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宦妻 第七十九章 纯情的九爷

宦妻 第七十九章 纯情的九爷

    章节名:宦妻第七十九章纯情的九爷

    西凉茉走过去,坐在百里青身边,瞅着他还是一副爱理不理地看书的模样,便道:“阿九,我知道你不喜欢外头人住进来,便把他安排在了外院,你看如何?”

    百里青还是冷冷淡淡地垂下眼,一副完全没听见她在说什么的样子。

    西凉茉眼珠子一转,忽然轻咳了一声:“阿九,别不理我,人家会心疼的。”

    说着她揪住他的一只手搁在自己的怀里,凑上去软软地道:“阿九,阿九,阿九,阿九……。”

    百里青的手刚被搁上她胸口的时候,西凉茉就发现他僵住了,随后在她刻意用那种软软的声音叫他的时候,他那种永远都是冷白的面孔上居然出现奇怪的……呃……绯红?

    西凉茉心中暗暗啄磨,她给的一剂‘告白’药,是不是太猛了,居然降低了这只天下第一无耻厚颜千年老妖的无耻程度,竟然会因为肉麻话脸红了?

    西凉茉当下就决定再接再厉,试试肉麻话的威力,她爬在他耳边继续软绵绵地道:“阿九啊,你是我的天,是我的地,我好喜欢你,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

    唔……这种完全不符合她个性的肉麻话已经是她能容忍的极限了,再肉麻的,她也实在想不起来,想起来也他娘的说不出口。

    百里青硬邦邦地道:“你今儿有毛病么,也不嫌渗得慌,想做甚便直说就是!”

    虽然这厮一脸嫌弃的模样,但他的手却完全没有离开她的胸部呢,西凉茉心中暗笑,继续软软道:“不想做甚啊,只是我今儿让白玉来与你说的话,你可听到了,有何感想。”

    百里青沉默了一会面无表情地道:“既然你已经让那小崽子住进来,就别让本座看见他!”

    西凉茉瞅着他愈发红艳的耳垂,忽然笑眯眯地道:“好,不过,阿九,你还没有说你的感想呢。”

    百里去沉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吟了片刻,又淡淡地道:“你想不想知道咱们前段时日为什么‘不行’?”

    西凉茉一愣,随后很感兴趣地挑起了眉:“哦,是什么原因呢?”

    百里青阴魅的眼底闪过一丝怒色,随后冷声道:“你可还记得彼时我与司流风对阵,他用了他爹从我那里偷来的璇玑魔功么。”

    西凉茉点点头,表示她是记得的。

    百里青冷哼了一声:“那魔功修炼的路子与我的守元功多少有些冲突,所以后来我便甚少使用。”

    原来那五百年前的海外魔仙乃是女子,所修炼的魔功功法要采阳补阴,若由男子来练习则需要通过一个女子作为炼化阳气的炉鼎,如果炉鼎之体与他有血缘关系则更是事半功倍,司含香便是司流风的这个炉鼎,让他短短数年就练到了璇玑魔功第五层。

    而百里青则是靠着道家正宗的守元功,强行归制和炼化那璇玑魔功的阴邪之气,倒也算是相安无事,而百里青自从用了八年将这魔功练到第九重之后,却发现这魔功威力并不如后来老魔物教给他的蛛丝傀儡那般厉害和有趣,当然更不如蛛丝傀儡这般炫目,他就毫不犹豫地抛弃了璇玑魔功。

    但是那日他为了刺激司流风又用上了璇玑魔功,于是麻烦就来了。

    百里青已经不是童子元阳身,守元功已破,用了那魔功之后,阴寒之气没了守元功的的炼化,便直接悄无声息地进了百里青的功脉里,。

    血婆婆判断他之所以毫无所觉,便是因为他自己本来练习的就是阴邪一派的功夫,所以毫无违和感,但是这股子魔功阴寒之气却会吞阳,而那一次之后百里青又和西凉茉有过夫妻之事,魔功之气不知怎么又携着百里青的部分阳气进了西凉茉体内。

    百里青虽然身上元阳含阴,但是越是这样,越是心火难忍,要去撩拨西凉茉,西凉茉本不是炉鼎之体,也没有与百里青双休过那魔功,寻常人自然受不得阳气,西凉是百里青还喜欢撩拨她,阴阳无法调和,阳气压阴,便出现了百里青虽然很想睡了自家的小妻子,但是却无能为力,西凉茉虽然难得的软如纯水,敏感异常,奈何自家大狐狸却‘不举’,越是靠近他,自己越难受的阴阳颠倒之相。

    西凉茉听了半天,只觉得还是有点云里雾里的,她琢磨着道:“原来如此……。”

    百里青颇有点郁闷的模样,冷道:“当初就不该将司流风那混账东西给杀了,而是应当阉了他!”

    西凉茉沉默了一下,方才把话说完:“……原是自作孽不可活。”

    百里青:“……你这话什么意思?”

    西凉茉:“你说呢?”

    百里青:“你在找茬么?”

    西凉茉:“那咱们换个话题吧。”

    百里青:“换什么?”

    &nbsp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西凉茉:“你对于我让白玉转告你的话有什么感想这个话题怎么样?”

    百里青:“……。”

    西凉茉:“阿九,你转移话题的能有点差,不过如果你觉得不好意思的话,不如咱们再换个话题吧。”

    百里青:“我没有不好意思。”

    西凉茉:“好吧,你说没有就没有,我是你的初恋么?”

    百里青:“初恋是什么,胭脂么?”

    西凉茉:“就是,我是你第一个爱上的女人么,暗恋那种不算!”

    百里青:“……。”

    西凉茉:“阿九,你在害羞么?”

    百里青:“本座没有!”

    西凉茉:“你害羞了,所以不敢看我么……。”

    百里青终于刷地一下站了起来,对着西凉茉咬牙切齿地道:“臭丫头,以后别把这种愚蠢又可笑的词安插到本座的头上!”

    西凉茉看着面前恼羞成怒的美人,好整以暇地道:“你脸红了。”

    她还没有看见过千年老妖会脸红,这样的千年奇景,她自然是要好好地欣赏,不得不说,这样‘纯情’的大狐狸,看起来几乎可以用——有趣这两个字来形容。

    百里青下意识地想要别开脸,却发现自己这种行为极为可笑,并且某人眼底闪过的促狭一下子就让他清醒过来了,他阴魅的眸底闪过恼意,危险地眯起眼,用手上的书卷挑起她的小下巴:“丫头,胆儿肥了,你在挑逗为师还是在玩弄为师?”

    西凉茉一脸无辜地挑挑眉:“我怎么敢呢?”

    她只是没有想到这只以邪妄闻名的大狐狸居然还有隐藏得那么深的‘纯情少年’的一面而已,大概是因为他从来没有经历过正常的相恋的过程,哪怕是与她在一起也是从彼此算计之中开始。

    即使调情手腕高超,即使早已见惯美色如云,即使早已习惯彼此的体温和每一寸肌肤大的感觉,却会因为被直白地告白而窘迫的人,大概只有她眼前的这只千年老妖了。

    百里青看着她眼底丝毫不掩饰的笑意和促狭,心中一恼,伸手就将她按在软榻后的墙上,魅眸悠悠,精致的唇角诡冷地勾起笑来:“好丫头,看样子是为师最近太纵着你了,没让你下不来床是为师的错。”

    西凉茉看着他又恢复了平日那种邪妄非常的模样,心中顿时打鼓,她好像调戏这只大狐狸调戏得有点过火。

    “那个……呃,阿九,我回来以后还没去看过洛儿,我先去看看他。”西凉茉面不改色,镇定地道,足尖却悄悄点地。

    百里青一只修长的手仿佛很巧地搁在她的腿上,随后膝盖一顶,恰好将她试图合拢的腿儿分开,直接就顶到了她腿心,随后另一只手危险滴摩挲着她漂亮的锁骨,他垂下眸子轻笑,凉薄的呼吸略过她敏感的耳垂:“怎么,这就害羞了?”

    这是他在把她的话还给她么?

    他一用这种危险的姿态靠近她,她就会开始脸红,西凉茉老老实实地点头:“没错,我害羞了。”

    她可是诚实的人,最主要是如果她不承认,那人绝对会手段百出让你乖乖地害羞。

    百里青低头咬住她柔软的唇,轻笑:“你这丫头倒是乖觉,不过今儿丫头你真是太欠了。”

    西凉茉呼吸慢慢地乱了,只觉得他定在腿心的膝盖恶劣地磨蹭,让她实在没法专心,只心不在焉地呢喃:“嗯,欠什么?”

    百里青扣住她的纤腰肢,指尖跳开她的腰带,极为优雅地低声道:“欠操!”

    ——老子是月票兄如此多娇,引某悠绝倒的分界线——

    秋日凉风渐起,天光极好的时候,万里无云,白云如棉,恰似碧海上的白帆小舟,西凉茉最喜欢这样的时候躺在树下藤椅中看书与理事。

    只是这日的好时光怕是很快就要没有了,她才坐下没多久,便见白玉领着周云生匆匆过来,周云生的模样不似平日里的从容,倒是有些严肃。

    西凉茉搁下手里的书,坐起身子看着他向自己行礼,她摆摆手示意他坐下。

    “郡主,西凉使节如今知道了三日前龙素言死去的消息,闹将着要将百里素儿带回去。”周云生坐下之后,直接开门单刀直入地道。

    西凉茉淡淡地嗤了一声:“这也在意料之内,千岁爷想必也有了处理的方式。”

    周云生顿了顿,忽然道:“小小姐,我觉得此事,还是您要多上几分心,千岁爷似乎并不介意与西狄再开战,但是出于长远周详考虑,咱们还是最好能停战,休养生息。”

    西凉茉闻言,微微挑眉:“是么,怎么说?”

    周云生迟疑了片刻,便还是简单地道:“那使节惹怒了千岁爷,还好宁王也在,还是宁王保下了那人。”

    西凉茉也怔了怔,沉吟道:“嗯,我知道了。”

    如果连云生都能感觉到他对西狄人态度的转变,从无所谓到若有若无的敌意,那么,他大概有些事儿没有告诉她。

    西凉茉顿了顿,复又道:“你去跟西狄人使节说,龙素言虽然死了,但是十八皇子还在咱们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手上,若是他们真的不顾忌,那么咱们也没有什么好顾忌的,只是皇后娘娘中年连丧两子,太过可怜。”

    周云生勾了一下唇角,含笑道:“是。”

    小小姐这张嘴真是厉害,只怕西狄皇后听到了,要气死。

    两人说话间,却忽然听见有踉跄的脚步声,只见百里素儿一脸惨白地被侍卫们拦在不远处,正死死地盯着他们。

    西凉茉朝那些侍卫比了个手势,侍卫们犹豫了一下,还是让开了来,百里素儿捂着胸口,大步流星地走过来,大而斜飞的眼睛里满是血丝,他死死地盯着西凉茉:“素言哥哥呢,姓末的,你把本皇子的素言哥哥怎么样了!”

    周云生一颦眉正要说什么,却被西凉茉一个眼神阻止了,随后她坐直了身子,看着百里素儿淡漠地道:“你哥哥死了。”

    此言一出,那百里素儿踉跄了几步,脸色瞬间变得惨白一片,仿佛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随后死死地瞪着西凉茉,猩红着眼睛朝她歇斯底里地吼:“是你是不是,不,是你们害死我的素言哥哥!”

    他原本只是祈祷听到的消息是假的,却不想面前这个人残酷地打碎了他幻想,而且用那种轻描淡写的态度,仿佛死去的只是寻常不过的人一般。

    西凉茉一点都没有因为他的歇斯底里而改变态度,依旧是淡漠地道:“不是我们做的。”

    百里素儿一顿,随后仰天凄厉地大笑起来,笑了约摸片刻,他忽然要切齿地尖叫:“天朝人果然卑鄙,敢做不敢认,当初答应过我二哥和母亲不会动我们,如今却翻脸害死我素言哥哥,姓末的,本皇子发誓,若是你们不杀本皇子,总有一日我也要砍下你和那个妖魔的头颅,来祭祀素言哥哥!”

    西凉茉忽然起身,抽出周云生挂在腰上的长剑,她面无表情地提着剑向百里素儿走去,百里素儿看着她的模样,忍不住一步步地后退,直到一个不小心没站稳一屁股跌倒在地。

    西凉茉居高临下地冷冷看着他:“你躲什么,不是不怕死么?”

    百里素儿小脸上红一阵,青一阵,随后一梗脖子,怒笑:“你有本事就杀了本皇子,二哥和母后会为我们报仇的!”

    西凉茉看着他,淡漠地道:“我没本事杀了你,但是你可以选择自裁而死,刚好鬼军养的狗很久没有吃人肉了,你和龙素言的尸体拿来喂狗倒也不浪费。”

    百里素儿闻言,瞬间脸色变得死白一片,似乎没有想到西凉茉在知道他的身份之后,也敢毫无顾忌地对他下杀手。

    西凉茉半蹲下来,用手上的长剑挑起他的下巴,冷冰冰地道:“别把自己想象的太重要,就算你是西狄皇后最疼爱的孩子,对于我们而已,也不过是一个人质而已,说好听叫做质子,说难听点,你就是一块砧板上的肉,西狄再强大,你的二哥再看重你,也不会把你们的生死看得比他的皇位更重要,就算你死了,最后你的母后和二哥还是会将你的姐姐或者妹妹嫁过来。”

    百里素儿越听西凉茉的话,脸色就越灰白一分,直到西凉茉说完之后,他已经一脸失魂落魄地坐在了地上,双手颤抖着死死地拽住了自己的袍角,甚至没有留意到西凉茉手中的长剑已经划破了他的脖子上肌肤,勾出血痕来。

    西凉茉收起了剑,淡漠地道:“如果你还是决定想要死,也不用冲到我这里,只需要从后院的那个湖跳下去就是了,没有人会拦住你去白白送死。”

    随后她转身离开,周云生接过她手上的剑也跟着离开,他看了眼那坐在地上的少年,转回头微笑:“小小姐就不怕这激将法用的药太猛,让那孩子一会子接受不了,真的作出点什么事儿来。”

    西凉茉勾了下唇角道:“若是连这一点事实都不能认清,他又何必出身在皇家,身为皇子便随时要有这样的觉悟,不是么?”

    周云生轻叹一声,没有再说话。

    西凉茉微微一笑,悠然道:“你要相信皇家子不管看起来如何骄纵,但他们永远比一般的孩子都要成熟,并且更有超乎想象的承受力。”

    百里素儿看着两人一路交谈着远去,没有任何人回头看他一眼,周围也没有人留心他,仿佛他不过是空气一般,他神色瞬间平静到阴霾,大而斜飞的丹凤眼里闪过一丝怨毒的光芒。

    ——老子是千岁爷如此多娇,引无数傻妞竞厥倒的分界线——

    西凉茉刚刚回到自己房间里,便见白玉从外头匆匆进来,对着自己福了福:“郡主,三小姐在府邸外头求见。”

    西凉茉闻言,微微颦眉,但还是道:“去请她进来罢。”

    大约过了半刻钟,便见着白玉领着一道削瘦的身影走了进来。

    “给大姐姐请安。”西凉霜上来恭恭敬敬地福了福。

    听着她刻意地叫自己大姐姐,西凉茉脸上倒也没有,只等她行礼完后,方才抬手淡淡地道:“自家姐妹不必客气,白玉请三小姐坐下。”

    西凉霜坐下之后,看向西凉茉,笑了笑:“大姐姐,你看,我能帮你的已经帮了,这一次九千岁擒了西狄国的皇子归来,你是不是该到实践自己诺言的时候了。”

    因着临封赏飞羽鬼卫的时候出了龙素言被杀掉割去了头颅的事情,所以封赏仪式便推迟了,目前朝野上下只以为是百里青布置得当,领兵奇袭擒下西狄皇子和击溃了西狄西线兵团的。

    西凉茉微微一笑:“没错,三妹妹的功劳,姐姐自然是铭记在心,只是不知道三妹妹如今有什么要求,先提出来看看。”

    西凉仙闻言,眼中一亮,随后道:“第一件事,我要姐姐想法子以圣上的名义赐妹妹一道合离书。”

    西凉茉沉吟了片刻,倒是很爽快地道:“此事不难,但是合离书还是由太后赐给妹妹比较合适,毕竟如今没有皇后,是太后娘娘在母仪天下。”

    西凉仙闻言,心中暗附当初不也是先帝赐给你合离书的么,如今到我这里就要降一级?

    但是她还是觉得这个答案自己也算满意,便又继续道:“妹妹如今帮了姐姐这样大的忙,我想凭借这样的功劳封个郡主,因该不过分罢?”

    白玉和白珍几个一听,都相互看了一眼,眼中都是不屑,这三小姐是疯了不成,处处想要与自家主子一比高下,如今竟然狮子大开口,一张嘴就要封个一品郡主,想要郡主平起平坐么?

    西凉茉闻言,心中不由失笑,唇角勾起嘲讽的弧度:“这些年过去了,姐姐看着三妹妹倒是和以前一样争强好胜的性子是一点都没有变呢。”

    西凉仙脸上有点泛红,但是她很快镇定下来,尖着嗓子道:“大姐姐,妹妹自然不敢跟你平起平坐,毕竟如今你嫁的人乃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这等福分妹妹怎么样都是比不得的。”

    这西凉茉嫁了个太监,这种福分,送给她,她都不屑。

    话音里的讽刺之意让白玉等人脸色都瞬间阴沉下来。

    西凉仙眼珠子转了转,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复又缓和了点道:“姐姐也不要嫌妹妹狮子大开口,只是且不说之前妹妹冒着生命危险替姐姐打探消息,只说如今那西狄大将军死得蹊跷,姐姐就不想知道是什么人杀了他么?”

    此言一出,顿时如平地一声雷,让西凉茉瞬间眯起眼睨着西凉仙:“看样子,这悬案三妹妹是很知道点内情的。”

    西凉仙摇摇手里的苏绣宫扇,颇有点得意地道:“那日妹妹无意间见着虞侯那死人的房里大半夜还有亮光,而且周围都有暗哨,妹妹便觉得有问题,虞侯那死鬼房里有地道直接通到府邸靠墙的假山处,妹妹便从假山那里进了地道,偷偷到了那死鬼的房里,只是那来访的人与虞侯那死鬼已经说完了话,只隐约地听到了些什么西狄使节,割下头颅什么,而且听那人的口音还是西狄的口音,然后第二日,那西狄大将军便死在了驿馆,你说巧合不巧合?”

    她顿了顿复又作出义愤填膺的模样:“西狄使节来访的时候,忽然出了这档子事儿,恐怕是不简单,妹妹虽然不才,却还是天朝人,到底不能看着有人做鬼。”

    西凉茉看着她片刻,随后淡漠地道:“三妹妹,你做的很好,你的要求,大姐姐会告知千岁爷的,你先回去吧。”

    o(∩_∩)o月票来来来,喂养美貌小正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