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八十五章 魑魅魍魉皆登场

第八十五章 魑魅魍魉皆登场

    章节名:第八十五章魑魅魍魉皆登场

    西凉茉闻言,粉脸微红,轻咳一声:“还好,还好,修身养性,长命百岁,多子多福……。”

    话音刚落她就晓得自己的说错话了,面对一只分明饿了许久的饕餮而言,没理他都能寻了个理由出来折腾人,更何况如今自己直接给了理由!

    果然,话音刚落,百里青就轻笑了起来,直接伸手就搁在她挺翘的臀上捏了一把,凑近她颈道:“是啊,多子多福,这若是为师不努力,哪里能让丫头你来的多子呢?”

    西凉茉一听这厮的口气,就晓得他又性致勃勃了,便轻咳一声:“那个……一会子若是有人进来怎么办,要不咱们回房?”

    百里青提了她的身子坐上来,嗅了嗅她颈项边的味道,软白的肌肤散发出淡淡的香气,他一向喜欢她身上的味道,那是她自己亲手调理出淡淡的花木香草香精,将她原本肌肤里那种少女与女子间混有的特殊香气给凸显出来,再加上服用了鬼芙蓉血之后她肌肤如同婴儿似的光嫩。

    “啧,真真儿极品暖玉似的,让人爱不释手,香得很。”百里青阴魅的眸子里闪过迷离的光,让她跨坐在自己腿上,挑开了她的衣衫,修长冰冷的手指从她颈项间慢慢地掠到娇嫩雪白的隆起上。

    冰冷的指尖触碰皮肤的感觉让西凉茉微微颤了颤,随后微微红着脸,嗓子有点喑哑地道:“嗯,那是白玫瑰与青牡丹的味道……。”

    西凉茉才因为百里青难得的甜言蜜语颇有些高兴,便听见百里青低头把脸埋进她的软嫩的的隆起上,满意地嗅了嗅:“瞧为师给你把这小枯瘦身子调理成今儿这般极品的妙物,也不知费了了为师多少心思,多少昂贵的药材,再破败的物事,若是为师愿意,也能让它变成极品。”

    西凉茉顿时郁闷了,低头看着那仿佛在品鉴一等珍宝似的百里青,挑眉:“爷本事不小,原来若不是一等一的妙物还真配不上给爷暖床呢。”

    百里青慢条斯理地瞥了她一眼,轻笑:“这倒是实话,你可曾见过为师身边的物事有那低劣的?”

    西凉茉冷笑一声:“是没见着,所以徒儿自觉配不上您的好品位,且自求去了。”

    什么叫再破败的物事?敢情她就是那破败的物事了不是?

    这千年老妖不贬低别人方不能显出他本事了!

    说罢,她起身就要从百里青身上下来。

    百里青怎么可能让到嘴儿边的美肉溜了,自然长腿一抬挡住了她的去路,顺带一把按住了她腰后的软穴。

    西凉茉自然不曾防着他这一手,细腰上大穴被按住了,全身一麻,顿时整个人一下子就软在他身上,顿时没好气地道:“你干什么!”

    居然说动手就动手地点了她的软穴,

    百里青精致的唇角勾起慵懒的弧度:“搓了火儿,便要走,可是没品的事儿,难道为师不曾教过你么?”

    &nb“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sp;西凉茉扯了下唇角:“不好意思,我没兴致了。”

    兴致都被这个毒舌的讨厌的千年老妖给败光了!

    百里青笑了笑:“没关系,这样的事儿自然是交给为师来操心,不需丫头你担心。”

    ……

    于是西凉茉很快就体会到了什么叫做让他来操心——真是太‘操’心了。

    幽幽荡荡的风吹起来长长地白纱,拖曳出一室的靡靡之气。

    “郡主,午膳来了。”白珍端着暖暖的碧梗米粥和数样静止的小菜在门口轻声道,那种浓郁的麝香味和一地凌乱的衣衫上昭示着房内曾有的激烈情事。

    但是安静的房间似乎显示着一切都已经结束。

    也不知是否主子们都睡着了,并没有人回答她,于是白珍只好硬着头皮再凑近一点,轻声道:“主子?”

    毕竟这已经过了用午膳的时间都一个时辰了,再不用膳,只怕郡主和千岁爷都会饿着。

    房间里还是一片静谧,白珍有点不该怎么办了,正想着是不是要退出去的时候,却见床帐动了一下,里面落出一截皎白的手臂,朝桌上指了指。

    白珍一愣,随后就明白了,便提着暖盒往桌边走去,将东西搁在了桌子上,无意间瞥见那落在桌面上的一抹藕粉色的肚兜上,脸上不由有点发烧,立刻转身准备退出去。

    临出门前,一阵清风掀起了那床帐的一角,无意间一瞥帐内的情形顿时让白珍心头一颤,脸蛋一阵红一阵白地赶紧退了出去。

    门外白玉见着她跌跌撞撞地跑出来,不由一愣:“怎么了?”

    白珍绯红着脸儿,嚅嗫道:“没什么……只是郡主好辛苦。”她脑海里闪过美丽的女子被束着四肢无力地伏在床榻上,任由身上那艳丽而强大的妖魔仿佛魇足的兽一般恣意蹂躏品尝着自己美味的猎物的情景,实在太具冲击力,或者说太过可怕。

    让完全不了解男欢女爱的白珍觉得很是不能接受,郡主那样聪明敏睿的女子在千岁爷身下竟毫无反抗之力,任由对方‘凌虐和放纵’,这也未免太‘痛苦’了。

    白玉有点了然,她从小生长在军妓营,自己也是过来人,跟着郡主那么久了,隐约地也知道爷喜欢有点粗暴和恣意放肆的欢爱方式,只是对于白珍这样未经人事的雏儿而言,是较为难以接受的。

    白玉轻咳一声,她微微红了脸,正想要说什么安抚一下白珍,却听见一道戏谑的声音在她们身后响起:“哎,一看就是个小丫头,什么都不懂,那可是闺中情趣呢!”

    二婢齐齐回头却见白起正笑眯眯地从一处假山后晃出来,手里还拿着不少卷轴,一看便是要来找郡主商议事情的,只是不好进去打扰便等在了外头。

    白珍一向觉得白起和自己一样大,哪里容得他来取笑自己,顿时冷哼一声:“你知道个什么,小孩子家家!”

    白起凑上来,眯起眼儿,笑得一脸无辜:“你怎么知道我不知道呢,你又没试过!”

    这等近乎调戏的语言偏偏配上白起忽然放大的脸让白珍一下子涨红了脸,结结巴巴地道:“你,你不要脸!”

    随后,她伸手就去揪白起的耳朵,白起一个不防,竟然被她揪个正着,顿时低低地尖叫起来。

    白玉看着两人打打闹闹,分明一对欢喜小儿女,心中好笑,她们跟着郡主这些年,大家伙也都有个好归宿,这样的日子真真儿是她一生最开心的日子了。

    白玉看着天边秋日的暖阳,露出浅浅的愉悦的笑容来。

    有人欢笑,自然有人愁。

    宽阔的庭院内,有女子冰冷的声音响起:“本宫再问你一次,你做是不做!”

    少年的声音尖利而刺耳:“你是聋了不成,本殿下说了不做就是不做,何况你以为你是谁!”

    贞元公主怒道:“百里素儿,你可还知道你是西狄皇子,那西凉茉乃是帝国的敌人!”

    百里素儿懒洋洋地坐在八仙椅子上,腿儿一翘,冷笑一声:“本殿下当然是西狄的皇子,所以本皇子该做的,什么都没少做!”

    他顿了顿,睨着坐在首座上的贞元公主,轻蔑地道:“至于如今本殿下不想做的事谁也别他妈想着能逼迫本殿下去做,而你不过是母亲脚边的一条狗,只管伺候好男人就行,最好不要对本殿下指手画脚!”

    在贞元公主面前,他完全不再掩饰自己,或者不屑掩饰自己。

    看着贞元公主脸色瞬间褪去了血色,百里素儿心中方才觉得痛快之极,复又继续讥诮地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么多天都不来接本殿下,不就是想要让本殿下多吃点苦头么,如今又假惺惺地接我回来,就是想利用本殿下,老子告诉你两个“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字——休想!”

    说着,他便起身大摇大摆地往门外而去,也不去理会身后贞元公主愈发森冷阴郁的面孔。

    只是等着他才走到门口,却陡然撞上一个人,差点跌倒,百里素儿好容易扶住了门框,抬起头正要破口大骂:“狗娘养的,谁他娘的走路不长眼……。”

    随后他看着面前那张浓妆重彩的伶人脸,不由一惊:“是你!”

    那女伶一笑,灼灼如桃李,声软如云絮:“对呢,是我!”随后,她忽然一扬手毫不客气地砍在他的脖子上,用力之狠几乎能听见骨骼之脆响。

    “……。”百里素儿便眼前一黑,瞬间一头不声不响地栽倒在她的怀里。

    女伶随手将百里素儿搁在地上,看向那款步走下来的贞元公主,笑嘻嘻地道:“你与他废话那么多做甚,那事儿又不是非得他才能成,不是么?”

    贞元公主看了那女伶一眼,随后目光落在了百里素儿身上,轻蔑地嗤了一声:“这小子真真儿是在外头流落久了,哪怕捡回来这些年,也改不了满口市井脏言污语!”

    女伶妩媚地看着她:“你打算怎么处置他?”

    贞元公主淡淡地道:“这是我的事与你何干。”

    女伶眼珠子一转,轻笑起来:“我看你必是个心狠手辣的。”

    贞元公主静静地看了她一眼,淡淡地道:“你有时间在这与本宫说些有的没的,倒是不如去想想你该做些什么!”

    那女伶掩住唇笑得花枝乱颤:“自然的、自然的,贞元姐姐放心就是了!”

    说着,她一转身轻巧地将那躺在地上的百里素儿给夹在腋下,竟仿佛是被夹起一件没有什么重量的东西,就这么一摇一摆地唱着小曲儿往外去了。

    贞元看着她的背影,随后面无表情地转身回了房内。

    ——老子是操劳过度的茉爷的分界线——

    秋日渐深,天气越发的寒冷起来,漫天飞舞的枫叶在上京里形成了一道极为特别而美丽的风景。

    而千岁府上也种植了不少秋枫,西凉茉平日得空便在枫树下的小台边用红泥小炉煮上热茶,几份小点,与周云生几人商议军中事务与朝内之事。

    商议完军中事务之后,周云生沉吟着道:“小小姐,贞元公主说十八皇子回去以后,身子总有些不舒服,不知是不是习惯了千岁府上的日子,以至于如今水土不服,所以跟千岁爷提了将百里素儿送回咱们府里的要求,暂且被千岁爷推去了,您怎么看?”

    如今天朝上下的焦点就是西狄的公主与宁王爷的婚事,所以西狄使团的一举一动都是众人瞩目的焦点。

    白起丢了一个小糯米团子进嘴里,笑嘻嘻地道:“那小子绝对不怀好意,说不得就是来偷咱们情报的。”

    西凉茉淡淡地道:“就凭他那本事,想要从本督卫手上偷取情报并不容易!”

    “难不成那十八皇子是真的为了在千岁府邸里住上一住?”蒋毅支着下巴,很是不解。

    西凉茉沉吟着道:“这……一切都不好说,不过既然千岁爷已经拒绝了,就不必考虑此事了。”

    话音刚落,就听见一道清脆的少年声音响起:“翎姐姐,你看我带了谁来了!”

    众人一怔,齐齐回头,便见着百里洛牵着一名比他矮了一个头的纤细少年一路小跑过来。

    西凉茉一怔,看着那纤细少年微微颦眉:“百里素儿?”

    这是怎么回事,阿九不是拒绝了贞元公主的要求么?

    白玉一路跟在了两人身后,看见西凉茉神色间的疑惑,便也只好道:“太平大长公主和宁王殿下也为十八皇子殿下说了情,说是十八皇子殿下身子一日不如一日,还是在咱们府邸里住着的时候好些,也免得让西狄皇室以为咱们连一个小孩子都容不下,所以……爷便答应让他暂时回咱们府邸里住上些时日了。”

    住上些时日,只怕这时日是从要到贞元公主与宁王的大婚结束之后,才随着西狄使节一起回去才是。

    西凉茉眯起眼看向安静地低着头的百里素儿,淡淡地勾勒一下唇角:“既然如此,那还是把原来十八皇子住过的院子收拾一番再请皇子殿下住回去罢了。”

    百里素儿闻言,抬起头,黑黑亮亮的眼睛盯着西凉茉,扯扯嘴角:“本殿下要住到前院!”

    众人都一阵沉默,白起没好气地就低低哼了一声:“呸,什么玩意儿!”

    百里素儿仿佛没有听到一般,只盯着西凉茉,还是很坚持:“本殿下就是要住到前院!”

    百里洛看看百里素儿,又看看西凉茉,软声道:“翎姐姐,就让素儿也住到前院吧,洛儿找他玩的时候也方便呢!”

    西凉茉看着百里洛,眼中闪过一丝深沉,沉默片刻后,方才吩咐白玉:“去给十六皇子安排一个房间。”

    白玉看着西凉茉,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她点点头:“是!”

    随后,便领着百里素儿下去,百里洛则兴高采烈地跟在后面叽叽喳喳地说着哪里有新的鸟窝,哪里有母猫生了小崽子。

    “小小姐,这百里素儿只怕是个棘手的。”周云生沉吟着道,方才那百里素儿离开之前,拿眼睛若有若无地扫了众人一眼,那一眼让他觉得有一种怪异的不舒服。

    “嗯,我会注意的。”西凉茉点点头,随后轻嗤一声:“那位贞元公主还真是本事,不过来了一个月便将宁王和太平大长公主都说服了。”

    “宁王是贞元公主的未婚夫,别忘了太平大长公主可是西狄太后!”白起最是不喜欢百里素儿在他面前那副仗势欺人的模样。

    西凉茉眸光悠悠:“这位两位都是精明人物,绝不会因为这样浅薄的原因而向西狄人妥协。”

    周云生唇角轻勾,眼神冰冷而犀利:“就是因为如此,那位贞元公主才不可小视,还有那百里素儿,小小姐只怕是要多加小心,且不说他是不是细作,又有什么目的,只单说若他在千岁府中出事,只怕便是渲染大波!”

    众人皆沉默了下去,西狄人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西凉茉垂下眸子,品了一口茶:“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且看看罢了。”

    出乎众人意料的是,这娇纵惯了的西狄十八皇子殿下,这些日子倒是非常乖巧,甚至对于白玉刻意将他安排在前院最偏僻离的角落也没有意见,闲时就去寻百里洛玩儿,两人很快越混越亲密,只苦了一边监视他们的人,时时提心吊胆。

    西凉茉听了白玉每日的汇报,也只是再三吩咐白玉再让司礼监的人继续跟在他们身边监视和保护好百里洛。

    而与此同时百里素儿每日里来缠西凉茉的时间也渐渐多了起来。

    譬如每日在书房里时候,他都是必定要去的,也不在乎别人说他心怀不轨。

    至于有没有心怀不轨,白玉等人渐渐都觉得他心怀不轨的目标是西凉茉。

    “听本殿下的,姐姐你还是穿男装显得更美貌动人呢!”百里洛素儿手叉腰凑在正在练字的西凉茉身边,一脸神气地道。

    西凉茉挑眉看了他一眼:“是么?”

    “那是自然!”百里素儿大力地点头。

    西凉茉懒得理会他,转身去拿一本字帖,未曾注意他眼珠子一转,闪过一丝诡光,忽然伸手就去抱西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凉茉的腰肢,两手也直接往她胸口上抚去。

    西凉茉身形未动,一道浅鹅黄色的身影已经一把揪住他的衣领,随后毫不客气地伸手‘啪’地一巴掌就甩上了他的脸。

    呃,关于福利的事,因为上周出差的事,所以出版稿子还没弄完,所以如果有,可能就是周末交出版稿之后,还有时间,我一定会放出的,谢谢大家给的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