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宦妻 第三十九章 酷刑之毒

宦妻 第三十九章 酷刑之毒

    章节名:宦妻第三十九章酷刑之毒

    “呜啊……放开我!”女子尖利的叫声回荡在空旷的林子里,充满了惊恐与愤怒。

    西凉茉站定之后,看着白起点点头:“放开她。”

    白起便朝着身后的属下一挥手。

    鬼军们对于试图伤害自己同伴的人,手上可不会客气,直接一松手,被装进麻袋里扛着走的西凉丹就直接摔了下来。

    “啊——!”坠落感与摔在地上的疼痛让西凉丹忍不住尖叫起来。

    一名鬼军士兵上去解开了麻袋的口子,西凉丹立刻挣扎着从麻袋里面爬了出来,但是她忽然想起自己如今只穿着一件肚兜和亵裤,又立刻抓住麻袋遮盖自己的娇嫩的身子,怨恨地看向西凉茉:“西凉茉,你敢动我,父亲和大哥哥都不会放过你的!”

    西凉茉看着伏在地上的西凉丹,微微一笑:“他们怎么知道是我抓了你,就像他们怎么知道是你对我动手呢?”

    “你……大哥哥一定会知道是你动的手脚,你害死了母亲,害得姐姐在大漠里失踪,如今只剩下我了,谁都能想得到只有你这样的毒妇才会对我动手!”西凉丹尖利地叫了起来。

    西凉茉看着她,眼里掠过一丝冷光,她低下头,伸手挑起西凉丹的下巴:“不知道大哥哥听到自己最疼爱的妹妹勾结反贼,打算协助一个贱妾的野种夺走他的世子之位,他还会不会疼爱你这个妹妹。”

    西凉丹脸色一白,僵硬地道:“哥哥不会相信你的,父亲也不会相信你,比起你这个对老太太动手,嫁给九千岁,又偷走令牌的人,他们相信的人只会是我!”

    西凉丹越说越觉得自己底气很足,声音也越来越大。

    西凉茉看着她,露出一丝轻飘的笑容来,那笑容像是天边的一缕寒风,却看得西凉丹心头发凉。

    西凉茉慢条斯理地道:“是啊,他们不会相信我,但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谁在乎他们相信不相信呢,但是你,西凉丹,你注定要成为那偷袭国公府、在国公爷书房放火的贼子手里的受害者。”

    “你……你说什么!我听不懂!”西凉丹咬着唇,看着西凉茉,眼里闪过恐惧。

    西凉茉微笑:“妹妹贵为国公府地的千金小姐,一定不晓得民间还有焖烤地瓜和叫花鸡的做法,方才在府邸里我不是说了,要让妹妹体验一下什么平民过的生活么?”

    说罢,她对着白起道:“打开地道的门!”

    这一条当年鬼军修建的地道有三个出口,其中一个就是在这靖国公府不远处的小山偏僻竹林子里,白日则是游人消暑的去处,到了夜里,因为这里有过闹鬼的传闻,人烟几乎绝迹。

    白起立刻领着人在一座假山附近的石头处寻摸了片刻,也不知道他们摸到了什么,一块山石发出低微沉闷的隆隆之声,不一会就打开来了,露出一个黑漆漆的洞口来,一股子极为炽烈灼热的气息瞬间从黑乎乎的地道口涌了出来。

    那股热气不但一下子熏得周围的草叶瞬间蔫了下去,也逼迫得站在洞口附近的众人再次退开了数步,仍旧能感觉到扑面而来难以忍受的热气。

    西凉茉看着那黑漆漆的洞口,低头看了一脸恐惧愤怒的西凉丹一眼,忽然问:“你有没有兴趣知道你的二姐姐是怎么死的么?”

    “二姐姐……她不是失踪了么,难道是你……。”西凉丹一愣,随后梭然瞪大了眼。

    西凉茉淡淡地道:“你二姐姐在沙漠里做了赫赫人的果腹大餐,剥皮拆骨,倒也免去了她成为赫赫王妃之后还要多受那些年的折辱,你与西凉仙既然是亲姐妹,不若下去陪她可好,她是被蒸煮而死,你就试试在地道里面焖熟如何?”

    西凉丹一下子惊恐地瞪大的眼睛:“我……我不要!”

    却被鬼军的两个士兵伸手就按住往地道口拖去,不断喷出灼热之气的地道口几乎让人难以喘息,仿佛黑洞洞的灼热炼狱入口。

    西凉丹歇斯底里地挣扎着、哭泣着,如玉的十指狠狠地扣在地面上,拖出鲜红的五道血印子,最终她死死地抱住了一颗小树,怎么都不肯松手。

    白起眼里闪过一丝不耐烦,走过去就打算劈晕西凉丹,好直接完事,却被西凉茉伸手挡住了,白起一愣,退后了一步,西凉茉走过来看着她轻笑,笑容却冷若冰霜:“怎么,四妹妹也会害怕么,灼热的空气,呼吸一下,连胸肺都灼痛得难以忍受,皮肤先是发出烤肉的香气,然后发出焦臭味,头发都全部燃烧起来,每跑一步都感觉无法忍受的痛,皮肤沾染上桐油,连火都难以熄灭,如果不逃就要活生生地烧死在里面,这种滋味很好吧?”

    不说她身上受的伤,就是魅晶身上的那些伤都应该有人为此付出代价!

    西凉丹到底不是笨蛋,看着周围鬼军们愤怒的目光,她立刻软了下去,匍匐在西凉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茉的脚下,泪如雨下:“大姐姐,我知道错了,这都是董姨娘那无耻的贱人在蛊惑我,我也不知道她竟然如此心狠手辣,妹妹错了,咱们到底是流着父亲的血,大姐姐你原谅我吧。”

    西凉茉看着她,挑了一下眉:“你和西凉仙还真是亲姐妹呢,当初还想着你必定是个有骨气宁死不屈的,看样子当初三婶婶将你调教得乖觉不少,如今你的仇人与亲人都在地狱等你,何必苦苦留恋人世!”

    西凉丹闻言,却忽然不哭了,她一下子扬起脸来看向西凉茉,带着血丝的眼睛里有一种奇特的疯狂的亮光,双手颤抖着:“因为小王爷还在人世,我不要死,我还要做小王爷的妻子,你跟一个太监在一起,你根本什么也不懂!”

    她那种奇异的激动,让西凉茉看着她半晌,不由轻嗤了一声:“你倒是个痴情的,据说天下最是可怜有请痴,既然如此,我给你一次机会,你若是能在地道里呆上一刻钟,我也许会考虑让你不死。”

    说罢,她一招手让人将西凉丹往地洞里拖。

    西凉丹听着她的语气一松,方才觉得心头放松了点,却不想忽然又听到她后面的话,顿时只觉得如一盆冷水当头浇下,只能下意识地挣扎起来:“大姐姐……大姐姐……!”

    西凉茉冷淡地道:“一会子把石门封上,只留下过不了人的缝隙。”

    “是!”白起立刻指挥着人拽着西凉丹的手臂一下子将她扔进了石门之内,西凉丹被丢进那灼热的地道里,瞬间发出一种非人的嚎叫声,让整座林子都抖了抖,惊起一林子的夜鸟。

    石门在白起命人的操作下瞬间关上了大半,只露出能容得下一个人的手臂的缝隙,不一会就看见那石头缝里露出西凉丹雪白的手,她纤细的手指与雪白的手臂上都是烫伤,剥落了指甲的手满是鲜血,在空中狂乱地划动着,石缝里发出歇斯底里的痛楚尖叫声:“啊——啊——啊——好烫啊——救救我——救命!”

    从这夜起,竹林夜里闹鬼的传说更是传得沸沸扬扬。

    那种痛楚的尖叫里夹杂着极度的恐惧与绝望,让人闻之不忍,但西凉茉只是冷淡地吩咐白起:“半刻钟之后再弄出来。”

    随后她坐在树下闭目养神,在西凉丹痛楚的尖叫、怒骂回荡之中开始静静地思考司流风到底想要做什么。

    国公府并不是那作为一个叛逆者,这般费尽心思,冒着那么大的危险做出这样的事情,怕不会只是为了杀掉她那么简单。

    只怕还是为了蓝家的令牌所代表的鬼军与财富而来。

    只可惜,她早已抢先一步,那么接下来,他又会做什么?

    司含香那个女人,倒是比她想得更有头脑和心狠手辣,这个祸根,不管是为了替含玉报仇,还是未来考量,这个人都是留不得了。

    如今六皇子重伤,边关无大将,西狄二皇子百里赫云向来又是以攻伐勇猛闻名,乃是西狄大军之中一员出了名的猛将,还颇有谋略,最擅长于打恶战、打硬仗。

    如今他们领着五十万雄兵大军压境,竟然将素以骁勇闻名的六皇子都重伤了,可见寻常武将都未必是他的对手。

    这番沉思之间,忽然听白起在她耳边禀报:“小小姐,我看那女子已经不行了,咱们是不是……。”

    西凉茉睁开眼,冷冷地道:“我答应过饶她一命,将她放出来吧。”

    听着西凉丹已经叫不出来,只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看样子已经撑不住多久了。

    白起一愣,却见西凉茉看着他淡淡地道:“有命活着不代表有能好好活命。”

    白起不太明白西凉茉的意思,鬼军之人自幼生长在酷热沙漠之地,训练中与毒虫蛇蝎为伴,更是时常要与各种神秘恐怖的沙漠干尸与其中衍生的寻常人完全不能想象的‘怪物恶鬼’打交道,死人不知见了多少,死在他们手上,被拿来做养虫活尸的悍匪也不乏其,心狠手辣自然是不必说的。

    在白起看来,像西凉丹这样的女子,直接灭口就是最好的解决方法。

    但是主子的命令就是他们势必达成的使命,自然不会去质疑,便命人再次将那石头门移开,石头门移开的霎那,一股子皮肉烧得焦臭的味道扑鼻而来,而西凉丹并没有因为大门的打开而立刻出来,却反而发出了半声凄厉的惨叫。

    直到她跌落在地,西凉茉他们才看见她手臂上、胸口一大块皮肉都因为靠在那灼热的石头被粘在了石头上。

    那石门移动的时候自然将她的皮肉了扯掉了不少,所以此刻她近乎半裸的身子上肌肤发红,冒出一个个剔透发亮的水泡,胸口的肚兜也烫掉了,但是她的胸口那上面黑焦的皮肉与一片没了皮的鲜血淋漓的血肉交织在一起,看起来异常可怖。

    白起让人将她用钩子勾了出来,拖到了西凉茉面前。

    西凉茉看着她躺在地上不断抽搐,气息奄奄的样子,对着白起道:“去拿还魂丹给她。”

    白起点点头,他很好奇,想知道西凉茉为什么忽然又要救这个想要杀她的女子。

    西凉丹在服下白起给她的药物之后,气息仿佛平稳了不少,西凉茉拿起一只牛皮水壶,对着她尚且完好的头脸浇了下去。

    “嗤!”

    “啊——呜呜——!”冰冷的水一下子让西凉丹瞬间清醒过来,她索然睁大了眼,看着半倾下身子的西凉茉。

    西凉茉对着她微微一笑:“醒了么,四妹妹的容貌依旧美好艳丽,真是上天给你的恩赐,上次司流风能治好你的脸,这一次,咱们就看看他还有没有兴趣和本事来治好你的身子了。”

    西凉丹睁大了眼,她忍住全身剧痛,颤抖着抬起手,借着月光看清楚了自己手上满是恐怖的水泡,不由浑身颤抖起来,痉挛着抬起头,朝着西凉茉歇斯底里的低哑尖叫:“西凉茉,你这个毒妇……有本事你杀了我啊!天底下怎么会有你这样的毒妇……啊——啊——啊!”

    “我说了会留你一条命,自然是不会食言的,这身皮肉就当是大姐姐我回报你昨夜倒了那么多桶桐油的回礼吧。”西凉茉低头看着她微笑。

    杀人者,人恒杀之,害人者,人恒害之。

    “你若不杀我,我……我一定……会告诉父亲和大哥哥你这贱人所做所为,让他们杀了你!”西凉丹怎么能容忍自己的魅力容貌变成如今这副模样,心中满是绝望,生了死志,只想要激怒西凉茉。

    西凉茉冷淡地道:“你还是祈祷九千岁不会因为我的失踪直接要了他们的命比较好!”

    “就凭你,一个下贱的伺候太监的婊子!”西凉丹歇斯底里地冷笑起来。

    白起大怒,上去就想一脚踢上她的嘴,西凉茉于他们而言不光是一个象征着曾经辉煌的战神的血脉遗孤,一个需要他们保护的小女子。

    如果说百里青之于司礼监、锦衣卫是神一般的存在,他的指令就是神谕,那么西凉茉之于鬼军的存在则更多了一丝人间烟火气息,她更符合他们脑海中一个优秀统领与智囊的存在,甚至更像是他们的姐妹亲人,没有人能容忍自己的亲人被人辱骂。

    所以白起和其他鬼军的人都只想让这个丑陋的侮辱西凉茉的女人彻底闭嘴。

    但是白起的动作却被西凉茉阻止了,她伸出手挡在他们的面前,也不喜也不怒,而是平静地道:“去取些炭火来。”

    鬼军众人虽然愤怒,但还是依言用一只铜铲去取了炭火来。

    西凉茉低头看着一脸惊疑与怨恨的西凉丹,微微一笑:“给我灌进四妹妹那张漂亮的嘴里!”

    西凉丹惊恐地睁大了眼,想要骂什么,但是白起已经毫不客气地指挥人掰开了她的嘴,直接用匕首一挑将一块通红的火炭挑进了她的嘴里,再将她的嘴死死地合上。

    夹杂着女子“呜呜”极尽痛楚的凄厉闷哼,空气里瞬间又飘出了皮肉烧焦与血腥的气味。

    鬼军众人只能看得见西凉丹手脚不停的抽搐,她的眼睛瞪得几乎是目眦俱裂,极度的剧痛让她一下子弹跳起来,竟然直接一头撞上了白起的头,疼得白起‘嘶’了一声,西凉丹操起那铜铲子就疯了似的朝白起咋去,还是蒋毅眼明手快,直接上去就点了西凉丹的穴道,再一脚踹在她脚腕上,只听得骨头一声脆响,西凉丹闷哼一声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

    蒋毅没好气地白了一脸不好意思的白起一眼:“笨蛋,这样都会被个女人袭击!”

    白起大糗,只能狠狠地瞪着在地上不断抽搐,满嘴都是血泡还在不断流血,捂住喉咙颤抖的西凉丹。

    西凉茉看着她,半蹲了下来,悠悠道:“还是四妹妹提醒了我,要封住你的嘴,不过封嘴的方法有很多,这不就是一个吗,你的嘴若是不能用来说一些该说的话,手也总是犯贱做些不该做的事,为自己招来灾祸,那么以后四妹妹还是不要说话,不要写字,不要走路,就这么静静地坐着、躺着、不言不语一辈子,尚且能得到平安喜乐。”

    说罢,她西凉茉也不去看西凉丹一脸狰狞绝望,任由她在那里发出“啊——啊——啊——”嘶哑沉闷的声音。

    “我把她交给你了,我希望看见一个‘乖巧安静’的四妹妹,但是却不希望看见一具尸体,你们知道该怎么做了。”西凉茉看着白起道。

    白起点了点头,恼火地瞥着已经不成人形的西凉丹,随后对着西凉茉微笑:“小小姐放心。”

    挑断手脚筋脉,便是一具乖巧的牵线木偶。

    他终于明白什么叫有命活着,没命活好了。

    生不如死,不就是没命活好么?

    西凉茉看了他和蒋毅一眼,忽然负手看着天边的一轮冷月道:“你们觉得我残忍么?”

    白起等人不由一愣。

    不可否认,若是以一个女子的印象而言,如西凉茉这般心性确实是少见的——残酷。

    西凉茉淡淡地道:“这和你们在沙漠里完全不同,杀人不过头点地,但是这阴谋诡计与血腥黑暗并存的地方,是考验人性最黑暗面的地方,你们要习惯去接受未来的看到比这些更残忍的东西,女人、孩子、老人……这些弱者会在最初的灾难中死去,若是男人们在斗争中死去之后,接下来就是她们会承受更多的残酷报复。”

    她顿了顿:“但女人绝对没有你们想象中的娇弱,在承受了足够的苦难后,她们可以是最温柔的抚慰,也会是最锐利的淬炼了剧毒的刀子,若是未来遇到敌人里有我这样心性的女子,不要犹豫,一有机会就一刀杀了她,否则她会给你们带来最大的灾难!”

    她、西凉仙、司含香从某种程度上而言都是一样野心勃勃、手段、头脑都不缺乏的女人,甚至她们想要的、信仰的东西略微不同罢了。

    &n“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bsp;说罢,她迳自率先向竹林外走去。

    白起与蒋毅互看了一眼,都在彼此眼里看到了——心悸。

    &n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bsp;——老子是焖人味道不错,美妞们想吃吗的分界线——

    西凉茉回到靖国公府,还没进门,大老远地就看见前面一片灯火通明,刀枪凛然,大批人马里三层、外三层地将靖国公府给围了个水泄不通。

    而白蕊正与周云生一起领着十几名鬼军站在人群外,一脸焦灼地四处张望。

    “白蕊?”西凉茉唤了一声。

    白蕊一听见她的声音,立刻眼睛一亮,提着裙摆飞奔过来:“大小姐,你终于回来了!”

    西凉茉看着白蕊跑过来,挑了下眉,朝靖国公府邸那边剑拔弩张的情形比了下手:“那是怎么回事?”

    白蕊很是焦急地揪住了西凉茉的衣袖:“大小姐,你快点回去看看吧,千岁爷要如今逼着国公爷把你交出来,说若是再不见人,每隔两刻钟,他就要让国公府里的十颗人头落地,如今府邸里二老爷、三老爷、老太太都被吊在了大堂里,少爷、姨娘们都给架在了闸刀之上,连世子爷都……。”

    西凉茉一愣,随后捂住额头,颇有点头疼:“我不是让你去通知千岁爷我没事么?”

    白蕊很是无辜:“爷傍晚起火的时候就察觉不对了,先是让魅部的人去寻,后来让追风部的人都去找了,直到千岁爷知道您可能进了地道,然后爷就不对劲了……奴婢才说到您被西凉丹和董姨娘她们关在地下道里了,话还没说完,爷就不见了……再然后司礼监和锦衣卫的人马就将国公府给围住了,世子爷不知怎么地就领着人和司礼监的人动起受了,如今被小胜子给拿下了,如今落在千岁爷手里……。”

    西凉茉听她说得七零八落,没什么头绪,她知道白蕊这丫头忠心是忠心,也有点小聪明,但是说起复杂的事和大多数女子一样没什么条理逻辑,便立刻摆摆手,只抓重点地问:“停,你后来怎么没告诉爷我没事!”

    白蕊脸上一红,还没说话,就听见周云生摇头有些无奈地道:“因为她后来根本没有接近千岁爷的机会,爷恼了以后,就变成如今这样的局面了。”

    虽然靖国公在府邸里蓄养了八百私兵,但是司礼监和锦衣卫的人惯常去做了抄家灭族的事,何况百里青很有可能直接火气一起,直接调人过来就直接先控制了府兵和兵器库,何况他自己本来就在国公府邸里,所以国公府短短两刻钟没有遭遇什么抵抗就直接沦陷了。

    西凉茉微微颦眉,如今西狄大军压境,她那便宜爹虽然德性不好,打起仗来倒是得了她祖父蓝大元帅的真传,还有用的着他的地方,不能说杀了就杀了。

    她立刻向国公府走去。

    等着她一路过关斩将,从看见自己如看见救星一般扑过来哀求的国公府邸众人、发现自己没死惊喜涌过来的魅部、李密等人的热情之中挣脱出来,匆匆地过赶到了靖国公书房前的时候,已经闻到了浓郁的血腥味。

    果不其然,正看见书房前的大树上吊了好些人,正鼻涕眼泪一把地流了满脸,连腿骨折断的老太太和疯癫病才好些的慎二太太也未能幸免,树下躺着好些没头的尸体,血流了满地,细细看去,身上穿着都是府邸里的姨娘、还有二房、三房的几个少爷、小姐,如今二老爷、三老爷也已经被押在断头闸刀上,一个满脸泪水地望着被府邸里仅剩的一批高手护卫住的自家大哥嚎啕:“大哥,你就快点把王妃交出来吧。”

    另外一个则是大骂:“西凉无言,你这个混账东西,纵容着自己的妾侍害死嫡女,这是要让董氏那个贱人彻底断送咱们西凉一脉吗!”

    西凉茉的目光掠过那被吊在房梁上,浑身染血,一脸苍白却不屈的西凉靖身上顿了顿,随后又停在了被躺在地上,浑身发抖,脸色苍白不似人却不敢动弹一分一毫的董姨娘身上。

    董姨娘微微隆起的腹部上搁着一只绣着流水银云纹的精致皂靴,皂靴的主人正坐在八仙太师椅上,姿态慵懒闲逸,只是却也异常危险,仿佛随时脚尖用力,就会直接踏破脚下人的腹部。

    他那张绝艳的面容上没有任何表情,他肤色被惨白的气死风灯照耀得近乎透明的苍白,嘴唇却是染了暗血色胭脂的浓重腥红,那是让人不敢逼视的阴森诡谲。

    “西凉无言,时间快到了,你可想清楚了,本座的王妃人在不在那地道里?”百里青冷冷淡淡地把玩着自己指上的华丽宝石甲套,在他的脸上一点都看不出怒火,而是面无表情,但这种面无表情让他看起来仿佛坐在森森白骨累积而成宝座之上,陡然醒来,于阴森魔域鬼涧之间准备大开杀戒的食人妖魔。

    但是却有人却仿佛一点也不害怕一般,忽然悠悠地道:“千岁爷这般对朝臣不问缘由地大肆杀戮,就不怕明日百官弹劾么?”

    一道人影款步而出,容貌俊美,身形修长,气度极佳,隐约间,五官之间竟有几分与百里青相似的模样。

    求月票~求月票~·

    ==不好意思,最近这段时间蔫儿吧唧的,一章的事儿因为字数不够,更新少,所以变成两章了,所以感觉有点拖拉~

    万更……万更……尼玛~努力啊~改出版稿的娃儿伤不起~对了估计上部的书得六月出了,出版社给的书号太晚~泪奔~尼玛,我怎么欠那么多人稿子啊!好想买块豆腐撞死~给我个乌龟壳,让我钻进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