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宦妻 第六十六章  分居

宦妻 第六十六章  分居

    在自己家里呆得好好地,贞敏郡主为什么要回娘家呢?

    那是因为——

    “阿九,能麻烦你一件事么?”西凉茉坐在紫檀包金的书桌一边翻书,一边忍耐地道,温美如兰的面容上带着异样的绯红。

    百里青点也抽了本书慢悠悠地看,听着她说话,便懒洋洋地道:“嗯,说。”

    西凉茉‘嘭’地一声把手里的书给放下,一把拽着某人的手从自己的衣襟里往外扯,咬牙道:“把你的狐狸爪子从我衣服里拿出去!”

    但是那人的手却忽然一捏,牢牢扣住了手里的软嫩雪团,西凉茉过分大力的结果就是把自己给扯痛了:“啊——!”

    她赶紧松手,忍不住回头绿着脸瞪那个死抱着她不松手的某,几乎是面色狰狞地道:“阿九,你差不多一点,一天到晚这么揪着,我……!”

    她顿了顿,涨红了脸:“我那又不是面团,任你搓圆搓扁!”

    这千年狐狸精自从发现自己不举之后,就见天地折腾她,连肚兜儿都不让她穿,就为方便他在她身上动手动脚,动手动脚就算了,问题是他煽风点火了,还不灭不了火,天知道她最近灌了多少清心降火的凉茶降火!

    百里青支着脸一边不客气地把玩手里的软嫩,一边懒洋洋地道:“这不是你说了要帮为夫治病么,为夫总要试试,怎么样才能唤起性趣不是?”

    滚!什么治病,根本就是他心瘾难耐,过不了手瘾,也要过心瘾!

    西凉茉被他这么挫磨两下,身子又软了,只能软绵绵地靠在他怀里,面如绯玉,娇软无力地喑哑着嗓音道:“你……你这个坏人!”

    看着怀里被他折磨得娇软羞窘,面含春情的小妻子,百里青心头火才略下去,忽然凑到她耳边轻声道:“是了,要不然咱们这段时间跟以前我还没“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睡你的时候那样……。”

    西凉茉听得脸上着火,又羞又恼,一下子使了巧力脱离了他怀抱,顺便颤着声音咬牙道:“不要,我说了我要回国公府了,等血婆婆回来这段时间,咱们还是分居一段时日好了,而且爷爷说了你老招我,这样不好!”

    说罢,她转身把衣服拉好,就匆匆出了房门。

    看着西凉茉逃也似的背影,百里青轻嗤一声,眸光幽“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明不定,他轻哼一声:“真是个没趣的丫头,且看你能躲到哪里去。”

    不过说完话,他的目光不意间又落在了自己修长的双腿间,脸色瞬间又阴沉下去。

    明明看着块美味放在自己面前,却不能享用,真是……这种感觉真是讨厌极了!

    他心烦意乱地‘嘭’地一声把手上的书给摔桌子上,声音尖利地唤人:“小胜子,你还不给本座滚进来作甚!”

    躲在门外许久的恶小胜子立刻‘滚’了进来,抹了把汗,对着百里青露出个谄媚的笑来:“千岁爷,您有什么吩咐!”

    百里青没耐烦地道:“瓜子呢,本座的瓜子呢,你这小崽子近些日子伺候人是越发不上心了,整日介地跟着夫人的小丫头们混在一起,心都野了!”

    小胜子一呆,脸上泛起慌张的红晕,他大力地摆手:“爷,您说什么呢,小胜子怎么可能把心玩儿野了,只是和那些丫说笑而已!”

    夫人身边的几个丫头都很好,他虽然不是个男人了,但是望望她们也只是自己的小心思而已。

    百里青瞥了他一眼,莫测地勾起唇角:“是么,那既然如此,在夫人没有回府之前,你就跟着本座再好好地把你伺候人的功夫捡起来,不要荒废了!”

    小胜子垂下眼,掩饰掉沮丧的眼神,恭恭敬敬地道:“是,奴才这就去给爷拿瓜子去。”

    百里青这才觉得心中舒服些,淡淡地“嗯”了一声,又优雅地歪回软塌上,闭目养神去了。

    小胜子退出了门外,一脸悲催地望着天“呼”了一声。

    唉——

    千岁爷欲求不满,他们这些可怜的手下们就要倒大霉啊!

    吃瓜子的千岁爷让他小胜子深深地体会到了夫人偶尔蹦出的那个词——伤不起!

    ——老子是千岁爷心情不好,司礼监自挂东南枝的分界线——

    秋日气爽,天高云淡,白日里的阳光极为灿烂,又有秋风飒飒,倒是颇为舒服。

    国公府门外,站了一小群人,为首是一个年轻的身穿素黄绣缠枝莲花褙子的美貌小姐,正在门外翘首以盼,不过片刻之后,他们便远远地见到到有几辆香车远远地朝国公府邸过来了。

    为首一辆精致的紫檀木雕花香车还没走到,风一吹,便有怡人檀香飘入众人的鼻尖,只觉很是舒服,细细看去方才发现那雕花香车皆是小叶紫檀所打造,价格不菲。

    那车边跟着几个打扮精细的美貌大丫头,等着那车到了国公府,那些等候在门外的人都在少女的引领下赶紧迎了上去。

    那马车旁边的大丫头伸手去掀了帘子,恭敬地道:“千岁王妃,五小姐来接咱们了。”

    帘子掀开来,也是一身虽然素雅却装扮异常精致的美人从车里扶着大丫头的手款步下车,对着来迎接自己的西凉月上下打量了一番,随后微一笑:“五妹妹如今可过比往日里得舒心多了,倒是真真跟换了个人似的。”

    如今站在国公府前迎接她的西凉月,花容月貌自然不必提,往日里见着那种虽然看似骄傲却掩盖不住的卑微之气如今已经没了,倒是真真透露出大家闺秀的风范。

    原来自从西凉茉上次回来,让整个府邸里元气大伤后,整个国公府都没有任何一个女主子愿意出来掌家了,这国公府的掌家夫人都没有什么好下场,众人避忌不已,但这对西凉月却是个好消息,如今她上头一个未嫁的姐姐都没有了,只余下一个嫡出的哥哥不怎么管她,其他的两个庶出的哥哥今年也被父亲请旨外放出去磨练了。

    西凉月的母亲又是贱妾的身份,她却好歹是如今府邸里正经的小姐了,她便自告奋勇地接了这管家的活儿,其他人原本是抱着看笑话的心情来看她一个小姑娘出丑,不想她却管理得井井有条,让人刮目相看。

    西凉月听西凉茉这么夸自己,俏丽的脸蛋上不由飞起两朵红云,伸手亲昵地挽住西凉茉的手往府里去:“大姐姐过奖了,如今山中无老虎所以月儿这个猴子才在这里称大王呢。”

    西凉茉虽然有点不是太喜欢别人这么无缘无故地亲近自己,但是她倒是看得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出西凉月对她是真心崇敬的,没有坏心思,便任由她这么亲亲热热地挽住自己,亦打趣道:“哪里有姑娘家家的说自己是个猴儿的,莫不是你日后要找个驯兽师的夫家么!”

    西凉月闻言,脸上红晕更甚,有些没好气地娇嗔道:“大姐姐就爱拿月儿取笑了,枉费月儿今日一早就出去亲自采买了许多东西,还有大姐姐最爱吃的莲藕,连夜就在炉子上吊着的高汤了!”

    西凉茉微微一笑:“你倒是有心了。”

    西凉月这个丫头,是个聪明机敏的,韩氏在的时候大约是受了不少气,便联合着西凉霜拿自己出过不少气,但她偏偏又极为崇拜比她自己聪明本事的人,对于比她弱的人,她不怜悯,甚至参与践踏,但是对于比她强悍的人,她却是打心眼里敬佩。

    所以如今自己这个从卑贱的路人甲一路跃上权力之峰上的姐姐,一下子就成了她的崇拜对象。

    而西凉茉自己说不上喜欢,也不说不上讨厌西凉月,因为她还算欣赏识趣的人,而西凉月刚好就是这种人。

    西凉月笑与西凉茉吟吟地一路交谈,一路向西凉月今日摆下的接风宴的湖心亭而去。

    倒是难得的‘姐妹情深’的模样。

    两人刚走进了湖心亭,西凉茉看着桌子上那些精致的饭菜,不由打趣地笑道:“五妹妹果然是风雅人。”

    桌子上菜肴看着便是色香味俱全,还有不少点心、冰镇上的甜品,小亭子里还搁下了两桶冰,有丫头在那不断地扇出凉气来。

    “姐姐喜欢就好。”西凉月朝着西凉茉笑咪咪地道。

    两人说话间,便各自就坐,刚说了些家常,要动筷子,便听见外头有婢女恭恭敬敬地唤了声:“三小姐。”

    却听见有女子讥讽尖刻的声音响起:“怎么,唤别人就唤一声王妃,到本夫人这里却不会说话了么,不会说话你自去陵罚去!”

    那婢女没有想到自己的无心称呼竟然让对方那么的生气,她立刻道:“都是奴婢粗心的错,夫人莫怪。”

    说罢她立刻改了口:“虞侯夫人到!”

    西凉月早就听见了西凉霜在外头说的话,不由没好气地阴沉下脸来:“这人一出现,就真真是无趣!”

    西凉茉看着她似笑非笑地勾了唇角:“是么,我可是记得当年你与她之间的情谊极好呢。”

    至少比跟她这个大姐姐好得多呢。

    西凉月倒是并没有因为西凉茉的话有所指而有任何不自在,只轻咳一声:“月尚且有阴晴圆缺,人之间的情谊变了也不奇怪!”

    说话间,西凉霜已经走了进来,对着西凉茉和西凉月不阴不阳地笑道:“月儿,你真真还是小孩子心性,三姐姐不是早告诉过你,千岁王妃难得回来一次,咱们姐妹出嫁之后,更是难得一聚,让你通知三姐姐我一声,就那么难么?”

    随后她也没等西凉月辩解,迳自对着西凉茉福了福:“见过千岁王妃。”

    西凉茉淡漠地看着自己面前的女子,西凉霜依旧是满头珠翠,一身秋香色的苏绣牡丹褙子,底下是深紫色的打籽绣百褶马面裙,腰上横着一条同色的牡丹纹腰带,看着倒是富贵莫名。

    只是若仔细看去就会发现她身上的衣料虽然是新的衣料,看着也富贵华丽,与十金一尺的云纹锦很是相似,但却不是什么真正上好的衣料,而她头上的那只点翠凤凰花、东珠华盛等首饰虽然精心地擦拭国,但是看着也显老旧,是些古旧的款式,也不知道她从哪里挖出来。

    西凉茉看了面前的女子片刻,倒也没有为难她,只是微微一笑:“且起来就是了,咱们如今难得在家中团聚,我看明年五妹妹也要出嫁了,以后再相聚的时日必定不多,都是姐妹,还是姐妹相称吧。”

    西凉月笑眯眯地道:“那是最好,千岁王妃听着名头好大,!”

    西凉霜却起了身子,不咸不淡地道:“三妹妹可不敢这么草率地与王妃说笑呢,如今王妃身份特殊,前些日子,为了王妃失踪,千岁爷可把咱们整个府邸都翻了个底朝天,还死了那么多国共府的人,咱们可不想一个小心被千岁爷以大不敬的罪名发落得生不如死,我还是唤您王妃吧。”

    西凉霜的话依旧是异常刻薄,西凉月没等西凉茉开口,忍不住就拍案而起:“三姐姐,你若是趁着大姐姐在的时候来找茬的,就不要怪妹妹不给姐姐面子了,如今这是妹妹在请大姐姐用膳,可不曾请了你!”

    西凉霜睨着西凉月,又看向西凉茉,冷冷地道:“王妃也觉得我是来找茬的么?”

    西凉茉看着西凉霜那种阴阳怪气的模样,也懒得理会她,只淡淡地道:“若是三妹妹来这里吃一口团聚酒,那么姐姐欢迎,若是三妹妹是真觉得闲得慌,便请三妹妹离开吧。”

    西凉月和西凉茉都以为西凉霜那种眼里容不得沙子的性子会一如从前那样转身离开,却不想她竟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一般地坐了下来,自顾自地拿起酒杯,对着西凉月和西凉茉一笑:“你们真是敏感得紧呢,我当然那是来吃团聚酒的。”

    说罢,她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同时在接下来的饮宴之中也并不客气,她几乎也不与西凉月、西凉茉说话,只自顾自地喝酒,吃东西,这一顿气氛奇怪的饭下来,西凉霜便醉了。

    西凉月极为无奈,只能打发了人陪着她一起把西凉霜给送回她住的院子。

    “大姐姐,我且把三姐姐送回去,月儿明日再与你聚一聚。”西凉月歉意地对着西凉茉道。

    西凉茉笑了笑:“你且去吧,我知道了。”

    看着西凉月让人搀扶着西凉霜离开,她也起身准备回莲斋,却不想忽然瞥见西凉霜座位下的一封信。

    她随手拾起来,看了看上面的字迹,只觉得有些面熟,又想不起来是谁写的,便索性毫不客气地打开了来看,只见信上写的东西倒算不得机密,只是落款那字眼让西凉茉微微眯起了眼——韩贵妃?

    一个被发落到山上削发修行的前贵妃,怎么能随意与人通信,而且还是给西凉霜写信?

    她一路沉思,一路回了莲斋,反复看了那信,却也不见有什么异常。

    进了莲斋,她打发了身边丫头们去准备温水沐浴,打算自己继续研究那书信,谁知刚转身就被人抱了个满怀。

    “丫头,许久不见,可想为夫了?”

    西凉茉头也没回,只凉薄地道:“不想!”

    ------题外话------

    求月票~~~求月票~~~啦啦啦,我是卖报的小行家,卖身求月票,不,卖报纸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