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二十五章 被劫持

第二十五章 被劫持

    章节名:第二十五章被劫持

    西凉茉也不知道自己被带到了哪里,只昏昏沉沉的,一会子就被人丢在某地的角落里,她躺在地上,只见老头儿阴沉沉地盯着她道:“哼,狠毒的臭丫头,如果不是因为杀了你,还得跟两个小娃墨迹半天,老夫今儿就取了你的项上人头!”

    西凉茉觉得自己状态非常奇怪,她眼前模模糊糊的,意识昏沉,身上没有一丝力气,但是却还能听得见老头儿说话。

    随后老头儿又抬起她的下巴,阴森森地道:“看你这小脸蛋也算长得漂亮的,但是和我那小孙子还差远了去,老头儿可不会让你有机会和你那贱人娘亲再害了我的的孙子,若是聪明点,你醒过来以后就自己滚蛋,滚得越远越好,就滚回你那鬼军沙漠里头去,别人怕你那鬼军,老夫可不怕,这天下还没有老夫害怕的人,如果再让老夫看见你,必定让你后悔生而为人!”

    说完以后,老头儿冷笑几声,伸手将被他点了穴的百里洛给扛上肩头,然后转身就走了。

    西凉茉只能无力地看着老头儿将百里洛一路扛走,百里洛眼睛上的帕子早就掉了下来,此刻正红肿了一双眼睛,惊恐又惶惑地看着西凉茉,却毫无办法。

    等到老头儿的背影消失在巷子之外后,西凉茉只能勉力打量了一下四周,只看得出周围是一处寻常巷子,堆满了杂物,看样子也废弃了许久,不曾有人居住了,她方才略微松了一口气,起码那老头儿还没有直接把她扔进了花街柳巷。

    否则自己只怕……

    但是,她心中苦笑,这般情形到底要怎么办,这老头儿好生厉害,只希望他把她扔在这里的时候,没有其他的仇家看见才好,只希望她能快点清醒过来才好,否则……

    也没有否则了,西凉茉眼前已经渐渐一片模糊,看不清楚面前所有的东西,彻底地陷入了一片黑暗。

    ……

    千岁府

    “呯!”伴随着一声巨响,一张紫檀木的桌子瞬间碎裂成无数块,而在落地的瞬间,化为粉末。

    足以可见拍碎了它之人心中的愤怒——

    “你们说夫人和洛少爷都被人劫走了?”百里青的面容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瞬间扭曲,身上那种黑暗血腥的气息再无压抑地瞬间释放出来。

    堂上的所有人几乎霎那之间就感觉空气全部都冻结了起来,整个温度全部都降低,空气仿佛凝结成浓稠的黑色雾气,随着百里青眉目之间那种阴冷狰狞之意越来越浓郁,仿佛瞬间打开了通往另外一个空间的通道,有无数未知的面无恐怖的东西仿佛就要从那黑暗阴沉的角落地蜂涌而出,撕裂人间。

    周围所有的人全部都在这可怕的怒气之中,齐齐跪地,以额头触手背,无人敢出一言,否则只怕血溅当场!

    但连公公还是咬牙抬起头,满脸苍白铁青地道:“奴才该死,不曾保护好夫人和洛少爷,那老贼功夫异常高强,咱们甚至没有看清楚他到底是怎么带走人的……。”

    那一瞬间实在太快,他们只隐约地看见老头儿瞬间捞起夫人和洛少爷,举重若轻,如此干瘪一个老头儿竟然瞬即就将两个大活人给扛走了,速度之快,让他们甚至都来不及阻止!

    听着连公公简单说了事情的经过,百里青闭了闭眼,没有说话,只是眉目之间神色越发的扭曲狰狞。

    “千岁爷……。”

    连公公看着百里青的神色,他一咬牙,白着脸想要说什么,却被百里青咬牙切齿的声音打断:“废物,都是废物!”

    他蓦然地一扬衣袖,一股子排山倒海般的森冷罡气瞬间狠狠地向连公公击去。

    连公公自己本身武艺亦是一流高手,但是仍旧一下子就被百里青瞬间掀飞了出去,狠狠地撞上了墙才落下地来。

    那种骨骼碎裂的声音听得众人毛骨悚然,但是这并不是结束,百里青宽袖之间的罡气带着凌厉的煞气根本不会因为只是一个连公公就能完全受下来,剩下的凌厉气息瞬霎那也将齐齐跪了一地的人都狠狠地撞飞出去好些。

    瞬间房内响起数声闷哼,司礼监不管是魅部的杀神还是其他部的厂卫们都受过专门的克服疼痛的训练,轻易不会发出痛呼,如这般闷哼已经是他们忍耐的极限,可见百里青手下根本没有留情。

    沉重的空气里亦迅速地蔓延开了血腥的气息,周围站着伺候的人早已僵如木石,他们已经许久没有见过千岁爷发这样大的脾气了,简直让人想起了在涑玉宫的那让人所有人毛骨悚然的一夜。

    只是那个时候几乎完全幻化成魔的千岁爷尚且有夫人能安抚,而如今的千岁爷的怒气又要多少人的血和性命才能安抚?

    连公公只觉得胸口气血翻腾,虽然他已经运起内力护住内腑,但是如今只是粗浅一模,就能知道他自己的胸口至少断了四根肋骨,还有筋脉的震伤,他艰难地爬起来,擦去了嘴角的血迹,踉跄地扑倒在百里青的面前,以额头触地,狠狠地磕了三个响头:“千岁爷,奴才辜负您的嘱托,竟让二位主子都在眼皮子底下出了这样的事,咱们所有的人都愧对主子,自知罪孽深重,只是如今夫人和洛少爷都生死不明,奴才们自己闯下的祸事,定要自己来收拾这样的首尾,这是奴才们必须完成的责任,若是奴才们到了时候都还不能将夫人和洛少爷找回来,或者二位主子出了什么事,咱们司礼监素来赏罚分明,不会因为任何人的地位有所改变,所以奴才们定在主子面前自裁,不,奴才们定按着司礼监的规矩自去刑堂领重刑,以正我司礼监之名!”

    他顿了顿,抬起磕破了的额头,神色严谨地看着百里青:“所以还请千岁爷将奴才们的贱命先放在您的手心,容咱们完成该完成的事!”

    连公公自百里青还是小黄门的时候就跟在他身边,一直到了如今,虽然说下属,但是其间更有别样情分,如今他已经许下这样的诺样,其他所有西凉茉和百里洛失踪当值在场的厂卫们都齐齐跪地,狠狠地以额头触地!

    “求千岁爷容一段时日!”

    魅六和魅晶更是早已经在连公公爬起来后,也默默地擦去了唇角的血迹跪在了百里青的面前。

    这是司礼监众人的耻辱,竟然让自己的主子在自己面前被掳走。

    百里青闭上眼,面无表情,只是眉宇间流转而出的那种几乎让人以为有实质性的阴森死气,让人不寒而栗。

    “千岁爷,咱们这个时候不是追究责任和处置人的时候,小小姐和洛少爷既不见了,您不觉得咱们首先应该去寻人么?”周云生清冷的声音在众人身后响起。

    众人齐齐看去,周云生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了进来,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跟着他一块进来的还有九字诀的头领们,所有人都脸色极为凝重。

    赛缪尔碧绿的眼睛里都是狠色:“这个时候忙着杀人做什么,千岁爷,咱们都先找人,若是你把他们都杀了,小小姐也回不来,而且还少了找人的人手!”

    鬼卫九字诀不属于司礼监所管辖,他们几乎就是西凉茉的私军,所以他们的话,在某种程度上比连公公他们的话更有效一点。

    百里青缓缓睁开了眸子,他眼睛几乎变成了一种很奇怪的模样,仿佛几乎都没有了眼白,那种黑色空洞眼瞳里的血腥煞气和那种深不见底仿佛要将人心吞噬殆尽的黑暗亦让周云生等人看得心中一凛。

    “找,找不到人,所有的人都不用不回来了!”百里青轻声道,声音听起来没有任何的怒气,但是那种空冷之中带着的无边寒气,却让人觉得若是西凉茉和百里洛,那么……

    就不是这么简单的杀几个人或者让连公公他们在司礼监刑堂受尽非人折磨就结束的事情,而是一定会有极为可怕的事情发生。

    连公公看着百里青的模样,心中大痛,他跟着百里青这么多年,还能不了解,百里青的眼睛变成这种样子意味着,若是夫人和洛少爷这两个千岁爷心尖上的人出了事,那么离这天下血流成河,遍地哀鸿的时候也就不远了。

    失去了镇压其上最后温情默默的存在,千岁爷心底的魔若是放了出来,天下无人能独善其身。

    而鬼军九字诀的人亦似乎都感受到了面前这个可怕的男人身上似乎有什么蛰伏许久的可怕的东西在蠢蠢欲动,他们在原野里成长对危险早就仿佛天性一般的敏感。

    周云生看着百里青,和赛缪尔互看了一眼,双生子在对方的眼底都看到了同样的凝重和忧虑。

    就在众人都心中一片沉重的时候,忽然一道干干的老头儿声音响起:“咦,怎么那么多人,小青儿,可是知道你最爱的老爷爷难得回来探亲所以找这么多人欢迎我?”

    众人齐齐回头望去,只见一个做西狄人打扮的干瘪老头肩膀上扛着一个人,竟然仿佛悄无声息地越过防卫森严的司礼监厂卫,在众多在场一流高手毫无所觉的情形下这么冒了出来。

    而魅晶瞬间瞪大了眼,尖利叫了起来:“千岁爷……是……就是这个……老贼抓走了郡主和洛少爷!”

    众人大惊,齐齐看向老头儿肩膀上——果然,那个哭得跟个兔子一样眼睛通红的不是失踪被掳走的百里洛,又是谁?

    &nbs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p;而魅晶说话间,她手腕的弯刀已经毫不客气地朝这老头儿飞了过去。

    却不想老头儿只是瞥了她一眼,那弯刀就在老头儿面前瞬间停住,随后——碎裂成数断,而老头儿只是冷笑地摸摸胡须:“小小女娃儿,不要这么脾气暴躁,当心嫁不出去!”

    而众人不由脸色大变,这老头儿的武艺简直匪夷所思,到了以气化器的地步,从某种程度上而言,也许在场的能与他一搏的也许就只有从来没有人知道武艺修为有多深的九千岁百里青了。

    而周云生也在第一时间瞬间眯起碧蓝如海的眸子,随后在确认了没有看见老头儿身后有西凉茉的身影后,迅速地看向百里青,冷声道:“千岁爷,我想我们需要一个交代,这一位抓走我们小小姐的老人家,不但似乎和您相熟,而且似乎,与您的武艺相承一脉。”

    那老头儿瞥了周云生一眼,高傲地道:“哟,大秦人么,老夫倒是去过你们那里,女人都放荡得狠,男人都是些笨头笨脑,不过你小子倒是有点眼力劲!”

    塞缪尔瞬间对着西狄老头儿怒目而视,但周云生却没有理会他,而是正色看向百里青:“千岁爷!”

    百里青在看到老头的瞬间,先是一愣,随后眼底闪过一丝异样的喜色,但是在听到了魅晶的指控之后,瞬间那喜色变成了不可置信,随后脸色又迅速地阴沉了下去,看着老头儿咬牙切齿地,恶狠狠地道:“浑蛋变态死老头子,你把我媳妇儿弄到哪里去了,快给我交出来!”

    ……

    ——老子是千岁爷又丢了老婆的分界线——

    小巷子里

    几道人影在老头儿扛着百里洛飞奔而去之后没有太久,就出现在巷子边。

    其中一道人影走到已经似乎完全昏迷过去的西凉茉面前,低头看了看,随后伸出脚尖踢了踢她的小腹,确定西凉茉已经没有了任何反应,方才伸手下去略嫌粗鲁地抬起她的脸,对着身后跟上来的那道高大人影道:“是不是这个人?”

    那高大的人影眯起眼看了看西凉茉的脸,淡淡地点头:“没错,这就是我要找的人。”

    捉住西凉茉脸蛋的那中年人讥诮地冷哼一声:“哼,原本还以为要抓这位千岁王妃、堂堂的飞羽督卫是要费上许多功夫、折损许多人手,却不想如今竟然得来全不费工夫,来人,装进袋子里带走!”

    但是,下一刻,他就被人拦住了手,那高大的人影蒙着面,只能听见他在面巾下冷冰冰地道:“做交易的时候就说过,这个人是我要的,你们中原人是忘了么!”

    没错,他们是得来全不费工夫,但是死的却是他手底下的人,而且死伤惨重!

    那中年人看着那蒙面人阴冷的眼睛里眼的狠佞之色,便轻笑了一声:“放心,放心,大人,咱们当然会遵守咱们之间的约定,只是如今还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方才那古怪老头也不知道为什么把她扔在这里,看样子倒是中了毒,如果不赶紧回去查看到底怎么回事,万一她就这么死掉了,岂非白费功夫,若是让那些手眼通天的司礼监爪牙们看到了,要抓她只怕得下辈子了!”

    那蒙面人冷哼一声,伏下身子一把将西凉茉拦腰抱起转身向巷子外面走去,一边走一边道:“她和本大人坐一辆马车!”

    看着那蒙面人就这么大剌剌地把人扛走了,那中年人细长狭窄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狠色,朝地上“呸”了一声:“什么他娘的狗屁玩意,一个杂毛竟然敢在咱们面前嚣张,总有你倒霉栽在老子手上的时候。”

    随后,他却不得不赶紧追了上去:“大人仔细些,不要让人发现她才是,咱们走的路线和下车的时候可有讲究,而且得换个地方藏人!”

    ……

    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黑暗中,有什么明亮清冷的东西落在眼帘之上,还有细微的风伴随着那种清冷,仿佛一片轻柔的带露水的叶子掠过眼帘,唤醒了沉睡的心神。

    西凉茉轻轻地低吟了一声,随后缓缓地睁开眸子,眼前一片模糊之后,逐渐清晰的是一轮明媚的挂在黑锦缎一般的夜空中的月轮。

    “唔……。”

    她先是一愣,随后捂着仍旧肿胀昏沉的额头,渐渐地想起来了之前曾经发生的事情。

    鸟市上有人刻意的为难,然后那武艺高强得匪夷所思的老头儿强行掳走了她和洛儿,再将她遗弃在了荒废空巷子的角落里。

    警告她不要再接近百里青和百里洛,老头儿眼睛里的杀意告诉她,他并不是在开玩笑。

    而那样似乎与她娘亲相熟的过去,也在告诉她……

    唔,看样子,又是阿九和洛儿曾经的故人,并且熟知那段过去。

    她闭上眼,等候那种眩晕过去,心中长叹息——

    她这位‘风华绝代,引无数英雄竞折腰’的美人娘,果然是一颗不定时的炸弹,哪怕是死了,也还是给她这个做女儿的埋下各种阴雷,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爆掉一颗,活着只怕还不知道怎么样。

    所以,不是她不孝,但还是蓝翎夫人死了比较好。

    &nbsp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不过……

    清醒过来的西凉茉很快就发现周围有点儿不太对劲,这里绝非是那个她被遗弃的巷子——

    西凉茉瞬间再次睁开了眸子,打量起了周围。

    这样闷闷的潮水拍击的声音,还有带着水汽的潮湿感,都在告诉她这是一艘船!

    西凉茉蓦然坐了起来,看向那窗外,瞬间脸色一变——这景色,怎么看,都不像是在上京的运河之处,如此宽阔的河面,这起码到了洛阳的洛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