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三十三章

    口中的空气几乎像是要被狠狠地挤出去一般的,连着五脏六腑一起,窒息的感觉让西凉茉难以忍受。http://www.luanhen.com

    www.luanhen.com

    冰凉又柔软的嘴唇覆上来,有新鲜的空气不断地吐进来。

    西凉茉睁开眼,黑暗的水底看不见他的样子,她心中苦笑,有什么用呢,如果被彻底的卷入水底,他和她都死定了。

    怎么也没有想到还是会这样啊……

    就这么结束了一切。

    她心中深深地地叹息,一抬首,用尽全身力气一般狠狠地吻上他的唇。

    记得我,到了地狱,也别忘了我!

    ……

    黑暗席卷而来的时候,她只觉得自己几乎要被嵌入他的身体里,冰凉又温暖……

    ——老子是阴谋诡计特别多的分界线——

    一滴一滴冰凉的水滴落下来,仿佛一只手在不断地拍打她的神志。

    西凉茉陡然睁开眸子,有点呆怔地看着头顶上方的演示,随后蓦地坐了起来,抚着额头低低地呻吟了片刻:“唔……。”

    她……这是死了,还是没死?

    唔,会疼,那就是还没死了?!

    西凉茉四处打量了一下,自己身处一处浅浅的碎石子滩上,头顶上都是雪白的钟乳石,而碧绿的水里还能看得见不少小小的桃花鱼在游动着,岩石洞里天然的发光岩让她能看清楚四周的环境。

    看样子,她似乎被暗流吸到了哪一处的岩洞来了,而且还好,没有撞破了头,就是身上因为缺氧疼得慌。

    如果她还活着,那么……

    西凉茉陡然一惊,立刻四处张望了起来,在没有发现那熟悉的修长人影之后,她立刻勉力爬了起来,随手就把自己身上的湿薄袄子给甩了,跌跌撞撞地四处在那浅滩上四处寻索着。

    “阿九……阿九!”

    她刚唤了两声,便立刻发现了不远处的一座钟乳石上边上露出一角深紫色的袍裾。

    西凉茉立刻心头一紧,冲了过去,果然发现百里青静静地躺在了那钟乳石的边上,身上衣袍都已经湿透,长长的乌发散落在水里和地上,苍白如玉的脸孔在这样碧水桃花鱼之中美丽得惊人,但是也——吓人。

    “阿九!”西凉茉只觉得仿佛凭空一只手狠狠地抓住了她的心脏,大力地仿佛要一把捏碎一般,让她痛得无法呼吸。

    她立刻跪下来,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伸手去抚他的鼻息,感觉不到!

    她差点尖叫哭了出来,随后西凉茉闭上眼,狠狠地捏了自己大腿一把,强迫自己冷静,又再次一把扯开他的衣领,先是试探了下他的脉搏,随后又伏下身子将自己的耳朵贴在他的胸口,努力地听他的心音。

    终于在确定到他胸口还是有心跳,只是呼吸微弱的时候,她方才大口地喘息着,抹掉满头大汗,深深地觉得一股子后怕席卷上来来。

    西凉茉想了想,伸手将他的衣襟彻底拉开,露出大片胸膛,然后按照前生学的急救常识,双手有节奏地狠狠按压他的小腹。

    看着有水从百里青的唇间流出,她再转按住了他的左胸,做心脏复苏术,同时捏住了他的鼻子,按照急救人工呼吸的方法,往他嘴里吹气。

    “一、二、三!”

    如此不停地努力下,百里青终于开始咳嗽起来,大量的水流从他嘴里流了出来。

    “唔——!”

    西凉茉方才真正地松了一口气,将百里青扶了起来,大力地拍打他的背部:“吐出来,吐出来就舒服了!”

    百里青果然又吐出了好些水,方才一把抓住西凉茉的手,有气无力地道:“好了,别拍了,你这粗鲁的丫头!”

    西凉茉扶着百里青,刚想骂他不知好歹,但是忽然发现这是她第一次看见他孱弱如斯的病美人模样,瞧着面前美人脸色苍白,湿漉漉的头发贴在脸上,一向阴冷幽魅的眼睛里因为呛水而水汪汪的,再加上那衣衫半退的样子,看得人心轻软。

    她便伸手抱着百里青的头搁在自己的肩膀,怜惜地轻拍:“好了,好了,没事了。”

    百里青正厌恶地擦着嘴里吐出来的水,倒是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靠在西凉茉肩头有些恶心地道:“为师刚才……呃……好像吞了一条鱼,好恶心!”

    西凉茉闻言,不知是否劫后余生,整个人放松下来此刻看见百里青的这副样子便很是想笑,轻声道:“唔,这桃花鱼可以生吃的,乖,没事的。”

    唔,看着大狐狸这种撅着嘴巴,一脸撒娇的孱弱模样,真是难得!

    百里青这才感觉出什么不对来了,他立刻支撑起身子,随后将西凉茉给一把抱过来,把她的头给按在自己肩头,没好气地咬牙道:“你这丫头,也不想想为师是为了谁才落水的!”

    如今倒是来取笑他了,真真儿该被好好地收拾!

    西凉茉也不抗拒,便这么靠在他肩头,懒懒地道:“阿九,你怎么自己跳下来了,让小胜子他们下来,你在上面才能镇得住啊,这一次,只怕是有人设下的大套儿。”

    百里青并没有马上答话,过了片刻之后才淡淡地道:“其实我的水性并不太好,所以落水之后方才觉得莽撞了,但这是一种下意识的本能罢了。”

    西凉茉把玩他湿漉漉黑发的手指一顿,亦没有说话,但是片刻间眼底已是有泪,她转过身,把脸埋在他的肩头,轻声笑骂:“笨蛋!”

    再多的甜言蜜语,也比不过这两个字在一刻震撼她的心,让她感动到想要哭泣。

    ……

    两人缓过来之后,西凉茉便开始在自己身上掏摸了一番,摸到了往日里随身携带的求生小包,里头还有不惧水的火折子,里头还有当时在沙漠里就准备下的晶燧石,这种燧石非常罕见,在被点燃之后,可以燃烧至少一个时辰。

    对于需要取暖保温的人还是相当有效果的,只是太过罕见,而且不好点。

    但是等她兴冲冲好不容易地点燃后,一转头,却发现那位‘病美人’浑身在冒蒸汽,不过一刻钟的时间,他就从头干爽到脚——百里青直接用内力蒸发了身上的那些水汽。

    西凉茉看着面前这位瞬间恢复了平日优雅华美和冷静阴郁的大美人,也不知道该郁闷自己居然没有想到这一茬是个笨蛋,还是因为自己打算照顾孱弱美人的好意全然被无视。

    她没好气地转过脸把燧石上的火给灭了,然后朝着百里青一伸手,湿漉漉地就去抱对着水面梳理自己长发的百里青:“来,顺便把我也弄干了吧,既然内力那么充沛!”

    百里青看了她一脸痞子样和她一身湿忽忽的衣衫一眼,淡淡地道:“嗯,你再靠过来一点,我是不介意把你给干了的。”

    西凉茉:“……。”

    一字之差,失之千里。

    她还是自己把自己弄干算了。

    等着西凉茉运功把自己的衣衫都弄干了,百里青已经在周围转了一圈回来了。

    “怎么样?”西凉茉一边随手把自己的头发束好,一边问。

    百里青道:“嗯,此处应该是一处地下岩洞水潭,而且联通上面的那个大湖,也就是这些桃花鱼为什么只能一年出现一次鱼汛的原因,只有每天春季的时候,这地下水潭不知道什么缘故忽然上涨,再加上那洛河冲下来的水,就将这里的桃花鱼给冲出到水面之上,但是这个时间非常的短,所以咱们落水之后感觉到的那个巨大的吸力漩涡,就是潮水退去的霎那产生的。”

    西凉茉望着一池碧水沉吟道:“没错,我也明白,但是据说鱼汛这些天都会有,那么是不是说到明天早上的时候,这里的水又会上涨?”

    因为她已经注意到这里的湿度非常大,所有的钟乳石都在滴水,岩石壁上也都是水,还有青苔的痕迹,说明这里很有可能会被水涨满。

    这里的水上涨,那就意味着他们有可能会被冲出去,也有可能被活生生地淹死在这里!

    两人看着空旷的地下岩洞,皆沉默了下去。

    是的,谁也不知道再下去会怎么样。

    “你怕么?”百里青忽然看着西凉茉道,他的声音里倒是没有什么太多害怕的情绪,让人听不出他问这个问题的含义。

    西凉茉看着他幽深的目光,忽然轻笑起来:“我当然怕,因为我好容易苟且偷生,尚且还没有活够,尚且还有那么多荣华富贵没有享受,怎么能不怕呢,但是……?”

    她顿了顿,又继续道:“但是因为你的存在,让我觉得有这样的美人陪葬,倒是也不枉此生了。”

    百里青看着她片刻,忽然伸手紧紧地抱住她,轻声道:“为师一定会带你出去。”

    西凉茉静静地伸手抱住他,点点头道:“嗯,我还没给阿九你一个孩子,所以,我们一定会没事的!”

    两人去了身上那些繁复的衣衫,只轻装一路沿着岩洞寻了一个方向探索出去。

    “阿九,你看这一次的事情到底是谁在背后捣鬼?”西凉茉轻巧地越过一块巨大的岩石,一边问。

    百里青则轻嗤了一声:“这大概说不准,想要我死的人太多了,不过……。”

    他顿了顿,冷哼了一声:“能在这里做到这些事情的大概也就是那么一个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