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三十二章

    “桃花鱼讯?”

    西凉茉知道了百里青要带她进泾川小镇观赏鱼汛,自然没有不高兴的,立刻转身就去换衣衫准备下船。

    而小胜子看着西凉茉兴高采烈的背影,则有点欲言又止的模样,亦落在正在换装的百里青的眼里。

    他看了眼小胜子,淡淡地道:“你想说什么,自说就是了,不必做出这种样子来。”

    小胜子迟疑了片刻,低声道:“这……千岁爷,您不觉得的就这么下去那小镇,有些危险么,咱们的人没有勘察过那个小镇呢。”

    他顿了顿,一边替百里青穿上衣衫,一边又道:“爷,要不奴才立刻就让人带人去把那边的情形勘察好了,您再带着夫人下去?”

    小胜子一向谨慎,何况百里青和司礼监不可谓树敌不多!

    百里青摆摆手,淡淡地道:“不必多虑,我们不过是临时的决定下去,咱们司礼监的人没有准备,那么想必就算是真有一些有心人,也没有法子做完全的准备,不是么?”

    他顿了顿,又道:“而且,本座不想惊动其他人,影响到丫头看鱼讯的心情。”

    小胜子迟疑了片刻,虽然不得不承认百里青说的没有错,但是自己的心中总是有点觉得不太妥当的地方。

    毕竟这一次出行不若平日,藏匿了行踪,这般直接用了司礼监的楼船,等于是行踪都暴露在所有人的眼皮底下。

    但是,他也知道百里青既然决定了的事情,除非有充分的理由,否则便是没有什么更改的余地的,也只得在百里青换了衣衫之后,立刻吩咐所有人换了便装立刻跟着主子们下船。

    不一会,所有人都整装下了船,上了泾川小镇。

    泾川的桃花鱼讯一向在周围的县郡里都颇为有名,总能吸引不少人过来观看,周围也顺带衍生了不少在鱼汛的时候开的农家小档子,庄户人家们专门做些桃花鱼菜肴来赚些钱。

    虽然味道不精致,但是胜在原汁原味,所以在这一段鱼汛的时候生意还是颇为不错的。

    所以西凉茉河边百里青领着亲信们来到泾川小镇之上的时候,就能看见熙熙攘攘的人群接踵摩肩,还有不少大人脖子上骑着光屁股的小娃娃。

    西凉茉看着这种熟悉的场面,竟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忍不住摇头低笑起来,这……简直让她觉得好像回到了上辈子去度假的时候,逢年过节总能看到这么热闹的场面。

    也不知道是看人,还是看风景。

    百里青也微微颦眉起来:“怎么这么多人,早些年来的时候,似并无这么多人的。”

    小胜子左右看看,凑上前和一个卖糖葫芦的老汉交谈了几句,回来轻声道:“回禀千岁爷,是这样的这几年有大户人家发现了这里的鱼讯很是招揽生意,便在这里开了一座乾坤楼,专门做这个鱼的生意,而且这附近又有许多野生的桃林,这个时节正是桃花开放的时候,所以不少附近的富商巨贾,甚至京城的贵族们都会到这里来赏春,所以这里的人就越来越多,已经不光是周围的平民百姓来这里游乐赏鱼了。”

    西凉茉闻言,远远看去,果然见不远临水处有一座精致的小楼,人来人往,窗台上人影重重,她不由笑道:“这个乾坤楼倒是个真会做生意的,看中这里资源独特,原本都是些不成气候的庄户人家开的店子,如今算是剑走偏锋,所以能有这么好的生意呢,他们的掌柜是个聪明人。”

    百里青则看着那小楼,有些轻嗤地道:“我看不但是个聪明人,还是个有野心的人,乾坤楼,一个小小穷乡僻壤的酒楼倒是有这么大的口气。”

    白蕊则道:“唔,若是那饭菜真能冠绝乾坤,才是真对地得起这个名字!”

    众人闻言,皆齐齐笑了起来,就是百里青也莞尔。

    等着西凉茉一行人到了这乾坤楼之后,方才发现,这里生意好到已经没有位子了。

    西凉茉看了一眼看楼里面,便摇摇头笑道:“真是时不待我,看样子,咱们都是来晚了,是不能体验一下他们的饭菜是不是真的冠绝乾坤了。”

    随后,她看了看旁边也算颇为热闹的小鱼铺,便道:“要不,咱们今儿就试试这农家味道,想必也不差。”

    百里青微微勾了下唇角,却没有说话,只是看了一眼小胜子,小胜子立刻一溜烟挤进了乾坤楼。

    西凉茉看着他灵活的像一条鱼,三两下挤开其他人,就挤到了正在收钱的老板面前,叽里咕噜地也不知道说什么。

    她便看了百里青一眼,轻嗤:“你不是说不显摆身份么,怎么又出尔反尔。”

    百里青慢条斯理地道:“我是说了不显摆身份,但是不表示我不显摆钱财,这个世上确实有不少事儿,是有钱能使鬼推磨的。”

    话音未落,就见小胜子一溜烟地钻了出来,跑到百里青和西凉茉面前,笑嘻嘻地道:“好了,主子,咱们可以进去了,掌柜的将之前给他们的贵客留的一处观景台留了出来,让咱们坐到那里去,听说那里是观鱼潮的最好地儿呢。”

    西凉茉闻言,挑眉道:“花了多少银子?”

    小胜子看了百里青一眼,见百里青没有说什么,便比出了五个手指头。

    “五十两?!”白珍忍不住道。

    小胜子摇摇头,笑道:“五百两。”

    白珍和白蕊都齐齐倒抽一口气,虽然她们跟在西凉茉和百里青身边长久,早已经见惯了百里青奢华做派,但是五百两就为了定一个吃饭看景的位子?

    这二十两就是一户中等人家一年的家用了!

    五百两是寻常富户中等官宦人家一年的开销!

    小胜子得意洋洋地道:“咱们司礼监啥都缺,就是不缺钱!”

    百里青则直接优雅地迈步朝那楼里去了,西凉茉忍不住暗自轻嗤:“切,土豪!”随后

    白珍和白蕊则齐齐对小胜子嗤之以鼻:“俗,俗不可耐!”

    说完也随着西凉茉匆匆地进了楼内。

    等着诸人进了楼,立刻吸引了楼中许多人好奇的目光,毕竟这么些人,都是些气势不凡的,尤其是走在前面的两位公子,虽然两人都戴着兜帽,一身简单的锦袍,但是那种冷冽高贵的气息却是掩盖不住。

    光是他们身后这些仆婢身上的气势都跟谁家的主子似的了。

    等到一行人进了房间之后,西凉茉才摘下兜帽,轻声抱怨:“唔,下次还是要戴人皮面具好了,戴着这玩意还要招摇。”

    毕竟听到说这楼里有不少富户,甚至也许还有京城贵族,西凉茉便效仿着百里青也去弄了顶兜帽戴上。

    到底京城中见过她的人实在不算少,如果让人发现了,不管是拍马屁、阿谀奉承,还是生出别的什么幺蛾子,都不是什么好事!

    百里青也点点头,这一次是他没有考虑周详,毕竟当年他来的时候,这里也只是有些周围的村民或者镇子里的人会来看鱼汛,却不想过了没几年竟然有那么多人会拥到这个地方来。

    若是早知如此,也许他甚至都不会带西凉茉下船。

    “夫人且坐,一会子这鱼讯过来以后,就会开始捕捞,然后现下锅煮上。”小胜子笑嘻嘻地上来到。

    西凉茉打量了一下周围,选了一处视野最好的地方坐下。

    这乾坤楼最好的位置,果然相当不错,视野很是开阔,而且这里的还有一处楼梯直接通向一处搭建在水面上的独立平台。

    避开了和其他的人挤在一起在湖边或者在楼边低头看鱼时候发生推挤的危险,而且还能直接和那些小鱼儿们有亲密接触。

    西凉茉忍不住低声笑道:“唔,有钱有时候真真儿是个好事。”

    百里青似笑非笑地睨了她一眼:“如今又不嫌弃我奢侈了?”

    西凉茉点头,一本正经地道:“唔,土豪兄,对于您这般奢华无度,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还要花大钱就是为了看看那些鱼,享受鱼美味的无耻行为,在下只想说,在您再做出这样可恶的行为的时候记得要捎带上我,多来几次!”

    百里青正在吃茶,差点一口水喷出去,看着西凉茉一副笑嘻嘻做谄媚状的模样,他别开脸轻咳了几声,好一会才缓过来。

    而小胜子几个早已经憋笑憋得通红。

    直到门外忽然响起了敲门声:“爷,各位点的酒菜上来了。”

    听到是小二的声音,白珍方才赶紧努力停了笑去开门。

    那小二进来之后,将所有的东西都搁在了桌子上,方才笑眯眯地抬起头,在看到西凉茉的时候,忍不住微微惊艳地道:“这位少爷长得真真儿是好,难怪方才您要蒙着脸,若是让下头这些姑娘媳妇儿看去了,说不定就不是看鱼,是看您来了。”

    西凉茉忍不住失笑:“这位小哥真是会说笑,对了,这底下看样子有不少女眷,是怎么回事?”

    她方才一进来的时候,就已经看到了殿堂里面坐了不少也戴着兜帽的女子。

    在天朝,只有有头脸人家的女眷出门的时候才会戴着兜帽,就算是这里是名声风景,但是女眷也未免太多了点。

    那小二闻言,笑道:“这位少爷是有所不知,咱们这儿的桃花鱼也叫求子鱼呢,据说如果谁能吃到尾巴上左右两面都有红色花瓣的,便可以很快地怀上贵子呢!”

    西凉茉一顿,随后似笑非笑地瞥了一眼仍旧戴着兜帽的百里青:“哦,是么。”

    难怪带她来这里呢,这人竟然也有那么可爱的时候,居然会相信这些事情。

    小二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有些奇怪地道:“咦,这位公子爷怎么在包房里也不摘下兜帽呢,可是因为生得比您身边的这位更好?”

    小二的话顿时让众人都齐齐心中暗笑。

    西凉茉点点头,端起茶一本正经地品了一口,道:“嗯,这位不是公子爷,这位是我的夫人,只是这几日身感风寒,所以才戴着兜帽,不过容貌确实如你所说的是一等一的美貌呢。”

    小二顿时很是仰慕又有些惊讶地看过去:“是么,但是……但是……这位……夫人看起来……呃……非常的高挑呢。”

    简直是他见过最高大的女人了,虽然看上去气质雍容典雅,但是未免看起来有点太过冷酷了。

    众人:“……。”

    西凉茉则感觉到百里青在看自己的时候,慢条斯理地笑了笑。

    等到小二退了出去,百里青方才伸手微微掀开了兜帽的一角淡淡地瞥了她一眼:“你不觉得你找的这个借口看起来太可笑了么?”

    西凉茉瞅着他一副面无表情的模样,一脸无辜地道:“有么,我本来就是带我的夫人来求子的嘛,这样才和大伙都是一个样子,而不会被怀疑呀!”

    百里青挑眉:“你觉得我像女人么?”

    西凉茉瞅了他一会,笑了笑:“不,我只是觉得你比女人都要美丽多了呢!”

    百里青:“……。”

    西凉茉单手托着脸,忽然凑近他:“我说,千岁爷原本不是不怕天地鬼神,怎么如今却忽然迷信起这样不靠谱的求子说法来了?”

    百里青面无表情地看她一眼,又看向窗外:“鱼汛要来了,你是打算一直在这里问这些无聊的问题还是和我一起去看鱼汛?”

    说罢,他起了身向那窗下接水面的私有露台上向远房观看去。

    西凉茉看着他的背影,心中暗笑,她立刻道:“我自然是要立刻跟着的了,否则岂非辜负了千岁爷这般良苦用心。”

    唔,方才她好像看见某人的脸似有点难得千年一见地红了呢。

    西凉茉到了那露台面上看过去的时候,果然看见洛河湍急的水流在和泾川本身的湖泊水相撞的那一条刻之后,往泾川这边的湖水仿佛煮沸的开水一般瞬间滚翻了起来。

    而随着这样的翻滚,水面底下仿佛炸开了锅头一般,开始只是单片单片的落叶,是从下水底下翻上来一般,过了一会便是一点点的红点儿,从深深的红色、绯红、桃红、粉红、浅红——一路似那湖面下有无数桃花竞相开放,一点点的花瓣瞬间飞散开来,又仿佛陆上的那些花瓣下了一场纷飞的落花雨。

    美丽的各种红色在碧波荡漾之下异常的美丽。

    西凉茉仿佛只看见一片片的花瓣在水中慢悠悠的地荡漾着,但细细看去,却还是能看得出那些‘花瓣’灵动美丽,其实不过是一条条两指大小的鱼儿,那些鱼儿身体透明,几乎能看得见它们体内的肠肚和血液,上半身则是一片片美丽的绯色。

    众人都齐齐惊叹眼前的美景。

    而前面,已经有庄户人家开始撒网捕捉桃花鱼了。

    西凉茉看着那些鱼儿挣扎着被捕捉进网底,她不由轻叹一声:“怎么看,都有些焚琴煮鹤的味道啊!”

    百里青似笑非笑地道:“若是焚琴煮鹤成就精美菜肴,也是另外的意境吧。”

    西凉茉闻言,笑道:“这倒也是。”

    她低头看着脚下碧波里有点点小鱼儿不断地游动,便蹲下去,轻触碰那一朵朵‘小桃花’。

    然而,西凉茉捞起一条小鱼刚想抬头对着百里青说点什么的时候,忽然脚下一震。

    她正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却尚且未来的及反应,便忽然觉得脚底一空,整个人就‘嗤通’一声掉进了水里。

    百里青目光一寒,立刻毫不犹豫地跟着同一时间内直接坠进水里,朝西凉茉抓去。

    事情太过突然,湖面之上,小胜子等人瞬间错愕,但是容不得他们多想,整个亲水栈桥瞬间仿佛失去了支撑柱子一般,瞬间破碎散开,一干人等纷纷落水。

    一时间,湖面上惊叫之声四起。

    而无人注意到站在湖边貌似憨厚的小二看着湖面上兵荒马乱,露出一丝阴冷的微笑来。

    早春时节的水是极为冰冷的,又还穿着颇厚的春衣,落水的瞬间就吸足了水份,让西凉茉冷得一个激灵,然后顿时觉得浑身僵硬,一张嘴就吸了好几大口水。

    再好的武艺,在冰冷水里也完全无法展开来。

    西凉茉努力地使自己平静下来,试图运动手臂和腿,回忆前生游泳时候的姿态,但这个时候,却见自己头顶一黑,有人跟着自己跳了下来。

    西凉茉心中一顿,立刻知道,那必然是百里青,果然,只见百里青伸手下来抓她,她心中立刻镇定了下来,但是她正要伸手去拉他的手腕时候,却忽然感觉一股子巨大的吸引力瞬间向他们席卷而来。

    那种吸力之巨大,让西凉茉心中一凉。

    糟糕,这……莫非是漩涡!

    前生生为南方人,她深深地知道如果水中遇到漩涡,几乎是没有任何生还的可能的!

    而百里青似乎也感觉到了来自水下的巨大危险,他忽然抬手一弹,数条红线立刻卷向栈桥,却不想在他的红绳刚触碰到栈桥的那一刻,整座栈桥瞬间化为了一片片的散木!有人纷纷落水!

    百里青瞬间一惊,当机立断,立刻再次在水里用了十成功力向岸边射出手中红绳,但是他们到底离开岸边太远,而且自己人马纷纷落水也挡住了红绳去路。

    西凉茉在水中一看,立刻一咬牙,想要挣脱他的手,但是百里青却固执地不肯放开,甚至直接过来一把抱住了她。

    水底巨大的吸引力瞬间将两人都往黑暗深处吸了过去。

    西凉茉伏在他怀里,闭眼轻叹——生当同床,死同穴……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