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十三章 初见之澜

第十三章 初见之澜

    百里赫云看着身边的女子,她微笑着,唇角上翘,眼里都是细碎的星光。

    他是第一次看见她露出这样的笑容。

    那是他从未曾见过的她,仿佛天池星河边高傲清冷的梅,从不开放,在那人走到树下的时候,却瞬间为他绽放了满枝迷人的浅黄芬芳。

    不过她下一句话实在颇为煞风景。

    “我饿死了!”西凉茉完全没有任何顾忌地垮下了脸,可怜巴巴地瞅着百里青。

    百里青瞅着她的样子,果然瘦了不少,便知道她在这里和人斗智斗勇,哪里真能如脸上看起来那么简单从容。

    他眼底闪过一丝心疼,美艳阴霾的面容上却轻笑了一下,优雅地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活该!”

    西凉茉眼底恶劣光芒一闪,瞪了他一眼:“我要吃肉,没肉吃,就吃你!”

    百里青:“……闭嘴!”

    一干司礼监厂卫齐齐望天,唔,小半个月不见,夫人越来越热情了。

    西凉茉暗笑,百里青这人私下和亲信面前虽然一向极没节操,但是在大庭广众和大部分属下面前却定是要端出气势凌然,威严无比的架子的。

    百里赫云看着他们旁若无人打情骂俏的样子,心中没来由地一闷,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轻忽无视的缘故,亦或是因为别的什么。

    他轻嗤了一声:“你还真是没有把我放在眼里,如今人还在我手上,便如此恣意放肆。”

    西凉茉看了他一眼,淡淡一笑:“陛下,我们并不想将您怎么样,只是想着您难得来一趟,不诚意款待您一番,岂非我们之过。”

    百里赫云睨着她,片刻之后,忽然危险地眯起眸子:“从一开始,要离开腊梅山庄的人本来就不是你,而是你那三妹妹西凉霜,是不是;从一开始,这一切就是一个局,是不是?”

    西凉茉轻描淡写地道:“没错,您防范实在太过严密,以至于我完全不了解腊梅山庄的奥妙,甚至对着天空燃放信号焰火也没有任何用处,所以即使我能拼尽了全力挟持您成功,但是九成最终还是会在路上被抓回去,并且再也没有机会通知我的人。”

    “所以你决定干脆设局,让我以为西凉霜是真心憎恶于你,要出卖你,让我的人亲自将她送出腊梅山庄,送到上京给你们的人通风报信!”百里赫云的声音越来越冰冷,

    西凉茉悠然地道:“没错,只有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我这个主要目标身上的时候,剩下的那一个人才有机会离开,腊梅山庄虽然防范严密,奇门遁甲之术极为高深,没有寻到门道,必定很难进入,但是一旦寻到了门道,我相信以鬼军九字诀和司礼监通力合作的实力,必定能破解腊梅山庄的秘密。”

    但是想必相当不容易,要在不惊动西狄人的情况下,破解山庄的秘密,足足耗费好几天,阿九他们才能进来。

    “呵。”百里赫云听完她说的话后,低声轻笑了起来,手指从她的肩头慢慢地抚向她的咽喉,声音讥诮而森冷,隐含了深深杀气:“当初,我就该杀了你,才对呢。”

    此话一出,百里青阴魅的眉宇间阴沉的杀戮之气瞬即愈发的浓烈,仿佛无形的箭直逼袭向百里赫云,只若是寻常人,怕不在那种阴冷凌厉的气息之下倒退瑟缩。

    但百里赫云何等人物,他只是微微一僵,却连头也不曾回,逼视着西凉茉的目光里杀气更浓。

    西凉茉抬起脸看向他,正色道:“正如陛下想要杀掉透露你的行踪,害你落入困境之中的我一样,您是在要求您的敌人,乖乖地臣服在您的脚下,允许您在自己的国土上恣意横行,弄计谋略而没有任何反抗与反算计么?”

    这句话说白了就是——若不是你自己送上门,又怎么有今日。

    贼喊抓贼!

    西凉茉的话虽然客气,但是语意可没有一丝客气和留情面的味道。

    长日几个武艺较高又还没有被制服住的亲信们,手持长刀领着百里赫云的死士们将百里赫云挡在身后,额头上都是冷汗。

    “陛下,如果咱们都出不去了,杀一个够本,杀一双,咱们还有得赚!”长日沉着脸咬牙切齿地道,今日的情形如此危急,不管陛下做出什么决定,他们都誓死追随!

    百里赫云深沉的眸子中都是阴沉狠戾的神色,盯着同样面无表情,却毫不退缩直视于他的西凉茉,手上也没有离开过她的咽喉。

    空气里满是紧张的气氛,几乎一触即发,但是百里青并没有说一个字,只是阴沉沉地看着百里赫云,负手而立。

    而这种紧张仿佛寒冷的风将周围的空气凝结成得愈发粘稠沉重让人呼吸不过来。

    鸦雀无声……

    谁也不知道谁在下一刻血溅当场,头颅落地。

    直到百里赫云忽然轻嗤了一声,看着西凉茉高深莫测地道:“好一张利嘴!”

    随后他松开了钳制住西凉茉咽喉的手,转身负手而立,只抛下一句话:“请九千岁进屋,朕许久未见贵客,奉好茶!”

    随后竟抛下了场内剑拔弩张的敌我双方,转身进了屋内。

    西凉茉不动声色地松了一口气,她相信的,在那一刻,百里赫云是真的对她动了杀机。

    随后,一只冰冷修长的手忽然抚上她的脸颊,悦耳如七弦琴拨动,却阴冷入骨髓的声音在她头上响起:“你先跟着李密和云生出去,为师一会就出来。”

    百里青的自我称呼市场随着他的心境有所变化,听着他这般自称,西凉茉便握住他搁在自己脸颊的上的手,抬起头看着这张朝百度搜索本书名+第五文学看最快更新思暮想的绝美脸孔,微微颦眉:“怎么,你真的不打算让我跟你一起进去,我到底在这里呆了些时日,比较了解百里赫云。”

    为师,代表了他将她拢在羽翼下。

    话音刚落,她就感觉百里青的手微微一顿,他眸光幽幽沉沉,让她有点茫然,随后便听他淡淡地道:“不必,你且在外头好好休息就是了。”

    随后,他便转身进了房内,似乎完全没有那些虎视眈眈在他身后盯着他的西狄侍卫。

    西凉茉愣了愣,看着那大门关上,有点迷惑不解,怎么觉得自家的大狐狸看起来怪怪的。

    而这时,有人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小小姐,咱们走吧。”

    西凉茉一愣,随后转身看向伸手的人,原来不知何时,周云生已经站在了她身后,而李密则领着魅部的杀神们盯着那些西狄人,并没有挪动包围圈,依旧这么僵持着。

    长年持刀看了她一眼,随后面无表情地转开了脸。

    西凉茉顿了顿,她知道那是长年默许他们离开的意思,随后她便点点头跟着周云生向外走去。

    到了魅部众人的身后,周云生立刻让人上来给她解开手上和脚上的镣铐。

    随着几声金属落地的清脆响声,西凉茉这才真正地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揉了揉自己的手腕,继续道:“是了,一会子让罗斯来一下,我身上还有一些禁制,只怕需要他再费点心思了。”

    周云生一惊,随后立刻探上她的手腕,果然能感觉到她的脉搏跳动有些不同寻常,他迟疑了片刻,颦眉道:“他们在你身上下了很特殊的蛊,罗斯只怕是要费点功夫了。”

    西凉茉轻叹了一口气,却仿佛一点也不意外:“没关系,还有血婆婆,她原本是西狄人,这些东西她比较擅长。”

    周云生看着她,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番,确定除了手腕和脚腕戴着镣铐的地方有些红肿之外,至少表面上看起来,她没有任何外伤,随后,他挑了下眉:“看样子,你做的一些事情一定很让西狄的皇帝陛下窝火,又是蛊毒又是手铐脚镣的待遇,加诸在你这个弱女子身上倒也可见他们西狄人对你的重视!”

    西凉茉轻嗤了一声,继续揉着自己的手腕:“云生,你什么时候开始学九千岁,也会说这些风凉话了。”

    周云生看着她,顿了顿,方才道:“从看见你纤衣素手为百合赫云裸身裹伤,我便开始忍不住想要说些风凉话了。”

    西凉茉揉手腕的动作定了定看向他,挑眉道:“你倒是诚实得很。”

    周云生淡淡地道:“是阿,如果我都如此反应,所以我想你可能要想想怎么安抚千岁爷了。”

    “百度搜索本书名+听潮阁看最快更新西凉茉叹了一口气:“好吧,谢谢你提醒我男人吃飞醋起来,会比嫉妒的女人更加像炸毛的……动物。”

    周云生轻笑:“好吧,既然你有心理准备了,那我们也许可以来聊聊你在腊梅山庄的日子里有些什么收获。”

    西凉茉看了眼那还紧闭着的大门,只点点头:“好吧,至少目前看起来,高级领导的会谈还没有那么快结束。”

    随后,她便随着周云生走到外头林子间坐下,开始细细地说起她在腊梅山庄的日子里所观察到的一些情形来。

    而腊梅山庄素雅大气厢房的深处,亦有两道气势暗藏的高挑身影分别在花厅面对面的椅子上坐下,面面对的冷寂无言。

    所谓龙藏于海,凤翔于天,一山不容二虎。

    若是同样出色的男子,同样犀利而气势非凡的男子,宛如日夜之主分坐两端。

    百里赫云若是典型人间明主帝君,紫薇照东堂,光耀人间,皆在手中握,那么百里青就是暗夜之君,阳之所掩,阴之所在,冥河漫长,皆为他袖中所笼。

    两人各占一端,只是百里青到底经历不同,从最黑暗的地狱之中爬起来的魔,人间伦常早就不放在眼中,而百里赫云终归是正统所出,哪怕经历亦不简单,见惯血腥杀戮,终归对百里青更显防备。

    他的防备自然被百里青都看在幽深眸底,百里青淡漠地轻笑了一声,随手一抬,一道黑影恭敬地立在他身后,为他递上一只热气腾腾精致的描金陶瓷茶盏——百里青从来不用外头的东西,所有一切都有人随身准备。

    他慢条斯理地品了一口,但是那一声轻笑挟着的尖锐浑厚的内力却让百里赫云瞬间脸色一凝,手指一下子捏住了桌子,方才稳住了胸中气血翻腾,他心中暗自一冷,随后忽然一拍桌子。

    桌子上原本隔着的一碟子水果瞬间挟着凌厉的风声向百里青的脸上飞射而去。

    但是所有的果子却忽然停在了百里青的面前,仿佛凭空有一只盘子托住了它们一般,而百里青却连华丽的长长睫羽都没有抬起,而是用戴着鎏金红宝石甲套的小指轻拨了下杯子里的茶叶。

    那些果子瞬间在他面前全部爆开,粉身碎骨。

    然而百里赫云冷笑一声,一抹亮光在果子碎裂的瞬间穿破那些碎裂的果子直接刺向百里青的眉心。

    原来那其中一枚果子上插着一把银亮的水果刀子,霎那破碎之后,刀子就直接破出,袭向对方,如此短暂的距离,哪怕是顶尖的高手都未必能有百分之百瞬间反应过来机会。

    连魅一的瞳孔都微微一缩,几乎忍不住出手。

    百里青却在瞬间忽然抬起头看着百里赫云,诡谲阴霾地勾了下精致的唇角,露出个讥诮的笑容,那一枚刀子竟然停在了他眉心不足半寸之处,然后——寸寸扭曲碎裂!

    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悄无声息地捏住了那银刀,然后慢条斯理地扭弯然后如纸张一般撕碎了它。

    百里赫云眸底山国内错愕,他几乎在那瞬间仿佛看见了百里青面前的空气在瞬间出了漩涡般的扭曲,那种诡异的影像几乎让他以为自己出现了错觉!

    但是在下一刻,百里青垂下眸子品尝杯子里的茶的霎那,那些刀子碎裂成的碎片却没有如苹果碎片一般纷纷落地,瞬间向百里赫云弹射而去。

    百里赫云一惊,但是那些碎片却已经袭到面前,他立刻一拍桌子弹身而起,那些碎片便一瞬间已经钉在了他方才所在的位子,而他飘然落地的那一刻,便听见‘撕拉’一声,布料碎裂的声音。

    百里赫云顺势低头一看,原本毫无表情的面容,不由霎那出现了一丝裂缝。

    他原本以为自己早已经躲过的部分刀子碎片竟然将他下身长衫牢牢地按着顺序呈“一”字形,将他衣衫下摆钉在方才他跃起高度的墙壁之上。

    也就是说若是百里青愿意,那些碎片刚才应该钉住的——是他!

    这是什么样的反应速度与内力,竟然能在瞬间将锐器扭曲击破,即使是高手也必须用手才能完成的动作,这个男人竟然……

    第一回合交手,毫无疑问,高下立现!

    百里赫云再不愿意,他都必须承认,原本以为九千岁不过靠着身边最顶尖的死士才能稳坐如今的位子而未曾被刺杀而亡,却不想这位以残忍冷酷,喜怒无常、杀伐无断闻名天下九千岁的魔功才是深不可测的。

    看着百里赫云脸上神色变幻莫测,百里青接过魅一递来的精致丝帕优雅地轻擦了下唇角,方才淡漠地道:“表侄从远方而来,不上叔叔这里坐一坐,就如此周到地款待了你家婶婶,倒是客气过了。”

    百里赫云一愣,他没有想到百里青一上来便抬出了身份压人。

    虽然他同样不愿意承认,但是这位从未谋面过的表舅、即使如今身子残缺不全、名声可怖的九千岁,身上确实流淌着一半西狄王朝最尊贵的血液。

    金玉公主,乃真元大帝与孝德皇后最疼爱的老来女,当年无可非议,以美貌与才情之名蛮声天下的第一美人。

    因为当初的太子爷,后来的真兴帝几乎与她年纪相差二十岁,所以更将这个小妹妹当成女儿一样疼爱,若非当年连连败于蓝大元帅手中,这西狄最尊贵的天之骄女又怎么会被嫁来天朝!

    而金玉公主之子正是百里青,西狄皇室后曾经完全无视,如今却不得不直面的最难堪的存在。

    ——老子是在近距离看了COS君的脸蛋后,觉得自己身为女人简直是耻辱的分界线——

    上京,今冬最后一场大雪如鹅毛般飞落,像是冬日之神临去前将袖中雪花全部倒出一般。而上京的腊梅在这日仿佛约好了一般,皆是齐齐开放。

    满城的腊梅伴雪,幽香四溢。

    引得满城的贵公子与小姐们都诗兴大发,齐齐相约观梅赏雪。

    西凉茉懒洋洋地斜依在窗边伸出手,接了满手带着梅香的花瓣,轻嗅了嗅,忽然想起了什么:“白珍,咱们前两天积攒的腊梅花瓣可能不够,今儿再去摘些,听花匠说这可是今冬最后绽放的一波腊梅了,积攒下来做梅花膏和梅花粉可是最好不过的了,养颜润肤。”

    随后,她顿了顿,又叹了一口气:“唉,真是想念阿九的梅花水晶饼呢,最近也不知道他是真的太忙了,还是因为还恼着我,总不肯做一点,小厨房做的总没有那种香凉到肺腑里的味道。”

    说话间,一只水晶盘子忽然递到了她面前,水晶盘子上搁置着好几块晶莹剔透、细腻丰腴的水晶饼,里头还可以看见黄色的腊梅和粉色的腊梅花瓣,看着便如艺术品一般精致,更不要说其间淡淡幽幽芳香,让人垂涎三尺。

    “梅花水晶饼?”西凉茉顺着碟子看见一只手指上戴着华丽红宝石甲套修长白皙,形状优美的手,随后又看向手的主人——百里青。

    西凉茉笑了起来,毫不客气直接伸手拿了一块放进嘴巴里,满足地眯起大大的水媚的眼儿:“唔,就是这个味道,真真儿美味!”

    百里青顺势在她身边优雅地坐下,睨着她,淡淡地道:“怎么,你也知道我恼你了。”

    西凉茉瞅着他,一边啃水晶饼,一边道:“如今可是不恼我了?”

    林妹妹就是这样的,若是恼了宝哥哥,定是要使小性子不搭理,过几天自己想通了,或者是被宝哥哥哄好了,便会绣荷包或者写些什么好诗词过来给宝哥哥,她家这个百里妹妹则是不恼她这个茉哥哥了,才会答应给她做好吃的。

    百里青阴魅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冷光:“你说呢?”

    西凉茉把水晶饼咽下去,然后粗鲁地随手拿了雪擦了擦,就黏过去,自动自发地坐进百里青怀里,谄媚地一笑:“唔,我只是觉得如果就让百里赫云这么跑了,岂非太可惜了,那么一条大鱼,咱们逮住了,西狄太后那里就必定会来文要求放人,咱们虽然也不曾打算再动武,但也是绝对的占据了上风,若是签订合约的时候,咱们就占了主动权。”

    她顿了顿,又勾起唇角:“若是咱们有点儿别的心思,也可以除掉百里赫云,如今西狄几个被百里赫云弄死了的王爷、囚禁的皇子的部下们必定会再起波澜,群龙无首,内战不断,于咱们也只有好事不是么?”

    百里青睨了她一眼,眸光深浅不明,他挑眉道:“你倒是够狠心的,听说百里赫云在囚禁你的时候似乎对你很是照顾,你这么反手就想着把他杀了,是不是太狠毒了点?”

    西凉茉一脸莫名其妙地摸摸鼻子:“对自己的敌人狠毒,难道不是我一贯的作风么,何况两军交战,哪里有什么卑鄙不卑鄙的说法,兵行诡道而已,何况百里赫云不杀我,也没有对我动用大刑,只能说明他是一个危险而不好对付的人物,有着太过清醒的头脑,很清楚以他的处境若是动了我泄一时愤,亦同时置自己于危险绝境,所以对于这种聪明人,最好的方法就是杀掉,干干净净。”

    “哦,是么?”百里青轻笑,神色有些莫测地道:“可惜啊……。”

    “可惜他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除掉的,只怕胆敢孤身深入敌人大后方,早就有什么准备了是么?”西凉茉淡淡地道。

    虽然这些日子,血婆婆和罗斯两个人都要求她老老实实地呆在房间里,为她解蛊,而百里青又非常忙,来了也不曾说太多怎么处置百里赫云之间关系的事情,但是从前生到今世她也算涉政多年,敏锐的政治嗅觉告诉她,百里赫云绝对不是那种简单的对手。

    百里青静静地看向窗外的漫天飞雪,淡淡地道:“没错,西狄有三万水师如今正在大运河出海口处陈兵,他已经堪破了咱们资助海盗与西狄水师作对之谋,如今准备开春,三月、四月青黄不接,大运河那里准备进入运粮北上高峰期,若是一旦他出事,三万水师立刻会直接从出海口攻入大运河,截断南粮北运的通道,而咱们天朝的水师根本无法与西狄人抗衡,一击即溃。”

    如果寻常时候西狄水师就算攻入大运河,虽然会造成两岸之损失,但是也成不了太大的气候,毕竟西狄水师孤军深入,粮草不济,若是上岸劫掠就会被天朝驻军围杀,按照他们船上的补给,最多不过能挺两三个月罢了。

    但是如今天朝与他们开战之后,北方军民全力支援南方抗击西狄入侵,原本国库存量粮就不够,再加上为了让犬戎人不在这个时候落井下石,还给了他们不少好处,京师存量粮和北方粮库存量粮所剩无几,一旦南粮北运受阻,北方必定发生大饥荒,饿殍遍地,流民无数,连军粮都有可能无法保证,引起军中哗变。

    总之百里赫云分明就是——老子不好了,你们也好不了!

    “百里赫云,果然不简单……呵。”西凉茉眸光幽寒,随后咬牙切齿地啃水晶饼,恶狠狠地道:“都是宣文帝那个混账,从他执政到如今,昏聩无能,好容易死了,还留下个千疮百孔的烂摊子,如果不是北方无存粮了,咱们随随便便地弄死百里赫云,也好叫他知道咱们这里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百里家的人果然出各种各样恶毒又讨厌的变态。”

    百里青随手也拈了块水晶饼优雅地品了一口,慵懒地道:“是么,为师似乎不巧也姓百里。”

    西凉茉沉默了下去:“……。”

    难道您还不是恶毒又变态的百里家人之中的中翘楚么?百里青揉了揉她的发丝,淡淡地道:“别担心,他既然来了,为师总要让他留点什么下来,至少对咱们缔结的合约有好处。”

    他顿了顿,复又道:“何况,百里赫云虽然已经安排好了西狄国内的继承人之事,但是他和西狄太后之间也许并不如外界所言那么母慈子孝,如今的西狄新太子是谁,你可知道?”

    “西狄太子?”西凉茉一愣,挑眉道:“百里赫云好像只有两个女儿,没有儿子吧。”

    “嗯,如今西狄太子是百里素儿,前几日才立的。”百里青淡淡地道。

    西凉茉微微眯起眼,看向窗外纷飞的大雪,又咬了只馥郁的水晶饼,慢悠悠地道:“唔,西狄的那位傅太后,让我想起了西汉的那位疼爱幼子的窦太后呢。”

    百里青轻勾了下唇角:“只怕,那位太后娘娘不光是窦太后,还有武帝之母王太后之风,亦更有吕雉之遗风。”

    西凉茉轻哼:“毕竟能以寡妇再嫁为皇后,更晋为太后的,还真真是没有几个人,至于吕雉,大概不管谁成为皇太后以后,都会想要做吕雉,只是端看有没有这个胆量和手腕罢了。”

    毕竟后宫斗争的胜利者,是可以有冤报冤,有仇报仇的资格的。

    百里青没有说话,只是眸光幽沉如深不见底的寒冷海底:“若是有一日,我倒是很想去会会这位傅太后,听说当年与我娘亲虽然是姑表侄亲,辈分小我娘一辈,但年龄相仿倒是很好的闺阁密友。”

    西凉茉看了他一眼,心中有什么东西略微在她心里转了一个圈子,倒也是没有说什么,只是笑笑:“是啊,说起来,百里赫云倒是你的表侄儿呢。”

    百里青讥诮地勾了下唇角:“是啊,说来奇怪,本座的侄儿和表侄儿似乎都喜与本座兵戎相见,想来本座在这红尘间大约是没有什么亲戚缘分的,有也是杀伐孽缘。”

    西凉茉从他身上半支起身子,跪在他的膝盖上,捧着他的脸,垂着眸子看着他:“唔,你跟我有姻缘即可,至于其他的,皆抛诸脑后即可。”

    “是么。”百里青勾住她纤细的腰肢,抬头望着她,幽深的魅眸里闪过魅色幽沉,薄唇含笑:“比起姻缘来,为师倒觉得和你之间更像是有奸情。”

    西凉茉笑了起来,水媚的眸子里仿佛一潭碧水,落满了细碎的花瓣,荡漾开深深浅浅的涟漪:“唔,既然如此,身为奸夫,你不觉得该为我多做点美味,也好勾引住我的胃口呢,不让我去外头打野食?”

    说着,她低头在他精致的唇角上轻舔一下,将残余的水晶饼渣卷入胃里:“唔,就这个味道就很好了,梅花的味道很香。”

    百里青一顿,有些危险地眯起眸子,声音略带沙哑地道:“你是不是说反了,该被满足胃口的是为师才是,不过……。”

    他顿了顿,忽然一手扯开她跪在自己膝上的双腿,略粗鲁地将她往自己腰上狠狠地一扣,另外一只插进她柔软的发丝里,扣住她的后脑,将她的脸朝自己按了下来,霸道地攫住她柔软的唇:“不过,为师倒是不介意满足你下面那张饥渴的小嘴。”

    西凉茉被他按了一下,腿心一下子跨开,最柔软处一下子撞上他某处坚硬,她忍不住背脊一颤,身子一下子就软了。她有些无力地攀附住他的肩头,很想咬牙切齿地驳斥他,你才饥渴,你全家都饥渴!

    不过……

    不过,他的薄唇太柔软,不过,他的技巧太过高超,不过,他唇间还有那些芳香馥郁的梅花花香太迷人,像一翁上好的梅花酒,所以她完全没有办法让自己保持清醒。

    好吧,饥渴就饥渴罢。

    孔夫子有云,食色性也。美色当前,焉能不食,焉能不用?

    有纤长白皙的手指慵懒地一抬,勾落窗边幔帐,轻纱飞扬,遮盖去了临水的小轩里缠绵的春光。

    西凉茉微微眯起眸子,眼神氤氲,雪白肩头和胸口柔软上不时落下一点子细碎的雪花和腊梅,然后被紧紧箍住自己的美人舌尖吮走,顺带点燃无数的情欲之火,将她所有的理智都放进了房里那炉子里慢慢地煅烧成一团靡丽的火焰。

    她慢慢地闭上眼,只听见细碎的飞雪与腊梅不时从那薄薄幔帐之间飞落进来,沾染了暗暗的幽香,混合少女细微的轻吟,男子的性感的喘息,在小轩炽烈的炭炉暖意里慢慢烘焙成迷人的不属于人间的靡靡芬芳,悄然从那幔帐之间飘逸出去。

    有数道隐没在暗处的黑影悄无声息地随着幔帐落下,悄然退开了一些,留给那一对璧人空间。

    远远的宫阙之中,亦有人静静地坐在临水小谢之中,伸出的手中,落了细细碎碎、晶莹剔透的雪花和满满一捧浅粉色的腊梅。

    他看着手中腊梅,淡淡地道:“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主子,这北地天太冷,您可要千万小心,若是感染了风寒,可怎么好,您肩头的伤可还没有好。”章姑姑看着自己的主子略显苍白的脸,不由心疼地道。

    百里赫云微微一笑,深沉的眉目之间带了轻渺不可捉摸的笑意:“好不了,也就不好了罢。”

    章姑姑颦眉,咬着唇角上前一步:“陛下,您可千万保重龙体,西狄百姓可都指望着您带着他们走向昌明兴盛。”

    自家的主子,从十几岁出头就被册封了睿王,后来为了西狄一路西南平海盗,北上征天朝,功绩赫赫,在朝中主持按察御史院的时候,更是顶住各方压力不知为多少冤案平反,每每离开巡视地的时候,都有民众送上万民伞,民间早早就送了他昌明王的别号,反而让原本睿王的称号不为寻常百姓知道。

    更因次遭到其他皇子和王爷忌惮、怨恨,硬生生地将太子爷的死扣在主子的头上,想要害自己主子,最后还是逼着主子最后不得不对他们动手。

    如今主子好容易众望所归的成为西狄之主,她不会让主子就这么折在天朝。

    百里赫云看着她,淡淡地道:“姑姑放心,我的伤每日有按时换药,只是我一生之中不曾得见北地之雪,当年我们百里家也是前朝皇族,被逼流亡南蛮,所有人不都希望有朝一日能光复我朝,南地无雪,从开国之太祖到真元大帝不都写下了多少咏雪、念雪之诗词,所以我不过是提前来看看这里的雪罢了,若是光复我朝失地之后……。”

    他顿了顿,将手中雪撒回结冰了的水中,眸光幽凉,却没有再接方才的话,而是莫名地换了话题:“你看这雪,从苍天而落,干干净净,来复来,去复去,只余一身空空净净,方是我所大愿。”

    章姑姑看着他高挑苍凉的背影,眸光有些模糊,心中深深地叹了一声,有莫名的凉意从心底蔓延,忽然道:“爷,可是喜欢那个飞羽督卫?”

    他顿了顿,淡漠地道:“不,我只是觉得她很特别,和我见过的女子都不一样,只是,我想当年父皇看着母后大约也是不一样的,只是,时光荏苒,相处长久,再不一样,再特殊的女子,也会在权势浸淫之中,变成一样的眉目罢了,何况……。”

    他顿了顿,唇角勾起一丝讥讽的笑来:“何况,那位飞羽督卫,从来都不屑掩饰“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她对权势之热爱,不是么?”

    否则,他实在不能理解一个女子,会出于什么原因嫁给一个太监。

    即使他看见她看九千岁的眼神有一种让人心悸的奇异光芒,也不能否认百里的容貌之魅惑与身上的那种特殊的魅力,但是……

    他眸光幽冷,没有再说话。

    章姑姑看着他的背影,心中却暗自下了一个决定。

    不管是什么都好,只要被主子看在眼睛里的,她都一定会想法子给主子弄来。

    ——老子是华丽丽的分界线——

    香兰殿。

    银丝碳的小炉子上支着一只精致小巧的香油炉子,香油炉子里有数片粉红色的花瓣,飘散出幽幽的牡丹花香气。

    “最近满院子的腊梅都开了,那香气只怕又让公主烦恼了吧。”祭月一边拿小扇子扇着炉子里的火炭,一边有些担心地看向一边的软塌上半躺着的贞元公主。

    说起来,自家公主已经快两个月没有踏出殿门一步了,整日里就窝在这香兰殿中,连内侍监的人送来的炭火都一日差过一日,份例更是不用说了。

    自家公主殿下对梅花过敏,要请个太医过来吧,那些太医院的还推三阻四的,还好有宁王殿下得空了往后宫来,才带来了太医和去敏的牡丹香油。

    “嗯。”贞元公主懒洋洋地半合着眸子,看着那香油炉子里的香油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有些心不在焉的模样。

    “公主,听说二皇子,不,陛下也便已经住进了宫里,要不,咱们干脆趁着结盟的时候,就让陛下主持婚礼,把您和宁王的婚事办了罢?”祭月一咬牙,一鼓做气地道。

    如今都是公主妾身未明,才会被这样轻慢,若是成了宁王妃,谁敢怠慢她们?

    贞元公主抬起长长的睫羽冷冷地看了她一眼,轻笑:“怎么,难道你忘了十年前咱们在岛上和宫里过的是什么日子么,如今有炭火,有精美吃食,还不至于连果腹之物都没有了,你就已经无法忍耐了么,未免耐力太差!”

    祭月扇着小火炉的手一顿,随后脸色有点发白地道:“公主殿下,是祭月太过贪心了。”

    贞元公主直起身子,走到了窗边,心不在焉地伸手撩起了帘子,看着窗外纷飞的雪,沉吟道:“百里赫云居然来了,哼,他也算是够大胆的了,只是他这一次贸然而来,还被西凉茉和九千岁给‘请’进了宫里,倒是真与他寻常做事的风格不符合。”

    她顿了顿,沉吟道:“也许,本宫该找个机会去和西凉茉见一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