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宦妻 第七十五章

宦妻 第七十五章

    章节名:宦妻第七十五章

    柔软的吻带着细腻又狂野。

    男子专有的霸道气息极具侵略性地充满了她唇间、鼻间,掠夺去她所有的呼吸。

    每一寸的肌肤都变得敏感又柔软,每一寸的呼吸都吸进他的气息,这样的极其暧昧的嵌合姿态让她忍不住颤栗起来。

    “唔……阿九。”女子柔软的沙哑的低低轻喃,有一种依偎在强大雄兽身下小小雌兽撒娇似的味道。

    “嗯……。”他抱着她,专心地品尝着她柔软的唇瓣,直到将怀里的人儿吻得不能呼吸之后,方才放开她的唇,下巴抵在她的头顶,大口的喘息着。

    西凉茉也用手揪住他的衣襟,小口地喘息平复自己的心跳,庆幸着这是暗夜,要不自己如此狂放的举止岂不让人惊掉了下巴,尤其是在自己手下这群家伙都以为她是男子的时候。

    今日他难得一身英气劲装打扮,黑衣、黑披风、黑蒙面巾,都增加了他身上那种子夜般的气息,显得异常迷人,看得她忍不住心多跳快了半拍。

    “阿九,你怎么来了,从京城到中京快马加鞭都要七八日,可是有什么要紧事?”西凉茉就着被抵在树上的姿势,靠在他的肩头,懒懒地道。

    百里青喑哑着嗓音道:“若说我是来为你解火了,你可相信?”

    西凉茉微微绯红了脸儿,没好气地唾弃道:“切,谁信,九千岁会千里跋涉只为来‘献身’?”

    百里青很享受这种被她抱住的感觉,双脚没了支撑,只能乖巧地盘在他的腰上,这样的动作亲密又狎昵,他轻咬住她柔软的白玉似的耳垂慢慢莫说:“嗯,为夫该赞你越发的聪明了么,今日来找你确实有要事相商。”

    听着有要事相商,西凉茉懒洋洋地问:“哦,什么要事呢,说来听听。”

    “听说昨夜,你已经大败西狄大军,并且抓获了他们之中的领军者?”百里青抚着怀里佳人的发丝,低声轻语。

    西凉茉点点头:“对,现在还在捡俘虏和清点死亡人数,说大败倒也算不上,毕竟咱们是三千人马,虽然属于奇袭,但是其中粗略估计还是有一半左右的西狄士兵跑了,飞羽鬼卫也伤了几十人,死六人。”

    这一点,让她还是非常不悦。

    “你们这等伤亡战损已经达到十比一尚且不止,还要如何?”百里青挑起她的下巴,看着她道。

    西凉茉淡淡地道:“我原本预计的是伤者控制在以内,没有死者,毕竟在对付一群心理防线彻底崩溃的士兵的时候,仍然出现了超出预计的伤亡,这就是失败。”

    百里青失笑,挑眉道:“你这丫头何时这般苛刻起来了,便是当年蓝家最早一批的鬼军也是千锤百炼,九死一生出来的,亦不曾见蓝大元帅要求如你这般苛刻,你不能那白起他们的标准去要求寻常人。”

    西凉茉沉默了一会儿,才轻叹了一声道:“我知道他们都是新丁,自然比不得白起他们,但只有给予士兵们最严苛的要求,逼迫他们发挥出最大的潜能,才能在战场上多留下一丝活命的机会。”

    她不管别的军队对于士兵的要求是什么,但是她希望自己的兵能在战场上除了取得胜利之外,更要能活下去!

    百里青看着她坚定的模样,不由轻笑着咬了下她的唇:“行了,你这丫头,别看这是个心狠手辣的,其实不过也是个护短的,到底是大胜一场,便由此开始将飞羽鬼卫的番号正式公诸天下罢!”

    西凉茉笑了笑,只怕就算她不想那么快将飞羽鬼卫的番号诏告天下,西狄人也会迫不及待地将此事宣扬出去。

    “是了,你抓来的人都怎么样了,情形如何?”百里青忽然问起。

    西凉茉看向他在月色下阴魅艳丽得不可方物的脸孔,仿佛一脸狐疑的模样道:“咦,这般视人命如草芥、凶残异常、变态非凡的九千岁,怎么忽然关心起敌酋安危来了?”

    百里青挑眉:“既然丫头你这么看得起为师,为师怎么好不体现一下自己的凶残异常与变态非凡呢?”

    说罢,他忽然狠狠地朝她一顶,原本两人的姿态就暧昧异样,这么突如其来的凶狠一撞,西凉茉倒抽一口凉气一下子就软了,脸色绯红异常,颤抖着死死扣住他的肩头方才勉力地攀附住自己的身子没摔下去。

    “你……你这妖人,就不能正常点么!”西凉茉在他耳边咬牙切齿地道,只是那声音听着湿润又柔软,却是一点气势都没有了。

    百里青这会子也有点后悔自己这么莽撞,本来闻着这丫头身上的味道就撩火儿,不过是因着有事儿,暂时强行忍住,这下好,卡半截道上,不上不下,倒霉受罪的也是自己。

    “行了,一会儿你别动,为师抱着你下来。”强行忍耐下那种想要强行冲进去,狠狠地撕裂怀里娇喘的人儿的欲望,他喉头紧抽了一下,喑哑着嗓音道。

    西凉茉也靠着他肩头点点头,不说话,身子软得像一滩水,只觉得自己浑身发颤,这反应大得极不正常,却也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

    百里青掐着她的细腰,按捺下不舍,一鼓作气将她从自己身上抱下来。

    西凉茉一把扶住了树干,方才勉力站好了,过了好一会,平复了点呼吸,她才有点涩涩地道:“你……血婆婆回来了么,这病怎么一回事儿?”

    百里青阴沉下脸来,一边试图引导自己的气血平静下来,一边阴森森地道:“说来话长,为师还是和你先去解决更要紧的一些事儿。”

    西凉茉点点头:“也好。”

    再这么和他呆下去,只怕会……走火儿。

    她转身正打算领着百里青去囚禁龙素儿和龙素颜的地方,却不想刚抬脚,就感觉鼻子上一热,有什么东西流了下来。

    西凉茉下意识地伸手抹了一把,粘乎乎的,热热的,带着腥味儿的……

    百里青一惊,不由挑眉道:“丫头你……流鼻血了。”

    西凉茉又羞又恼地瞪了他一眼,咬牙切齿:“我知道,从现在开始,你离我远点!”

    说罢,她拂袖大步流星地往前走,也不管身后的人跟上来没有。

    这他娘的叫什么事,整日里对着一个男人流鼻血,弄得她仿佛很饥渴似的!

    ——老子是九爷一出现,茉莉流鼻血的分界线——

    飞羽鬼卫中军大帐

    西凉茉将鬼卫们所搜集到的相关资料都交给了百里青,等他看了一回,才道:“这一次,咱们八成机会可能抓到了大鱼,所以我在昨夜留下了龙素言和龙素儿,并着那道人一命。”

    百里青简单地看了一下那些资料,便将东西搁在一边,微笑:“你这丫头倒是机灵,只是当初他们既然敢上中京来找你,何必不将他们直接擒拿下来。”

    西凉茉翘着腿儿坐在他对面的长凳上,慵懒地品着白玉递来的香茶:“因为最初我并不能肯定他们“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_字手打来中京的这几个人具体的身份,后来基本上有了个大致的猜测之后,我也不能确定他们到底在西狄掌权者眼中到底值几个钱,若是一钱不值,或者价值不高岂非浪费表情,此乃其一;其二,我希望能确定他们西线军团之中除了龙素言这个副帅之外,主帅何在,但奇怪的是,西线军团只有副帅,也就是说在确定了龙素言是实质上的第一统帅,那么再下手,就十拿九稳。”

    她顿了顿,唇角勾起一丝悠然的笑容来:“其三就是他们那十万大军,若是不消耗掉一点儿,日后迟早也要成为咱们天朝大军的敌人,这么好的机会,自然是要攻其不备了!”

    百里青轻笑,眸中闪过微微的赞色来:“你倒是越来越精乖了。”

    不与强敌硬拼,只攻其不备出其不意地打消耗战,这样晓得扬长避短的将领,在天朝而言已经是极为难得的了,他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的掌中花总是给他出其不意的惊喜,让他看见最初那个柔弱的却有一双充满野心的眼睛的少女走得比他想象中更远。

    西凉茉看着他,忽然挑眉:“阿九,你早就知道龙素言和龙素儿的身份了是么?”

    九千岁批阅奏章的速度是极快的,一目十行,任何奏折书语,只要扫一眼,便可总结出其中要意,但就算是这样,他也还没达到连看都没有看就能知道纸上写什么的程度。

    就像方才,他根本没有认真看她给他的东西。

    百里青莫测地看着她片刻,随后似笑非笑地承认了:“你这丫头牙尖嘴利也就罢了,如今连眼睛也这么利,没错,我已经知道了他们的身份,龙素儿是西狄皇后最宠爱的幺儿,至于龙素言,虽然名义上是西狄第一武将世家——龙家的养子,但实际上是他的同母异父的亲哥哥,他们其上还有一个手握重兵,风头最劲的——二皇子!”

    西凉茉一愣,随后有点不可置信地问:“同母异父,西狄皇室怎么可能立一个成过亲生过子的女人当皇后?”

    这在天朝的话,根本就是影儿都没有的事!

    百里青轻嗤,也不知道是讥讽还是感叹:“西狄民风彪悍,皇室甚至原本就是出身海盗,对于所谓的礼义廉耻本来就看得轻,何况就算是汉室,当年汉武帝之母不也是再嫁女,不也一样和别的男人有过女儿么?”

    西凉茉一楞,这倒是,何况西狄真武大帝将自己的嫡出爱女天元公主嫁给只比他小了一轮的天朝宣景帝生下宣文帝和百里青,随后宣文帝又将自己的妹妹太平大长公主嫁给了天元公主的哥哥西狄真元帝,从这个辈分开始就乱了,皇室原本就是没有什么正常伦理可言的,只一切向利益看齐的存在。

    西凉茉沉吟着道:“这……我想就算是他们与二皇子还有莫大的关系,这也不是你会快马加鞭赶来的主要原因吧?”

    百里青淡淡地道:“没错,我赶来的原因是因为,十日前,我接到了西狄皇帝命人送来的停战书,并且愿意将公主嫁过来和亲。”

    西凉茉闻言,不由一惊:“什么,此话当真?”

    这消息也来得太过突然!

    百里青点头道:“没错,这是真的,西狄大军虽然一开始势如破竹,悍勇异常,但是自从晋北王领着三路藩王大军阻挡了他们的攻势之后,西狄大军虽然仍旧能取得不少胜利和城池,但是再不如之前那么顺利,总要付出不少代价才能前进。”

    晋北王他们虽然军人素质良莠不齐,但是胜在其中还有出色如杜雷那样的大将,再加上塞缪尔他们的鼎立支援,还是能勉力维持住了局面。

    “此后,靖国公父子出征,不得不承认他到底是惊才艳绝的蓝大元帅亲手带出来的弟子,带着大军直接接替了藩王的杂牌军直接面对上二皇子的主力大军,不但几乎彻底地终结了西狄大军的前进势头,如今已经将擅长山地战的西狄主力大军彻底地逼得只能固守原有之土,甚至败溃过去,再加上塞缪尔、杜雷他们直接和西线大军打进了山里,几乎是断了西线大军退回之路,二皇子岂能有不着急的道理?”

    百里青讥讽地勾了下唇,即使他再讨厌西凉无言,却不得不承认他的军事才华和对这个国家确实的忠诚。

    西凉茉沉默下来,不管个人私怨如何,在大局面前,都要退一步,何况靖国公确实拥有利用价值,所以这才是宣文帝一直痛恨他,却又不得保住他存在的理由,他还没有彻底昏聩成为一个不顾一切的君主。

    就凭借着西凉无言这份军事天赋和宣文帝的隐忍之功,识人之能,他们原本可以成为一代明君贤臣的,只是可惜,那不过是一个可笑的——‘如果’罢了。

    百里青顿了顿,复又道:“西狄皇后可不是省油的灯,最是疼爱这个幺儿,若是三个儿子一下子去了两个,她嫣能不大受打击,何况这其间还有西狄五皇子和七皇子两个颇有实力的皇子在一边虎视眈眈,就等着抓二皇子的把柄。”

    “也就是说这信其实是来自于西狄的皇后,而非皇帝了?”西凉茉沉吟着。

    百里青嘲谑地勾起唇角:“你觉得一个病入膏肓的人能做什么决定?”

    “看样子他们是希望能给西凉素颜和西凉素儿一个全身而退的机会,那么这个求和书,只怕未必是真心诚意。”西凉茉沉吟着道。

    百里青抚摸着自己小指上精致的宝石护甲,幽暗深邃的目光地掠过她脖子上的白皙肌肤:“但从今日还是,筹码已经在咱们的手上不是么?”

    西凉茉感觉到他那种仿佛有实质性的视线掠过自己的身上,皮肤上不由自主地微微颤了一下,她下意识地换个姿势,不自在地将凳子挪动离开他远点,顺便打发白玉去把周云生叫进来:“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赢,或者说会活捉他们两个,若是我一个不小心把他们杀了呢?”

    他对她可真有自信!

    百里青勾了下精致的唇角,微微一笑:“因为是你,所以相信你一定会赢,若是真的杀掉了也没关系,毕竟这只是目的之一,最主要的目的是血婆婆回来了,她说你身上的‘热毒’早解早好。”

    西凉茉轻咳一声,微微绯红了脸儿,刚要说什么,这个时候,周云生却刚巧掀了帘子进来:“小小姐,你叫我么?”

    西凉茉立刻转了话题,对着周云生点了点头:“正是,一会子,咱们和千岁爷一起去一趟囚禁龙素言兄弟两人的地方,仔细着先去通知一声,别让白起把人玩儿坏了。”

    周云生看着西凉茉红晕未曾褪尽的俏丽面容,还有感受着这帐内暧昧流动的气息,眼神一黯,随后还是面容色如常地道:“是。”

    随后,便退了出去。

    西凉茉便起身一边向门外走一边对着百里青道:“行了,咱们过去吧。”

    百里青颔首,也跟着起身,但就在她掀开帘子准备出去的时候,忽然低头贴着她耳朵道:“为师有点后悔了,亲手栽培的花儿在外头招蜂引蝶,也许该将你锁在为师房里,拿链子锁在你脚踝上,让你这辈子都只能让为师一人看见,连衣衫都省了,其实也不错,你说呢?”

    暖暖的,湿润的热气喷在耳朵上,让西凉茉一下子颤栗着,起了身鸡皮疙瘩,但那始作俑者却施施然地越过她向帐外走去。

    只留下她绯红着脸盯着他优雅的背影暗自骂了声:“大流氓!”

    等着到了囚禁龙素言兄弟两人的地方,那边白起明显是玩儿上瘾了,居然真把龙素儿给丢尽了盛满水的锅里,锅子下头张老二几个在那里装模作样地拿着一堆柴火作出在点火煮水的模样。

    大老远地看见西凉茉过来,龙素儿在锅里吓得脸色发白,还照旧忍不住破口尖叫:“末凉西,你这个装神弄鬼的懦夫,有本事把小爷放下来,一对一单挑!”

    王胡子看着他,没好气直接拿柴火朝他头上一扫:“你小子一个手下败将怎么说话的呢?!”

    &nbs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p;龙素儿捂着头,满脸的怨毒:“你这个丑陋的干柴火,别以为小爷是吓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