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三十一章

    百里青被她唇间香气诱惑得眉目之间魅色渐深,正打算吮上那名目张胆地勾引自己的坏丫头,却不想西凉茉忽然抬起身来用指尖一点他的唇,一本正经地道:“唔,爷,白日宣淫可不是好事,您要注意点子形象,凤姐儿说这里的府库里还有不少异国来的胭脂,我还要去看看可有什么好货色没有,如今这凤府里一个管事的都没有,还不知道有多少事儿要处理,多少货物要清点。”

    说罢,她便从百里青的膝盖上爬下去,笑了笑,施施然地扬长而去。

    百里青看着她的背影,阴魅的眸底闪过一丝幽光,似笑非笑地轻嗤了一声:“这丫头……分明是在怪我呢。”

    不过这丫头恼他的方式,他倒是挺喜欢的。

    小胜子从亭子外头钻进来,看着百里青轻声道:“千岁爷,白珍已经回到夫人那里了,隼刹可汗的人和隼刹可汗被分开关在了房间里,您看……。”

    百里青眉目冷沉了下去,冷冷地道:“什么隼刹可汗,没有本座加盖玉玺的圣旨,他就还是那个沙海里的一个土匪,他既喜欢太岁头上动土,那么就让他知道这随便在太岁头上动土是个什么下场才是。”

    随后他对着小胜子轻声说了点什么,小胜子一愣,随后清秀的眉宇之间闪过一丝冰冷的凶光,对着百里青点点头,立刻一转身朝亭子边等候的几个侍卫一同提着刀子向关着隼刹的房间走去。

    百里青则坐在亭子,心情颇为不错地弹起琴来。

    铮铮琴声如流水一般地倾泻而出,却带着一种诡谲的杀伐之气,让人颇有些不寒而栗。

    西凉茉正让人打开库房的门,大算进去看一看,听见百里青的琴声,便脚步一停。

    身后白珍差点撞上她的背影,赶紧停下来,摸摸鼻子:“咦,郡主,你怎么了?”

    随后见西凉茉似在听琴声,便笑嘻嘻地打趣道:“千岁爷真是多才多艺,少见的文武全才的风流人物,弹琴也弹得很好听。”

    她这可不是拍马屁,而是百里青确实是仿佛就没有他不会的东西,实在是相当厉害。

    西凉茉轻叹一声,唇角微微勾起,仿佛是在自言自语一般地低声道:“你听不出来么,这是送葬的冥曲,有时候,太聪明的人和太清醒的人总是活得太累。”

    这个时候想必着又有人人头落地了,估摸着是隼刹那边的人吧。

    虽然她不赞过于残酷的严刑峻法,但是对于某些不自量力,心怀鬼胎的人,给予震慑还是必要的!

    想起隼刹在船上往她心脉里灌输阴狠的内力,分明就是打算断了她的武脉,废了她的武艺。

    西凉茉心中冷哼一声,随后转身进了库房。

    白珍听得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心中暗自嘀咕,唔,爷和郡主这样的人有时候真的不是她们这些寻常人能明白的。

    ——老子是哪个妞儿要染指洛儿速来的分界线——

    白珍这一头捧着一叠子账簿从库房里出来,一路向西凉茉的房间而去,正打算再出去寻两个账房先生过来一同将手里的账簿理清楚线索。

    刚走到中庭的院子,一道蓝色的人影忽然冷不丁地从一边的草丛里冒出来:“白珍!”

    白珍心头正盘算事儿,冷不丁地冒出这么一茬子,顿时吓得她倒退数步,伸手就要把账本全砸那人头上,但是等她看清楚那人那张熟悉的脸之后,已经来不及,她只得赶紧松手,让账本噼里啪啦地掉了一地。

    她自己却因为收势过猛直接朝后跌倒,那人一惊,赶紧手忙脚乱地去一把拉住她。

    白珍立刻一头撞在他的怀里,两人瞬间跌倒做一团。

    “白起,你这个讨厌的家伙,到底在做什么啊!”白珍摸着自己装在他头上生疼的下巴,恶狠狠地没好气地怒道。

    白起笑嘻嘻地揉揉自己被撞疼的脑门:“哎呀,这不是许久没看见白珍姑姑了嘛,所以看到你一下子老了那么多,相当震惊,于是惊呼出声,哪里想到原来白珍姑姑看起来老了,胆子也变小了许多,竟然如此不经吓呢!”

    哪个女孩能忍受别人说自己老,白珍虽然原本跟着西凉茉的时候年纪不大,但如今五年过去,她在宫里也是个女官之位了,小宫女们都要唤她一声姑姑。

    原本这就是个尊称,白珍还是颇为享受的,但如今听着从白起嘴里吐出来,怎么听着都不是个味道,让她想起自己的年龄确实在寻常人家都是孩子的娘了。

    白珍顿时恼怒起来,恶狠狠地瞪着白起:“你说什么,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滚!”

    白起非但没有滚,反而继续一屁股坐在她腿上笑嘻嘻地道:“哎呀,。这就恼羞成怒了么,真真儿小气得很,我这不是说实话嘛!”

    白珍一个黄花大闺女,哪里被男人‘坐’过,顿时脸色绯红,忽然想起那一次在园子被这家伙给轻薄了,顿时又羞又恼,伸手抓了个账本就往白起脑门上拍去:“去死!”

    白起灵巧地一偏头,闪过账本,又单手抓住她扔过来的另外一本账本,笑嘻嘻地道:“哎呀,别生气,别生气,再生气老得快,就嫁不出了!”

    白珍气得几乎呕血,这个家伙坐在她的小腿上,压得她只能坐着,却不能动弹,只能拿着账本不断地砸他,恶狠狠地道:“关你屁事儿,老娘这辈子就只跟着郡主,只伺候郡主,不嫁人,怎么地!”

    白起一把抓着她拿着石头打算扔过来的手腕,叹息了一声:“何必自己为难自己,这样吧,看在咱们都是同僚的份上,我都替你想好了,既然你都老得嫁不出去了,干脆嫁给我得了!”

    “嫁你个头……嫁……你说什么?”白珍一愣,瞬间看着白起,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

    她方才不是听错了吧!

    白起垂下眸子,轻咳嗽了一声,娃娃脸上有一种可疑的红晕:“咳咳,我是说,要不,你干脆嫁给我算了。”

    白珍面无表情地瞅着他半晌,忽然道:“你有病么,脑子抽风是一种病,得治!”

    白起瞅着她,笑嘻嘻地道:“那你有药不?要不你舍身贡献出来做药!”

    白珍脸上瞬间飞起红晕:“你……你疯了吧,快点起来,我还要去给郡主送账本!”

    白起厚着脸皮瞅着她,自顾自地道:“你看你嫁给我有很多好处的,第一可以解决你的如今嫁不出的问题;第二你嫁给我连姓都不用改,咱们两五百年前就是一家嘛,咱们得合家团圆啊!”

    白珍瞅着他有点羞涩的模样,当他第一句话说出来的时候,她正有些恼怒想要骂人,第二句话,却让她忽然很想笑,或者说哭笑不得。

    白起这个家伙还真是……

    她轻哼了一声:“我本不姓白,姓白是因为进了国公府邸才改的名字!”

    白起眼睛一亮,立刻道:“所以我说这就是缘分来着嘛,所以表示这是你要成为白家的人啊!”

    白珍顿时大囧——

    见过不要脸的,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这是什么强词夺理的说法嘛!

    但是白珍再怎么伶牙俐齿,到底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脑瓜子这个时候还是转不过来,有点僵木地憋了半天还是挤出了一句话:“胡说,那全天下姓白的女子都要嫁给你不成!”

    白起忽然不说话,直勾勾地盯着白珍的娃娃脸——两个娃娃脸对娃娃脸。

    白珍却率先面红耳赤,结结巴巴起来:“你……你干嘛!”

    白起瞅着她,忽然冒出一句话来:“唔,我只想要你这一个姓白的!”

    说着,他忽然低头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白珍一楞,心中顿时恼怒,这人又轻薄她!

    但是……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白起身上那股子青草的芳香迷惑了她的神智,还是他嘴唇触碰在她额头上的时候,那种柔软和炽热烫了她一下,让她手脚有点发软,扬起想要扇白起耳光的手却僵在半空。

    直到她身后忽然传来脚步声,她方才醒悟过来,慌张地一把狠狠地将白起推开,然后立刻从地上爬起来。

    身后的脚步声都停住,她故作镇静地不去看被她推倒的白起,转脸看过去,却发现原来站在自己背后的不是一两个人,而是五六个锦衣卫,外带押送着囚犯一名,而那个囚犯她刚好也认识——隼刹。

    白珍的脸色瞬间变得精彩纷呈,而锦衣卫们则齐齐地四处东张西望起来,为首那个则微笑着仿佛什么也没有看见一般对着白珍客气地招呼道:“白珍姑姑这是要到哪里去呢?”

    随后,他的目光落在掉了一地的账本上,又道:“可需要咱们帮忙?”

    白珍刚想要说话,就听见白起懒洋洋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不用客气,锦衣卫的弟兄们忙你们的就是了,一会儿我帮她捡起来就是了。”

    这番话,怎么听怎么暧昧,几名锦衣卫脸上都露出极为暧昧的表情,互看一眼,微笑道:“是,既然如此,那么咱们哥几个就先走了。”

    白起笑道:“好走!”

    白珍又气又窘,忽然无意间感觉有锐利嘲弄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她立刻敏感地抬起头,瞬间就对上隼刹那双淡金色的眼睛,她顿时心中一冷,微微眯起眼,毫不客气地瞪回去。

    隼刹仿佛一愣,随后看着她的目光变得若有所思起来,那种让白珍很不舒服的如野兽发现猎物一般的目光在她的身上和白起的身上来回转了一圈。

    白起也同样感受到这样的目光,他讥诮地对着隼刹笑道:“哟,这不是咱们的沙匪头子么,倒是有些时日不见了,听说你成了可汗了,怎么如今却在这里出现,呵呵。”

    说起来白起和隼刹也算是老熟人了,鬼军的人训练后辈,特别喜欢拿沙匪做磨刀石,总是三不五时地去挑衅,而大漠里最厉害的沙匪帮派莫过于隼刹的人马,他们能驯狼,所以几乎所向披靡。

    当然这是在没有和鬼军的人遭遇上的时候。

    年轻一辈的鬼军都是老一辈们磨砺出来的,也是沙匪们最害怕的——沙匪之匪!

    神出鬼没,善于隐匿,更善于进攻!

    也不知道把他们这些沙匪耍弄得多惨!

    这回陡然相见,还真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隼刹看着白起,又看了看白珍,忽然轻嗤一声,一句话没有说,跟着锦衣卫们一路朝前院而去。

    白起看着他的背影,忽然间不知为何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他看着隼刹的高大的背影,微微眯起眸子——

    这个男人,看起来真是让人讨厌,或者说觉得不舒服!

    等到白起回神的时候,白珍已经全部捡起那些散落了一地的账本,狠狠地、胡乱地瞪了他一眼:“你这不要脸的混账,以后离我远点!”

    说着抱着账本,转身就跑了。

    看着小兔子一般跑走的白珍,白起没有错漏她脸上那两团红晕和她有些中气不足的语调,他心中一喜,脸上也露出了傻笑来。

    “呵呵……。”

    ——老子是月底了,快点把月票拿出来砸俺,砸俺吧,过期作废的分界线——

    五日后,在经过简单的清点院子的财物之后,西凉茉一分银子都没有多占,将所有的东西都交还了凤姐儿,只嘱咐她养好了伤,再返上京。

    凤姐儿感激涕零,坚持地将手里一处上京的热铺子要给西凉茉,但是西凉茉坚持不允,最终只要了一批从西洋来的胭脂与香露,还答应了她,等她回到上京之后,会助她重掌凤家大权。

    西凉茉的大度,让凤姬儿愈发的感激,甚至对天发誓,只要她还在一日,凤家便对西凉茉的要求,有求必应!

    司礼监和锦衣卫众人早早已经准备好了楼船,就等着自家主子们从凤家在君县的屋子里出来登船。

    等到百里青和西凉茉都上了船后,一声吆喝响起,船只便一路开了出去。

    “你这丫头一副纯良大度的模样,却也是个奸猾的,转过背如今就将凤家给拿捏在了手里。”百里青靠着窗边的软榻,用着戴着宝石护甲的小指慢条斯理地在一只石榴上一滑,就剥开了石榴的皮,露出里面晶莹剔透的石榴籽。

    他优雅地地将石榴籽儿全都剥下来,盛在盘子里,推给西凉茉。

    西凉茉也不客气,就捏了来吃,酸酸甜甜的味道极好,她享受地眯起眸子——唔,好吃!

    “啧,说得我那么市侩,好吧,就算我是市侩,这也不过是一种等价交换罢了,我给她的可是凤家家主之位,又替她报了杀父杀母之仇,这可是大恩情,让凤姐儿领着凤家效忠于我,也不奇怪吧。”

    她西凉茉并不是什么施恩不忘报的圣人!

    她顿了顿,懒洋洋地翻开手里的奏报:“再说了,我和凤姐儿是自有一份情意在里头的,你们男人不懂。”

    百里青瞅着她那副骄傲的模样,像足一只得意洋洋翘尾巴的小狐狸,唇角不自觉地勾起一丝笑来:“唔,我不懂,我只需要懂得她不懂之处也就是了。”

    西凉茉乍听这话总觉得有些别扭,随后见他一脸淡然的模样,也没有多想:“她不懂啥?”

    百里青轻笑,幽魅的眸光落在她胸口的丰盈和双腿间扫了一圈。

    西凉茉:“……。”

    这老妖,是没救了。

    百里青见她那副模样,忽然伸手扶住她纤细的腰肢,将她抱过来搁在怀里,把下巴搁在她肩头,声音悦耳而清冷:“给为师一个孩子吧。”

    西凉茉一愣,随后脸颊有点发热,但还是轻轻地‘嗯’了一声,又道:“好。”

    她其实已经停用避孕药物有一段时日了,而且宫寒似也在老医正的调理之下,好了许多。

    只是,孩子这个事儿还真是未必能一求就能得到的。

    唔……

    西凉茉伸出手,轻轻地覆盖在他的手指上,十指紧握。

    这一路回京城的水路一共三日,和来的时候浑然昏迷不知不同,西凉茉这个时候只感觉很是放松,没了大堆的公务缠身,便可以和百里青一路亦算是游山玩水。

    不亦乐乎。

    说起来,两人成婚以后,还真是没有在一起出游过,唯一一次从镜湖回来的时候,百里青还一路和她使小性子,所以这一次,算是迟来的‘蜜月’游了。

    船行到第二日傍晚的时候,便到了一处名为泾川的小镇,泾川小镇虽然小,但是因为洛水到了这个地方有一处极为湍急的落差,形成了一处相当大的潮涌。

    据说每次潮涌的时候,都会和当地的山泉泉水汇合,有桃花鱼的鱼讯。

    桃花鱼是当地的一种特产,味道极为鲜美,肉质呈现粉红色,非常漂亮,煮了汤水或者煎炸出来的味道都很是鲜美,只是这桃花鱼一离开了当地的这种水,就会马上死去,而死去的桃花鱼,味道就变得非常非常的一般。

    百里青早年的时候,曾经到过一次泾川,所以对这里非常了结。

    看着西凉茉心情难得这么好,又想起老医正说过,要怀上孩子一定妖孽母体保持很好的心情,便决定带着她下去,品尝美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