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宦妻 第五十二章 尘埃落定

宦妻 第五十二章 尘埃落定

    章节名:宦妻第五十二章尘埃落定

    百里青修长的眉轻挑了一下,看着连公公嗤了声:“哟,那小丫头是给了你什么好处,这么帮着她说话?”

    连公公瞅着百里青阴魅的眼里也不像有怒气的,便笑道:“可不敢,只是夫人若是寻常女子,只怕千岁爷也看不上。”

    百里青顿了顿,轻哼了一声,也不知在想什么,忽然看向小胜子问:“靖国公那老头是个什么消息?”

    小胜子立刻上前轻声道:“国公府很安静,据说国公爷看老太太身子不爽,所以领着家里人都上秋山祈福去了,如今只剩下些看门的家人和三老爷。”

    那三老爷就是个寻常的文官儿,因着是个庶出,平日里也是个胆小谨慎的。

    百里青闻言,微微勾了下唇角:“祈福?西凉老头儿倒是个识趣的。”

    怕是不想牵扯进这些事情里头,所以才会在这备军之际去山上祈福吧,只是……

    百里青望着窗外斜阳西落,懒洋洋地道:“哼,他这辈子就爱做独善其身的事,只这一回怕是不能够了。”

    主仆三人说话间,忽见李密正领着人匆匆进门。

    李密满头大汗地进了门对着百里青一拱手道:“千岁爷,太子想要与您说话。”

    百里青寻了只漂亮的小石榴一边翘着指尖慢悠悠地剥,一边道:“那小兔崽子想要说什么?”

    李密摇摇头:“太子不肯与我们说,只说要见您!”

    百里青轻嗤道:“小兔崽子倒是真不知道什么叫尊师重道,就让他在南城上晾着不必理会就是了。”

    李密一愣,随后恭敬地拱手道:“是!”

    没有谈判筹码的人,在千岁爷面前放肆,太子这不是自找没趣么?

    百里青忽然出声唤住了准备离开的李密:“等会子!”

    李密立刻回身问:“千岁爷还有何吩咐?”

    百里青看了眼三清殿上的宫人一边发抖,一边拖着那满地的尸首,用水掉满地血腥,他淡淡地道:“这次宫变乃是太子殿下谋逆,宫中无人有防范,众臣之中,为维护陛下遗诏正统,死伤无数……。”

    他顿了顿,品了口茶,轻描淡写地说完话:“日后,给那些忠心护主的朝臣们都官晋一级,好生抚恤。”

    百里青的声音极为悦耳,尾音轻扬,带着一种余音轻轻渺渺的感觉,像是七弦琴停下后最后的尾音,又似一抹青烟在阳光里幽幽地漾开。

    只是……不光是李密等人,就是小胜子、连公公也齐齐地浑身一震。

    百里青似乎察觉了众人各自面色奇异,便淡淡地扫过了众人一眼:“怎么了,有什么问题么?”

    “末将得令!”李密脸色瞬间变得森寒起来,身上闪过了凛冽的杀气,手上抱拳,恭敬地退下。

    等着李密领着杀气腾腾的其他锦衣卫统领们离开,百里青方才道:“小连子,让人去弄些清凉茶来,这日头热得紧。”

    连公公立刻领命去了,出殿门的时候,他看着天边那血色夕阳,轻叹一声

    千岁爷,这是要籍此大开杀戒啊。

    看来,这宫变,绝对不会是血止于东宫之败,而是一场清洗,彻头彻尾的大清洗。

    庞大的宫城在猩红的夕阳下笼罩着一种带着血的艳丽色泽,又像一只巨大的妖兽蹲在煌煌天地之间,宫门就是它巨大的兽口,等着吞噬无数性命。

    ……

    南城凌宇宫

    “殿下,殿下,您不能在这个时候再去打扰相爷了,他失血过多……!”侍从忠心的阻拦并没有能拦住已经心中满是怒火与惶惑的太子殿下了。

    “滚开!”司承乾一抬手中长剑,直接用剑鞘朝那阻拦他的陆相侍从砸去,直将那侍从砸得惨叫一声,头破血流地跌滚在一边/

    随后,他看也未看,径自闯进了那凌宇宫的侧小殿里。

    这凌宇宫虽然叫做宫,其实就是一座城楼塔,平日里天朝的皇帝陛下们偶尔心血来潮会到这里来视察一番京城民情,但是视野绝佳,这也是为什么陆相爷和司承乾会选择退往此处的原因。

    司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承乾闯进来的声音极大,陆相原本腿上中了一箭,血流了不少,正是最难受的时候,见着他闯进来,只得有气无力地抬眼看了他一眼:“殿下。”

    司承乾焦躁地看着他道:“舅舅,您不是说了会有三藩王带人过来勤王么,如今一天一夜都要过去了,人影却不曾多见一个!”

    再如此拖下去,只怕就是所谓绝路一条!

    陆相在一边的书童伺候下喝了碗人参汤。精神头足了点,神色很有些凝重:“说起来,确实也是本相太过相信那三蕃王,若是半路上,他们被九千岁的人招安了,恐怕……。”

    他之前不见司承乾,就是不希望给他过多的压力,但是看着天色都泛出白来了,帝都之外却没有任何动静,如今他们退守此处,已然没有了退路。

    司承乾自然是知道陆相说的“恐怕”是什么,他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舅舅,您不是还有一万五千守着秋山的人马么!”

    陆相望着天边,片刻,苦笑:“听说靖国公领着家眷上了秋山。”

    “国公爷素来与百里青那奸贼有仇,更是政敌,如何会帮着他对付咱们!”司承乾错愕地睁大了眸子。

    这一次行动,他们虽然有意拉拢靖国公,但是靖国公从半个月前开始闭门谢客,称病不出,即使对外备军,也是由世子爷西凉靖出面,这个西凉靖也不是个好对付的,一问三不知,若是问得他烦了,便也闭门谢客!但这也表明了靖国公府这个举足轻重的砝码并没有因为贞敏郡主嫁给了百里青,而倾向了百里青。

    既然如此,他们也不能苛求。

    陆相冷笑,眼中闪过鄙夷和轻蔑:“靖国公就是个懦夫,当年能够为了独善其身而放弃蓝翎,如今自然也做得出这种放弃自己女儿的事,不过,这一次,百里青恐怕是在秋山那里还做了手脚,说不定逼得西凉无言那老贼也不得不动手,否则,咱们在秋山的人此刻也不会还没有到!”

    陆相目光望向了天边,眼睛里闪过一丝不甘与怨恨,随后他的神色变得有些木然,忽然一转脸看向司承乾:“成大事者需要天时、地利、人和,若是此次败在百里青那卑鄙小人的手上,我不过求一死罢了,太子殿下有何打算?!”

    司承乾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血迹斑斑的盔甲,手上血迹斑斑的剑,依旧泛着寒光,从上面能清楚地照见自己的模样,面色苍白,眼下乌青,头冠散乱,他望着剑上的自己轻笑了一下,那笑容有一种奇异的凄厉的气息。

    这是当年他第一次随靖国公大军出征得胜回朝之后,父皇赏赐给他的战国上古宝剑——沉今

    他拿过一张绸帕仔细地擦拭过剑身,一边幽幽道:“这把沉今剑跟了我不少年,它从一千年前诞生之日起,在战场上也吞了不少敌人的命,如今吞了我的命,倒也算是再为它的传奇添上一笔,吞过一国太子的血。”

    司承乾面目沉静,在知道了也许今日功败垂成之后,他心中的焦躁却平复了下来,如今百里青将他们围困在这城墙之上,却没有下令围杀,必有所图,而他乃国之储君,亦是天定的一国之君。

    可杀不可辱!

    窗外的朝阳渐渐升起,驱散了黑暗,但是这温暖的、金黄的光芒却宣告了他们的失败。

    已经是第二天了,九千强骑兵没有任何消息,藩王大军……更是没有踪影。

    陆相看着司承乾,眼中闪过复杂的光芒,也不知那神色是激动还是悲伤,最终他长叹一声,苦笑:“太子殿下,臣可死,殿下却必须活!”

    司承乾抬起脸看了陆相一眼,冷冷地道:“舅舅,您应该知道我绝对不是那种贪恋人世繁华之人,蝇营狗苟之辈,活着又有何意义?”

    陆相忍着腿上的剧痛,一下子撑起了身子,伸手过来就一把抓住了司承乾,咬牙道:“太子爷,您可知道死易而生难,当年越王勾践卧薪尝胆,所受之苦,不也一样后来百倍报之吴王么,如今九千岁之嚣张与吴王何异?!”

    陆相五指如爪几乎扣入司承乾的皮肉之中。

    司承乾看着陆相眼睛泛红,容色仿佛瞬间苍老,那种凄切到几乎狰狞的模样不由动容。

    “舅舅……!”

    他正想要说什么,忽然听见外头传来欣喜的大叫:“来了,藩王大军来了!”

    司承乾和陆相都是齐齐一喜:“什么!”

    随后司承乾立刻起身,让人搀扶着陆相到城头上去,而他则按捺不住率先冲了出去,站在了城南墙头之上看着远方,果然不远处烟尘滚滚。有大批人马正朝宫城下奔来,蓝灰色的旗帜在天空飞扬,大大的晋北、晋宁、东阳几个大字在阳光下异常的清晰,仿佛承载了司承乾和陆相无数的希望。

    司承乾忍不住笑了起来,兴奋地一拍城墙:“果然,天无绝人之路,上苍终究是庇佑皇室正统,绝不会让百里青那妖人为所欲为!”

    陆相也被扶了出来,眼见着那一大片人马瞬间就挟着冲天杀气冲到了宫墙之下他眼中闪过激动之色,同时欣慰地笑了:“果然如此!”

    所有东宫一脉之人都大喜过望,原本都有战死此处或者考虑着要怎么投降的诸人眼中此刻都满是狂喜之色。

    “有救了!”

    “太子爷,咱们有救了!”

    “一会子,领着人杀进宫里去,取九千岁那妖人的项上人头来祭咱们兄弟!”

    整座城墙上鹤凌宇宫里的人都沸腾了起来,欢欣雀跃。

    只是这样的欢欣雀跃却在被人打断了。

    “哟,瞧这群蠢物的轻狂样,倒是还做着那春秋大梦,千岁爷您看一会子奴才们把他们那些不会说人话的贱嘴割下来给咱们司礼监的看门狗做个小食,可好?”

    一道尖利的,不男不女的声音在东宫众人的头上响了起来,满是轻蔑与冷酷。

    东宫众人大惊,齐齐回头,方才发现,凌宇殿的琉璃屋顶之上,站着好些人,而最扎眼的就是那一身几乎代表着天朝绝对权力的锦绣八龙夺珠海水江崖白色官服,腰系暖百玉赤金镂空腰带的修长身影,他头上一顶蟠龙乌纱冠是上的金龙在阳光下闪烁着华丽而冰冷的光芒,就如他的人一般,冰冷华美却带着一种让人心颤而心寒的气息。

    那人仿佛站在那里就有遮天蔽日的乌云席卷而来,便是朗朗晴空,也让人觉得寒意森森。

    这是东宫那些下级的士兵们第一次近距离地看见这传说中令小儿止啼的九千岁,他白皙的皮肤在阳光下甚至有一种近乎透明的白,越发显得精致的嘴唇滟潋异常,容色倾国倾城,邪妄非常,就像那笼罩在所有人头上的妖神。

    百里青站在凌宇殿之上,身后是数名司礼监的红衣大太监,人人粉面红唇,看起来阴怖异常,百里青居高临下地睨着东宫众人,最终,他的目光掠过陆相落在了司承乾的身上,他轻笑起来:“太子爷,怎么,如今长大了便要做出欺师灭祖之事么?”

    司承乾见到了自己的援军,哪里还有畏惧百里青的时候,他冷笑一声,瞬间抽出长剑,指向百里青:“奸贼,你休得狂妄,今日王叔他们前来勤王,你一手遮天的时候不多了,若你是个聪明的便自裁就是,否则本太子必定要为父皇报那杀父之仇!”

    百里青忍不住地低低笑了起来,仿佛在看一个大发脾气的任性小孩子,随后他看向了陆相,挑了下眉:“陆紫铭,怎么,素来自诩家国天下皆在心中的你,如今也会挑动了前往边关抗敌的军队这般叛国作乱?”

    陆相看着他,眼中闪过近乎狰狞的凶光,或者说悲怒:“哼,百里青,你这奸贼,当年先帝留下你和你那弟弟,根本就是个祸害,如今你的好日子也要到头了,攘外必先安内,若是你这个内贼不死,安能定国!”

    百里青挑了下眉,似笑非笑地道:“是么,你确定三藩王都是你的勤王援军么?”

    陆相看着百里青的模样,忽然那心头一跳,随后立刻下意识地看向了那驰援而来的三十万大军,这么一看忽然觉得有些不对,那领头的将军,似乎有点面熟,而这种面熟却让他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而司承乾也转过头去看向那驰援而来的人,他也眯起了眸子,想要看清楚那英姿飒爽的领头将军,那将军看起来极为年轻,身姿修长削瘦,但是身上的气势逼人。

    那身形,他是不是在哪里看到过?

    司承乾也在同一个时刻发现了那人身姿熟悉。

    而就这一瞬间,那威风凛凛的少年将军忽然抬起头来,朝着宫墙上的人微微一笑。

    他唇红齿白,眸子清亮而大,容色秀美异常,这一笑看在有些人眼里极为美丽,但是看在另外一些人的眼里却异常恐怖。

    “是……是她?”陆相爷首先忍不住惊呼出声,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司承乾也瞬间认出了那张秀美异常的容颜,只是,从最初奇怪的不可抑制的惊喜过了之后,便有一种难以控制的冰冷迅速地从脚尖处向上蔓延,直接冻结了他的血管,蔓延进心脏之中。

    这种奇异的近乎痛苦的感觉,让司承乾只能死死地盯着那张美丽的脸,眼中有一种香灰燃尽了的死寂。

    是恨,是痛,是……那种无穷无尽的心中冰冷之感让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心中是什么滋味。

    陆相绝望地扶着墙头大笑起来,他死死地盯着天空,仿佛那里有什么似的,笑声苍凉凄厉:“贱人……蓝翎……你这个贱人,你祸害了陛下还不够,如今还要生出个妖女来祸害太子殿下、祸害天朝苍生么!”

    “命啊——一切都是命——!”

    陆相一转头死死地瞪着百里青,冷风吹起他散乱的头发,一夜之间,他原本乌青的发丝都已经发白,形容枯槁儿苍老。

    陆相眼睛一片赤红,咬牙切齿地道:“百里青,你这妖人,我陆紫铭今生为你所困,家破人亡,忠主却亦不能,但是你且记住,风水轮流转,天理昭昭,终有一日,一定会有人将你这奸贼诛灭,还我天朝朗朗乾坤!”

    说罢,他忽然十指如爪,一把死死地扣住司承乾的肩头,目光猩红中,脸上带着近乎疯狂的神色:“殿下,殿下,您一定要记住舅舅的话,你是这天朝最完美的继承人,你是天朝最尊贵的皇太子,这是任何人都不能改变的,您的使命就是终有一天登上皇位!”

    司承乾看向陆相,眼中一片冰凉:“舅舅……。”

    陆相忽然一闭眼,露出个古怪凄厉的笑容来:“好了,好了,元帅早就走了,蓝翎亦走了,陛下也去了,也该到我了……该到我了……。”

    说罢,他忽然纵身一跃,直接一个倒栽葱,从南城头跳了下去,没有一丝犹豫。

    司承乾下意识地伸手去抓,却什么也没有抓住,他茫然地睁大眼,看向那苍青色的身影坠落下去,然后血花四溅!

    ——老子是月票妹的分界线——

    绯月之夜

    月色有绯,主兵凶、进犯之兆。

    被称做皇城之巅的照月塔上,金铃之声飘荡在夜晚的宫城之上,仿佛招魂的铃。

    西凉茉抬头望着天空中那一抹红到妖异的月色,微微眯起了眼。

    夜风肃然撩起她柔软的垂在身后的发,刚刚洗完不久的长发仍旧在这潮润的气息。

    一只苍白修长的手抓住那柔软潮湿的发尾,凑到了自己的鼻尖轻嗅了一下:“怎么有如此好的心情出来看月色?”

    西凉茉放松了身子,自然而然地靠在自己身后那人的身上,百里青身上仍旧是那种混合着迷离的曼陀罗的香气与冰冷薄荷之味的迷人气息,一点都闻不出丝毫血腥味。

    “没什么,只是忽然觉得,很想试试站在这权力之巅峰上俯瞰众生的感觉。”西凉茉看着脚下那片迷离夜色,淡淡地道。

    整座上京都实施了极为严厉的戒严政策,但凡晚上有出没的人,不论青红皂白,先行抓捕,如有抵抗则格杀勿论。

    所以此刻整片上京灯火稀疏,有一种风雨飘摇之感。

    百里青轻笑,伸手揽住她纤细的腰肢,低头在她耳边轻嗅了一下:“丫头,你喜欢么,喜欢这种感觉,你还记得不记得你第一次在千岁府,跪在我面前说的那番话?”

    西凉茉微微一挑眉,轻叹了一声,再重复了三年前她初次私下求见他时说的那番话:“求无人再能欺我、辱我、压我;求欺我、辱我、压我之人都屁滚尿流,生无可恋,仅此而已——。”

    百里青似笑非笑地道:“如今,你已经做到了。”

    西凉茉默然,是的,她做到了,韩氏连同她所出的子女几乎下场各个凄惨,甚至尸骨无存;靖国公不得不对她这个心狠手辣的女儿低头合作;西凉世家彻底的毁灭了;皇后几乎被废;陆相坠楼……几乎所有欺她、辱她的人都没有了好下场。

    “怎么,你不快乐么,因为太多的血腥,所以你不快乐?”百里青敏感地挑了下眉,将她转过脸来看向自己,想要知道她心中隐藏的情绪。

    西凉茉看着他,微微翘了下唇角,淡淡一笑:“为何不快乐,只是忽然间仿佛都没有了什么压在头上的人,便觉得呼吸顺畅之后,又生出了患得患失之感,这就是为何天下间的人都想当皇帝,而皇帝的疑心也是天下最多的缘故罢。”

    “是么?”百里青阴魅的眸子深深地望进她眼睛里,仿佛要确定真假一般,随后才嗤笑道:“你个小权迷,怎么,这会子就惦记上想要当女皇了么?”

    西凉茉侧了脸,用一种近乎挑衅地眼神看向百里青:“若是我想当女皇,你可要来当朕的皇夫?”

    百里青一愣,没想到她竟然如此的肆无忌惮,说出这样惊世骇俗的话来。

    随后,他看着她近乎认真的神色,便也敛想要大笑的模样,只是看着她,竟不急不缓地点头:“可以,若你真有那本事,说不定我会考虑。”

    西凉茉不知想起了什么,忽然凑近他:“你方才问我什么快乐不快乐的问题,是不是我那母亲问过你的,或者跟你说过类似的话?”

    否则,他怎么会问这种对于她的性格而言就是很古怪的问题。

    百里青轻咳一声,含含糊糊地道:“这……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是以前我听你母亲与你父亲在沙漠的时候聊天说的话。”

    “哦,我那母亲又说了什么大义凛然,悲天悯人的话了?”西凉茉忍不住颦眉。

    &“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nbsp;百里青看了她那种嫌弃的表情一眼,忍不住轻笑道:“你母亲说她不喜欢看到那些血流成河的杀戮,即使她得到了胜利,却依旧会觉得心中满是难以自已的悲伤,忍不住想要哭泣。”

    西凉茉忍不住极为鄙夷地嗤道:“切,贱人就是矫情!”

    她虽然信奉盗亦有道,每一个士兵都要对生命有尊敬,但是对于蓝翎这种无病呻吟,纯属表现自己脑残的行为,她没一点好感。

    难不成你要假惺惺地一边在战场上与敌人生死对决的时候,也要先感慨一番,表达自己的深切同情么?

    战士有战士的职责,僧侣有僧侣的职责。

    蓝翎就是这种又想当那个‘善人’,又舍不得自己的私欲的人,所以方才连累了自己的骨肉前半生凄苦寥落,连累无数人跟着她一同受尽了折磨。

    西凉茉忽然想起了什么:“是了,皇后那边你怎么处理,她背后到底还有不少势力。”

    百里青抱着她坐在了自己的腿上,悠悠地道:“皇后娘娘已经自愿选择了一个好去处——殉葬。”

    西凉茉一愣,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什么?”

    百里青伸出修长的指尖替西凉茉拨开她耳边的碎发,再次淡漠地道:“皇后娘娘自愿选择殉葬。”

    西凉茉看了他一眼:“这里头你没有做手脚?”

    百里青淡淡地道:“我只是告诉了她,她儿子还蹲在大牢里,而先帝的尸首也要很快地下葬,不复存在。”

    韩贵妃娘娘怎么看也不像是愿意追随着先帝而去的人,倒是皇后才是对皇帝一片痴心,倒是没怎么费他心思,竟然在哭晕过去三日三夜之后,提出要与皇帝陛下一起下葬。

    “你答应了,其他人怎么会同意,一国之母要殉葬?”

    百里青慢条斯理地道:“因为不同意的人,基本上都闭嘴了,何况这不过是一个废后,也没人会如此无趣。”

    “那韩贵妃?”

    “出家削发为尼,到衡山替先帝祈福。”

    “……。”

    西凉茉看着百里青,忍不住暗自叹息,果然是个小心眼到极点的千年老妖,处置起人来真是干脆利落,恩怨分明。

    百里青瞥见西凉茉的颈项上露出一小截雪白的脖子,眼底微微闪过一丝暗流:,忽然转了话题“你穿男装的样子比穿女装的样子,要诱人多了。”

    西凉茉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白色男装,非常时期,为了行走方便,从她领着鬼军出京城前往天阳关伏击九千三藩王强骑兵的时候,就是一身飒爽男装。

    “你是在夸我,还是在损我?”西凉茉推了推身后那人,只觉得他的鼻息凑在自己敏感的脖子上,一阵麻痒。

    百里青正想凑上去在那雪白的脖子上咬一口,却忽然听见小胜子弱弱的声音在两人身后响起:“千岁爷,太平大长公主披麻戴孝求见您。”

    好吧~呃,我在码福利了,估计这两天放出~

    看在俺努力守信用的份上,上点月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