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宦妻 第五十六章 人心鬼测

宦妻 第五十六章 人心鬼测

    章节名:宦妻第五十六章人心鬼测

    “……我的女儿!”那披头散发的妇人尖叫一声,就要扑上去,眼看就要抓到那白衣少女,却陡然身子一僵,她低头看着自己胸口,一把大刀已经从她胸口穿过。

    她没再哼一声,睁着眼缓缓倒地。

    随着那妇人的倒下,跪在地上的人全都尖叫起来。

    那倒在腐烂尸堆里的小女孩早已经吓得两眼发直不会说话。

    那白衣娃娃脸的少女冷冷地瞥了眼那些人:“再叫,就送你们和她一样进入极乐世界。”

    那些跪了一地的人再不敢出声。

    那娃娃脸的白衣少女方才满意地一笑,只是那笑意里头有一种让人恐惧的阴森,她再次开口下令:“把你们的孩子全都给本护法交出来!”

    所有的人都沉默着不做声,其中一个穿着脏污,却还能看得出来衣料华丽的老头抖抖嗦嗦地道:“护法大人,孩子们都已经给你了,当初您到本县来的时候,也是老朽为你们修建了圣坛,供您传法布道,求您看在老朽的面子上……就放过咱们吧,咱们什么都不会说的!”

    跪在老头身边的中年男子也赶紧道:“护法大人,我爹说的对,咱们县本来就偏僻,人口也不多,您前日烧死县令和衙役们祭天以后,县衙就做了您的行宫,里面的县志您也看了,就是一千来户人家,不少人家还在偏远的山里,咱们这里也就几百户,如今已经有几十个孩子都在您那里了,真没了!”

    那白衣少女看着他,忽然弯起唇角,巧笑倩兮:“是么,刘员外,咱们也都不是外人了,若不是您,咱们天理教也不能在咱们县里发扬光大,本护法自然不会亏待你的。”

    此话一出,那些跪了一地的县民们都抬起头恨恨地瞪着刘员外父子。

    那刘员外父子顿时觉得如芒在背,刘员外顿时苦了一张老脸,赶紧道:“护法大人,老朽不敢居功,求您赶紧把事情了结了,放了其他人吧。”

    他心中无比的后悔,当初自己怎么会将这样的蛇蝎毒妇给蒙了眼,信奉了什么天理教‘存天理,入仙境’的谎言,在县里供奉了天理教,还帮着他们欺上瞒下,愚弄县民。

    直到接连出现幼儿失踪之事,捅到了县令大人那里,县令大人刚令这妖女过来回话,就被她领着那些凶残的教徒给杀了!

    而且所有闻讯而来讨要自己孩子的县民也被她和那些天理教徒杀害。

    这些妖人见着事情已经曝光,竟然直接将所有进出县城的路都派人封死,逼迫县民交出孩子,实在是太可怕了。

    那白衣少女颦眉,一脸天真无辜:“刘员外,您说的是什么话,你也是咱们天理教的教徒,自然是明白咱们天理教都是为了让大家进入极乐仙境所以才需要更多的仙童供奉给上仙,你的功劳咱们都是记得住的,必定要给您大奖赏!”

    刘员外父子心中暗自叫苦,正要说什么,身后的县民终于忍无可忍,有人尖叫起来:“姓刘的,你这个老混账,害得咱们那么惨!”

    “对,为虎作伥,咱们不能饶了这老狗!”

    “他害死了咱们的孩子,咱们也不能放过他的!”

    “对!”

    县民们的愤怒喷薄而出,但是面对长刀利剑,他们不敢把怒火发泄在那些天理教徒身上,只能将恨意全都倾泻在刘员外和刘家大少爷身上。

    看着刘员外和刘家大少爷两人跪在那里浑身发颤,茫然无措的模样,白衣少女满意极了,她眼底闪过一丝诡谲,居高临下地看着刘员外和刘家大少爷:“二位都是咱们天理教极为看重的人才,如今天理教正处在发展之态,为了除掉那朝堂之上的邪魔歪道,自然免不得一些牺牲的,那些牺牲的兄弟姐妹们都会进入天国,但若是刘员外和您的大少爷这般人才,咱们自然舍不得牺牲的,只要你们将剩下那些孩子藏匿在何处告诉本护法,本护法就赐你们一个香主之位,享一郡信徒的供奉如何?”

    那刘员外和刘家大少吓得浑身颤抖,立刻口称不知,谁不知道若是剩下的孩子们落在这个妖女的手里,必定会与那个丢在瘟疫死人堆里的孩子一个下场——感染马瘟!

    那白衣少女眼里闪过一丝恼色,冷笑起来:“若是员外你坚持与本教作对,不愿意听从天道,那么本护法也不会为难你,就将你送给县民们处置好了。”

    此话一出顿时让刘员外和刘家大少吓了一跳,恐惧地望着那白衣少女,齐齐道:“护法大人饶命!”

    若是让他们这个时候落在县民们的手里必死无疑。

    那白衣少女轻笑:“这一切都是要看你们自己聪明不聪明了。”

    刘员外还在犹豫的时候,那刘家大少已经吓得腿软,一咬牙就道:“我……我知道剩下的孩子在哪里,当不当香主倒也无所谓,只是求护法大人让我带着我和我爹,还有家财一起到别的地方生活!”

    他还不想死,他还那么年轻为什么要为别的县民去死?

    刘员外大惊:“幺儿,你疯了!”

    县民们先是愣住,随后也愤怒地喊叫起来,但是一个个都被头上那沉重的大刀与锋利的剑给挡住了去势。

    那刘员外的儿子忍无可忍地站起来,对着自己的父亲叫道:“我不是疯了,你们才疯了,我只是不想死,而且那些孩子交给了护法他们说不定是真有极乐去处!”

    白衣少女满意极了,微笑:“好,这方才是咱们天理教的人,就请刘大公子带路吧!”

    当初这些刁民们居然在听到消息之后,将剩下的孩子们全都藏了起来,这实在是让人窝火!

    刘大官人转头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居民们怨恨的目光,他肥硕的脸一颤,随后也不敢去看想要阻止他的老父,径自跟着白衣少女去了。

    刘大官人领着白衣少女和天理教的人奇怪八弯来到一扇门前。

    那白衣少女一愣:“这个不是你家的柴火房么?”

    刘大官人紧张地点点头,打开门让白衣少女领着人进去,随后,他指着那堆满柴火的地方:“就在那些柴火下面有个地窖。”

    白衣少女立刻朝身后的人比了个手势,她身后的人立刻上去,将所有的柴火搬开,果然看见一个手把。

    为了表示自己的忠心,刘大官人立刻上去把那个手把拉起来。

    果然,当那个手把牵引着的一扇门盖被打开之后,露出了一个地窖,里面瞬间传出来了许多小孩子的惊呼和哭泣之声。

    刘大官人立刻讨好地看向白衣少女:“护法,您看,我家地窖大,他们都在这里,一百多个孩子。”

    白衣少女看了一眼,果然见到许多稚嫩而惊恐的小脸,她满意地勾勾唇角,看向刘大官人那张虚肥的脸:“不错,你很忠心。”白衣少女瞥了他一眼,随后看向自己的属下:“把这些小东西都带走,日后用处可大了呢!”

    刘大官人听着那些孩子稚嫩惊恐的哭泣声,再看着那些孩子被一个个抓小鸡仔似的被天理教徒给抓了出来,他不由于心不忍地别开了脸。

    直到所有的孩子都别带走了以后,刘大官人恬着脸上前对着那心很手辣的少女道:“护法,您看我家老爷子和我们的家财……。”

    白衣少女看着他,露出个可爱的笑容来:“你且放心就是了,你如此忠心,本护法是一定要重重赏赐你的。”

    那刘大官人看着她,心中暗自骂了声小贱人,随后却连声道:“不敢要什么奖赏,只求护法开恩就行。”

    白衣少女笑着点点头,很大方地对着属下的白衣人道:“带他去见他老爷子吧。”

    刘大官人立刻感激地再三点头,立刻一路往回小跑。

    只是当他赶回到自己来的地方时,却只正巧听见一声凄厉的惨叫,他定睛望去,瞬间浑身的血都凝固了。

    原本活着的所有县民如今已经全部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血流遍地,而天理教徒们手上的兵器利刃上全是还没有凝固的鲜血,显示着方才完成了一场血腥的屠杀。

    而他正正看见一个粗壮的白衣大汉手提大刀一刀向刘员外的头上劈去,瞬间将刘员外的头砍了下来。

    “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那砍掉刘员外头的大汉扭过头,看着刘大官人嘿嘿一笑,露出满嘴森冷的白牙。

    刘大官人的腿瞬间软了,伸手就要去操起一把插在身边尸体上的刀,但是他手还没有碰到刀子,就见一道寒光闪过,他的手臂已经瞬间从他身上脱离!

    “啊啊啊——!”刘大官人抱着自己断掉的右臂,喉咙里发出尖叫,那声恐怖的尖叫几乎不像人能发出来的,瞬间惊飞了树上等着食腐的乌鸦。

    刘大官人倒在地上,不敢置信地看着那白衣少女:“为什么……你这妖女,不是说了放过我们的么?!”

    那少女依旧笑得纯真可爱:“是啊,本座说了要奖赏你们,就让你爹先去了极乐仙境!”

    “你们好卑鄙……你们会有报应的,杀了我吧!”刘大官人痛得脸色煞白,心中又悔又恨,只怨自己猪油蒙心,让这妖女毁了一县人最后的希望。

    白衣少女伸出一根指头,故作可爱地摇了摇:“啧啧,你对本教的忠心,让本护法非常满意,对你的奖赏要比给你爹的好多了。”

    说罢,她朝那个砍掉刘员外头的大汉招手:“张武,把咱们刘大官人的舌头挖掉吧,今后他只需要用心与上神沟通,不再需要舌头了!”

    刘大官人惊恐地看着那大汉一步步狞笑着朝自己走来,他想要逃跑却被人踩住了肩头,直到被那人染血的五指粗鲁地捏住了下颚,一把造型奇特的小刀伸进了口中。

    “呜呜——!”

    惨烈的闷哼声再次划破了夜晚凝重沉腥的空气。

    白衣少女环看着刘大官人满嘴血昏迷了过去被拖走,她方才环视了一会周围,目光落在那个坐在腐烂的死人堆里的女孩子身上,忽然道:“一会子拿袋子把那小丫头给装上,让她和那些抓来的小东西们关在一起,明日就立刻带着他们离开。”

    她身边走出来一个干瘦的白衣老头,看了看天色,又看向那堆腐烂的尸体颦眉:“护法大人,一会看样子有暴雨,这些犬戎人的尸体要不要趁现在烧了?”

    那些腐烂的犬戎人尸体都是他们从犬戎带进来作为传染源头,但是尸体腐烂之味实在太大,而且感染了马瘟的尸体,就算他们这些得了教宗大人加持的教徒也不敢随身带运太久,再加上附近锦衣卫的人马领着边军查得极严,他们便选了这个两国交界的偏僻小县城动手。

    白衣少女也抬头看了看天色,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忽然轻笑起来:“雨堂主,听说这附近山上有一处泉水,水质极好,也是附近的县里的水源之一,只是挺难找的,就让这些犬戎人再发挥他们最后的作用吧,嘻嘻。”

    那老头看着她可爱灵动的笑颜,心中不由发寒,这丫头小小年纪,却心思歹毒之极啊!

    但雨堂主还是很快点头:“是,老朽这就去安排。”

    一道霹雳划裂了天空,她抬头看着那一道道越来越多的闪电,笑了起来:“嘻嘻……国之将亡,必有妖孽!”

    冰冷的电光照亮了她的脸,冰冷而苍白,还有一种怪异的扭曲。

    没过多久,倾盆大雨陡然而下,冲刷了一切的血迹与罪恶的痕迹。

    这个县城再也没有亮起过灯,一千多户人家悄无声息地消失在这个雨夜。

    ——老子是月票没有来,自挂东南枝的分界线——

    舒云郡是天朝与犬戎两国国境附近最大最繁华的郡县,每日里都不少客商往来,但是自从犬戎爆发了马瘟会传染人之后,锦衣卫为首的人带领边军将两国国境封锁,只许出,不许进,这里的生意便萧条了许多。

    而且最近秋日的时气不好,总是薄雨绵绵。

    城门边,锦衣卫小队的小队长刘利走出门边的休息小屋,抬头看了看天色,他拧起两道粗眉,呸了声:“破天气,又要下雨了。”

    另外一个锦衣卫厂卫也叹息道:“就是,听说隔壁县里的稻子都烂在了地里,如今存粮不够,又有不少人因为这样的天气都病了。”

    刘利闻言,有点怀疑地道:“会不会是疫病传染进来了?”

    身边围绕的几个厂卫都吓了一跳,互看一眼,没有说话。

    倒是刘利自己看了眼警惕地守在门外的边军们,自言自语地道:“应该不会吧,张来三那人比我还狠辣,守着隔壁的县城,苍蝇都飞不进去,怎么会有人生病?”

    其他厂卫们也纷纷点头道:“正是。”

    说话间,众厂卫们忽然听见外头一阵吵闹,刘利提着刀领着众人过去一看究竟。

    原来是四五个小小的三四岁的小娃娃,正被一个有些肥胖木然的男子领着,站在城门口被边军的人拦下了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

    刘利见那胖子不但断了右臂,而且似乎是个哑巴,他只会伸手指着城门内,表示他要进城,几个孩子怯怯的躲在他身后。

    那边军领头的百夫长似乎很有些犹豫,看着那几个小孩子,已经是想放人了,却又很犹豫,忽然看见刘利过来,那百夫长立刻领着几个边军过来对着他道:“刘队长,您看这几个孩子都饿坏了,他们爹方才比划了半天,告诉咱们他们遇到劫匪了,身份路引都被偷了,身上也没有什么钱财,他想带孩子进城弄点吃食。”

    刘利看着那胖子虽然脸色惨白,右臂又断了,但身上也是干干净净的粗布衣衫,连着几个孩子也看起来很干净,倒是不像坏人。

    但他还是冷冷地道:“上峰有命令,是不允许任何人进城的!”

    那胖子刚听他说完话,便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眼里泪水直流,再将几个孩子推到了他的面前。

    几个孩子也‘呜哇’一声哭了起来,抱着小肚子喊饿。

    可怜之情状让人不忍,那百夫长看了就有些不悦地道:“刘队长,这几个不过是孩子,而且看着也是清白人家的,不像生病,不像行商的,更不像犬戎人,为何不能让他们进呢!”

    双方的商队、探亲的犬戎人,都绝对禁止进入城内。

    其他的几个边军士兵也颇为生气地道:“正是,上峰就是有令,也法理不外人情,有谁会带着小孩子来行商呢?”

    边军士兵对于锦衣卫这些人向来没有好感,而且突然过来接管了指挥权,京城做派也让这些边军非常不适应,但非常时期,双方也都算通力合作,倒也没有生出什么事来。

    刘利看着那些义愤填膺的边军,再看了好一会那些小孩,实在看不出什么不对经,那些小小的孩子也极为可怜地看着他,于是刘利心中一软,不得不叹息道:“好罢。”

    说罢,他甚至从腰上取了半吊钱出来交给那胖子,那胖子看着他的眼神忽然闪过一丝复杂,但刘利想要细看的时候,却发现他眼睛还是那么呆滞。

    刘利听着身后那些边军们仿佛刮目相看的赞美之词,再看着那胖子千恩万谢地点头离开向城内走进去的背影,他不禁总有些不安,或者说相当不安,却不知道为什么。

    那胖子领着几个小孩儿走到了城里一处安静小巷附近,他牵着一个三岁的孩子走进小巷的一个水井边,他蹲了下来,拿出了一个袋子,从里面掏出了一只烧饼递给那个小小的男娃娃。

    小男孩儿很久“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没有吃到这样的东西了,怯怯地看了那胖子一眼,那胖子点点头,露出个笑容来,小男孩受了鼓励,立刻捧着烧饼狼吞虎咽起来,却没有看见那胖子眼里闪过一丝浓浓的悲伤。

    雪亮的匕首伴随着飞溅的鲜血从那小小的身体里同时出来,小男孩手里的烧饼掉地,他茫然地看着自己胸口流淌的鲜血,他还不能理解这意味着什么。

    胖子忽然脸上狞色一闪,抱起小男孩的颤抖的身体直接扔进了井里。

    “噗通!”

    水井很快地淹没了那挣扎的小小的身体。

    胖子盯着那只掉在地上的染血的烧饼,发了一会儿呆,然后捡起烧饼也扔进了水井,没了舌头的嘴巴一开一合,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过了一会,他转身拖着沉重的脚步向外走去,领着剩下的孩子,提着剩下的烧饼,慢慢地向另外一条街道的水井所在处走去。

    重复着——下一个烧饼的故事。

    ……

    一个月后

    上京

    太极殿东暖阁

    “冀东郡守来报,冀东十二县发现感染了马瘟疫症状之人!”

    “报,章阁郡守来报,章阁七县发现了马瘟蔓延之迹象!”

    “报……。”

    各种关于各地疫情发展与请求救援的奏章如雪片一般地飞进上京,迅速地堆满了九千岁批阅奏章常用的案头,乃至放不下之后堆在地上。

    太医院的上至医正,下至寻常御医也已经全部在太极殿西暖阁住下了,每日往返于太医院与西暖阁之间,不得回府。

    紧张的气氛迅速地从民间蔓延到宫中,从宫人到嫔妃,每个人的身上都带着艾草、灵香草等避秽防病的香囊。

    而民间更是不用说,艾草如今成为最紧俏的药材,原本一文钱一斤的艾草都涨价到了五文钱一斤还是照样被大量的抢购。

    从宫禁到民宅,全部都飘荡着燃烧着艾草的味道。

    百里青眯着阴魅的眸子,冷冷地睨着正在桌子前研磨药材的老医正,很是不耐地道:“老头儿,你到底什么时候有个结论,这到底是马瘟还是人瘟!”

    老医正习惯了他这种语气,但还是抬头瞪了他一眼:“臭小子,再这么没大没小的,就从东暖阁滚出去!”

    说罢,又低头继续研磨自己的药材。

    连公公瞥了眼百里的脸色,不由暗自苦笑,敢让九千岁滚的人怕是只有老医正了。

    百里青脸色青了青,阴冷冷地嗤笑:“老头儿,这是本座的地盘!”

    老医正也冷笑一声:“好,那老头子滚就是了!”

    说罢,老医正一卷手上的东西就要麻利地带着自己提着药箱的药童‘滚’了,百里青见着他真要走,不由又急又恼,却拉不下脸来,只咬牙切齿:“臭老头!”

    老医正刚走到门口就被进来的人拦住了。

    一道清亮柔和的女子声音响起:“爷爷,您不要理会阿九那个笨蛋,他心急过头罢了。”

    老医正看着自己面前的女子,脸上的表情方才柔软下来,却依旧没好气地道:“小丫头,你不必为那个臭小子说话,老头子看他是吃了火药了!”

    西凉茉拉住老医正的手,弯着水媚的大眼儿笑了笑:“爷爷,咱们不理他就是了,茉儿新近发现一些奇怪的事儿,打算和您商讨一番呢。”

    说着,她就搀着老医正回到窗边的凳子上坐下。

    人上了年纪,就喜欢看着喜庆的东西,见着西凉茉软甜和的笑颜,老医正心头舒服了许多,而且又听说西凉茉有事儿与他商量笑眯眯地道:“好,咱们不理那个阴阳怪气的臭小子,以后丫头要是嫌弃他老牛吃嫩草,爷爷再给你找个好的!”

    阴阳怪气?!

    老牛吃嫩草?!

    百里青“咔嚓”一下将自己修长尾指上戴着的纯金镶宝石的护甲给捏断。

    所有人都忍不住脸色怪异,努力地憋住笑,只怕上头那位脸色黑似锅底的爷会发飙!

    唯独西凉茉警告性地瞥了他一眼,然后微笑着坐在了老医正身边:“爷爷,我想知道,如今对于马瘟传染人,您和太医院的御医们可有什么结论了么,或者有头绪了么?”

    说到正事,老医正便也微微颦眉道:“这事儿其实老头子倒是在一本无名氏著的《金针馈》上见到过,只是此事一向甚少发生,而且就算有,也很难像寻常瘟疫那样传染得如此厉害,所以相当棘手,通常一人感染,然后很快周围的人都会感染,经常是一村、一镇甚至一县的人快速地死去。”

    西凉茉从腰上的小袋子里拿出来一张薄如蝉翼的地图铺开,上面的山川河流极为详细,赫然是一幅天朝的详尽地图,上面在不少地方都贴着一张小巧的铜红色的铜叶子。

    她点了点那些贴着铜叶子的地方,神色凝重:“您看,这些都是疫病爆发之处,茉儿觉得有些奇怪,虽然这感染之地是从与犬戎交界的路年县开始蔓延,然后一路蔓延进了咱们中原内陆,但是一个月的时间,不免有些太快了,按理说这种瘟疫潜伏期很短,三到五日,发病之后,就会全身无力,高热,七日之内内脏出血而死,但是正是由于这样短暂的病程和死亡期,才不应该蔓延如此之快。”

    老医正一愣,随后仔细地看向那地图,颦眉道:“丫头,你是说因为感染者很快就会死去,而且从边境之城到了其他繁华市镇始终是需要走一定的时间的,所以不应该那么快速的蔓延开来是么?”

    西凉茉点点头,又看向老医正:“茉儿记得之前您说过,根据各地传来的资料来看没,这样的病多半是通过接触传染的,也就是说次病的病气不会通过风来传染,若是没有沾染上对方的体液,没有喝了被感染的水源,此病是不会被传染的。”

    目前就她自己有限的医疗常识来看,这种内脏出血而死的病,非常像前世的某种恐怖的四级出血热病毒感染,但是这时代没有流行病学调查,非常的难以确定传染的方式与疫病对什么药物有反应。

    “正是,老头子也觉得这病有点古怪,秋日天长,虽然容易有疫病,但也不至于如此古怪迅速,不过老头子派出去的人如今已经在尝试各种药物了,有些方子还是能有些效果,但是恐怕很难很快研制出最有效的药物。”老医正揉揉太阳穴,叹了一声,随后道:“咱们还是只能从控制传染速度上先下手。”

    西凉茉微微颦眉,正要说什么,却忽然听见身后一道阴冷的声音响起:“本座早已经派出锦衣卫和司礼监听风部的探子,去截断那些有疫病爆发的郡县出行之路,但是就连锦衣卫的人都感染了疫病!”

    百里青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两人的身后,正睨着那张贴了不少铜叶子的地图。

    他沉声道:“如今长江与大运河以南尚且没有发现病症,我打算立刻派兵以此为界,将两地隔开,同时封锁一切消息,以前与西狄仁打仗的数十万大军军心不稳。”

    如今参战的一半士兵都来自长江与运河以北,若是发现后方家中出事,只怕无心应战。

    “这事儿,会不会是西狄人干的?”老医正忽然捋着胡子怀疑地道。

    西凉茉想了想:“这倒不是不可能,但是不管是谁干的,阿九的对策都没错,但是我认为咱们不能只一味封锁消息,不管此事是否人为,咱们都必须抢先一步做好准备,不若令人去通知前方士兵,咱们这里爆发了大规模的风寒疫病,然后告之咱们急缺生长在西狄境内的艾草,反倒是能激发士兵们的血性,不给有心人作乱的空子!”

    百里青和老医正都睨着西凉茉片刻,同时挑眉道:“你这奸诈的丫头!”

    西凉茉看着他们两人,忍不轻笑:“二位连表情都一模一样啊,真不愧是‘父子’。”

    老医正和百里青两人同时脸上都有赧色,不约而同地别开头:“谁跟他是‘父子’。”

    发现自己与对方做了同样的事情,两人各自又冷哼一声。

    西凉茉暗自摇头,还是把话题拉回到了正事之上:“阿九,我已经让者字诀的三分之二的医者前往疫情区,相信很快能慢慢发现更合适的药方医治病症,但是首先咱们还是要把长江与运河以北的地方郡县全部戒严,不管到底有爆发疫病的郡县,都不允许任何人口流动。”

    几人细细商定了许多的相应的政策,便令人一路快马加鞭推行实施。

    ——老子是月票不见涨,小白自挂东南枝的分界线——

    “云香,你手上怎么有那么多红点儿?”司制房的柳司制瞅着大宫女云香手上的红点儿不由奇怪地道。

    云香脸色原本就有些苍白,闻言,她不由一僵,随后轻声道:“没事,只是被虫儿咬了。”

    两人一路交谈着的身影远去,无人留意到身后转出一道颀长的身影。

    芳官看着那宫人远去的身影,不由挑眉,身上起红点儿?

    怎么与那些瘟疫之兆如此相似?

    他顿了顿,若有所思地一笑,看来,这宫里要变天了,只是不知道那宫人的目标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