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二十四章 鸟市惊情

第二十四章 鸟市惊情

    章节名:第二十四章鸟市惊情

    “跑慢点!”西凉茉伸手一把揪住了百里洛的衣领,免得他跟只兔子一样到处乱撞,一会子就跑得没影了!

    这三元巷子的鸟市之所以如此受欢迎,就是因为这里最初虽然是一个卖鸟儿和遛鸟、玩鸟之人的集散地,但到了后来,渐渐各种动物、甚至一些古玩、小手势全都来了,而且许多都是来自异国的商贩,形成了一个很大的交易集散之地,遍布各国的珍禽异兽和各种小物件。

    人多自然事儿多,这里没少生出些坑蒙拐骗的事儿来,虽然有顺天府的衙役们看着和巡逻,但这些事儿稍不注意就在那些阴暗的角落发生,而且三元巷子构造又复杂,小偷地痞的也不少,小孩子和少女被拐卖的事儿也不是没有发生过。

    天朝的女子如果被拐卖到西洋和南洋给达官贵人做奴隶或者玩物的事儿虽然不多,但是还是有的,特别是相貌漂亮的少年少女据说还能卖个好价钱,但是司礼监治下甚严,锦衣卫所在眼线遍布,这样的事情总不至于时常有。

    但如百里洛这样漂亮得过火的脸蛋出现在这里的时候,西凉茉立刻感觉到了周围那些惊诧的目光,尤其是百里洛表现出连他少年容貌都不符合的纯真的模样的时候,她甚至感受到了一些贪婪龌龊的目光。

    她目光森冷地一眯,比了个手势,化装成管家的连公公立刻一摆手,身后原本远远跟着的数名便装司礼监的厂卫们立刻直接站了出来,站在西凉茉身后。

    原本厂卫们身上的气势就极为阴冷,这般冷面冷气地往那一站,立刻让人明白这两位看起来富贵的漂亮的富家子们是惹不得,尤其个子矮的富家公子虽然没有另外那一个看起来那么美貌,但是那种秀美面容上带着上位者才有的冷漠森寒让那些人瞬间颤了颤,无人敢再用那种直接赤裸裸的目光看百里洛。

    百里洛扭动了两下,最后还是乖巧地呆在了西凉茉身边,四处东张西望,兴奋地看着那些来自异国他乡的美丽的动物,还有那些穿着奇装异服的人们。

    大多数的人对于这样身上散发着纯净气息的美丽少年都还是报以善意的微笑,也有不少上来操着略显别扭语音推销自己的动物或者小玩意的商人,但是因为一脸面似含笑,实际上眼神冰冷的西凉茉和她身后那一群煞星们的存在,所以也不是特别敢去缠得厉害。

    百里洛自己倒是玩儿得兴奋极了,因为平日里百里青担心他的安全所以从来不让他轻易出门,只让他呆在府邸之中或者宫里,所以这难得出来一次他是玩得不亦乐乎,什么鸟儿都要伸手去摸摸。

    一路这么玩玩看看,西凉茉看着百里洛兴奋得像一只出笼的小鸟儿,忽然有点心酸的感觉,她和百里青陪伴洛儿的时间似乎真的太少了呢。

    所以,西凉茉对于百里洛提出来喜欢的小东西,都是毫不吝啬地拿钱买下,让一路上的小贩们喜笑颜开,想不到这个俊俏的公子是这么个大金主啊!

    百里洛嘴里含着糖葫芦,怀里还抱着一些有趣的廉价玩意儿。

    而原本呆在他怀里的小白更是早就兴奋得黑豆眼大睁,跳上了百里洛的肩头,四处瞄周围的各国母鸟儿们,并且不断地露出屁股和发出“嘎嘎、尜尜”的叫声勾搭——感觉幸福极了,好多美人,好多漂亮的异国美人。

    如果不是因为西凉茉一把揪住了它的屁股毛,把它甩给了白珍,它眼看着就要跳到一只硕大漂亮的母鸟身上去了,那卖母鸟的贩子恶狠狠地瞪着小白。

    而小白的聒噪和它特殊的外形自然也引起了不少异国商人和本地鸟商的兴趣,他们纷纷试图打听小白的来历。

    白珍摇摇头:“小白这种鹦鹉有什么好稀罕的呢?”

    一个缠着头巾的大秦商人立刻激动地用结结巴巴的中原语道:“这……这个可不是鹦鹉那种鸟……这个是真鸟……真鸟……。”

    另外一个看起来像是西狄人装扮的老头儿一边抽着烟斗一边白了身边的男人一眼:“什么真鸟、假鸟,这个是鸩鸟!”

    “对……对……罕见的鸩鸟啊!”大秦商人继续异常激动地道。

    西凉茉瞥了眼小白:“鸩鸟?不会吧,那种全身有毒,以毒蛇为食的鸟?”

    那西狄老头贪婪地看着小白:“没错,就是传说中凤凰与苍鹰所生下的神秘之鸟,已经几百年都没有人再见过活生生的鸟儿了,何况还是这样抓住驯养的,这位大爷,您买下它一定花了大价钱吧。”

    西凉茉:“……别人送的,我们一直以为是一只好色又因为太过骚包所以总能勾引各个品种鸟类的色迷迷的猥琐的鹦鹉!”

    小白顿时很不满意地“嘎嘎”尖叫起来表示它的不满与抗议——为什么要用这么长、这么可怕的词语形容高贵的我!

    老子是神鸟好不好,是神鸟!

    那西狄老头儿笑了起来:“看来这只神鸟果然很通人性,它听得懂我们在说什么!”

    西凉茉眼皮一抬,伸手揉了揉小白头上那朵柔软的白羽头冠:“但是我没看得出它和传说中面目狰狞的鸩鸟有任何相似之处,也不曾见它羽毛能毒死人,更不要说它哪里像凤凰或者苍鹰了。”

    西狄老头儿一边抽烟,一边似笑非笑地道:“传说嘛,多有谬误!”

    西凉茉沉吟道:“大概是因为这是凤凰很不情愿和苍鹰在一起生下的畸形儿。”

    百里洛好奇地瞪大了眼:“什么叫畸形儿呢?”

    白珍:“据说小白这样的四不像就是畸形儿……。”

    小白:“嘎嘎嘎……尜尜!”——老子恨死你们这群讨厌的人类了!

    它恼恨地直接扑楞起翅膀踩了白珍的脑门好几下,又想去踩西凉茉,到底在西凉茉阴森森的目光里悲愤地扑楞着撅起肥屁股要飞走!

    百里洛一看,顿时慌了,立刻追了过去:“小白,小白,你在生气吗,快回来!”

    西凉茉一个没看住,就让百里洛跑了出去,她不由眉头一颦,立刻追了上去:“洛儿,回来,别乱跑!”

    这个地方地形复杂,若是洛儿一个不小心跑丢了,那就麻烦了!

    众人也赶紧跟着追了上去,奈何这个地方七拐八弯,而且到处有摆摊的小贩子和买东西的客商,导致西凉茉追起人来总有些不顺利。

    她眉头一颦,索性足尖一点飞身而上,一把抓住百里洛的后衣领,有些不悦地道:“说了让你不要乱跑,你这是做什么!”

    百里洛这个时候却见小白飞远,他不禁急得快哭了:“小白,小白它生气不要我们了!”

    说着就扭得跟个虫子似的,想要从西凉茉手里挣扎出去,他眉目绝美出尘,即使做这样的动作,也只显得可怜兮兮的,一点都不让人觉得难看。

    但是西凉茉却无奈了,没好气地解释:“洛儿,你是想要被打掌心么,之前怎么答应我的,小白……。”

    但是她教训百里洛的话还没有说完,一只骨节分明忽然伸出来,粗鲁地拍在西凉茉的肩头:“喂,你这个小白脸,你们刚才在集市跑什么跑,把我的东西都打烂了,快点赔钱!”

    因为西凉茉突然用了轻功,所以身后的其他厂卫们还没来得跟上来,所以才有那不识趣地敢上来找西凉茉麻烦。

    西凉茉一转身,看见周围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围了一圈高大的莽汉们,一个个身高都至少比她高出了一个半头,个个黑如铁塔一般,身上穿着赫赫人最常穿的皮衣短打,鼻翼和耳朵都穿着纯金的环子。

    西凉茉微微颦眉,看了一眼地上那些被打翻在地的东西,倒是真有些是贩卖的货物,她倒也不打算仗势欺人,便缓和了脸色,淡淡地道:“多少钱,你们开个价吧。”

    那几个赫赫大汉看了一眼西凉茉,忽然嘿嘿地笑了起来,笑声里呆着一种让人跟恶心的淫猥:“我们这些东西可都是我们从西洋人那里淘来和主要下水捞出来的宝贝,只怕你们赔不起。”

    西凉茉看着他们恶心的笑容,淡漠地道:“哦,那么说,你们打算要我们拿什么赔呢?”

    那赫赫的大汉冷笑几声,忽然伸手就向她的肩头抓去:“好,这就是你说的,咱们赫赫就是缺女人和漂亮的男人,把你们都抓了,定能卖出个很好的大价钱!”

    西凉茉立刻身子后移,径自闪开了对方抓过来的爪子,同时眼底寒光一愣,双指合并为箭狠狠地朝那人的掌心戳去。

    那人瞬间惨叫一声,捧着自己被戳了两个窟窿的手哀嚎起来。

    而同时,其他大汉见情形不好,竟然纷纷向百里洛出手,吓得百里洛面色苍白。

    西凉茉面色一冷,伸手握住了他的手,将他挡在了身后:“躲在姐姐后面!”

    随后,她手中抖出的袖底剑,毫不客气地一剑削掉面前大汉的鼻子,下一刻仿佛后脑长了眼睛似的,毫不客气地一挥手,剑从腋下穿过,径自插进了那大汉的肋下三寸,顿时痛得那西狄大汉痛叫起来。

    西凉茉唇角勾起一抹冷笑,足尖一点,一记白鹤登天,直接一脚将那大汉踹开,手中长剑停都没有停,一挽剑花就径自在满脸狰狞扑过来的两个大汉胸口一划,霎那鲜血四溅。

    两人捂住胸口,不可置信地瞪大眼,随后轰然倒地。

    周围的人恐惧地睁大了眼,瞬间尖叫之声四起。

    “杀人了!”

    “出人命了!”

    “快跑啊!”

    拥挤的人群之中瞬间发出各种尖利的叫声,商贩和客商们全部都拥挤推搡起来,想要逃离这可怕的凶案现在,人群密集之中,谁知道下一个人是不是会轮到自己呢?

    那看起来眉清目秀、手无缚鸡之力之的公子竟然是这样心狠手辣的人。

    西凉茉先是颦眉看了眼四散的人群,心中暗自叹息看样子,今儿的鸟市是必定又逛不成的了。

    随后她则目光冷淡地扫了一眼被她的手段震慑住的赫赫大汉们,唇角勾起一丝轻蔑的弧度,随后转身看向身后的百里洛,柔声道:“洛儿,可还好,吓到了吧?”

    百里洛躲在西凉茉身后,双手紧张地抓住了她的后衣摆,吓得脸色苍白,浑身发抖,却还是努力地摇摇头:“有姐姐在,洛儿不怕坏人!”

    西凉茉揉了揉他的头顶,无奈地一笑:“看样子,青儿的话还真是对的。”

    她有点儿了解为什么百里青不愿意让百里洛出来逛街解闷的缘故了,这样的一个漂亮娃娃,又没有防人的心思,就算他不去惹事,也有事儿会自动招上门来。

    何况他性子跳脱活跃,一个不小心就是会出事。

    那些赫赫人原本就是个凶悍不畏死的,但赫赫人对与强悍的人,就像群狼天生有一种对最强悍的狼首臣服一般,有一种天生的敬佩。如今他们看着西凉茉这样看起来来的文弱公子哥竟然出手这般狠辣,一下子就要了他们三个人的性命,所以才被震慑住了。

    但是西凉茉这种举重若轻,甚至可以完全没有将他们看在眼底表现也瞬间激怒了赫赫人,他们血液的蛮横性子瞬间被激发了出来,眼珠子瞪得铜铃一般的大小,怒吼一声。

    也不知道从哪里一下子钻出来十几个同样高大的赫赫人,像狼群听见了自己的首领的呼号一般,冲出来的人手里都提着大大的弯刀,瞬间冲出来将西凉茉和百里洛围困了起来。

    “这个男人杀了我们的勇士,还藐视我们的勇武,割下他的头,剖开他的肚子,吃了他,为我们的勇士复仇!”为首一个被西凉茉刺伤肩头的赫赫人看起来似乎是这群赫赫行脚商们的头目,满脸狰狞地大喝。

    西凉茉眸子都没有抬,伸手将百里洛凌乱的发丝拨到他的耳后,轻蔑地嗤了一声:“那么你们可以试试看是你们吃了我,还是我让你们的皮都做成最华美的战鼓!”

    西凉茉到底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手中也算是染了不少鲜血,面对这样的场面全然只有冷静从容,身上竟然没有一丝畏惧之色。

    反而她身上流露出的那种嗜血冷意,让赫赫人瞬间警惕起来。

    小白不知道什么时候飞了回来,蹲在树枝上,黑豆眼轻蔑又嘲谑地看着底下的场面——哎呀,居然有蠢狼跑到千年狐狸精的地盘上撒野来了,不知道那只千年老狐狸看见会有什么想法呢?

    不过小白可以肯定的是,这样的小场面当然是不需要它这尊神鸟出马,它只要看热闹就足够了!

    因为——

    “主子!”魅晶和魅六早已经手持长剑、弯刀将西凉茉和百里洛给围在了中间。

    而连公公则已经领着司礼监的厂卫们彻底将周围的围了起来,用最短的时间,最高的效率迅速地清理出了一大片空地,好方便包围圈里动手。

    西凉茉一边从袖子里取出手帕给一脸茫然的百里洛挡住眼睛,一边淡漠地道:“一会子动手干净利落一点,他们用弯刀,也让这些蛮子见识一下真正的鬼军弯刀的用法。”

    魅晶除了从魅部获得的那些技能,后来更是因为西凉茉不想再从人本来就少的六字诀里再抽调的护卫,而兰瑟斯等人都总不放心,还是讨要了魅晶去跟着六字诀斗字部人再精修武艺了好一段时间。

    其这鬼军武器标准配置里面就有一项——弯刀。

    魅晶自然是求之不得,如饥似渴地跟着魅部的人学习武艺,如今一手弯刀虽然还没有如鬼军之人那般使得出神入化,但是如今也是杀伤力极大,灵活性更妙。

    如今正是她练手的时候,她顿时露出个冰冷的微笑道:“是!”

    她断掉的手腕上正是一把特制的弯刀,弯刀刀锋锐利,在日光之下泛出蓝光,森冷异常,让人看着不寒而栗。

    而那些高大壮硕如牛一般的赫赫人并不明白为什么周围的人一下子就走了个干干净净,而连公公他们也只是围而不打,这让他们以为西凉茉的人在害怕,所以倒是更加助长了嚣张气焰,他们只恶狠狠地瞪着面前的西凉茉,随着那头领大吼一声,数名比魅六都要高大许多的大汉瞬间扑了上来。

    魅晶瞬间就手上弯刀一抖,那弯刀立刻脱离了她的手腕,飞转着出去,那些赫赫人哪里想到有人会把手上的刀子这么朝敌人砸来,那迎战的赫赫勇士轻蔑地一偏头,直接拿手上的弯刀打算去撞飞那弯刀,却不想到那弯刀虽然看似被他撞飞了,却在他转过头准备操刀朝西凉茉和百里洛砍杀而去的时候,陡然转飞了回来,而且不偏不倚,直接在那赫赫人的脖子上转了一圈,霎那之间——鲜血喷溅!

    一刻头陡然飞起。

    随后,在赫赫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魅晶瞬间眼神杀气毕现,手腕一拉,那把染满鲜血的弯刀立刻再次缠绕上了另外一个赫赫大汉的脖子,他错愕地瞪大着眸子,立刻下意识地去拉扯那弯刀,然而就是他这么一拉,那弯刀鬼魅一般直接切碎了他的手指,他还没有来得及惨叫,下一刻,他就看见自己的头颅飞上了天空。

    如此短短瞬间,两个熊一般高壮的赫赫人瞬间就没有了性命,却没有让赫赫人吸取教训,他们早已经习惯了朝生暮死,与狼群猎食,生吃人肉的生活,如今这些血色莫名地激发了他们性子里的顽固和血性,竟然在惊恐过后,不管不顾毫无章法地冲了上来。

    魅晶露出在黑纱外头的眼睛里闪过一丝轻蔑冷酷,正要动手,却见冲过来的一个赫赫大汉,瞬间僵住,下一秒竟然从腰部断开成了两截!

    而他上半身带着血肉肠肚轰然落地之后,露出他身后魅六纤细如少年一般的身形,他面无表情地看了那堆血肉一眼,身形一动再次如鬼魅般贴向了下一个赫赫人!

    他的动作极为隐蔽轻巧,没有魅晶那种大开大合,但是手段却更为残忍,魅六虽贴上的赫赫人,最后变得越来越碎——从两段、三段、到四段、五段,每一刀几乎都像是经过测量一般将活生生的人体分隔成数块热气腾腾的血肉。

    未成年少年一般的身形,却拥有着可怕的力气与残酷冷静的心性,尤其是在白玉离开之后,他变得更加沉默和冷酷,。

    赫赫人即使本身也有吃人肉的习惯,但是还是被这般残忍到令人发指的宛如绞肉机一般的屠杀手段彻底地震慑住了。

    而魅晶默默地挑了一下眉,手中弯刀瞬间再次绞断了另外一个赫赫人的头颅,她一点都不怀疑自己的杀人技巧在不断地追赶上魅部的这些强者们。

    他们惊恐地看着自己的同伴在那个同样穿着黑衣的断腕的少女和少年手下要么血肉横飞,要么头颅落地,而从一开始仿佛的占据上风瞬间变成了屈落下风!

    任人屠宰。

    而同时他们也似乎明白了为什么那个富贵人家的管家‘老头’领着‘家丁’在一边动都不动,不是因为他们害怕,他们是在防止有人再次冲杀进来,也是因为圈子里更本不需要他们动手!

    凄厉的惨叫、哀嚎之声四起。

    原本热闹的鸟市,早已经连看热闹的人都没有了。

    西凉茉在魅晶动手摘掉第一个赫赫人的头颅的时候,就已经用布巾遮挡住了百里洛的眼睛,同时平静得仿佛完全没有看见自己身边的杀戮之场一般,低声责备百里洛的莽撞:“你看看,如果不是你到处乱跑怎么会有这些麻烦!”

    “翎姐姐,那些到底是什么声音,洛儿……洛儿害怕!”百里洛脸色仓皇,蒙着眼儿的模样看起来更是无助又可怜,仿佛一只受惊的小白兔紧紧地抓住了西凉茉的手臂,如果不是因为他太高,大约会恨不得直接钻进西凉茉的怀里。

    西凉茉体贴地拉着他稍稍站远点,免得有血腥沾染到百里洛的脸上很身上,同时平静地轻声安抚:“没事的,一切都很好,你不要担心,也不要害怕,那只是一些不识趣的赫赫野狼从笼子里面跑出来撒野了,如今姐姐底下的人在将他们赶到他们该去的地方,省得侮了咱们的眼,对其他的小动物造成危险。”

    百里洛狐疑地喃喃道:“野狼……姐姐小心,不要伤了它们太利害了呢。”

    西凉茉看着百里洛柔软的面容,心中轻叹一声,随后淡淡微笑:“好。”

    她只是让人断送了那些撒野的野狼性命,也就不算伤它们了,毕竟有些野狼如果不能一击毙命,以后它们就会不断地给你找各种各样的麻烦呢。

    不过,洛儿因为心性单纯,所以对于这些血腥杀戮之事特别的敏感,所以即使她这般安慰,他的却身子在不由自主地发抖。

    随后,她轻轻地拍着百里洛的背,安抚着他。

    这样血腥杀戮的场面中,年轻秀雅斯文的公子,旁若无人地站在血腥之地的中央,任由身边血肉横飞,哀嚎遍地,他却只轻声地安慰着站在自己身边那高挑而美丽的不可思议的少年,这样温情而血腥的画面看起来异常——古怪而让人印象深刻,以至于许多年之后,住在巷子附近的上京的平民百姓们还流传着某年某月,有修罗从异世而来,领着食尸鬼在某日大开杀戒,将那些蛮横的赫赫人全部都吃掉了的古怪传说。

    而就在所有的一切都到了尾声的时候,赫赫人只剩下两三个想要逃跑却硬生生地被连公公带着厂卫们将他们逼迫回屠戮圈中。

    &n“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bsp;西凉茉忽然抬手,魅晶和魅六瞬间就住手,没有再对那几个浑身伤的赫赫大汉动手,留下一脸惊恐的赫赫人在瑟瑟发抖,噗通跪地求饶。

    “饶命啊,我们再也不敢了!”

    西凉茉冷淡地看着他们:“到底是谁指示你们做这些事情的。”

    “没有,没有人让我们做的,只是我们看着自己人被欺负所以才……。”其中断了手臂的一个赫赫人惊恐地瞪大了眼,立刻大声否认。

    “是么,赫赫的野狼,我想你们知道我没有那么的耐性,如果你们不愿意说实话,咱们不妨在这里用你们的皮试试做人皮鼓的效果如何,说起来我还真是没有看过。”西凉茉冷漠地打断了那个赫赫人,她可没兴趣听他们扯皮。

    她还没有蠢到连这次的袭击是如此有预谋都看不出,赫赫人再蛮横,也不会有人敢在上京这般大规模的闹事,而且一看就是有备而来。

    恐怕在他们一出门的时候,就被这群赫赫人给盯上了。

    所以,她之前不阻止魅晶和魅六的动手,就是因为她需要给这群固执的蠢狼们一些压力。

    而赫赫人还有说话,西凉茉就听到半空中传来一阵桀桀的怪笑声:“你这个丫头,还真是狠毒!”

    西凉茉闻言,迅速地一抬眼,却发现场内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个老头儿,看那干瘦的容貌正是方才和她还有百里洛搭话过的老头儿。

    看着这样的老头出现在这里,不单是西凉茉,就是连公公和厂卫们瞬间脸色都是一青,他们分明早已经将这里围住了,怎么可能还有人能越过他们冲进来?

    而且最怪异的是,他们甚至没有一个人看见这个老头到底是怎么进来的,他就像是凭空冒出来的蘑菇一般,但是这种蘑菇,只怕——有毒!

    因为,这意味着至少老头儿的轻功已经登峰造极!

    西凉茉眯起眸子看着这个老头,随后客气地道:“老人家,我们是司礼监的人,此刻正在处理一些军机要务,麻烦您离开可好,若是您愿意的话,在我处理完这里的事情之后,跟随我上司礼监喝上一杯茶可好?”

    老头儿有点模糊的眼珠子,盯着西凉茉,露出个古怪又轻蔑的笑容:“司礼监算是个什么东西,我想来就来,想去就去,你这个丫头难不成还想拿这个来压人么,真真是个卑鄙的丫头!”

    西凉茉淡淡地看着他:“您想要怎么样?”

    看样子,这老头儿是敌不是友了,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只是不晓得是什么来路。

    这也是在场所有人的疑惑。

    所有人都警惕地拔出了刀子,而魅六和魅晶也已经完全没有了方才那种举重若轻,宛如撕裂戏耍玩物一般的轻松,浑身紧绷起来,盯着老头儿的一举一动。

    他们见惯了杀戮,杀多了人,所有的杀手的直觉都会变得敏睿,能在第一眼看到目标的同时,就能嗅闻到面前这个目标的身上有极其危险的味道。

    “哼,我不想怎么样,我只是觉得你这个丫头跟你娘一样不是什么好货色,却也不知道怎么迷惑了一个笨蛋,如今看起来还是个狐媚丫头,竟然能混进了司礼监,哼!”老头儿脸色阴恻恻的,身上那种无形散发出来的阴霾和可怕的近乎死气的东西一丝一缕的仿佛有实质一般地飘散开来,

    让西凉茉总觉得仿佛有些面熟。

    “你……。”她刚想说话,面前的老头却忽然骤起发难,他的身子竟然以一种诡异的姿态升了起来,然后一掌袭向西凉茉和百里洛——所有人使用轻工都有一个助推的动作,哪怕是魔功高强如百里青,但是面前的老头显然超脱了众人认知的范围。

    而魅六立刻伸手迎战!

    但是下一刻,西凉茉就听见魅六瞬间发出一声闷哼,随后整个人都飞了出去,而且直接撞在了魅晶的身上,将魅晶也直接给撞到,而老头儿的掌力瞬间就盖住了西凉茉的脑门。

    西凉茉手中早已经藏了剑,瞬间刺向老头,但是剑却仿佛瞬间——碎裂!

    西凉茉眼中一惊,她甚至看见了老头儿嘲笑的眼神!

    但是下一刻,那碎裂的剑身中蓦然冒出一股子烟雾来一下子就喷向了那老头。

    那老头儿阴森的眼底瞬间闪过一丝惊讶之色,随后轻笑了起来:“臭丫头,倒是有两下子!”

    但是不过片刻,西凉茉就再瞬间身子一软,西凉茉就再瞬间失去了意识,她甚至不知道老头儿到底干了什么,只是觉得自己瞬间被老头儿扛上了肩头,而百里洛也被扛上他肩头。

    古怪的老头儿就这么扛着他们跑了!

    她最后只听见连公公歇斯底里惊惶的吼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