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三十六章

    西凉茉看了看四周,自己被关在一处岩洞里,而且这一处岩洞极高,她远远地从门口的铁栅栏都能看得到底下那一大片开阔空间里往来的绿衣人和一处处建在岩壁上的房间。

    “小婊子,老娘说话你没听见么!”那穿着绿衣的中年女子见西凉茉在那有些出神地坐望栅栏之外,先是没好气地怒叱,随后又冷笑起来:“怎么,你还想跑,你那太监夫君出去了,你以为他还能来救你么!”

    西凉茉瞥了她一眼:“你想说什么?”

    随后她的目光在那石桌子上摆开一溜的各种奇形怪状的细小刑具上顿了顿,她当然知道那些什么。

    看来这个女人是专门负责审讯的!

    那绿衣中年女子看着西凉茉冷笑了起来:“我说你就是一个蠢物,怎么着,你以为你救了那个武艺高强的大太监,他就能来救你是吧,别妄想了,这里地下全部都是不同大小的岩洞,每一次桃花鱼的湖水回流的时候去的都是不同的岩洞,如果不是熟悉我们这里地形的人根本不可能找到这里,所以你最好死了那条心吧!”

    西凉茉看着绿衣中年女子,冷淡闭上眼:“去找你的主子来,本督卫不与任何一个补够格的喽啰说话,对牛弹琴!”

    那女子闻言,不由脸上一恼:“哼,贱人,你别给脸不要脸,就凭你也敢在老娘面前大呼小叫的。”

    说罢她又习惯性地一伸手就往西凉茉脸上甩巴掌。

    西凉茉眼底寒光一闪,随后一挡,可是却不知道为什么,她没有如之前预想的一样将这中年女子甩飞了出去,而是忽然手一软,竟然被对方推了一个踉跄。

    西凉茉脸色一寒,随后似在运气却陡然发现自己腹内丹田气海一片空空如也!

    那绿衣女子轻蔑地嗤笑了起来:“哼,你还以为自己还有内力么,不自量力!”

    随后,她恶狠狠地道:“一会子,若是老娘问你什么,不老老实实地交代,老娘就让你知道什么是疼不欲生!”

    “好了,停云姑姑,你下去吧。”一道男子低沉冷郁的声音在绿衣中年女子身后响起。

    那绿衣中年女子一顿,看向来人,愕然道:“太子爷,您怎么来了!”

    西凉茉淡漠地看向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她身后的司承乾,忽然轻嗤了一声:“太子爷来多久了,有失远迎,难怪我一直都没有发现您来了,原来是你们封了我的内力。”

    司承乾看向停云姑姑,淡淡道:“姑姑,您先回去吧,我有事要单独和她谈一谈。”

    那唤作停云的姑姑眼底闪过郁色,咬牙道:“太子爷,您和这个妖女有什么好谈的,相爷吩咐了我来审她,您放心,我必定让这小贱人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司承乾微微颦起剑眉:“姑姑,本宫说了的话不想再说第二次,如果您不认为我还是太子的话,我亦无话可说!”

    那停云姑姑无法,只得低声恭谨地道:“您这不是折杀奴婢么,奴婢这就下去,您且小心,相爷这妖女诡计多端,不可不防!”

    随后,她恶狠狠地警告性地瞪了一眼西凉茉之后,方才恭谨地退下。

    司承乾随后走到了石桌边坐了下来,看向西凉茉,淡淡地道:“坐。”

    西凉茉也并不迟疑,亦走到石桌边坐了下来,讥诮地道:“怎么,封了我的内力,所以就觉得我拿你们没法子了么。”

    “本宫自然知道你手上奇毒不少,只是,本宫确信的是,如今你身上不会有任何毒物,就算是有毒物,我觉得你还是谨慎使用的好,若是一个不小心毒到了自己,本宫是不会再救你的。”司承乾随后拿起一杯茶品了一口,不急不缓地道。

    西凉茉看着他,挑眉轻嗤:“那么说,这就是你还给当年我在秋山救你之事了?”

    不知道他若是知道当初将他硬生生扯下陡崖的人是她,还会作何感想。

    “没错,此事便是算是一个了断,从今往后,本宫不再欠你什么!”司承乾淡漠地道。

    西凉茉眯起眸子,似笑非笑地道:“好。”

    “还有,你体内的内力不是我们动的手,你中了缠丝蛊之后便昏了过去,此后鹿先生便发现你忽然没了内力!”司承乾忽然道。

    他顿了顿,复又道:“缠丝蛊只能控制人,却不会将人的内力散去。”

    西凉茉淡漠地看了他一眼:“您说这些,是在向我这个阶下囚证明,您没有对我这个阶下囚做任何事情么?”

    司承乾看着她的模样,颦眉道:“不管你怎么想,但是我们没有做的事情,便是没有做。”

    西凉茉不可置否地笑笑:“您不必解释这么多的。”

    说罢,她亦优雅地端起了水杯品了一口杯中茶,环视了周围一圈,又道:“且说太子爷倒是个有本事的,竟然能找到这洞天福地潜伏下来,伺机而动,还有陆相爷,想必当初他没死,是被鹿先生从棺材中救了出去吧,到底是世外高人。”

    西凉茉轻笑:“这地儿风水不错,便权当太子爷招待我赏玩游乐了,我心情很好,便是冲着这点儿,你想要问什么,便问,若是我能回答你,我自然会答你。”

    司承乾只当西凉茉说的这些话不过是怄气讥讽罢了,他亦没有放心中而去,只是忽然抬起头,略显憔悴的眸子深深地看进了西凉茉的眼底:“我想知道,百里青和你到底是什么关系,竟然值得你舍命相救!”

    西凉茉倒是没有想到司承乾忽然有此一问,手上的动作顿了顿,轻勾了下唇角道:“太子爷说的是陆相爷和你们两位师尊后来弄出那么大的动静,仿佛是要不顾这里人的生死,只想活生生地淹死敌人,但实际目的不过是个要抓捕或者击杀千岁爷的陷阱,但却很不小心地被我所破了的事儿么?”

    司承乾定定地望着西凉茉,深沉的眸光极为复杂,俊毅的脸孔微微一绷:“西凉茉,本宫一直都认为你是个聪明人,奈何明珠暗投。”

    西凉茉托着腮,唇角轻勾:“所以,太子爷觉得我应该给您做个小妾,然后要么活不过二十岁,要么孩子被太平大长公主逼迫流掉,然后卑微地在东宫里小心伺候你,却在最后你流亡之后,被发配尼姑庵出家或者再嫁么,这就是您说的明珠不暗投了?”

    司承乾竟然拿一下子被她问的说不上话来,定定地看着西凉茉许久,方才道:“本宫素知道你是个伶牙俐齿,牙尖嘴利的,所以这个问题,你可以答,可以不答。”

    西凉茉看着他,却微微一笑:“我已经回答了,不是么,女子无非索求两样,要么夫君之爱,要么权势富贵,而您没有任何一样能给我,所以我觉得嫁做千岁爷是极为不错的选择,至少会比嫁给一般皇亲贵戚要好许多。”

    “西凉茉,你真是个现实的女人。”司承乾看着面前女子不避不讳,任何事情全都直接放嘴上说,实在忍不住心中的怒气,恨恨地冷道。

    “现实有什么不对么?”西凉茉把玩着手中的杯子,看向司承乾淡淡地道:“我劝太子爷也现实一点,你虽然是前朝太子,但是如今军权、政权、财权,你手中有哪样,只是一个太子爷的名号罢了,如今天下初安,新帝登基也有两年了,所谓大势已去,您何必还要紧紧抓住一些不属于你的东西?”

    司承乾冷哼,眼底有寒光凌厉:“什么叫不属于本宫的,这皇位本来就是属于本宫的。”

    西凉茉并不喜欢与人废话,只淡漠地道:“既然您选择性地遗忘了一些我相信陆相爷跟您说过的东西,那么我觉得没有什么还需要和您再多说的了。”

    司承乾看着她,片刻之后,忽然道:“你喜欢百里青那个魔头?”

    他并不是不解风情的蠢人,自幼的身份注定了对他青眼有加,投怀送抱的女子绝对不会少,他在西凉茉推开百里青的那一刻,看见了她眼睛里对百里青的那种隐秘却炽烈的情意。

    就像……太平看他的眸光。

    西凉茉看了他一眼,微微勾了下唇角:“是。”

    她这般毫不避讳的直白承认,让司承乾只觉得心头莫名一痛,俊逸的面孔上笼了一层黑云:“那个阉人根本不能给你未来,你是被鬼迷了心窍么,你为救那魔头,不惜让自己被抓!”

    “太子爷,我自己的事儿我都不操心,自然是也不需要您的操心。”西凉茉轻哼一声,全然没有将司承乾的话放在心上的样子瞬间激怒了司承乾,他拍案而起,看着西凉茉怒道:“你就没有想过你一样会没命么,舅舅原本就恨你入骨,鹿先生这一次也算是损失惨重,你以为他们会原谅和放过你么!”

    西凉茉懒洋洋地闭上眼:“既然太子殿下不愿意听实话,下一次我就说谎好了,至于我会怎么样,不也取决于太子殿下您么。”

    司承乾看着她这般惫懒轻慢的模样,忍不住冷笑:“西凉茉,你是不是吃定本宫不会那你怎么样!”

    “承乾,不必和这妖女多话,留着她根本就是个祸害!”陆相爷沙哑的嗓音再次响起。

    “舅舅。”司承乾微微一愣,转头看向身后,随后目光落在推着陆相爷进来的绿衣中年女子身上,颦眉道:“停云姑姑你……。”

    她怎么把舅舅带来了!

    “太子爷,姑姑是不想你为妖女所惑!”停云恨恨地瞪着西凉茉。

    司承乾不禁不悦道:“停云姑姑,本宫自有分寸。”

    见司承乾不悦,停云没有说什么,只用了刀子一样的目光狠狠地剜西凉茉,那种恨不得将她身上咬下来一块肉的目光让西凉茉不禁狐疑起来。

    她何时得罪了这么一个面生的妇人?

    “这妖女若是不愿意回答咱们的问题,便没有留着的必要了!”陆相爷阴冷的目光落在西凉茉的身上,他对于这个女子从她还是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开始,就没有过好感,如今若是能借由杀了她,让百里青痛苦难过一阵子,他是非常乐意的。

    司承乾仍旧是颦眉道:“舅舅,但是当初您不是说留着她还有用么!”

    “没错,你不是说留着这个丫头,能钳制住百里青那魔头么!”鹿先生也从那山壁上的‘门’里慢慢走了出来,有些狐疑地看着陆相爷。

    之前发现他们精心布置下的陷阱竟然只抓到了西凉茉,而不是百里青的时候,他们不能说不愤怒的,但是,也是陆相爷说了,抓到了她能钳制百里青,所以他们才没有对西凉茉当时就狠下杀手。

    “没错。”陆相爷的目光落在了西凉茉的身上,随后讥诮地勾起了唇角:“若是本相爷没有看错,消息来源也没有错的话,这个丫头是真的颇得那魔头的青眼,或者说咱们的九千岁只怕是真对这个丫头动了情,哼。”

    司承乾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眼底闪过一丝浓烈的杀气。

    鹿先生则鄙夷地扫了西凉茉一眼:“奸夫淫妇。”

    “不过……。”陆相爷顿了顿,讥诮地勾起了唇角,枯槁的眼底却满是凛冽而畅快的杀意:“不过,也许咱们根本用不着留着这个丫头了,只需要取了她的项上人头,在抓到百里青的时候,看他痛不欲生就已经足够!”

    西凉茉闻言,微微眯起眼,无人注意到的时候,她眼底瞬间转过一丝诡谲阴冷的光芒。

    ——老子是猫猫和旋舞两个二货必定二货到底至死不渝的分界线——

    “千岁爷!”

    小胜子恭谨地递上了绸巾,等着百里青从浴盆里出来。

    雪白修长的手慢条斯理地接过去之后,约莫过了半刻钟,修长优雅却浑身散发着让人不敢直视的阴霾气息的身影才从乾坤阁掌柜的房间里出来。

    “千岁爷,您……您看要不要咱们再加派人手,搜寻这湖水下面?”小胜子轻声道。

    百里青冷淡地道:“不必了,这些人继续搜,其它人都撤回这阁楼里,养精蓄锐。”

    小胜子一愣,有些担忧地道:“但是……夫人那里怎么办?”

    百里青幽深的眸子闪过一丝幽冷之色:“不必理会她,哼!”

    “千岁爷,您……您看要不要咱们再加派人手,搜寻这湖水下面?”小胜子轻声道。

    百里青冷淡地道:“不必了,这些人继续搜,其它人都撤回这阁楼里,养精蓄锐。”

    小胜子一愣,有些担忧地道:“但是……夫人那里怎么办?”

    百里青幽深的眸子闪过一丝幽冷之色:“不必理会她,哼!”

    说罢,他转身拂袖而去。

    小胜子一愣,几乎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什么……什……么!”

    他忽然想起之前众人发现百里青被水冲上了岸边,一身湿漉漉地狼狈醒来,听到他们报告说西凉茉没有找到的时候,他不但没有如想象之中的杀气腾腾地命所有人都要下水搜索,反而一脸面无表情地让他准备热水,要沐浴更衣。

    他是知道千岁爷身上有洁癖,完全不能够忍受身上有丝毫不妥贴、不如意的地方,但是在夫人都失踪的情形之下,再出现这样的情形,实在真的让他们完全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尤其是千岁爷完全一副不着急,喜怒不定,莫测高深的模样,更是让他们……完全……无所适从,所有人不但没有因为千岁爷的平静而赶到松了一口气反而感觉到威胁!

    “发什么呆,一个个都作死么,本座的话,你听到没有!”百里青忽然转过脸来,一脸阴森森地盯着小胜子。

    小胜子瞬间噤若寒蝉,嚅嚅嗫嗫地道:“奴才……奴才……还请爷再……。”

    百里青不耐地颦眉,随后冷冰冰地道:“去准备一下,本座要亲自审讯那个小二!”

    小胜子立刻点点头,他再也不敢多想,也没有敢问百里青和西凉茉到底在失踪的时间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立刻匆匆忙忙地吩咐底下的厂卫们去安排了。

    “千岁爷,人就在里面!”小胜子引领着百里青一路到了关押人犯的房间。

    “嗯。”百里青面无表情地点点头,随后在看管牢房的厂卫引领下进了房间内。

    牢房是用大客房临时改造的,所以分别用铁条子隔开了三个牢笼,最中间的那一个就关着一个被吊着的赤膊男子,那男子身上已经是鞭痕累累。

    百里青冷在牢房前坐下之后,比了个手势,小胜子点点头,随后一个厂卫立刻上前,用鞭子挑起了那人的下巴给百里青看。

    那是一张颇为年轻的脸,一双锐利坚毅的眼睛透露出了他的难以驯服。

    百里青坐了下来,看了他一眼,淡淡地勾了下唇角:“看样子倒是个硬骨头。”

    “呸!”那小二朝着百里青的方向狠狠地吐了口唾沫,硬声地道:“狗阉贼,有本事你就杀了爷爷!”

    “大胆!”

    “放肆!”

    一干锦衣卫的人立刻厉声叱责道。

    “哈哈哈哈——!”那年轻人大声笑了起来,声音苍凉而恣意:“生当为人杰,死亦为鬼雄,老子死在你这狗阉人手里,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