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二十一章 宴堂春色

第二十一章 宴堂春色

    “王爷怎么还没来,让人下去催一催,今日可不要错过了进宫的时辰。”贞元公主打扮了一番,看了看镜子里的美人如玉,满意地点点头“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随后又看了看漏刻壶,不由微微颦眉。

    祭蓝点点头,赶紧转身出门,哪知刚推开门,就见一道长身玉立的挺拔斯文的身影正领着两个长随进来。

    祭蓝正巧一抬头对上宁王俊美斯文的面容,他低头微微一笑:“你家主子在里面么,可准备好了?”

    宁王说话声音向来温柔,这么靠近男主子,又听着他的声音在头上响起,祭蓝瞬间不由自主地红了脸,胡乱地点点头:“嗯,在呢,在里面,公主殿下,不,王妃已经打扮停当了!”

    宁王看着祭蓝紧张的模样,便道:“你不必那么紧张,寻常唤惯了,若是一时间改不了口,也是有的,不必介意。”

    说罢他温文尔雅一笑,转身进了房间,留下祭蓝在红着脸儿那发呆。

    两个长随互看一眼,摇摇头,也跟着进了房内。

    “王爷。”贞元公主见着宁王进来,立刻起身福了福。

    “爱妃快起,昨夜可休息得好了。”宁王上前扶起她在桌子边坐下,温柔地问。

    贞元公主点点头,垂下长长地睫羽,有些不自在地小声羞涩道:“还好。”

    她的初夜虽然是给了西凉靖,但是被下了药,而且对方也是出于昏沉狂暴的状态,根本没有什么愉悦可言,只有痛了。

    所以倒是和宁王在一起的时候,享受到宁王的温柔体贴了,方才知道什么是真正儿的男欢女爱。

    所以此刻,贞元的羞涩虽然有些一半是假意,但是也有一半是真心。

    宁王看着她,眸光略深,随后看向站在房里的其他下人们,淡淡地道:“你们都出去吧,本王和王妃有体己话要说。”

    几个大宫女面面相觑,随后并没有动,而是看向了贞元公主,毕竟她们虽然叫一声司承宇一声姑爷或者王爷,但是她们的正经主子还是贞宁公主。

    贞宁公主眸底闪过一丝异色,但脸上依旧是羞涩的模样,对着自己的丫头们轻轻摆摆手,祭蓝、祭月几个方才退出了房门,两名跟着宁王来到长随也都退出了房外,将门关好。

    贞宁公主粉面含娇地垂眸子看向宁王道:“王爷有什么想说的,说就是了,贞宁洗耳恭听。”

    宁王拍拍她的手,柔声道:“我不必你洗耳恭听,只是想给你一件东西罢了。”

    随后他从自己的宽袖袖袋里取出来一只精致的锦绣盒子递给贞宁:“这个给你。”

    贞宁看着这五寸左右的精美锦盒,心中淡漠地暗想,只怕又是些珠玉首饰罢了,她羞涩地道:“王爷送给妾身的东西已经够多了,妾身再取岂非太过奢靡?”

    但是宁王却一笑,并没有说什么,而是自顾自地打开了盒子,露出里面一只碧绿通透得仿佛一汪水的翡翠发簪。

    那发簪的样式很简单,雕刻成了梅花形状,质地极为温润美丽,虽然看着并不是什么新物件,但是一看这样千里挑一几乎能将人的魂魄都吸入其中的的碧绿水头便知道是价值连城之物,哪怕是宫里也不曾多见。

    贞宁一愣,美好的东西,女子都喜欢,她自然也不例外,只是眼底闪过赞赏之色之后还是抬头疑惑地看向宁王:“王爷,这是……?”

    她只认为这东西必定有来头和说法。

    “这是当年我父皇送给我母妃最贵重的礼物,也是你们西狄进贡之物,据说是当年金玉公主的陪嫁,价值连城,母妃传到我手里时候便说是送给未来儿媳的的传家之物,所以今日我将这发簪交到你的手里。”宁王温声道。

    原来是传说之中金玉公主的陪嫁之物,这就难怪了,当初真兴大帝王将几乎整个国库里最珍贵的宝物都给了最疼爱的老来女。

    贞宁看着那只发簪,不知心中在想什么,垂下眸子轻声道:“王爷,这太贵重了,贞元怎么能要,而且母妃还在,总有用得着这些东西的时候。”

    宁王伸手抬起她的脸,眸光幽幽地望着她:“我一向认为夫妻之间不该拘泥于这些虚头巴脑的礼仪,你只要知道你是我的妻就够了,私下相处时,我们当以夫妻相称。”

    贞宁一愣,她没有想到宁王怎么会忽然说上这些感性话语,见他神色认真,贞宁公主自然是要顺着他的,便也温驯地随着他的话,仿若羞涩地唤了声:“夫君。”

    宁王一笑,伸手将她搂进自己怀里,另外一只手拿了那只碧玉发簪给她插进了如云发鬓里。

    贞宁想要挣扎,虽然知道收下发簪会让宁王高兴,但她总觉得收下这发簪,自己心里总有那么些不得劲,只是宁王紧紧地搂着她,轻声道:“别动,这样看起来很美,母妃是早就看破了红尘,在宫里早早就吃斋念佛,虽然是还顶着个太妃头衔,却也早已经是不问俗事了,自然也不会再戴这些金玉红尘之物。”

    他顿了顿,感觉怀里的贞宁安静下来,复又道:“母妃早年间对父皇也是一片痴心,也与父皇有过一段蜜里调油的日子,只是她生下我之后,父皇就宠幸了其他嫔妃,几乎忘了还有这么个妃子,所以她早早就看破了这些男欢女爱,所有一切于她而言,不过是镜花水月,宁愿青春年华侍奉佛祖,但是,也正因为如此,所以却反而保全了我。”

    “夫君……。”贞元心中一顿,想要说什么,却再次被宁王打断。

    宁王的头搁在她的头顶,柔声道:“但是,我自幼就想,若我以后有了妻子,便永不纳妾,只得她一个,一生一世,一心一意,诚心相待,温柔以存,不让她为别的女人伤心落泪,绝情绝心。”

    宁王的声音,温柔低沉,却仿佛一记重鼓狠狠地敲击在贞宁冰冷的心中,她瞬间一僵,竟不知作何反应。

    对于一个位高权重的男人而言,这样的承诺简直就仿佛天方夜谭一般,她甚至早已经想好,将自己身边的几个大宫女里头捡几个容貌上佳的,开了脸,放在宁王身边做个通房甚至姨娘,也好分去别的女子的宠爱,或者互为协力,监视,却怎么也没有想到宁王今日竟然会说出这一番话来。

    “你……。”贞元从他怀里支起身子,看向宁王,有些迟疑地道:“王爷,这样于理不合,臣妾是要为您开枝散叶才是,怎么能这般如妒妇一般呢?”

    宁王看着她,眸光幽沉,却坦荡深邃:“我说过叫我夫君,何况我本身就不喜那些礼教束缚,只是人在俗世,总是身不由己,但是我自己的生活,却总是要我自己决定的,我说过的话,便定会践诺,你可明白?”

    贞元看着他坦荡磊落的目光,心中仿佛被什么狠狠地抓住,有一种近乎疼痛或者说窒息的感觉,让她瞬间竟然有落泪的冲动。

    贞元公主并不是笨蛋,她早已经见惯风月和男人的手段,所以,她知道面前的男子说的都是真的,至少在这一刻,他真的不曾骗她。

    这样的承诺,哪怕是寻常富户都不可能给予的,而宁王竟然……竟然毫不犹豫地给予了她。

    可是……

    可是这样的自己,真的值得他这样好的男子倾心相待么。

    贞元闭上眼,眨去泛红眼眶边的泪水,转瞬起了身,深呼吸了一口气,笑道:“夫君,妾身知晓你一片心意了,只是时日不早,咱们真的要进宫了,否则陛下和千岁爷他们都要笑话咱们了。”

    宁王看着她的背影,片刻之后,温然一笑:“好。”

    随后他上前拿下挂在架子上的织锦披风为她穿上,贞元显然有些不习惯宁王这般亲昵不拘谨的动作,瞬间一僵。

    而宁王则自自然地一边为她系上披风一边淡淡道:“夫妻之间贵在坦诚,贞元,只要从今往后你永不负我,我定绝不负你,我从不轻易许诺,只是许诺了便从不反悔。”

    贞元身子一僵,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宁王这一句话,却是话里有话的感觉。

    但随后,她垂下眸子,清浅一笑:“那是自然。”

    随后转身打开门对着门外的祭月和祭蓝几个大宫女吩咐:“咱们走罢。”

    看着贞元仿佛已经恢复了寻常的模样,宁王眸光里闪过一丝暗淡,心中轻叹了一声,随后跟着她走了出去。

    看着贞元上了一顶华美的八人抬轿子,宁王翻身上马前,看了府邸一眼,轻声问:“千岁爷走了么?”

    宁王身边的长随立刻上前低声道:“是的,一刻钟之前就已经离开。”

    宁王沉吟了片刻,点点头,随后也上了马,一路往宫内而去。

    夫妻二人先是拜见了因为太后娘娘沉珂渐重,所以由太妃陪伴着的小皇帝——顺帝,随后又见过了九千岁和千岁王妃,再去了太庙,将写有贞元生辰八字的玉蝶奉入太庙之内。

    宁王便去赴前面为他设下的百官之宴,而已经是宁王妃的贞元公主则留在了后宫与内外命妇一起共同饮百度搜索本书名+第五文学看最快更新宴。

    因为新妇嫁进来,是这几年里最热闹喜庆的事情,再加上西狄的皇帝陛下也在这里,所以宫内宫外都摆下了盛宴,宫内一片莺声燕语,倒是相当的热闹。

    西凉茉原本应该是这个宴会上的主持者,但是她早已不喜欢这种女人之间无趣的勾心斗角和谁家又娶了小妾,谁家夫人又弄死了老爷最疼爱的庶子,要不就是些攀扯交情,实在是无趣得很,便索性对着一边的白珍使了个眼神。

    白珍和白蕊两个都立刻会意地上来,先是白珍道:“王妃,您这是喝得有些多了,对身子不好,且出去散散酒意罢。”

    白蕊则在一边附和:“想必诸位贵人们是不会见怪的。”

    说着笑嘻嘻地看向在场的贵妇们。

    贵妇人们虽然都围绕在西凉茉身边,想要攀扯些关系,但是见着正主儿这般模样,自然也不好说什么,只都频频点头道:“那是自然,您且出去走走,咱们回来还要行酒令呢。”

    西凉茉只做了不胜酒力状,红着脸笑吟吟地摆摆手道:“你们可饶了我罢!”

    二女官便立刻搀扶起了摇摇晃晃西凉茉向外走去。

    贞元是如今的红人儿,自然身边也少不了阿谀奉承之人,而她平日里总是托病很少出席这样的宴会,认识的人不多,如今见她态度亲和,贵妇人们也愿意和她攀谈。

    她聊着的时候,忽然瞥见西凉茉离开,眼底闪过一丝沉吟幽光,随后又垂下眸子看向身边的人说笑了起来。

    这一头,西凉茉出了宫苑,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低头看了看自己一身繁复美丽的曲裾华服,想了想,提起袍子就像后殿而去,一边走一边道:“我去换一身衣衫,这些女人太无聊了,我要去前边的百官宫宴,云生、塞缪尔他们都来了。”

    她总觉得自己上辈子大概是个折翼的汉子,所以还是去前面混在男人堆里比较合适,哪怕勾心斗角,阴谋阳谋的格局也比这女人堆里大气有意思一点。

    白蕊和白珍互看一眼,都在对方眼底看到笑意——其实主子是想去找千岁爷才是真呢。

    西凉茉在后殿随意换了一套禁卫的男装之后便向太极殿而去,走了一会,她忽然想起什么,摸摸自己的口袋,转头看向白蕊:“对了,上一回咱们从老医正那里提炼出来的红尘醉的粉末,你那里还有没有。”

    白蕊瞬间一囧:“主子,您不是又打算对千岁爷下红尘醉吧,您都失败了几次了!”

    这是贼心不死吗?

    她是完全不能理解主子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或者说不太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红尘醉不过是一种酒,爷让人把那些酒都倒了,但是主子却又偷偷摸摸地藏起来好几坛仅存的,求着老医正做成了粉末,只要融进水里就是上好的红尘醉,郡主是一得空就想要对爷下那药粉啊!

    老医正原本是不肯的,嫌弃麻烦,但是也不知道主子和老医正嘀嘀咕咕地说了什么,后来老医正先是一脸惊讶,然后是一脸不坏好意地答应了。

    如今爷把郡主都搜刮了个遍,但是郡主还藏了不少。

    西凉茉挑眉:“此乃服气之间的情趣之事,你若是想要知道为什么,等着你答应了魅七的求婚之后,自然也就知道了。”

    白蕊瞬间面红耳赤,低头从袖子里摸出一包粉末递给她,嘟哝道:“奴婢才不要做这种事情,何况您喝了红尘醉似也没事啊。”

    西凉茉不可置否地耸耸肩:“个人体质问题不在可控制和讨论的范围内。”

    说着她遍转身就向前殿而去。

    到了前殿不远处的时候,就能听到有人声喧嚣,西凉茉唇角微弯,想了想,便打算从主殿侧门进去,那里是最直接能接触到主座之上九千岁的地方。

    她一路正打算上去,司礼监负责守卫的厂卫们正打算拦下,定睛一看,原来是自家女主,穿了身侍卫服装,便都会意地一笑,恭谨地退开。

    西凉茉进殿的时候,远远地瞥见百里青一副意兴阑珊、懒洋洋地伏在金銮宝座之上,连看都没看底下那些热闹的场面,而殿内的另外一边,百里赫云则一副老僧入定的模样,周围的人则面无表情,把那些试图攀谈的天朝官员三言两语地打发了,看起来倒是自成一派,。

    她不禁来了兴致,想了想,正巧见着小胜子指挥着两个宫人端酒下来,西凉茉立刻伸手把酒给拦截了下来。

    小胜子正要骂人,忽然见是西凉茉,眼底一喜,正要去和百里青说什么,西凉茉却笑着摆摆手,随后拿了酒壶又端了上主位去,顺手还拖了小胜子也陪着她上去,并且让小胜子走她前面。

    百里青原本正似睡非睡地合着眼,见着小胜子端了酒上来,不免有些不悦地冷眼瞥了小胜子一眼:“不是说了本座不想喝了,又端上来做甚!”

    小胜子笑眯眯地凑上前对着百里青道:“这可是不同寻常的好酒,千岁爷要不要试试?”

    “什么好酒,本座都不想用”!

    百里青挑眉不耐烦地道,却忽然敏感地感觉到有熟悉的影子,他抬起阴魅的眸子一瞥,果不其然,一道纤细的穿着侍卫服的身影正端着酒站在小胜子的身边。

    他眼底闪过一丝笑意,随后优雅地对着小胜子摆摆手:“唔,确实是好酒,你且留下就是了。”

    小胜子立刻会意地笑道:“那么奴才这就让人再去上点热食小点过来,且让后面的人伺候您了。”

    百里青摆摆手,小胜子立刻转身麻溜地下地了。

    百里青对着矗在那里不动,低着头笑眯眯地看着自己的西凉茉勾了勾手指:“过来,倒酒。”

    西凉茉一本正经地低着头,恭谨地跪坐在百里青身边,在他的酒杯里为他倒上满满一杯酒:“这是关外进宫的好酒,千岁爷请用。”

    “关外么,本座以为是红尘醉。”百里青拿起酒杯低头优雅地微微嗅闻了一下,似笑非笑地道。

    西凉茉摇摇头道:“属下听闻您让人把那些酒都给倒了,实在可惜,想来定是没有的了。”

    百里青闻了闻,确定酒里没有红尘醉的味道,方才挑眉品了一口杯子里的酒,他目光落在热闹酒宴上,但修长的指尖却慢条斯理地掠过西凉茉跪在他身边的腿上:“是么,但是本座的劣徒总想着欺师灭祖,所以,也不知道她从哪里弄来的红尘醉粉末,总想坑人。”

    长长的黑凤翎一般的睫羽在脸上烙下淡淡的阴影,愈发显得他肤光如玉,有一种透明的苍白,却异样的惑人。

    西凉茉一本正经地道:“您必定是经常虐待您的徒儿,否则如她一般天真可爱,纯美善良的人,怎么会想要翻身农奴把歌唱!”

    西凉茉的厚脸皮瞬间让百里青忍不住低低地嗤笑起来,随后又忍笑问:“农奴,那是什么?”

    这个丫头偶尔间会蹦出一些他完全不能理解的陌生词汇,再问,她便说是看多了野史杂记,游方之记,所以知道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西凉茉又为他倒是一杯酒,才道:“那是奴隶!”

    百里青轻笑,阴魅的眸子里闪过一丝诡谲:“是么,看样子,本座真是太惯着那个小丫头了,让她不知道天南地北,不知道什么才叫奴隶……。”

    说着,他另外一只手便从她的衣襟下头轻巧地抚了进去,在她腰部雪白细腻的肌肤上慢慢地暧昧地滑动。

    西凉茉胳膊肘不动声色地一夹,卡住他不规矩的手,趁着自己是背对宴会殿,另外一只手端着酒壶在他手臂上轻敲了一下:“做什么呢,我是见你无聊,才过来陪你的,别这么放肆,背后这么多人呢。”

    百里青倒是很享受她夹住自己的手,整个掌心都贴在她滑腻如剥壳鸡蛋一般的皮肤上的感觉,丹凤魅眸斜斜飞起,睨着西凉茉似笑非笑地道:“你是担心我无聊,还是因为你自己很无聊,所以才要来寻一个人陪你呢?”

    西凉茉一边试图把他的手从自己腰上弄开,一边微笑:“这有什么区别么?”

    百里青也学着她一本正经的模样道:“啧,当然有区别,若是你无聊了,要我作陪,那自然是要付出点代价的。”

    西凉茉挑眉:“什么代价?”

    百里青朝她笑了笑,勾了勾手指:“爱卿附耳过来。”

    西凉茉左右瞄瞄,发现身后的宴会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而周围的人也没有看出来他们的异样,便做听吩咐的模样俯首下去,顺便警惕地盯着他,若是他要吃自己豆腐,她便可以立马起身。

    毕竟她是来这里找乐子的,可不是来被找乐子,上演亲热戏给陌生人看的。

    看着西凉茉一副警惕小狐狸随时准备弹开的模样靠过来,百里青心中莞尔,脸上却是不动声色地等着她靠了过来,才慵懒地道:“自然是献身……让本座解解闷。”

    说着,他做势要咬她耳朵,西凉茉一下子就立刻弹坐起来,但是她到底还是估算错误,忽然觉得胸襟一凉,原来百里青的目的根本不是咬她耳朵,而是趁着她手肘松懈的时候,直接伸手进去捏了把她胸口一方雪嫩柔软。

    西凉茉被他冰凉的手指激得浑身一颤,差点下意识地叫出来,但好在尖叫声到了喉咙就硬生生地给她吞了回去,她面红耳赤恼恨地瞪着面前那依旧一副雍容华贵,风流姿态不减的百里青:“你……。”

    她竟然忘了九千岁最擅长就是声东击西!

    这个千年老妖,还是以捉弄她为乐!

    “怎么了?”百里青依旧是一副慵懒优雅的模样。

    “龌龊!”西凉茉没好气地嘟哝。

    百里青笑了起来,眸底似有奇异流光掠过,他支着脸颊,睨着西凉茉道:“啧,既然爱徒这么希望为师龌龊,那么为师不龌龊,岂非对不起你的殷殷期盼。”

    说着他竟然毫无顾忌地伸手直接扯住西凉茉的衣襟硬生生将她给拉下来,毫不客气直接吻住她丰润柔软的唇瓣。

    西凉茉大惊,瞬间窘得脸色发红,却又不敢大力挣扎,因为百里青半躺在金銮座上,她是背对着宴会跪坐,这么被他扯下去,若是不挣扎,看起来倒是百里青有什么事情对着底下人附耳交代,若是挣扎了,自然就——丢脸到路人皆知,千岁王妃饥渴到在大庭广众之下和一个太监求欢!

    西凉茉心中无比羞恼后悔,她居然忘了这个千年老妖是个荤素不羁“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浑不吝起来,是完全敢在公共场合行人之所不行的事!

    百里青许是算准了她这一点,性子又喜欢刺激,便毫不客气地挑开她的唇,直接在里面攻城略地。

    直到把西凉茉吻得气喘吁吁,他方才心满意足地放开她,很满意地舔舔唇角:“唔,今日的饭后余兴节目真真儿不错。”

    西凉茉直面颊绯红,如三月樱花,嘴儿都被他毫不客气地咬肿了,她窘迫地捂住唇角瞪他:“你好不要脸。”

    虽然背后的人也许看不到,但周围伺候的人却是可以看见的,所以她目光所及之处,周围站立守卫的都是百里青在司礼监和锦衣卫的亲信,诸人皆是一脸面无表情地看着前方,仿佛老僧入定一般。

    但越是这样,岂非越是证明大伙都看到了什么。

    西凉茉深深地为自己不长脑子再次低估某只千年老妖的节操下限而悲哀。

    但她尚且还没有来得及为自己悲哀完毕,身后便有悠然男子的声音响起:“千岁爷,怎么了?”

    西凉茉一僵,脸色涨红,那是百里赫云的声音,她倒是忘了,百里赫云的眼睛也尖利得很,方才她这边动作也大了点,若是被他看到了,真是丢脸丢到四海皆知!

    尤其是这浑蛋的手还搁在她的衣服里!

    百里青看向眼中含着疑惑望过来百里赫云,唇角勾起一丝淡漠的笑:“没什么,只是有些事情要吩咐底下人去做罢了。”

    百里赫云狐疑地眯起眼看着跪坐的人影,总觉得那侍卫有点熟悉,便起身端了酒走向百里青,微笑:“咱们共饮一杯如何。”

    ------题外话------

    我会食言而肥的……==呜呜,老子一定要补上个33点!再33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