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宦妻 第三十一章 挑衅

宦妻 第三十一章 挑衅

    章节名:宦妻第三十一章挑衅

    到了末了,在他半威胁,半诱惑之下,西凉茉还是如他所愿上了一张同样的小生的面容,她原本生得俏丽,小生扮相自然是飞眉秀目,琼鼻红唇,俊俏之极,乌发束起落在肩头,更显出十分风流潇洒来。www。

    百里青手上的笔一顿,看着西凉茉的模样,有些怔然。

    西凉茉看他描着精致螺子黛的妩色魅眸中一片朦胧,眸光却不知流落在了哪里,竟显出几分空洞凄然来。

    她心中不由轻叹了一声,他到底和她是不同的。

    西凉茉伸手轻抚上他精致的面容,轻声道:“我相信母亲与先皇必定在另外的一个世间里,依旧长相守,依旧琴瑟和鸣,她唱戏,他奏琴,一生琴曲相和。”

    她总归是身外客,前生的记忆牢牢地在她心中占据了的位置,让她虽然也会在今生之中偶然因为身边至亲的冷酷残忍而感觉心有戚然,更多的却是冷漠以对,只当魂寄他乡,今生不过戏一场。

    他却不同,再强悍,再残忍,再冷漠,他却是戏中人,如何能将此身抽离?

    “其实当年陪着母亲一起走了,也许这天朝倒是没了我这奸佞不是?”百里青垂下眸子,轻描淡写地自嘲道,只是那一垂眸间似有淡淡凄厉的幽光迷离。

    他身上原本就有种雌雄莫辨的奇异魅力,只是平日里那种阴霾血腥扭曲的气息实在太过浓烈,让人根本不敢直视他。

    许是这般气质清冷萧然,许是眉目间勾勒妩色天成的模样,许是月色太温柔,将他身上那种奇异的气息扩散开来,让他她心中由自主地生出怜惜与柔情。

    西凉茉看着他,忽然倾身单膝跪地,伸手揽住了他修长的腰肢,用另外一只手轻抬起他的脸,低头望着他,轻声道:“阿九,那我呢?”

    百里青看着她,眸光变换莫测,良久,忽然轻笑:“是啊,还有你这丫头呢,若是错过了这般有趣的丫头,岂非可惜?”

    随后他似忽然发觉什么有趣的事一般,修长的手指抚过她的鬓角,眸光幽魅:“如今才发现,你这丫头扮相倒是个俏郎君。”

    “彼此,彼此,若是来生吾为男来,汝为女……。”西凉茉握住他的手,眼底闪过一丝戏谑的笑意。

    “那又如何?”百里青轻佻地挑眉,凑近她的脸,眉目间都是魅色。

    “定是日日为君描眉,日日让君承欢榻上。”西凉茉轻笑,低头吻上眼前美人唇。

    若有来生,隔世经年,也不知可会再如今时、今日、今世这这般时光,谁能承诺来生不许他人,谁能许诺前世不欠他人,所以只愿今生惜取眼前人。

    ——分界线——

    在镜湖的甜蜜时日,总是过得极快的,转眼百里青到了镜湖也有了四五日。

    &nbs“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p;百里青到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底是过去对鬼军有所了解的,只看了几日鬼军的训练,便将鬼军的运作脉络猜测得八九不离十,期间他能感觉得到鬼军的人总是对他有着忌惮与提防,但他只是讥讽地一笑,根本没有放在眼底。

    西凉茉也感觉到了,尤其是塞缪尔那些年轻一辈的鬼军统领们更是表现出了一如当初她刚到镜湖时候的那种敌意和挑衅。

    百里青对于她略含歉意的抱歉话语时,也只是慵懒地支着脸颊,似笑非笑地道:“只要那些毛头小子不打你的主意,本座自然不会和一群小孩子计较,本座在这里也不过是为了等你罢了。”

    西凉茉闻言,忽然想起了什么,有点头疼地抚额:“对了,当初为了在隼刹那里得到帮助,所以对他许诺了要帮他以死大神之女的名义,帮他撑起反攻赫赫王庭的大旗,如今哈苏日日地过来催问我什么时候去赫赫。”

    这些时日,与他在一起的日子过得太安逸,竟忘了还有这一出戏。

    百里青闻言,阴魅的眸子微微眯起,不悦地伸手去戳她的额头:“你这混账丫头,随便就答应别的男人这种事,是嫌自己身上麻烦还不够多么?”

    西凉茉瞅着那只懒洋洋地盘卧在榻上千年大狐狸倒是没如自己想象中那般恼火,便凑上去,露出个虚心求教地笑:“千岁爷,九叔,太傅大人,那咱们现在要怎么办呢?”

    回去的路上必定经过隼刹的地盘,她若是不守信用,隼刹这个男人绝对不会真的有多久么忌惮她这个‘亡灵之女’,一定会对他们动手的,虽然她相信鬼军的实力一定不会让隼刹讨到什么便宜。

    但是隼刹是百里青的盟友,是牵制赫赫王庭的一枚重要棋子,如今朝廷内一片风雨欲来,多事之秋,若是就这么与隼刹翻脸,必定不是什么好事。

    百里青瞥了她一眼,用戴着华美宝石的长指挑起她的下巴:“怎么,你很想去赫赫?”

    西凉茉嗔了他一眼,拍掉他的手嘟哝:“若不是为了你考量,我才懒得搭理隼刹那个野心勃勃的家伙。”

    “既知他野心勃勃,不必理会他就是了。”百里青淡淡地道。

    西凉茉一愣:“你是说……。”

    她怎么听着他的意思竟然是打算让她对隼刹食言?

    西凉茉不由颦眉,她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是向来并不喜欢食言这种事,尤其是她到底还是欠了隼刹和哈苏一份情,更何况,就算他不希望她踏入赫赫这一趟浑水,但是有些事她却是必须为他考量的。

    百里青看着她微微勾起了唇角,眸光幽幽如一片古井深潭:“行了,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必考虑太多,隼刹的事,我会去同他处理。”

    西凉茉有点犹豫,但她还是点了点头,他有他的行事准则,她并不打算多加干预。

    两人刚说完话,就见宿卫忽然掀了帘子进来,见他们两人这般亲密情状,不由顿时大为尴尬,红着脸,连声道:“千岁爷,抱歉,我这是……咳咳……我这就出去。”

    说罢就要往帐篷外头钻。

    西凉茉立刻出声唤住他:“宿卫,等一下。”

    宿卫闻言,立刻站住了,转头过来,眼观鼻,鼻观心,低声恭敬地道:“夫人。”

    西凉茉见他面红耳赤的模样,心中好笑:“你到底有什么事,直说就是了,千岁爷不会怪罪你的。”

    宿卫闻言,偷偷拿眼去瞄百里青,西凉茉轻扯了一下百里青,百里青方才懒懒地轻哼了一声,眉目间一片冷淡。

    宿卫方才敢出声道:“那个,塞缪尔想请千岁爷和夫人各自领着各自的人马战一场。”

    西凉茉闻言,不由有点无奈,这塞缪尔几个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这几日三番两次对百里青出言轻佻又挑衅,百里青懒得和他们计较,如今又不知道要折腾什么妖蛾子了。

    西凉茉冷冷地道:“行了,告诉他们若有这般精力,倒是不如去镜湖里全副装备泅渡二十里。”

    西凉茉觉得鬼军的兵部与斗部在某些程度上与现今的特种部队颇有一些相似之处,前生她身为第一政客的首席幕僚,博闻强记,自然多少对于军事方面多少都有一些涉猎,只是都是纸上谈兵,毕竟她的专长不在此处,所以只能给予塞缪尔他们建议。

    塞缪尔他们有常年累月的实战经验,而她有新的思路,如今她正尝试着将那些理论上的东西与实战结合,双方磨合的结果还是收到了相当不错的成效的,只是在武器上还需要一些更好的改进。

    但是百里青到了的这几日,西凉茉便将部分时间消磨在了与百里青相处和研究回京之后的事,没有想到塞缪尔那些人会突然折腾出这些事情来,让她实在有些哭笑不得。

    百里青却忽然淡漠地道:“他们想比什么,咱们就去试试好了。”

    西凉茉一怔,随后看着他挑眉道:“你当真要比,塞缪尔他们极善布阵行军,我可不会因为你是我的夫君,就放水。”

    百里青瞥了她一眼,眸光如晦,似笑非笑地勾了一下唇角:“小丫头,倒是大言不惭,你且试试看。”

    西凉茉轻哼:“试一试就试一试。”

    她倒是真没有与他正面交手过,如今听着他这么说,倒是激起了她一较高下的心思。

    塞缪尔等人倒是没有想到百里青与西凉茉会那么爽快地答应了下来,知道消息后,不由都兴奋起来。

    虽然这些时日里他们和司礼监魅部的杀神们有所交手,他们也发现了,自己单兵个人手上功夫确实比不得那些魅部的杀神,毕竟他们都是尸山血海里趟过的顶尖刺客,就是为了杀人而存在的人形兵器。

    但是若论起群体作战能力,鬼军确实比锦衣卫这些人马都要高明不止一两等,双方切磋都是有来有往,倒也让彼此功夫和行军布阵,团队作战的能力有所提高。

    高手遇高手,双方心底也多少都存了再次一较高下的心思,如今听说了这样的消息,自然都跃跃欲试的。

    于是双方就商定了来一场攻坚战,西凉茉领着塞缪尔兵部的一方为守,百里青领着司礼监与锦衣卫的人为攻,只看是谁先拿下对方身上那一面红蓝二旗,阵地就选定了当初塞缪尔等人拿来戏耍过西凉茉等人的巨石阵。

    塞缪尔看着西凉茉去准备兵器,查看阵地上那些防守措施,又瞥见帐篷里百里青正懒洋洋地抱着胸仿佛一点都没有打算去准备的模样,他碧蓝的眼底不由闪过一丝阴郁的恼火,这什么九千岁也不知道是愚蠢还是真不将他们放在眼底。

    他眼底闪过一丝冷光,走过去站在百里青面前忽然道:“九千岁殿下。”

    百里青看着面前的俊秀野性的年轻统领,挑了下眉,却也没有答话。

    塞缪尔看着他那种嚣张的态度,心中更是窝火,冷笑道:“千岁爷对咱们小小姐很好,不知道千岁爷打算以后给咱们小小姐寻一个什么样的夫婿?”

    百里青早已看出面前的年轻人分明是来找茬的,他淡漠地道:“哦,你希望她有一个什么样的夫婿?”

    塞缪尔冷哼一声,满是挑衅地道:“我们小小姐,金尊玉贵,又满身才气,自然应该配一个值得信任的人,否则若是像蓝翎夫人那样岂非悲哉?”

    百里青挑眉,魅眸似笑非笑地睨着他:“你是在说你自己么?你喜欢茉儿?”

    塞缪尔呼吸一窒,他没有想到百里青说话那么直接,脸上一红,随后道:“我是说云生,云生性子很好,又体贴温和,才华横溢,配小小姐是最合适不过的。”

    沙漠的男儿不若天朝之儒生说话忸忸怩怩,何况塞缪尔年幼之时在西方大秦长大,说话更是直接,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夸起自家弟弟来一点也不客气。

    百里青挑眉,眼底闪过一丝一点都不掩饰的轻蔑:“周云生?一个连茉丫头都打不过的软脚猫,配得上茉儿?”

    塞缪尔哪里允许自己的弟弟这般被人侮辱,顿时恼火地低吼:“你说什么,云生再在怎么样也比你这个太监好,你以为别人看不出来你对小小姐根本就是不怀好意!”

    哪里有叔叔会在侄女儿身上做出那些轻薄的动作?

    虽然他们已经在众人面前看起来收敛不少,但是塞缪尔自己是男人,他自然是看得出百里青对西凉茉绝对不单纯。

    百里青闻言,魅眸瞬间闪过一丝冰冷的光明,他微微眯起眼,看向塞缪尔:“你说什么?”

    他平日里给西凉茉面子,镜湖这里是她极为喜欢的地方,他也看得出西凉茉对塞缪尔这些人还是颇为上心的,所以他才刻意收敛了平日里身上那种阴幽的恐怖气息。

    如今他眯起眸子的霎那,黑沉得没有一丝光芒的阴郁眸子里瞬间闪出血腥的气息来,眉目之间暴虐鬼魅的气场瞬间全开。

    塞缪尔顿时觉得自己仿佛一瞬间被吸入对方那漆黑血腥又恐怖的眸子里,下意识地蓦然倒退一步,分明沙漠夏日三伏天,却在瞬间只觉得身上一阵恶寒之意袭来,让他一下子说不出话来,却死死地站在那里,倔强地不肯退一步,任由对付那种仿佛实质性的恐怖冰冷气息侵袭过来,几乎将他身上的皮肤刺得生疼。

    那是顶尖的内家高手在发怒之时,身上深厚内力如同剑气一样的散发出来的实质性的气刃。

    那是塞缪尔第一次见到气化剑形。

    他震惊地瞪大了眼,那是江湖传说中至少拥有一甲子内力修为顶尖的高手修炼才成的功夫,他一直以为是传说,却不想竟然有亲眼见到的一日。

    百里青眯起诡冷深寒的眸子,指尖掠过塞缪尔的脸颊,在他脸上画出一道血痕,他轻蔑地道:“这个世上只有强者才有发号施令的权力,在你们这些蠢物有本事打败本座之前,就算本座是个太监,你们的小小姐也只能是本座的。”

    塞缪尔只觉得脸上一痛,有血腥味飘散开来,他却莫名其妙地动弹不得,死死地咬住了自己的下唇,才能控制住自己没发抖。

    “你不就是想要挑拨茉丫头与本座交手,然后当着她的面打败本座么,本座现在告诉你,你那坤阳阵的阵眼在东南方向的死门与休门之间夹角正中,杜门进三退六,杀光那些守在其间的人,便可直接破阵而出。”

    百里青懒洋洋地伸出戴着华丽红宝石护甲的小指在塞缪尔俊美深邃的脸颊上又划了一道血痕,看着塞缪尔吃痛,却仍旧露出震惊的目光,他冷笑一声,凑近塞缪尔的耳边道:“本座还有一个更快破阵的方法,你要不要试试看?”

    说罢,他甚至没有等塞缪尔说话,转身就向帐篷外走去。

    这帐篷原本是兰瑟斯为方便西凉茉设在草原镜湖边的休息之处,离巨石阵是极近的。

    等到百里青离开之后,塞缪尔身边的几个人才赶紧上前去拉住塞缪尔,他们紧张又愧疚地看向塞缪尔:“统领,方才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想要上前却……。”

    他们羞愧地低下头,也许因为那个男人的气势实在太恐怖了,所以他们才不敢上前。

    塞缪尔抚摸过自己的脸颊,上面那两道深深的血痕,让他眼底闪过一丝恼恨之色,还没动手,就被对方的气势惊吓住了,这简直是他的奇耻大辱。

    但是,他顿了顿,脸上闪过深思:“那个男人好像……好像会摄魂驭鬼术?”

    “什么,那是苗疆秘传之禁忌秘术,怎么……可能传给外人?!”众人皆是一惊,脸上皆是悚然之色。

    摄魂驭鬼术乃是苗疆与南洋第一禁忌之邪术,修习者会渐渐气息越来越冰冷,近似鬼魅阴体,性情也邪妄非常,常常需要新鲜男女血液来加以辅助修炼,练成者轻可以轻易地迷惑他人神智,有大成者可以以笛声或者鼓声来控制刚刚僵死之行尸为其所用。

    塞缪尔沉默了一会,微微颦眉:“小小姐不知是否知道。”莫非小小姐是被他迷惑了神智。

    众人正是猜测之间,忽然听见外头传来一阵隆隆之声。

    塞缪尔一愕,立刻领着众人冲出帐篷,只见面前一阵飞沙走石迎面扑来,仿佛有雷声隆隆,众人掩面等着那些沙尘散去,那鼎立在湖边的巨大石阵,不知道何时已经全部化作一片碎石残砂。

    一道深紫色的身影站在其间,傲然负手而立,看着塞缪尔露出凉薄的冷笑:“一力破十会,摧毁了所有的遮蔽依仗,你们这阵不就破了么。”

    唔,发现有重复一句话,修改好了,上一章粘贴处错,发现有重复的记得回头重新看,还有,求月票~喵了个咪~九爷威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