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宦妻 第七十一章 撞破

宦妻 第七十一章 撞破

    西凉茉从他手上接过了那信筒,筒子里一份薄如蝉翼的纸,看起来不过是牙签一般长,但是打开来之后竟然是一幅完整清晰又颇大的天朝地图。

    这正是西凉茉给了西凉霜让她带走的的地图,西凉茉摸了摸那纸张的质地,不由轻叹:“真真是巧夺天工。”

    薄更甚丝绢,却柔韧更甚蒲柳。

    百里青优雅地在她身边坐下,淡淡地道:“这纸唤作千金张,用料极其费时、费金才能得一尺,所以千金一丈,通常只有一国之皇族和巨富才用得起。”

    西凉茉接过那纸,只摩梭了一番娜细腻的纸张:“若是一张千金张能换取一场大胜、无数人命、甚至一国国祚,只能说是一本万利的生意。”

    随后,她将那张千金张铺在桌子上,让白珍去取来了一整套脂粉工具,她看了看那纸张上的拓印,就着油墨颜色,用细细的工笔沾取了胭脂水色慢慢调和,随后在哪地图上细细地勾勒了几笔,又将纸张摊开在了阳光之下。

    不一会,太阳的热力就将那墨色给晒干了。

    西凉茉仔细地将那千金张卷好之后,又闻了闻,随后转头看着停在桌子上,正歪头一脸呆楞地看着她的小白,她想了想,笑道:“来,上这纸上来撒泡你的凤凰尿。”

    小白一听西凉茉这么有眼光,称呼它为凤凰,它身为鸟类的自尊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立刻毫不犹豫地跳上了那纸张,一撅屁股,毫不犹豫地在上面——尿了。

    白珍一看,不由又是紧张又是莫名其妙:“郡主,这是小白尿在上面了,不得毁了这个地图?”

    百里青悠悠地摇着扇子道:“你家主子是觉得胭脂水粉看着比寻常油墨更容易在这纸张上色,但是却有花香味,未免露出破绽,才让那只蠢鸟在上面撒尿的,这千金张乃是天下首富凤家的家传秘制,不惧水火,否则如何千金一丈?

    白珍一听,立刻很是崇拜地看着百里青:”千岁爷,您知道得真多!“

    小白愤怒地拍打着翅膀,表达他的愤怒和鄙夷:”谁是蠢鸟,你才是蠢鸟,你全家都是蠢鸟!“

    西凉茉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却什么都没有说,转身抱过那乖巧又迷茫地站着的猫头鹰,打算将那纸栓回它的腋下,却见那双熟悉的白皙修长的手再次接过了她手上的东西,将那只猫头鹰也给抱了过去。”要用西狄人原来的手法给将东西放回去,否则对方一样会发现这东西被人动过。“

    只见百里青手法巧妙地将那东西别回了猫头鹰的腋下,再将猫头鹰给放飞。

    西凉茉看着那远去的灰黑色影子,微微挑眉:”你倒是对西狄人的手法熟悉得很。“

    百里青微微勾了下精致的唇角,慢条斯理地坐下:”你忘了么,我血液里流淌着一半西狄人的血液,也曾因为我的母妃,对西狄的风土民情研究过一番。“

    西凉茉一愣,随后摆摆手,让几个丫头离开,倒了杯茶递给百里青不咸不淡地道:”那也是你母亲的故国,不想回去么?“

    他接过西凉茉手上的茶,神色漠然:”回去,回何处去,你觉得我应该回去?“

    西凉茉微微扬起眉:”我听爷爷说,你们曾经去过西狄驻天朝的驿馆?“

    百里青把手臂搁在回廊扶梯上,支着脸看着她,轻描淡写:”嗯走投无路的时候也不是没有想过,只是后来想想便觉得这念头很是可笑,西狄的皇外祖母先母亲而去,皇外祖就算再疼爱母后,又怎么会为了一个从不曾见面过的外孙得罪当时势头正盛的先皇,及至后来西狄新帝登基,就更不可能为了一个未曾见过的表弟们去开罪一国之君。“

    西凉茉看着他,想起老医正说过,当年蓝大元帅在路上捡到他们这对双生子一段时间后,曾经考虑过将他们送到西狄驿馆去,让西狄人将他们带回国。

    但是西狄人嘴上答应得极好,但是转过背就偷偷地将消息传递了当时十皇子之母,也就是宣文帝的母妃季婕妤,这季婕妤看是个温柔和顺、与世无争,将自己的孩子寄养在宫外,只曰让自己的孩子跟着蓝大元帅学做个名将,也好辅佐当时登位呼声最高,出身高贵的三皇子。

    当时皇后已经逝,三皇子的母妃是当时手掌六宫大权的贤妃,自然是很喜欢这位‘忠心耿耿’的季婕妤,也是在季婕妤的挑唆之下,将当时双胞胎的母亲御贵妃视为肉中刺,眼中钉,如今季婕妤来报那对双生子的下落,她又岂有不追杀之理!

    但就在西狄人准备将双胞胎交给贤妃的人之时,蓝翎却出现了,彼时这位公主还没有经历后来那些风霜刀剑,一向被宠爱之极,是皇朝最艳丽迷人的花,又满心的正义感,生生搅了这场交易,强行将双胞胎带回了蓝家。

    蓝大元帅自然是将双生子收留了,而当时还是十皇子的宣文帝为着讨蓝翎的欢心,心态尚且未曾扭曲,也对这对漂亮的双胞胎不错。

    蓝翎甚至专门警告了贤妃,只是彼时季婕妤隐藏极深,没有人知道她才是幕后的挑唆者,

    她和宣文帝一样城府极深,并且极有耐心地一路熬到了儿子出头,熬到了情敌生下的双胞胎被送进宫,阉割成了自己儿子的奴隶。

    只是她料到了故事的开头,却没有料到机关算尽,反误了卿卿性命,没有料到那一对没有了‘威胁’的双胞胎中最沉默怯懦的那一个,有一天会让她受尽煎熬地死去,并且断送了他儿子的性命,甚至有一天断送了他儿子的王朝。

    西凉茉看着百里青波澜不惊的面容,也当年被追杀、被遗弃、被凌虐的痛都比不上被背叛的绝望,不管是曾经救过他们又利用他们的蓝翎夫人,还是曾经以为可以回归的母亲故国。

    百里青似乎察觉了西凉茉的目光,他半合着魅眸,轻笑起来:”不必用这种目光看我,天地浩大,却我容身之处,那我自亲手在这天地间撕开一处容身就是了。“

    西凉茉不喜他容颜上那种仿佛对万物皆不存心的感觉,她索性转了话题:”你方才说凤家,可是那个曾经将唯一嫡女嫁入西凉世家的凤家?“

    百里青优雅地颔首:”没错,正是那个凤家,怎么你们生意上有往来?“

    西凉茉眸中闪过一丝沉思来,随后点头道:”没错,当年西凉世家被灭门和查抄之后,我放了凤姐儿和她的孩子,让他们回了凤家,不曾为难她们。“

    百里青挑眉,似笑非笑地道:”我的丫头,总是这么善良,嗯?“

    西凉茉悠然道:”我只是觉得人总要给自己留一线后路,不杀不该杀之人。“

    这是她和他行事作风最大的不同,百里青因为多年的为官经历与个人情形让他作风霸道阴狠喜欢斩草除根,她虽然不会心慈手软却偏向万事留有余地,说不上谁对谁错,只是三观略有不同罢了。

    西凉茉沉吟着道:”当年凤姐儿给我留了一面凤家的令牌,说是若有一日需要她帮忙的时候,便去寻她,她会在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帮我。“

    凤家商号遍布天下,不光天朝、西狄、就是赫赫与犬戎都有他们的商队,说不定日后真还有用得上他们的地方,就是鬼军之中负责金源募集的皆字部也与他们有过合作。

    百里青眸光眸光幽幽地看着她片刻,方才道:”你这丫头,倒是会为自己找后路,当初敢在我面前把自己卖了个好价钱,只怕是早就打算好了退路吧。“

    居然靠上了凤家,这种遍布天下的商人巨贾,其商号遍布天涯海角,自有他们内部的一套行事做法,但是民生之中却不能缺少商贾,因此他们反而是连朝廷都最难以控制的一部分。

    哪怕锦衣卫再善于刺探,对“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方要藏起一个人还是易如反掌的。

    西凉茉一顿,看向他,倒也落落大方地道:”蝼蚁尚且偷生,何况人呢,若不是你九千岁的名头实在太大,我一个寻常女子自然要多寻思一下身后路了。“

    百里青盯着她半晌,忽然道:”你还会跑么?“

    西凉茉有些怔然,但是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看着他深不见底的眸子轻笑道:”和你成亲的时候,我就说过了,你若对不住我,我自取你性命,你也应承了把性命交给我,所以我自然是不会逃的。“

    百里青看着她,眸光幽凉,阳光在他精致如天工雕琢的五官上镀下一层柔软的金光,让他看起来有一种奇异的温柔,他轻勾了唇角嗤笑:”你这凶残的丫头。“

    虽然这么说着,但是却可见他神情里多了一丝放松。

    西凉茉起了身,笑容浅浅:”我就是这么凶残,所以,一会子我要离京一趟,你且自己独自在家等着血婆婆回来吧。“

    百里青挑了下眉:”你要去看你养的那些小崽子们出去觅食?|“

    觅食?

    西凉茉沉吟,随后微笑,嗯,这倒是个不错的说法。

    宛如成年的狮虎要带着自己的后代去觅食,天羽鬼卫的小雏儿们出去溜溜弯,就是觅食与磨爪子,他们第一次出征,她这督卫大人总要去看看。

    百里青忽然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一下子将她拉到自己怀里,将她禁锢在自己胸膛与栏杆之中,喑哑着声音道:”既然要走,也不安慰一下你的夫君?“

    西凉茉勾了下唇角,指尖巧妙地将他艳丽的脸推开,似笑非笑地道:”夫君,你身上可有大火,若是我再流鼻血,你这辈子就别想随便碰我!“

    这话说得极为巧妙,她素来知道百里青那巧取豪夺的性子,若是说让他一辈子都碰不到她,他必定千方百计地证明他定然能‘想上就上’,但是若说‘别想随便碰我’那就表示你就算想沾她郡主的身子,就要付出各种代价、各种折腾,既不把话说死了,给对方鼻子上吊了一块肉,又限制着搂住自己的这只大妖孽绝对不能随意地任性妄为。

    果然,百里青目光晦暗不明地盯着她半晌,不甘不愿地松了手,一脸牙痒痒地道:”你这丫头真真是欠收拾!“

    他是不是太宠她了,说不让碰,他就忍了一个星期。

    西凉茉轻笑,忽然转身一低头,在他头上留了个蜻蜓点水的吻,恶劣地仿佛在哄孩子似地道:”乖乖的,等我回来。“

    看着她扬长而去的窈窕身影,百里青伸出长指尖揉了揉眉心,眸色流离幽邃,闪过一丝暖色,轻笑道:”这疯丫头!“

    她和别的女人不同的是,即使使上小性儿,也不会过分,倒是让人心怜,从不会与他怄些莫名其妙的气。

    远远地看着那堪称温馨甜蜜的一幕,白蕊忍不住叹息道:”也就只有大小姐能收伏得了千岁爷呢。“

    那样可怕又美丽的男人,根本不是寻常女子能够应付得了,与他相处必定要时时小心,处处谨慎,却不想郡主竟然能如鱼得水。

    白珍笑眯眯地瞅着白蕊:”是啊,总觉得千岁爷和郡主仿佛事事都心有灵犀一般,那日吵闹得那么厉害,如今两人仿佛都没事的人似的,白蕊,你也该和郡主学学了,这叫以柔克刚,整日里你就和魅七闹将可不行。“

    白蕊俏脸一红,没好气地白了白珍一眼:”那是你没有遇到过那么蠢的男人,等你遇到之后,便知道为何我的脾气会变成如今这模样了。“”谁像你啊,河东狮子!“白珍做了个可爱的鬼脸,赶紧追着自家主子去了。

    白蕊心中一窘,没好气地也立刻跟着白珍去追西凉茉了。

    ——老子是九爷的月票兄的分界线——

    贞敏郡主或者说千岁王妃又要再次离开京城去‘上泰山奉香’了,自然是需要进宫给顺帝和金太后禀报的,毕竟她是上山为顺帝祈福。

    只是她一身华服地进了宫,却被告知太后身体不适,陛下也身体不适,暂居宁华宫,所以不能接见贞敏郡主。

    西凉茉原本也没打算真的要和这对母子计较的,反正她原本也不过是进来做个样子罢了,但是转身要离开的瞬间,她却忽然听见宁华宫里传来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

    她微微眯起眼,忽然转身径自向那宁华宫里而去。

    门口的几个大宫女和太监们瞬间一惊,立刻过来拦西凉茉:”千岁王妃,您不……不能进去,太后和陛下都在歇息着,您不能擅自闯入!“

    西凉茉淡淡地瞥了他们一样,脚步未停地,只是忽然语带双关地道:”魅六,我不喜欢有人挡着我的道。“

    一道黑影不知从哪里一闪而过,随着他快如闪电的动作,只听那几个宫人一下子就莫名其妙地飞了起来,直接落在地上滚做一团,直唤‘唉哟’!

    西凉茉径自越过阻止不及的他们,向宁华宫里闯了进去,白蕊几个紧跟其后。

    她越过朱红的大门,又走过正殿,白蕊几个立刻动作极快地上前要推开寝殿的大门时,寝殿的大门竟”吱呀“一声开了,金太后定定地站在门后,仿佛刚刚睡醒一般,面带茫然之色地看着西凉茉:”谁如此大胆,竟然敢擅闯哀家的寝殿!“

    随后,她仿佛才发现了西凉茉一般,忽然一下子清醒了起来,疏离又冷淡地看着西凉茉:”哀家道是谁呢,原来是咱们的千岁王妃,难怪如此的肆无忌惮。“

    她的话含讥带讽,直刺西凉茉以权势压人,不将一国太后放在眼中,只是她说话声音却是温温柔柔的,不带一丝火气,让人只以为是寻常玩笑话语一般,让人没法子发火。

    西凉茉眸光幽深莫测地看着她片刻,微微一笑:”是么,贞敏吵着太后娘娘,真是抱歉,只是外头那些宫人语焉不详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让贞敏很为太后娘娘担心,这才不顾一切地闯了进来,太后娘娘素来最是温柔宽醇,慈和不过,自然不会如此小气地往心里去的。“

    金太后被她的噎得一僵,说自己计较就是小气么?

    西凉茉也不去理会金太后的僵硬模样,径自踏进了房间里,她一进房就闻见了房间里燃着浓浓的安息香。

    西凉茉也不等金太后请坐,自己寻了个位子坐下,看向金太后挑眉道:”用这么浓郁的安息香,太后娘娘最近睡得不好么?“

    金太后看着她,仿佛一脸忍耐地坐在她对面,扶着额头:”没错,自打哀家和陛下都在慈宁宫受了大惊下之后,身子就越发的不好了,整日里都是那些可怕的画面,夜夜做噩梦,连着陛下也一起受罪,若是当时哀家和陛下都一起去了秋山,哪里还有这些苦恼。“

    话里话外都是怪罪西凉茉当时没有让她逃出宫去的怨气。

    西凉茉却忽然把玩着手上的镯子,轻笑起来:”太后心情不好,却还能面如敷粉,眼眸含春,想来这宫里是有人安慰您那孤寂的心灵才是,怎么还会有这么大的怨气呢?“

    金太后闻言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脸色顿时一变,显出苍白来,随后,她愤怒地拍案而起,恨恨地盯着西凉茉:”贞敏,哀家敬你是千岁爷的王妃,对你也算是多加客气,你如何竟敢如此败坏哀家的名声,欺人太甚,莫不是当初你就想害死哀家和陛下不成人,如今又生出这样的毒辣念头,真是要逼死我们母子,好让你和九千岁一揽天下大权么!“

    西凉茉看着恼羞成怒的金太后,不急不恼,只取了白蕊递过来一只白玉茶盏慢条斯理地品着,同时仿佛自言自语地冷道:”还不出来么,莫不是皮子痒了,想要过一趟慎刑司!“

    金太后脸色越发的苍白,正待再说什么,却听见身后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她陡然一惊,立刻转回头,正好见着自己熟悉的那道修长的身影款步从帘子后头走出来,俊美冷峻的面容上带着一抹玩世不恭的笑。”贞敏郡主果然是真敏锐呢,许久不见郡主,芳官实在是牵肠挂肚,思念之极啊!“

    他肆无忌惮的话语让金太后的面容变得一片青紫,随后只能僵硬地站着,满腹狐疑又满腹惊惧。

    芳官的眸子毫不避忌地打量着西凉茉,今日她长发简单地挽在脑后,戴着精致的荷花华胜,斜斜插着长长的的两只流苏长钗,一身浅紫色的曲裾深衣,以平绣、叠绣、打籽绣,缀出朵朵白色莲花,深紫色的绣荷叶宽束腰勾勒出她不盈一握的腰肢,下着一件简单的白色百褶裙,秀雅大气、贵气天成。

    娇美清冷的容颜美好到让他……真是想看她不着寸缕,浑身是鞭痕,可怜地在他身下悲惨痛苦地哭泣,一定更美才是。

    芳官薄唇边弯起一丝诡谲的弧度。

    西凉茉看着他,面色冷淡:”你还记不记得我告诉过你什么?“”这……真是抱歉,芳官一向记性不好,不若请您再说一遍?“芳官漫不经心地道。

    西凉茉抬眼看了他一眼:”看来你真是忘性大,既然如此,本王妃再教说一次。“

    她顿了顿,一字一顿地冷冷道:”你若是在宫里不安分地想要弄出什么事儿来,本郡主绝不会饶过你!“

    芳官闻言,笑了笑:”好,芳官如今是记起来了,但是芳官可是相当的安分守己,不曾做什么呢。“

    西凉茉看着他轻笑起来:”是么,芳官,你真是越发的能耐了,勾引太后,惑乱宫廷,又挑唆着太后做出些不利自己、不利朝廷的举动,你说说看,你这样的安分守己,让本郡主真是担心一旦你不安分守己的时候,会是个什么样子。“

    她已经容忍了他许久,除了是看在太平大长公主的份上、也是懒得理会他这个寻常趋炎附势的小人,只是不想他最近越发的能耐了,居然能让原本还算乖巧安分、聪明本分的金太后对她和阿九都有了那么大的怒气,真是让她刮目相看。”郡主,您真是会说笑,芳官不过一介男宠……。“

    芳官挑眉,正打算说些什么的时候,却被西凉茉冷漠地打断了:”芳官,我素来不喜欢说话说第二遍,既然你听了第二遍,那自然是表明你需要付出代价了。“

    她顿了顿,又冷漠地勾了下唇角:”来人,赐廷杖一百,就在这宁华宫前行刑吧!“

    芳官一惊,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眸子:”你……。“

    但是随后两名不知何时已经等候在门外的高大太监忽然闯了进来,一人拖着他一边的手臂就往外拖。

    金太后只在震惊当中,瞬间回过神来,一下子站到了西凉茉的面前:”千岁王妃,你不能这样!“

    西凉茉看着她,危险地眯起了眼:”不能怎样?“

    金太后被她锐利的眸色吓得浑身一颤,但还是咬牙道:”哀家和他是清白的。“

    即使这句话在此刻听起来多么无力和可笑,她还是要试上一试!

    一百廷杖,西凉茉分明是要将芳官生生打死!

    西凉茉看着她,一言不发,但那种具有穿透力的目光让金太后忍不住微微瑟缩了身子,在这个贵气天成的女子面前,浸淫宫廷生活多年,如今已经贵为太后的她却仿佛还是那个卑微的宫女。

    西凉茉忽然轻声道:”金太后,你真的想要为芳官求情?“

    金太后一咬牙,面露坚定:”是,我和他是清白的,就算是他寻常宫人犯了错,您也不该直接这么残忍的打死他!“

    她不自觉地用上了‘您’这样的称呼,让西凉茉似乎颇觉得有趣,她搁下了茶盏,看了一眼沉默着冷冷地看着自己,却没有丝毫打算求情的芳官,大概就是他的这种桀骜不驯,才让这些宫廷的贵妇们接二连三地迷失在他怀里么?

    这样的男人让她想起了武皇那两个危险的男宠张易之和张昌宗。”若是本郡主执意要行刑呢?“西凉茉凉凉地道。

    金太后一颤,竟咬牙道:”哀家……哀家不能坐视这样的冤枉事,自然是要绝食以明清白的!“

    她就不信,他们会真的杀了她,如今顺帝刚刚登基不久,她这个太后还是有大用的时候,若是不明不白的死了,百里青这个逼死太后,独揽大权的恶名就落定了!

    西凉茉看着她,忽然忍不住讥讽地轻笑起来:”贞敏一直以为金太后是个聪明人,却不想原来竟然还是看不破这十丈软红,红粉骷髅的皮相。“

    芳官真是好本事,竟然哄得这些原本精明的女人为他要生要死的!

    随后,她忽然‘乒’地一声将手里的白玉茶盏砸在了芳官的脚下,飞溅了他一身的茶水,同时冷冰冰地道:”拖下去!“

    金太后忍不住尖叫:”你们谁敢!“

    她方才一动,就被白蕊和白玉两人一把捏住了肩头,她们两人都是有武艺在身的,如今也算的上颇有所成,对付数个有武艺的大汉都不在话下,何况金太后这样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

    金太后一下子就惨白着脸身子软倒在了地上。

    西凉茉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冷漠地道:”既然金太后有意效仿先帝僻谷修仙的愿望,做臣子的怎么好不成全,从今日起,陛下报到韩玉殿去,由鲁太妃暂代抚养,每日这宫里就只一碗粥,一碗水,等太后什么时候清空了肠胃,得了修仙的法门,再出来吧。“

    说罢,毫不犹豫地拂袖而去,芳官望着她的背影,眼中浮现出阴冷的光芒来。

    想要他死么?

    ------题外话------

    \(^o^)/~好吧~俺淡定了,月票神马的,得之我幸,不得乃命~福利照旧放出,在群的妞儿们明天或者夜猫子今天半夜就能看了~万更今日是不行了,明日最迟后天~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