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宦妻 第三十五章 尤物

宦妻 第三十五章 尤物

    章节名:宦妻第三十五章尤物

    西凉茉回到莲斋闺房的时候,却不见百里青,也没见他在书房,不由奇了:“咦,这位爷素来最不喜欢在陌生处到处乱跑,如何今日不见了人?”

    白玉一边将挂在窗上的细紫竹片编织的华美软帘放下一半,遮挡窗外射进来的炽烈阳光,一边道:“要不,让墨六去问问,今儿他不当值,应该在院子里。”

    墨七在隐身之处,默默地道,其实爷对莲斋一点都不陌生……

    西凉茉正想说什么,忽然见一个灰蓝衣的美貌小太监匆匆进来,恭敬地对着西凉茉躬了躬身:“夫人,千岁爷今早理完了事,便在莲塘边垂钓去了,说若是您回来,自去莲塘边上寻他就是了。”

    西凉茉闻言,颔首道:“行了,我知道了。”说罢她转身向院子后的莲花塘走。

    清风徐来,水波不兴,莲斋的院后种了一片青柳,烈阳下,柳树青青,莲塘有风徐徐,倒也不觉得那热太过难以忍受。

    尤其是对西凉茉这样在沙漠呆了将近三个多月的人而言,这点日头根本算不得什么。

    只是有些人却未必受的了。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

    尤其是那伏在树上的……尤物。

    莲花塘边的柳林里有唯一一颗古榕,枝叶繁茂,弯曲的枝干半垂在水上,仿若窈窕女子正手戏水,那临水的树干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藤叶编制的极为精巧华丽似吊床一般的的玩意儿。

    有小憩的美人慵懒地伏在吊床上,闭着勾魂摄魄的眸子,睫羽纤长,一身轻薄的轻云锦浅紫袍松松裹在他修长优雅的身子上,露出一片线条极美,结实诱人的玉白色的胸膛,宽袖与他长长地乌发半垂在水面上,被夏日带着水气的风吹起,在风中飘飘荡荡,自流落出一段风流不羁、妩色天成的气度。

    伴着他指间半捏着的几朵重瓣睡莲,深红、浅紫,在他白皙如雪的指尖上,倒是异样的嫣丽夺目,让那闭着眸子的美人,看起来竟不似人间所有之尤物。

    西凉茉微微红着俏丽的脸从他胸前的那一抹白上抽回目光,不经意地瞥见院子里头那些远远地看着百里青发呆的丫头仆妇们,随后没好气地暗自冷哼。

    好吧,那尤物本就是个妖孽!

    还是千年老妖!

    许是西凉茉的目光太冰冷,那些丫头仆妇们陡然感觉到她冷冽的目光,瞬间脸色发红,不一会子都尴尬地作鸟兽散。

    小胜子领着几个太监宫女正坐在榕树不远处下,见了西凉茉过来,正想起身,西凉茉便朝他们摆摆手,径自走到树下。

    她看着那摇摇晃晃的树枝,再看着那仿一点重量都没有,在树枝藤椅上飘飘荡荡的百里青,忽然起了坏心眼,想着自己是不是要一脚踩上树枝去,让那千年狐狸精掉下水,泡个澡。

    哪知心念才动,脚还没碰上树枝,便听见那盘踞在树枝上的大妖孽闭着眼睛懒洋洋地道:“你要是敢踩,今晚就别穿衣衫了,在水里泡个够,本座倒是还没试过莲花池里睡你的滋味。”

    西凉茉的脚一顿,不动声色地收回自己的脚。

    负手站在树下,看着他微笑:“阿九,你怎么不会多睡一会子?”

    百里青慵懒地瞥了她一眼,也不说话,只继续趴着。

    西凉茉看着他那副爱理不理的模样,心中暗骂,骚包狐狸精就爱作,你作,你继续作,从沙漠作回上京,还作不死你!

    她也不搭理他,迳自在莲塘边坐下,摘了张荷叶当扇子,打算寻一处地方坐下。

    小胜子很有眼力劲地让人立刻抗了一张竹榻过来放在榕树下,西凉茉便依在那竹塌上坐下,用那荷叶慢慢地摇。

    树上不说话,树下无人语,两人就这么静静地坐着。

    西凉茉原先还精神,坐了一会,便觉得水上微风连连,带着莲花的香气,吹得人极为舒服,尤其是她昨夜也没睡好,如今这熏风儿一吹,让她昏昏欲睡起来,方才明白百里青为何这般连指头都懒得动了。

    就在这似睡将睡的当口儿,忽然一道悦耳却凉薄的声音在头上响起:“一大早出去,这都日头当午了,你是去见你家老太太,还是去见你家那位世子爷呢?”

    “这你还能不知道,找茬也不是……。”西凉茉睁开眼,没好气地正要说什么,却被眼前陡然放大的一张颠倒的艳美到诡谲的脸吓了一大跳。

    原来百里青竟然不知何时忽然移动到了她的头顶,倒垂着身子下来,生生将西凉茉吓得从椅子上跌下来。

    “笨蛋!”百里青看着西凉茉狼狈的样子,仿佛心情好了很多,柔韧的腰肢一翻,从树上翻出一个漂亮弧度,仿佛在水飘荡一般,优雅地落在了岸边的地上。

    “你……你在钓鱼?”西凉茉这才发现他手上拿着根细细的不知什么材质做的竹竿,似玉非玉,竹竿上泛着漂亮的绿色,勾子上也吊着两条漂亮的锦鲤。

    百里青手上一抖,那锦鲤便落回了水里,他方才似笑非笑地瞥了西凉茉一眼:“是啊,可惜我从今早钓到了中午,也不见想要钓上来的那只鱼儿。”

    “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说罢,他拿了鱼竿就往前院里去了。

    西凉茉听着他意有所指的话,不由一愣,随后跟上来的小胜子赶紧低声在西凉茉耳边道:“爷今儿原本打算和夫人你一起在这里钓鱼的,只是夫人一去太久,世子爷又遣人过来寻了夫人几回,千岁爷心里不痛快呢。”

    西凉茉心中不由好笑,唇角弯起一丝浅浅的笑来:“这人真是……。”

    她想了想,忽然有些好奇地道:“爷今儿怎么那么好兴致?”

    小胜子有些犹豫地看了西凉茉一眼,将到嘴的话吞了下去,有些消息,还是千岁爷与夫人说妥当一点,他们到底还是外人。

    所以他正打算敷衍一番,却忽然见白玉从前院过来,对着西凉茉轻声道:“郡主,国公爷和世子爷有请您过去。”

    西凉茉闻言,收敛了神色,冷淡地道:“就告诉国公爷和世子爷,我回来以后身子有些不适,所以在莲斋里静养一会子,若是晚上觉得身子好些了,再过去。”

    白玉顿了顿,心中不免感叹,如今的郡主早已经不是当年还需要靠着娘家,靠着靖国公才能有一席安身立命之地的少女了。

    她点头称是,便下去回话了。

    百里青站在不远处淡淡地看着西凉茉:“你还在等什么,今儿耽搁了一早上且还嫌不够了么?”

    西凉茉看着他微微一笑,提着裙摆跟了上去,伸手挽住他的手臂巧笑倩兮地道:“好好,都是为妻的不是,一会子为妻为夫君做个天下绝无仅有的大餐赔罪可好?”

    百里青慢悠悠地提着钓竿往房里去,一边挑眉看向她:“你做大餐,我可记得你除了会烧烤之外,厨房里却是什么都不晓得。”

    煮个豆腐汤,都能把豆腐煮焦了,也是朵奇葩。

    西凉茉弯起眼儿,一本正经地道:“谁说的,本王妃要做个绝世荷包蛋。”

    百里青:“下厨你都不会,你还是女人么?”

    西凉茉微笑:“下厨你都会,你还是男人么?”

    百里青冷笑:“你想试试么,为夫不介意多证明几次。”

    西凉茉:“……。”

    两人一路‘亲密交谈’着回了房,最后还是百里青实在嫌弃西凉茉的手艺,自己下了小厨房,做了几个清淡爽口又美味的小菜。

    西凉茉吃得满嘴油光,趁着百里青嫌弃自己身上有油烟味,去宽衣沐浴的时候,将他的份儿都占了大半去,最后捧着一杯百里青调制的清凉馥郁的青荷露喝得极为满足。

    百里青沐浴完毕回来,瞅着自己盘子里摆的那点子东西,眼角一抽,自然是少不了又冷嘲热讽一番,西凉茉只当他在放屁。

    百里青这般傲娇的性子自然是受不了她那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何况西凉茉的嘴巴也不见得不毒,一来二去,百里青上去就收拾西凉茉。

    两人便这么折腾着并小睡了一个时辰,便也消磨了一个下午。

    只是西凉茉总觉得有些不对的地方,却也不晓得自己觉得哪里不对,直到斜阳西落,白蕊过来敲门。

    西凉茉看着百里青似仍旧未曾醒来,便也没唤醒他,简单的穿了衣衫,出门去,就看见白蕊领着两个丫头端着水在外头等候着。

    “大小姐,世子爷已经在外头等候许久了,之前是派人过来,这一次是他亲自过来了。”白蕊轻声道。

    西凉茉点点头,淡淡地道:“行了,一会子我就过去,你们先让小厨房做些清淡的菜,口味就照着中午千岁爷做的那些就是了。”

    晾够了那些她并不想见到的人,但是还有些事情也是必须去解决的。

    白蕊顿了顿,看着西凉茉道:“大小姐,您不沐浴一番,换件衣衫么?”

    西凉茉一愣,这才发现白蕊领了几个捧着脸盆与衣衫的二等丫头在外头站着。

    再看看白蕊有点子不好意思的模样,她随后才明白白蕊的意思,便不好意思地咳嗽一声:“咳,行了,你让她们下去吧,我简单地换件衣衫就是了。”

    白蕊点头称是。

    西凉茉边换衣衫,边有点怔然,她知道百里青哪里有点奇怪了。

    昨夜分明就有欢好之意,今日下午这般亲密,他却似有点心不在焉。

    ==咳咳,今天更新少……估计要被编辑大人还有妞儿们追杀了,我先闪一咪咪~实在是下班太晚,而且……有点卡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