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宦妻 第四十七章 血之祭奠

宦妻 第四十七章 血之祭奠

    章节名:宦妻第四十七章血之祭奠

    天蒙蒙亮,阴云在天边翻卷,有风,凛冽而萧然,带着一种草木与铁器的腥味掠过昏暗的天地之间。

    黎明之前,蒙昧的时刻,阴阳交替之际,正是鬼魅最后肆虐的时候。

    一骑黑影绝尘而来,扬起尘烟千里。

    “报——!”高昂嘹亮的声音响彻空旷的原野。

    杜雷蓦然从手上的图纸里抬头,眯起眼向远处看去。

    身边的蓝衣校尉立刻认出了那灰色骑装:“将军,是前锋营的人!”

    “唔。”杜雷眯起细长的眼,看着那人一路飞驰而来。

    灰衣军士翻身下马,利落地单膝跪在自己面前,拱手高声报道:“将军,前锋营来报,通往京城的三条大路都有京畿大营虎啸卫重兵把守!”

    杜雷是晋北王旗下最年轻的骁骑将军,他有着一张容易让人联想起忠厚刚毅的棱角分明的脸庞,但却一双细长而冰冷的眼睛,那双眼睛不时地闪过诡冷的光,不由自主地想到了一种晋北特产的毒蛇——五步蛇。

    而他的作战作风也如五步蛇一样,犀利,狠毒,并且他很不喜欢留——俘虏。

    这一次,他正是三路藩王强骑兵的总领。

    他看了看自己面前的地图,冷笑一声:“京畿大营好快的速度,咱们连夜奔袭,他们倒是刚好就迎了上来。”

    一名黑衣校尉在他身边道:“将军,属下看恐怕是司礼监的那些眼睛耳朵就从来没有离开过,咱们的脚程再快,却也未必能躲得他们遍布天下的耳目。”

    杜雷眼底闪过一丝冷光:“九千岁那奸贼和狗皇帝一样从来就没有相信过咱们晋北!”

    挑选最好的马、最好的骑兵,组成最精锐的先锋队伍,一路马不停蹄连夜奔袭,就是为了成为一支利箭今日射在京城城门的朱红大墙之上,陆相早已经调集了他能够调集所有力量,等着接应,只要他们将京城围上一日半,挡住京畿大营的人,晋北、晋宁、东阳三路大军就会赶到,合围京城,夹击京畿大营。

    进逼中宫!

    “京畿大营分成虎啸卫、龙啸营,各自领京兵两万,这些京兵们都是些没有经历过边关苦战的,而且京兵领军们虽然有些人是有些真材实学的,但是更多的都是没上过战场的世家子,没几个真顶用,咱们的人马就算强行袭入其中一路,想必破杀闯关也不需要太多时间!”黑衣校尉轻蔑地道。

    九千对四万,看起来仿佛以弱敌强,但如今正是危机四伏,各方势力蠢蠢欲动之时,四万京畿营卫不可能倾巢而出,无人在京城附近防守,能派出来的顶天三万人马,在他们这些晋北的汉子眼里,那些没有见过血的三脚猫们,根本就不能叫做军人!

    “原本以为九千岁不会这么快和咱们撕破脸皮,既然如此,咱们也不必客气,只是……。”杜雷微微眯起细长的眸子,冰冷的光芒在其间缓缓流动。

    “只是若是咱们耗了太多时间,赶不上皇帝出殡,大局落定的话,只怕就算是大军围城,也很难翻盘。”蓝衣校尉神色凝重地接过了话。

    这就是为什么要强骑兵连夜奔袭的原因,大军开拔,必定比不上轻车简从的速度,若是在大局未曾落定之前赶到京城,形成胁迫之势,让太子稳稳当当地坐上了皇位,他们就是理直气壮进京祭拜,扫净奸党。

    有从龙之功,但若是等到太子落败,十六皇子或者六皇子坐上了那把皇位,黄袍加身,百官叩拜,昭告天下,他们大军逼京,那就是叛逆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谋反,逼君当斩!

    时间,是决定他们和敌人的人马之间胜负的最重要的关键点!

    强行闯关,到底需要多少时间,谁也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不能确定,而天,很快就要亮了,最初午时就要宣布新帝即位,这里到达京城不过数十里地,若是顺利无阻拦的通过,顶天不过需要一个半时辰。

    杜雷摸了摸自己下巴上的短髯,忽然问:“除了那三条大路,本将军记得应该还有一处小道能到达京城!”

    黑衣校尉一惊,看向杜雷:“将军是说天阳关么,但是那里乃是地龙翻身之时,山体开裂出来的一线天,太危险了!”

    所谓一线天,就是小路两边都是万丈绝壁,一旦通过的时候,有人在山壁之上做手脚只怕就要出大事!

    杜雷眯起眼,有阴沉冰冷的光芒闪过:“平原开阔地之战耗时太久,只能兵行险招,那两处绝壁之上无法埋伏太多的人,如今情势所逼,咱们重要一试!”

    黑衣校尉有些犹豫,还想要说什么,但是蓝衣校尉却忽然出声附和杜雷:“将军之言甚有道理,之前咱们的探子勘查过地形,那山体裂开,山上更是沟壑无数,寻常药农就是要爬上采药去恐怕都不容易,若是西狄的山地骁兵,或许我还能相信他们能全然攀爬而上!”

    言下之意,就是区区京城之中的纨绔们里就算有江湖高手,又能有几人?

    黑衣校尉迟疑了片刻,还是看向杜雷:“将军,千万三思!”

    杜雷眼中冷光一闪:“怕什么,咱们不是还有秘密武器么?”

    蓝衣校尉看向黑衣校尉,阴笑一声:“怎么,兄弟是觉得我底下人的本事不够,还是担心我抢了头功?”

    得立头功者,未来自然加官进爵,荣华不尽。

    “你说的是什么狗屁!”黑衣校尉大怒,扬起鞭子就想动手抽向对方。

    “你知道我说什么!”蓝衣校尉冷笑。

    杜雷冷冷地大喝,伸手两鞭子就抽在两人的脸上:“都闭嘴,临阵当前自己人起了内讧!”

    两人顿时脸上都多了两道血痕,却各自都闭上了嘴。

    “传令下去,全速往天阳关开拔往!”杜雷冷厉地高声大喝。

    “得令!”众人齐齐抱拳。

    蓝衣骑兵们迅速地翻身上马,一扯缰绳向另外一个方向飞驰而去,卷起尘烟滚滚。

    ——老子是月票兄要被阉割了,泪奔三秒的分界线——

    天阳关上,万丈绝壁。

    这里的山经历了百年前的一次地龙大翻身,四处开裂,又因时常暴雨如倾,所以山石水土流失严重,几乎没有大株的树木能够生长于其上,所以看起里山壁苍白,千疮百孔,破碎的锐利石壁有一种妖异的气息,极像传说里妖怪的洞府。

    长风穿过破碎的山石间隙,发出尖利呼啸声,恣意地掠起那站在绝壁上之人脸颊边飞扬的长发,一身黑色衣裹出她窈窕的身材,远远看去,她就像山石上一抹幽魂阴影。

    而若是细细看去,她的身后同样装束的‘幽魂’星星点点地遍布在绝壁之上。

    她抬起斗笠,冰冷的眸子静静地看着泛白的天边与地平线的交际处,那里有滚滚尘烟如风般席卷而来。

    西凉茉眼里山唇角弯起一丝轻笑:“果然来了。”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不知他们是太勇敢,还是太轻敌。

    蒋毅在她身后低低地道:“小小姐,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了。”

    西凉茉眸光凉薄,平抬起手做出迎接的姿态,轻念出一句每一次鬼军开战前的诡异祝祷词:“地狱鬼门开,问君何时归吾门。”

    ……

    “停!”

    即将靠近一线天的时候,杜雷忽然一抬手,让所有的人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同时都停了下来。

    他警惕地看向那参天绝壁,他的目光最后落在并不宽敞小路上,那里满是大大小小的碎石,看不出有人经过的的痕迹。

    “将军,您不觉得这里安静得太过了么?”黑衣校尉始终觉得不妥当,直觉告诉他,这里很危险,或许比当初他们直接闯大路与京畿大营正面交锋还要危险。

    杜雷到底是经历过战场杀伐之人,对于危险也有着超乎常人的敏锐,他眯起眸子,正要下令:“唔……先派出探子……。”

    “呜呜——。”一道鬼魅般的笛声瞬间打断了他的声音。

    笛声?!

    这里居然有人在吹笛,这代表了什么?

    那鬼哭一般的笛声听得人毛骨悚然,仿佛有幽冥鬼手悄然抚摸过众人的背脊,让人不由自主地一抖。

    尤其是那笛声仿佛来自四面八方让人无法确定来自哪里。

    蓝衣校尉打了个寒颤,不由自主地小声道:“会不会是有樵夫在这里打柴?”

    杜雷警惕地望了四周,冷哼一声:“有鬼在这里打柴才是,前锋营,进去探查!”

    将军令下,前锋营的骑兵们硬起头皮正要向那一线天而去。

    黑衣校尉却忽然指向那坐在一线进口处一道人影,大声道:“将军,你看,有人!”

    杜雷看过去,果然看见那人一身黑衣,正站在那石头上,手里一只奇异的骨笛,似乎发现有人看着他,他忽然冷笑起来:“杜将军,怎么,小小一线天,你也不敢过么?”

    说罢,他一扬手,一声炮响,山壁上立刻出现了无数旗帜和黑衣人影,明晃晃的刀影在已经亮起来的天光下泛出森冷的光芒。

    由于天色已经亮了起来,杜雷能清晰地看到那人一双碧蓝眼睛,五官也分明不是中原人,但不管他是哪里人,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只说明了一件事——他是敌人!

    “九千岁已经没有人了么,竟然派出你这样的一个外族狗来领兵。”杜雷冷笑一声,虽然手搁在了腰上,但是眼底却闪过一丝放松来。

    毕竟,若是一直如此安静,他才会更觉得不安与怀疑山上是否有强大的伏兵,会在他们走了一半的时候忽然痛下杀手,推落滚石,截断他们骑兵的头尾,那就必定是一场恶战。

    但是对方居然没有等到他们进一线天,就祭出了自己的人马,只有最愚蠢的将领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而且那些旗帜虽然多三,看着声势浩大,但实际上数过去根本没有几个人。

    杜雷反而心中松懈了一些,心中轻蔑地冷哼,居然让一个完全不懂得军事的外族人来领兵应战,九千岁那阉人果然是只会玩些勾心斗角的东西,哼!

    塞缪尔并不因为他的话语而生气,收起了骨笛,慢悠悠地摸索着自己抽出的弯刀,舌尖轻舔过刀锋,看着他露出一个嗜血的笑起来:“那就来试试我这个外族人的刀快,还是你的骑兵更强悍吧!”

    “一群虚张声势的蠢货,全员听令,冲过去,踏平那些蠢物!”杜雷举起长剑,高声厉喝。

    “得令!”一众强骑兵们齐齐抽刀出鞘,明晃晃的刀子在日光下闪出一片森冷的刀光,策马扬鞭冲了过去。

    看似鲁莽的命令,却蕴含着杜雷的决断智慧,直接冲过去,九千骏马呼啸而过,光是那些马蹄足以将那些埋伏在山道里的人全部踩踏而死,而且……、

    “嘶!”马鸣声里,跑在最前面的骑兵在冲进一线天的霎那,忽然右手搁在自己马鞍边的袋子里一抽,齐齐拿出一种造型奇异的弓弩来,直接对准向两边绝壁上。

    “叮!叮!叮!”

    无数勾爪瞬间抓向了那突起的山石,然后借着这一勾之力与马匹奔腾的力量,那一批骑兵立刻飞身跃起,向山壁弹去。

    那一批骑兵分明是经过了特殊训练,全都身手敏捷似猴,借着那腾飞之力,足尖一点山壁,一手扯住那奇异的弓弩,一手持刀杀气腾腾地向那埋伏在山壁上的鬼影砍去。

    那些鬼影仿佛完全没有想到对方会出乎意料的这般突袭,彻底震住了一般,下意识地向后退去。

    手起刀落,血光四溅,人头落地。

    杜雷在一线天下,听着山壁上传来的阵阵惨叫之声,眼底露出了嗜血的得意。

    为了对付西狄人,他花了大心思训练了一批骁勇的山地兵,而且当初在接到晋北王令要突袭京城的时候,就做足了功课,早料到也许有一天要从这一线天过,如今成绩斐然。

    “让那些跳梁小丑死无葬身之地,杀!”杜雷细长的眼中闪耀出蛇一样冰凉的光,举起手中的长刀,一拉缰绳率先向一线天冲去。

    “驾!”

    “杀!”

    九千强骑兵的咆哮声响彻了整座山谷,卷起无数尘沙,面目狰狞,带着汹涌的杀气冲进了一线天,誓要让这一群螳臂当车者悔不当初。

    ——老子是九爷要月票的分界线——

    天阳光第一道血光染红了天边第一道霞光的时候,上京皇宫之中,也即将有飞溅出的高贵的血液开启了最后皇位杀戮之争的序幕。

    空气中流动着诡谲而紧张的气息。

    太子司承乾一身素缟地坐在小亭的石椅上,神色间有些凝重,目光也警惕地看向那坐在轮椅上与熟悉近臣交谈的司承念,忽然道:“舅舅,本宫觉得最近六弟表现有些不对劲,他这般孤身一人身负重伤回来,大军都留在了西狄与我边境之处,难道他就不怕么?”

    陆相目光锐利地看着司承念,随后冷笑一声:“六皇子到底是带了三千精兵护送他回朝的,太子殿下别忘了就算他想多带人回来也要能带才行,他手下是有二十万大军没错,但是如今边疆战事吃紧,他若带人回来岂非叛国?”

    三千精兵又如何,太子和他早已经私下蓄养了五千死士,平日为修建秋山行宫的民夫,若有需要时就是死士,何况很快九千强骑兵就要来驰援,此后还有三位藩王的二十万大军!

    司承乾不是不知道这个道理,但是他的直觉告诉他,有些东西不对劲,但是什么不对劲,他却说不上来,只是沉吟了片刻:“咱们潜伏在三千精兵里的探子没有什么别的情报带回来么?六弟不像是如此轻率之人。”

    他甚至怀疑司承念到底有没有真的受伤,也许他是借着受伤的名义回京城,意在皇位?

    陆相自然知道司承乾在顾虑什么,但他早已经探查过,甚至派出过自己这一边的太医去看过司承念的伤口,摇摇头:“六皇子的伤确实非常严重,太医都没有想到他恢复得如此之快。”

    司承乾颦眉,又问:“九千岁手上的京畿大营听说昨日就已经派了出去,舅舅可有接到新的消息?”

    陆相这一次则是点头了,眼底闪过一丝阴沉的目光,轻嗤一声:“这倒是有的,大概这会正是交手来的时候。”

    他对京畿大营实在太了解了,那就和禁军一样是让是世家子们镀金的地方,能有多少真正的战斗力,何况大部分还是执戈步兵,遇上强骑兵,抵挡一阵恐怕就会被强骑兵都冲散了。

    “太子殿下要以不变应万变就是了,这一次,咱们能让殿下顺利登基自然是好的,若是有那不识趣的,自然有他们苦头吃,只要您正式接受了百官的朝核,钦天监的人敬告天地之后,您就是天朝的新帝,没有人能取代你!”陆相这么说着,眼睛里的光越来越炽烈,甚至带了一丝疯狂的味道。

    司承乾看着他的样子,伸手握住陆相的手臂,眸中目光坚毅:“舅舅,您放心,本宫登基之后,一定会为母族报这不共戴天之仇,用九千岁那狗贼的脑袋祭奠外祖他们!”

    陆相顿了顿,眼中闪过一丝异光,正要说什么,却忽然发现他们方才口中谈论的人正向他们走来。

    “六皇子过来了,殿下且仔细周旋。”

    司承乾点点,好整以暇地看向被坐在轮椅上被宫人推着过来的司承乾。

    “太子殿下。”司承念看向司承乾,苍白的唇边浮现出一抹虚浮的笑容来:“且恕臣弟近来有伤在身,无法行礼。”

    司承乾看着他面容色的苍白之色,坚毅朗的面容上也带了一点淡淡的温和:“六皇弟客气了,你我皆骨肉,为兄看见你这般身负重伤,已经是心中不好受,如今又是父皇停灵已满,即将出殡前往昭陵之日,何必讲究这些虚礼。”

    司承念看着司承乾片刻,唇角忽然浮现出一抹讥讽的笑容来:“太子殿下的不好受是担心臣弟的身体恢复得太快了?”

    陆相在一边微微颦眉,对着司承念道:“六皇子殿下,您说话要注意分寸,如今是陛下出殡的日子。”

    司承念看着陆相一眼,冷冰冰地道:“我和皇兄有兄弟之间的话要谈,陆相毕竟是外人,能否回避?”

    陆相没有想到他如此不客气,眼中闪过一丝森寒之色:“六皇子……。”

    但是他未曾出口的话忽然被太子司承乾打断了:“舅舅,您先替我再去给父皇上两柱香。”

    陆相看向司承乾,两人对视片刻,陆相才沉声道:“也好,只是六皇子殿下,不管您到底想要说什么,且看在今日陛下启程之时,多想想陛下是否愿意看见自己的孩子们在自己走的时候,还上演兄弟阋墙之事。”

    说罢,他拂袖而去。

    司承念看着陆相远去的背影,轻笑起来,仿佛喃喃自语地道:“陆相爷倒是真心为太子殿下你着想,如今都到了这个时候,还想让我顾念兄弟之情,不要与太子殿下争夺这个皇位么?”

    司承乾觉得司承念今日实在是有些奇怪,平日里不管兄弟们私下争夺得是否厉害,表面上的平和总是要维持得很好的,如今他这般直白,是要直接撕破了脸面么?

    他眼中掠过不悦的目光,一挥手,让其他的宫人全部离开一些。

    寻常里,自己一向深得宣文帝器重,哪怕如司承念这样战功煊赫的皇子在他面前都是要恭恭敬敬的,所以司承乾心中恼火,脸上也冷了下来:“怎么,莫非六皇弟要不顾念兄弟之情,非要与为兄争上一争么?”

    兄弟俩之间剑拔弩张,司承念看着他,脸上忽然再一次浮起那种虚无的笑容来,却答非所问地道:“二哥哥,你可知道六弟我一生之中最羡慕的人就是你,最不服之人也是你么,我的母亲……咳咳……是你母亲的下人,所以我一辈子也只能当你的下人,哪怕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去战场拼了浑身伤痕,为父皇赢得荣耀,封了所谓的定远王,父皇眼里看重的人还是你,封王,将我远远地打发到边疆,也是为了警告我不要心生妄想……。”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司承乾看着他的模样,心中莫名地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却又不知道为什么。

    司承念没有理会他的脸色不愉,只是继续仿佛喃喃自语地道:“天知道,其实我所感兴趣的从来不是皇位,我那么努力只是想让父皇能因此多照拂母妃一点,让没有心机又懦弱的母妃在宫内的日子好过一点,可是,我从来不知道那么温柔与不争的母妃却还是死了,为什么呢,皇后娘娘就那么容不得我们母子么,她只是看不得自己手里的工具却胆敢与她一样为父皇生下孩子吧。”

    司承念顿了顿,轻声道:“你知道不知道,我曾经多么希望能得到二哥你赞许的目光?我羡慕过你,仰慕过你,我求过你帮我保护我的母妃,可是知道母妃死讯的时候,我就想,总有一天,我会毁掉你和你那个恶毒的母亲……呵呵呵……。”

    说着,他眼里泛出猩红的血丝来,忽然一把抓住了司承乾的衣服,几乎是满脸狰狞。

    司承乾听着他越说越直白,在听到最后终于不可忍耐地一把推开司承念,怒斥:“司承念,你是疯了不成!”

    但是司承念这样一个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的伤患,却仿佛不知道哪里来的巨大力气,死死地扯住了司承乾的衣襟,凑上去,眼底一片虚浮,隐约又疯狂的红光闪过,他嘿嘿地低笑起来:“是啊,我疯了,我就要下地狱了,但是……。”

    司承乾忍无可忍地手上一使内力将司承念推开:“司承念!”

    这一次司承念倒是一把被他推开了,从轮椅上滚落了下来,在他落地的霎那却发出了一声极为痛苦的呻吟:“啊……太子殿下!”

    那声音仿佛抽干了他所有的力气,但是听到的人都能听出他有多痛苦。

    司承乾心中不耐,只道他是为了博取朝臣们的同情在这里演苦肉计,看着伏在地上颤抖的司承念怒道:“你不要惺惺作态了!”

    “六殿下!”司承念身边伺候的宫人看着自己主子落地,立刻脸色发白地跑了过来,赶紧七手八脚地去扶起自家主子。

    但是下一刻,那两个宫人瞬间发出了惊恐的尖叫:“啊——!”

    司承乾在看到被宫人扶取来的司承念瞬间,瞬间不敢置信地睁大了眼:“这是——!”

    “杀人了,太子殿下杀了……杀了六皇子!”宫人们适时地发出了让所有人都能听见的尖叫。

    空气几乎在瞬间就凝结了起来,所有人都望向了司承乾所在的地方。

    司承乾铁青着脸,看着司承念左胸上插着的那把匕首,鲜红的血映衬着他胸口上那片雪白的孝服,看起来,几乎可以说是触目惊心。

    司承念捂住胸,脸上露出了极度痛苦的神情,身体开始不断抽搐,嘴角也在往外缓缓淌出鲜血来,他颤抖着伸出手指着司承乾断断续续地,仿佛用尽了力气道:“太子殿下……为什么……。”

    他看着司承乾,仿佛如此痛苦,但是他眼睛里却有着笑意,一种极为冰冷,残酷的笑意,那种笑意几乎瞬间冻结了司承乾的身心。

    司承念并没有说完话,就已经不能再动弹,他的手也软了下来,而眼睛却已经看着司承乾,空空洞洞地失去了焦距,再没有一丝活人的生气,却又仿佛堆积满了满满的怨恨。

    司承乾几乎可以从他的眼睛读出来他想要说的话——黄泉碧落,我在地狱等你!

    所有人都僵硬地看着面前那血腥的一幕,六皇子的血顺着他胸口上的伤不断地淌了出来,慢慢地顺着台阶一点点地流淌下去,像一条蜿蜒的溪流,那种鲜艳的红色流淌过地上的白色纸钱,红白分明,成为映在所有人脑海之中最鲜艳的颜色,在许多年后都不能忘却。

    尊贵的皇子,仿佛舍不得自己父亲孤独的离去,他追寻了一生父亲的目光,但是父亲的目光永远只落在嫡出的最高贵的孩子身上,不管是温柔的、还是严厉的目光都不会在这个寂寞的皇子身上,从幼年到少年,到青年,他终于不再追寻,而是用最决绝的的方式在自己父亲的出殡礼上,宣泄出了他积压长久的愤怒,也用自己的血诅咒了那最高贵的哥哥。

    未来,还会有更多的鲜血流加入那细细的溪流,淌成蜿蜒的河流,裹挟着所有人向着冥河奔腾而去。

    百里青坐在长廊下,看着彻底沸沸盈天,的人群涌向了那一处,每个人脸上都浮现着惊恐、幸灾乐祸、疑惑、畏惧、鄙夷。

    看着陆相脸色阴沉地和面如白纸的太平大长公主提着裙摆匆匆地赶向血案的现场,她甚至还跌了一跤,然后就是声嘶力竭地命人维持秩序,呼唤太医,瞬间乱成了一锅粥。

    百里青看向那不远处的灵柩,轻笑了起来,笑容冰冷而凉薄:“十哥,你皇儿亲自用心头血来祭祀你的葬礼,还有比这更好的祭品么?”

    一身灰白素服的连公公不知何时站到了百里青的身边,轻声道:“方才接到探子来报,小姐的人马已经迎上了杜雷的人马。”

    百里青淡淡地嗯了一声,轻抚了一下自己尾指上银色的华丽甲套:“咱们这的戏也该正式开演了。”

    ——老子是最近到月底,竞争很激烈,所以月票兄出境率很高的分界线——

    太子殿下为了争夺皇位,在先帝出殡礼上杀害自己六弟的消息,让大部分人都面色诡异而苍白。

    而御史台的老古板们都已经面色铁青,他们可全都是支持太子殿下登基之人,但是他们怎么也没有想一向老成持重、品德高洁的太子竟然在这个时候露出了‘獠牙’,这样狰狞的面目,让他们不由心生后悔。

    但是……

    三清殿,一片寂静。

    “太子殿下绝不会杀害六皇子殿下!”陆相爷冷冰冰地厉声道,他紧紧握拳的手和背影的僵硬,却都显出了他内心的焦躁。

    ——本来以为能码完的,但是两条线都在同时进行输死之斗所以……我还是厚脸皮来求月票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