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五章 上元蜜事

第五章 上元蜜事

    章节名:第五章上元蜜事

    西凉茉看着那人,又瞅瞅自己身上的衣服,虽然对方说的是实话,但是她还是忍不住暗自骂了声,傲娇的老男人!

    同时毫不犹豫地拒绝:“绝对不要!”

    男人就不能惯着!

    然后她便扑上去扯他的腰带一边扯一边嘟哝:“不要,不要,不要!”

    百里青忙着拉扯自己的衣衫,没好气地道:“臭丫头,你这是赤裸裸的嫉妒!”

    一拉一扯,两人纠缠了好一会,在西凉茉不惜把他衣衫扯坏了情况下,百里青只得妥协。

    妥协的结果就是两个人都穿粗布衣衫,去体验平民的生活。

    西凉茉简单地整理好了衣衫,再瞅瞅一脸阴沉又嫌弃地看着自己身上粗布衣衫的百里青,笑得一脸狡黠:“还不走么,九叔,不走的话,侄儿就要邀请其他人一起去赏灯了!”

    百里青脸色瞬间变成黑色:“你敢!”

    但是却还是立刻没好气地跟上了西凉茉。

    两人出门的事情,简单交代了连公公、何嬷嬷两个稳重的,二人面面相觑,却终是没有劝阻,毕竟爷和郡主之间似乎才恢复了正常,而且这上京也是司礼监的地盘,也只好由着两位主子任性一回了。

    但是小胜子却忍不住咬着唇,哭丧着脸问:“爷,你们什么时候回来!”

    他还想着去玩灯呢,白莲和白叶几个丫头做了很多好吃的点心和漂亮的灯笼,等着他去做个评判,想他小胜子虽然已经不是男人了,但好容易有一回被美人们众星捧月的机会,莫不是又要泡汤了?

    百里青置若罔闻地直接拎了西凉茉就走。

    看着两人跃上了宫城的墙头,消失不见,几道几乎肉眼看不清楚的黑影也跟着不见了。

    何嬷嬷和连公公相视一笑,心中放下了大石头。

    惟独小连子还在那嘀嘀咕咕的抱怨:“唉,元宵节好容易想着开开心心的,爷又跑了,这下咱又不能玩儿了,得看大门……。”

    “啪!”连公公没好气一巴掌拍在小连子头上,尖声尖气地骂道:“个没出息的货,千岁爷若是心情不好,你倒是以后都别想过好日子!”

    小连子转念一想,确实如此,也就老实地蔫了!

    ——老子是九叔今天很开心,昨天月票涨得哈哈的分界线——

    且说这一头两人齐齐出了皇城,便见了大批热闹的人群。

    上元之夜,允许百姓靠近皇城,虽然不得进入,却也得以一窥其中宫禁之煌煌巍峨之势与皇宫里制作的挂在城墙之上的各色华美精致的彩灯。

    所以西凉茉和百里青很容易就隐没在了人群里。

    虽然做姑娘的时候能经常往来国色楼,但是自从嫁人的,确实不如之前方便,要么寻借口,要么就得化身出去。

    更别提嫁给百里青之后了,更是各种事物繁忙,国色楼也是身边的几个丫头在帮着打理。

    所以能这般出来玩耍已经仿佛是许久之前的往事了。

    所以这会子,她一只手拿着糖葫芦,一只手拿着犬戎人的烤肉串子吃得满嘴流油。

    百里青一脸阴沉地瞅着她咬牙切齿地道:“这种东西你也吃,邋遢死了,而且你能不能不要吃得那么难看,难道你没有发现很多人都在看我们吗?”

    这么多人,这么多人,还有那些目光,实在是让他……忍无可忍!

    百里青忍不住握紧了拳头,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西凉茉一边把吃掉的羊肉串子扔掉,一边啃着另外一串瞥着他:“九叔,你以为那些人是在看我吗,他们明明是在看你好不好!”

    从他们进入人群以来,那回头率几乎是百分之百,还有不少人因为太过专注于美色,手里的灯笼烧了前面人的屁股,结果前面的人都竟然完全没有察觉——因为他们也在回头盯着百里青发呆。

    在这种全民围观的情形下,百里青既没有带着赫赫依仗,又没有千岁爷一怒,伏尸百万,血流成河,光是靠着他那身越来愈阴霾的气势,也只能让人不敢靠近动手动脚,却不能阻止别人对他的围观。

    不过好处就是——

    她已经完全没有障碍地捡到银袋八个,金镯子六只,宝石戒指耳环一袋。

    那些银袋有不少人们不小心掉的,其中还有两个是一个小偷看百里青看呆了,结果连自己的银袋都掉了,至于镯子、宝石戒指耳环全部都是大姑娘小媳妇们‘不小心’害羞地掉在百里青面前,或者她这个‘侄儿’面前的。

    西凉茉觉得,如果缺钱的时候,把自家爷往人群里面一带,溜一圈,就能发家致富!

    一夜暴富,不过如此!

    &n“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bsp;唔,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各种小吃随便吃!

    她手上的羊肉串都是那犬戎人送的!

    因为犬戎烧烤大叔要用美味羊肉串来降服百里美人的胃,然后降服他的人!

    “嘿嘿嘿……。”西凉茉想起那大叔被百里青那种可怕的眼神一扫之后,吓得尿裤子却还是忍不住想要递来羊肉串的模样,就忍不住捧腹!

    “西凉茉!”百里青忍不住咬牙切齿,死死瞪着自己面前那只捡漏捡得不亦乐乎的,并且以出卖他色香为乐的混蛋。

    西凉茉看着他面色苍白带青,拳头死死地握着,眼中黑浪翻涌,忍耐着却即将爆发的模样。

    她赶紧凑过去,牵住他的手,忽然觉得他手冰凉得可怕,甚至在微微发抖,顿时觉得有些不对劲,她狐疑地道:“九叔,你怎么了?”

    百里青眼珠里越发的黑沉,仿佛有什么暴躁的可怕的妖兽就要从海底冲出来杀戮一般,他闭了闭眼,忍耐着一字一顿地道:“恶心,我宁愿和遍地尸首呆在一起!”

    这是人群恐惧症么?他似乎讨厌人群,讨厌那种贪婪的看着他的目光,即使那是为所谓的爱慕的目光,他也完全完全不能忍受!

    好吧,如果是她,大概也完全无法忍受这种出门就被围观的状况!

    所谓看杀卫玠也许是优点道理的。

    西凉茉颦起眉,随后把手上的羊肉串都扔了,对着半空比了个手势。

    不一会,众人忽然听见一道清“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脆的女音响起:“谁家的钱掉了!”

    伴随着这道清脆的声音,顿时有一片铜钱和碎银子、珍珠如雨一般被抛洒在人群里。

    那些金光灿灿立刻让所有人都瞬间沸腾起来。

    “我的,我的!”

    “哇,好多铜钱!”

    “快捡起来!”

    “走开,别踩着我的珠子!”

    美人的魅力到底没有钱的魅力更大,所有人齐齐地将美人抛弃到脑后,蹲下来——抢钱!

    显然这样霎那不在焦点瞩目之下,百里青几乎略微放松了一些紧绷的肌肉,随后西凉茉立刻一把抓过他的手三两下就钻进人群里,然后彻底消失。

    钻进幽暗无人的小巷里,西凉茉方才松开抓住百里青的手,笑嘻嘻地拍拍他的肩头:“如今可好些了?”

    百里青沉默着,他冰凉的手让西凉茉心中生出怜惜之情来,难得见到百里青这种仿佛失措的模样,西凉茉放柔了声音拉住他的手,体贴地道:“若是不舒服,咱们回宫罢。”

    百里青反手握住了她的柔荑,阴沉沉地道:“哼,那些贱民,真真是低俗,竟然全都去捡那些黄白俗物,难不成本座没有那些俗物美貌么?”

    西凉茉闻言,差点一头栽倒,她咬牙切齿地道:“这位爷,你的骚包也要有个限度!”

    对于这种完全搞不清楚重点、既讨厌别人瞩目他的美貌,又不能忍受自己美貌被忽略的傲娇重症肌无力脑损伤变态综合症患者,她只想说两个字——滚粗!

    ——老子是九爷美貌天下无敌的分界线——

    在经历了完全混乱的出游状况之后,西凉茉和百里青再次出现在路上的时候,百里青的脸上已经多了一块纱巾,将他的脸给包住了,只露出一对眼睛。

    西凉茉的意思是把他整张脸都裹住,但是被百里青以有损形象为由坚决拒绝。

    但是至少包住了脸,他身上的气质却是掩盖不住地,虽然还是极为出众,但是起码不会引人围观。

    西凉茉终于可以安安心心地吃她的小吃,拖着夫君的‘小手’……好吧,是拖着‘九叔’的小手逛大街了。

    西凉茉忽然瞅见一个书生模样的人那里在卖手工珠花,虽然都是些非常廉价的琉璃珠子,但是胜在意趣古朴,很是精致。

    那书生似乎因为被女客人围住很不好意思,也不太会招呼人,但是因为东西很精致,所以生意还不错。

    西凉茉也是女孩儿,自然感兴趣,便拖着百里青跑过去看,那书生难得见到同性的人,立刻仿佛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对着西凉茉笑道:“这位小哥很有眼光,这是在下娘子的手艺,那些琉璃里的花朵都是真花所制。”

    西凉茉仔细一看,果然如此,那花朵被包在琉璃里头,非常精致!

    “这个多少钱呢?”西凉茉说话着,目光也就飘荡到了百里青身上,示意对方准备掏钱给媳妇儿买东西。

    百里青是何等人物,平日里见惯、用惯了最顶尖的珠玉,最优秀的手艺,如今对于这种东西自然很是不屑一顾,略微有点不耐烦地道:“家里什么没有,这些玩意儿粗鄙得很!”

    西凉茉还没说话,那书生小贩就不干了,他似乎容忍不了自己娘子的手艺被人看不起,立刻道:“这位大叔,可不能这么说话,这些姑娘们都很喜欢我家娘子的手艺,今晚卖出了三十多只了,您儿子有眼光,买回来送您媳妇儿,或者是未来的媳妇儿,必定会讨人姑娘喜欢!”

    “大……大……大叔,儿……儿子和……媳妇?”百里青仿佛瞬间被雷劈了一下,双目大睁,反应有点迟钝,极为艰难地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词语,仿佛像要吃谁的肉一般!

    西凉茉早就在最初的呆愣以后,扶住那小档子上的木头横栏,浑身呈现诡异的抖动抽搐状态——憋笑憋的。

    “大叔,你别不信,要不你问问那些小姑娘!”书生小贩见百里青的模样,还以为他在犹豫和不相信,立刻指着在那挑选发簪的姑娘媳妇们。

    那些姑娘媳妇们倒是很热心地七嘴八舌地回应:“是呢,很漂亮啊。”

    “嗯,价格也公道,三文钱一只发簪,款式真真不比那些店铺的金钗差,戴一戴很不错呢!”

    “我还要多买两只。”

    “看这个小哥俊俏年轻的模样,只怕是在说媳妇的时候呢,这个做定情信物最好罢了!”

    “大叔,你喜欢什么样的媳妇?”

    说话间,还有两个小姑娘害羞地偷偷拿眼睛去瞟西凉茉,一副不胜娇羞的模样。

    也难怪,西凉茉虽然一身寻常麻布衣衫,但是贵门高阀的气质到底在那,而且容貌俊秀,换了一身男装更显英气勃发,个子在女孩子里算是挺高的了,自然在百里蒙去美貌之后后,相当引人注意。

    再加上今朝对女子束缚虽然颇为严格,但是小户人家的闺女却倒是自由许多。

    但是,很显然,有人对于此非常非常的不满意,或者可以说非常愤怒——!

    看着百里青瞬间散发出阴沉诡异,杀气重重宛如万魔出世的恐怖气息气息吓得那些小姑娘大媳妇的都齐齐吓了一跳,倒退了好几步。

    西凉茉瞅着某人就要被接二连三的打击或者说刺激得要炸毛了,万一这只千年老妖在这里炸毛变身,那后果可了不得,所有上京的百姓别想好好地过这个元宵。

    她立刻丢下一点碎银子,随便胡乱地捞了几只发簪往怀里一揣,然后拖着百里青的手就往人群外走,边走边道:“咱们再去逛逛罢了。”

    然后生拉硬拽地将百里青强行给拖走。

    一群大姑娘小媳妇并着那书生小贩一脸茫然地左顾右盼。

    “咦,发生什么事情了么,怎么刚才觉得刚才好像什么很可怕的东西经过似的!”

    “大概是错觉吧。”

    ……

    西凉茉一路拉着百里青又随意钻进了一个小巷子,随后立刻转过脸来看着他:“你还好吧?”

    百里青睨着她,片刻后,冷冷地道:“你想笑就笑吧。”

    西凉茉看了看他,叹了一声:“阿九,你看起来很年轻,很好,别往心里去。”

    女孩子原本就显得嫩,再加上今儿她脂粉不施,看起来就像个十来岁的少年郎,百里青若是露出脸来,倒是真看不出具体年龄,但是遮了脸,他瞬间全身就剩下那种完全阴郁高傲又沉稳的气势,常年处于高位之上的气质,看起来,确实……嗯,很成熟。

    不过——爹!

    那个小书生的眼睛是不是真的长得有点老,又或者是……他说的实话?

    百里青面无表情,忽然道:“你的声音变调了。”

    西凉茉吹垂下眸子:“哦,是么,那么……。”

    她忽然转过身,扶住墙壁:“请允许我平复一下我因为奔跑而过于担忧的情绪——爹。”

    西凉茉扶着墙壁终于再不忍耐地狂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她浑身颤抖,肚子一直笑得都有抽搐的倾向了。

    “肚子好痛……啊,爹啊……你什么时候给我娶个媳妇……哈哈哈哈哈哈哈!”

    百里青看着她站都站不住,蹲在地上捧住肚子狂笑,眼泪的模样,脸色从青到白,从白到绿,再从绿到青,终于……

    小巷子里响起妖精扭曲变型的咆哮:“你这个混账玩意儿,有那么好笑,笑笑笑死你算了,丑人多作怪,本座早就说了不要和这群低俗没长眼的人混在一处,你……你还笑!”

    真该让人把那些混蛋全部挖掉狗眼!

    “哈哈哈哈哈……爹,别那么小气嘛!”

    “还么,你闭嘴,要么,我让你闭嘴!”

    “哎……哈哈哈哈……你做什么……不带这样……呜呜……。”

    随后黑暗中传来某人笑声彻底被妖精再次用别的方法给堵住了,只传来一阵让暗处的几道人影面红耳赤,立刻散开到远处警戒去了。

    ……

    等到西凉茉终于笑够了,也被百里青按在墙角狠狠地教训到嘴角红肿,两腿发软。

    “呜呜呜……。”西凉茉被他推在墙壁上,双腿被迫打开缠在他腰肢上,吻得头晕脑胀:“阿九……唔……好了……会有进来的!”

    百里青冷哼一声,方才放开了她,邪肆地舔了舔唇角:“魅一他们早就警戒了,就算在这里办了你,也没有人进来呢。”

    西凉抹忍不住唰地一下面红耳赤:“拜托,爷,这里是公众场合,你难道不会觉得不好意思么,而且外头就有很多人,你不是嫌弃地方不干胶么!”

    这个人根本那就是挟怨报复啊!

    还说别人锱铢必较,明明自己就才是小气又爱面子,又爱计较的货色!

    百里青半垂下脸,用高挺的鼻尖威胁而暧昧地在她白玉似的耳朵上慢慢蹭:“怎么,不叫我爹了,我倒是觉得换个地方,倒是很不错的样子,很刺激,嗯?”

    西凉茉睨着他,挑眉道:“您有暴露之癖,便自便,就别拉上我这个没有被偷窥兴趣的正常人,看来这种民间一日游果然很能满足您变态的欲望!”

    百里青冷嗤了一声:“你还好意思说,若是为了让你这个小骚狐狸高兴,我会来这种垃圾地方么,无聊至极!”

    两人正是抬杠,却忽然听见巷子的另外一头角落里忽然响起几个男人吊儿郎当带着醉意的声音:“哟,没想到咱们哥几个在这百花巷的堆杂物的地方也能见到这样的一对美人。”

    原来原本黑暗的天空不知什么时候云开雾散,居然难得地出现了月光,投落下来的月光照在小巷子里将一对在墙角交叠的人影映照得清清楚楚。

    自然是将西凉茉的清美、百里青的绝艳都看照得清清楚楚。

    尤其是百里青的容貌更是引得人倒抽了几口凉气,眼睛里都是惊艳和淫欲。

    但是就在百里青眸光一冷打算让人收拾了这几个人好见见血去一下他心头郁闷之气的时候,却忽然被西凉茉扯住了衣袖。

    “他们的口音,好像是西狄人,而且是贵族……。”西凉茉淡淡地在百里青的耳边道

    ==唔············话说爷今儿被打击得很不爽,学学徐徐妞儿~还有queenzhen、红乖乖几个妹子大手笔的憎了好多钻石~~

    爷表示华丽丽的钻石安抚了他受伤的心灵,他果然还是合适这种高贵范儿!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