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十二章 局中局

第十二章 局中局

    章节名:第十二章局中局

    西凉茉的声音冰冷而不带一丝情感,冷酷的话语与原来那张温美俏然的脸形成强烈的反差,让即使早就心知肚明她完全表里不一的百里赫云在剧痛之中都忍不住侧目。

    随后,她喝了口水,开始慢条斯理跟唱歌似地开始哼哼起来:“嗯——不要——啊——放开我——唔——嗯——不要——。”

    哼哼一会,又喝两口水,又继续哼哼。

    过了一会,她看着百里赫用一种看疯子的目光瞅着自己,她好心情地调笑道:“啧,这叫做口技,如果不是怕你乱喊,这个时候倒是让你叫出声音来,才合适呢。”

    为了满足外头侍卫们的想象,省得他们没事跑进来‘观战’,发现自己主子被她放倒了。

    百里赫云冷冰冰地看了她一眼,随后闭上眼,不再理会她。

    西凉茉也无所谓,只是轻笑一声:“且慢慢享受吧,陛下。”

    ……

    远远地牢房外,护卫们听着牢里断断续续地传来的哼哼声,让他们忍不住脸色微红,毕竟自家主子一向是个不重欲的君子,常年的精力都放在了战场朝堂的杀伐谋夺之中,宫里如今的娘娘也不过是那么缪缪数人,除了去年殁了的皇子正妃,如今初登基,竟连个正宫娘娘也没有。

    哪怕是战场之中,虏获美人,也都让陛下赏赐了底下的将军们,很少如今日这般放肆恣意地要一个女子。

    所以他们这群跟着主子的,也都很少见识这样的场景。

    全都如木头一般老老实实地站着,心中只觉得那若有若无压抑的轻吟低泣如猫儿似的撩人。

    然后渐渐地低了下去。

    但主子没有发话,也没有人敢进去。

    ——老子是angie13弄雪妹子牛叉的钻石胸罩的分界线——

    且说这一头,西凉茉懒洋洋地靠着墙壁,屈膝支着脸颊,闭目养神,也不知过了多久,忽然听到有骨骼脆响之声,她梭然睁开眸子,目光如电地射向那躺在床上的百里赫云。

    却见百里赫云脸如金纸,但是竟然慢慢地坐了起来,而且扯掉了嘴里的布,只是动作极为迟缓,也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叫出来。

    西凉茉一点都不着急,起身了身子,走到他的身边,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僵硬迟缓的动作,淡淡地道:“我应该佩服你的意志呢,还是应该嘲笑你的愚蠢呢?”

    百里赫云冷淡地瞥了她一眼,也不说话,只是试图起身,只是他苍白的脸色与颤抖的嘴唇和不断如水一样淌落下来的汗珠暴露了他正在忍受着非人的痛楚。

    西凉茉轻哼一声,伸手轻轻在他肩膀上一推,百里赫云瞬间就软倒在了棉被之上,原本就强忍的骨骼分裂,筋脉错扭的巨大痛苦就已经很是艰难,如今看似轻巧的一推仿佛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瞬间让他忍不住低低地轻吟一声,身子一下子蜷缩起来,身上的一身衣衫早已经湿得如同从水里捞出来一般。

    他紧紧地握住了拳头,再一次闭上了眼,俊美的面容都扭曲,每一个毛孔都在外冒冷汗只是一声不发,静静地躺着。

    连西凉茉都不得不佩服这个男人忍耐的本事,即使是一等一的武林高手被人施了分筋错骨,也难有这般毅力。

    虽然不齿他那种大男子主义但是不能否认他身上倒是真有为君之宁杀不可辱之风范。

    西凉茉伸手捏了一下他的手腕,淡淡地道:“你倒是挺天真的,怎么,以为用真气逼迫筋脉逆行,就能强行冲破分筋错骨手的禁制么,这般愚蠢的行为是打算让你的筋脉俱断,从此成个废人是么?”

    百里赫云地闭着眼,仿佛什么都不曾听见一般,唯独额上青筋毕露却显示了他心中的波澜。

    那副模样看得西凉茉牙痒痒的,虽然她自己有时候也倔得不行,可她还真就看不得别人这种死倔的样子,很手痒地想让他更痛一点。

    在这一点上,她和百里青这个怪胎有一样恶劣的癖好,所以自打知道有分筋错骨手这回事之后,她非常坚持地死皮赖脸地学了,只是之前都没有什么试验的机会,毕竟西凉仙那些娇滴滴的女子根本就经受不起这样的折磨,只怕直接就痛死了过去,只有有一定内力的人才能抗住。

    所以今儿很愉快地让百里赫云成为第一个实验品。

    但是瞅着百里赫云被她推了一下,就痛得软在床上却一言不发的样子就知道他身子估摸着快顶不住了,否则不会不叫人,只怕他一张嘴就是痛呼,所以才死死地咬紧牙关,一个字不说。

    而且……估摸着时间也不多了。

    西凉茉看了看小窗子外的天色,眸光微闪,随后走到百里赫云身边,一伸手用一种奇怪的手法拍了他身上几处大穴。

    百里赫云瞬间就一下子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虽然身上还是痛不可言,但是已经比那种一阵阵仿佛永无休止,永不停歇的裂骨撕筋之痛要好太多了。

    西凉茉看着他的样子,轻笑了起来:“怎么样,舒服了吧,那么咱们也该出发了,否则太阳下山了,这山里路可不好走。”

    百里赫云武艺不弱,她和他交手之间就知道,对方实力并不差,虽然比不上百里青的深不可测,但是也算是顶尖高手,只是当时太轻视于她所以才吃了这样的大亏。

    但如今受了半个时辰的分筋错骨手的折磨,他筋脉必定有所损伤,虚弱不堪之时,也是挟制他最无顾虑的时候。

    百里赫云虽然身子虚软,脸色苍白如雪,但是依旧面无表情淡漠地睨着她。

    西凉茉也不恼,笑了笑,内力灌注指尖,直接将百里赫云给生生拎起来,再用普通手法点了他上半身的穴道,然后从自己脑后拔出一根细细长长的发簪在指尖搓了搓。

    随后那发簪尾部就显出一种黑蓝的光明来,她掂了掂发簪,随后一手直接架在他的脖子上,一手扶住他的腰枝,微微一笑:“走吧,陛下,您到我们天朝来,却一直都在请我做可,实在是不好意思,怎么也要请您上上京一游,千万不要客气,也千万不要想着逃跑,就算您真的能从暂时逃离,如果没有千岁爷的厂监令或者我的鬼卫通关令,你也休想离开天朝的国土和层层关卡,堂堂一国之君被追得跟落荒而逃的落水狗,想当难看呢!”

    西凉茉讥诮又恶毒的话语让百里赫云深沉的眼底有森冷狠色闪过,但是奈何对方绸缪已久,骤然发难,而且手段太过毒辣,让他如今是完全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受制于对方。

    受制于一个女人,这是他此生从来也没有想过的事情,但是……

    不得不说,她确实让他刮目相看。

    他眼中有深沉寒光闪过,却说不清楚喜怒。

    ……

    而一干侍卫们看见了自家凛然不可侵犯的主子竟然受制于一个女人的时候,而且肩膀上明显还有血迹,脸色苍白的时候则全然愤怒了。

    “放开陛下!”

    “放肆!”

    “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无耻之徒,如果你伤了陛下,吾等必定诛杀你九族!”

    一声声地厉喝响彻了整座山庄。

    眼前场景完全激怒了的腊梅山庄侍卫与百里赫云的幕僚们,他们手持刀剑形成了一个极大的包围圈,将西凉茉和百里赫云团团围住。

    他们已经再顾不得遮掩什么了,直接喊出了百里赫云的尊称。

    一层层刀光森然在夕阳下闪耀着刺目的光芒,杀气腾腾,直冲云霄。

    西凉茉却仿佛全然不觉,亦丝毫没有脚软,用那淬了剧毒的发簪抵住了百里赫云的脖子之上,慢条斯理道:“啧,第一,千万小心,刀剑不长眼,这发簪之上有见血封喉的剧毒,你们如果想为你们的陛下收尸的话,就挡住我的路吧,我区区一个寻常女子性命换你们陛下珍贵的性命,怎么看我也不亏;第二,这是天朝的国土,诛我九族,只怕你们还没有这个能耐。”

    西凉茉毫不客气的讥讽顿时让所有的侍卫们脸色大变,人人眼中杀气蒸腾。

    西凉茉一点都不怀疑,如果不是自己手上还抓着一张巨大的‘人肉挡箭牌’,那么这些侍卫们一定会毫不客气地用刀子将她乱刀砍死剁成肉泥。

    但是如今他们都顾忌着自己手上那剧毒弹的蓝莹莹的发簪,没有人敢动手,只能恨恨地瞪着西凉茉,虎视眈眈那地将她和百里赫云围在中间。

    “好了,咱们都不要废话了,出口在哪里,带我去!”西凉茉五指成爪扣住了百里赫云的脖子,冷冷地道。

    但是从出了地牢走到这一路院子里,渐渐地带刀侍卫们越积越多,将他们团团围住之后,百里赫云就定定地站在雪地里,面色苍白,却毫无表情,完全没有动弹的痕迹。

    西凉茉眯起眼冷冷地道:“百里赫云,你听到我说什么了没有,你是不想活了嗯?”

    随后扣住百里赫云脖子上的手微微施力,压迫性地捏住了他的大动脉之处。

    百里赫云的脸色更加苍白了,惹得一干侍卫们惊慌起来,有人忍不住微微退开了一条路。

    但是,百里赫云依旧只是定定地站着,只忽然淡然地道:“任何人给她带路,格杀勿论!”

    声音虽然虚弱,却极为坚定。

    侍卫们一惊,在看见西凉茉对百里赫云动手之后,他们就下意识地想要按照西凉茉的吩咐去准备让他们离开的出路,但是如今陛下竟然已经这么说,那就是他不愿意,也不允许任何人在冒犯了他之后,还能安全脱身。

    但是……

    这也太危险了!

    西凉茉瞬加眯起了眼:“你说什么!”

    百里赫云淡漠地再次道:“任何放她离开的行为,都是叛国!”

    众人顿时面面相觑,那一条路瞬间又消失了,而对方的包围圈甚至更窄了一点。

    西凉茉眼底闪过阴狠的光芒:“百里赫云,你最好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还想再试试分筋错骨手的滋味么!”

    百里赫云却淡漠地道:“西凉茉,你真的以为你能就此走出这腊梅山庄么,你可以试试看他们听你的话,还是听我的话,哪怕我在你的手上,你也一样走不出这里。”

    西凉茉一惊,咬牙切齿地道:“你疯了么,若是从这里出去,你未必不能回国去好好地当你的西狄之主!”

    百里赫云眸光冷淡,只说了一句话:“百里赫云从不接受任何人的威胁。”

    西凉茉忍不住差点拿手里的发簪插死他,这个混账东西实在太固执了,这种身为国君的奇怪固执和骄傲真虽然值得敬佩,但是如今已经成为了她平安脱身的最大阻碍!

    场面骤冷,形成了僵局。

    没有人再后退一步,看着侍卫们那种恶狠狠地宁愿同归于尽的光芒,西凉茉忍不住头疼了起来:“你们这群疯子!”

    气氛瞬间紧张起来。

    而百里赫云很有耐心地等待着西凉茉坚持不下去,他相信,她最终会放下手里的武器,再次成为他的俘虏。

    但是西凉茉并没有放下手里的武器,而是依旧挟持着他僵持在这院门口。

    百里赫云敏锐地发现她似乎有些心不在焉,仿佛在等什么人。

    他忽然有了点不太好的预感,他微微地眯起了眸子。

    而就在局势转化对西凉茉越来越不利的时候,忽然有一道声音响了起来:“大姐姐!”

    一道穿着侍卫服装的娇小身影忽然闯了进来,直接冲到了西凉茉的身边。

    侍卫们只顾盯着眼前的情景,却不想忽然有人从后边冲了进来,自然完全没有提防,竟然让人直接越过了他们冲到了西凉茉身边。

    那人手上也拿着刀剑,有点紧张地对着西凉茉道:“大姐姐,我来了,我知道怎么走,我带你走!”

    侍卫们一惊,恶狠狠地瞪着那一道人影。

    西凉茉看着她,仿佛松了一口气般,低声咬牙道:“你怎么才来,还不带路!”

    百里赫云看向那胆大包天的侍卫,或者说做侍卫打扮的女子,忽然认出了,那女子是他们在这里的接头人之一——虞候的夫人,

    他深沉的眼里闪过冰冷的光芒,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个女子似乎是西凉茉同父异母的妹妹?

    但是,他分明记得情报里说过她们姐妹感情非常恶劣,这位虞候夫人恨不能置西凉茉于死地,难不成一切都是假的么?

    那女子似乎有点不安和害怕,顾左右而言它:“我这不是害怕嘛,总之……总之你答应我的事情千万别忘了。”

    西凉茉似乎恼了她的没轻没重,没好气地道:“行了,行了,不就是个郡主之位和寻求个好夫君么,我记得的,快点走吧!”

    西凉霜看着她,眼神有点闪烁,随后一咬牙:“好,走就走!”

    随后她迅速地抬手一指那院门外:“往那条路出去就能到达侧门,但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从那个门就是一直都不能走出去。”

    随后,她看着那些恶狠狠地几乎想要将她撕碎的目光,又有点害怕地躲到了西凉茉的身后,声音有点发抖:“咱们能出去么,那些西狄人全部把路都拦住了。”

    西凉茉冷笑一声:“你怕什么,那好你手上的枪,在我背后挡着空门,我只怕不认识路,既然知道怎么离开这个院子,有这位云爷在咱们手里,我还真不信他们真的不要自家主子的性命,同葬异国他乡,尸骨飘零!”

    随后她扣住百里赫云喉咙的手忽然一转,五指成爪运足了内力一下子就狠狠地扣向百里赫云的肩头。

    “喀喇!”刺耳的骨骼破碎声与空气里瞬间迸发出的血腥气息,一下子就让所有的侍卫大惊失色:“陛下!”

    原本只是在一边警惕地观摩情形的那些谋士与幕僚们勃然变色,怎么也没有想到西凉茉竟然如此这般心狠手辣,说动手就动手!

    “滚开,否则下一次,本督卫就直接捏碎他的喉咙!”西凉茉阴沉沉的冷声厉喝。

    长日终于忍不住,亦厉声大喝:“让开,让她出去!”

    “长日,你忘记了朕说了什么,你是要叛国么!”百里赫云仿佛完全没有察觉肩膀原本的伤口再一次被西凉茉扣住,骨骼碎裂,鲜血直流的也不是他,他俊秀眉目瞬间寒意森森,疾言厉色地看着长日。

    长日只觉得他肩头鲜血完全刺痛了他的眼,只咬着牙,硬声道:“陛下,长日不能让您折在这里,西狄百姓需要您,太后娘娘需要您,我们也需要您!”

    百里赫云看着其他谋臣们虽然没有说话,但是眼神神色已经完全地表明了他们的态度,他们不会让自己的主子就这么折在异国他乡!

    百里赫云闭上眼,面无表情,但紧紧地抿着的薄唇里终归是透露出了他的无奈。

    长久,他轻叹一声,声音里听不出喜怒:“你赢了。”

    这是一场较量,谁先耐不住性子,谁先扛不住彼此给予的压迫,谁就输了,原本他会赢的,甚至可以逼迫西凉茉束手就擒。

    只要她相信他宁愿维护王者的尊严,死在她的手里也不会让她离开这个地方。

    但是……

    他到底忘了,自己这边毕竟不是自己一个人。

    “承让,差一点就被您的视死如归给骗了,不得不说西狄小戏盛行,您也必定是极好的戏子。”西凉茉轻嗤了一声。

    西狄皇族视戏曲为风雅之物,从不以为俗气,正如上京风靡诗词歌赋一般,西狄皇族贵公子和男女都能唱上那么几段小戏,若是能唱下来一整台戏,撑起台子的,便可以说是才女和才子了。

    所以百里赫云倒是并不觉得被比作戏子是侮辱,只是淡淡地道:“彼此彼此。”

    “走吧。”西凉茉轻勾了下唇角,似笑非笑地道:“毕竟,我可不想在这里再陪你做戏了。”

    随后她扣紧了他颈项间的手指。

    百里赫云没有再说什么,径自向着西凉霜指的门外走去。

    一路在团团包围之中,她们穿越了三道门,终于来到了一片与别处无异的腊梅林子里。

    西凉霜有点焦灼地东张西望了一番,指着那腊梅道:“穿过这林子应该就能出山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尝试过,怎么也出不去。”

    西凉茉点点头,颦眉看向那一片梅林,似在沉思其中诡秘之处,却没有看见自己钳制之下的百里赫云神色有些异样地看向了西凉霜,西凉霜神情亦有些闪烁地和他对视了一眼,便赶紧低头。

    西凉茉用毒发簪抵住了百里赫云的颈项,轻嗤:“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陛下,如今就看您了,陪我们走一遭梅林,给咱们指出一条明路罢,如果这梅林让我发现出不去的话,那么就休怪我不顾这些日子与您雪下清谈之谊了。”

    百里赫云淡漠地道:“是么,原来你还记得我对你算是相当礼遇了。”

    西凉茉冷笑:“今日也是您礼遇的一部分么,那我还真是消受不起。”

    随后她警惕地扫了一眼周围虎视眈眈的西狄侍卫们,推着百里赫云向梅林内半倒退着慢慢走去,同时吩咐西凉霜:“你小心点看好后面。”

    西凉霜立刻大力地点头,握紧了手里的红缨枪。

    随后,西凉茉一转身就挟持着百里赫云进了梅林,却忽然见长日厉声大喝:“拿下那妖女!”

    瞬间空气里仿佛都冻结,兵器出刃之声不绝于耳。

    西凉茉一惊,转过身来正要动作,却不想忽然脑后有冷风来袭。

    她不曾防备,竟一下子被一棍子狠狠地敲在了后脑上,西凉茉身子一僵,不可置信地转头看着身后拿着红缨枪,脸色阴沉又惊惶的西凉霜,她不解地张口:“为什么……。”

    话音未落,身后便再次受了一记手刀,她一下子全然失去了意识,一头往地面栽倒。

    西凉霜咬着唇,眼睛里闪过怨毒的光芒,尖刻地颤声道:“比起你给的那些所谓的好处来,我最大的愿望却是希望你去死,西凉茉,我不会一辈子都被你压在头上的,贱人!”

    但是西凉茉并没有跌倒在雪地里,而是直接被人扶住,随后拦腰抱了起来。

    西凉霜有点不明白地看着抱起了西凉茉的百里赫云,失声道:“陛下,您……你不是应该杀了她么!”

    百里赫云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朕要做任何事情,不需要任何人插嘴。”

    随后,他转身抱着西凉茉就往回走。

    西凉霜不甘心地追了上去,厉声道:“陛下,您可看见了,这个贱人不但冒犯您的龙体,还敢挟持您,难道您不应该把她碎尸万段么!”

    这样反转的情形让不少侍卫们都有些没有反应过来,但是长日却上前一步,拦住了她,语调冷漠地道:“虞侯夫人,请您自重。”

    其实在方才西凉霜说这一片梅林是出口的时候,陛下、他还有一些明白腊梅山庄奥妙的陛下亲信们就知道西凉霜有问题,因为这一处腊梅林非常的小,而且根本不是什么出口,也没有任何机关,任何人都能从里面走出来,所以这个西凉霜……哼,不过也是个出卖自己亲人和家国的无耻小人而已。

    比起西凉霜这种小人,虽然西凉茉该死,但他们反而对西凉茉这样狠辣的人物和手段更佩服一些。

    西凉霜不敢相信地看着长日,随后又看向百里赫云的背影,仿佛极为不甘咬牙切齿低声尖叫:“陛下,这个女人是个祸害,您应该杀了她,如果您杀了她,我可以帮助得到鬼卫的通关令牌,一路让您畅通无阻地离开天朝啊!”

    此言一出,所有的目光都定在了西凉霜的身上。

    就连百里赫云也停下了脚步,转过脸,冷冷地看着她:“你说什么?”

    西凉霜被那么多急切的、怀疑的、冰冷的、不敢置信的、阴郁的目光盯着,不免有些瑟缩,随后咬着唇,有点虚软地道:“我……我虽然没有办法拿到司礼监的令牌,但是……但是我……曾经装着帮西凉茉那贱人做事,所以……所以我……知道怎么拿到鬼卫的令牌,她曾经告诉过……我。”

    百里赫云审视的、深沉的眸光停在了西凉霜的身上,仿佛在评估她说话的真假,那种冰冷的仿佛能看得见人心最黑暗处的目光,让西凉霜都忍不住害怕,但是她还是挺直了自己的背脊。

    ——老子是请原谅我分界线啊,分界线——

    上京

    今夜的上京,寒风呼啸,虽然没有下雪,但是比下雪还要寒冷的天气让人们早早地闭门落户,再加上最近上京锦衣卫和司礼监的人似乎戒备森严,不知在抓捕什么人,所以整个上京刚入夜,街道上除了巡夜的人之外,几乎没有一个人。

    国公府里也一样,主子们早早就已经歇下了,庭院深处是千岁王妃,也是国公府大小姐贞敏郡主出嫁前的居处——莲斋也早早地熄灯了。

    没了主子在,但是莲斋一样被照料得很好。

    一个提灯巡夜的婆子走过莲斋的主屋,忽然发现那窗口不知道怎么开了一个缝隙,她赶紧走过去,打算进屋把窗口给刃好,却不想刚开门,忽然一道冷风迎面而来,她闷哼一声倒在了地上。

    一道窈窕身影从黑暗中走了出来,看了看倒在地上的婆子,对着身边穿着夜行衣的人轻声道:“不必理会她,咱们去拿令牌。”

    三个黑衣人点点头,点燃了手里的火折子,跟着西凉霜向里屋走去。

    “这里有个暗格,你们找找,我一会子记不起了,哪个能转动就能打开暗阁。”西凉霜指着一只柜子上的琉璃摆件道。

    三个黑衣人都齐齐上前去搜寻暗阁,没有人留意到西凉霜眼中微光一闪,慢慢地退后了几步。

    随后一道幽冷的香气瞬间弥漫开来,三个黑衣人一僵硬齐齐定在当场,眼神空洞起来。

    同时,一道修长的,阴郁的身影不知何时宛如暗夜之魔般,悄然立在了窗前。

    西凉霜松了一口气上前,恭谨地道:“千岁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