!

    尖利的箭呼啸而过,司含香不是没有感觉到身后杀气重重,她想要躲开,但是肩头瞬间爆开的尖锐剧痛让她忍不住惨叫出声:”啊——!“

    那只箭的箭头没入她的肩头之后,竟然没有停下,而是瞬间在她的肉里爆开,然后那箭爪向下直插入肉,深深地扣进了她的肋骨之中!

    谢谢妞儿们的月票~涨涨涨~希望我的胸部也会大一点~最近好像有点缩水,减肥为毛瘦胸部!

    ~处置贱人的过程是值得期待的~很爽的~么么大家~求月票啊~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