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六章 神秘的 风露阁

第六章 神秘的 风露阁

    西凉茉与百里素儿打交道时间长,对西狄人那种字音拖尾,并喜欢加各种辅助音的特殊口音,非常有印象,并且西狄官话与平民说话口音也是不同的。

    这些人明显说话带着官腔,而且对方的很明显——色不迷人人自迷。

    看着对方直勾勾地盯着百里青的目光,西凉茉有点不爽,当然有人比她更不爽!

    不过这一次,百里青却什么都没说,略略摆摆手,让魅一几个離開。

    幽蓝而带着杀气的的刀锋在几人喉咙间、跨间、肚腹之后悄然如幽灵一般随着百里青的手势退开。

    几名喝得醉醺醺的西狄贵族似乎完全察觉自己差一点被撕裂咽喉、开膛剖肚,只是依旧呆滞地盯着百里青和西凉茉,几人嬉皮笑脸地走过去,嘴里还不干不净地道:“嘿嘿,这个高个儿的美人真漂亮,爷的魂都勾走了,莫不是个雌儿吧!”

    另一个也道:“嘿嘿,这般美貌,说不定是个女扮男装的……唔唔……一会爷定要教你知道什么叫做*噬骨。”

    其几个更是起哄:“旁边那个小美人也不错,嘿嘿……一起伺候大爷们好了。”

    听到别人提及西凉茉,百里青深邃幽沉的眼底瞬间闪过暴虐阴沉的凶光,但是西凉茉轻轻握住了他的手,那种指尖传来的柔软微凉让他瞳孔幽光一掠,复又归敛了平静阴霾。

    他冷冷地眯了眯眼瞳,用传音入密的功夫道:“既然今儿是出来玩儿的,咱们索性就玩点有意思的。”

    西凉茉抬头看了看他,也微微一笑,同样用传音入密的功夫道:“英雄所见略同,反正这些日子在宫里养病也闷坏了。”

    她顿了顿,忽然想起什么,轻声警告:“你可别一点点刺激,就发作起来。”

    百里青轻嗤一声:“本座修习忍功的时候,你且不知道是不是还在吃奶呢。”

    西凉茉瞥了他一眼,沉吟着道:“唔,这种事情估摸我是记不住了,那时候太小,你说呢——爹?”

    百里青:“……。”

    看着百里青被雷劈了外带恨得她牙痒痒的模样,西凉茉觉得心情很好,于是顺带亦觉得那几个西狄人看起来似乎也和蔼可亲许多。

    几句话间,那几个西狄人已经走到了两人身边,为首那一个伸手就向百里青的脸上摸去。

    却被西凉茉抢先给钳制住了手腕,笑眯眯地道:“这位爷,我们叔侄俩可不是轻浮人家,若是交个朋友不是不可以,总也要有点诚意嘛。”

    那西狄人原本很是恼怒自己被人抓住手,但是低头一看,却对上一张眉目清美如空谷芝兰的面容,尤其是对方一双水媚的大眼看的人心酥软,而且话语里头的意思,竟然没有任何反感,反而带了迎合的味道,顿时让他心头就痒痒了起来。

    他就笑嘻嘻地道:“哦,小美人原来与大美人是叔侄么,大爷我们还以为你们是女扮男装的雌儿呢,而且……。”

    他的目光暧昧地扫过西凉茉和百里青那种亲昵的姿态,随后就嘿嘿嘿地淫荡地笑起来:“你们这对‘叔侄’方才莫不是在这巷子里办事吧。”

    其他人也立刻淫笑起来,毕竟方才那大美人把小美人岔开腿儿钉在墙上的姿态是大家伙都看到的,这种‘叔侄’关系……啧啧。

    西凉茉立刻一只按住了百里青的手腕,安抚地在他手心挠了挠,随后看着那人轻笑:“怎么,大官人比较喜欢女子,难不成咱们不比寻常女子要好些么?”

    这等轻浮暧昧的话说出来,那群喝得半醉的西狄贵族顿时面面相觑,互看一眼,全在彼此脸上看到了然神色。

    这八成是哪个小倌馆里趁着上元节沐休出来偷情的一对相好。

    而且瞅着两人气质容貌,估摸着都还是一等一的货色。

    “自然,自然是要比寻常女子好的!”那为首的男子自以为豪爽地淫笑起来,伸手就去拉西凉茉:“跟着大爷们好好去乐一乐,爷们自然亏待不了你们两个。”

    西狄人出身海盗,原本生存环境恶劣,女子较弱,容易夭折,所以男女多少,再加上海盗粗莽狠毒,出于凌辱对手的目的,有时候并不分男女,只要好看些便要压在身下,男风之事虽然上不得台面,但是却比天朝更为常见。

    西凉茉状若羞涩一般轻拍了一下他的手:“爷也别急,想……想我们叔侄也是这京城里有些名气的小倌,只是如今那宁王嫌弃我九叔性子僵木,不会说话没,只吩咐了老鸨将我单独买进府里,谁不知道宁王那高门大阀的,寻常出来不得,我家九叔总舍不得我,若是官人愿意将我们都买下,不让我们分开,我们叔侄自然愿意好好侍奉诸位的。”

    好吧,宁王,对不住了,要玷污一下您的清白名声了。

    那几个西狄人听闻了宁王的名声,似乎瞬间清醒了一点,仿佛颇为感兴趣的模样:“哦,宁王,宁王看上了你么?”

    几个西狄人原本是觉得这话有点不靠谱,虽然西凉茉容貌算是极好的,但百里青的容貌倾国倾城,怎么可能……

    但是下一刻这群西狄人在转头看向百里青的时候,百里青正巧抬起了眼,他们瞬间对上他那阴冷幽诡异的眼睛,只觉得漆黑的天空之中,那双没有一丝光芒的眼睛里仿佛有隐约的憧憧魔影,让人仿佛瞬间看见白骨森森,厉鬼哀嚎的九幽地狱。

    这群人瞬间僵住,但是下一刻,百里青又垂下了眸子,那种在霎那间爆出来的邪妄阴森的气息仿佛消散无踪。

    这几个西狄贵族好一会才清醒过来,忍不住搓了搓自己手臂,齐齐暗自道,难怪宁王不要这个绝世美人,这个……这个鬼气森森的样子,会把所有客人吓跑才是。

    可惜,酒精与*的熏迷下,他们并没有因为这明显的不对劲而放弃‘到嘴的肥肉’,那一身孤傲冰冷的气息和容貌始终让他们舍不得放弃。

    “唔,也好,且跟着爷们走吧,若是伺候得好,爷必定带着你们远走高飞!”为首那大汉看着西凉茉那种仿佛单纯又希翼和仰慕的目光,霎那间心中自信爆满,大马金刀地许诺。

    西凉茉便眼前一亮,轻笑着行了礼:“那就多谢爷的提携了!”

    随后,她转脸看着百里青微微一笑:“九叔,咱们且与这几位爷一同去罢。”

    百里青面无表情地微微颔首。

    西凉茉捏捏他的手,便随着那几个西狄贵族一同往巷子深处而去。

    一路上那几个家伙总想过来蹭豆腐,但是不知为何被大美人那种阴冷森寒的目光一瞟,就不自觉浑身冒冷汗地缩回去,便想要拐弯去摸上小美人那细细的腰肢,但是下场就是被大美人更加恐怖的目光瞪着。

    几个西狄贵族心中暗自恼火,不知道自己平日嚣张霸道的气势为什么在这里完全就发挥不起来,只能归咎为因为身处异国他乡的缘故。

    这巷子九拐十八弯,看起来似墙壁的地方原来不过是一扇暗门,西凉茉微微眯起眸子看着那隐蔽的后门,琢磨着难怪魅一他们竟然会让这个几个猪头从眼皮子底下钻出来,原来是因为这里另有蹊跷的缘故。

    寻常花街柳巷里都会有这么个门好让客人能在不方便时候偷溜,而这几个西狄人纯粹是在大堂喝多了,跑到后巷里吐来了,所以误打误撞遇上了百里青和西凉茉。

    但是……

    西凉茉看着那精巧机密得过分的暗门,心中不由狐疑,这地方不像是寻常的隐门,过于精密,厚实,若无一定的财力和目的,没有谁会做这样的门。

    领头那人倒也算机警,还没有让酒精完全淹没他的大脑,倒是记得要让西凉茉和百里青先进去,然后他让人去看看周围有没有人跟踪。

    他们的动作全然被百里青和西凉茉看在眼里,两人对望了一眼,都在彼此眼里能看到了然,也许他们今儿真能遇上些‘有趣’的事儿!

    看着百里青和西凉茉顺着那狭窄的楼梯上楼,其中一个西狄人也许是有些酒醒了,忽然一把拉住正准备跟上去的那人,神色警惕又担忧地道:“撒宁大人,咱们这么把陌生人带回来,若是让上头的人知道,只怕会掉脑袋,!”

    那唤做撒宁的没好气地收回手冷哼一声,并不在意地道:“那不过是两个小倌,玩玩而已,何况本大都司是什么人,可是有从龙之功德,更别说本大都司的弟弟更是与那位是拜把子的兄弟,为那位开路流血、流汗的,能与寻常人一样么!”

    他顿了顿,不忿地道:“再说,咱们一路上隐姓埋名的,这也不许,那也不能,来了这里,居然连楼里的这些婊子也敢给爷们甩脸子,不让碰,上头的那位居然还帮着她们,上头那位也不想想,这些小婊子都被人骑了多少回,还装贞洁烈女,不让碰女人,老子自己玩小倌,他总不会说什么了吧!”

    “您不是真打算把那两个小倌带回国吧!”另外一个人听见之后,也似乎酒醒了不少,忽然都觉得自己方才的行径似乎有些荒唐了。

    那撒宁淫邪地冷笑一声:“两个小倌而已,不过是天朝货,没玩儿过,等咱们玩够了直接宰了,埋起来就是了,反正这风露院的地下也不是第一次埋人了,以后想要玩的话,艳岛上不多的是岛奴么,怎么玩不成!”

    几人闻言,互看一眼,都放肆而极为恶毒地低低笑了起来。

    随后,他们便齐齐地赶紧上楼。

    那些撒宁和他追随者自以为秘密而无耻的话语,早已经被楼上的百里青和西凉茉都听了个真真切切!

    西凉茉瞥了百里青一眼,却见他面容平静,并不见如何的惊怒恼很之色,不由略微讶异:“你不生气?”

    说一句他老,立刻就会炸毛的人,被人用痴迷贪婪目光看着,就会将对方的眼睛挖下来的人这般平静,真真是让她有点诧异。

    百里青只微微勾了下唇角,淡淡地道:“比这更难听的,也并非没有听过。”

    西凉茉一愣,随后默然,伸手轻轻勾住他的手。

    说话间,撒宁一群人已经有点摇晃地走了上来,撒宁笑嘻嘻地对着西凉茉道:“小美人,跟着爷这边走,和你这个……九叔一起把大官人们伺候好了,日后有你们吃香的喝辣的时候。”

    说着便在前头引路,剩下的人在西凉茉和百里青后头走着,也是防止他们两个忽然跑了,或者闹腾起来。

    一路上西凉茉都发现这里风露院里摆设非常精致,别具风情,与外头的寻常不起眼青楼模样完全大相径庭,而且这里也看不到莺莺燕燕,却能听见前面的楼里传来一些女子的调笑嬉戏之声。

    可见此处颇为隐蔽。

    等着撒宁领着他们到了一排房门前的时候,他浑浊的黄眼珠直勾勾地在西凉茉的领口和细腰上转了转,又迅速地在百里青那张脸上溜了一圈,仿佛在为自己要先上哪个犹豫不决。

    毕竟一个是‘纯真美少年’,一个是‘绝世冷美人’,实在太难以取舍。

    倒是底下人都搓着手等候着自己老大挑了人,剩下的他们好带走。

    西凉茉眼珠子一转,忽然做出有些娇羞的模样:“这位撒宁大官人,咱们一后是要靠着您的庇护的,不若让咱们叔侄俩一同伺候您?

    撒宁那些追随者顿时紧张起来,这样岂非意味着很可能上半夜,他们还要独守空闺!

    果然,撒宁一听,顿时浑浊的黄眼珠子一亮,立刻大笑着抓住西凉茉的手腕:”果然不愧是让宁王看上的人啊,好好好,且一同进来吧。“

    在他的心目中,西凉茉和百里青就是一对没有什么大脑的小倌,轻易就相信陌生人的许诺,甚至轻易地跟着陌生人进了房间,就算被先奸后杀,也是对方咎由自取!

    西凉茉这一次并没有拒绝,倒是由着撒宁将她拉进了房间,而百里青的目光则再撒宁的手上一掠而过,随后则一言不发地跟着进了房间里头。

    丢下一堆失望至极的追随者,只好在心中暗自骂了一句——贪心霸道的混蛋,却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指望撒宁早点完事,才好轮到他们。

    毕竟那一对大小美人里小美人纯真多情,大美人虽然看起来让人脑门冒寒气,但是别有一番冰山美人的风情,让人想看看他火热起来,脸上能多点其他表情的样子。

    于是剩下的人琢磨了一会便赶紧钻进了对面的房间,就等着撒宁完事出来寻他们。

    且说这一头撒宁刚刚进了房间,就眼睛放光,急吼吼地要上来抱西凉茉:”来来来,小美人,让爷亲一个!“

    比起阴森森的冰山美人,撒宁更喜欢西凉茉这要温香暖玉似的‘美少年’。

    西凉茉一扭身子,闪开撒宁的手,眼底闪过一丝厌恶,脸上却轻笑道:”这位大官人,何必那么着急,不若咱们三人且先喝一杯酒,也好助助兴!“

    那撒宁不甚耐烦地道:”老子在底下喝够了酒水,如今就只想好好快活一番,别给老子来这一套,把裤子都给脱了!“

    说着猛地上去就要扑压西凉茉。

    而百里青面无表情,但是眼中幽芒如波澜诡谲的大海,一截细细的泛着幽光的暗金色丝线从他袖口里宛如蛇一般在半空中慢慢爬向撒宁的后脑。

    西凉茉一惊,正要向百里青使眼色,却忽然听见门外急促的敲门声响起——”咚咚咚!“那撒宁顿时没好气地大吼:”做什么,没看爷正忙着!“

    与此同时那些丝线仿佛瞬间没了气力,轻飘飘地落了地,撒宁自然是没有看见的。

    一道看似婉约,实际上却毫不客气的女音冷冷淡淡地道:”撒宁大人,夫人请您过去一趟!“

    那撒宁冷笑一声:”本大人忙得很,就要歇息了,让你们夫人明天再派人过来吧!“

    那女子顿了顿,冷冰冰地道:”既然如此,那奴婢之好回禀夫人和大当家的,您忙得很,不曾有空了!“

    撒宁停下又想要抓西凉茉衣衫的手,拔高了声音:”你说什么,大当家的也在?!“那女子冷冷地道:”正是,大当家正在夫人那里吃茶,即然您不想去,那奴婢直接禀报就是了!“

    撒宁一惊,立刻匆忙地道:”谁说的,我马上去!“

    他随后有点担心地看了看屋子里大小两个美人,一咬牙,低声对着他们两个警告道:”你两个乖乖地呆着,别他娘的到处乱跑,等着爷回来以后,咱们再好好地乐呵乐呵,爷不会亏待你们,但是如果被人发现你们两个在这里,爷只能说你们是贼了,若是被打死,可休怪爷不曾去救你们性命!“

    西凉茉看着他紧张的模样,眸光诡谲地轻笑了一下:”那是自然的,您快去快回!“

    撒宁有些迟疑地看了他们两个一眼,心中有些愤怒自己好事被打断,但是又有些后悔自己怎么会把人叫到自己屋子里来!

    如今却也没有办法,只得让他们呆在自己的屋子里。

    百里青和西凉茉看着撒宁除了屋,不由互看一眼,正打算说什么的时候,却见一道鬼鬼祟祟的两道人影忽然钻了进来,两人看看西凉茉,又瞅瞅百里青,露出个淫亵的笑容,其中一个一边搓着手一边上来道:”大都司出去了,让咱们看着你们两个尤物,不若咱们先来乐呵乐呵,也省得浪费世间。“

    另外一个已经迫不及待地开始解裤子。

    西凉茉似笑非笑地看了百里青一眼,百里青微微眯起了阴魅的眸子,优雅地一弹衣袖。

    只见那两人忽然间身子齐齐一僵,瞳孔不可置信地放大,随后两人张开嘴,仿佛要喊叫一般,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却有两道幽幽的光从他们嘴里吐出来,仔细看去竟然是两道暗金色的蜘蛛丝似的线。

    随后两人的眼睛里也流下了血泪一般,有什么东西从他们的眼珠子里钻了出来,那场景异常诡谲,仿佛眼珠子里长出了蜘蛛丝。

    他们脸上的肌肉不断地颤抖着,手在空中抓挠了几下,就噗通一声双膝跪下,然后浑身颤抖、无声无息地摔倒在地上,不断地筋挛着,然后——再无声息。

    随后,那些蜘蛛丝又慢慢地缩回去,最终从后脑里爬了出来,消失在百里青的衣袖之中。

    傀儡蜘丝,苗疆百年阴血鬼蛛所吐,刀枪不断,水火不融,不粘一丝血色,千米之外,取人性命,控人魂魄。

    其实就属于百里青所修炼的御魔启尸之术的中阶,因为并不需要太耗人心神,更无须动用精血,所以是百里青在御敌之时的首选。

    西凉茉看了看那气绝的两人,只见他们面容扭曲,眼珠子外凸,身形蜷缩,分明是死前遭受了极大的痛苦。

    她心中暗自摇头,她家这位千岁爷其实对于这种胆敢对她生出觊觎之心,又冒犯他的人,根本上还是深恶痛绝,而不是他面上那般平淡吧。”一会子咱们把这两具尸体藏好,呆会咱们再分头出去看看这群西狄人到底隐藏在这里做什么!“

    西凉茉看着百里青道。

    百里青微微颦眉,想要说什么,却被西凉茉笑嘻嘻地打断:”我会小心的,只是跟你在一起的话,你实在太扎眼了,只怕刚刚露面,就会被注意上,不若如此,咱们都去换了夜行衣,然后分头探查,最后咱们再回到这里看看谁打探的消息多,今后一个月,对方要求做什么,都不可以拒绝!“

    百里青根本不是那种随意可以隐藏身份和身形的人,而且最重要的是,他那脾气,谁知道什么时候就发作起来,若是分开两头行动,一头打草惊蛇,她还能趁乱看看有能否捡到漏,查到重要情报。

    若是两人一齐都打草惊蛇,只怕什么都捞不到!

    百里青顿了顿,看了看她,眯起眸子:”你说的,丫头!“

    西凉茉点头,促狭地轻笑:”嗯,我说的!“

    在这样的‘利诱’下百里青还是同意了,毕竟这是在上京的地盘,而且西凉茉身边也跟着好些魅部的人,总出不了什么大事,这样丫头在宫里也闷得慌了,百里青看着她略带兴奋的模样,总不愿拂她的意,沉吟片刻,便同意了。

    却没有想到,两人之间的小小赌局,到最后竟然惹出后来一场大风波来。

    ------题外话------

    ==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