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十八章 消血症

第十八章 消血症

    章节名:第十八章消血症

    &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nbsp;西凉茉轻哼一声,忽然身子一倾,手腕下沉,直接狠狠地朝百里赫云的眼睛插去,。

    百里赫云身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子再次后退,一下子就撞在了柱子上,退无可退,他眼底一冷,一抬手直接化拳为掌一掌击向西凉茉面门,试图逼退她,却不想忽然瞥见她眼里诡谲寒光一闪,竟然头向后直接一退,举掌相击,但这么短的距离,就算西凉茉能举掌迎战,但还是免不了被直接击飞的危险,但是……他忽然感觉危险,立刻后收掌。

    果然看见西凉茉掌心不知何时多出的一把锐利发簪,闪着寒光直接朝他喉咙间插来。

    这么短的距离,而且西凉茉是骤然发难,分明已经策划多时的袭击,而他却依然心含顾虑,所以自然在这一瞬间就已经失了先机,若是不想要死在她的发簪之下,他只能迅速地避退开来,但是那发簪看样子还是要避无可避地直接插进了他的肩头!

    但是两项其害,取其轻,百里赫云电光火石之间已经来不及多想,只能下意识地做出了对自己最为有利的决定,发簪若是插进他的肩头,他必定还有足够的时间做出其他的反应,而且这么近的距离,他相信自己还是有几分把握能拿下西凉茉的。

    所以他索性不动,等着疼痛的到来!

    但是下一刻,预想中的疼痛没有到来,西凉茉握住发簪的手忽然一松,发簪瞬间掉落在了地上发出“哐当!”一声!

    而与此同时,在百里赫云怔然之间,西凉茉的手却忽然直接扣住了他的肩头——衣衫,然后狠狠一扯。

    只听夜晚空气里传来一种清脆的布料撕裂的声音——撕拉!

    百里赫云和西凉茉都瞬间定住了身形!

    西凉茉的目光直勾勾地盯住了百里赫云裸露出来的肩头,而百里赫云则在瞬间怔然之后,伸手抚了抚露出的肩头和上面的绷带,随后喜怒不定地轻嗤了一声:“想不到千岁王妃竟然有这样撕男子衣衫的嗜好呢,不过也不奇怪,您那位夫君虽然是个位高权重的无冕之王,却到底也不是个男人,只是如您这般直接投怀送抱的,还真是有些吓人。”

    西凉茉并没有理会他近乎侮辱的讥讽,而是眯起眼盯着他有点渗血的肩头,片刻之后,方才忽然淡淡地抛出了一句话:“怎么,您上次在腊梅山庄被我所伤的伤到了现在都没有好么?”

    百里赫云冷淡地道:“只是你既然如此想要男人,只管让你身边的侍女与我说一声,或者在你的飞羽鬼卫那些俊俏年轻的将领里寻那么几个做男宠,也就是了。”

    西凉茉:“如果我没有记错,那伤并不会太重,尤其是对于您这样位高权重,又有贴身顶尖御医和毒医保平安的人而言,这样的伤竟然那么久了都没有好,是不是有些匪夷所思呢?”

    百里赫云轻蔑地道:“若是天朝的女子疯癫轻浮了起来,都如您这般模样,只怕不是什么好事吧。”

    西凉茉没有再说话,而是若有所思地看向百里赫云的眼睛:“……。”

    百里赫云却没有如往日一样直视她的眼睛,而是冷漠地别开了脸,讥诮地道:“怎么了,飞羽督卫大人这是打算还要再来一次撕裂别人的衣衫么?”

    西凉茉终于淡淡地道:“陛下,您何必到恼羞成怒,我只是在问一些自己疑惑了许久的问题,难道您觉得您这般答非所问,我们自说自话,我就无法了解到陛下你身体的真实情形了么?”

    百里赫云没有说话。

    西凉茉看着他的背影,上前一步淡淡地道:“您身上伤来自于什么,您比我更清楚,我没有在您的伤口中下毒,而您也不需要为了隐瞒任何人而装着一直受伤的模样,这并不会在谈判中给您带来任何好处,而您的这般表现也只说明了一件事情——您根本就是真的受伤了,而且伤得并不算轻,也不算重,但是久治不愈。”

    随后,西凉茉顿了顿,继续道:“而这种奇异的伤情,让我想起了以曾经了解过的一种怪病,这种病长久以来总会让患者流血不止,而且伤口久治不愈,得了这种病的人,若是不能彻底治愈,便会身子渐渐地虚弱下去,最后死于伤口流血不止或者其他的并发症。”

    也就是所谓的——白血病。

    西凉茉的话音初落,空气里鸦雀无声,百里赫云并没有再说些什么讥讽她的话语,也没有否认,而是身形顿了顿,随后将自己的衣领整理好,转过身来,俊美眉目之中喜怒难测地静静地看了西凉茉好一会。

    那种冰冷的带着威压的隐含杀气的目光,若是在寻常人身上,只怕早已经吓得跪了下来,只是西凉茉早已经见惯了百里青那种可怕的气势,如今自然不会再为这样的目光吓住,而是静静地看着他。

    最终,百里赫云还是微微弯起了唇角,淡淡地道:“飞羽督卫大人,果然是非同寻常之人,眼光之锐利,见识之渊博,确实让朕深感佩服。”

    说罢,他反而走到了长廊边坐下,看向了水面,没有再驳斥她。

    西凉茉心中反倒是对他的这样干脆的,近乎直截了当的承认他自己的病情,反而感到了一丝疑虑,莫非……

    “怎么,如今朕已经承认了自己的病情,飞羽督卫大人倒是开始怀疑起朕是要设局算计你么?”百里赫云淡漠地看了她一眼,唇角勾起讥诮的弧度来。“陛下才是那识断人心的高手。”西凉茉不可置否地勾了勾唇角,随后在他的身边坐下,淡淡地瞥了一眼他的肩头,确定自己确实方才在那一瞬间是看到了绷带,而且还是带有一些新鲜血迹的绷带。

    百里赫云的心智计谋都极有过人之处,未必在阿九之下,所以对于这样一个拥有帝王之才的男人,她怎么恶意的猜测都算不得过分。

    百里赫云看着她毫无愧疚的模样,倒是忍不住轻嗤了一声,倒是淡淡地承认了:“你看的没有错,朕确实是身上有特殊隐疾,而且症状也如你所说的一模一样,一旦受伤,就会流血不止,止血简单,而且伤口久治难愈,身体会渐渐地虚弱,而且,到目前为止,我国御医所搜寻到这样的消血症患者,几乎没有一个人是最后治愈了的。”

    这一回,西凉茉还真是有点愣了,百里赫云大方淡然与坦率,却反而显出她的小家子气和心怀叵测来。

    她看着百里赫云的面容,他俊美深沉的面容在月光下,有一种近乎病态的苍白,目光幽静深远,静静地看着面前的莲池,却让人觉得他悠远的目光仿佛掠过空旷广袤的空间,不知落在什么地方,又看见了什么。

    一片冰凉、沉寂。

    西凉茉莫名地只觉得自己仿佛在揭开别人努力隐藏的伤疤,不由生出一种莫名的愧疚来。

    她略微有些不安地道:“我……并不是真的非常了解这种病症,也只是在野史杂记上曾经读到过一些,天地之大,也许会有能够治疗的方法,只是我们并不曾知晓罢了,但您终归是一国之主,若是要让人寻药,未必不是没有办法的……。”

    百里赫云转脸看向她,深沉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幽光,似笑非笑地道:“怎么,督卫大人不是应该在听到这样的消息之后,非常愉悦地告知九千岁,一同分享这样的好消息么,至少,朕以为这对于你来说个好消息,督卫大人绸缪了许久,骤然发难,不就是为了查明这件事?”

    西凉茉被他几句话说得一下子有些哑口无言,但是过了一会,她方才轻叹了一声,慢慢地道:“作为一个敌人和政客而言,我必须承认,今日探查的结果是对我国有利的,毕竟没了你这样在一边虎视眈眈的心腹大患,对我们任何人而言都是一个好消息。”

    百里赫云看着她,淡淡地道:“朕喜欢的就是督卫大人这份坦率,作为敌人,朕也完全能理解你的想法,那么,对于督卫大人,如果百里赫云只是一个朋友呢?”

    他的目光平静地凝视着西凉茉,没有惊惶、没有咄咄逼人、没有愤怒、没有讥讽嘲弄,而是一片如安宁之海一般的平静。

    而越是这样的百里赫云,越是让西凉茉觉得有些难以招架,或者说难以应付。

    西凉茉沉默了一会:“作为朋友,我想,我还是会为这样的消息而感到难过。”

    她顿了顿,再道:“如果我们算是朋友的话。”

    百里赫云微微一笑,深沉的凤眸里有浅浅的笑意,也换了自称:“我想,若是不算在地牢之后的不愉快,之前的那些日子我们相处的还算是愉快的,所以,我认为你是我在天朝的第一个朋友。”

    &nbsp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他亦停了停话头,方才继续道:“所以对于你的答案,我想,我还是因该感到高兴的,因为作为一个女子,你确实有让我另眼相看的能力。”

    百里赫云说话的时候,声音平静而温淡,没有任何刻意的成分,西凉茉能听得出这是他的真心话。

    而愈是这样的百里赫云,却反而越是让西凉茉觉得有些琢磨不透。

    因为人总是有所求的,而百里赫云如果真的得了消血症,那么他一些近乎不可理解的行为就多少有些能够解释了,比如——孤身领着死士就这么闯进敌国腹地,倒是有点像为了安排好自己身后事,为了能让西狄在他死后,不至于被天朝凌驾其上,为西狄争取到最大的利益,所以冒险一次。

    但是,百里赫云对于她的个态度和对于他病情的毫不隐瞒,就有些让她匪夷所思了。

    暴露了他的病,岂非过早地将西狄和他自己放在了油锅上小火煎熬,劣势尽显?

    难不成他还期待着她会为了他几句把她当成朋友、知己什么的话,而将他得病的事情不告诉阿九么?

    西凉茉眯起眼,若有所思地看着他。

    百里赫云看着面前英气敏睿的女子沉吟着没有说话,心中知道她必定在瞬间脑中翻腾过千万种揣测想法,只是面上却丝毫没有任何显露,这是一个长期浸淫在权势争斗之中的高手的本能。

    因为他自己本人就是这样的人。

    但是……

    他轻叹了一声,悠悠地一笑,并有点破。

    “你为什么把自己的病情告诉我,就不怕我把此事告诉千岁爷,让你们在谈判的局面里处于劣势么,毕竟虽然咱们已经谈了个大概,但是这份合约也只是草拟,可没有做出最终的决议,也没有任何人在上面签字用印,不是么?”

    西凉茉还是决定坦率一些。

    毕竟这样的气氛,到底也算是不错,对于百里赫云,她是真有一份尊重所在。

    这样的一个对手,也值得她尊重。

    “因为,就算我瞒着,你也能有本事最终找到答案,而我并不觉得这件事情我瞒着或者不瞒着,最终能够改变了什么,只不过徒劳增加彼此之间勾心斗角之劳罢了,毕竟这世上没有什么是不透风的墙。”百里赫云淡淡地道,随后又转脸看向天边,声音柔和冰凉:“至于咱们之间的协议,我也认为那并没有什么区别,就算你们知道了我的病情,打算以此为要挟,也要明白我即使是个将死之人,是也不能接受你们的要挟,何况我还不是将死之人,不是么?”

    西凉茉看着面前这个不卑不亢,声音冷柔的男人,蓦然觉得,他确实像一把锐利的名刀之器,含秀藏蕴,天生有一种应当被供奉在庙堂之上的气度高华,剑锋凛冽,可以居于君子之侧,沾血不留痕。

    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这个男人介乎二者之间的完美。

    她垂下眸子微微一笑:“呵,没错,也许我们这对手说不定还有漫长的时光能做呢,我从未曾和未敢轻看过陛下。”

    百里赫云闻言,亦侧脸看向她,片刻之后忽然微微一笑:“那么,我们还是朋友么?”

    西凉茉一愣,看着百里赫云,淡淡地道:“未来的事情太过漫长,但至少我们现在还算是朋友。”

    立场不同,谁又能说得清楚未来的一切又会有什么样的变化呢?

    百里赫云看着西凉茉,眸光幽幽,片刻之后,他忽然道:“既然咱们现在到底还算是朋友,你可愿意陪我听一曲?”

    西凉茉转头看向百里赫云:“嗯?你是会吹箫,还是吹笛,或者别的什么?”

    笙箫鼓乐,京城贵公子们会的多半无非也是这几种罢了。

    却见百里赫云摇摇头,微微一笑,忽然伸出手在旁边的树上摘了一片叶子下来,然后用袖子擦了擦,随后便毫无顾忌地悠然放在唇边吹了起来。

    那叶子的曲调并不如箫声或者笛声那么高亢,所以在附近婚宴鼓乐人声嘈杂之中,并不突兀,要站近了方才能听见。

    叶子的曲调有些偏尖细,但是百里赫云吹得极为悦耳,如今这么临水听起来,竟然有一种闹中取静的别致风韵。

    百里赫云吹的曲子调子亦恨特别,悦耳之余,西凉茉隐约觉得似乎带了一些前生听到的西洋音乐的调子,有一种轻灵悠远的意味。

    她没有说话,亦静静地坐着听他吹曲子。

    一曲袅袅婉约如轻渺风烟在空旷的城楼、山谷之上吹散开,余音绕耳。

    这样的小调没有什么华丽的味道,却让西凉茉觉得很好听,轻叹了一声,不想他堂堂一个英武帝王竟然能吹出这样的曲子。

    ——老子是分界线君说某悠脚腕运气不错,没有骨裂的分界线君——

    那一头,西凉茉试探百里赫云,而相隔不过短短百来米却隔着好几座屋子的后院假山处,亦同样有美人在向百里青询问。

    “千岁爷,贞元想问您一个问题可以么?”在沉默了片刻,似乎在考虑要怎么问问题之后,贞元公主还是忍不住向面前的人发问了。

    百里青阴魅的眸子里没有被一丝表情,只淡漠地望着她,一言不发,只是那样冷漠的态度让贞元倍感压力,但她还是问了:“我只想知道以您的睿智,应该能看得出来其实我和飞羽督卫都是一样的女子,所以,我只是想问,如果当初最先遇到您的是我,您今日会将否将我看在眼底呢?”

    这是她一直不甘心的地方,论容貌、论智计,甚至也许论武功,自己未必比西凉茉差,只是她亦知道这个世间有些东西讲究的是个先来后到,若是输在这个上面,她或许心中亦会平静一点。

    百里青淡漠地看着水面,一个字都没有犹豫地道:“不会。”

    “您……这是为什么?!”贞元公主忍不住拔高了些声音,微微瞪大了明媚勾人的眸子。

    百里青轻嗤一声,淡漠地道:“因为本座从来就不会让自己的字典里出现什么可笑的——如果之类的词语。”

    贞元咬着唇角道:“可是您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只是一种假设。”

    百里青终于抬起阴魅的眸子看了她一眼:“本座从不认可这种假设,有些人有些物永远都是独一无二的。”

    贞元的脸色瞬间一阵苍白,随后忍不住握紧了拳头,他竟然连哄都不屑哄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