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宦妻 第三十八章 蒸煮之刑

宦妻 第三十八章 蒸煮之刑

    章节名:宦妻第三十八章蒸煮之刑

    “四小姐这话倒是我和告诉主子说的差不多,只是……。1^^^5^^^1^^^看***书***网”董姨娘有些犹豫,凑过来在西凉丹耳边轻声道:“那九千岁素来是个喜怒不定的,若是真追究起来……。”

    “真真是个没胆的,追究起来不也是有父亲顶着么,西凉茉嫁过去也不过是个身份高贵点的玩物身份,到时候让父亲把月儿送过去给九千岁不就结了?”西凉丹很不以为然地把玩着自己手指上的华丽戒指道。

    反正西凉茉那个贱人死了,这个家里上上下下只有她唯一一个嫡女了,西凉月一个庶出的,不过一如从前是她掌心的玩物罢了。

    “这……。”董姨娘还想说什么,却忽然听见门外轻响了三声,她脸上喜色一现,随后便立刻起身向门口走去,但是除了她之外,也有人起了身,并且抢先了她一步到了门口,拉开了门。

    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看着门外站着的人,西凉丹艳的脸上泛出红潮来:“您来了。”

    门口的人一身黑袍,戴着面罩,却依旧能看得出他身材修长高挑,腰肢直直地挺着,姿态若松竹一般,一双露在蒙面巾外的眼睛,线条优美,明亮却冰冷。

    被西凉丹抢先一步的董姨娘此刻方才款步上前,挺着肚子对他款款一拜,羞涩地唤了一声:“教宗大人。”

    虽然方才她被西凉丹抢先了一步,但她比西凉丹这样的雏儿知道什么样的女人才最吸引男人。

    果然,她柔婉的姿态让那被唤作王爷的男子没有理会西凉丹伸出的手,而是伸手扶住了她,淡淡地道:“肚子里有孩子就不必行礼了。”

    董姨娘抚着肚子里的孩子,微微弯起唇角,露出一丝妩媚又羞涩的笑容来:“教宗大人,大夫说了孩子很好,也多亏爷的照顾,妾身才有机会尝试做母亲的滋味。”

    “坐吧,今儿你们表现得都很好。”男子扶着她坐下后,又将手伸向站在门边,艳丽的脸上颇有几分阴沉的西凉丹。

    西凉丹脸色这才雨过天晴,也赧然一笑,柔荑握住男子伸来的修长手指坐在了他的对面。

    “那都是托了王爷的福气,咱们才能将西凉茉那贱人一举铲除,只是可惜了若九千岁也下了那地道,咱们这一次可就一劳永逸了。”西凉丹虽然不复过去的骄横跋扈,但她脸上的笑意里却掩饰不住骄傲。

    听着西凉茉的名字,男子的眼里闪过一丝异样的深沉,甚至几乎可以说是一种极为复杂的神色:“你们确定她死了么?”

    董姨娘不甘西凉丹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便以袖掩唇轻咳一声:“那是自然,妾身早就让人在地道里存下了桐油无数,而且已经让人早早埋伏其间,封住了来去之路,她插翅难逃,大罗金仙都救不得她呢。”

    男子一顿,伸手搁在董姨娘的手腕上为她诊脉,随后淡淡地道:“你们可曾看到她的尸骨?”

    西凉丹只道他是看不到西凉茉的尸骨,他始终不能放心,便笑着插嘴道:“王爷且放心,自从董姨娘伺候了酒醉的父亲,从父亲那里无意偷听到了地道的秘密,丹儿就一直有让母亲以前留下有用之人悄悄下去将那些地道全都画了地图,便是那水源处,都洒满了桐油,如今地道里还灼热得紧,父亲又要瞒着九千岁,暂时还没有派人下去查看,但想必过不了多久就会有回音了。

    听到西凉丹提起董姨娘伺候靖国公的事,男子的眸光便闪过一丝冷淡,原本搁在董姨娘手腕上的指尖也收了回来:”嗯,是了,你的脉象很好,孩子也很好。“

    董姨娘感觉手腕上失去了男子指尖的温暖,心中不免失落,又看着西凉丹在那故意地不断提起她伺候靖国公有多么周到细心,方才能有机会知道地道的秘密,而每次一提到她与靖国公的关系,男子的眸光就越发淡漠,董姨娘心中不由又气又恼。

    她只在心中暗骂,西凉丹,你这个小骚蹄子,若不是当初见你还有用,我怎么会将教宗大人引给你认得,谁人不知道你痴迷他许久,如今你倒是恩将仇报起来了!

    何况若不是我冒险偷听世子爷和靖国公的谈话,又每每趁着靖国公思念蓝翎大夫人喝醉的时机,用尽手段探查,如何知道这地道开启与使用的秘密,如今倒全成了你的功劳?!

    董姨娘垂下眸子,抚摸着自己小腹,露出一个温柔又凄然的笑意来:”国公爷不过是个没用的,妾身的孩子也是教宗大人的骨血,只是日后却要唤别人做爹爹,妾身每每思及此,便觉得肝肠寸断,但只要妾身与孩子对教宗大人还有用,便足矣。“

    董姨娘到底是戏班子里的头牌,虽然当年是个清倌,但是当年倒真是没有少学习那些勾引人男人的手段,自然知道什么样的话语最得男人的心思。

    果然,那俊美的教宗看着她,随后眼里的光柔和了不少,拍拍她的手:”你肚子里的孩子也是本教宗的第一个孩子,只要你好好的听话,本教宗保管他日后在国公府里承袭了爵位,荣华富贵不尽,必定不会亏待了他。“

    董姨娘闻言,脸上露出一丝感激的笑容来:”是!“

    西凉丹看着董姨娘那副娇滴滴的模样,心中也是火冒三丈,只暗自道,你这低贱下作的娼妇,若是母亲还在的时候,早已经生生让人用棍子将你肚子里的孽障给打了出来,挑断手脚筋扔到前院的籍坊去了,还容得你在这里猖狂,勾引本小姐的王爷?

    她终究道行浅薄了些,冷哼了一声:”谁知道你肚子里的种是不是王爷的,你又怎么知道父亲的身子是没用了的?“

    这话一出,也激怒了董姨娘,她冷笑一声:”是啊,贱妾被西凉茉给下了药差点不能生,遇到了王爷,是贱妾三生修来的福气,让王爷帮忙才能解了身上的毒,但是国公爷就没那么好运气了,韩二夫人给他下的药份量不少呢,国公爷能不能生,还要问问二夫人呢!“”你这不要脸的东西,肚子里怀了个野种还妄想取代我哥哥的位子……。“西凉丹大怒,她原本就是个骄横无比的脾气,如今虽然被磋磨得收敛了许多,但再收敛又哪里能容许董姨娘这样一个她打心眼里都看不上的贱妾这么骄横,气急了伸手就往董姨娘脸上扇去。

    董姨娘不防,一下子被打得脸上生疼,嘴角都淌出鲜血来,她眼里一下子就含了泪,可怜兮兮地看着身边的男子:”教宗大人,我肚子里的不是野种……。“

    西凉丹一听她说话,立刻就反应过来,自己说错了什么话,她立刻伸手去扯着男子的衣袖,慌乱地道:”王爷,丹儿不是那个意思,丹儿只是有些生气才口不择言的,丹儿人都已经是王爷的了,王爷也许了丹儿正妻之位,丹儿自然是一心都是为王爷着想的。“

    男子的眼底闪过一丝冷酷的轻蔑的光芒,但是他转脸看向西凉丹的时候,却已经是一片平静:”丹儿,你真的想好要帮我么,正如你所说的,世子爷毕竟是你的哥哥,你帮着自己家里人,我不会觉得奇怪。“

    西凉丹慌乱地摇着头,看向男子的眼里已经含了泪水:”王爷,丹儿一心都在你的身上,人都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丹儿自然是要帮着自己的夫婿的,何况来年王爷登上大宝以后,再给哥哥别的官儿与爵位就好了不是么?“

    董姨娘在一边听得心中不屑之极,什么大家闺秀,真真是比她们这些外头抛头露脸的女子还不要脸,为了男人竟然连自己的哥哥与父亲都出卖,而且这般放肆无忌,尚未婚嫁就当自己已经嫁人了,难怪当年小王爷宁愿选择西凉茉那个容貌出身都不如你的女子!

    但是她到底还是知道自己身份与西凉丹不同的,见好就收,这一次她乖巧地没有说任何话。

    倒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房门内的那同样掩脸戴着兜帽的女子眼底闪过轻蔑与冷笑,”

    一个下贱又愚蠢的女人,也妄想得到哥哥的正妻之位,真真可笑!

    但她却悠悠开口:“四小姐不必忧心,只要靖国公和世子爷知道该怎么选择,日后有了从龙之功,王爷自是不会亏待他们的。”

    西凉丹看着她,不由一愣,随后便赶紧点头。

    &nb“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sp;那黑衣黑袍的修长高挑男子似对于这种女子争风吃醋的场面颇有点厌烦,只坐下之后,冷淡地道:“且不说什么时候能知道西凉茉到底死了没有,本座只问你们,今日跟着靖国公从地道上来的人到底是什么人,还有那对令牌被西凉茉换走了,如今又在谁的手里,或者你们想告诉我说它就在西凉茉的身上,如今已经埋在了地道里?”

    此言一出,董姨娘和西凉丹都有点面面相觑,她们当初只谋划着动手,对于除掉西凉茉的兴奋已经完全掩盖了理智,她们根本没有仔细地去考虑这个问题。

    如今自己如此在乎的人一问,竟然都齐齐答不上来。

    “这……我……之前姨娘并没有跟我提到什么蓝家鬼军令牌的事,所以丹儿也没有注意。”西凉丹眼珠子一转,立刻道。

    “……我……我想大概还在地道里,到时候咱们的人混进去好好地搜寻一番,如此重要的东西,西凉茉必定是随身携带的,想必如今应该也在她尸骨的不远处。”董姨娘嚅嗫着道。

    “本座一向只要事情的确切答案,而不是什么也许,大概。”男子冷冷地看着她们。

    “怎么,你很想知道与国公爷出去的那人是谁,为何不直接来问我呢?”一道似笑非笑的声音忽然出现在几人身后。

    随着门再一次吱呀一声打开,伴随一身男装的美丽女子进来的是一股浓郁摄人的血腥味。

    “是你!”

    “你没死!”

    “西凉茉!”

    此起彼伏,房中众人不约而同睁大了眼,不同的人口中却同样发出了惊愕到不敢置信的声音。

    西凉茉目光冷淡地掠过了那几个女人,最后停在了那黑衣人身上,微微一笑,竟带着一种冰冷的妩色:“小王爷,许久不见,你送我如此‘见面大礼’,怎么不亲自过来与我说一声呢?”

    黑衣人正是反出朝廷举起起义大旗的德小王爷——司流风。

    “茉儿,许久不见,你一如过去的刁钻可恶。”司流风摘下了面罩,看着她冷冷地勾了下唇角,眼睛里却有一种奇异的神色停在她俏美如兰的面容上,如今的西凉茉已经在百里青的手心里彻底绽放成一朵妩媚迷人的花,即使一身男装也掩盖不去她身上的那种带着诱惑的气息,只是这种气息却刺痛了司流风的眼,让他有一种想要将面前佳人撕碎的冲动。

    “小王爷真是过奖了,我偶尔路过德王府的时候也会忍不住想,堂堂小王爷如今流落江湖,成为草寇一名,四处被官府追杀,不知多么狼狈呢。”西凉茉毫不客气地戳司流风的痛处,随后,她忽然想起了什么,微笑道:“是了,我可是看见了德王妃呢,不想小王爷倒是个心狠手辣的,给自己的姨母也下了这样的重手,我倒是第一次看见真正的人彘,向来当初我与小王爷说过吕后惩治戚夫人的法子,您真是往心里去了,呵呵。”

    当初,她不时地提到吕后与戚夫人的故事,就是她看到那荒芜的高塔的时候,就怀疑了德王妃当初对先王妃未必如她说的那么姐妹情深,后来暗查下去,果然被她发现了先王妃的死与后来王妃有关。

    所以她私下里不时提起女人之间的残酷斗争,一是在司流风心里埋下了阴影,二是在当司流风发现真相后,一定不会让如今的德王妃好过,不过栽在自己疼爱的侄儿手里,也算是德王妃算计谋划了一生换来最好的结局了。

    不想司流风手段果真一点都没辜负她的期望,竟然斩断了德王妃的四肢将养育自己多年的姨母做成了人彘!

    果然,司流风眼里闪过一丝痛色,他阴沉地看着西凉茉:“你早就知道,是不是,为什么不告诉我?”

    西凉茉轻笑:“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因为——。”司流风仿佛气怒起来,伸手就要向西凉茉抓去。

    西凉茉眸子里冷光一闪,手上软剑如灵蛇,瞬间向司流风的手咬去。

    却不想司流风竟然只是虚晃一招,他一掀兜帽披风,那披风里瞬间就弹射出无数细如牛毛的蓝色毒针。

    西凉茉一惊,手上软剑挽成无数剑花,爆开朵朵银光,立刻挡住了那些激射而来的毒针,而下一刻,那些毒针却仿佛碰到西凉茉的剑光就化了,竟然一下子汽化成了无数蓝色的烟雾,一时间房内全都是浓烟滚滚,刀剑触碰之声夹杂着女子尖利的叫声响做了一团。

    “想跑,且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西凉茉宽袖一掩口鼻,另外一只手立刻甩出天蚕金丝锁直接朝烟雾中那道若隐若现的高挑人影缠去!

    果然一下子阻滞了那人影奔向墙壁的身影。

    而与此同时,数道身影忽然从西凉茉的身后跃了进来,向司流风杀去。

    白起站在西凉茉身后轻道:“小小姐,你且小心退后,这是南疆毒瘴!”

    西凉茉见自己手上的天蚕金丝锁已经圈住了对方的脚,便略放松了一点子心神略微退开了一步,却不想忽然脑后有风声袭。

    白起一惊,眼中冷芒一闪,手上锐利弯刀已经向那人迎上。

    “哐铛铛!”两人的刀剑短短一瞬,已经在空中过了十数招,竟然势均力敌。

    而西凉茉也在这个时候看清楚了与白起交手的那人竟然是戴着兜帽的——司含香!

    她不由挑了眉,这司含香原本虽然会武艺,但她功夫并不高明,怎么短短时日内竟然已经有如此迅速的进步?

    司含香似乎察觉了她的目光,眼睛里瞬间闪过凌厉的杀意,竟然不管不顾地运足了十成功力,挥舞着手中长剑朝白起狠狠劈砍,连自己的命门都不顾了,如此这般不要命的打法让白起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连退了几步。

    司含香趁机一转身,长剑剑锋一转竟然狠狠地朝西凉茉劈砍下来:“哥哥,你快走,我和西凉茉这卑鄙的贱人拼了!”

    看那架势,司含香竟然是要与西凉茉拼命,好让司流风可以顺利离开。

    但是这种行为看在西凉茉的眼里只觉得她可笑无比,直接一甩软件迎面对上司含香的剑。

    这种不要命的打法只能一时间激发起人的斗志,逼迫对手后退几步罢了,如司含香这般不管不顾,将背后空门彻底留给白起,竟似存了死志么!

    西凉茉冷笑一声,在两人短兵相接的霎那讥讽地道:“怎么,以自己的性命爱着你的哥哥,那个与其他女人缠绵的时候可不曾想到过你的男人值得你这么做么?”

    司含香看着她,眼里全是浓浓的杀气:“你懂得什么,西凉茉,如果不是你,哥哥如今也不会沦落到如今的地步!”

    西凉茉轻嗤:“那一切都不过是他咎由自取!”

    随后,西凉茉直接将手中的金蚕线抛给了白起,冷声大喝:“抓住司流风!”

    白起这个时候已经反应过来,有一瞬间的犹豫,是要上去帮着西凉茉还是抓住司流风,但是他还是在下一刻立刻抽身而起抓向了那金蚕线:“是……。”

    但是就是他这么犹豫的一瞬间,忽然有一道窈窕的身影猛然扑过来抱住了白起,力道虽然不大,但也足够阻挡白起的动作了,于是那金蚕线一下子就与他的指尖擦过,随后掉落在地,然后瞬间就消失在了烟雾之中。

    白起大惊:“不好,不让那人逃了!”

    但是说时迟那时快,司流风已经瞬间撞进了墙壁上的活动板里,消失在墙壁之中。

    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手法机关,竟然让后来追过去的鬼军诸人被挡在了墙壁之外。

    而与此同时,司含香忽然身子仿佛如断线的风筝一般以一种诡异的姿态就向那烟雾中落去,西凉茉眼中闪过冷厉光芒,足尖一点就追了过去,但是司含香狠狠一脚踢在了一个女子的身上,将那女子一脚踢到了西凉茉面前,等着西凉茉也将那挡路的女子踢开后,正巧见着司含香也撞上了墙壁,一只手仿佛穿墙而过,瞬间将司含香给抓进了墙壁之中。

    西凉茉眼中闪过一丝恼怒之色,随后看向白起:“阵字部的人呢!”

    “已经在破解机关了!”白起抹了抹自己鼻尖上的汗,一脸惭愧地道。

    阵字部的人到底是机关高手,很快他们就破解了机关,迅速地追了进地道。

    但是西凉茉只是站在地道口服下一颗解毒丸,等着其他人将毒烟驱散,她看了眼地道,眸子里闪过一丝惋惜,随后又恢复了平静,淡淡地道:“行了,咱们先离开,一会子等消息吧。”

    “那么地上的这个女人?”白起手里的长剑挑去了方才司含香踢过来阻挡西凉茉追过来,后来又被西凉茉一脚踹开的女子的脸。

    “西凉丹?”西凉茉看着她已经疼痛得完全说不出话的苍白艳丽的脸孔,不由唇角弯起一丝讥讽的冷笑来,她半蹲下身子挑起她的脸庞:“四妹妹真是痴情啊,方才舍身抱住我的下属,就是为了让你的良人逃跑么,可惜最后他都没有没有看你一眼呢。”

    她就说司含香这个狡猾的女人怎么可能会真的以命相搏,原来是早计划好用西凉丹这个蠢货做挡箭牌呢。

    西凉丹看着她,恶狠狠地朝她吐了一口唾沫:“贱人!”

    西凉茉挑了下眉:“啧,真是有骨气啊,不知道一会子你会不会也这么有勇气呢?”

    “你想做什么!”西凉丹恨恨地看着她,为什么这个贱人总是死不成!

    西凉茉笑笑:“妹妹听说过烤地瓜或者叫化鸡吗,就是平民乞丐们吃的那种,将地瓜或者鸡整个儿放进一处熄灭的篝火坑里,篝火虽然已经熄灭,但是那些热气足够把地瓜与带毛的鸡给焖熟了,味道极好呢。”

    说罢,她在西凉丹惊恐茫然的目光中看向白起淡淡地道:“把她扒光了,放进麻袋里,咱们去看看这地道不知还热不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