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七章 波澜诡密

第七章 波澜诡密

    章节名:第七章波澜诡密

    “对了,地上的尸体要怎么办,万一被人进来看见岂不是打草惊蛇?”西凉茉四处瞅瞅,目光忽然停在那房间里的大床上。

    唔,如果床有那么大,那么把人塞进床底去,应该也是不错的!

    西凉茉看好地方正打算指使自家大美人当搬运工,一扭头却发现大美人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只漂亮的琉璃瓶子,正优雅地从瓶子里往那两具尸体上倒着一种玫瑰色的漂亮液体。

    但是那玫瑰色的漂亮液体滴落在尸体上之后,那些尸体瞬间扭动了起来,吓了西凉茉一跳——活了?

    但仔细看去,才发现那些尸体不是复活了,而是因为身体肌肉被腐蚀所产生的肌肉颤动和扭曲!

    西凉茉挑眉——唔,原来是化尸液!

    随后,那种恶心的尸体化解的场面让她不甚感兴趣地别开脸,随后便在撒宁的房间里四处晃悠起来,原本她只是随便溜达,却不想,在一个柜子里,倒是给她发现了一些东西。

    一只精致的锦盒里躺着一块青铜的令牌,令牌上刻有双凤,凤嘴叼着一只明珠,明珠上那一个——‘凤’字,瞬间让西凉茉危险地眯起了眸子。

    如果她没有记错,自己也有一块一模一样的令牌!

    凤——安阳凤家!

    天下首富,凤家唯一的独女凤姐儿就是嫁给了当初被她一手毁灭的那个肮脏的西凉世家做媳妇儿!

    正所谓士农工商,商贾之流在天朝一直都是被士宦人家看不起的下九流之一,即使富贾天下,却也还是需要靠山,所以将自己的独女嫁给了当年看起来如日中天的西凉世家,但是凤姐儿即使行商手腕高超,长袖善舞,却依旧因为出身而被家中自诩高贵的众人看不起,丈夫也是一房小妾一房小妾地往家里抬。

    后来西凉茉念着凤姐儿尚且良心未泯,在西凉家三番几次试图加害她的时候,偷偷提醒她,所以便在西凉世家最后抄家的时候,求了百里青一道密旨,让凤姐儿带着她的小安哥儿假死脱身,回到了安阳凤家。

    当初凤姐儿感激涕零,还给了她一块令牌,只道是有一旦有什么急事需要她帮忙的,拿出这块令牌,天下凤家产业无不鼎力相助!

    如今……

    她忽然想起这一块属于飞云巷的烟花地界,确实有不少都属于凤姐儿家的产业。

    西凉茉摸了摸那块令牌上的凤凰纹路,沉吟道,难道凤家和西狄人参和到了一起?

    通敌叛国?

    百里青处理完了地上的尸体,见西凉茉定在一个柜子前发呆,便也走了过来,淡淡地问:“怎么了?”

    西凉茉将手里的令牌递给了他,沉声道:“回去查一查罢。”

    百里青看了看那令牌,眸底也有一丝诧异的幽光闪过:“安阳凤家?”

    他沉吟了片刻,点点头,将东西放了回去。

    “好了,这算是咱们两一起发现的,便不计入成绩了,如今也该分头去看看谁带回来的情报更有价值!”西凉茉轻笑。

    随后,她便率先拉开门,左右看看无人,她回过头对百里青轻笑一声,转身就下了楼。

    百里青看着她纤细窈窕的背影,一向冰冷深不见底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宠溺温柔的光芒,随后他淡淡地仿佛对着空气吩咐一般:“保护好夫人。”

    空气里仿佛有什么微微波动了一下,随后便又归复了平静。

    百里青方才慢条斯理地回到了那房间里,慢条斯理的坐下,随后忽然开口:“魅二。”

    随后一道黑影仿佛凭空出现一般,恭敬地单膝跪在百里青面前:“千岁爷!”

    百里青看了他一眼,淡淡地道:“脱衣服。”

    魅二呆了一下,随后看着优雅地宽衣解带的百里青,封面巾下的俊脸可疑地涨红:“爷……这……这……这样不好吧。”

    夫人前脚才走,爷就……

    这是要他侍寝么!?

    百里青解腰带的手瞬间顿住,额头上青筋毕现,随后瞥向魅二,阴魅的眸子里瞬间闪过阴森森的光芒,一脚踹在魅二的肩膀上,把魅二踹了一个圆溜溜的跟斗。

    百里青咬牙切齿地道:“你这个蠢物,什么不好学,爱跟魅七呆在一起,学了他满脑子的大粪,如今一个个的要气死咱家么!”

    看着自家主子今儿被气得上火好几次,现在竟连当皇宫大总管太监时候的自称的‘咱家’都蹦出来了,魅二就知道自家主子今儿已经忍耐到极限了,也立刻明白自家主子是要做什么了。

    魅二立刻窘得涨红了脸,一骨碌地翻身而起,毫不犹豫地把自己的错误也归咎到魅七头上,嚅嗫道:“属下错了,属下再也不和魅七呆一块了!”

    随后,他立刻麻溜地把自己的夜行衣给脱了下来,恭敬地递给百里青:“千岁爷,这套衣衫是属下今儿才换的,您将就着吧。”

    百里青嫌弃地拿起两指夹住了那衣服,随后没好气地冷哼:“滚!”

    他今儿牺牲大发了,为了哄小狐狸开心,还得穿别的臭男人的穿过的臭衣服!

    魅二立刻顾不得自己还只穿个裤衩,一身精壮的肌肉还露出在外头,立刻溜出出门去。

    裸奔也好过被爷弄死!

    &nbsp“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因为千岁爷不会干脆地弄死人,只会把对方凌虐到死!

    魅七正在白蕊房间里吃汤圆,忽然连着打了十几个喷嚏,他难受地抽抽鼻子,嘟哝:“谁在说老子坏话!”

    ——老子是小白应大家要求,出来幸福地各种蹭大胸部小胸部的分界线——

    且说西凉茉这一头出了门,一路摸了出去,才发现这一溜住了不少人,但似乎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并非全部都是西狄人。

    还有不少江湖客和来不及归家或者打算趁着上元节赚一笔的商贾。

    大约正是如此,所以这里才是最好的隐蔽地点。

    西凉茉听着前面那些女子调笑的声音越来越近,间或夹杂着一些细微的哭泣声,便隐在一处房梁上侧耳听了一下。

    房间里传来女子尖利的呵斥——

    “今儿能住在咱们这里都是些有来头的大爷,原本还真轮不上你们伺候,只是都是贵客,喜欢些干净的雏儿,所以才让你们去,别一个个给老娘哭丧着脸,若是得罪了爷们,有你们好受的。”

    “呜呜……。”

    “行了,把衣服给她们都换上,一会子我来的时候若是有人还没换好衣服,就通通到外三楼去伺候那些苦力,一日接十几个粗人,折腾不死你们这些小贱人!”

    那听着似管事老鸨的女人刚说完话,西凉茉便见下面大门吱呀一声打开来,一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中年老鸨气呼呼地走出来,后头还跟着几个太阳穴高高鼓起,看似颇有些功夫的男子。

    “张妈妈,这些刚寻来的小丫头合适伺候大当家的么?”其中一个男子迟疑道。

    张妈妈不耐地冷冷地道:“你也知道大当家什么身份,难不成你让咱们楼里的姑娘去么,大当家根本看不上,否则这几日也不会没叫人作陪了,只能找些干净的没破身子的才配伺候大当家的。”

    另外一个男子低低地轻笑:“那夫人呢,我看大家当家有夫人伺候,只怕也够了。”

    原来不过是一句玩笑话,却不想张妈妈忽然脸色大怒,一伸手毫不客气地‘啪啪’两巴掌左右开弓,直接把那人扇得唇角出血。

    “就那个下等不守妇道的骚货,也配伺候大当家,若不是,哼……!”那张妈妈冷哼一声,满脸都是鄙夷和怒气,似乎非常看不上被几个男子称为夫人的女子,甚至不惜口出恶言。

    那些男子虽然看着都是练家子,却在自己人被张妈妈狠狠扇了耳光之后,没有一个人敢随便出声。

    随后,那张妈妈似乎想了什么,便不耐地道:“你们跟着我走一趟,把东西都搬到房间里去,大当家定是要单独住着的,可不能让那贱人得寸进尺进了大当家的房里,那可把咱们都当成什么人了!”

    那被扇了耳光的男子嚅嗫道:“这里的这些小丫头,就不怕她们跑了么,毕竟好几个都是外头才抓来的,听说有些还是大家小姐,会不会太冒险?”

    张妈妈冷笑一声,阴狠非常:“进了咱们风露阁的,还没有人能出得去的,何况大当家用过的,岂能还留给别的男人碰,把这些天朝的小骚蹄子全都扔到地里去做花肥就是了,这些天朝的小骚蹄子能伺候大当家的一回也已经是她们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说话间,几人相继地朝外走,竟然真没有留下一个人看守房间里的人。

    西凉茉在房梁上,听得一肚子的恶火。

    这似老鸨样的老婆子看样子并非天朝人,但即便是西狄人,也忒狠毒了些!

    居然趁着上元节热闹的时候把好人家的女孩子给掳来,如今连命也不打算给人留了!

    她想了想,忽然轻唤了声:“魅晶。”

    一道纤细的身影便仿佛幽魂一般地蓦然出现在她身边,动作快得不可思议,只听那道纤细的身影蹲在房梁上轻声道:“郡主,您是打算救出下面的人么?”

    西凉茉摆摆手:“这还不是时机,这样……。”

    随后,她在魅晶耳边低声吩咐了一些事情。

    片刻后,魅晶点点头,一个轻巧的纵跃落了地,随后一转身子就消失了,不到半刻钟,她便拿了一只小袋子回来,那袋子里仿佛有什么东西不断地蠕动着,然后魅晶和西凉茉交换了眼神。

    西凉茉点点头,魅晶立刻悄悄将那房门打开了一条缝隙,然后把袋子里的东西给倒进了房间里面。

    不过片刻,房间里瞬间就响起了女孩子们的尖叫和哭泣:“啊——啊——有老鼠!”

    “救命啊,有老鼠!”

    “快来人!”

    房间里瞬间陷入了一阵混乱之中,女孩子们忘记了自己的处境,不断地尖叫、哭泣和乱砸东西,谁也没有注意到西凉茉和魅晶悄无声息地进了房门,隐身在屏风之后。

    然后,魅晶一掌直接打晕了一个黄衣女孩,将她拖进屏风之后。

    等到张妈妈几人听到房间动静,气急败坏地冲进来对着那些女孩儿们一顿好骂、毫不客气地扇了几个大哭大叫的女孩儿耳光,甚至让底下的人毫不怜香惜玉地殴打那些试图反抗的女孩之时,一道高挑却窈窕的黄色人影悄无声息从屏风后走出来,隐入了那些噤若寒蝉地僵在一边看自己同伴被殴打的女孩之间,乖巧地低着头站着听张妈妈训斥和教训。

    一翻怒骂和收拾之后,张妈妈恶狠狠地睨着她们:“蠢丫头,都给本妈妈听明白了,放明白了,别以为在这里大喊大叫地,就会有人听见你们的叫声,你们就是死在这里也不会有人知道,所以最好乖巧一点,拿本妈妈的话当耳边风的,这两个小贱人就是你们的下场!”

    随后,她一使眼色,那些那人立刻毫不客气直接上去就把那两个反抗得最激烈并且试图跑出去的女孩儿给拖了出去,不一会隔壁的房间就响起了女孩凄厉的惨叫声:“不要……。”

    随之而来就是骨骼折断的可怕清脆声音和衣衫被撕碎的声音。

    整个房间的女孩们顿时噤若寒蝉,脸色惨白。

    看到剩下几个女孩儿的模样,那张妈妈方才满意地勾了下唇角,冷笑道:“这不就对了,不想被折断了手脚去伺候底下人,这就走吧,别让咱们大当家的久等了。”

    随后率先走出了房门之外,剩下的四个女孩子再也不敢多话,战战兢兢地立刻跟了上去。

    这大概是她们过得最可怕的上元节。

    西凉茉走在最后,看着前面那唤作张妈妈的老鸨,她一身打扮虽然也像别的妓院老鸨一样花枝招展,但是生就一双冷峻的、精光四射的细长眼睛,即使在那一身艳俗老鸨衣衫下也掩盖不住一身冷厉沉稳又高傲的气质。

    这种气质看着有点眼熟,西凉茉眯起了眼,忽然觉得似乎在何嬷嬷身上,她曾经见到过类似的气质——那种属于极为严谨的等级分明诸如高门大阀甚至皇宫内苑里头管事者才会有的气质。

    西凉茉看着她准备领着她们几个姑娘下楼,看着那弯曲的楼梯,她眼睛里忽然闪过一丝冷光,忽然指尖悄悄一弹,那张妈妈便忽然感觉自己膝盖窝上一软,然后整个就往前一倒,她眼中闪过惊慌的目光,却已经来不及反应了,整个人就一头‘咕咚’一声朝着楼梯底滚了下去。

    这风露阁原本内部装饰就极为风雅不同,连着楼梯也效仿了大秦人那又长又弯曲,并且颇为陡的雅致楼梯,好让姑娘们下楼的时候,裙摆拖曳在白色的楼梯上显得好看。

    但是若人就这么滚下来的后果……

    就是团成一只西瓜一样滚了下来,而且还是一只——即将摔裂成许多瓣的西瓜!

    “啊——!”

    这一次,凄厉惨叫声从那张妈妈的嘴里传了出来。

    “张妈妈!”

    她几个手下原本在呆愣过后,下意识地想要飞身下去救人,但是奈何,楼梯口被几个吓呆了的女孩子全都塞住了,等到他们推开那些女孩儿扶着楼梯往下一看,张妈妈早已经躺在楼梯下,虽然不知是死还是活,但是身体肢体分明扭曲成奇怪的弧度,就已经显示她至少是个重伤!

    那张妈妈的几个属下面色大变地飞身下去,手忙脚乱地想要扶起那张妈妈,却因为碰到了她的痛处让那张妈妈更痛不欲生。

    西凉茉居高临下地看着那痛苦呻吟的女人,唇角勾起一丝冰凉的笑来。

    对于这种恶毒的女人,最好的方法就是以其人之道反置其人之身,让她也试试什么叫手脚折断的痛苦。

    ……

    虽然那恶毒的张妈妈从楼梯上滚下来,伤势极重,但是并不表示她们几个女孩就免去了成为祭品供人享用的命运,只是换了一个胡姓的略微年轻一点的老鸨负责将她们几个姑娘给带到她们主子的房里去。

    西凉茉见着那胡妈妈领着她们一路走到一处盛开满了鲜艳罕见的细枝玉兰花的小楼旁,那小楼位置极为隐蔽,若是无人带路,大约也不会注意到这一片密密麻麻的的细枝玉兰间还有这么一处精致小楼。

    西凉茉跟着几个忐忑不安的女孩儿站在了小楼前,那胡妈妈面无表情地对着她们道:“进去吧。”

    几个女孩不敢耽搁,低着头进了小楼,西凉茉悄悄地打量了一下这小楼,与风露院一样,这“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小楼看着不起眼,但是里面的布置极尽奢华,而且全是异国风情的布置——

    精致的镶嵌宝石的海螺、华美的玳瑁灯、在天朝罕见的千金一斗的金色珍珠,在这里缀成了珠帘。

    所有一切无不显示着,这里的主人,或者说,住在这里的人必然是西狄人,而且非富即贵。

    “大当家的,张妈妈的人都已经送到了,您且看看今日要不要选两个留下?”胡妈妈进了珠帘之后,恭敬地对着那帘子后的人轻声道。

    “嗯,外头方才怎么如此喧哗?”一道沉稳的极有磁性的男子声音响起。

    西凉茉心中暗附,看来这个男人就是那些人口里神秘的大当家了罢

    那胡妈妈迟疑了片刻,轻声道:“张妈妈刚才领人过来的时候,不小心从那楼梯上摔了下来。”

    “摔了下来,可有大碍?”那男子声音略微一顿。

    “如今看着只怕不太好,现在具体也不知情形如何。”胡妈妈小心地道。

    那大当家沉吟了片刻,随后淡淡地道:“刘妈妈做事极为谨慎,平日里也是个小心之人,怎么会如此轻易出事,只怕其中有猫腻,去查查当时谁在她的身边,全部都拿下审问。”

    一干女孩儿听到这话瞬间都吓得瑟瑟发抖起来,只怕自己小命不保。

    西凉茉站在最后,听着那人说话,心中亦不由微微一惊,这个男人心细如发,竟然能怀疑到有人做了手脚的上头去,可见是个厉害角色!

    “这……当时在张妈妈身边的就是她们这几个张妈妈让人来伺候爷的丫头们。”胡妈妈迟疑着道。

    她的话音刚落,西凉茉便又听见里面有女子娇媚的声音响起:“哼,那还用想什么,必定就是那几个丫头怀恨在心,所以推了张妈妈下去,大当家的,这几个狠毒的丫头,就都拖出去处置了为张妈妈出气吧。”

    那女子的话一出可,外头的几个女孩子当即就吓得哽咽了起来,浑身瑟瑟发抖地靠在一起,却不敢说话。

    但是,西凉茉在听到那声音之后,忽然身子一僵,亦瞬间警惕狐疑起来。

    这女子的声音,实在是有些耳熟,她到底在哪里听到过这样的声音呢?

    而与此同时,这女子仿佛顺从的话语却似乎取得了反效果,那男子声音淡漠地道:“等一等,让那些丫头们进来,我要看一看。”

    那女子似乎心有不甘:“大当家的,您方才明明说……。”

    但是,似乎她发现自己似乎会触怒男人,立刻不甘愿地收声了。

    胡妈妈立刻出来,对着几个女孩子冷冷地道:“还不进去,杵着作甚!”

    几个女孩恐惧地低着头,瑟瑟发抖地低着头进了那珠帘之内。

    西凉茉也安静地低着头,做出畏惧的模样,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偷偷去看坐在上首的到底是什么人,因为那把声音让她想起了一个人,如果她没有猜测错的话,她们还真真是熟人。

    那大当家的瞥了一眼那些女孩子,看着她们一个个吓得如落水的小猫,瑟瑟发抖,微微颦了下眉,这些女孩子倒是不像是有那个胆量和能耐去对张妈妈动手的。

    难不成,真是张妈妈自己滚下楼么?

    “不是妾身嫌弃什么,只是这些丫头的面貌,也配来伺候大当家的么,张妈妈许是人老了,眼光也差了些呢。”那女子轻笑了起来。

    她的声音轻软而妩媚,让男人听了只觉得骨头都酥麻了。

    一边陪着的几个男人都笑:“是啊,哪里有夫人的国色天香!”

    夫人?

    原来,她就是夫人么……

    西凉茉心底似乎有些了然了。

    只是……那位大当家的似乎并不那么买她这位‘夫人’的帐,只淡淡地道:“你们几个留下伺候吧。”

    几个女孩儿都松了一口气,但是她们都是良家少女,其中还有贵族小姐,哪里学过伺候的人的事情,于是都站在那里不知道要做什么。

    那几个男人都看出来了,这几个丫头都还是雏儿,估计还是完壁之身,张妈妈选来伺候大当家的,不过这明知道夫人在这里伺候大当家的,张妈妈特地选这些处子给大当家享用,分明还有刺激夫人的意思。

    其中一个作陪的就是撒宁,贪婪地扫了一圈那几个低着头的姑娘,只笑嘻嘻地道:“这天朝的姑娘还真是害羞,大当家选上两个享用罢。”

    撒宁看过来的时候,西凉茉立刻垂下了脸,她虽然是换了女装,但是容貌改变便并不算太大。

    果然撒宁的目光在她身上停了停,仿佛有些疑惑的样子。

    就在西凉茉面无表情地盘算一会子要怎么处理的时候,有人很不给面子地揭穿了撒宁:“撒宁大都司,您这是希望大当家先选了两个玩儿以后,把剩下的给你享用才是真的。”

    撒宁赶紧从西凉茉身上移开眼,没好气地瞪着那人:“罗卡儿,你别那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虽然他心底真的是这么想的,但是怎么可能让大当家的知道!

    那罗卡儿一点都不给撒宁的面子,只冷笑:“是么,我看你色迷迷的盯着那个女子很久了,不是么?”

    撒宁顿时脑黁地道:“我只是觉得那个女子看起来很面熟罢了,哪里有色迷迷!”

    这话一出,愈发地像是那种下九流的勾搭女子的话语,所以众人都忍不住低低地笑了起来。

    “面熟,我看你是想等着一会和那女子床上熟悉才是真的!”那换做罗卡儿的男子,毫不犹豫地道。

    “你……。”撒宁大怒,正要说什么,却被那大当家的喝止了。

    “行了,成何体统!”那大当家的冷哼一声,两人再不敢说话。

    那大当家的目光再次扫过众人,最后停在了西凉茉的身上,见她低着头,仿佛颇为害怕的模样,几乎连脸都看不清了,不由不以为然地转开脸随手指了一个女孩儿:“去倒酒吧。”

    那个女孩抖抖索索地拿起酒壶,开始逐个开始给众人倒酒,气氛才稍稍缓和了下来一点,那几个西狄贵族又立刻命令那几个女孩站到了大当家身后去。

    大当家随意地指了两个,让她们站在到他身后去听候吩咐,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其中一个就有西凉茉。

    剩下的两个则是让她们坐下来陪酒,气氛一时间倒也热闹。

    西凉茉终于才微微抬起头,悄悄地睨着那大当家。

    这才发现那大当家拿了面巾蒙着脸,只露出一对形状优雅好看,线条利落的眸子,但那眸子里——野心甚过,桀骜深沉。

    而与此同时,她也悄悄地瞥了眼那位‘夫人’,那位‘夫人’的脸上也戴了一层珍珠面纱,身上穿着颇为诱人,紧身的小衫勾勒出她纤细的水蛇腰,丰腴性感的胸部只挡住了一半呼之欲出,那白嫩诱人白晃晃地刺激着众人的眼睛。

    虽然能看得出她年龄并不算小了,整个人虽然没有少女的清纯稚美,但她就像一颗成熟的红色蜜桃,浑身散着属于成熟女性的诱人气息,让是个男人就想要上去咬一口。

    也称得上是尤物了。

    西凉茉勾了勾唇角,看来这位‘夫人’的日子比她想象中要滋润得多了,竟然勾搭伤了西狄人,真是叫她都觉得惊讶。

    对于大当家收下张妈妈送来的少女,那位‘夫人’自然是不悦的,只脸上并没有表现出来罢了,目光鄙夷又没好气地扫过站在那大当家身后的少女,随后忽然在其中那个一个穿着鹅黄色的少女身上停住了,然后狐疑地眯起眼。

    这个女孩子,看起来似乎颇有些眼熟。

    那少女低下头,仿佛很是害怕的模样,但是却并不能打消‘夫人’的疑虑,而是继续看向那个少女。

    她异常的安静让那大当家的也注意到了不对劲,随后看了眼那少女,又看向自己身边的‘夫人’:“怎么了,有什么不妥么?”

    那夫人随后回过神来,也从西凉茉的身上收回了目光,妩媚地一笑:“没有什么,只是看看能让撒宁大人喜欢的女子是什么模样罢了。”

    “是么?”那大当家的看了她一眼,淡淡地道。

    ‘夫人’娇俏地一笑:“当然了。”

    “夫人不知么,撒宁大都司,不光是许多女子让他觉得眼熟,就是好看的男子也让他觉得眼熟得很,邀请入房间畅谈一夜呢。”那罗卡儿继续讥诮地道。

    撒宁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却没有再回嘴,只是想大概自己是真看错了,那个被他带回来的是个少年,不是少女,他又派了人去看住那一大、一小两个美人,就等着他回去享用,顿时心情又好了很多。

    众人又开始推杯换盏起来,虽然暗流汹涌,但是倒也算是宾主尽欢。

    倒是西凉茉站在他们身后听了一会儿,并没有听到什么能让她觉得有特别价值的东西,估摸着大约是因为她们几个外人在,所以这饭局上就只谈风月,不谈国是了。

    她不免觉得有些失望和无聊,正盘算着一会要怎么和百里青接头,忽然见那‘夫人’毫无顾忌地半靠在了那大当家的肩膀上,软绵绵地道:“大当家的,今儿不知道怎么回事,妾身只觉得身上有酒了,想先回自个房间歇息一番。”

    那大当家的也不知道是怜香惜玉,还是根本就懒得应付她,便点点头:“去吧。”

    那‘夫人’起了身,谢过了那大当家的,随后便招呼也不和其他人打,就要走,那撒宁原本就和她不对付,看着她走自然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哟,那‘夫人’慢走,这里本来就是爷儿们寻欢作乐的地方,若是让夫人看到了不自在的岂非罪过。”

    那‘夫人’脚步停了停,一双妩媚的眼底闪过凌厉的杀意,随后只漫不经心地道:“是了,我如今是吃酒吃多了,走路有些不稳,不知道能否让大当家地把那个女孩子借给我,让她扶着我回去。”

    众人一听,都只觉得,看样子这‘夫人’又和那撒宁大都司对上了,如今点名要那个让大都司多看了几眼的姑娘过来扶自己,分明就是打算给那大都司下马威!

    那撒宁大都司脸色顿时也不好了,但是毕竟那位大当家的没有发话,这个女人又是大当家的枕边人,只好闭嘴。

    那大当家的并不在意淡漠地道:“夫人只管让她扶着你就是了,若是撒宁还想要女人,我给他就是了,估摸着一路上过来,他也憋够了。”

    一干男人顿时发出‘嘿嘿’的猥亵笑声来。

    而这一头,那位‘夫人’则得意洋洋对着西凉茉道:“还杵在那里作甚!”

    西凉茉低头上前,半弓着身子扶了那位妖艳的‘夫人’出了房门,一路向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走着走着,到了一处拐角刚拐弯的时候,那‘夫人’忽然“哎呀”一声,蹲了下去,西凉茉便也不得不跟着蹲下去。

    但就是这电光火石之间,西凉茉忽然觉得身子突然悬空,然后就是眼前一黑,她整个人向一个仿佛无底的深渊坠落了下去。

    ——老子是月票妹子很给力,钻石妞儿很牛X的分界线——

    幽幽的鲛人灯灯火将整个地道和地牢照得呈现出迷离阴幽的海底一般。

    一道衣着华丽,高挑丰满的身形站在了那地牢前,看着那地牢的人仿佛幽幽转醒过来,便冷笑一声:“怎么,终于醒了么?”

    西凉茉眯起眼,看向那老房外的女人,淡淡地一笑:“姨母,许久不见,离开了清修之地,重回人间,气色看起来很好。”

    那站在门外的‘夫人’早已除掉了面纱,正是先帝宠冠六宫的前贵妃娘娘,西凉茉的‘姨母’——韩婉语。

    看着西凉茉没有自己想象中的惊慌失措,韩贵妃,或者说韩夫人顿时心中不悦,冷笑道:“你何必故作镇静,如今你这个背叛家门,无耻卑鄙的小贱人落到我的手里,本夫人定要把当年你欠我韩家的血债和对我的侮辱伤害全都还上!”

    西凉茉看着她有些扭曲的艳丽面孔,片刻之后,悠然轻笑起来:“正所谓不是冤家不聚头,人说上元佳节也算是一家子团聚的好日子,如今能见到姨母,倒是真让侄女很是开心,姨母能再次寻上西狄人,有个好归宿,倒是比在那山上清修好得多。”

    什么叫好归宿,她堂堂一国贵妃,沦落到在这下九流的地方,靠着自己身子取悦一个异国男人维持如今体面的生活,于她而言根本就已经是奇耻大辱,虽然说之前她也有与虞侯媾和,并非第一次出卖自己的身体,但是……

    那韩夫人看着西凉茉那宠辱不惊的模样,心中就恨得滴血,她面孔狰狞地道:“你这个小贱人,别以为你还能靠着什么手段跑出去,就算是百里青那个奸贼派出所有的锦衣卫和司礼监的厂卫过来,不知道机关,一样根本打不开这鬼谷子设的地道和地牢,这鲛人灯里有的是化解人内力的药物,所有被关入这里没有解药的人都会失去内力,没有了内力,你还不是任由我宰割。”

    她顿了顿,狞笑道:“今天我就毁了你这个小贱人!”

    随后她拍拍手,立刻过来一群侍卫模样的人。

    韩夫人冷笑起来,指着那牢房里的西凉茉尖利地道:“你们可晓得这位是谁,她可是咱们天朝鼎鼎有名的贞敏郡主、千岁王妃,如今就赏赐给你们大伙好好泻火!”

    那一群侍卫明显是西狄人,闻言,顿时斗骚动起来,淫亵的目光直往西凉茉身上瞟。

    西凉茉一脸淡漠地看着他们,仿佛完全没有危机意识一般,更没有任何愤怒与恐惧的模样,让韩夫人愈发的愤怒,她咬牙切齿地让人去打开牢门:“对了,她还是当朝飞羽督卫,当初这位飞羽督卫不知道在龙关弄死了你们西狄多少人,如今你们想要怎么玩儿就怎么玩儿她,弄死为止!”

    此话一出,众西狄侍卫顿时哗然,这位飞羽督卫的大名如雷贯耳,谁人不知道她在龙关一战之威名。

    想不到竟然是这样娇美淡然的少女。

    顿时让他们既兴奋又愤怒,一个个摩拳擦掌,只等着门一开就将那少女给撕裂,折磨到她哭泣流泪,惨不忍睹,也好出心中一口恶气!

    西凉茉看着那些宛如恶犬一般虎视眈眈,面露狰狞淫色的侍卫,讥诮的目光又落回了那韩夫人的脸上:“姨母,恐怕这就由不得你来决定了。”

    西凉茉的高傲彻底激怒了韩夫人,她咬牙切齿地道:“你还逞强,等会就要你生不如死……。”

    &“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nbsp;话音未落却忽然发现身后鼓噪的侍卫们仿佛瞬间安静了下去,她一愣,忽然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果然她还没还有回头,就听见一道低沉而极有磁性的声音响起。

    “没错,这里所有人的生死都只能由我来决定。”

    那个人没有用任何显示他身份的自称,但只凭借语调就已经足够让所有人都臣服安静。

    西凉茉看着那一道伟岸高挑的慢慢走近的身影,唇角勾起一丝诡谲的弧度。

    唔,终于等到正主儿了。

    ……

    “人呢,找到没有!”屋顶之上,阴沉宛如来自地狱的声音让魅一、魅二、魅三、魅五几个微微一颤,大气不敢出。

    但魅一还是咬牙沉声道:“属下们搜遍了整座风露院,不曾见到夫人的身影。”

    “废物!”百里青阴沉沉的声音里已经带了森冷的杀意。

    他无比的后悔,怎么会随了那个小丫头意,玩这样无趣的游戏。

    就在百里青准备放出召集令的时候,魅六忽然满头大汗地匆匆赶到,随后将一只绑着白色蝴蝶结的琉璃发簪交给了百里青。

    百里青接过来一看,随后眼中幽沉不明,却放下了发出召集令的手。

    唔,还是用题外话谢谢珞珞非、1585264466、fionashieh、bbkissqq、dreaming309(上一本书的老读者,么么)

    Zypabcd、柠檬镜子、13564661939这些妹子给的钻石

    18842643809打赏、xsxsky妞儿,你能从这里看正版,就很好了~

    Sungalqw和anxixia两位亲卫队妞儿……一次性上百颗砸过来,是要看魅一他们跳捡钻石舞嘛~^_^,九爷表示连镶嵌狐狸尾巴的钻石都有了。

    还有谢谢zqb2330、15066821611、15639606601、bbkissqq这些妹子的鲜花。

    还有那些好几张月票砸下来的妞儿~~~~让小白扑进你们的大胸部里表示感谢吧!

    某悠对各位的谢意就是——今日万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