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三十七章

    小胜子看着那年轻人,倒是幸灾乐祸起来:“哼,能让千岁爷出手,也是您的本事,爷已经许久不动手了。”

    叫这个混蛋不老老实实地答话,若是他老实一点倒还能留个全尸,若是他能投诚,说不得只是受罚,但是还能保住一条小命!

    “狗阉党,你以为老子会怕你么!”那年轻人恶狠狠地瞪着百里青。

    百里青眸光里黑暗幽沉的光芒微闪,目光掠过他微微发抖的小腿,薄唇轻勾:“不,你当然不怕本座。”

    他慢条斯理地解了肩头的披风,摸了摸自己手上的金丝手套,走向那人。

    小胜子不敢再留下,立刻出去关上大门。

    门外的司礼监厂卫们面无表情地站着,对着房内忽然传来的一声凄短促得的惨叫声,那惨叫声虽然很快就沉寂了下去,但是那种超越人能发出来的声音还是让门口站着的司礼监众人齐齐地微微脸部一抽。

    小胜子则摇摇头,心中也有点没底。

    不一会,房间里就传来幽微的哼唱声,那声音虽然低,却极为好听,像是一把极好的焦尾名琴在拨动,又如潺潺流水,小胜子细细地听,想起这是一段叫做‘祭雪’的折子戏,讲的是龙女苏三娘为救病重情郎,以龙身血肉喂养情郎,最后只剩下头颅化作东海泉眼的凄美故事,上京有一段时日很多贵夫人和小姐们喜欢听。

    但是伴随着越来越浓郁的血腥味,那幽幽的轻哼声听着唱曲人极为享受的模样,却怎么听怎么让人觉得诡异,有一种奇异的毛骨悚然的味道,让小胜子都不禁打了个寒颤。

    为什么,都听不到那个小二的声音呢?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忽然吱呀一声打开了,守在门前的锦衣卫立刻上前打算迎接百里青,却在一转身的那一刻,下意识地倒退了一步。

    一干锦衣卫众人只觉的眼前几乎一花,他们几乎觉得有一股实质性的暗沉黑腥的气流一丝一缕地从那修长的人影身上飘出来,仿佛如触手一般要将人拖进那门里去。

    “怎么了?”

    直到百里青凉薄淡漠的声音响起,小胜子方才瞪了眼那被吓得退了一步的锦衣卫,赶紧上前道:“千岁爷。”

    其他人都齐齐地恭敬地低下头:“千岁爷。”

    “嗯,那人已经招了,供词在这里,通往水底岩洞的路径和情形都在上面。”百里青只淡淡地一边说话,一边脱下手上的金丝手套随手扔给门边的锦衣卫,随后向楼外走去。

    小胜子接过百里青扔来的供条,不由一呆,千岁爷也太……有效率了。

    这还不到一个时辰,就撬开了他们一天都没撬开的硬骨头的嘴!

    随后,他立刻将东西交给底下人,交代剩下的事情。

    一边捧着百里青手套的锦衣卫看着那精致华美到诡谲的手套有点纳闷,上面几乎是一点儿血都没有,爷用这手套来做什么呢?

    小胜子一边交代事儿一边瞥了他一眼:“这是鬼血蚕丝与纯金制成的手套,可是活的,得用人血养着,你可千万小心着!”

    那锦衣卫看了看那手套,活的?

    不免有点怪异,总觉得捧着的时候那手套会动似的,千岁爷就是千岁爷,都用的是稀罕又古怪的物事。

    随后他应了一声,便打算进门去看看那人死了没有。

    小胜子刚吩咐完其他人要做的事儿,忽然一转身就听见一声倒抽气,随后便是重物坠地的声音。

    小胜子心中暗自一惊,难道那人还活着,而且要跑?

    他立刻抽刀而出领着其他脸色一寒的锦衣卫们打算踢开门就要冲进去,却不想才两步跨到门边,就见方才那捧着手套的锦衣卫跌坐在地,正踉跄着爬起来扶着门,一脸铁青地捂住喉咙,在门边呕吐。

    小胜子一愣,随后抬眼一看,不由的脸色也一变,连着身边数名锦衣卫的脸色都铁青起来。

    小胜子想过那人必定会倒大霉,但是这种情形却是他从来都没有想过的,那人竟然会……

    他甚至都不知道那人还是不是人了。

    那是一具皮囊,甚至没有太多流血的地方,更没有什么司礼监常用的损毁对方皮肉的方法,当然,前提是你忽略了他身边丢着的那一堆白森森的、血糊糊的骨头。

    见过人没有骨头么,这就是了。

    那小二全身大部分的骨头都被以奇特儿精巧的方式抽了出来,这是个需要极为精细工夫的手工的活儿,但同时也是个让人毛骨悚然的活!

    小胜子看着那一具几乎不能称之为人皮囊,却还生动地活着,面目扭曲,仿佛一种诡异的不属于这个世间的生物。

    他闭了闭眼,感觉旁边那不断呕吐的锦衣卫声音越发的清晰,随后他忽然一转身,一把揪住了那锦衣卫,抬手左右开弓就是两巴掌:“没用的东西,滚出去,给咱家去守西城门!”

    那名锦衣卫瞬间倒退了几步,差点踩到那一具‘皮人’,随后面色惨白地赶紧跪了下去。

    随后,他杀气腾腾的目光扫过身后其他一干面色苍白的锦衣卫们,恶狠狠地道:“兔崽子们,谁他娘的想跟他一样去守西城门,就给咱家吐,否则就给咱家把你们到嘴边的东西给吞回去!”

    其他锦衣卫们脸色一变,立刻纷纷低头,齐齐道:“是!”

    心中齐齐寒意森森,对那可怕的男人敬畏更深。

    残酷到一定程度的恶鬼,便成了魔神。

    小胜子随后脸色铁青地瞥了眼那‘皮人’,咬牙道:“把那玩意儿给咱家赶紧地处理了!”

    随后,他大步流星地转身去追百里青去了。

    等着出到了走廊上,小胜子方才觉得心口好受些,陡然看见那种‘东西’,实在是太刺激了。

    爷已经许久不曾亲自动手了,果然,要么不动手,要么爷一动手就是腥风血雨,极尽非人的重手。

    难怪口供就这么快到手了!

    也算那个笨蛋倒霉,爷最喜欢硬骨头,是因为折磨和征服起来特别有成就感吧。

    不过……

    想起之前百里青哼哼的那小曲儿一边将人拆皮卸骨,小胜子就揉了揉胸口,轻喘了一口气,在司礼监也不是没有见过可怕的,但是这种程度,果然还是一下子有点儿接受不住。

    果然——是老了。

    小胜子缓了缓神,正打算去百里青暂住的客房之时,却忽然听见身后传来匆忙的脚步声。

    “胜总管!”

    小胜子一砖头,正见着司礼监同来的一名红袍大太监风尘仆仆地匆忙过来,也不及行礼,随后就附在小胜子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话。

    “什么?”小胜子瞬间颦眉,立刻带着人一同往百里青所居之处,匆忙而去。

    到了百里青居处之后,小胜子恭恭敬敬地敲了下门,才听见里面传来百里青慵懒而阴冷的声音:“进来。”

    “千岁爷!”小胜子进去了才发现百里青又沐浴了一番,已经换了一身新衣正坐在窗边,由身边的美貌小太监伺候着梳头。

    百里青也看见了他领来的人,随后淡淡地道:“小福子,说罢。”

    被唤作小福子的中年太监立刻上来单膝跪下,拱手道:“千岁爷,晋北王作乱,其领三万大军直逼泾川,如今已经将泾川团团围住!”

    百里青闻言,却面不改色,只微微挑了下眉头,顺手拿了把翡翠小琵琶慢条斯理地拨弄起来:“呵,真真儿有趣,倒是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船漏偏遇顶头风,咱们这位晋北王倒是个聪明人物,这么快就知晓本座会别困在泾川啊。”

    小胜子颦眉道:“这事儿有些蹊跷,他们是怎么能一路潜行到此不被发现呢?”

    那小福子低声道:“是因为晋北王的这三万大军原本就在京城西大营受训,所以来势才这么快,而且对方说是此处有水灾,所以前来支援,咱们的人第一时间发现不对之后,立刻便通知了爷这边,但还是迟了。”

    毕竟泾川和京城不过距离短短的一日多的距离。

    百里青一边有一下没一下地拨弄琴弦,一边似笑非笑地大道:“啧,看来有人这是在下棋呢,如今杀招尽出,是要直接将死了。”

    当年这位晋北王之所以投降朝廷,而没有再用勤王大旗攻击京城,不过是因为西凉茉领着手下鬼卫用了狠毒之计,逼迫他不得不投靠朝廷。

    司宁玉这个人和他爹不一样,一向就是个有野心的,但却也是个没甚脑子的,不过是被挑唆两句竟然就这么上赶着来动手了。

    不过也还算做的隐蔽。

    “爷,咱们的人只有在这里的一小部分,而京城防军再敢来也要一日时间,晋北王的人已经将泾川与外界全部隔离。”小福子凝神道。

    也就是说——

    “也就是说,百里青和他的爪牙孤立无援,必死无疑!”陆相爷冷笑着看向西凉茉。

    “这个妖女,留着已经没有太大的用处,倒不如杀了,用她的头颅好好地刺激一下百里青那魔头,毕竟他武艺高深莫测,谁都没把握一定能擒拿下他,。但是若他见了这丫头的头颅,只怕会瞬间心神大乱,便是下手的极好时机!”

    “但是也有可能让他暴怒异常,让你们这些人杀敌一千,自伤八百。”西凉茉懒洋洋地支撑着脸,仿佛在和自己人讨论一般,叹息了一声:“当然,鹿先生这般能耐的是必定要上的,你若是死了,刚好你门下教派也好改投换姓。”

    鹿先生脸色瞬间白了又红,冷冷地睨着西凉茉。

    西凉茉看过去笑嘻嘻地道:“怎么了,您这不是为了天朝正统斩杀奸臣,然后光荣牺牲,名留青史么,相信以后陆相爷必定会您祭上一座好坟,年年带着新娶的娇妻美妾娶探望您的老坟,新的掌门也会供奉您的牌位,享受着相爷和太子殿下给您这一派的的荣光与骄傲,名利双收!”

    西凉茉的这话听着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但是就是让人觉得非常的不对劲。

    陆相爷看向西凉茉,冷声道:“妖女,你说够了没有!”

    西凉茉耸耸肩,顿了顿,看着鹿先生不预的脸色,复又笑道:“对了,这种好事有个俗语,想必您一定听过!”

    陆相爷脸色瞬间阴沉下来:“妖女,你……!”

    但是鹿先生却开口了:“是什么!”

    西凉茉似笑非笑地道:“这俗语就叫做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十年树木,百年树人、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好吧,她把百年大计,教育为先这种古怪的话语给省略掉了。

    此言一处,鹿先生的脸色瞬间不好起来。

    没错,就算他鹿先生在和百里青那大魔头动手之中,不幸牺牲,那么最后享尽了荣华富贵的,还是其它人,与他没有任何关系!

    尤其是从百里青手上的武艺和内力来看,这个可能性还真是非常的大!

    看着鹿先生脸上那种阴晴不定的神色,陆相爷心中恼恨,阴霾地瞪着西凉茉道:“你倒是个奸猾的,三言两语就想挑唆咱们这些人!”

    这个妖女,真是舌尖嘴利,让他恨不能此刻就挖了她的舌头!

    西凉茉看向陆相爷,一脸疑惑:“嗯,我说了什么挑拨的话语么,难不成你陆相爷有起死回生,肉白骨,活死人的能耐么!”

    鹿先生看看陆相爷,目光又落在沉默不语的司承乾身上,随后换了语气道:“太子爷、陆相爷,老朽想了想,这般还没确定是否事成,百里青必死的时候,就这么轻易地毁了手里的棋子,只怕是不稳妥吧?”

    他虽然语气很是客气,但是还是瞬间让空气的气氛变得怪异起来。

    陆相爷大怒,厉声道:“好,就算本相现在不要西凉茉这妖女的命!”

    随后他忽然转脸看着身边的绿衣中年女子,冷声道:“停云,去挖了这妖女的一只眼睛出来,然后再砍断她一只手腕装在盒子里送到上面去交给晋北王,让他在围杀百里青那魔头的时候拿出来,必定能趁机给他重击!”

    “是!”绿衣女子恶狠狠地瞪了西凉茉一眼,便直接从腰上一把扯出匕首,向西凉茉逼近过去。

    这一回,鹿先生却是只迟疑了片刻,但是没有再说什么。

    倒是司承乾微微颦眉,开声道:“舅舅,我们不需要拿一个女子去威胁敌人!”

    司承乾这么说倒不是因为对西凉茉还有牵挂的缘故,而是因为司承乾本身始终有一种属于正统皇位继承人的骄傲,天之骄子的骄傲让他始终觉得这种行为太过卑劣。

    鹿先生却看了一眼司承乾,叹了一声:“太子爷,您还是听你舅舅的话吧。”

    陆相爷冷冷地看向停云:“动手!”

    西凉茉只面无表情地坐着,并没有任何一丝想要反抗的样子。

    拿停云姑姑拿着匕首,逼近而立西凉茉,恨恨地狞笑:“你这个小贱人,靠着自己一张漂亮的脸蛋和一副歹毒心肠便为所欲为,害得我家相爷成了如今的模样,只是挖了你一只眼,断了你一只手,真真儿对得起你了!”

    西凉茉瞥着停云姑姑,忽然讥诮地勾起了唇角:“怎么,这位姑姑,你这般费心费力地为你家相爷伸张正义和复仇,难不成你真的以为你家相爷会因为这个原因而对你另眼相看,让你暖床么,别妄想了,如相爷这般骄傲的人,如果不是琴棋书画皆精通的温柔美人,还有良好的家教出身,他根本看都不会看一眼!”

    那停云姑姑的脸瞬间涨红,随后又变得铁青,西凉茉那种冰冷的极具穿透力的目光,仿佛一下子深深地看进了她心底,甚至让她毫无分辨的气力。

    仿佛所有的心思,隐秘的珍藏的东西都被这么赤裸裸地瞬间摊开在了所有人的面前,让她难以忍受,也无法再忍受。

    “你这个……你这个贱人……!”停云姑姑浑身颤抖,不敢去看身后的陆相爷,又似觉得所有人都在嘲笑地看着她。

    她忽然声嘶力竭,面目扭曲狰狞地大喊一声:“你有什么好得意的,等着你那漂亮的眼珠子被挖出来,你的手被砍断,还不是和我们一样,为所有人所鄙视!”

    说罢,她忽然猛地扑过去,一把抓向西凉茉,另外一只手拿着匕首就没头没脸地往西凉茉的脸上划去。

    如此近的距离,西凉茉就算朵都没地方躲,司承乾一惊,也不知道为何,他下意识地伸手就拿着茶杯向几近风魔懂的停云姑姑砸去:“姑姑,住手!”

    停云姑姑被他扔出的茶杯给砸了一下,踉跄了一下,受伤的匕首没有直接划中西凉茉。

    司承乾正要上前拉住停云姑姑的时候,却忽然被人从身后重重一戳麻穴。

    司承乾一顿,随后不可置信地看向身后的鹿先生:“先生,你……。”

    “太子爷还是不要随便阻挠计划的进行,既然这女子心中从来都没有你,你又何必再为她多担忧呢,平添笑话,情字害人罢了。”鹿先生看着司承乾轻叹了一声。

    司承乾还想说什么,却被他再点了哑穴,只能光瞪着眼。

    “继续!”陆相爷冰冷干涩的声音在停云的身后响起。

    仿佛瞬间又兴奋起来的停云立刻抓起了匕首狠狠地朝西凉茉的脸剜去。

    但是在她靠近西凉茉的瞬间,忽然看见了西凉茉眼底那种冰冷的、诡谲的、讥诮的笑意。

    一种不详的预感瞬间蔓延上她的心头。

    但是她已经来不及反应,只觉得忽然胸口一冷。

    她霎那间僵住,随后她低头低头不可置信地看着那只平伸出的搁在自己胸口上的白皙玉掌。

    女子的手指修长白皙,带着一种极为冰冷的气息,瞬间一股自寒气就从她掌心透出,直接穿透了自己的肺腑。

    剧烈的、冰冷的疼痛来得太快,一下子让停云姑姑竟然没来得及喊出口,喉咙里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哼,恼羞成怒的女人看起来最丑了,而且一点都不能让男人喜欢。”西凉茉收回收掌,看着停云姑姑,轻嘲地道。

    事情发生的太快,那鹿先生和陆相爷都没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就看见西凉茉从容地起了身子,在他们和司承乾不可置信的目光下,转身几步走到了安着铁栅栏的洞口,然后停下,转身看向他们,似笑非笑地道:“我一点也不喜欢被人挖眼睛,更不喜欢被人砍手呢。”

    “你……你不是没了内力了么!”鹿先生惊愕地看着西凉茉,他们当时还怀疑是那蛊的缘故,所以才没有如一开始计划那样直接断了她的琵琶骨,废掉她一身武艺。

    西凉茉慢条斯理地摸了摸自己的鬓发:“是啊,我那时候是没了内力,然后现在又有了,这大概是所谓的好人活不长,祸害嘛,总要遗千年的。”

    鹿先生冷笑一声:“是吗,那本尊就让你从此以后彻彻底底地没了内力好了!”

    他可不在乎她有没有内力,他只要想,随时可以让她从此没了内力,甚至站都站不起来,西凉茉这点子武功虽然不弱,但是比起他来,还是差了一截的!

    随后他眼底寒光一闪,五指成爪,恶狠狠地抓向西凉茉的肩头琵琶骨。

    但是陆相爷却总觉得有什么不太对劲的地方,他阴沉沉地盯着这西凉茉,直到鹿先生的手快抓到西凉茉的肩头的时候,他忽然明白了什么,瞬间神色一寒,厉声道:“鹿先生,小心!”

    电光火石之间,鹿先生的手一顿,忽然感觉到无数利器破空而来,那种铁器尖锐的划破空气的呼啸声,携带着浓烈的杀气,直穿过铁栅栏,刺向他的面门。

    他这才发现西凉茉早已经直接往足尖一拔,离开了门,他已经来不及再去抓西凉茉,甚至来不及将空中的这些利箭断开,身子只能硬生生地在半空中扭了一个圈,向后疾弹,避开那些利器。

    随后,西凉茉又落在了栅栏之前,看着他轻笑了起来:“鹿先生,何必躲呢,您不是要断了我的琵琶骨么?”

    说话间,忽然墙壁上和栅栏上传来叮叮当当地的铁骑碰撞岩壁和栅栏的声音,一只飞龙爪直接抓住了岩壁,随后一道幽蓝的身影如鬼魅山魈一般掠了上来,在西凉茉身后忽然扬起了手中的泛着蓝光、造型奇特的长刀,隔着栅栏向西凉茉后脑狠狠地劈下。

    西凉茉仿佛完全没有听到身后的风声一般,只依旧凉薄地微笑着看向他们。

    然而这刀子并没有劈砍中西凉茉,而是随着几道刀光落下,铁栅栏瞬间破成了无数碎片叮叮当当当地落了一地!

    “你——!”鹿先生不可置信地看过去,竟然发现那岩壁上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爬满而来那些蓝衣人影,一个个如鬼魅一般悄无声,又似蚂蚁似地一个接一个爬了上来,速度动作之快,竟然不似人一般。

    陆相爷脸色已经一片阴沉,他铁青着脸,从牙缝里挤出来一个词:“飞羽鬼卫!”

    西凉茉微笑:“先生果然还记得,真真儿是别来无恙啊,也算是老熟人了,打个招呼吧,白起!”

    第一个拿着一把造型奇特的大刀劈碎了铁栅栏,荡进来的蓝衣人扯下了自己的娃娃脸,手执弯刀,笑嘻嘻地对着房内的人道:“哎呀,全都是卑职不敢招惹的大人物呢,卑职真是荣幸啊,请允许卑职自我介绍下,卑职白起,乃鬼卫六字诀统领之一,见过各位‘大人物’!”

    随后,他摸摸下巴:“唔,不想还能再见熟人,想必是因为几位从地狱里爬出来,阎王爷实在是等得不悦,所以令我们鬼卫前来请几位回地狱去了!”

    鹿先生闻言,顿时大怒:“黄口小儿,也敢在此放肆,竟然敢派人潜入洞天福地!”

    随后他抽出拂尘就冲着西凉茉和白起挥下,他的拂尘似有千斤之力,刚刚扬起就有巨大的罡气如泰山压顶一般朝西凉茉和白起的脑门上压下去。

    他的内力与百里青相差不远,所以白起自然是不敢再托大,立刻一挥手中弯刀迎战。

    而与此同时,其他的蓝衣鬼卫们也一个接一个地爬了上来,操刀子就冲向那鹿先生。

    鹿先生武艺虽然高强,但是这室内地方狭窄,他走的又是飘逸出尘、大开大合的路子,在这里一时间竟然被擅长于各种刁钻角度攻击,刺杀、在阴暗墓穴地道里打滚的鬼卫们团团困住,打了个平手。

    陆相爷冷冷地隔着人看向西凉茉:“这是你们的计!”

    西凉茉看向陆相爷,目光又掠过刚刚被陆相爷趁乱解了穴的司承乾,漫不经心地一笑:“是啊,这是计,又如何呢?”

    “你早知道我们要在泾川围捕你们!”陆相又再喑哑着声音道。

    西凉茉倒是有问必答,淡淡地道:“是,我们知道。”

    “是谁泄露了我们的行踪,还是一开始你们就已经知道我们躲在这里!”陆相眼底闪过一丝阴狠,再次问。

    西凉茉笑了笑:“不得不说陆相爷本事,我们还真没有那么厉害,知道你们躲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