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宦妻 第七十七章 血色夕阳

宦妻 第七十七章 血色夕阳

    章节名:宦妻第七十七章血色夕阳

    “狗奴才,太子爷永远是太子爷,我皇室中人不管于何处,什么处境,也不是你这个狗奴才可以侮辱的!”太平大长公主冰冷的丹凤眼里闪烁着宛如刀子一样森冷的目光,而那刀子上仿佛淬炼了剧毒,让那站着的狱卒浑身战栗。

    谁人不知道太平大长公主为人向来很辣无情,更兼地位超然,就算她犯了什么错,也不会被追究,即使是现在九千岁彻底掌握天朝大权,无数太子、陆相爷的党羽纷纷下她作为太子一党不但没有被追究,地位亦稳固一如从前。

    堂堂太平大长公主要杀他一个小小狱卒兼职易如反掌,狱卒心中直发寒,顿时吓得双膝着地,拼命磕头:“您大人有大量饶了奴才这一回吧,奴才只是见着太子殿下不愿用饭,所以才……所以才说了几句,奴才这也是为太子殿下考虑啊。”

    他心中惴惴不安,这个,叫太子殿下因该也没于太大问题吧,毕竟千岁爷没有放出要废掉太子的正式诏书,那么这个太子还算是太子吧。

    太平大长公主一听太子不愿意用膳,顿时心中大急,对着周围狱卒怒目而视,厉声叱责:“可是你们这群狗奴才给太子爷受气甚至用刑了!”

    周围的狱卒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在太平大长公主这样滔天的怒火下,顿时都“噗通、噗通”地跪了一地,那天牢的狱卒头子好歹也是个六品明正典狱长,如今只能苦着脸跪在地上,诺诺道:“公主殿下,您就是借给咱们十个胆子,咱们也不敢对太子殿下这般不敬啊,且不说殿下到底是个什么处境,就是如今上面那位一言九鼎的爷也没有发过任何一句关于太子殿下的话,咱们再蠢也不会去冒这个头儿,您说是不?”

    这典狱长算是实话实说,甚至都顾不上避忌了,只伏下身子,额头点着手背。

    太平大长公主却反而觉得心中稍微放宽了一些,她纵横两国宫廷数十载,面前这些人道行浅薄,若是她都尚且不能分辨不出那些是真言哪些是假语,便白活这些年头了。

    “哼,量你们也没有这样的胆子。”太平大长公主转头望向栅栏内背对她而坐的白色背影,不过短短这些时日,便已经将那人修挺健硕,如帝国暖日一般的男子折磨得形销骨锁,一身白色中衣穿在他的身上都显出他肩头剥削,让她远远一望便已经心疼。

    便是她这里已经闹开,他却仿佛老僧入定一般,不曾回头,甚至发丝都没有一丝颤动。

    太平大长公主心酸又难受,她心烦意乱,挥手道:“你们全部都下去罢,不要让本宫再听见什么对太子爷不敬的话,否则……。”

    她顿了顿,眸光雪亮如刀地射向地上跪着的众狱卒,一字一顿地道:“杀无赦!”

    典狱长心中极为无奈,暗中瞥了眼站在附近仿佛什么都没有听见,面无表情的司礼监的黑衣厂卫,只能暗自叹息,既然司礼监都没有表示,他又何必和这位脾气古怪的公主殿下硬对硬地扛着。

    典狱长恭恭敬敬地伏了身子,领着一众狱卒齐齐道:“遵命。”

    “滚!”太平大长公主不耐烦地甩袖走向那牢门。

    典狱长立刻战战兢兢地带着人就要离开,却见太平大长公主忽然又唤了他:“等一下!”

    典狱长一回头,就看见太平大长公主冰冷的目光正盯着牢门上的大锁,他心中一颤,暗自叫苦,不会吧,这位公主殿下难道还要想进去看太子?

    如今让她进来与人犯会面就已经是他的失职了,若是真让人犯有了什么三长两短或者逃脱,哪怕没逃成,他这个典狱长就不用活了。

    但是太平大长公主盯着那锁头许久还是摆摆手,仿佛有点黯淡地道:“行了,你去吧。”

    典狱长立刻松了一口气,潦草地行了礼,匆忙如屁股着火一般赶紧走开。

    太子司承乾本来就是一等重犯,关押之地也离开其他人犯远了许多,所以除了不远处那些影子、木头一样的黑衣厂卫站着,这里倒也算得上清静。

    太平大长公主在那栅栏前坐下,看着他的背影,迟疑了许久,方才涩涩地开口:“子言,你可好些了?”

    子言这是司承乾的字,亦是她为年幼的他所取的——君子不言,天命自归。

    是她和他关系最亲密的见证。

    只是司承乾仿佛并没有听到她任何话语,只是继续静静地坐着,望着乌黑高墙上那一方小小的窗口,有白冷的阳光落下来,将他的身影印照得更加萧索。

    “子言,你是不是还在怪我不曾来看你?”

    &nbs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p;太平大长公主见司承乾动了不曾动,连头也不回,便心中愈发的焦急:“子言,前些日子是任何人都不能来探视你,如今九千岁这两日出宫去了,是九皇子,不,如今的宁王在宫里主持大局,我求了他的手谕才能看你的,不要怪我好不好?”

    她眼里涌上浅浅的泪,双手抓住牢门的栅栏,轻声道:“子言,子言,你看看我,看看小姑姑好不好,你忘了从前咱们一起逃难流浪的路上小姑姑说了什么?”

    司承乾依旧没有任何动作,仿佛泥塑木雕的身子,只是静默坐在地上,仿佛早已死去一般,半明半暗的空气里,飞舞的灰尘都不曾改变半分轨迹。

    太平大长公主咬着唇,看着他的背影,眼中一片水雾,心疼又落寞。

    他还是不愿意再理会她么?

    她一咬牙,忽然冷声道:“承乾,你可以不理会我,难道你连自己的孩子也不打算理会了么?”

    东宫虽然无嫡子,却有两个宫人生下年幼庶出子,因着母亲只是身份微贱的宫人,不过是在太子妃不适的时候伺候司承乾的寻常女子,所以平日里司承乾对两个庶子说不上多疼爱,但还算是颇为关照的。

    如今之时,这两个孩子也许就是司承乾仅剩的血脉,骨肉连心,她不信他还能如此冷酷。

    果然,司承乾削瘦的肩头微微一颤,随后有喑哑的嗓音响起:“舒儿、律儿……他们怎么样了?”

    他长久不说话,声音干涩如砂纸,带着一丝颤抖,到底泄露了他心中的担忧。

    听到他的声音,太平大长公主明媚冰冷的眸子里瞬间落下泪水,她却凉薄地笑了起来:“你到底还是愿意与我说话了,只是你会顾忌着与舒儿和律儿的骨肉之情,却可曾念过我呢,别忘了,我和你的身体里不也流着同源的血么?”

    司承乾没有搭理她的话,只是冷冷地再次问道:“舒儿和律儿如今到底怎么样了!”

    太平大长公主只觉得心头仿佛如针刺般难受,那种痛要不了命,却绵延不止,永不可停。

    她为他耗尽心血,在外奔走,他却只记得和别的女人生的孩子。

    “你回头,让我看看你,我就告诉你。”太平大长公主抹掉眼泪,硬声硬气地道。

    司承乾仿佛在忍耐着什么,剥削的肩头微微的颤抖,片刻之后,他方才慢慢地起身,转过脸来,冷冰冰地看向她。

    太平大长公主看着面前之人,他削瘦了许多,原本棱角分明的面容愈发的显得那些线条凌厉深邃,一双原本冷峻的眸子染上风霜的沧桑,冰冷如古井一般。

    太平大长公主痛心的目光刺痛了司承乾的心头,他慢慢地握紧了拳头,冷冰冰地道“你可看够了,回答我的问题。”

    他不需要怜悯,不需要任何人看笑话一样安慰。

    太平大长公主轻声道:“我看不够,永远都不够。”

    她顿了顿,方才回归了正题道:“舒儿和律儿很好,九千岁并没有动他们,只是已经借着顺帝的名义将他们贬为了庶人。”

    司承乾眼中闪过讥讽:“意料之中。”

    太平大长公主迟疑了片刻,还是道:“只是,舒儿和律儿并非是因为他们是太子庶子的身份遭到贬斥的。”

    司承乾一怔,随后有一种不妙的预感,他眯起眼:“那是为了什么?”

    太平大长公主咬了咬唇,苦笑:“是因为他们的母亲,那两个原本伺候太子妃的宫人与侍卫有染,趁乱之时,试图和奸夫带着两个孩子逃离,后来被抓了回来,此事前些日子闹得朝野上下沸沸扬扬,因为舒儿和律儿在大理寺与那两个侍卫滴血认亲之后,被确定为无皇室血缘,所以才被贬斥为庶人。”

    司承乾瞬间脸色发青,身子一个踉跄竟差点跪倒在地,惊得太平大长公主就想要扑过去揽住他,但是却被拦在了栅栏之外,她不由后悔方才顾忌着九千岁没有令典狱长打开牢门,如今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如此难过。

    司承乾扶着墙壁,大口地喘息着,仿佛不能呼吸一般,急得太平大长公主直掉泪:“子言,子言,你别这个样子,你可还好,我去叫太医过来!”

    说着她就起身,提着裙摆想要离开,但是却被司承乾用干哑的声音唤住了:“等一下,别去!”

    太平大长公主一愣,转身看向司承乾,却见他慢慢扶着墙壁已经坐下来了,只是闭着眼调理呼吸,咬牙切齿地道:“百里青,你果然卑鄙,竟然能想出这样无耻的方法羞辱于我……!”

    这等于是昭告了天下他堂堂太子被戴了绿帽子,这丑闻简直丢尽了皇室颜面,而且也绝了那些人试图用他儿子们的名义打起反旗的念头,再加上除了那两个庶子,太平让他的孩子没有一个能活下来,更是让外间猜测他无法让女子受孕,一个不能生下继承人的太子,是不会得到朝臣们的支持的,绝了他翻身的念头。

    百里青,他剑走偏锋,不杀舒儿和律儿,就是为了这个最终最狠毒的目的!

    司承乾抚额,阴郁而尖利地凄然大笑起来:“你如今可满意了,害死了我那些孩子,如今看着我沦落到这般身败名裂的地步!”

    他自认身为太子,一直都自持身份,不曾做出不符身份的事,遍拜名师,虚心跟着德高望重的朝臣学习政事处置,克己尽责,只为成为一个合格的储君,只为他日登基,一扫父皇所在时候的阉党横行,贪污腐朽之乌烟瘴气,扬天朝之威。

    如今却莫名因着自己姑姑一点私心,沦落到这样不堪的境地,背负这样的污名,几乎绝了翻身的机会!

    “子言,子言,不是的,我没有,姑姑不是故意的!”太平大长公主泪如雨下,捂住唇,泣不成声。

    她只是想要他多看自己一眼,不要视她如无物而已……她只是嫉妒那些能够光明正大陪在他身边的女人,为他生下继承人。

    “滚……滚……你给我滚出去,你害得我还不够么,成了天下人的笑柄,也是拜你所赐!”司承乾靠着墙壁坐着,冷冷地看着天花板,削瘦的面容之上仿佛了无生气。

    “我永远不想再看见你!”

    太平大长公主咬着唇,颤抖着死死地抓住栅栏道:“子言,你等着我,我不会再让你受侮辱的,我一定会救你离开这里,九千岁已经答应过我,他不会再为难你!”

    司承乾忽然笑了起来,声音尖锐而满是嘲讽:“是啊,放我出去,怎么,你还能助我复国么,我看反正你男宠那么多,也不在乎多我一个,你便让那贼人将我给了你就是了,哈哈哈……。”

    反正百里青那个贼人从来只将他看作玩物。

    看着司承乾笑的歇斯底里,弯下身子几乎伏在铺着稻草的地上,长发凌乱地披散下来,覆盖在他单薄的身子上,太平大长公主心痛如刀绞,手指扣入木栅栏亦不知,肉嫩的指尖被划破,鲜血染上了木制的栅栏。

    她只咬牙死死地盯着他颤抖悲愤的背影,一字一顿地道:“我不管你怎么看我,我会将你带出这里,我欠你的,我会还!”

    随后,她起身,提着裙子向天牢外大不离去,她不敢回头,只怕一回头,自己便舍不得离开他。

    “好好地照顾太子爷,若是下次本公主再听到你们这么对太子爷不敬,便小心你们的狗头!”太平大长公主经过典狱长的时候忽然冷冰冰地道。

    那典狱长立刻点头哈腰:“是,是,卑职一定好好伺候太子爷。”

    看着太平公主挺着背脊拂袖离开,典狱长大松一口气,暗自嘀咕,这位祖宗终于走了。

    他扭头看了眼远处那个伏在稻草上,仿佛一点声息都没有了的太子爷,或者说前太子,摇摇头,没好气地吩咐底下的狱卒:“以后天字一号牢里的那位爷,你们给的东西都要咱们犯人里头最好的,嘴巴也比闭紧一点,别他娘的给老子再惹事!”

    狱卒们赶紧点头如捣蒜/

    随后,他转身也向自己办事的地方骂骂咧咧地走去。

    太平大长公主僵硬着身子走出了天牢,天牢外身边伺候的大宫女明月担忧地立刻上前去扶着太平大长公主。

    “您可还好?”

    太平大长公主扶着额,另一只手搁在明月的肩头,才勉强让自己没有坐下地去。

    明月见着太平大长公主浑身发抖,不由愈发的担心,她虽然有些贪财,偶尔私下会利用身为公主面前红人的身份做点私活,但是却还是很关心自家主子的,于是便赶紧招呼软轿过来,也顾不得肩头被公主掐得生疼,赶紧扶着太平大长公主上了轿子,一路紧赶慢赶地回了公主居住的华秀宫。

    一道修长的身影正在华秀宫院子里的大树下躺椅里闭目养神,听着一片喧哗,他张开眼看了看,又静静地闭上了眼。

    明月扶着太平大长公主进了房间,又唤来其他人摆上凉冰,取来了薄荷露,喂着太平大长公主喝了点,见自家主子长长地喘了口气,便靠在软枕上,泪如雨下却一言不发。

    明月心中惴惴,记起自家主子素来是个要强的,从不肯在人前落泪失态,朝着其他宫人摆摆手,将其他人都打发了,自己退到一边,不安地垂手站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太平大长公主忽然轻声问:“明月,你说本宫是不是做错了?”

    明月到底跟了她多年,凭借着直觉也隐约地能明白公主殿下说的是什么,她却不敢回答,毕竟,这些都是主子们的事,谁敢随便说些什么呢?

    何况如今太平大长公主看着没有失势,但实际上早已经大不如前风光。

    太平大长公主斜斜靠在软枕上疲惫地朝她摆摆手:“行了,你且去吧。”

    她怎么会跟一个没有什么眼界力的丫头说这些?

    明月看着太平大长公的模样,心中还是不安,她忍不住轻声道:“公主殿下是想要救太子殿下吧,只是您已经献出了西狄的地图和您在那边的人脉,九千岁若是再不放,咱们又能如何,总不能和千岁爷对着干吧,不如去求求千岁王妃?”

    如今公主殿下凭借与千岁王妃的关系,又因为她的特殊身份才能保持了如今的荣华富贵与体面,万一公主殿下一个想不开去劫狱,她们这些身边人都要被牵连跟着一起受死。

    太平大长公主忽然睁开眼冷冷地道:“西凉茉是西凉茉,九千岁是九千岁,若是本宫卑鄙地利用茉儿,且不说此事成不成,本宫和她会连朋友都是不成的了,以后不要再提这种事。”

    明月讨了个没趣,心中腹诽,脸上却也只是恭恭敬敬地道:“是,只是太子爷那边……。”

    太平大长公主冷冽的目光望着天花板,看起来有些呆滞,随后她忽然翻身而起,从床下取了个匣子出来,抱在怀里,喃喃自语:“本宫就知道那人没那么好骗,但是本宫也不那么好打发,有了这些真东西在这里,要换承乾一世平安,总是可以的……总是可以的。”

    明月有点丈二和尚莫不着头脑,但是见着太平大长公主那般模样,也只能深深地叹息了一声,转身出了宫殿外。

    门口的明香、明霞见着她出来便都围了上去,讨好地道:“明月姐姐,公主殿下怎么了,咱们晚膳可要准备些什么?”

    明月不耐烦地挥挥手:“按着寻常准备些清淡菜色就是了。”

    明香又问:“要不要去请芳官公子过来?”

    听到芳官的名字,明月顿了顿,点头:“也好。”也许公主殿下能稍微心情好些,也不至于总把一颗心记挂在太子爷身上,徒惹烦恼。

    说罢,她便匆匆地离开,向自己屋子里而去。

    进了屋子,明月方才跨下了脸,有点烦恼地怅然叹了一声,她是不是该给自己谋个退路了,过了今年她也满二十二了,再不出去就找不到人嫁了,原本当个公主面前的红人也很不错,可惜公主这些日子看着越发的不中用,认不清大局,她怎么劝都没用,迟早会将所有人都给扯下太子那个危险的水坑里。

    她刚要转身,却忽然撞进一个男子宽阔的怀里,明月一愣,抬头对上一张俊美非常的面容,修眉凤目,挺直的鼻尖就几乎碰到了她的额头,她甚至能感觉对方那种带着男子气息的鼻息喷在她的皮肤上,让明月莫名地不自在。

    她从来没有和男人那么贴近过。

    “芳官,你怎么在我房里?”明月微微颦眉,想要退开一点,但是对方却反而更进了一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薄唇噬着笑,答非所问:“明月,你肩膀受伤了?”

    明月想说关你什么事,却不想芳官忽然指尖一扯竟将她肩头的衣衫给扯下来,露出一大片雪白的肩头。

    那片雪白肩头上,淤青尚且正常,但是至少有两处都被捏破见血了,看起来颇为严重。

    明月一僵,她从来没有和男子亲近过,更何况在别的男人面前裸露肩头,只能任由对方冰凉修长的手指抚摸上她的肩头肌肤,声音带着一丝讥诮:“是公主殿下弄的?”

    明月只觉得他的呼吸喷子在自己肌肤上,敏感的让她不由自主地红了脸,她有些慌乱地别开脸:“你放开我。”

    “公主殿下一向眼里和曾装过咱们这些下人的生死,她今天去了太子殿下那里,八成想要救太子吧?”芳官非但没有放开她,反而将身子贴上明月的娇躯,在她耳边讥讽地道。

    “主子们……的事不……不是咱们可以问的。”明月只觉得脸红似火,心跳如鼓,想要推开他,双手却软软的没有什么力气。

    芳官忽然低头,伸出舌尖在她肩头的伤口轻舔起来:“别动,我只是在帮你处理伤口。”

    那种细腻又粗粝的感觉掠过肩头,明月一下子就脑海里全都空白一片,浑身轻颤起来,身子酥软,鼻息间都是男子特有的味道。

    芳官恰好伸手搂住她的纤细腰肢,顺带轻吻在她耳边:“公主殿下若是做出些什么蠢事儿来,只怕咱们华珍宫里的人都要给她陪葬,明月,你说咱们是不是该想个后路了?”

    “什……什么?”明月软软地,脑子里都是一片茫然,面若桃花,只喃喃地下意识帮太平大长公主解释道:“公主殿下不会的……她只是想要用什么东西……去求千岁爷换得太子爷一生平安。”

    “哦?”芳官眼底闪过一丝诡谲的光芒,咬住她的耳垂,指尖也滑进了她的衣衫里:“什么东西能让千岁爷放了太子殿下,只怕是公主殿下的一厢情愿吧。”

    “不知道,一个匣子……。”明月有些茫然地摇头,随后又茫茫然地道:“芳官,你说公主殿下真的会为了太子殿下不顾一切么,咱们跟了她那么多年。”

    芳官眸光幽冷,闪过讥讽的笑意,随后将明月顺势推倒在桌上,冷冷地道:“谁知道呢,女人都是那种遇到自己心仪男子便成了世上最愚蠢之物。”

    明月挣扎了一下,不知道自己到底该不该和主子的人在一起,她还有彷徨而茫然,却被芳官强行翻了个身子,从身后撞进去了,她尖叫一声,却最终还是软软地趴在桌子上低低地轻声哭泣起来,也不知太过欢愉还是痛苦。

    她只看见窗外渐渐落下的夕阳将这宫里的一切,还有在自己身上的男人面容染成一种凄艳而诡谲的殷红。

    ——老子是有人又要自挂东南枝的分界线——

    “阿九……。”西凉茉软软地靠在百里青的肩头,轻声呢喃。

    “嗯。”百里青懒洋洋地揉了揉她的发丝。

    “咱们该起来了,一会就要进宫了,今日是飞羽鬼卫正式接受你封赏的日子,这会子还消磨在这里,像什么样子呢?”西凉茉身手去勾自己的衣衫,试图打起精神从他身上下来,却恰好把自己的柔软耳垂送到某只大狐狸面前。

    千年狐妖岂有见肉不吃之理,自然一口不客气地咬上去。

    “你……你够了!”西凉茉倒抽一口气,又敢推开他,这老妖自然是不肯随意松口的,只能红着脸儿等着他咬够了。

    大白天的窝在书房不干好事,这回京一路不骑马,只坐马车折腾的还不够,回了京城又关在房里,名曰休息,今日要办正经事儿时候却还不肯罢休。

    “这不是怕你流鼻血么?”百里青懒洋洋地道。

    “八百年就不流了!”西凉茉红着脸没好气地道。

    两人正是你侬我侬之时,却听见外头小胜子忽然心急火燎地在外头扯着嗓子喊:“千岁爷,夫人,不好了!”

    百里青阴魅的眼里一冷:“小胜子,你说谁不好了。”

    小胜子在外头摸了把脸,赶紧换了口气:“千岁爷,那西狄副帅出事了,刚刚被发现在驿馆里死了!”

    月票不见来,猜猜谁会自挂东南枝,俺不敢求前三了,本月以后大神云集~只要能前五都阿弥陀佛了~

    还有这周某悠要交出版尾稿了,很忙,忙成个陀螺,但是会保持更新的,万更有点困难,福利下星期给大家放,一定有~大家知道,出版,还要保持更新是个喷血的事,但是某不想断更,这不道德!

    抱抱能理解,并且支持我的妞儿们。

    最近看盗版的妞儿有点多,不是我不回复,而是我回复你们,那么那些看正版的妞儿呢?

    虽然也许她们不介意,但是我会觉得对不起付出了支持我的她们。

    这两天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刚刚有一位网文写手过劳死,网上沸沸扬扬的~有时候看到这样的新闻,真心悲凉,写出来的东西,别人随随便便就拿去看了,并不觉得有什么,这算是心血耗尽而亡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