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二十二章

    章节名:第二十二章

    “陛下,本座已经不胜酒力,所以就不奉陪了。”百里青便冷淡地开口。

    百里青虽然很喜欢看见自家小狐狸一脸窘迫的模样,却不代表他喜欢自己的私有物被别人看去了这般模样,所以便径自这么开口了。

    这样赤裸裸的拒绝的话语,平日是相当失礼的行为,何况若是从尊位上而言,百里青还是个臣子位,而百里赫云是君主之位。

    但是百里青我行我素惯了,周围的人没有太多反应,西狄的诸人则对百里青怒目相视,全是对自己主子被侮辱之后的不悦。

    但是百里青处之泰然,甚至一道森冷眸光扫过去,那种阴冷之中带着血腥之气的眸光便让那些西狄人不由自主地倒退两步。

    百里赫云停住了脚步,看向百里青,深沉的眸光在他魅色横生的面容停了停,百里青不闪不避,淡漠地看着他,魅眸之中一片幽诡森冷,那种死气森森的诡谲觉让百里赫云瞬间便觉得很不舒服,他颦了下眉,心中暗自道这个男人美则美矣,但实在让人觉得非常……不似人类。

    随后他别开眼,目光却最后停在了那名恭恭敬敬“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地跪在百里青面前,看不见面容的侍卫身上。

    他跪坐的姿态看起来极为正常,仿佛所有训练有素而谦逊的仆从,但是……

    百里赫云顿了顿,目光掠过那侍卫略显纤细的腰肢和挺直的脊背,眸光渐渐变得幽深,他片刻之后,他停住了脚步,对着百里青微微一笑:“既然如此,那朕自然也不好强求。”

    说罢,他仰头仿佛打算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却不想仿佛手滑一般,那酒杯一下子就朝西凉茉的肩头落去,百里青眼眸一寒,指尖刀风一弹,那酒杯瞬间在空中被弹开来。

    但是里面的酒液还是落了西凉茉一肩。

    “真是抱歉,朕……。”百里赫云眼眸一眯,上前就想拉住西凉茉的肩头,却不想有人比他更快一步。

    “陛下无需介意,不过是一个寻常侍卫下人罢了,一会子去处理就是了。”周云生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从百里赫云身后上来,一手拦在百里赫云的面前,仿佛是不愿意他多虑的模样,却已经巧妙地将百里赫云和西凉茉隔开来。

    百里赫云瞬间眯起眸子,冷冷地看着周云生片刻,随后又平静下来,唇角勾起淡漠的笑来,然后拂袖转身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并不再看上首一眼。

    其他西狄人子见自家陛下也没有恼火的模样,亦不好说什么,便也齐齐地退回到了自己位子上。

    周云生看着他退开,心中轻叹了一声,转身看了眼西凉茉,淡淡地道:“这位侍卫,你还是早点去换一身衣衫吧,这般身上染了湿衣对千岁爷也是不敬。”

    随后,他便转身走回自己的位置,也没有再回头看上首一眼。

    而西凉茉在,感觉到那种刺目灼人的目光离开了自己,顿时松了一口气,但是下一刻她就觉得腰上一软,腰上被百里青狠狠捏了一把,她一抬眼就见百里青似笑非笑地睨着她:“怎么,就这么怕他?”

    西凉茉没好气地伸出两只指尖隔着衣服捏住他的手用不怎么看得出来的动作强行扯下他不安份的长指,皮笑肉不笑地道:“怕,我怕你给我丢脸!”

    先不说百里赫云认出她来没有,就说云生,那样心灵木明,睿色内敛的人,必定是已经看出来她是谁,而且估摸着也猜测到她身处‘窘境’,方才会上来帮她解围。

    “有什么好怕的,你是我的夫人,就算在这里陪我又有谁能说什么。”百里青不以为然地轻嗤了一声。

    “是啊,顺便看见我这个飞羽督卫因为太过饥渴,所以忍耐不了片刻寂寞淫欲,巴巴儿地上正殿来大庭广众之下和你摸摸亲亲!”西凉茉面无表情地道。

    百里青闻言,一下子就笑了起来:“呵呵……。”

    感觉他笑声里都是幸灾乐祸和恣意妄为的放肆,西凉茉暗自叹了一口气,算了她就不该和这个千年老妖来比脸皮厚的。

    她低声嘟哝:“好了,我不和你废话了,我先撤了,在后殿等你,这里实在太无趣了。”

    这宫宴足足要开三天三夜,以示隆重,她可是一天都受不了了!

    这一回百里青没有强留住她,只轻笑:“好,你且去吧,一会子我再来寻你。”

    西凉茉点点头,便捧着那酒壶,躬身倒退着退开,以免被人发现自己的模样。

    西凉茉离开正殿以后,摸了摸自己肩头一片湿意,不摇摇头,她估摸着如果周云生都看出来是她了,百里赫云那样的人精,大约也看出来些蹊跷了。

    一旁跟着的小胜子便立刻轻声道:“您看要不要找个地方好好地休息换身衣衫?”

    西凉茉瞥了眼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出来的小胜子,也估摸着他是百里青让跟出来的,便点点头。

    小胜子立刻屁颠屁颠地带着西凉茉一路往暖阁而去,进了暖阁,小胜子捡了几件衣衫出来搁在一边,同时笑嘻嘻地道:“这里头有热水,您一会若是累了,可以先沐浴一番,然后再穿衣衫。”

    说罢,便退了出去。

    西凉茉有点莫名其妙,开口追问道:“我很少在这个时候沐浴,不必了。”

    小胜子抬头笑笑,也没有答话,便顺手将门带上了。

    西凉茉一脸莫名其妙,她见着暖阁里已经被地龙烘烤得暖暖的,其中一扇屏风上已经搁着一套素雅精致的白底绣红梅的衣裙,那红梅绣得极为精致,不由莞尔一笑,便解了腰带,去了袍子,只剩下一件肚兜,伸手去拿那衣裙正要换上,却忽然被人一把从身后勒进了怀里,有幽凉的气息喷在脖子上。

    西凉茉一惊,但那种熟悉的阴霾气息一下子就让她明白了是谁,顿时放松下来,随后偏过脸轻嗤:“你怎么也跑出来。”

    “唔,本座要做什么,需要理由么?”百里青幽凉带笑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另一只手顺带直接从肚兜里探了进去,握住一方雪嫩轻薄起来。

    西凉茉轻抽了一口气,声音有点不稳:“你……你一会子不还得安排人送他们去内殿休息么?”

    “嘘,所以我们最好是抓紧时间速战速决就是了,最近赫赫那边不太平,新送来的奏报还堆在案头上。”语毕,他另外一只手挑起她的下巴,深深地吻了上去。

    “唔……我陪你?”

    “嗯,只怕忙起来,便不能好好享用了,所以还是速战速决的好。”

    百里青轻笑,放荡又恶劣,略显粗暴地将她抵在墙上,薄唇却极为温柔地再次吻了上去。

    件件的衣袍落地,这样激烈又刺激的欢爱,让西凉茉忍不住咬紧了唇角,将所有的声音努力地咽下去。

    但依然有丝丝缕缕的轻吟从濡湿的唇角泄露出来。

    有女子柔软的声音在冰冷的春夜里响起,氤氲的靡靡的香气蔓延开来。

    直到一切都事毕,西凉茉泡在水桶里有点子昏昏欲睡的时候,才明白了小胜子为她准备热水的原因是什么。

    “唔……。”

    她目送着百里青神清气爽地离开,忍不住暗自叹息了一声,浸进水里,好让带了药物的热水抚慰有些酸痛的肌肤。

    泡到她快睡着了,外头想起了白珍和白蕊两人的声音:“主子,泡久了了当心水凉感染风寒?”

    西凉茉方才懒洋洋地起来,重新换了衣衫出门。

    白蕊和白珍倒是见惯了自己那位男主子的随性放荡,倒也不再像当初那般不好意思了。

    “听说爷今晚要在暖阁批阅奏折,只怕是回不了咱们涑玉宫了,主子你怎么打算呢?”白珍素来是个机灵的,笑嘻嘻地问。

    西凉茉正要说今晚她要去陪百里青,却忽然见前面长廊之下有修长挺拔的身影正静静地站在梅树下,望着天空一轮圆月,静静的月光落在他身上,有一种孤高冷寂的气息。

    白蕊有些惊讶地道:“大小姐,是西狄的那位陛下呢。”

    白珍因为百里赫云当初劫持过西凉茉,所以对他没有太多的好感,只是不屑地轻哼一声,什么都没有说。

    西来年规模微微颦眉,对着白蕊和白珍轻声道:“我一会过去,你们两个都先走远点等我就是了。”

    二婢应了,随后主仆三人便一路向长廊前方走去。

    二婢直接越过了百里赫云离开,但是西凉茉最终在他面前停住了脚步,对着他微微一笑:“陛下怎么会在这里赏月?”

    百里赫云转身看向她,目光在她比平日都要柔和妩媚许多的眉眼间顿了顿,心中多少都有了些底,眼中不知道为什么便多了一丝阴霾,他抬头便对着她淡淡地道:“因为我在等你。”

    西凉茉一愣,随后轻声道:“等我做什么?”

    百里赫云转开脸,继续静静地望着天空那一轮明月:“我只是来告诉你,也许我很快就要离开天朝了。”

    西凉茉挑眉:“是么,这我倒是没有听说,不知陛下打算什么时候走,而且我听说咱们两国的协议似乎还没有完全定下来吧。”

    百里赫云笑了笑:“怎么,你还指望着我会因为你发现我的病情而对合约有任何让步么?”

    西凉茉不语,只是答非所问地道:“如果换了您是我的位置,您会怎么样?”

    百里赫云摇摇头,俊秀无双的容颜上带了一丝促狭的味道来:“我自然是希望对面这个男人最好在签订了最丧权辱国的条约之后,赶紧驾鹤西去,然后换个蠢物来做这个敌国的皇帝。”

    西凉茉倒是没有想到他说得那么直白,顿时有点小囧:“您果然是坦荡直接的人,我与西狄人接触那么长久,如您这一般的人物,倒是少见。”

    百里赫云负手笑道:“是啊,所以为了看这样的西狄,不若跟我回西狄怎么样,我封你个陆军兵马大元帅,掌西狄八十万陆军如何?”

    西凉茉瞬即一怔,看着百里赫云一本正经的模样,随后她摇摇头,很诚恳地道:“您还是赏赐我八十万两白银,会让我更愉快,不过作为一个守财奴,我发现我家的千岁爷手中银子大约不只这一点,所以不好意思,我不能舍小弃大。”

    百里赫云倒是没有想到西凉茉会搬出这样的奇葩理由来拒绝他,虽然他原本也不过是似真似假地随口一说,但是如今听着她这么说,不由摇头道:“你真是够市侩的。”

    西凉茉笑道:“好说好说。”

    百里赫云看着她清美妩媚的容颜,眸底闪过一丝幽光,忽然伸道:“我那日你来送我如何?”

    西凉茉迟疑了片刻,随后道:“自然是一定的。”

    她本身还是千岁王妃并着飞羽督卫,一个是代表着贵族女眷,一个是代表着天朝武将,于情于理都不可能不去送他。

    百里赫云听到这样的答案,点点头:“好。”

    随后他看了看天色,忽然伸手掠过西凉茉的发鬓,停在她的衣领上,替她拉了拉衣领,淡淡道:“你终归是女子,若是被人看见这般不拘小节,多少还是于你声名有碍的。”

    西凉茉没有想到他说伸手就伸手,一下子就倒退了一步,打算避开百里赫云这样过于亲昵的动作,但是百里赫云比她更快,整理完了她的衣襟之后,便笑了笑:“我走了。”

    说罢,便转身悠然而去。

    西凉茉愣在原地,有点莫名奇妙,随后她忽然想起什么,手腕一动,一把袖底刀落在手腕中,她拔出来,用雪亮轻薄的刀面对着自己的脖子,借着月光一看——

    “死狐狸,我操你大爷!

    西凉茉瞬间脸上涨红,月光在刀面上反射出她的脖子上好几个大剌剌的吻痕,组成了一个——心!

    那是她以前和百里青两人床上私聊的时候,她开玩笑在他胸口弄出了个这样的心形,告诉百里青,这是宣誓他是她的所有物的印章,在西洋表示以心封缄。

    当时那只千年老妖,还很不屑地表示这样低端恶俗的事情,他是不屑于做的。

    那今儿是怎么回事!

    他分明跟禽兽撒尿圈地盘似的在她脖子上烙这样的印子,分明就是为了给别人看的!

    白珍和白蕊两人方才过来,看见西凉茉的动作,正是有些奇怪的时候,忽然也看见了九千岁的杰作,顿时忍不住捂住嘴笑了起来。

    西凉茉愣在原地,有点莫名奇妙,随后她忽然想起什么,手腕一动,一把袖底刀落在手腕中,她拔出来,用雪亮轻薄的刀面对着自己的脖子,借着月光一看——

    当时那只千年老妖,还很不屑地表示这样低端恶俗的事情,他是不屑于做的。

    那今儿是怎么回事!

    他分明跟禽兽撒尿圈地盘似的在她脖子上烙这样的印子,分明就是为了给别人看的!

    白珍和白蕊两人方才过来,看见西凉茉的动作,正是有些奇怪的时候,忽然也看见了九千岁的杰作,顿时忍不住捂住嘴笑了起来。之前主子从房里出来的时候,头发散了一部分在前面,所以没有看清楚颈侧的这些痕迹,如今出来夜风一吹,脖子上的痕迹简直明显得不能再明显了。

    二婢对百里青的小心眼和爱计较又有了进一步的认识。

    ——老子是千岁爷很恶俗的分界线——

    且说一切正如那夜百里赫云所说的一样,正式的合约很快还是签订了“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下来,两国相互约定缔结秦晋之好,永不相侵,并且相互之间开放互市,所有进出边境的两国纳税相同,不会再向过往客商多征集税赋。

    而百里赫云态度亦变得异常的强硬,对于草约上面原本拟定的事情没有任何让步,最关键的事情上面,他只同意给予天朝几艘船只,但是最新的火炮船与稻种之事,完全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而天朝君臣们商议许久,还是决定答应了他的条约。

    毕竟能得到西狄较为先进的战船对于他们而言已经勉强算是有成果的一件事情了。

    很快到了西狄君臣离开天朝的时间了。

    百里青奢华阵势打头,而西凉茉一身飞羽督卫的礼服,领着自己麾下几员大将,并着文武百官一齐将百里赫云送出了城门。

    送行的仪仗一路到了城外的梅林里,这个地方临近冬山,所以比城内更为寒冷一些,仍旧有最后一波淡黄色、白色、红色的腊梅在三三两两地开放。

    一路客气场面上的告别之语和赠送临别礼品的仪式结束之后,百里赫云看着西凉茉让人拿来的这一束腊梅,微微一笑:”这是朕收到的最好的礼物,多年来,朕只在书中与先人留下的诗词理见识到梅花之骨与雪魂,这一次亲临,倒是真真见识了什么是真正的梅与雪。“

    西凉茉淡淡地一笑道:”若是以后您能换一种方式来我国,我想所有人都会欢迎你的。“

    百里赫云一笑:”好,后会有期。“

    随后,他忽然摘下一只淡黄色的腊梅,递给西凉茉:”送你,算是回礼。“

    西凉茉一愣,下意识有些好笑地接过来:”好,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百里赫云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似笑非笑地道:”你是我见过最像梅的女子。“

    随后,他利落地翻身上马,转身策马而去,并没有再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