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宦妻 第三十章 镜湖诱境

宦妻 第三十章 镜湖诱境

    章节名:宦妻第三十章镜湖诱境

    白珍几个刚准备下楼去弄热水上来,却忽然听见身后百里青幽冷的声音响起:“回来。”

    白珍、白玉两人身子一顿,互看一眼,魅六知道方才是自己主子发怒的样子吓到了两个小丫头,便看着白玉轻声道:“上去吧,千岁爷绝对不会伤害小姐……不,夫人的。”

    白玉和白珍两人怯怯地走上楼来,百里青手里已经拿了两个浅金色绣兰花的华美锦囊扔给两个丫头:“去把里面的紫血藤花煎上,再弄些拿来蒸煮泡水,一会子给夫人泡上。”

    说罢他转身就进了房间。

    白玉和白珍看着手里的锦囊,再互看了一眼,皆在对方的眼底看到了松了一口气的欣慰之情。

    千岁爷果然还是非常在乎郡主的。

    白珍忽然很是羡慕地道:“千岁爷果然其实还是很疼爱郡主呢,那么可怕的男人,眼里却只有一个人,真是让人羡慕呢。”

    纵然世间千万人,弱水三千只取一瓢。

    不管那人再狠毒、再卑劣、再残酷都好,面对心上那一颗朱砂的时候,永远都是如珠如宝。

    就算爷是太监又怎么样,有这样一心一意的良人对自己,她们都觉得比什么都重要。

    白玉看着白珍,不由取笑道:“怎么,你很羡慕么,以后也叫你遇上同样气势惊人可怕的人,且看看你有没有郡主的心性,能将百炼钢化为绕指柔?”

    白珍圆圆的眼儿弯成美丽的一对小月亮,笑眯眯地道:“你且看好了,说不定我也能遇到这样的男子,也有一段如郡主那样只求一心人的美满姻缘呢。”

    白玉笑着去戳白珍的娃娃脸:“小丫头片子,也思春了呢,且让郡主给你许一段好姻缘。”

    白珍做了个鬼脸:“玉儿姐姐,你有小六子了,就不许我也想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上一想么?”

    两人一路说笑,嬉戏,却也没忘了拽上魅六、魅七两个一同下楼去当抗水桶的苦力。

    只是彼时,谁也没有想到白珍今日的戏言一语成谶,他日,烽火遍地,她终成就一段属于她自己的凄然绝恋,时光翩然,她会以那样的方式镌入史册。

    暖暖的水缓了身上的倦怠,淡淡的紫血藤的花香顺着热气蒸腾起来,紫血藤是苗疆罕见的花叶,有着宁神聚气的功效,安抚了西凉茉酸痛的身子骨,她懒洋洋地伏在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水里,一个指头都不想抬起来,凉凉的夜风轻拂,几乎让她再次睡着。

    “别睡了,一会子咱们去镜湖走一走,在床上躺久了,得活动一回筋骨。”百里青换了一单衣出来,看着她还趴在浴桶里不肯起来,雪白的背在月光下泛出玉一样的白,眸色泛出一丝幽凉又炽热的光来。

    西凉茉抬眼看着他,轻嘟哝了一句:“还不都是你,只顾着瞎折腾,下午到这个时辰,哪里还有精神去镜湖!”

    百里青见她眼下有倦色青乌,眼里难得闪过一丝歉疚,随后又恢复了寻常的模样,他顺手取了一件宽松的丝绸大巾将西凉茉一把从浴桶里捞起,向床上走去。

    西凉茉正是泡得舒服,陡然觉得身上一冷,一个寒颤,瞬间就醒了过来,没好气地用粉拳捶在他胸口上:“你做什么!”

    百里青低柔悦耳的声音在他头顶响起:“别闹,把头发擦干了,那紫血藤用了之后,得起来走动走动,才好让药性散发出去。”

    西凉茉无意瞥着自己身上斑斑点点,又想起下午的时候,兰瑟斯上来看她的‘蛇咬伤口’顺便让人带了晚膳上来,百里青让人接了晚膳,却毫不客气地把兰瑟斯给赶了出去,只道是她身子不爽。

    不爽个屁,整个房间里都是那种浓郁的欢爱的味道,兰瑟斯那种过来人看不出来才奇怪了。

    她心情顿时变得极为郁闷,伸手就拍他:“这种时候去湖边作甚,看鬼跳舞还是看你跳舞!”

    百里青眼底闪过一丝笑意,抓住她的粉拳,放在薄唇边咬了一口:“你想看谁跳舞,就看谁跳舞。”

    西凉茉看着他一愣,却见他眸如天上清月,似有浅浅柔情如水,又似水银镜映出自己的模样。

    ……

    “驾!”一骑在月光下飞驰,马蹄声敲在午夜草原上,激起一路青草香,流萤飞舞。

    镜湖的风吹起马上人儿的宽袖、如一双宽大的羽翼在飒飒飞扬,一只暗红色的美丽的鸟儿掠过夜风,随着他们一路飞去。

    “吁!”一声利落的轻喝,白色的人影利落地从马上翻身下来,他一转身抬手伸向马上的女子。

    西凉茉看着百里青的动作不由好笑道:“我又不是那些娇弱无缚鸡之力的女子,这些日子跟着塞缪尔他们在一起,骑术可是大有精进,说不得比‘九叔’你还要好些呢。”

    塞缪尔是斗部的统领,未来也是临部的主事者之一,凡是斗部出身的人,骑术都是拔尖的,西凉茉第一次看见他们那种骑术,简直是叹为观止。

    百里青眸光幽幽,轻笑道:“下来。”

    他手上的动作却没有丝毫改变,依旧是伸向她。

    西凉茉俏脸微赧,知他就是喜欢抱她而已,便伸手让他将自己抱住自己的纤细腰肢落地。

    午夜的镜湖,一望无际,倒映着天边的明月,迷蒙的水汽轻轻渺渺地飘散在水面之上,让人分不清是湖中月,还是月中湖,天边点点的星光也落在湖水,仿佛漫天星河都落在了自己面前,那种美震慑人心,如梦如幻,让人忍不住想要走进那水月幻境之中。

    西凉茉每一次看见这样的美景的时候,便莫名地会想起身边的这个人。

    “很美是不是,每一次和塞缪尔他们训练累了,我就会一个人到这里来,看着这里,想着有一天咱们就在这里老去,应该是人间第一畅快事呢。”西凉茉看着眼前的美景微微一笑,主动地握上他冰凉修长的手道。

    百里青看着面前的美景,目光随后落在西凉茉的身上,眸光中一片静水深流:“你很喜欢这里么?”

    西凉茉点点头,但随后看向百里青,淡淡地一笑:“再美的梦境,总有醒的那一日,我知道洛儿在等你,我也有我必须去做的事。”

    他们都有自己必须完成与割舍不下的执念与责任。

    百里青的长指轻掠过她简单束在头上发丝,望着她许久,随后低下头,精致的薄唇轻触在她的额头上:“会有一天的,咱们一起在这里老去,一起……。”

    这是他给她的承诺。

    西凉茉心中一片柔软,看着他,唇角露出浅浅的笑意来:“嗯,一起。”

    他从未曾骗过她,所以她信他,

    随后,她顿了顿,忽然有些犹豫地轻声道:“那个……要不咱们就在这里走走算了。”

    百里青牵住她的柔荑,唇角微弯地道:“我答应过你,‘九叔’答应你的事,自然会应诺。”

    说罢,他一掀袍子,在镜湖边席地而坐,顺手拿出一只精致的妆盒,看向西凉茉笑道:“只是,你要帮我描妆了。”

    西凉茉有点犹豫,她方才只是随后那么一说要看他的舞,他却应了。

    但是她知道,那些舞、那些曲,都铭刻了他最不堪的回忆,那是他为了魅惑自己的仇人所为,代表了一段最屈辱的岁月。

    百里青随手取出一只纤细的描妆笔递给她,魅眸中一片悠然:“彼年西狄皇族极盛戏曲,并不以此为低贱,我母亲身为皇后嫡女,自幼于此一道上颇有造诣,逢年过节都会在皇族之会上为我外祖他们献曲,自嫁过天朝之后,方知原来戏曲于天朝地位低贱,遂只偶然间与我父皇相处之时私下献曲,我父皇本身极善各色乐器,与我母亲琴瑟和鸣,母亲曾说过此舞此曲都只应赋予知音人。”

    百里青顿了顿,又淡淡地道:“何况百里青的舞自不会只给仇人做兴。”

    西凉茉一愣,她知道他的母亲一向是他记忆里最惨痛凄然的回忆,所以他一向很少起那些过分残酷的往事。

    今日他竟主动提了起来……

    那是表明,他愿意让她更进一步地看见曾经的痛与伤么?

    西凉茉本也不是忸怩的女子,他既已经放下,她又有什么好担忧的,便伸手接了他递来的笔,轻笑着揶揄:“我也自认于描妆绘容一道颇有长处,只是却从来没有描过戏曲的妆容,若是描丑了,九叔,你可不许恼了。”

    百里青这般爱惜羽毛,重视自己容颜的人,说不定若是一会子画不好,他会闹起脾气来。

    百里青也为唇角微微勾,魅眸如晦:“若丫头你画好了,自然有你的‘好处’,若是画不好,自然也有要‘惩罚’的。”

    西凉茉自然知道他说的惩罚是什么,俏脸微红,随后轻咳一声,将妆盒里的东西全都一一摆了出来,也盘膝坐在他的对面,拿起眉黛、脂粉,开始执笔在他已经洗干净了重紫胭脂露出的面容上细致地勾勒起来。

    眼线上挑,浓墨青黛一一在他原本就精致的眉目间铺陈开来。

    玉白粉为底,螺子黛做墨,牡丹胭脂为彩,渐渐地在他面容上晕成浓墨重彩的戏曲妆容。

    百里青优雅地坐着,看着面前近在咫尺的俏丽面容,她明眸如月,俏鼻圆润,柔润的粉色丰唇轻轻地抿着,极为认真细致地为他描着妆,仿佛在看着自己最为用心的一件作品。

    他阴魅的眸子里闪过迷离幽光,安静地看着她。

    她用心地用黛笔勾勒着她一生唯一放在心中的面容,他用眸光静静地描绘他一生中唯一看在眼里的人儿。

    时光仿佛就此凝固,光阴仿佛就此安静,月光柔柔地在两人身上烙印下淡淡的光影。

    魅一和魅二的身影如淡淡的影子一般,在不远处地看着面前那一副如梦似幻的场景,慢慢地再退得远了一些,以免惊扰了那一幅美丽的图景。

    不知过了多久,西凉茉手腕一顿,轻勾,随后利落地画完最后一笔,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道:“好了。”

    百里青一顿,抬起眸子看着她微微一笑:“是么?”

    他这一抬眸,让西凉茉瞬间有些怔然,他纤长睫羽微翘,所有世间有美如玉,光华耀耀,水彩墨画,似勾心绘魂。

    上完戏曲妆容的百里青,不动的时候,似一尊精致得让人移不开的目光的玉做戏偶,如今这一抬眸子,那种流光溢彩的美,仿佛世间所有的胭脂水粉,颜彩色料,尘世间的万紫千红都化作了精魂落在他的眸中、唇角,他便是那些水墨香粉的精魄化作了这世间最动人心魄的一抹嫣色。

    再不复见那些阴魅扭曲如九幽地狱的气息。

    什么叫做色授神予,这便是了。

    西凉茉好一会,方才极为勉强地移开眸,轻咳一声:“好了,一会子我帮你缠头。”

    她想,她终于明白为什么会有周幽王为博美人一笑,烽火戏诸侯,倾尽了天下。“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

    百里青似知道她在想什么,淡淡地道:“这是母亲教我唱戏之后……或者说这是我第一次在母亲去后,在人前第一次再唱这支曲。”

    西凉茉看着他,垂下眸子,掩去眸里一片似水的柔情,只起身为他束起发,轻道:“那终此一生,我也只为一人绘妆可好?”

    说罢,她随手取了一只夜开青岚为他簪在鬓上,微微一笑:“我的阿九当是要穿上最好的行头,只是今日这里没有那些华美的行头,便只用这青岚为饰好了。”

    百里青精致滟涟的唇角微微翘起,顺手取了别在腰上的折扇:“客官请坐。”

    西凉茉点头,一本正经地道:“好。”

    她忽然想起了还有什么东西没有拿下来,便立刻转身去马上取了一只小的战鼓来,这是平日里她与塞缪尔等人训练时常常用的。

    她取了过来,再选了只细鼓槌盘腿坐下,促狭地眨眨眼:“我虽然不如先皇陛下那般精通乐器,这鼓点敲上一敲却还是可以的。”

    百里青轻笑,转身一个折腰起势,手中折扇一转,耀开一个优雅的弧度,启唇唱道:“衰草连横向晚晴,半城柳色半声笛,枉将绿蜡作红玉,满座衣冠无相忆……。”

    西凉茉听着他嗓音婉转,如大珠小珠落玉盘,花腔清丽柔婉,不由有些痴了,手上随后不由自主地也轻轻地敲起鼓点。

    看他身姿婉转,明眸顾拍精神峭;看他长袖善舞,罗袖迎风身段小;看他撇步轻盈,手上折扇更是起合间,如白色玉蝶翩然而舞,极尽优雅;看他眸光流落之处,更有妩色天成,一袭白衣不见往日锦绣衣冠却依旧风华绝代。

    伴随着阵阵轻巧流畅的鼓点,婉转悦耳的轻吟浅唱一路随着冰凉的夜风飘散在夜空之中。

    不知多久,西凉茉手上的鼓不知何时静了音,静静地凝望着他宽袖翻飞,他腰,抬袖,转身,乌发在空中划过优雅的弧度,最后一段词逸出精致滟涟的唇:“凉露夜抚琴,九州遗众芳,银河安无舟,彼岸已定香,花开花落终有终有季,来年谁记忆相思浓……端看这韶光旧风流,百岁光阴如梦蝶。”月光在他的身姿上勾勒出华美的光华,她不由有些痴了。

    百里青收了势,看着她呆怔的模样,眼底不由闪过一丝满意愉悦的笑来,伸出扇子敲了一下她的头:“丫头,口水流出来了。”

    西凉茉一惊,下意识地伸手擦嘴,却什么也没摸到。

    她朝百里青翻了个白眼,嗔道:“‘九叔’,你就一直这么戏弄我好了。”

    百里青在她身边坐下,侧倾了身子在她面前调笑:“你瞧瞧你那小样子,就跟那些青楼里的男子一样,色迷迷的,怎么,你九叔很好看么?”

    西凉茉看着那张近在咫尺艳光四射的脸,心脏都漏跳了一拍,随后别开脸:“就是太好看了,你可别靠我太近,我怕自己会忍不住一巴掌拍坏你那张脸。”

    他这种男人就是生来要气死女人的,就算是同样上了这样的妆容,她是绝对不可能有他这种风华绝代的效果的。

    百里青懒洋洋地把脸搁在她肩头,扯着她的头发玩:“你九叔我可没嫌弃你丑,你不用太自卑,来,帮九叔我卸妆。”西凉茉叹了一口气,九叔,九叔,九叔,他这老妖是玩儿上瘾了。

    “其实,阿九这番模样,真是很美呢。”西凉茉在镜湖里取了水,坐在他身边,用沾了水的布,准备为他擦去脸上的粉彩,却又不得不有些可惜,下一次不知道他有这般兴致是什么时候。

    百里青垂眸看着她:“你喜欢我的模样么?”

    西凉茉点点头,理所当然地道:“自然。”

    他的这个妆容,简直就是她描画过最完美震撼的作品。

    话音刚落,他就握住了她正在为自己卸妆的柔荑,俯首在她耳边轻语了几句:“若是你喜欢我的这般模样,不若这般,这般……。”

    西凉茉顿时脸儿瞬间绯红,羞恼地拍了他一下:“不要,你这样子,让我以为我和一个女子睡在一起。”

    这人为什么什么事儿都能往那上想。

    百里青轻笑,眉目间妩色天成,带着异样的诱惑:“九叔是不介意,为你画上小生的妆容,这不就般配了么。”

    西凉茉提着东西就准备溜:“不要。”哪知衣衫下摆一下子就被他一脚踩住,让她噗通一声直接摔倒。

    百里青上去直接按住了她的肩头,轻笑:“方才是你为九叔画,这一次就让你见识一下九叔的手艺。”

    镜湖边,不时传来女子的细微尖叫,笑骂,男子哄劝,威胁之声,风声带着缠绵的笑意与其偶然间传来的婉转曲声一路飞散在夜空之中。

    掉下去了——才呆了几天第三呢,不过还是要谢谢大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