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宦妻 第六十二章  男人之间的战斗

宦妻 第六十二章  男人之间的战斗

    “你想要她来做什么?”司流风脸上一僵,冷冰冰地看着蒙面人。

    那蒙面人眯起眸色诡谲的眸子道:“不做什么,只是这位郡主可算不得什么好人,心狠手辣,再说若非她之前用计,我们西狄大军早已经挥军北上,怎么可能如今还被阻隔在征途之上,算起来她可是我们西狄的罪人。”

    司流风睨着他,目光深浅不明:“你想要惩治她,还是要她的命?”

    蒙面人低头就着茶杯品了一口茶,慢条斯理地道:“这与你有什么关系呢,小王爷,莫不是你还在想着与那位郡主破镜重圆,当初她可是毫不犹豫地就要与你和离了,不是么?”

    毫不掩饰的讥讽顿时让司流风眼中瞬间闪过被羞辱怒火,袖中的拳头瞬间握紧,手背上青筋毕露:“特使大人,您最好放尊重一点,您到底还是站在天朝的土地之上,本王当初既然可以对贞敏动手,也就代表本王容不得侮辱本王的人!”

    这话里便是不再掩饰他的威胁之意。

    那蒙面人噗嗤一声笑了起来,看着司流风道:“何必恼羞成怒,小王爷,在下只是希望您能清醒一点罢了,您虽然对贞敏郡主动过手,但是到底还是受下留情了不是,正所谓大丈夫何患无妻,天底下比贞敏郡主好的美人不少,咱们西狄皇室里素来以出美人闻名不是么,你看看那位就要归天的第一美人,若非他是个阉人,那种容貌生在女子身上,哪个男子不动心,不想据为己有?”

    司流风咬牙,冷笑一声,意有所指地道:“那种蛇蝎美人,只怕是看一眼就会折寿吧,本王可消受不起那样的艳福。”

    那蒙面人看着司流风眼中神色森寒,这会子也不再去刺激他,毕竟他想要的是确保司流风不会在他们抓到西凉茉后对西凉茉手下留情。

    他只缓和了口气,顺带换了个话题道:“是了,小王爷,咱们之前安排的那件事恐怕也到了应当动手的时候了,如今虽然成事在即,您不觉得那一头的事儿也该早点安排么,毕竟那人也还是有用的。”

    司流风看了看他,沉默了一会,淡淡地道:“那件事,本王自有安排,一会子我会让风堂堂主与您走一趟的。”

    那蒙面人见他不愿意多提此事,心中暗自骂了声破落户,但嘴上还是笑道:“既然小王爷这般有自信,想必一切都是安排好的了,在下就等着您的安排就是了。”

    “嗯,如今天色不早,先生也请先回吧,毕竟如今司礼监和锦衣卫的贼人无孔不入,如今在那阉人未曾确定死亡之前,您还是要自己小心些。”司流风淡漠地道。

    看着对方已经毫不客气地下了逐客令,蒙面人眼中闪过一丝阴沉不悦,但还是起身微笑着道:“好,在下这就告辞!”

    说罢,他拂袖而去。

    司流风等着那人出了门外,随后脸色彻底地冰冷下来,毫不客气地狠狠将手上的官窑青花瓷器摔在了地上。

    “嘭!”

    瓷器四裂的声音让进来伺候的小道士吓了一跳。

    “小王爷……您息怒!”

    司流风垂下眸子,眸子里一片森寒冰冷:“一个蛮夷狗贼,也敢在我天朝之嚣张放肆!”

    那小道士低头将那些碎片都收拾了起来,轻声宽慰:“小王爷不必恼恨,等到日后您登基,励精图治,必定能将他们赶出我天朝国界,四夷臣服!”

    司流风闻言,看了一眼那唇红齿白的小道士,眸光复杂:“是么?”

    不知为何,他总觉得心中不安越来越甚。

    那小道士笑了笑:“是。”

    司流风看着那小道士,不知在想什么,沉默了下去。

    蒙面人一出帐篷,没有走多远就听见了深厚传来瓷器破碎的声音,他顿了顿脚,随后走向不远处的拴着马的树下,有立在马边的侍者立刻上来恭敬地对他道:“特使大人,方才雷堂主问您晚膳的时候可喜欢用些野味?”

    那蒙面人冷笑着指了指那栓在树下的马:“用什么晚膳,如今教宗大人不待见咱们,方才下了逐客令。”

    那侍者不由一愣,仿佛极为惊讶:“这……这怎么可能,正所谓求人者制于人,如今不正是他们求着咱们帮忙的时候么,怎么敢给特使大人您脸色?”

    那蒙面人轻蔑地嗤了一声:“一个破落的出卖自己家国的王公子弟,落草的凤凰不如鸡,偏生还要把架子端得比天高,若非看着他还有点用处的份上……哼!”

    那侍者犹豫了一会子,忽然轻声道:“主子您也不要与他计较,总归是一个傀儡罢了,只另外一件事,属下方才接到国内的消息,希望您能尽快结束在这里的事情,前线战事顺利进展,不要一点进展都让国内的人看不到。”

    那蒙面人堪称漂亮的眼中瞬间闪过阴狠冰冷的光芒,冷笑:“什么叫顺利进展,倒似本特使在这吃人不吐骨头的异国他乡宫廷好混似的,二皇子也真是越来越没有脑子了。”

    那侍者不敢再出声,毕竟陛下病重之时,二皇子即使背负了弑兄的罪名,也是他们绝对得罪不起的,毕竟成王败寇,也许很快二皇子就是西狄之主了。

    他顿了顿,忽然想起了什么,看了看天边那一轮即将落下的夕阳,那夕阳之光宛如火一般,仿佛将一切全部都燃烧,天地间的一切成了猩红之色。

    他微微眯起眼,唇角勾起了一丝诡谲的弧度:“既然他们那么希望一切早点结束,要看到什么大动作,那作为无比忠心的典范的本特使自然是要满足他们的要求的。”

    那侍者看着他的模样,不由心中一寒,有些畏惧地低下头去。

    而就在此时,忽然一只雪白的身影忽然飞掠而来,那蒙面人眼睛一眯,随后忽闪一伸手对准那道雪白的影子,一按手上扣着的银色镯子,镯子里锐光一闪,那白影立刻哀鸣一声,应声而落,直直地落在了他面前。

    那侍者一愣,错愕地看向那鸽子,又看看自家主人:“主子,这鸽子是天理教的信鸽吧,您这是……。”

    他家主子就算肆意妄为也太过了些,怎么竟然在别人的地盘上射杀别人的信鸽,公然偷窥别人的秘密?

    蒙面人冷冷地瞥了他一眼:“去捡起来,这个时候从京城方向飞出来的鸽子,你以为只是普通的情报么?”

    那侍者不敢多话,立刻上去将那倒霉的鸽子捡起来,扒拉下它脚上的卷起来的信件交给了蒙面人。

    蒙面人毫不客气地直接打开来看,只见上面的字迹非常潦草,而且似乎还有细微的血迹喷溅在上面,可见对方一定是非常紧急的情况之下,将鸽子放出来的。

    而字条上只有两个字——“未死”!

    那蒙面人瞬间就阴沉地眯起了眼,睨着手上的字条,陷入了沉思。

    而这个时候,身后的门也吱呀一声打开,有冰冷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不请自拿,视为偷,本王不知道先生什么时候竟然有了窥视别人家的秘密的嗜好!”

    那特使回过神,转身看也不看那些提着刀剑将自己围起来杀气腾腾的天理教徒,只是看着司流风毫不介意地一笑:“本特使也不知道是您家的信鸽,只是忽然觉得腹中饥饿,所以想顺手打只鸟儿过来烤着吃罢了。”

    这番无耻的话语让司流风眼中瞬间闪过浓重的杀气,但是看着对方那种似笑非笑的模样,他却还是不得不按捺了下去,只冷硬地道:“请您物归原主!”

    那蒙面人倒是全然不介意地将手上的东西递给了他,反正他也已经看过了内容。

    而司流风接过之后,一看里面的两个字,表情也如出一辙的瞬间阴冷下去,他咬牙切齿地道:“未死“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谁未死,嗯!”

    那蒙面人似笑非笑地道:“您说呢,是谁未死,还有谁能让您在宫中的眼线冒死也要送出信来。”

    “百、里、青!”司流风愤怒得几乎手都要颤抖起来,他忽然一转头,杀气浓浓地盯着蒙面人,一字一顿地道:“特使,您不觉得应该给我一个交代么,您不是说他感染瘟疫必死无疑么!”

    蒙面人看着对方杀气重重的模样,却反而轻佻地以袖掩唇笑了起来:“呵呵,这可真有有趣得,我答应过王爷您什么了么?再说这瘟疫是您自己想着法子传染进了宫里的,也如您所愿一般的让他感染上了,如今这位千岁爷命大,老天爷都帮着他,我也没法子,我只是答应了给您传递消息罢了,只是如今在下已经出宫了,如何晓得这宫里的第一手消息?”

    “你……!”司流风一下子被说得哑口无言,心中翻腾着的怒气却不能发泄出来,只因为对方说得没有错,西狄人是没有答应过他什么!

    他垂下眸子,不知在想什么,忽然道:“既然如此,就请特使大人立刻赶回宫中,既然那人已经苏醒,如今看来我的人也已经惨遭毒手,他必定设下了陷阱,说不定此刻已经追查到这里,这里已经不安全了。”

    他从来都不会小看百里青这个对手,那个妖异的男人,若是没有真本事,也不可能坐到如今的地位!

    司流风将身边那小道士推了出来,对着他沉声道:“现在我把风堂堂主交给你,以后特使有什么问题直接找他就是!”

    那蒙面人看着仿佛有些羞怯又不安的小道士,随后挑了下眉,对着身后的仆人道:“一会子你就带着风堂主一同走吧。”

    那蒙面人看着司流风挑了唇角:“这里已经不安全了,您好自为之!”

    随后他直接翻身上马,看向还在发愣的仆人,冷道:“蠢物,还在这里发什么呆,等着被司礼监的箭头射成刺猬么!”

    说罢,他一扯马缰绝尘而去,仆人赶紧扯过马儿来跟了上去,那小道士朝着司流风跪下来磕了个头,随后翻身上马,也跟着蒙面人的背影追去。

    司流风看着他们消失在地平线上的身影,冷冷地道:“立刻收拾所有重要轻便能带走的东西,不能带走的东西全部深埋地下!”

    一众天理教徒再愚蠢也仿佛嗅闻到了风雨欲来之前的杀气蒸腾,立刻赶紧分头去收拾。

    司流风看了一眼将整个山脉与村落染红成血腥之色的太阳,神色凝重地转身回了庙中。

    锦雨正在侍女的陪伴下站在地下小殿门口翘首以盼等着司流风回来,她一见司流风进来,便立刻挺着肚子迎了上去:“王爷。”

    司流风看了眼她微微隆起的小腹,眼中闪过一丝难得的温柔,他点点了头,问:“怎么样,今日的情形可好些,还吐得厉害么,听说女子怀胎头几个月吐得极为厉害?”

    锦雨闻言,不由一愣,看着他,眼泪忽然就下来了,她哽咽着摇摇头。

    他看着她梨花带雨的模样,不由有些心烦,为什么女人总是这么爱哭?或者说他身边的女人都这么爱哭,就不能学一学茉儿么,即使在含玉的死让她失去控制的那一刻,她也是想尽办法为含玉报仇,而不是忙着悲痛。

    就是这一次百里青感染瘟疫濒临死亡,她竟然也没有陪伴在百里青的身边,而是想办法立刻将顺帝母子送到秋山之上,若是当初他没有为了拿司含香做练功的炉鼎,让茉儿杀了她,或许今日至少能与百里青那阉人能分庭抗礼!

    但是在他目光触及到她隆起的小腹之上时,他心中的恼火与不耐烦便又沉静了下去。

    司流风难得好耐心地看着她微微一叹:“你哭什么呢,哭多了对孩子不好,也对你的眼睛不好,本王还等着你给本王生个大胖小子呢。”

    锦雨立刻死命地点头,努力地扬起一个笑容来:“今日好些了,妾身和孩子都很好,只是妾身太感动了。”

    她怀孕很不容易,肚子里的孩子确实极为折腾人,尤其是她流产过好几次,这一次还是全靠整日卧床才能怀下孩子,而自打她怀孕之后,司流风便不在她这里歇息了,而是一直都宿在别的侍女那里,更是甚少对她表现出关心来。

    这让锦雨怎么能不感动。

    “好了,进去休息吧。”司流风看着她微微一笑,亲自扶着她进了房间,看着她躺在床上,随后道:“你且好好歇息,晚点,本王让人给你送安胎药来。”

    锦雨甜蜜地笑着点点头,随后又想起什么,忽然有点不安地问:“但是……妾身刚才听说咱们要离开这里,这里已经被司礼监的人发现了是么,可是妾身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

    她肚子里的孩子却是经不得颠簸的。

    司流风看着她安抚地一笑:“且放心安歇,这是本王的孩子,本王一定会为你安排妥当的。”

    锦雨看着他感激地笑了笑,随后松了手,躺在床上歇息了下去。

    看着锦雨躺下之后,司流风方才起身离开了她的房间,他站在门外比了个手势,站在门外的美婢就立刻上前,对着司流恭敬又妩媚地行了一礼:“教宗大人,您唤绿儿来有何吩咐?”

    司流风看了一眼这唤作绿儿的婢女,方才想起似乎自己曾经在锦雨怀孕不能承宠后,宠幸这伺候人的美婢几次,他从腰上取了一只小包递给她:“你去将这药下在一会拿来的安胎药里。”

    那绿儿一惊,不敢置信地看向司流风:“这是……。”

    “这是让锦雨夫人好好休息的药,一会子本座会安排人带着你们改装成当地农妇在这村里住下。”司流风淡淡地道。

    绿儿看了看那药,有些犹豫:“可是大夫说过安眠散对胎儿与孕妇都不好呢,说不定生下来会是个痴儿。”

    司流风很是不耐地扫了她一眼,冰冷地道:“本座不可能带着怀孕的她离开,她怀着身子不能颠簸,只能成为本座和所有人的拖累!”

    绿儿被司流风眼里的杀气吓到,立刻接过那药物,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点头恭敬地道:“是,绿儿这就去安排。”

    看着绿儿离开之后,司流风忽然又对着身边跟着的天理教徒冷冷地道:“一会子让人带着锦雨夫人先行转移,若是锦雨夫人被司礼监或者锦衣卫的人发现她的话,必要的时候直接送夫人一程,不要让她落在司礼监和锦衣卫那些渣滓的手中,本座的女人和孩子绝对不允许被人利用和威胁!”

    那两个教徒一楞,随后眼底一寒,拱手沉声道:“是!”

    司流风转头看了一眼锦雨的房门,眼中闪过一丝郁色,随后转身离开。

    等到下半夜的时候,天理教的门徒们都基本上将所有的东西全部掩藏好了。

    一名坛主满头大汗地过来,单膝跪在地上,对着司流风拱手道:“禀报教宗大人,大部分的教众们都已经离开,就等着您了。”

    已经换好一身黑色夜行衣的司流风看了一眼自己居住的庙,随后冷冷地道:“李坛主将这里烧了吧,所有人的马蹄全部包上布巾和稻草。”

    那坛主立刻点点头,领着教众下去拿火油了。

    司流风却没有如大部分的教众一样向外转移,而是一路策马领着自己的亲信沿着小路向山中奔去。

    江五紧紧地跟在司流风身边,他有些犹豫地看了眼那通往外界的路,还是忍不住道:“教宗大人,教众们看不到您会不会心慌意乱,若是在外头被司礼监和锦衣卫的人抓到该如何是好,司礼监与锦衣卫的人都是杀人不眨眼的!”

    司流风冷淡地瞥了江五一眼:“如今外面都已经封锁,若是随着大部分教众一般转移,只怕刚出这京城郊外的地界就被在外头巡查的锦衣卫发现了,更别提司礼监在各地布下的各种暗桩无数!”

    江五有些犹豫,还想说什么:“可是……。”

    司流风冷冷地打断他:“江五,你跟着父王也有不少时间了,按理说您是见过大风大浪的,当年父王还赞你智勇双全,如今却不知道什么叫壮士断臂么,教众可以再发展,若是咱们全都被一锅端了,还有什么希望?”

    江五不再作声,只是有点不忍地回头看了一眼那通向村外的道路,便转过头闷声不响地继续跟着司流风一路前行。

    快走到半山腰上的时候,司流风忽然感觉山风吹来一阵火星味,他转过脸看向山下,这个位置正巧可以看见山下不远处庙宇处熊熊冒起的火焰,并且还有不少人影晃动着冲那一边而去,他冷冷地看了片刻,方才道:“江五,你还觉得咱们应该跟着大队人马一起走么?”

    江五看了一眼山下情形,还是点点头,颇有点心有余悸地道:“主子英明!”

    司流风没有多言,直接扯着马缰下令道:“走,再翻过两座山,便是咱们的临时宿营地,咱们没有灯笼所有人都跟紧点!”

    众人便一起策马继续向前而去,无人注意到黑暗之中有浅淡得几乎看不见的影子悄无声息的飘过,随着那影子飘过之后,骑在最后的几个马上的教徒忽然瞬间瞪大了眼,伸手去死死地摸着自己的喉咙,不一会他们就诡异地悄无声息地被吊了起来,随后消失在树上。

    马儿没了主人,便茫然地停下了脚步。

    一丝奇异的血腥味悄无声息地弥漫在空气之中,那晃动的灰色的影子有继续跟了上去,一轮惨白的月光在空中泛出诡谲的光来,照得周围鬼影憧憧、阴森莫名。

    就这样,缀在队伍尾巴上的人都不时地消失在黑暗的树顶之中,而天理教徒们只顾着埋头赶路,竟然在短时间内完全没有发现短短两百人的队伍就消失了几十人。

    直到江五奉了司流风的命令每隔半个时辰点一下人数的时候,他方才发现了一点子不对劲,自己蛇形蜿蜒前进的队伍之中怎么少了那么多人!

    江五心中一惊,立刻转头叫了几个缀在尾巴上的人厉声问:“人呢,自己的同伴不见了,怎么也不曾吱一声!”

    那追在尾巴上的几个人面面相觑,只惊惧互看几眼,随后其中一人嚅捏着道:“人都不见了,也许……也许是他们迷路了,咱们是不是要去找找!”

    江五一听,恼火地瞪了他们一眼:“废话,如今这样黑灯瞎火的怎么找!”

    但是若那些掉队的人只是迷路了,甚至没命了倒是好的,若是被司礼监和锦衣卫的人找到,只怕所有人的行踪都会泄露出去!

    他犹豫了片刻,还是一咬牙道:“咱们还是先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不管如何,若是不找一找,一会子教宗大人必定会怪罪!

    江五想了想,从袖子里拿出一只盒子,拿了教众的衣衫在上面拂了一拂,随后放开了去,只见里面飞出几只萤火虫模样的虫子,在空中盘旋了一会子就飞了出去。

    几名教徒不由看的有些发愣,崇敬地道:“这是堂主大人的觅踪虫么?”

    江五轻咳一声,得意地道:“嗯,咱们所有教众身上都有一股子香烛味,这虫子寻着香烛味就能寻到人,你们立刻去寻人!”

    他顿了顿,严肃地道:“不要分开了,若发现有什么不对,立刻报信!”

    几名教徒立刻点头:“是!”随后跟着那些虫子就往来时路走。

    江五迟疑一会,让一个贴身伺候的教徒去通知司流风不要停下,继续前行,他也悄悄地跟在了几个教徒之后。

    那虫儿晃晃悠悠地走了一段,忽然停住不飞了,在半空中盘旋。

    几个教徒果然借着朦胧的月光下看见有七八个人影,穿着和他们一样的夜行服正蹲在树下,不知做什么。

    几个教徒顿时松了一口气,同时也有些恼了:“江堂主的虫儿果然有用,这几个笨蛋在这里作甚!”

    说着他们便齐齐走过去,江五冶立刻跟了上去,站在不远处,打量着那蹲在树下的人,只觉得有些奇怪,那些教徒看起来实在奇怪,他总觉得有些不对,却又说不上来为什么。

    不一会只见其中一个教徒拍了拍蹲在地上那人的肩头,没好气地道:“张老三,你们蹲在屙屎呢,前面的人都走了,也不怕被你手下的枉死鬼抓去!”

    那张老三并不答话,其它蹲着的人也不说话,这个教徒便极为不耐烦,一把扯过张老三肩头,就要开骂,却只听得‘噗通’一声,那张老三倒地,一颗头颅滚出去老远,正死不瞑目地死死盯着他。

    几个人顿时吓得一身冷汗,而与此同时,那些蹲在地上人纷纷用一种怪异的姿态转头,而那些转过来的头颅的弧度竟然达到了一百八十度,正脸色死白,舌头吐出三尺长地看着他们几个——那些分明都已经不是人!

    “啊——有鬼啊!”几个教徒瞬间发出惊恐的尖叫声,倒退几步,瞬间吓得摔倒在地,又七手八脚地想要爬起来,却见那些死去的恶自己的同伴竟然倒折了手脚朝他们爬来,宛如一只只的人形蜘蛛。

    这样恐怖的场面当场让那几个教徒吓得屁滚尿流,瘫软在地。

    江五也同时吓得浑身冷汗,虽然他也觉得这事情有些怪异,但是此刻他脑海里都是一片混沌,哪里还有空细想,下意识地转过身就想跑,却陡然看见自己面前不知什么时候悄无声息地倒吊了一张惨白的几乎没有五官的脸,那脸离他的鼻子不过一个手指头的距离,他唯一能认出来就是那张脸上有一张开裂到耳垂下的大嘴,正好整以暇地朝他露出一个可怖的笑容。

    “啊——!”江五再怎么镇定,也忍不住瞪大了眼,惊恐地尖叫出声!

    那诡谲的鬼脸一晃,手一道几不可见的银光闪过,江五的尖叫声戛然而止,他最后就着月光看见的是自己的身体陡然倒地,而他的头颅远远地飞起,飞溅出一片腥臭的血花,然后那张诡谲的鬼脸飘然远去。

    而江五的遭遇并不是独此一事,此刻同样惨烈的尖叫声在天理教蜿蜒蛇行的队伍间不断响起。

    “有鬼啊——!”

    “救命!”

    “快跑啊——咱们闯进阎王爷的鬼门里来了!”

    此起彼伏的哭声、惨叫声交织在一起,彻底地划破了林中的宁静。

    走在几乎是队伍最前端的司流风一下子警惕起来,顺手拔出了手上的剑,警惕地看向四周,才发现自己的队伍竟然瞬间被一些阴暗的几乎难以分辨的灰色影子分割成了数段,还有不少白色的只有一张血盆大口的的脸在空中飘荡着,他们每飘荡过一处,那里就伴随着惨叫声飞溅起浓郁的血腥之气,不知何处幽幽绿色鬼火不断地闪耀着,让这山路上的一切看起来异常诡谲而恐怖。

    他错愕地睁大了眼,看着面前这些几乎可以称之为不可思议的场面,第一时间他只想到了自己是否真的遇鬼!

    尤其是其中一张没有身子的鬼脸正冷冰冰地凝望着他,看得他毛骨悚然。

    但司流风到底不是寻常人,一咬牙,陡然伸出长剑朝距离自己最近那一张白色的鬼脸狠狠地劈砍而去:“什么东西,不敢光明正大,只会使用这种装神弄鬼的招数么!”

    他不是不信鬼神,但是这个时刻居然出现这样的巧合,他更愿意认为这是故意人为!

    果然在他凌厉的剑锋之下,那一张鬼脸瞬间剖开,露出一张精致得让人窒息的面容,如暗夜间开始最妖异的花。

    司流风却梭然觉得自己浑身的血都在那一刻冻结,他几乎有一种错觉是自己亲手放出了吞噬一切的妖魔。

    百里青看着他,精致的唇角上扬,露出一丝诡谲的笑容,悦耳而又阴冷得让人觉得极为不舒服的声音响起:“乖侄儿,许久不见,不想你长得越来越丑也就罢了,行事也越来越愚蠢了。”

    司流风看着面前既有杀父之仇又有夺妻之恨,不共戴天的仇人,眼睛一片猩红,咬牙切齿地道:“百里青,你还真是命大,这瘟疫都没能让你死掉。”

    百里青唇角弯起一丝诡冷又高傲的弧度:“都是茉儿的功劳,她对于任何一个男人来说都是个惊喜不是么?”

    司流风眼中一痛,随后冷笑:“你也能算个男人,怎么,西凉茉呢?”

    百里青冷淡而轻蔑地道:“这是我和你的之间的事,我的女人自只要坐着看就是了。”

    “好,那本王就如你所愿,让那蠢女人知道自己选错了人!”司流风咬牙大笑,眼中森冷如二月寒冬,他一把扯掉自己肩头的披风,随后一把抽出腰上的剑,横在自己眼前,口中轻念有词,捏出一个剑诀,只见他右手之上的长剑瞬间便暴起一层幽幽的红光,剑气于其上吞吞吐吐,让人看着只觉得妖异非常。

    百里青睨着他眉心那一抹浮现出来的暗红,挑了下眉:“璇玑魔功,想不到当年你那蠢爹盗走的东西竟然还落在你的手上了,这璇玑魔功讲究的是个阴阳调和,采阳补阴,再以阴导阳,便能修得快速功法,在短时间内内力大增,只是不知道哪个蠢女人做了你的练功炉鼎,帮你聚集内阳,只怕如此这般一两年,那女子这辈子就会废了。”

    司流风没有想到百里青竟然会对自己秘密修习的秘法如此了解,不由冷笑:“既然你知道那么详细,想必也知道璇玑魔功的厉害!”

    说罢,司流风忽然毫无预兆地一把挥出手中的长剑,那幽幽红色的剑气一下子挟持着开金裂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石之力向百里青卷去,掠过的树枝竟然都在瞬间燃起,而竟然是丝毫不曾顾忌百里青身后还有自己那苦苦与别人作战的下属。

    百里青跳了下眉,忽然轻巧地凌空跃起,他身形极为优美,而且没有任何准备动作,只这么一跃,他的身子瞬间拔高了三丈,直接跃在空中,避开了司流风剑上袭来的魔功罡斗气!

    而那巨大的罡气袭来之时,百里青他身后那些与田里教徒战在一起的鬼卫们反应极为敏捷,他们大部分都是一等一的高手,所以也也在下一刻足尖一点拔高数丈。

    在司流风错愕的目光之间,只见那些与鬼卫们缠在一起的天理教徒们可没有鬼卫们那一等一的身手,恰好被那罡气烈焰给碰个正着,他们竟然诡异的全身都着起了火,虽然不是很大的火,但是却足以烧得他们哭爹喊娘的了!

    “救命啊!”

    “见鬼了!又见鬼了!”

    这样的尖叫声此起彼伏,顿时让司流风气怒得咬牙切齿,恶狠狠地瞪着百里青,伸手长剑一挑,再次向百里青刺去,剑上罡气四射,但凡被司流风罡气所袭之处,皆成灰烬。

    百里青没有还手,只是宛如一片树叶一般轻飘飘地随着他的拳风袭击而来的方向飘荡,让司流风的罡气很难以扫到他。

    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司流风:“怎么了侄儿,这就是你的能耐么,倒是真一日千里,竟然能在短短几年练习到了第六层,而能对你这般彻头彻尾地奉献自己,甚至与别的男人交欢只为做个给你练气炉鼎的女人不就是你的妹妹司含香么,你倒是也下得去手,嗯?”

    司流风连着数招竟然最多不过是扫到了百里青的衣摆,实在不免有些气馁和愈发的愤怒心惊,但他始终认为那是百里青不敢和他正面交手而已,但是百里青那种仿佛挑逗小孩子的态度,让司流风的愤怒又无奈!

    他忽然抽回自己的长剑,到底忍无可忍地对着百里青轻蔑地冷笑:“百里青,你这阉人也就是这点装神弄鬼的能耐了,因为知道璇玑大法的厉害之处所以不敢正面迎战是么,今日本王定要取你项上人头来祭我父皇和你对我多年以来的侮辱!”

    百里青闻言,一个鹞子翻身,优雅地转身看向司流风,那阴魅诡谲的眸光,仿佛像一只逗弄够了猎物的妖兽,在看从哪里下手弄死自己猎物,直看得司流风瞬间觉得自己身上起了一层寒毛。

    “让晚辈失望从来都不是本座的作风,既然是侄儿你苦苦相求,当叔叔的怎么好不满足你的愿望呢,只是本座到底比你长一辈,也不好用别的功夫,省得别人说本座以大欺小,你用什么功夫,本座就奉陪到底好了。”百里青似笑非笑地说罢,忽然双手一合,从袖子里转出一把袖底刀来,同时左手捏剑诀在刀上一横,之间一股子红光罡气一下子从袖底长刀上迸发出来,一吞一吐,竟仿佛有灵气一般。

    司流风不可置信地看向百里青眉宇之间,他白皙的额头间竟然也出现一抹妖异的红线,司流风失声惊道:“璇玑魔功,你怎么也会!”

    这璇玑魔功分明是父亲给他的秘密神功,据说练成那日,魔功盖世,武林之中皆无敌手,乃是五百年前血洗中原武林的海外魔仙的不传之魔功。

    而且看着百里青眉宇之间的那一抹火色竟然已经是纯红,比他的暗红更鲜艳数倍,那正是魔功已经练上第九重的表征!

    百里青看着司流风,戏谑又轻蔑地勾了下唇角:“这很奇怪么,这世间原本就没有什么魔功、神功能独步天下的,何况你那蠢父亲死得早,大约没有告诉过你,这本璇玑魔功是他从本座那里废了多少条人命才偷来的吧。”

    他说话之间,手上长剑已经毫不客气直接当头向司流风挥去!

    司流风大惊,慌忙也运气璇玑魔功迎了上去,却不想长剑还没有与百里青的刀触上,一股子巨大的炽烈气息瞬间朝他盖了下来!

    而他手上的那一层罡气在对方精纯的炽烈罡气面前几乎是节节败退,司流风被逼迫得节节后退。

    他使出了吃奶的力气,额头上冷汗涔涔,他比谁都明白,若是自己不能脱身,必定是个重伤的下场,司流风几乎闻到了自己身上的头发烧焦的臭味,连单薄衣衫角都在那种灼热的气息下泛起一丝火星来。

    但是百里青似乎看出来他的狼狈,竟封死了他的退路,面无表情地用着手中长刀与罡气一点点地朝他头上压去。

    而就在司流风以为自己再支撑不住,双手发软,近乎绝望之时,一道身影忽然猛地扑了过来,竟然不顾百里青与司流风相斗时那种炽烈的罡气,蓦然地扑在了司流风的身上,伴随着一声女子凄厉的惨叫,司流风也趁势力脱离了百里青的罡气范围,连退数步。

    他喘着气,颦眉睨向那背上的皮肉几乎瞬间被烧焦的女子,失声道:“锦雨!”

    ------题外话------

    今天万更了撒~妞儿们~求月票~求月票~嗯嗯~==~俺很给力吧,妞儿们也给点力撒~俺要爬爬第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