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宦妃 第三十四章 小惩大诫

宦妃 第三十四章 小惩大诫

    章节名:宦妃第三十四章小惩大诫

    老太太冷笑一声:“你这个……没脸没皮的,咱们靖国公府邸可不敢有你这样的无耻嚣张的贱人做孙女儿!”

    白珍立刻上前一,对着老太太不卑不亢地道:“老太太,您说话可得注意分寸,论情分,您自然是咱们王妃的祖母,但是论尊卑,千岁爷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只需要对陛下行礼,千岁王妃面对皇后娘娘也只需要行平礼,知道的,说您是责罚小辈,不知道的许是觉得您这般说话也未免不将祖宗规矩放在眼中。”

    老太太闻言,一下子就恼了,浑浊的眼睛里闪过恼羞成怒的光:“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卑贱的丫头来这里大放厥词了,来人,还不给我掌嘴!”

    西凉茉微微挑眉,看戏似地看着一边几个五大三粗的仆妇就上来扇白珍的巴掌,但是魅晶怎么可能会让她们动着自己人,还没等她们靠过来,断腕处不知何时套上来特制的九节鞭,那是司礼监刃器司专门为她打造的特殊武器之一。

    她直接一扬鞭子凌厉地抽在了那些仆妇的身上,直接将他们抽得全都惨叫着撞上墙方才落地,将屋子里的东西全砸得七零八落。

    老太太最喜欢的一样粉彩福禄寿三星双耳官窑花瓶也掉落在地砸的粉碎。

    谁也没有想到西凉茉的人竟然敢在老太太的面前就动手,所有人都傻了眼。

    老太太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红,有些肥胖的脸上肥肉不断地颤抖,伸手指着西凉茉说不出话来。

    一直在旁边安静站着的四小姐西凉丹忽然冷不丁地冒出一句:“白珍,你既然如此懂得尊卑高下,如今你让人在这里就对着老太太动手了,岂非更是以下犯上,恶仆袭主,其罪当斩!”

    白珍看着她忽然巧笑倩兮地道:“四小姐,白珍早已经作为陪嫁丫头陪着郡主嫁到了千岁府第,白珍的卖身契也是在大小姐的手中,而不是在国公府第里呢。&8226;”

    西凉丹看着白珍的模样,眼里闪过一丝冷色,随后看向西凉茉,冷冷地道:“大姐姐,不管怎么样,你都是国公府的血脉,如今你底下的丫头这般张狂,你也不管上一管,就不怕别人说您得势便猖狂么?”

    西凉茉接过白玉递来的香茶,轻品了一口,淡淡地道:“四妹妹大概是在乡下呆的时间太久了,不知道白珍、白玉、白蕊三个曾经被本王妃送进宫里学习规矩,咱们的姨母韩贵妃娘娘看着她们三个都是可造之材,便给了恩典,将她们都敕封做了二品的司级女官,如今放在本王妃身边伺候着,许是在宫中习惯了严谨行事,是看不得那些为虎作伥,不分尊卑的东西。”

    西凉丹眼睛里闪过怒火,她冷笑一声:“那么说来,方才白珍还是在教导咱们什么是尊卑君臣了么?”

    西凉茉看向她,挑了下眉:“没错,怎么,四妹妹有什么意见么?”

    西凉丹看她回得如此干脆,竟然连一点掩饰都没有了,她眼里满是怒火,咬着唇冷哼:“大姐姐果然是好大的架子,竟然连孝义都不顾了么?”

    西凉茉看着西凉丹淡漠地道:“我原本也不想如此,只是奈何如今见着家里头的人是越来越不晓得规矩了,这还是在自己姐妹亲戚面前,若是以后在外头,若是冲撞了贵人如何了得,所以今儿咱们这规矩还是要做起来。”

    说罢,她看了眼白玉:“如今按着宫里规矩,高下尊卑,本王妃回府省亲,当先是个什么礼?”

    白玉冷冷扫了屋内众人一眼,朗声道:“千岁爷身份极贵,便是太子都要见礼,千岁王妃品阶高于宫中正一品妃,只比皇后娘娘低半阶,内命妇凡见千岁王妃都要执臣妇礼。”

    老太太等几人皆是脸上一僵,她们不曾想到西凉茉竟然这般无所顾忌地命令她们行臣礼,往日里她还虚与委蛇几分,如今竟然半分颜面都不留了。

    她们今儿这一出戏,原本就是要给西凉茉一个下马威,却不想这下马威却轮到了自己头上。

    上官姑姑看着西凉茉,上前小意陪笑着,想说什么:“郡主,不,王妃您看……。”

    西凉茉冷淡地抬手,打断了上官姑姑的话:“君君臣臣,尊卑君臣是自古以来的体统与规矩,上官姑姑就不要再多语了,这也不是你能够说话的时候。”

    上官姑姑脸上一阵白一阵红,还是退开了“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来。

    西凉茉看着还僵坐着的几个人,微微挑眉:“看样子诸位在院子里呆的时日渐久了,老太太和妹妹、姨娘们都不晓得该怎么行礼了,魅晶去教教她们!”

    魅晶的身手众人都是看见过的了,她出手之狠毒,让如今那几个受了她鞭子的仆婢们到如今都躺在地上半死不活的。

    听见西凉茉提到她的名字,众人都是一惊,西凉月已经跪了下去,恭敬地道了声:“小女参见千岁王妃子娘娘。”

    她知道西凉茉针对的人根本不是她,所以她根本无所谓。

    倒是她这一跪,立刻让周围早已冷汗岑岑的仆婢们都一个接一个地跪了下去,口称拜见千岁王妃娘“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娘。

    这位主儿,在宫里可都是让韩贵妃给倒夜壶的主,她们是失心疯了才敢这么在别人的戳窜下这般与她作对。

    倒是老太太出身尊贵,这辈子她跪天跪地,跪君上跪父母公婆,何曾还跪过别的什么人,如今叫她给一个小辈跪下,她怎么肯?

    老太太脸上虚肥的肉颤抖着,拍案而起,指着西凉茉咬牙切齿地道:“你这个贱人生的野种,也敢……。”

    话音未落,魅晶已经一脚上去,毫不客气地踹在了老太太的膝盖上,只听得‘喀嚓’一声,一声清脆的骨头响,老太太就已经噗通一声低跪了下去,或者说瘫软了下去。

    众人脸色大白,满眼都是震惊地看着魅晶,又看向西凉茉。

    西凉茉看了眼魅晶,见她一脸面无表情,但是西凉茉依旧能看得见魅晶眼睛里那种冷戾的气息。

    西凉茉眸中闪过一丝感叹,随后她淡淡地道:“老太太果然是咱们府中一等一的表率。”

    此言一出,西凉丹已经‘噗通’一声跪了下去,恭敬地行礼,而董姨娘也自然乖觉地跪了下去。

    西凉茉也不叫她们起,只是微微一笑:“瞧,这人的膝盖可不都是直的呢,二娘在世间的时候,就告诉我人有尊卑高下,云泥之别,便要守好自己的本分,如今这些话,想来还真是应景,想必若是二娘还在的话,她一定会非常的识时务。”

    提到韩氏,西凉丹脸上虽然自持,但是手背上已经是青筋毕现。

    老太太在地上疼得叫都叫不出来了,一身身地冷汗出着,不过片刻间,她已经脸色惨白地昏了过去。

    丽姑姑和金玉几个老人都脸色戚戚然,却不敢上前说什么,倒是上官姑姑到底忍耐不住,扑倒在老太太身上大哭起来:“老太太,老太太你这是怎么了啊!”

    寻常人只看见魅晶轻轻地在老太太的身边一晃,甚至没有看清楚她的动作,老太太就已经彻底倒在了地上。

    但西凉茉这几个有武艺的,都看出来魅晶已经毫不客气地一脚将老太太的膝盖骨给踹得粉碎,寻常人膝盖骨碎了,这腿也就废了,不要说老人原本骨头就脆,从此以后老太太都再别想站起来,恐怕也只能躺着了此残生了。

    西凉茉看着董姨娘虽然沉默着,但她的神情总有些心不在焉的模样,目光总外窗外瞟。

    她不由一边把玩着手上的翡翠镯子,一边轻笑:“姨娘这是在等救兵么?”

    董姨娘脸上一僵,随后低头道:“王妃说笑了,贱妾不敢请什么救兵。”

    昨日和西凉茉初一见面,她就丢了大脸,自然知道西凉茉如今已经是非常的不待见她,哪里还敢这个时候触霉头。

    西凉茉看着她似笑非笑地弯起了唇角:“是么,我可是看着我底下的人跟我说这一头他们拦下的人似在往父亲那里去,看着那几个人的样子都是姨娘手下的得力丫头。”

    其实从她让魅晶动手收拾那些外院的人,就已经有人往靖国公那里去了,她不是不知道,只是让人在半路上将人都截了下来。

    董姨娘闻言,不由一震,连西凉丹都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西凉茉,方才根本没有看见她有什么动作,怎么……怎么就让人去将她的人都拦下了呢。

    西凉茉看着董姨娘那种有点无措的脸色,忽然问:“是了,怎么不见青衣,当年姨娘在二夫人手下吃了不少苦头,听说都是那丫头在护着姨娘,怎么今日姨娘发达了,成了这国公府里的半个主子就不见了往日的旧人?”

    董姨娘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她会这么问,便垂下睫羽掩盖曲眼中的那一抹惊色,轻声道:“青衣年后为我去金铺取打造的金钗,也不知道怎么就是跌进了那金水炉子里头……她……。”

    说到后来,她一衣袖掩面,竟仿佛哀哀地哭泣了起来。

    西凉茉看着她的模样,倒是微微勾了下唇角:“是么,姨娘果然是个重情义的人。”

    倒也没有再追问下去。

    董姨娘见她不再多问,心中戚戚然,却也暗自松了一口气。

    四周无声,上官姑姑的尖利哭泣声就越发地刺耳起来。

    “老太太不好了,晕了过去,去请医正,快去请老医正。”

    董姨娘瞥了她一眼:“上官姑姑,你喊什么,如今王妃在这里,你这般嚷嚷是要冲撞了王妃么?”

    上官姑姑到底是对老太太很有些忠心的,立刻膝行上前,跪在西凉茉的脚下,以额头触手背:“王妃,王妃,老太太如今实在是不好了,您素来是个仁慈的,且让奴婢去请老医正过来吧。”

    西凉茉伸手直接托住了上官姑姑,不咸不淡地道:“上官姑姑请起,祖母在迎接本王妃的时候不小心跌倒受伤,本王妃自然是要请最好的大夫过来为祖母医治的。”

    董姨娘却忽然冷不丁地来了一句:“上官姑姑,你是老糊涂了么,自从前些日老医正与老太太吵了一架之后,老太太不是早就已经不用老医正看诊,而用甘太医了么?”

    上官姑姑闻言,看了董姨娘一眼,神色里竟然仿佛有了几分怨恨,口气却是冷冷淡淡地:“姨娘,老医正与老太太到底是多年知交好友,老太太身子怎么样,老医正才是最清楚的。”

    董姨娘嗤笑一声:“老太太说了不要用老医正就不用老医正,一会子老太太醒过来发现你违逆额她的意思,怕不是又要气晕过去,你一个老奴竟然也敢忤逆老太太的意思,是何居心!”

    上官姑姑闻言气苦不已,正想说什么,却感觉一只柔荑落在了她的肩头。

    西凉茉看着董姨娘冷淡地道:“姨娘多虑了,本王妃在这里,想必祖母不会生气的,毕竟多年的老友,有什么事过不去的呢?”

    董姨娘闻言,顿时身子微微一僵,却还想说什么,但是见西凉茉忽然起身,她方才闭口不言。

    “行了,把老太太背回房里,着人去请老医正吧。”西凉茉淡淡地道,转身向外走去。

    “大姐姐,你就不怕今日的事传言出去,对你的名声不好么,毕竟逼迫祖母下跪可真是咱们天朝里闻所未闻的。”西凉丹忽然对着西凉茉的背影幽幽地道。

    西凉茉闻言,忽然顿住了脚步,目光慢慢地掠过在场的人,那种目光看得在场众人心惊不已。

    她忽然微微一笑道:“多谢妹妹提醒,咱们府邸里吃里扒外的人确实也不少,既然如此,这里所有人除了主子之外,再加上上官姑姑、丽姑姑、金玉这些个原来老太太房里的人,其人全部都发卖到外省去,一切事宜都交给白蕊去处理好了。”

    如今老太太房里除了两个姑姑、金玉调到了董姨娘手下,就剩一个金香了,其他老人也早都被卖的卖,或者打发到其他地方做事去了,如今的人全部都是些董姨娘调进来生面孔,一听西凉茉的话,脸色全都大变,不由自主地全部都看向了董姨娘。

    董姨娘脸上一阵铁青,不由自主地尖声道:“王妃,这都是老太太的人,您这般作为也未免太过不孝……!”

    话音未落,她的脸上就挨了一巴掌,白玉冷冷地看着捂住红肿的脸一下子说不出话来的董姨娘冷淡地道:“这是王妃给你的恩赐,一个下贱的姨娘,也敢这么对王妃说话,莫不是以为肚子里怀着国公爷的孩子便可以为所欲为么?不过是一个庶出的孩子,还不知道是男是女,就如此张狂!”

    董姨娘自从成了国公爷的爱宠,又好容易怀上了孩子,人人都当她菩萨一样供着,谁敢弹她一个指甲壳?

    不想如今竟然被白玉毫不留情地扇了一巴掌,彻底的傻楞在那里。

    四小姐西凉丹忽然阴测测地道:“大姐姐,你已经是嫁出去的女儿了,虽然您是千岁王妃,但是也没有将手伸到娘家祖母头上的道理呢。”

    西凉茉看着西凉丹,似笑非笑地道:“不知道妹妹听说一句话没有,强权即公理,就算妹妹没有听说过这句话,却将这句话的真谛在实践得极好,当年姐姐可是相当受教的呢。”

    西凉丹当然知道她在说什么,脸色霎那一青,反唇相讥:“大姐姐别忘了,这些家奴的卖身契都在府里呢,不是老太太发话,谁敢接这些奴婢?”

    西凉茉轻笑:“还是妹妹聪明,提醒了姐姐,那就让顺天府尹再给这些奴婢立一份卖身契,原来的契作废不就结了么?”

    说罢,她看了眼白玉,白玉忽然拍了拍手,外头不知什么时候一下子涌进来十几名高大的面生的家丁,如老鹰抓小鸡似地将老太太房里所有人全部都提了出去。

    白蕊也一并跟了出去。

    董姨娘与西凉丹几个全都心中暗惊,惊慌之中,她们怎么也想不通西凉茉出嫁已经有了不短的时日,董姨娘又已经将府上如筛沙子一般的筛了一遍,怎么可能还在府上隐藏了这么深的势力。

    但若是有武艺的人仔细看去,那些家丁的动作之迅速与利落,分明都是一等一的江湖高手。

    不一会房里就只剩下面如土色的董姨娘、一脸阴沉的西凉丹,还有安静地站在角落一言不发的西凉月,还有三四个老太太身边的老人儿了。

    西凉茉看着她们淡淡地一笑:“如今这不就结了么,若是让本王妃在京城,嗯,不,在府邸里听到什么不好听的,那么就休怪本王妃对各位姐妹们不讲情面了。”

    她如今可没心思与这些蠢女人勾心斗角。

    西凉丹几个全都闭口不言,气氛僵硬,只西凉月笑着道:“大姐姐放心,咱们这里不会有那种人的不是,若是真有那种不识趣的东西,大姐姐只管想怎么教训就怎么教训就是了。”

    西凉茉看着她,微微弯起唇角:“今儿的早膳不错,有劳妹妹与姨娘们费心思了,一会子老太太醒过来,本王妃再来探望。”

    说罢,她便转身离开了,就在西凉茉刚走到门口之时,就听到身后忽然传来西凉丹仿佛极为惊慌的叫声:“姨娘,姨娘你这是怎么了,莫不是动了胎气了么?”

    白玉微微颦眉靠近西凉茉轻声道:“郡主,要不直接处置了董姨娘那个叛徒,瞧她如今的样子怕是要去国公爷那里折腾什么幺蛾子呢。”

    西凉茉脚步停都没停地一路向外走去,冷淡地道:“不必理会她,若是她不想要这个孩子,成全她就是了,不过她的命且先留着,我这不在府邸里的这些时日,这些人倒也本事,折腾出这么多稀罕事来了。”

    她顿了顿,唇角勾起一丝嘲谑的笑意来:“她们大约还以为我还得遵循她们那套女人间私下争斗的那一套,既然如此,就由这些小丑折腾去罢,说起来,咱们国公府大约也是许久都没有见血了。”

    白玉恭敬地点头:“是。”

    西凉茉款步幽雅地向着莲斋的方向走去,谁知刚出鸾寿院没几步,忽然听见身后有匆忙凌乱的脚步声赶上来。

    “郡主,不,王妃,王妃,请留步。”

    西凉茉脚步一顿,转脸看向气喘吁吁地追上来的上官姑姑,她挑眉一笑:“上官姑姑不守着;老太太怎么反而来找我这不孝的恶毒孙女?”

    上官姑姑脸上闪过一丝尴尬神色,随后还是看向西凉茉,忽然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只是她跪到了一半却跪不下去了,西凉茉一手捏著了她的胳膊,上官姑姑就觉得自己完全没有法子动弹了,只能顺势被西凉茉托了起来。

    西凉茉最是不喜这种屈辱的姿态的,她不喜欢跪人,也不喜欢别人跪她。

    “上官姑姑有事就说,若是这般跪来跪去,倒是让人觉得你在以此威胁本王妃似的。”

    上官姑姑立刻摇头,脸色苍白:“不,老奴没有这个意思,只是老奴希望王妃救救老太太。”

    西凉茉挑眉:“这倒是奇了,本王妃不是让人去请老医正过来了么,难道你还希望本王妃亲力亲为地为老太太治伤么?”

    上官姑姑摇摇头,有些仓惶又茫然地眼中含了泪道:“不是的,只是老太太如今怕是不知道被董姨娘那个狐媚子喂了什么药,性情大变,如今变得一点都不像咱们的老太太了,脾气暴躁得狠,有时候说不上两句话,就要晕厥过去,身子骨看似福气了些,脸上红润,那手上的肉却一按一个坑,看着便是不对呢。”

    她顿了顿,又恨恨地道:“亏得当时老太太还觉得这董姨娘是个好的,有心栽培她做个贵妾,却不想她竟然挑拨了老太太和老医正的情分,竟然说什么外头有人非议,让老太太疏远了老医正,如今想来,她早已经居心不良,早有预谋。”

    西凉茉挑眉:“哦,那你也该告诉国公爷才是。”

    上官姑姑泪水落得更多,哽咽着道:“蓝翎夫人去了半年,国公爷日日借酒浇愁,要么就是一直埋首公事,连府邸都回得少,如今都是董姨娘在掌管着中馈,平日国公爷难得回来一趟,每次都是姨娘陪着来看老太太的,老太太的样子看起来又不像是病了,红光满面的,董姨娘还怀上了,如今更是在府邸里一手遮天,哪里还有我们做奴婢的说话的份儿呢?”

    西凉茉闻言,不由挑眉,轻笑:“真不愧是当年静云班里的头牌呢,这大戏唱得实在有模有样,若非出身有些下贱,进宫当了个娘娘,如今宫里扯虎皮做大旗的未必还是韩贵妃了。”

    当然,若说这里头没有其他人助她一臂之力,倒是真难让人相信。

    上官姑姑有些怔怔然:“王妃……。”

    西凉茉看着她,淡漠地道:“本王妃毕竟已经出嫁,老太太的事,还是要国公爷他们做主,我所能帮她的,就是让老医正消气了回来替她诊治。”

    上官姑姑一听,顿时大急,伸手就去抓西凉茉的手腕:“王妃,您就看在当年老太太好歹也是照看了您一段时日的份上……。”

    “就是看在当年老太太也勉强算是照看过我一段时日的份上,所以本王妃收拾了董姨娘,让人给老太太请了老医正过来看诊。”西凉茉冷漠地打断了她,眸光冷然地道:“当年老太太到底为什么要护着我那一段时日,想必上官姑姑比我更清楚,本王妃一向恩怨分明,这点子情分我今儿也已经还了,姑姑有时间在这磨我,倒不若取照看一番老太太。”

    西凉茉说完,随后优雅地转身离开,只留下上官姑姑一脸无奈的苦笑。

    是啊,当初若不是为了让四小姐学会乖巧收敛,不是为了让二小姐西凉仙进宫之路更顺畅一点;老太太又怎么会想起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自己还有一个大孙女呢?

    毕竟不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总有一些亲疏之别,却不想最不疼爱,最提防的那个孩子却还肯还上她欠下的那份情,至于其他的……

    上官姑姑长叹一声,真是作孽啊!

    她是真没脸面去求西凉茉了。

    白玉陪着西凉茉一路走,沉默了一会子,忽然有些疑惑地道:“郡主,您如何确定那老太太不是假的呢?”

    一开始的时候,她们都觉得这个老太太有些诡异,一点都不像国公府里最心机深沉,坚韧不拔的老太太,私下还用传音入密简单地交换了看法。

    但西凉茉很快就确定了面前的这个性情大变的老人正是老太太。

    西凉茉淡淡地道:“很简单,因为一个人脾气可以改变,小动作、喜好的东西,脸上细微的表情却是改不了的,看那粉彩花瓶碎掉的时候,老太太那种差点想扑上来掐死我这个不孝孙女的表情,我就知道老太太就是当初的那个老太太。”

    只是老太太精明了一辈子,老了却落得这般下场——轻信奸佞,众叛亲离,中毒颇深,腿脚残疾只能躺在床上苟延残喘,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不知算不算是她自私了一辈子的报应呢?

    这也是为什么,她允了让老医正去看老太太的原因,老太太就这么死了,实在太便宜了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