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十九章

    章节名:第十九章

    “您……总是一如既往的那么残忍和冷酷。”贞元公主脸色白了又青,青了又白,最终她还是闭上了眼,苦笑了一下,眼角落下两行浅浅的泪珠。

    贞元原本就生百度搜索本书名+小说领域看最快更新得美如夏花,如今这般楚楚可怜,娇花带泪,梨花带雨的模样更是最让人心怜和柔软的时候,

    只可惜她这番心思与模样算是白费了,只能说妾本有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百里青一脸冷漠地看着天空的一轮弯月,眼底有一丝不耐掠过。

    他原本就是个对女人没有什么耐心的刻薄性子,最讨厌女人在自己面前哭哭啼啼的,所以才对西凉茉那种性子青睐有加。

    因为西凉茉大部分时候的眼泪都是虚伪的泪水,也就是所谓鳄鱼的眼泪,不过是在掩饰她百转千回的目的与倔强罢了,百里青原本就不是什么好人,对手越是有骨气,他越是喜欢搓磨。

    所以那时候的西凉茉反而勾引得百里青心头痒痒的,非喜欢看她掉泪的模样,别的时候不舍的,那么自然也就是在床第之事上变本加厉地用了花样去撩拨和蹂躏自己的小狐狸。

    唔,说起来自家的这只小狐狸最近似乎越来越放肆了,总是变着法子给他下醉红尘,他迟早得让小胜子领人把那些酒全都倒进鱼池里。

    贞元哪里知道自己在这里忧伤自怜的时候,那一头正主儿看似沉默以对,实际上心思早已经飘到了别的女子身上去了。

    见着自己独自流泪了半天,也不曾换得一句安慰,更不要说有人过来抚慰自己了,贞元公主也只好收了泪水,心中长长地暗叹了一声,看者那人姿容绝世,目色如莲,却连一个眼神都不舍得施舍给自己。

    贞元公主忍不住苦笑,到底……到底还是不能得偿所愿,连他一句宽慰之语都不曾得到过,这是她第一次对一个男人动情,动心,但是却换来一片相思意尽付了流水,尸骨无存的下场。

    她垂下眸子,拭了泪,收整了情绪,想要就这么挺直了背脊,高傲地离开,可是终归还是忍不住回了头,看向百里青,想要伸手去碰一碰他的脸。

    但是下一刻,百里青的话就瞬间让她僵在当场:“上一个未经本座同意触碰本座的蠢物,如今骨头上的花都已经开放得极好。”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慢条斯理,没有一丝脑色,也没有看她一眼,眸光懒洋洋地瞥着那天空中的一轮明月,却仿佛知道她打算要做什么一般。

    贞元公主的手慢慢地放了下来,她自嘲地道,一个根本没有把你放在眼里的男人,甚至看你一眼都要嫌弃的男人,她又何必再自取其辱?

    她终是转身,大步就要向假山外走去。

    而这个时候,百里青阴魅凉薄的声音再一次在她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背后响起:“本座素来不喜欢蠢物觊觎,觊觎者从无什么好下场,尤其是那种不怀好意,又蠢,又丑陋者,你既嫁入我天朝之门,便老老实实,乖乖巧巧地做你的天朝妇,宁王妃,这一次,看在宁王的面子上,本座放过你,若是让本座知道你有不轨之举,这宁王妃换个人做,也不是不可以的,而司礼监药司监素来缺药人。”

    百里青,慢条斯理的声音听起来有一种阴怖妖娆的气息,仿佛有来自地狱灵界的风在贞元的身后吹了一口,让她瞬间起来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汗毛倒竖。

    她下意识地顿了顿身形,就匆匆忙忙地转身跑开了来。

    贞元公主匆忙离开百里青身边之后,一路不曾停歇,回到了自己的绣楼里。

    绣楼里,祭月、祭香、祭蓝、祭红几个大宫女早就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心急如焚,却又不敢声张,不知道自己的主子什么时候回来,又要应付外头宁王府的丫头婆子们甚至主子们。

    如今见了自家公主终于回来了,几个大宫女齐齐松了一口气:“主子,你终于回来了,吓死咱们了。”

    穿着一身新娘喜服冒充贞元的祭月匆忙掀开了盖头,又脱下了衣衫,让贞元公主换上。

    贞元公主一言不发地换上之后,静静地坐在床上,任凭几个大宫女怎么旁敲侧击地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皆是一言不发,几个大宫女无法,见人也回来了,便也没有再说什么。

    惟独祭月与贞元相处时间最长,是患难之中过来的,看着她盖头之下,有一滴滴的泪珠滚落下来,滴落在艳红的喜服袖子上,将一件艳红的喜服染得更红,祭月亦心中凄凄然,深深叹了一声——冤孽。

    殿下怎么会喜欢上那魔一样的九千岁,是敌国首脑也就不说了,人类爱上邪魔,又能有什么好下场呢?

    ……

    且不说贞元在绣楼里暗自垂泪伤心,只说小胜子站在假山之后,看者贞元公主匆忙远去的背影,轻蔑地哼了一声,然后一路小跑向百里青:“爷,您这回怎么对那贱人客气起来了?”

    百里青冷淡地看了小胜子一眼,见他一脸抱怨的模样,便伸手一敲他的脑门,冷冷道:“本座的事情何曾轮到你来指手画脚了。”

    小胜子一听,赶紧捂住自己被百里青狠狠敲中的额头,嘟嘟哝哝地道:“千岁爷,不是小胜子要管您闲事,只是您可别让夫人误会了才是,说不定这就是西狄人的离间之计,让贞元那个丑八怪来勾引您,然后那个百里赫云去勾搭夫人,要不哪里有那么巧的事情,贞元那风骚的丑八怪才在这一头勾搭您,百里赫云就和夫人在池子边赏月听音了……。”

    百里青闻言,忽然低下头来,睨着小胜子,幽冷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森芒:“你说什么?”

    ——老子是CoserA君大人司礼监首座的扮相美貌气势惑人的分界线——

    一首子曲毕,还有余音袅袅。

    西凉茉忍不住点头赞道:“想不到陛下还有这一手,以叶为笛,其声幽幽,天然去雕饰,极富自然之色,实在是妙音。”

    听惯了那些华美的丝竹之音,这样的山野之音有一种天生之美,尤其是百里赫云确实吹得极为动听。

    百里赫云看着她,眸光微闪:“我以为督卫大人会更喜欢丝竹之声,莫不是在恭维于我。”

    西凉茉淡淡一笑:“您不必太过自谦,我不过是实话实说罢了,您的曲声倒不似长期浸淫权谋者喜欢的,倒有点……。”

    “倒有点江湖飘零客、山野村夫的味道,是么?”百里赫云亦一笑接话。

    两人相视一眼,倒是忍不住齐齐笑了起来。

    西凉茉微微摇头:“所谓阳春白雪,高山流水,伯牙子期不也是浸淫山水之中,远离尘世纷争,方能有此妙音传说留下来么,陛下若是不涉权势,不在朝,在野说不定也是神仙样的人物,只是人生在世有太多的身不由己。”

    这是西凉茉说的实话,百里赫云此刻,身上确实有一种山外客的气息。

    百里赫云眸光深沉地看着她,忽然问:“若是真有这样所谓神仙样的人物,你可愿意与这样的百度搜索本书名+小说领域看最快更新人做一对神仙眷侣,如西施范蠡泛舟湖上,远离权势纷争。”

    西凉茉一怔,看向百里赫云,他站在一池碧水边,长身玉立,俊美英挺的面容上有一种淡然出尘的气息,静静地看着自己,眸光幽深之中仿佛又有无限深远之意,却让人猜不透他到底在想什么,是喜是怒,是悲是忧。

    他仿佛不过漫不经心地随口一问,又仿佛别有深意。

    让西凉茉沉默了一会,她方才看向天边,伸手优雅地轻抚了一下自己的发鬓,随后淡然道:“虽然说人世间常有所谓身不由己,但若非人心所欲,权势熏心,爱恨嗔痴怨,放不下,求不得,求得之后,尚且有不满,真如那出家人剃了三千烦恼丝,遁入佛门,一心清净,又哪里来那么多的身不由己?”

    她顿了顿,继续道:“所以,我这样的俗人,既然已经是权势爱恨皆放不下,自然是做不得陪人泛舟湖上这样风雅之事来的,何况西施陪伴着范蠡泛舟湖上也不过是个传说罢了,谁知西施对这样出卖自己换家国天下的男人,心中安能无恨,不也有西施含恨沉塘化为满池出淤泥而不染之荷的传说么?”

    百里赫云看着西凉茉许久:“所以呢,你还是宁愿在这尘世之间陪伴着九千岁那样的魔头一生一世,而无不甘么?”

    西凉茉淡淡地道:“谁执我之手,敛我一世癫狂,谁掩我之眸,遮我半生流离,与魔为伴又如何,人间天上,不过瞬间流光已逝,我所看重的是那个他的一生之中已是苍凉荒原,只得我一抹殷红者,而不是那天上人间,繁华三千,弱水无数,只取一瓢者,。”

    因瓢永在他人手中,若是他人欢喜,随时都可以再换一瓢弱水,但荒原万丈,本就没有生息,她这一抹殷红,却是唯一永恒。

    百里赫云若有所思地沉默了许久,最终还是转脸同样看着那一轮弯月,淡淡地轻笑了起来:“是啊,人生何曾有这许多的‘如果’,不过是镜中花,水中月罢了,今日这般喜庆的时候,咱们还是不要再打这些哑谜深言了罢。”

    西凉茉点点头,悠悠一笑:“好,不谈国是人间是非,只听曲饮酒。”

    说罢,她随手也不知道从哪里就弄出一只酒壶往自己嘴里倒了一口之后,丢给百里赫云,百里赫云接了过来,利落洒脱地直接就着壶嘴品了一口,笑了起来:“果然是好酒,听说千岁爷善于酿酒,这酒不像是宫中制式,莫不是你偷了千岁爷的珍藏。”

    西凉茉懒洋洋地一笑:“是啊,所以你要是这个时候再和在腊梅山庄里头那样犹豫着等人试毒,只怕以后都没得再喝了。”

    百里赫云轻笑,眯起眸子:“这酒叫什么?”

    西凉茉悠然道:“醉红尘。”

    百里赫云大笑,毫不客气地坐在了池边,靠着柱子再次仰头喝了起来:“好一个醉红尘,红尘醉,醉笑红尘三千场,不见人间烦恼事,只余黄粱美梦高。”

    西凉茉看着他洒脱优雅的模样,也慢条斯理地拿了一只酒壶喝了起来。若不是百里赫云是敌人,她想,她还是很愿意深交这样一个修养、人品、智慧都极为拔尖的人物做朋友的。

    只可惜这般畅饮聊天时刻未必都有长久,他年今日,也许伊人已逝,也许刀兵相见,血流成河。

    百里赫云喝了一会,便又随手扯了叶子吹起曲子来,或者有雄浑之意,或有如泣如诉,惹人泪下。

    不时与她闲聊几句,又喝起了酒。

    二人竟全然忘了那婚宴还在。

    ……

    让人送走了喝多了醉红尘,连路都走不动的百里赫云。

    西凉茉看者他的背影,轻叹了一声,转身向仍旧喧闹的宴会走去,再想着一会子怎么交代百里赫云的去向,却不想一转身竟然撞上一堵墙。

    西凉茉捂住鼻子倒退了几步,一抬眼,才发现,原来不是墙,而是人的胸膛。

    胸膛的主人正静静地看着她,阴魅的眸光幽幽深深,也不知在那里看了她和百里赫云两人喝酒多久,亦看不出喜怒。

    西凉茉揉了揉被撞疼的鼻子,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怎么,贞元公主跟你告白完了,然后过来抓奸么?”

    方才早已经有人向她密报了新嫁娘从窗口跃出私下寻了暗恋已久的心上人告白凄美动人传奇。

    百里青看着西凉茉,挑眉:“怎么,莫非你和百里赫云果然有奸情。”

    西凉茉笑了笑:“如果说我有呢?”

    百里青睨着她半晌,眸光幽深百转千回,宛如深海波澜,他终于是叹了一口气:“那我就自己喝了红尘醉,任你为所欲为。”

    西凉茉一愣,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百里青会给她这么个呃——匪夷所思的回答。

    她忍不住眼底含笑,一本正经地转身就往百里赫云离开的方向而去:“那我还是立刻去寻百里赫云,整出点奸情来才是!”

    随后,却被人一把捏住肩头向后一拉,随后就被人束在一个宽大冰凉的怀里,身后的人轻蔑地轻嗤:“你活得不耐烦了,不是!”

    西凉茉轻笑:“才不是,我们都要活得好好的。”

    说着,她忽然转身伸手牢牢地抱住了百里青,轻声道:“我们一定会活得好好的。”

    在知道百里赫云有那样的病以后,她的心中忽然觉得自己很是幸运,因为,她的他没有这样的病,她真切地记得当初那一场瘟疫之中,他得病了之后那种咫尺天涯,撕心裂肺的痛,她到现在都还记得清清楚楚。

    百里青一怔,看着自己怀里的丫头,眼中闪过怔然,随后眸光便慢慢地幽幽下沉:“嗯。”

    他没有问她为何忽然间会呈现这般柔软的姿态,像菟丝子,紧紧地缠缚。

    他等她自己告诉他。

    ……

    夜色浓浓,有冰冷的风静静地吹拂而过,有细小的绿芽从树枝上悄然的吐出,代表了寒风亦阻止不了春日的渐渐到来。

    “嗯……。”

    同样春情靡靡的,还有涑玉宫的大床之上,细微的女子喘息,伴随破碎的轻吟与男子畅快的轻笑与性感的喘息交织成诱惑的春夜图。

    云消雨散之后,西凉模懒洋洋地趴在百里青性感结实的胸腹之间,有点昏昏欲睡,尤其是百里青喜欢在欢爱之后,一只手慢条斯理地在背后抚摸她的光洁雪白的背脊,跟抚摸宠物一般,他是喜欢享受她身上那种比丝绸还要柔滑和吸手的肌肤,却让她愈发地困倦。

    但是,她到底还是记得自己还是有事情没有和百里青说的。

    西凉茉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道:“今日我探查知了一件事情——百里赫云有消血之症。”

    百里青抚摸她背脊的手顿了顿,慵懒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精光——消血之症?

    他随后垂下眸子,淡漠地点点头:“嗯,我知道了,你睡吧。”

    西凉茉便径自在他身边寻了舒服的地方,搂着他劲瘦结实的腰肢睡去。

    百里青则望着天边沉思了起来。

    ——老子是Coser怜儿君各种美貌,超级期待最终各位美人成品的分界线——

    春宵帐暖,红鸾床帐,一夜春眠不觉晓。

    喧嚣的婚宴结束,春帐内亦归附了平静,第二日,贞元醒来的时候,宁王已经不在床帐之内了。

    贞元静静地望着红帐子顶,轻叹了一声,心中有莫名的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公主,不,王妃,您看下雨了呢,这是今年第一场春雨呢!”祭月在帐子外兴奋地道。

    贞元公主慢慢地起了身,掀开了帐子看向窗外,果然一片细雨纷飞,她望着那一片细雨怔然了片刻,忽然道:“王爷呢?”

    祭月给她披上了披风:“王爷去看底下准备得如何了,一会子您和他都要进宫去参拜和还要去太庙的。”

    贞元沉吟了片刻,看了看左右都是自己人,便又淡淡地问:“王爷拿到元帕了么?”

    祭月点点头,神色有点紧张:“嗯,王爷很高兴地让人收了起来。”

    她迟疑了片刻,又附在贞元耳边道:“对了,世子爷想见一见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