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十三章 游戏结束!

第十三章 游戏结束!

    章节名:第十三章游戏结束!

    幽暗的空间里,有靡靡之香缭绕,仿佛有什么东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西掠过自己的耳边,如海潮一般涌动。

    一阵又一阵的潮水,扑过来,敲击在脑门之上,让她——头疼欲裂。

    西凉茉缓缓睁开眼,那种奇怪的眩晕还是让她忍不住再次闭上了眼,并且不再试图移动自己的身躯——那只会让她更加难受。

    西凉茉微微喘了一口气,感觉自己脑子里的眩晕略微好了些,她方才再次张开眸子。

    最先印入眼帘的是窗边的光,看着那从窗子缝隙透露出来的光芒可见明亮天色。

    唔……

    如果她没有猜错,至少已经是第二天天亮了。

    那么,这个时候西凉霜应该已经与云生,甚至阿九他们见上面了。

    唔,西凉霜这个女人,下手还真是够黑的,当初她提出这个计划的时候,西凉霜还做出一副不敢置信,假兮兮地担心她会不会受伤的样子,如今看来这厮分明是公报私仇,暗自泄愤嘛!

    西凉茉心中喃喃地抱怨着,果然最毒妇人心!

    好吧,曾经更加过分地踩断过西凉霜几根的手指的自己也不是什么心慈手软之辈,有西凉霜这么个刻薄的三妹妹,也不奇怪,不过至少比起西凉仙姐妹而言,她还不至于一见到自己就满脑子怎么置人于死地的恶毒又不自量力的想法。

    她伸手想要摸一摸自己发疼的额头,却不想一伸手,却听见了金属碰撞发出的清脆的声音。

    西凉茉偏头一看,自己的手腕上已经拴住了铁链的链子,链子的一头钉在了墙壁上,她的目光落在那乌黑的铁链之上,顿了顿,她轻嗤了一声,自嘲地嘀咕:“啧,居然连昂贵的玄铁都用上了,真是看得起我。”

    随后她再环顾四周,发现自己并不如最初所想象的在牢房里面,而是关在了另外一间简单而特殊的房间里。

    整个房间除了她所躺着的床之外,只有一面放在墙角的铜镜。

    西凉茉坐了一会,随即试图下地穿鞋,穿鞋的时候,她发现原来除了自己的手腕,连着脚腕之上都拴了长长地玄铁链子!

    西凉茉摸了摸自己脚踝上的铁链,眸光幽冷,随后又起身向门外走去。

    果然不出她所料,在她走到距离正门两米之处的时候,那条链子就已经到了尽头,发出铁链被扯紧的声音——“咣当!”

    而与此同时,门外传来悉悉索索的裙裾衣衫摩擦地面的声音,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动作惊动了外面的人,

    西凉茉停住了脚步,看着大门吱呀一声打开,有冰冷的风瞬间涌入,吹起她的长发,也令她微微地眯起了眸子,冷冷地看向门外。

    不知是否她的神情太过凛冽冰冷,宛如瞬间出鞘的锐器名剑,眉目之间的兵气凛然,仿佛在开门的霎那便携着凛冽利器破门而出,取人首级,竟然让门外的人瞬间倒抽一口凉气,做出了闪避的动作。

    西凉茉看着那几个吓了一跳的侍卫,淡漠地道:“我需要水。”

    一名侍女下意识恭谨地点点头,随后转身离开。

    西凉茉淡淡地扫了门外的几人一眼,便转头关上了门:“我要休息了。”

    几名侍卫和侍女看着关上的门,瞬间面面相觑。

    这——

    里头明明关了的是伤害了陛下的刺客,虽然陛下交代过不能伤她性命,但是大伙的心中都憋着一股子气,就想着要怎么能好好地不动声色地教训这个刺客,可是……

    到里头底是犯人,还是主子?

    不知是否因为方才开门看到的的那一幕。

    看着那关上的朱红大门,竟然没有人敢开门进去。

    那端了茶水过来的侍女迟疑了片刻,将茶盘放在了那朱红大门前。

    ……

    连着几日,都没有人再来打扰西凉茉,吃食虽然简陋,但是也没有出现如韩夫人所在的时候送来不能吃的馊食。

    西凉茉也无所谓,只是无比怀念自己家大狐狸的手艺。

    而这一日,夜色降临之时,有面容冷峻肃穆的中年男子在侍卫们打开大门后,走了进来,看着坐在桌子边的西凉茉,冷淡地道:“你跟我来。”

    随后,他比了手势,立刻有几个气势沉稳的高大侍卫走了进来,将她手腕和脚腕上的链子从墙壁上解开,另外给她换了一副相对精致和小巧的镣铐。

    这个过程之中气氛很沉默,中年男子紧紧地盯着她的动作,而更换镣铐的侍卫们人虽然也没有特殊的动作,但是明显对西凉茉非常警惕。

    西凉茉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坐着,任由对方动作,因为她明显看到了那几个侍卫的太阳穴都高高鼓起,那是一等一的内家高手才有的特征。

    长年睨着她,若不是因为曾经亲眼看见她挟持陛下时候的阴狠毒辣与机敏,较量之中,她所展现出来不下男子的杀伐果决。长年大概也会以为这不过是个普通与自己女儿一般大小的美貌贵族少女而已,最多会一些宅门之中的勾心斗角的妇人之术罢了。

    最后如不是栽在了她那个所谓的妹妹手上,说不定此刻她还“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真有机会逃离腊梅山庄,让他们陷入极度危险之中。

    当初西线兵团龙关失利,栽在她的手上,倒也是情理之中。

    飞羽鬼卫的女督卫,果然名不虚传。

    原本,她的行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为足以让她被剁成了肉酱喂狗,但是,偏生他们的处境实在太过微妙,而西凉茉的身份太过特殊,已经相当于天朝的隐形皇后,若是真的只为了泄愤而折磨或者杀死她,只怕最后不堪设想。

    长年微微颦眉,想起了自家陛下治疗之前交代过绝对不能轻易动飞羽督卫,他们心中虽然憋气,却不得不还是要顾虑大局去安抚那些群情激奋的陛下身边近卫死士。

    “走吧。”他转身向外走去。

    西凉茉没有抗拒,径自跟着出去了。

    他们要去的目的地并不远,拐了几个弯,便齐齐走到了一处素雅大气的院子里,有训练有素的持刀侍卫和端着东西的侍女们安静而有条不紊地来往于院子里完成着自己手上的工作。

    对于长年大人领着西凉茉出现,众人皆是齐齐侧目。

    他们没有想到伤害了自己陛下的刺客女贼竟然还会出现在这里,还没有被处死,而且似乎看起来甚至没有受刑。

    这让他们很不能理解。

    西凉茉对于投注于自己身上冰冷的目光,仿佛全然都不曾看见一般,只是从容淡然地进了房。

    穿过了花厅一路进入精致内间的时候便可以看见里面烟雾袅袅,有浓浓的药味飘散在空气中。

    长年停步在了内间的幔帐前,恭敬地对着帐内拱手道:“主子,人已经带来了。”

    过了一会,里面走出来一个身材矮小的中年姑姑,目带寒霜地掠过了长年,最后停在了西凉茉的身上,冷冷地审视着她,并不掩饰她眼中的阴沉怨毒之色:“哼,这种人……!”

    这种什么人,她没有说完,只是其这中咬牙切齿的之色,刀子一般刺人。

    西凉茉视若无睹地目视前方,一言不发,亦不见有任何忧惧恨色,便是这样的淡然从容,更让人恨得牙痒痒的,却又无可奈何。

    “秦姑姑,陛下应该尚未歇息吧?”长年看着那章姑姑恨不得扑上来打杀了西凉茉,他只得起了个话头好转移些注意力。

    章姑姑算是看着陛下长大的,地位非同寻常,见陛下受伤,最恨的人只怕是她了。

    章秦随后率先转身进了房内。

    那长年侧身冷淡地看了西凉茉一眼,比出姿势示意西凉茉进去。

    西凉茉看他没有进去的意思,便也不迟疑,径自进了幔帐的里屋之内,

    里屋和百里赫云个人简约素雅大气的风格非常相似,没有什么太多复杂的字画赏玩之物,最多的还是书籍之物,屋子中烧着地龙,暖洋洋的。

    里面的太医们大约是刚刚帮自家主子诊断完毕,鱼贯而出。

    只余下几个美貌侍女和秦姑姑在一边警惕地盯着西凉茉。

    西凉茉定定地站在那里,见那宽大铺着白狐裘黄花梨罗汉床上,优雅地坐起来一个人影,他上半身没有穿正衫,只随性地披了件暗色花银纹的袍子,露出了性感而结实的腰腹,肩头的纱布直裹到了胸口——西凉茉知道那是她的‘杰作’!

    百里赫云的脸色仍旧是苍白的,长发披散在肩头,这种苍白并没有让他看起来显得虚弱,反而缓和了他原本过于凌厉深沉的眉目,平添了一种奇特的宛如天边流云似的高洁优雅气息。

    周围的美貌侍女们不由自主地微微红了脸,低下头去。

    惟独西凉茉继续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百里赫云定定地看了她一眼,忽然开口:“过来帮我上药。”

    秦姑姑等几个立刻端着太医们搁在一边的药盘子上前,却不想百里赫云抬了抬手,阻止了她们的动作,淡淡地道:“我要她过来伺候。”

    秦姑姑几个脸色一变,欲言又止,但是看着西凉茉脚镣手铐地戴着,再看着自家主子的脸色,素来知道他十个说一不二的,也不敢说什么,只是恶狠狠警告性地瞪了西凉茉一眼,随后退开来。

    西凉茉挑了下眉,从容地上前端起了盘子随后自然而然地坐到了百里赫云的床上,将盘子搁在腿上,伸手就去解百里赫云的袍子。

    秦姑姑几个和百里赫云齐齐都是一愣,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西凉茉居然——这么听话。

    “谁允许你坐在主子的床上了,奴婢就要有一个奴婢伺候人的样子!”秦姑姑瞬间横眉竖目,疾言厉色地怒叱西凉茉。

    西凉茉看了她一眼,漠然地道:“这位大婶,您是不是搞错了,这里可是天朝的土地,你们是他的奴婢,我可不是。”

    秦姑姑是除了那摔下楼梯的张嬷嬷之外,在百里赫云面前最得脸的,从来没有人敢甩她的脸子,如今听着西凉茉这般这毫不客气,异常刺耳的话语,顿时气得仰倒,脸色铁青,伸手指着她,声音都颤抖:“你……你这个贱婢……你,给我……给……。”

    西凉茉淡漠地瞥了她一眼,对着百里赫云轻嗤:“陛下,原来您身边随便一个奴婢都能代替你发号施令,真真是让人对陛下宽大的心胸刮目相看呢。”

    这分明就是在讽刺百里赫云身边的人以下犯上,假传圣旨,毫无规矩,亦在嘲笑百里赫云自己是个让自己奴婢没本事的,让奴婢骑到自己头上来。

    百里赫云对着气得浑身直颤的秦姑姑摆摆手,示意她退出去,秦姑姑咬牙切齿,却无可奈何,只得自己退了出去,同时警告性地盯了几个自己一手调教出来的小宫女要小心些西凉茉。

    方才那些讥讽之语对百里赫云几乎没有任何伤害力,他看了西凉茉一眼:“上药吧。”

    西凉茉方才面无表情地继续自己的动作,扯下了百里赫云的外套,又帮他解开了那些纱布上药。

    一点都没有因为面对陌生男子裸露的性感上半身而感到丝毫羞涩的模样,只是专注于自己手上的事情。

    百里赫云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她这般模样,心中有点不舒服,眯起眼,看着她:“我还以为你会宁死不屈,怎么也不会肯帮我上药。”

    西凉茉一边往他肩头的伤口撒药,一边淡漠地道:“你是希望看见我义正严词还、悲沧英勇的模样,然后找借口狠狠地教训我一顿才是吧,不过对我而言,帮不帮你上药与我自己的立场没有任何关系,我更不欠抽,所以如果让你失望了没有看到忠勇报国的戏码,真是抱歉。”

    百里赫云心中暗自轻叹,如今你这模样才是让人看了很欠抽!

    “看样子,你似乎一点都没有任何歉疚之情,也不见害怕,我应该赞扬你的大胆呢,还是嘲笑你的无知无畏?”

    百里赫云看着西凉茉的样子,讥诮地勾了下薄薄的唇角。

    时间太短,所以他有点不琢磨明白,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女子,或者说这是宛如天空中的云雾一般的女子,形态变化永远出乎你的所料,而你却仿佛永远都抓不住她。

    西凉茉瞥了他一眼,只是淡淡地道:“你说呢。”随后也不再言语。

    一时间,两人都默默无言。

    百里赫云在出神,而西凉茉则在专注于他肩头上的伤口,心中未免觉得有些奇怪。

    毕竟百里赫云受伤已经有好几日,怎么到今日这肩头的伤口却仿佛还是新鲜的模样,虽然上了许多药物,但是仍旧有不少血丝缓缓地浸润而出。

    她微微颦眉,但是她毕竟不是大夫,随后便拿了盘子上标注了止血生肌的药粉再次给他涂抹上,再将绷带缠绕好。

    百里赫云只觉得对方的动作很轻巧,也很专业,并没有任何刻意在他伤口上文章,便看着她,淡淡地问:“看你的手艺,怎么,你以前经常给人裹伤?”

    西凉茉也不隐瞒,只淡淡地道:“领兵之人,手下有几个人是没有受过伤的,否则若是千军万马之中军医死去,那是不是所有人都要死?”

    百里赫云看了她一眼,眸光幽深:“你可以回去了,今后每日都过来负责帮我换药。”

    西凉茉闻言,只是身形一顿,但是也没有任何表示不愿意的模样,点点头表示她明白了,随后径自起身就向外而去。

    秦姑姑看着她高傲的背影,恨得忍不住紧紧地扣住了自己的手心,看向半靠在了软枕上的百里赫云:“主子,你怎么让那个卑鄙的妖女就这么走了,还让她给您换药,万一她要是在其间下什么毒手……您忘了龙家少爷和怜儿就是莫名其妙地死在了和这个妖女的接触之后,连十八皇子殿下回国后都变得很奇怪,这种妖女就应该扑杀了才是!”

    她的声音极大,仿佛被就要给刚走到门口的西凉茉找不痛快。

    西凉茉充耳不闻地连脚也没有停地径自离开这个院子,跟着长年再次回到自己冰冷乌黑的房间里。

    她懒洋洋地坐在窗边,看着天外轻叹一声:“阿九,你再不来接我,我就要饿死了!”

    ——老子是九爷威武的分界线——

    时间匆匆如纷飞的雪花一般,飞散流逝。

    一下子就过去了四五日,腊梅山庄里一片宁静。

    西凉茉当换药药童的日子足足过了四五天,虽然每日百里赫云都宣召她进入自己的房间里,并且不允许其他人留在一边,与她独处,但是不知道是因为肩膀上伤势总是反复发作的缘故,还是他忽然想通要做一个谦谦君子,总之,在这一段时间里,她虽然和他孤男寡女、‘衣衫不整’地共处一室,但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她也不知道百里赫云总是若有所思地看着她到底在想什么。

    但是在外头那些侍女和侍卫们的眼里,一切却似乎都蒙上了一层暧昧的纱。

    这一日,西凉茉又奉命要去伺候百里赫云换药。

    冬日夜长昼短,天色刚刚亮了起来不久,西凉茉就在长日的引领之下出了自己的房间,穿着手铐脚镣地去为百里赫云上药。

    没错,到目前为止,西凉茉还是一副犯人的标准打扮,虽然这个犯人伺候着这山庄里最高贵的主子。

    她打了个哈欠慢悠悠地跟着长日晃过了走廊进了百里赫云的屋子。

    周围早起扫雪和干活的仆人或者巡视的侍卫们互相隐秘地交换了一个隐秘鄙夷的眼神,随后又继续干自己的事情去了。

    巡逻的时光总是枯寂无聊的,几个侍卫一边巡逻就一边聊开了八卦,一个高个子瘦长竹竿似的侍卫隐秘暧昧地道:“也不知道那个飞羽督卫上次动手的时候是不是在主子身上下了什么药,竟然还能伺候主子。”

    另外一个胖点的也诡秘地道:“那飞羽督卫不是天朝九千岁的王妃么,一个太监权势再高也是太监,怎么能满足女人的需要呢,也难怪……。”

    “嘿嘿,也是,看着就是辣子,床上说不定伺候主子不知多用心……。”

    “就是,天朝的贵女真是贱,听说那在潲水里死掉的韩夫人还是她的姨母呢。”

    “哼,无耻果然都是一脉相传的……。”

    侍卫们议论纷纷间已经走到了一处腊梅盛开的林子,高个子领头的忽然发现一直跟在他们最后的两个同伴却没有参与讨论,而是闷声不响,不由有些奇怪地看着那两个同伴。

    高个子笑嘻嘻地凑过来:“你们怎么看,为何一直不说话?”

    站在后面的侍卫垂着头没说话,前面稍微高大一点的侍卫,忽然抬起头对瘦高个子淡淡地道:“因为我们在想,你们怎么个死法比较合咱们司礼监的胃口。”

    话音刚落,也不见他怎么动作,那人只是手上一挥,随后便有亮芒一闪,随后鲜血立刻从那高个子侍卫的脖子上喷涌而出。

    剩下的那些侍卫大惊,他们怎么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人会对自己人动手。

    他们正要抬手反抗和唤人来的时候,无数刀锋仿佛从四面八方而来,瞬间入切菜一般将那些侍卫从脖子处齐齐切断,侍卫们连叫都没有来得及叫一声。

    鲜血四溅,凄风呼啸。

    浓郁的、黑暗的血腥气息悄无声息地开始在整个拉美山庄蔓延开来。

    仿佛打开了灵界的门,预示着有强大妖魔降临,带来遍地血腥!

    ……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那些黑暗的血腥的气息张牙舞爪,又悄无声息地迅速笼罩了半座腊梅山庄,黑暗中银色刀锋所致,无一活口。

    但这里毕竟是一国之主的避居之所,尤其这个国主并非寻常人。

    所以很快,还是被发现了。

    喧哗声起的时候,百里赫云还在让西凉茉帮他裹伤,下一刻,他锐眸一眯,身形暴起,一把捏住西凉茉的肩头便落在房间的门口。

    大门打开之后,阴冷的银色月光之下所看见的场景,让百里赫云的瞳孔瞬间微微眯起。

    周围的假山、房屋、转角,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黑衣人,他们手持蓝幽幽的利芒,却安静如同一尊尊人形雕像,又仿佛来自地狱的鬼影魔物,竟然没有一丝声音,甚至没有一丝杀气。

    而暗夜的阴霾黑暗仿佛幻化了人形,那人形修长而优雅,静静地站在不远处,面朝着他的方向。

    那是百里赫云见到过唯一拥有美丽到几乎如魔物才能有拥有的面容的男人,他看向了自己身边的女子,阴魅的眸子闪过深浅不明的光,声音优美而凉薄:“丫头,玩够了?”

    西凉茉咬着唇,眼中盛满了深深浅浅的欢喜:“阿九!”

    唔,这两天在拍阿九~~~所以很忙,更新有点欠~我会尽量多更的!

    ashash111、猫猫2013、13544002466、楠楠、angie13、evinwen、潇筱菡妞儿你们又上百颗钻石砸给九爷~~某悠从没想过的上了钻石第一,对于一大早看见这种让人震惊到痛心疾首的事情,俺只想恶狠狠地道——请砸得我满头包。

    但是荷包问题大家一定留心,量力而为,你们的心意永远才是我最看重。

    还有谢谢落樱旋舞、zypabcd、queenzhen、luyuanlin、呼吸微冷,stellals、千叶、温柔美人们也总给九爷的钻石和花花,子寒妹子也总看见你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