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宦妻 第六十章 神赐之血

宦妻 第六十章 神赐之血

    章节名:宦妻第六十章神赐之血

    殿堂中原本是放着八仙桌椅之处的地方,如今已经堆砌起一个巨大的浴池,里面有翻腾着黑红色的汁液,仿佛满池子的血液,里面不时有蛇身一样的东西游动着,看起来异常可怕。

    也朝空气里不断地弥漫出浓郁的血腥与恶臭的气息。

    数名以厚厚沾染了药物面巾蒙面的侍者匆忙地端着药盘来来去去,偶尔听见‘噗通’一声闷响,有人一头栽倒在了地上,有蒙着面的太医立刻过来,简单检查了一下,摇摇头,立刻有人将他抬起送走。

    并没有人有太大的反应,只因为这样的场面太过平常。

    每日,这里都有不少人因为过于闷热中暑晕倒,甚至——感染发病。

    一道佝偻的身影慢慢地在身边侍从的搀扶下走到血池边,看了眼血池,露在外头苍老而精亮的眸子里闪过一丝郁色,随后扭头对着坐在血池不远处打盹的老太太吼了声:“死老太婆,过来,这都过去多久了,人怎么还没上来!”

    那老太太是唯一没有蒙脸的,她陡然睁眼,阴森森地瞪着老头:“死老头子吼什么!”

    她的五官远远看起来有一种诡异的扭曲感,像枯老的树皮,眼皮子耷拉下来,几乎都看不到眼珠子,但是一睁眼就让人觉得看见了一只人形的老蜘蛛。

    “血婆婆,别气,老医正只是和咱一样担心主子,主子下去都已经快一个时辰了,一点动静都没有。”小胜子蒙着头脸,说话听起来瓮声瓮气的,但是却掩盖不了他的忧心。

    “行了,就你们担心,老婆子我不担心自家孙儿!”血婆婆虽然一边抱怨,但还是一边慢吞吞地走了过来。

    老医正没好气地冷哼:“你担心个鬼,当初让你少教青儿那些邪门歪道的东西,弄得他性情大变,跟你一样阴阳怪气的,如今还得泡在这一池子能毒死十座城的人的毒血里头不知生死!”

    血婆婆冷笑,满是褶子的脸上拧成一团,看起来更为怪异:“不是我和老怪物教青儿那些邪门歪道的东西,就你那种天生人自生的放养,青儿能不能活到今儿还是两说,何况没了本婆婆的血水,青儿能撑到如今?”

    看着两老居然就百里青的教育问题开吵,完全忘记了正事,小胜子急得满头大汗,又不敢像对指使身边的小太监一般的发脾气,只能苦着声音道:“两位老祖宗,千岁爷还泡在里头呢,两位能先让爷出来看看情况不?”

    血婆婆冷哼一声:“若不是这老东西吵吵,我才不会和他废话!”

    说罢,低头去看那血池。

    老医正张了张嘴,但是瞅见小胜子满是哀求的的眼神,只能忍耐下去,也忍不住伸长了脖子去看那血池。

    血婆婆戴上了金丝手套,伸手下去捞了一把那血水来验看,她拧起眉头:“这一次的血池水,那么久还没有变成纯黑,是怎么回事?”

    随后,她从怀里掏出一个瓶子,往手上倒出了一把白白胖胖的虫子,那虫子肚子上都有一个黑色的窟窿,看起来极为怪异,她把挣扎扭动的虫子朝水里洒了下去。

    过了好一会,原本只是翻腾的血水,忽然猛烈的翻腾起来,不一会血水里忽然冒出两只婴儿头大小的尖吻的金色蛇头来,朝着血婆婆猛地张开了两张血盆大口,满嘴尖利狰狞的长牙极为吓人,几乎像是要将血婆婆给整个人吞下去一般,而诡异的是那两只蛇头都长在一条蛇身子上,竟然是一只罕见的,被视为妖物不详的双头毒蟒。

    蛇嘴利一股子浓重恶臭的腥气让老医正和小胜子都忍无可忍地倒退了数步!

    血婆婆却像闻见了最醇的花香一般,深深地吸了几口气,满意地点点头,扔了两把把虫子给那双头蛇,又伸手摸了摸那蛇的脖子:“小金,老婆子的宝贝孙儿呢,还没醒么?”

    那金色双头毒蛇吃了血婆婆喂的东西,却有些不满足地一口咬在她的手上,血婆婆看着垂垂老矣,但此刻却眼明手快地一把抓住它的舌头,恶声恶气地道:“小畜生,给你点颜色,就开染坊,还不把我的孙儿带上来。”

    那蛇被揪住舌头,难受地抖了抖身体,不一会就看见一只苍白的手忽然抓住了蛇的脖子,慢慢地水里鼓出一个包来,水哗啦啦地往两边流淌翻滚,有修长的人形忽然从里面一下子冒了出来。

    他静静地闭着眼,长发全部都拨开到了脑后,不断有暗红的血水顺着他的细腻皮肤缓缓地淌下,极度的苍白皮肤颜色与黑红形成鲜明的对比,触目惊心,却有一种妖异到恐怖的美丽,仿佛开在地狱血坛里蛊惑人心的彼岸花。

    他出现的那一刻,连身边诡异狰狞的双头蛇都乖巧地伏在了血池之上。

    黑艳的血渐渐地从他皮肤上流淌完毕,血婆婆和老医正都紧张地看着他。

    只是他仿佛沉睡了一般没有出声,就那么静静地抓着蛇的脖子立在血池之中。

    血婆婆到底忍耐不住,叫了一声:“青儿,你怎么样了,什么感觉,说句话啊!”

    百里青慢慢地张开阴魅的眸子,他的眼瞳原本黑沉如深不见底的地狱冥河,只是如今张开的霎那竟然有一丝诡异的猩红光芒掠过,连瞳孔都仿佛如身边的双头毒蟒之瞳一样微微竖起,诡谲之极。

    两道鲜红的血迹缓缓地顺着他的脸颊淌落下来,仿佛血之泪一般,让人不寒而栗/

    血婆婆和老医正看着他脸上的血迹,眼中同时闪过失望与痛色。

    “千岁爷?!”小胜子忍不住叫了一声,百里青阴魅诡谲的瞳子微微地扫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而是在一次闭上了眼。

    血婆婆咬牙切齿地念叨:“怎么回事,这个破瘟神,盘在我家孙儿身上不走了?婆婆我明明都已经给他换了三身血了,不要说小金身上的毒都已经融在血里,以毒攻毒,连鬼芙蓉血都用上了,为什么还在流血!”

    瘟疫的症状就是会不断地流血,高烧之后,不但皮肤的毛孔在往外冒血,连内脏仿佛溶解一般,不断地呕吐出血和肚子里腐烂的脏器。

    这已经是第八天了,第一批所有的感染者都已经死去,连魅一那个小子都已经不行了,如今不过是等着咽下最后一口气而已。

    她死死地盯着百里青脸上的血迹,手也忍不住地微微颤抖起来。

    另外一只苍老的手覆在她的手背上,喑哑着声音道:“把最后一颗鬼芙蓉血液拿出来吧,撑一撑,说不定就能撑过去了。”

    血婆婆看了看抓住自己的手腕的老医正,他的手骨节都泛出白来,血婆婆瞅了他一会,露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来:“老头子,你也有害怕的一天么,当初让你把青儿和洛儿从宫里强行带走,不让青儿为了报仇留下来,也许就不会有今日之祸,若是青儿没保住,咱们怎么对得起公主殿下?”

    老医正沉默着,仿佛瞬间苍老了许多,他闭上眼,苦笑:“都是老头子我的错,咱们尽人事,听天命吧。”

    小胜子有点木木呆呆地,茫然不知所以第看着他们,低低地呢喃:“怎么办,如果千岁爷……夫人想要见千岁爷,如今已经在外头等了两天了。”

    能挨过七天,就基本上能排除感染发病的可能性。

    如今夫人已经挨过了这病,若是千岁爷……

    小胜子不敢想,若是千岁爷一去,这天朝会是一个什么局面?

    或许被西狄人彻底吞并,反而倒是一件好事。

    忽然,老医正扯了扯他:“快点,青儿在叫你!”

    小胜子一惊,立刻看向血池之中,只见百里青阴魅诡谲的眸子正定定地盯着他。

    小胜子一愣,忽然明白了什么,有些犹豫,但是对上他的眼神,习惯性的威压,还是让他不自觉地点点头。

    ——老子是月票涨涨涨,贱人自挂东南枝的分界线——

    东院殿前,一道窈窕的白色身影静静地站在门前,仿佛完全不觉得头顶烈日当空的炎热有多么难捱。

    另外两道穿着淡黄色宫装的纤细身影一人撑了把伞,一人提着一只冰镇壶匆匆地赶了过去。

    白蕊撑着伞挡在西凉茉头上,看着她有些苍白却依旧淡然的面孔焦灼地道:“大小姐,咱们回去吧,昨日您已经在这里站了一日,夜里又要扮作千岁爷的模样和宁王一起批折子,您的身子骨原本就不好,原本就是千岁爷费了心思才替您看顾过来的,若是让他知道您这般不爱惜,只怕是会动大气的。”

    大小姐看着是个好说话的,但实际上比谁都倔强,只有拿千岁爷说事儿,她兴许还能听她们说上一两句。

    西凉茉静静地看着那扇朱红的雕花大门,仿佛能看得见里面的人一般,听着白蕊的劝解,她淡淡地道:“你这丫头最近是越来越会说话了。”

    白蕊见西凉茉肯搭理自己,心中一喜,与白玉交换了一个眼神,随后立刻又再接再厉地道:“大小姐……。”

    “不必说了,你说的,我都懂。”西凉茉却忽然出声打断了她,幽幽地道:“我原本以为我能做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只是……。”

    她轻叹了一声,冷冷地看着天空:“只是,我才发现原来我只是个人,而不是一个神。”

    她无数次强迫过自己不要再站在这里,要替他守护好这个动荡的帝国。

    只是,每一次,她坐在御座之上替他批阅奏折的时候,都忍不住会去问自己一个问题——若是有一天他真的不在了,自己做那么多的意义何在?

    各安天命……

    她该如何各安天命?

    她看着天空炽烈的阳光轻笑了一下,这种感觉……真他妈的一点都不好!

    白蕊忽然一把抓住西凉茉,错愕地瞪大了眼,结结巴巴地道:“大……大小姐……门……门开了!”

    西凉茉一顿,立刻低头,紧紧地盯着那悄无声息缓缓打开的东院侧殿大门。

    随着那大门缓缓地打开,露出里面那一道修长的身影,那么熟悉的轮廓让西凉茉瞬间水媚的眼里便忍不住盈满了泪水。

    “阿……九……。”

    他一身雪白的绸衣,皮肤却比衣衫更加白皙,如玉石一般,仿佛有一种苍白温润的光,让他看起来仿佛玉砌成的人儿一般,长如翎羽的睫毛下,阴魅的眸子一片乌沉,精致嘴唇却依旧是艳丽的嫣红。

    他静静地看着她,没有说一句话,只是这么安静地看着她,有一种平日里难得看见的温润气息,却让她忍不住死死地握住了拳头,指尖深深陷入手心。

    两人之间隔着几十米的距离,却仿佛隔了一条宽阔而漫长的冥河,他是那对岸的彼岸花,她却不是那摆渡人,到不了他的幽冥乡。

    西凉茉看着他,忽然闭上眼,眨去眼角上的泪光,随后轻轻一笑:“阿九,你看起来丑死了。”

    百里青看着她,微微翘了一下唇角,眼中有一种奇异的温柔。

    白蕊和白玉不明白为什么百里青不说话,只是在一边看得心酸,缓缓地退开到一边。

    西凉茉忽然摇摇头,冷冰冰地道:“别用这种眼光看着我,真的很讨厌,所以我有一件事要告诉你。”

    那种目光在这个时候看起来,带着一种令人厌恶的离别的味道。

    百里青看着她,片刻后点了点头,似乎有些无奈。

    西凉茉看着他忽然露出个凉薄笑:“你若是撑不过去了,我就让你的孩子叫别人爹,永远都不告诉他,他的生命里存在过这么一个人!”

    百里青一愣,随后线条流畅妩媚的丹凤眸子梭然睁大,那张从容苍白的面容几乎扭曲起来,精致的唇角紧紧地抿了起来,形成一种极为奇特的表情。

    那是西凉茉第一次看见他失态,或者说那种奇特的表情,但是也足够让她知道他心中的激动。

    西凉茉看着他死死地盯着自己,眸光晦暗不明,却有汹涌的潮水在里面波动,看着他忍不住上前一步,却踉跄了两步,在小胜子的搀扶下才站稳,她眼中闪过一丝痛色,但是西凉茉还是凉薄地轻笑起来,那笑里满是凉薄:“怎么,不相信,没关系,爱信不信,反正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好女人,打掉他也不是不可能。”

    她说完,定定地看了他一眼,转身毫不犹豫地离开。

    白蕊和白玉两人互看一眼,立刻转身跟了上去。

    西凉茉一步步地往前走着,只听着身后传来传来小胜子惊慌的声音:“千岁爷……千岁爷!”

    她肩头一颤,却还是没有停下来,一直就这么走出了西院。

    周云生正站在门外,看着她出来,立刻迎了上去,看了她片刻,忽然温声问:“看到千岁爷了,是么?”

    西凉茉点点头,淡淡地‘嗯’了一声,随后道:“怎么样了?”

    周云生点点头:“者字部和前字部的人已经发现了传染的源头,他们手段非常之残忍,因为用的都是幼小的孩子做感染源,所以才能一路如此顺畅,如今已经将最早一批感染源拦截下来,正在审讯当中,不过如今存活下来的所幸无几,其中为首一人更是断臂又哑了,很难从他们身上得到有用的情报。”

    西凉茉冰冷的眸子危险的眯起:“如今他们都关在哪里,带我去!”

    周云生一愣,就想要拒绝,但是看着西凉茉的目光,便将劝阻的话吞下了喉咙,温柔地道:“好,小小姐,你先别急,我立刻着手安排。”

    说罢,他看了身后沉默如同影子一般的魅晶一眼:“走吧。”

    魅晶点点头,悄无声息地跟着他离开。

    &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nbsp;西凉茉紧紧地握紧了拳头,抬头看了看猩红宫墙与碧绿的琉璃瓦,沉默了片刻,忽然道:“一会子,立刻安排人太皇太后和陛下送出宫去,只对外说,送到秋山避祸。”

    白玉一楞,随后点点头:“是。”

    白蕊看向西凉茉,忍了又忍,还是没有忍住:“大小姐,你真的有孩子了,莫非你真的一点都不顾念千岁爷么?”

    她们已经知道了百里青的真实情形有一段时间了,除掉一开始的彻底惊掉了下巴,但是最终还是为西凉茉而感到庆幸。

    她们算是看着西凉茉玉百里青一路从坎坷过来的,“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更是不能理解西凉茉怎么会对百里青那样冷酷。

    千岁爷再怎么让外头人害怕,但是对自家郡主的好事有目共睹。

    白玉虽然没有白蕊那么激动,却也是看着西凉茉有些犹豫地道:“郡主,您真的怀上了千岁爷的孩子么?”

    在她们的念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千岁爷若是去了,起码在世间留下他的骨血,也还有个念想。

    西凉茉看着天边云卷云舒,炽烈的太阳渐渐被白云棉絮包裹住,她闭上了眼,将所有的痛色都掩埋,只忽然淡淡地道:“他今天穿了一身的白,一点也不好看,而且他一句话也没有说……。”

    语毕,她涩然地一笑,转身离开。

    白蕊一愣,迷惑地看着西凉茉的背影,又看看白玉:“大小姐这是怎么了?”

    白玉却若有所思地垂下眸,轻叹一声:“你没看见千岁爷今儿穿着白衫么,感染了瘟疫的人,到了爆发后期,七窍流血,身上的皮肤都会往外冒血,他却穿了一身白衣,爷素来最不喜白色,今日这般穿着不过是为了想让郡主暂时安心,若是我没猜错,千岁爷身上的衣衫全都已经被血浸透了。”

    “什么?”白蕊惊呼一声,一下子反应过来:“你是说爷他已经……。”

    “若不是情况很糟糕,千岁爷这般冷静的人今儿也不会乱了分寸,竟穿了一身白衣出来。”白玉颦眉道,随后她顿了顿,又眼中涩然与痛心:“而且爷没有说话,只怕是他一张嘴,便会吐血,只怕郡主会承受不住!”

    白蕊茫然地望着已经合上的东院殿门:“为什么会这样……?”

    她不能想象自己知道魅七也是这般处境,自己会如何,只怕早已经没了主心骨,日日以泪洗面,只求能陪伴着自己的心上人走完最难挨的那一段,可是大小姐她……却还那么努力地做着那些事情,只为了那渺茫的希望。

    “

    ……

    黑水大牢里,黑水之上的镣铐里吊着一具虚弱的人体。

    另外的干燥牢房里关着几个幼小的孩子,但牢房里一切被褥都是齐全的,几个小娃娃蜷缩在一起,手里拿着一只包子拼命地啃着。

    牢房门外有一道窈窕的人影静静地站着,看着牢房里的小孩子们吃东西。

    片刻之后,她忽然仿佛对着空气发问道:”你有孩子么?“

    那被吊着的干瘦的人没有一丝响动,仿佛已经死了一般。

    但是西凉茉似乎并不在意他是否能回答自己的话语,而是淡淡地道:”孩子原本是父母亲手心里的宝,没有人想到自己的孩子会沦落到成为一个毒源,一个工具,我想刘员外看见自己唯一的爱子会沦落到为天理教做走狗,认贼作父,大概在地狱里也不会愿意再看见你,你说是么,刘大官人?“

    此言一出,原本仿佛死鱼一样的人却忽然有了反应,他扭动着身躯,铁链发出激烈的叮叮当当的声音,仿佛是谁愤怒的喊叫。

    西凉茉依旧没有回头,只是依旧看着那几个抢食的孩子,幽幽地道:”或许,你也已经习惯了,在那些小小的孩子的脖子割上一刀,让他们的血洒与身体落入冰冷的水井里,然后换取天理教给你身上的毒的解药,或者换取他们不要再对你拳脚相向,换取一口饭吃,你告诉自己不要紧的,因为他们都感染了瘟疫,很快也会死去。“

    她轻笑起来:”有时候,你很想死去,却觉得自己没有这样的勇气,你想活下去,哪怕活得像一条狗,但是你就像一条狗一样希望你的主人赏赐你一点骨头?“

    刘大官人睁大了枯槁的、苍老眼不敢置信地望着那个背对着自己的女子,他不知道她是谁,但是她说的每一个字都直直地戳中他的软肋。

    他浑身颤抖起来。

    西凉茉听着身后链子叮当作响声从激烈变得安静,她转过脸,看向刘大官人,冷冷地道:”但是,你一直在欺骗自己,即使明知道‘狡兔死,走狗烹’,你却在告诉自己,只要你忠实他们,他们会赐给你不再当一条狗,而是当一个人的恩典!“

    她顿了顿,唇角勾起讥讽的笑意:”只是你忘却了,想要当人,从来就是自己争取的,只有奴才和狗才会祈求着主子赐给自己当人的机会!“

    刘大官人看着自己面前那美丽的女子,她穿着很素淡,一袭浅浅月白色的宫装,拥有有着一张温婉美丽如兰的面孔,但是她的眼睛却仿佛承满了极冰的冻雪,又仿佛锐利的古剑之光,带着一种让人不敢直视的兵气。

    他喉咙里发出一种奇异的嗬嗬的声音,眼睛里一下子却盈满了泪水,不知是悔,还是恨。

    西凉茉看着他,片刻之后,淡淡地道:”要当人,还是当狗,要让自己的老父死生不复相见,还是堂堂正正地下去请罪,你可以选的。“

    西凉茉的声音并不高,既温然又无情,仿佛带着一种奇异的诱惑,回荡在这一片黑暗的水牢之中。

    刘大官人看着她,片刻之后,便用一种仿佛要将自己的头颅给点摇断的力度,大力地点着头。

    西凉茉看着他,微微勾了下唇角,随后拍了拍手:”来人,将刘大官人放下来。“

    不一会,刘大官人看着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穿着暗蓝色,箭袖口上绣彼岸花的纹路的几个人过来将他从水牢之上放了下来。

    刘大官人已经不复最初那种肥胖的模样,过快的瘦下来,让他看起来身上像是挂了一层皮一般,头发已经全部都苍白,浑身上下都是伤,西凉茉看了一眼他身上的伤痕,对着那些鬼卫其中一个淡淡地道:”给刘大官人治伤,等着他好了,就让他养在庄子里吧。“

    刘大官人闻言,发黄的眼珠子里滚落下几颗泪珠,随后拼命地摇晃着他唯一仍旧完好的手,又指了指自己的嘴。

    前字部的统领唤作蒋干,乃是斗字部副统领蒋毅的堂兄,是一个看起来瘦小平凡,却有着一双精光闪闪眼睛的汉子,嘴上两撇小胡子看起来颇有陆小凤的味道。

    他上前对着西凉茉轻声道:”小小姐,这人的舌头被割掉了,又被砍了一只右手,从伤口看起来,这手和舌头上的伤也是最近一个多月才有的,如今还没有全部愈合,甚至已经有些化脓了,以来天理教的贼子利用他的伤残又带着孩子编造了许多谎言骗过各地防守,二来还能让他说不出话,也写不了字,无法泄露他们的机密。“

    西凉茉微微颦眉:”天理教果然狠毒,如今怎么办,若是不能从他那里得到有价值的情报,不要说他们那个县里的人枉死,只怕会有无数人都要枉死了。“

    见西凉茉这么说,那刘大官人犹豫了片刻,就立刻拼命地挥动着自己的左手腕,做出写字的样子。

    西凉茉看着他微微挑眉:”你会用左手写字!“

    刘大官人立刻点点头!

    蒋干冷笑一声:”之前问你,可不曾见你会写字!“

    刘大官人瞪大了眼,喉咙里又发出了近乎愤怒的嗬嗬之声,仔细听,仿佛还有极为愤怒的声音。

    似乎在抗议蒋干他们当初的粗暴审讯。

    西凉茉摆摆手:”去给刘大官人拿纸笔来。“

    蒋干点点头,也不与刘大官人计较,立刻让底下人拿来笔墨砚台放在了抬来的小桌上。

    西凉茉看着刘大官人,拢手入袖悠悠地道:”我问,你写,若是有什么要补充的,你自写在这纸上,若是此次你立下大功,未来朝廷未必许你高官厚禄,但封个小爵位,供奉起你的父亲刘员外,立个功德碑,还是可以的。“

    士农工商,对于这些商人而言,虽然有钱,但是低下的地位却是他们心中永远的痛,能得到官位与爵位几乎是大部分商人梦寐以求,光宗耀祖,死了也对得起祖宗的功绩。

    刘员外的眼里果然闪过一丝亮光来,伸手就在张上写下”我相信贵人!“

    面前的这个女子,虽然身上并无多余的饰物,但是那一身的气势与她手底下的人都表明了她的身份绝对不低。

    西凉茉看了他一眼,淡淡地道:”很好,我问你,天理教这一次一手主导这样的疫情,将马瘟引入我们关内,可是为了颠覆我朝?“

    刘大官人立刻点头,颤抖着随手写下:”正是,他们知道西狄要打过来,朝廷无暇分心之时,便借此言——苍天已死,天理大行,如今九千岁惑乱天下、危害百姓,妖人横行于世,天神降下瘟疫,就是要让世人都知道妖人在一日,便世无宁日一日,只有信奉天理教方才能得救!“

    西凉茉冷笑一声:”果然如此,难怪最近流言四起,但是他们将马瘟引入我朝,就怕自己也会感染瘟疫么?“

    刘大官人思索了片刻,有些迟疑地写道:”他们的低阶教徒在自己的手腕上划一刀,让高阶的长老把指尖的血滴在伤口上,是为——赐福,一般如此反复三四次,然后他们之中感染瘟疫的人,就非常少,有些感染了瘟疫的人,经过上阶长老的多用神血赐福,有些人就能好,所以他们的信徒不少!“

    他想了想,又写道:”若是贵人想要治好得了瘟疫的人,就要着人将他们的那些长老们抓来取血就是了。“

    取血赐福?

    西凉茉颦眉,脑海里忽然闪过一丝奇异的灵光,仿佛有什么极为重要的东西在脑海中掠过。

    者字部的副统领是一名大秦人,褐发灰瞳,唤作罗斯,精通沙漠各部族的医疗方法,他闻言,便很是不屑地道:”这怎么可能,若是赐福取血就能治好瘟疫,怎么可能刚好所有的长老都刚好能有神血!“

    那刘大官人立刻鼓起眼睛,仿佛很是愤慨自己被怀疑,伸手就写:”此乃我亲眼所见,难道还能有假不成!“

    罗斯抱胸睨着他,嗤笑:”那看样子刘大官人必定有什么过人之处,所以才让那天理教的人选中了你‘赐福’带着感染了那么多瘟疫的孩子去害人?“

    刘大官人冷哼一声,伸手写下一行字来:”那些贼人根本不会给我赐福,乃是我老父一直庇佑于我,所以我才能不需要‘赐福’,也能活到了现在,就等着看那些贼子们怎么死!“

    看着刘大官人几乎有些扭曲狰狞的五官,西凉茉忽然明白了什么,她沉思了片刻,忽然立刻打断了罗斯和刘大官人的斗嘴,沉声道:”罗斯,立刻去取两只银针管来,再寻两个干净的透明水晶瓶子,将这些东西全部用沸水猪肺一会子,寻几个挨过了瘟疫的幸存者和刘大官人一起检查一会子身体,看看可有什么难治的病症,然后再让他们到我这里来坐好!“

    罗斯看了一眼西凉茉,便点了点头,立刻吩咐人去准备。”这是要做什么?“刘大官人很好奇地在纸上写下一行字。

    西凉茉看了看他,微微地勾了下唇角:”取神之血!“

    ——老子是月票涨啊涨,含香直挂东南枝的分界线——

    房间的帘子一掀,西凉茉手里取了四个瓶子从水牢里钻了出来,交给魅七,慎重地道:”立刻将这些东西交给连公公,这是咱们最后的希望了。“

    魅七点点头吗,正要拿药瓶子,却见房门被敲了两下,连公公走了进来,他看着西凉茉,神色有些焦灼:”夫人,您有什么事儿就直接吩咐老奴就是了,不管有了什么方子都得给血婆婆赶紧送去,千岁爷那一头情况不好!“

    西凉茉脸色一白,立刻直接将手上的东西交给了连公公,简洁地道:”公公,这里面的东西叫做血清,扎着白色和紫色丝带的水晶瓶子的都是给千岁爷用的,扎着蓝色和绿色带子的水晶瓶子里的东西给魅一用,让血婆婆想法子直接将这里面的东西给他们都直接灌入血管之中,口服效果不好!“

    血清?

    那是个什么玩意?

    药么?

    连公公看着手上那些半透明瓶子里淡黄色的东西,有些茫然,但还是立刻点点头,一转身就匆匆忙忙地离开了,走到一半,他忽然转头犹豫地看向西凉茉:”夫人,您要不要跟老奴一起去看看千岁爷?“

    西凉茉看着他:”我相信我有的是时机见他,何况……。“

    她顿了顿,咬着唇:”他可允许我去看他?“

    “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连公公默然,是的,千岁爷说过,不允许夫人去看他,违者杀无赦,若是千岁爷真的撑不过,便一把大火,将他烧得干干净净,撒在风中。

    夫人,果然是这个世界上最懂得千岁爷的人了。

    他们都是如此冷静而残酷,也是最多情的人,千岁爷为了防着夫人会不顾安危哭灵之时,感染了瘟疫,宁愿尸骨无存,但是这对夫人而言,至死都不能见所爱之人一面,岂非是一种最残酷的刑罚?

    连公公没有再说什么,提着东西对着西凉茉一拱手,转身离开。

    西凉茉看着他的背影,缓缓地闭上眼,咬着唇,只觉得自己就快要窒息了。

    身边的所有人沉默着,静静地站在西凉茉的身后,直到西凉茉忽然睁开水媚而冰冷的眸子,冷冷地道:”咱们得为送太后和陛下去秋山做些必要的准备了。“

    说罢,她一转身向自己居住的南院而去。

    蒋干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忍不住道:”小小姐,果然是蓝大元帅的继承人,即使这个时候还能如此有条不紊和冷静。“

    罗斯却摇摇头,低声叹息:”小小姐实在太过冷静了,只若是我的女人,我倒是宁愿在这最后的时刻,能让她陪伴着。“

    罗斯到底是大秦人,有着天生异国的浪漫情怀,更喜欢温柔多情的女子。

    蒋干白了他一眼:”小小姐这是在为千岁爷报仇去了,所以说你这种笨蛋永远都只能抱着胸大无脑的女人,根本配不上小小姐,千岁爷的心思更是你都不明白的!“

    对于千岁爷这样的人而言,宁愿让心上人恨自己一生绝情冷血,也不会让她冒半分险,小小姐若是不做点什么,只在这里等候着生或死的消息,只会让自己疯掉!

    蒋干看着罗斯茫然的神色,不由摇摇头,跟这个笨蛋说这种事情,根本是对牛弹琴。

    他握着腰上的大刀转身追着西凉茉而去。

    罗斯有点茫然,他只擅长药理和毒物,真的不知道这些中原人脑子里都有多少弯弯绕绕。

    未过多久,一队三百人的禁军骑兵护送着两辆华丽的马车一路从玄武门出去了。

    为首的骑士,身姿纤细,转过身,深深地看了一眼宫城,仿佛一眼千年般凝重,骑士终于一转头,满身肃杀地策马再不回头地领着骑队一路往秋山而去。

    日头渐渐偏西,最后落下了地平线。

    象征着第九日已经过去。

    月渐渐地升入了半空中,东院殿内所有人对于西凉茉送来的、需要用奇怪而可怕方式放入人体内的,叫做‘血清’的药物,从抱着些许的期望到最后看着血池里的主子和已经进的气少,出的气多的魅一一点反应没有,变成了绝望。

    明日,就是第十日了。

    也许,也是油尽灯枯的一日。

    黑暗的天边渐渐泛出了鱼肚白,却未必是带来了希望。

    血池里,金色的双头毒蟒已经浮在血水上,仿佛也觉得没有什么希望,而极为疲惫一般睡着了一般。

    几个守夜的侍从也忍不住有些神思恍惚起来,模模糊糊地半垂着头,即使是他们司礼监这般训练有素的人也经受不住这将近十日的高温、高压力、高强度的折腾。

    而此时,水池里忽然慢慢地吐出来了一个个的泡泡,一只苍白的手慢慢地从血中再次伸了出来,随后便是一个人头也跟着缓缓浮现在血池之上,一道修长的不着寸缕的身影渐渐地从血池中出现,白与红鲜明的对比,仿佛血池里妖异强大的魔在渐渐苏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