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十六章 贞元投诚

第十六章 贞元投诚

    章节名:第十六章贞元投诚

    “公主殿下,这是想通了,还是忽然换了个人来中意呢?”西凉茉敲着二郎腿,懒洋洋地继续剥她的石榴籽。

    真元公主看着西凉茉微微一笑:“难道本宫一直所要嫁的人不都是宁王爷么,宁王爷温文尔雅、俊秀斯文,谁能不中意宁王呢?”

    西凉茉轻笑了一下:“这可说不准。”

    她随手捏了一颗婆罗石榴籽放进唇里,微微眯起眸子:“比如这石榴,大部分人都觉得味道酸甜可口,但是有些人便不喜欢,只嫌太酸,或者太甜,喜欢些重口味的,也是有的,特别是南方人,说不定就觉得桂花糯米糍不够味道,要吃那蜀地重口味的辣子肉。”

    尤其是她家这只师傅,更是辣子里头的极品货色,如今还是个太监身份,就沾染上贞元了,谁知道以后怎么样。

    贞元公主看着西凉茉笑容顿了顿,随后神色淡了些:“喜欢吃辣子,不过是因为涂着嘴上香些,若是要对胃好,还是吃些清淡的养胃,何况辣子肉吃多了会上火,我生于西南,却也还是更喜欢吃清甜的桂花糯米糍呢。”

    西凉茉看向她,眸光幽深,随后不可置否笑了笑:“是么?”

    白蕊默默地嘀咕,这两位谈笑间,两个位高权重的男人就变成了两种味道的食物,也不知道他们听了对自己的形容会作何感想。

    贞元公主看着她淡淡地道:“如今本宫来请千岁王妃您为本宫主持婚礼,不就是最好的证明么,贞元并不是傻子,情窦初开的无知少女,有些辣子沾染不得,还是知道的。”

    何况这辣子对她如此冷酷,她也不是那些情窦初开愚蠢的少女,见了男人便疯了似的也不管对方到底喜不喜欢自己,便巴巴儿地贴上去。平白沦为别人的笑谈。

    西凉茉看向贞元公主,并没有说话,仿佛在评估她说的话有几分可信度。

    贞元公主索性挑明了话题,看向西凉茉直截了当地道:“九千岁那样的男人,喜怒无常,原本就是个难伺候得,若是他放在眼里的人,便还有好日子过,但若是他不放在眼里的,巴巴儿地贴上去,只怕会被他踩在脚底慢慢地磨,任由你在脚下粉身碎骨,血泪交融,他却只觉得你痛苦的姿态是极好,尚能博他一笑。”

    她顿了顿,有点无奈地苦笑:“而能被他真正放在眼里,捧在手心的,只怕就是你了。”

    这也是她的血泪教训。

    这两个人虽然看似完全不一样性子,但本质上都是一样凉薄却又冷酷,所以才能相处无碍吧。

    贞元公主这番话虽然算不得推心置腹,但也算是真心话了。

    西凉茉看着她一脸郁闷的模样,心中有点好笑,但是却同样对于贞元公主这般直率和她的清醒感到微微的诧异,毕竟能如她一般迅速地从对一个人的迷恋里抽身而出,并不是什么很简单的事情。

    而且……

    “看样子,公主殿下,果然是个聪明人,对千岁爷的为人倒是很了解。”西凉茉又含了一颗石榴籽,挑眉轻笑了起来。

    这一位公主殿下眼睛倒是利得很,将百里青那种恶劣的个性看得那么清楚,估计当初在雪地里没少吃百里青给的苦头才是。

    贞元公主看着西凉茉,忽然道:“本宫说这些只是希望千岁王妃从今往后不会对本宫生出误会来,宁王人怎么样,本宫心中还是有数的。”

    西凉茉放下手里剥好的石榴,看向她,淡淡地道:“如果公主殿下真的如您说的那样,自然是好的,只是我认为这个世间误会这种事情,也许更多是人为,若是不想别人误会,自然不要去做那些引人误会的事情,否则何来如此多的误会?”

    贞元公主看着西凉茉,心中暗自叹了一声,这位飞羽督卫果然不是个好相与的,竟是这般油盐不进,软硬不吃,她沉默了一会,不知在犹豫什么,最终还是道:“不知贞元请王妃做个主婚人的事情,王妃考虑得怎么样了?”

    西凉茉睨着她,忽然轻嗤了一声:“做个主婚人自然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只是不知公主殿下嫁过来以后,是我们天朝的宁王妃呢,还是西狄的贞元公主,或者想做个娘家夫家都左右兼顾的人呢?”

    贞元料到了西凉茉定会就此事来问她,她咬了咬唇:“若我说我也不知道,所以才来王妃这里求教呢?”

    此言一出,不光是西凉茉手上动作一顿,就是一边的白蕊也不由对着贞元公主侧目。

    谁人不知道贞元公主自幼在西狄明孝太后身边长大,而如果不是明孝太后的亲信,怎么会派她来和亲,而她在来到西狄之后的表现,也完美地体现了什么叫——身在曹营心在汉。

    如今却在西狄皇帝陛下‘访问’天朝的期间,表现出这种茫然彷徨的模样,一副动摇为难的模样,是不是太过不合常理了?

    西凉茉单手支着脸颊,水媚的眸子幽幽冷冷地看着贞元公主,看得贞元公主只觉得心中一片凉飕飕的,仿佛能看到人心最幽暗的角落一般,让她差点下意识地别开脸。

    “为什么,给我一个合理合情的答案。”西凉茉淡淡地道。

    贞元迟疑了片刻,她想保留些什么,但是西凉茉的,声音不揾不火,却有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力量,让她忽然觉得这是她的第一次机会,也是最后一次说实话的机会,如果这一次,她不能给出让她信服的答案,那么下场就只有一个——成为西凉茉迟早要除掉的名单中一员。

    所以……

    贞元公主一咬牙,索性也不再自称本宫,只冷冷地道:“因为,我根本就不是明孝太后的所谓心腹,不过是她手上的一个棋子罢了,她是害死我娘亲的凶手,我怎么会心甘情愿成为她的心腹,我亲眼看见她让人勒死了我的母亲,只是她以为我还小,又睡着了,就什么都不知道,为了在父皇面前做出那种贤德善良的模样才将我养在了她的名下,给我一个所谓嫡出的名分,但她何曾真正将我当成她的女儿,甚至连心腹也不是,否则就不会轻易将我拿出来和亲了。”

    西凉茉看着她,贞元公主妩媚狭长的眼睛里已经是一片腥红,甚至隐约有泪光,没有任何避讳地看向西凉茉。

    西凉茉淡淡地道:“你应该知道,这个理由并不充分。”

    贞元浑身一僵,随后有些不可置信地看了看西凉茉,最终还是一咬牙,紧紧地扣住了自己的衣袖,冷冷地道:“而且从在西狄开始,她为了拉拢那些武将大臣,就一直私下将我送给那些迷恋我的美色,恶心至极的男人享用,她答应过我等到二皇兄登基之后,我就不再需要不断地出卖自己向人强颜欢笑,而且我会在自己未来上拥有足够的自由,因为我将会是……。”

    贞元顿了顿,咬牙切齿,又满是讥诮一字一顿地道:“因为我将会是西狄的有功之臣!”

    她说出这些字的时候,美丽的大眼睛里除了泪光之外全是无限的森冷和勃然的恨意,目光像一把淬了毒的刀子。

    这些话说出来后,殿内一片沉寂,满是压抑的气息。

    许久,贞元仿佛才从自己的回忆和梦魇之中清醒过来,随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方才沉静了下来,冷冷地道:“我原本一直在观察,观察你们是否有足够的能耐与百里赫云抗衡,毕竟再西狄那么久,我见识过他们母子的手段,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光凭借我自己的力量是没有办法向他们报复的,尤其百里赫云确实也算得是一个极为出色而强大的男人,这样的男人,到目前为止,我只看到过一个人能与他抗衡,也许比他还要强大,就是——千岁爷。”

    “所以这么说,一开始,你对千岁爷表现出来的好感,只是为了想要勾引千岁爷,利用千岁爷为你讨一个公道,或者说向西狄的皇帝陛下和太后复仇么?”西凉茉微微勾了下唇角,神色莫测地道。

    贞元摇摇头,自嘲地一笑:“这只是其一,我对千岁爷确实非常有好感,如果能得到他的青睐,又能助我,有何不可?”

    “公主殿下倒是算盘打得叮当响!”白蕊到底沉不住气,讥诮地道。

    这个女人真是卑鄙又可恶,自己不好,就想把算盘打到郡主和千岁爷的头上么。

    刚开始还觉得她可怜的白蕊,现在只觉得贞元公主真真儿活该!

    贞元公主垂下纤长的睫羽,淡淡地道:“既然千岁王妃想要听实话所以我便说了实话,如果因为而受到惩罚,我也无话可说,但是我不会为自己原本要做的事情道歉与后悔的。”

    “你……。”白蕊恼火地想要说什么,却被西凉茉阻止了。

    西凉茉看向贞元勾了下唇角:“所以呢,你现在放弃了很难打交道的千岁爷,打算重新换一个更好利用的宁王殿下么?你把你的秘密告诉了我,若是我告诉了宁王,你觉得你还能嫁得成宁王么,一个不贞洁的公主?”

    贞元神色一凌,咬着唇角道:“我不否认跟宁王殿下的交往有并不那么简单的考量,但是我需要一个庇护,即使不能复仇,但是至少要让明孝尝试到后悔的滋味之后,我也还能平安地生活下去,而在我没有确定自己一定能得到最安全的庇护之前,我是不可能背叛明孝的,因为我比谁都知道什么叫风箱里的老鼠,两头受气。”

    她顿了顿,看向西凉茉,眼底有黑暗幽沉而又难以言喻的神色:“那种只是想要活下去却不得不付出太多不该由自己付出的代价的滋味,我想没有人比你更明白吧,你能成为千岁爷眼里的人,想必总不是因为千岁爷对你一见钟情吧,从某种程度上而言,我们根本就是一样的人,不是么,只是你的运气好一点,能攀附上一个能给你指路的人,而我……。”

    西凉茉看着贞元公主好一会,对方完全不闪避她的视线,而是直勾勾地看着她,西凉茉忽然轻嗤了一声,勾了勾唇角:“一样的人?啧,我可不敢与公主殿下是一样的人,不过,不得不说你的理由还是打动了我,那么,如果你想让我认同你的投诚,是不是应该有一点投诚的诚意呢?”

    贞元公主看着西凉茉好一会,眼中有幽幽凉光一闪,随后咬着唇角道:“我知道你们想要什么,我可以帮助你们达成你们的愿望,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西凉茉看着她,挑了下眉:“什么条件?说说看看。”

    贞元盯着她,目光里闪过一丝阴狠与恨意:“如果有可能的话,替我杀了百里赫云。”

    “你这么恨他?”西凉茉挑眉看向贞元。

    贞元却垂下眸子,冷漠地道:“不,我谈不上恨不恨他,但是,他是明孝的支柱,如果他没了,那么明孝根本在那位置上坐不了几年,迟早会被拉下神台,那个百里素儿根本是个不成器的,说不定第二天就被人斩杀和取代了。!”

    西凉茉忍不住轻嗤,讥诮地道:“果然,得罪一个男人会让人痛不欲生,而得罪一个女人,特别是得罪一个聪明的女人,只怕会生不如死还真是至理名言。”

    明孝太后大概不会知道自己一手养大的少女已经成为她背上隐藏最深和最尖利的那一枚芒刺吧。

    但是西凉茉还是淡漠地道:“正如你所说的,百里赫云倒也算是个惊才艳绝的人才,如果我们可以轻易地将他拿下擒获甚至除掉,那么还有今日这一些举步维艰的谈判么?”

    阿九不希望她参合到男人之间的角逐斗兽场,她尊重他,所以她这大半个月都在休养生息,没有参与到前朝的那些你来我往,逐步维艰的谈判机锋之中,但是不代表她什么都不知道,她一样有自己的方式去了解一切事情的进展。

    所以今日即使看见百里赫云的突然到访,她也一样能让他没有法子在自己身上寻到突破口,并且能略引导他的思路往对自己这一方好的方向转去。

    而贞元公主今日提出来的这个要求,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听起来极为忙缪可笑。

    贞元闭着眼叹了一声,手指扣紧了手里的帕子道:“我没有指望你们能在明天就杀了百里赫云,我所说的是,在西狄这些年,我一样有经营自己的人脉,可以为你们的人在西狄做个内应引路人,在一切归于平静之后的一两年,再骤然发难,我想这应该把握更大些,而且也怀疑不到你们的头上来。”

    她顿了顿,咬着唇角道:“这点时间和耐心,我还是有的,毕竟要扳倒他们并不那么容易。”

    西凉茉看着她,片刻之后,听不出情绪的勾着唇角道:“公主殿下还真是好耐心呢,不过……。”

    西凉茉顿了顿,继续道:“所有的东西都是口说无凭,我且等着看您怎么帮我们。”

    贞元公主看向西凉茉,眸光微闪,有晨星一般的亮光掠过:“那么,千岁王妃给贞元当主婚人的事儿,您是答应了。”

    西凉茉看着她,轻笑:“这倒是不成问题。”

    贞元公主仿佛放松了下来,肩膀都微微地下放,呈现出松懈了的姿态,她也笑道:“好,本宫成为真正的宁王妃那一日,本宫会告诉您一切事宜。”

    西凉茉不可置否地点点头,随后朝白蕊比了个手势:“是了,把这些石榴籽给千岁爷送过去,他最喜欢吃石榴籽了。”

    白蕊点点头,端起了盘子朝着房内走去。

    贞元公主听着西凉茉这么说,她的瞳孔不由微微一缩:“千岁爷在殿内?”

    那么说,她方才说的一切以百里青的功力在殿内都足以听得清清楚楚的了。

    西凉茉在二等丫头们端来的铜盆里洗掉手上的石榴汁,一边看着她慢条斯理地道:“怎么,有什么问题么,莫非贞元公主殿下很不希望爷听到你方才说的那些话?”

    贞元公主看着她,眼底有极为复杂的目光闪过。

    她很想问西凉茉,她是不是故意的,但就算西凉茉是故意的,她又能如何?

    这个女子每一次都比她想象的更难以捉摸。

    贞元公主有些黯淡地轻嗤了一声,自嘲地道:“不管怎么样,到底是自己倾慕过的人,总不愿意让自己在对方心里看起来那么的不堪。”

    随后,她转身便匆忙向殿外而去,等在门外的侍女们都匆匆忙忙地跟着她离开了。

    等着让人将贞元公主送走了之后,白蕊从内殿出来,见殿内已经空无一人,便忍不住看向西凉茉,嘟哝道:“那一位贞元公主经历听起来挺可怜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直觉地没法子可怜她呢!”

    白蕊怀疑自己莫非是跟郡主呆在一齐呆久了,已经对太多匪夷所思的事情变得铁石心肠了。

    西凉茉却翘着二郎腿,歪在那柔软的狐狸皮上,慵懒地轻嗤:“你觉得那位公主殿下可怜么,说不得,人家还觉得你可怜呢。”

    白蕊一惊:“您是说她方才说的那些都是骗人的假话么?”

    西凉茉闭着眸子,讥诮地道:“这倒未必,这个世上最能骗人的就是九分真话参杂着一分假话,而这一分假话却又是最致命和关键的。”

    她顿了顿,品了口茶方才道:“让自己的女儿去伺候其他人拉拢其他人这种事情也许在民间听起来匪夷所思,但是在高门大阀,皇家内院里也不过是正常得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如果仅仅是因为这种原因而背叛自己原来的主子,尤其是在自己的实力不如自己的主子,又对自己的新地盘完全不了解的情形之下,别人也许会我相信三分,但贞元公主绝对不是这‘别人’之一,而且……!”

    她幽凉地道:“而且这位公主殿下的野心可不像她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的简单,只是想要伤害自己的人付出代价……哼,只怕当初答应西狄太后的事情,可未必见得都是对方逼迫呢。”

    白蕊一呆,满脸不可置信。

    “看样子,你倒是比我还了解这些人呢。”悦耳却显得阴凉冰冷的声音在西凉茉的身后响起。

    西凉茉转头过去,正巧看见百里青手里端着一只盘子款步从内殿走了出来。

    西凉茉瞅着他手里的盘子,不由一愣:“你都吃完了?”

    百里青确实喜欢吃这种果子,自然理所当然地道:“没错,味道很不错。”

    西凉茉立刻恼了:“人家剥得那么辛苦,还吃不了几颗,你倒是好,全吃了!”

    这大冬天最不爽的就是什么青菜都没得吃,连水果都少了不少,这些石榴也不剩下几个了,她原本打算是借着拿石榴籽进内殿给百里青的有头,刺激一下贞元公主的。

    百里青看着她的模样,不由轻笑起来在她身边坐下:“怎么,这就恼了。”

    西凉茉没好气地道:“是啊,你的爱慕者要和你的侄儿成婚了,什么感想?”

    百里青冷嗤一声,把玩着她的纤纤柔荑,漫不经心地道:“贞元这个小贱人如果说的是实话,倒是真有些用处。”

    西凉茉想了想,轻声道:“那恐怕要很快开始筹备婚礼了,至于她说话的真假到时候自然分真晓。”

    百里青微微地眯起眼,忽然低头看向西凉茉,转了个话题:“你在作甚?”

    西凉茉立刻不动声色地收回自己掠过桌上百里青杯子的袖子,笑嘻嘻地道:“美什么。”

    百里青挑眉,拿起杯子优雅地闻了闻,抬起头眸光幽凉地睨着她:“你在我杯子里放醉红尘?”

    西凉茉立刻一脸义正严词地否认:“没有,绝对没有!”

    百里青冷笑一声:“是么,看来为师鼻子有些问题了。”

    西凉茉顾左右而言它:“到用晚膳时间了。”

    百里青:“你是不是在饭菜里也做了手脚。”

    西凉茉:“……。”

    百里青:“今晚为师去睡暖阁去了。”

    西凉茉举手吐了下舌头:“好吧,我错了。”

    好吧,她只是觉得偶尔百里青这家伙失态的样子,很合胃口“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而已。

    ——老子是分界线君说某二货悠进入复赛了,很骚包很得意的分界线——

    贞元公主一路出了涑玉宫,静静地一路慢性。

    祭月在她身后有些迟疑地道:“公主殿下,您真的……真的要嫁给宁王殿下了么?”

    贞元公主淡漠地道:“为什么不?”

    祭月又迟疑道:“千岁爷王妃那里……。”

    贞元公主轻嗤:“她不会完全相信我的话,不过那又怎么样?”

    &nb“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sp;谢谢carol20518、鹰之舞、zhangwen7412、keleyaya、八戒抛绣球i、chun情妖女、bluesnow79、非欢一梦。韦联盼、coralzhao77、珞珞非、泠子寒妹子们给的钻石和花让茉莉做女王头冠。

    潇筱菡、evinwen、ashash111、猫猫2013、sungalqw、其叶菁菁、pangada、love神月树、aileen047、关楠楠、110202、15997491078、等感谢以上我的马甲们给九爷做的钻石内裤。

    我又刷了一个新马甲状元——sungalqw妞!

    好吧……应该是ashash111妞儿~俺错了,俺居然连自己的马甲都不记得了,面壁去!

    还有进入年会复赛了,如果可以,大家集中投个最佳古风言情吧,谢谢,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