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八十六章 失踪(已经改好了)

第八十六章 失踪(已经改好了)

    章节名:第八十六章失踪(已经改好了)

    百里素儿不防一下子被甩得摔到了一边,跌坐在地,他捂住脸恼恨地看向来人,恶狠狠地道:“是谁,竟然敢打本皇子!”

    白玉瞪着他,满脸怒意地道:“百里素儿,身为别国皇子却不知什么是教养,什么是礼仪么,如此这般癫狂无状就是你身为西狄皇子的教养么!”

    百里素儿捂着脸盯着白玉,那种奇异的带着怨毒的森冷目光,仿佛一条毒蛇陡然从幽沉的水面露出了头,却随即又悄无声息地沉寂了下去!

    白玉被那种目光一盯,顿时觉得一惊,但是再细细看去的,却也只见百里素儿一脸愤怒地盯着她却仿佛寻常恼怒模样。

    “我做什么了,我只是想要抱抱茉姐姐,洛儿可以抱,我怎么就不可以了,我也喜欢茉姐姐!”百里素儿恼火地捂着自己肿痛的脸低低地尖叫,大大的眼睛里一下子就盈满了泪水,仿佛极为委屈。

    白玉被他的强词夺理外带毫无顾忌的告白给彻底噎住了,震惊地看着面前的漂亮又倔强的少年,气怒地刚要说什么:“你怎么可能和洛少爷一样……!”

    但是话说了一半,便被西凉茉伸手在肩头拍了拍,随后将那话给硬生生地咽了回去。

    西凉茉示意她稍微让开,随后看向站在她身后看向百里素儿,不咸不淡地道:“素儿,你过来。”

    百里素儿眼珠里闪过一丝警惕的异芒,随后立刻捂住脸儿退开了几步:“我不要,你肯定是要打我的!”

    &n“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bsp;西凉茉淡淡地道:“你不是想要学洛儿与我亲近么,你不是喜欢我么,既然如此,总要让我看看你脸上的伤。”

    闻言,白玉和百里素儿同时惊愕地看向了西凉茉,这一点都不像西凉茉会说出来的话!

    白玉不敢置信地想要说什么,却被西凉茉用眼神阻止了。

    西凉茉搁下手上的书,从容地坐回八仙椅上,看着百里素儿温声道:“怎么,还不过来么?”

    百里素儿看了看她,像是在衡量对方是不是在骗自己,犹豫和迟疑了片刻,方才从地上爬起来,慢慢地向她走过去。

    倒了西凉茉面前的时候,更仿佛警惕得像一只受惊的小兔子。

    西凉茉看了看他左半边脸蛋红肿得厉害,一看白玉就是用了极大的力气,一点都不曾留情,而且用了至少两分内力。

    “很疼么?”西凉茉伸手在一边装着茶水的紫砂杯子里点了点,然后触上百里素儿的脸,指尖的凉意让他轻抽一口凉气,随后有点眦牙裂嘴地嘟哝:“当然那了,要不你试试那个粗暴女人腕力!”

    西凉茉轻笑了起来,固定好他的脸,随后伸手沾了杯子里的茶水,继续为他轻揉那红肿之处:“别乱动,用点茶水带着凉意,能消肿,你总不想长大了毁容成丑八怪吧。”

    百里素儿一愣,随后眼睛一亮,直勾勾地看着西凉茉,仿佛颇为认真地道:“我若是毁容了,茉姐姐可会为我负责?”

    西凉茉垂下眸子看着他,随后微微一笑:“我已经嫁人了,而且我的夫君是九千岁,怎么,你打算取而代之?”

    百里素儿嘴儿一张,一副很想说有何不可的样子,但是他撞上了白玉冰冷的目光,还是硬生生地把话吞了回去,只是一脸委屈地看着西凉茉。

    西凉茉替他揉揉脸颊后,便对白玉道:“一会子让人将十八皇子送回去,再去取我的白玉生肌露给殿下抹上。”

    白玉一脸欲言又止,最后还是点点头:“是。”

    随后,她将百里素儿给送出了门外,又去取了一只白玉瓶子交给门口的二等丫头白荷,嘱咐她将百里素儿送回去。

    “这露用上了,不能吃辛辣之物,否则你的脸儿会更红,晚点我再过去看看十八殿下。”白玉例行公事地交代百里素儿。

    百里素儿没好气一把夺过瓶子,随后恼恨地瞪着白玉:“谁要你这个臭丫头假惺惺啊,我最讨厌你了,以后都不要看见你才好呢!”

    说罢,一转身便一脸委屈又生气似地走了。

    白玉看着他倔强的背影,不由摇摇头,叹了一声:“真真儿是被人宠坏的孩子。”

    这样一个任性的孩子,方才又怎么会露出那种让人不寒而来的眼神,大约是她的错觉吧。

    白玉也没有往心里去,径自转身回了房内,见着西凉茉坐在紫檀书桌子前,仿佛在沉思什么。

    白玉到底忍不住心中的疑惑,还是上前轻声道:“郡主,您这是在做什么呢,方才那百里素儿分明是想轻薄您,您却还对他如此和颜悦色,且不说那小子心里怎么想的,若是千岁爷知道,依照着爷的气性,只怕……。”

    西凉茉偏了偏脸,抬头看了她一眼,微微勾了下唇角:“白玉,倒是看不出来你对千岁爷很是忠心呢,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他安在我身边的人。”

    白玉闻言,顿时又红了脸,却是浑身颤着咬牙道:“郡主,您这是要剜白玉的心么!”

    西凉茉见她是真的难过,方才正色笑道:“不过一句玩笑话语罢了,你这丫头也别往心里去了,方才我只是在试一试百里素儿。”

    “试一试?”白玉有点儿茫然:“小姐,您说试一试是什么意思呢?”

    西凉茉微微挑了下眉:“你没有发现这一次回来的百里素儿和之前寄居在咱么这里的百里素儿有些不同么?”

    白玉一愣,随后颦眉道:“您说什么……这,这是说您在怀疑这个百里素儿是假的?”

    她却是看不出来,只因为百里素儿从一开始到来就让他们整个府第后院的人都不喜他,十二岁的小小少年,美貌无比却恁地惹得神憎鬼厌,一开始宫人们还要因为他特殊的身份,即使被为难却也还要好生伺候,被折磨得苦不堪言。

    直到后来底下人哭着和白珍说不再去伺候那位十八皇子了,这事儿才捅到了郡主这里,在被郡主好生整治一番之后,这位小爷才算踏实了。

    只是踏实没多久,便又去刻意接近洛少爷,又为了与郡主斗气,做出那种推洛少爷落水,害的洛少爷发烧的事,若不是洛少爷为他大力求情,郡主早让人将他折磨个半死,或者告诉千岁爷洛少爷落水的真相,让这百里素儿进司礼监大狱好好地磨掉一层皮!

    如今过了些时日,他又吵着回来,大伙都对他的讨厌得紧,还真没看出来他和之前有什么不同。

    白玉想了想,目光落在桌子上的那一只紫砂茶杯,忽然明白了:“您是说易容术。”

    西凉茉点点头,比了比自己的脸:“江湖上所谓的易容术,不管人皮面具有多精巧,必定会在脸的周围如耳朵后,发际线之类的地方有接缝,虽有一些人皮面具效果极佳,难辨面目真假,但是若蘸水细细研摸,便能摸出异样来。”

    这就是她为何让百里素儿过来,并且为他抚伤的缘故。

    她虽然不是易容高手,但是论调妆弄粉,她也算是一流高手,而妆容与易容亦有许多相通之处,所以,她相信自己一模,是真有人皮面具,还是一张真的脸孔,必定能摸出来。

    “那郡主可曾发现什么不对劲了么?”白玉神色也严肃起来,若是贞元公主送了一个真的百里素儿过来,众人便都暗中怀疑他意在天朝机密,毕竟还有哪里比九千岁府第更接近天朝权力核心之处。

    但若是来的是假的百里素儿,那么其中就更是大有深意了,白玉跟在西凉茉身边时日长久,性子又机敏沉稳兼有,也算得上是极为优秀的半个谋士了。

    西凉茉淡淡地摇摇头:“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那确实是他自己的脸。”

    白玉亦有些犹豫地道:“嗯,而且太医也为他诊脉过了,说是水土不服,所以肠胃不适,所以他身子确实虚弱,在千岁府里呆了这些时日,倒是真有些好转。”

    这也就是从侧面证明贞元郡主没有说假货么?

    西凉茉微微眯起眼,她亦在怀疑,是否自己的判断失误了?

    西凉茉沉吟着看向窗外苍白的青天,瑟瑟寒风卷过一片红叶,落在紫黑色檀木雕花桌子上的艳丽半残缺的红叶,带来一丝诡谲的气息。

    那种气息叫做——山雨欲来风满楼。

    而在千岁府后的湖边一伸手接住红色落叶的美貌少年,轻嗅了下叶子上的味道,又轻抚摸了下自己的仍旧还有些红肿的脸颊,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

    “竟然开始怀疑我的脸是假的么,西凉茉,该说你是聪明,还是蠢呢?”

    ——老子是请原谅我一生放纵不羁爱犯二的悠然的分界线——

    日子又过去了半个月,百里素儿在被教训了那一次后,似乎消沉了下来,不再如平日那般的放肆无忌,或者说面对西凉茉的时候消沉了许多,而与西狄人的议和条款也签订了下来,。

    西凉茉并没有放松对百里素儿的监视,但是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她便也沉下心来,将大部分的精力放在了练兵和与镜湖堡的联系之上。

    鬼军出世大半年有余,如今的飞羽鬼卫虽然尚且及不上靖国公的干将军百战之军的赫赫威名,但是如今也是名声远扬,其中的九字诀更让不少老一辈的军中人都记起了过去那只消失在沙海的传奇军队。

    但是这一支飞羽鬼卫实在太过年轻,又让老人们只能纷纷在心中暗自猜测。

    西凉茉也没有刻意地将如今的飞羽鬼卫与当年蓝家鬼军联系起来,于她而言,隐蔽在旧日荣光,先人的荣耀之下,永远锻造不出真正的王者之师。

    “怎么,丫头野心不小,王者之师,这是要超越你的外祖,还是想创造属于你的传奇?”百里青听着西凉茉的话,便从手上奏折理抬起阴魅的眸子,睨着她似笑非笑地道。

    西凉茉顺手将帮他看完的折子搁在了明黄的绣万字桌布上,方才望着他悠悠道:“百战之师常有,而王者之师不常有,百战不殆,有王者之师,方能保住不败之地,若是这天下是我的,我会希望飞羽鬼卫而成军中之魂,军中将领的熔炼之炉,才能让军魂百年不堕,胜之常在。”

    “军中熔炉?”百里青忽然颇感兴趣地挑眉道。

    “嗯,军中熔炉,就是——军校署。”西凉茉笑了笑,她想过能成立类似于西点军校那样的学校,系统的军事理论与实战结合,有独特而能传承百年的钢铁一般的精神,亦不乏人文之所在,亦武亦儒,所有优秀的将领大部分能从中出生、成长、进修,最终成就一个完整的体系,支撑国防。

    百里青听着西凉茉的阐述,眼中亦有异芒绽放,他定定地听完西凉茉的简单阐述,百里青素来是个善于采纳百家之长的人,那些完全没有听过的理念让他非常的感兴趣。

    但是西凉茉到了末了,却忽然轻笑起来:“可惜这天朝却不是我的,自不必如这般操心了。”

    百里青闻言,将手上朱砂水晶笔掉了个头,挑起西凉茉的下巴,仿佛在端详她每一处线条一般:“倒是看不出来,我的小丫头倒是个有问鼎九五之尊的狼子野心。”

    西凉茉伸手弹开他手上的笔尾,单手靠着那书案支着脸轻笑:“前朝不也有则天女帝君临天下,今朝若是不曾遇上你,说不定我还真就进宫嫁做宸妃,试试走走那位女帝陛下当年路。”

    百里青似乎颇为满意西凉茉那句——今朝若不是遇上你,于是伸手轻抚国她的长发,优雅地安抚道:“如今不也很好么,你也算是君临天下了。”

    西凉茉一愣,随意地笑道:“阿九,咱们这顶天就是挟天子以令天下么,如何成了君临天下?”

    百里青微笑:“如本座这般身份,夜里都让你凌驾于本座之上好几回了,你自然是君临天下。”

    西凉茉瞬间反应过来,涨红了俏脸儿,没好气地拍开他调戏自己的手:“你这厮,满脑子邪念!”

    百里青最是喜她那似恼非恼,略显羞涩窘迫的模样,别有一番风情,伸手将她抱到自己腿上,正要好好地借机轻薄一番,却忽然听见暖阁外头传来小胜子略显焦急的声音:“千岁爷,府邸里有人传话过来,请夫人速速归府一趟。”

    西凉茉一楞,随后一边从百里青腿上下来,一边道:“小胜子,你且进来!”

    小胜子赶紧进门,一进门就闻见了这气氛有点不对,再瞅着爷冷着脸,一看就是——欲求不满。

    定是方才与夫人在亲密的时候,被他打断了,但是他真的不是故意的,而是府邸里真出事了,或者准确地说是西凉茉那一边出事了。

    小胜子紧走步,停在西凉茉身边轻声道:“回禀郡主,方才白珍匆匆换了宫装拿了腰牌进宫,说是白玉不见了。”

    西凉茉一愣,随后颦眉道:“你说的可是真的,白玉怎么会不见呢?”

    小胜子大力地点头,也是颇有点担心的模样:“是真的,但是具体情形,小胜子不知道,怕是要召见一下白珍!”

    西凉茉立刻点点头,让小胜子去宣召白珍。

    片刻之后,白珍便被领了进来,她一见西凉茉,凝重的神色愈发里便带了一丝泪意,但很快她又恢复了寻常模样,轻声道:“郡主,玉儿姐姐不见了。”

    西凉茉颦眉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白珍到底跟了西凉茉这么些年,也是能独挡一面的大侍女了,便立刻详细地将事情经过说了出来:“这几日郡主您都在宫里陪伴着千岁爷,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所以……。”

    原来前日一早,就已经是十一月底盘帐的时候,白玉便按着老例出千岁府,做一辆马车去了国色坊,那是西凉茉最早开始经营的产业之一,到目前为止,里面的胭脂水粉除了风靡天朝上下,甚至畅销西狄、赫赫等,生意极好。

    而西凉茉如今只是看看账本,大部分打理的功夫都交给了掌柜,而盘帐和核查则交给了相对老成持重的白玉。

    但是这一次白玉去了国色坊之后,便没有如寻常一般在下午回来,千岁府众人当时并没有往心底去,只以为是她太忙,或者有别的什么事情绊住了,就是如今的枕边人魅六虽然觉得夜里忽然没了暖玉温香,而抱怨几声,倒也都是正常的。

    但是到了第二日傍晚,就有人发现这事儿有点不对了,白玉算账的功夫很是不错,竟然被盘住了那么久,定然是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等到白珍派人去查的时候,那掌柜才错愕地道出白玉早就在昨日就回去了,不曾见到过她!

    白珍即刻命人四下巡查,并且一路赶回了国公府,安排更多的人去查找,但是都没有任何结果。

    诺大一个人和马车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西凉茉瞬间拧起了眉头,沉声道:“再去查,叫上六部和司礼监的人一定要查到白玉的下落。”

    白珍立刻点头称是,立刻掉头就出去了。

    而她们谁也没有想到这一找,却是拖了半年。

    对不起了!又出乌龙事儿了!又上了两章一模一样的!——某悠就是个傻叉,最近忙得有点过!买了的妞儿明天再折回头看这个章节,绝对绝对不会是一样的!记得转回来看!

    我特么想蹲在地上嚎一声——原谅我这一生放纵不羁总犯抽!

    特么不在状态,谁谁谁给我一支脉动!

    改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