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三十八章 终结之处

第三十八章 终结之处

    “是我。”那声音冷沉之中带着一丝冰冷异国口音。

    陆相爷看着出现在西凉茉身后的人,他的目光瞬间阴沉之中闪过腥红的杀意:“是你,果然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相信你这头恶狼,倒是本相爷最大的败笔!”

    来人一头栗色长发,金色的眸子带着一种金属一般的质感,冰冷而毫无表情,高大的身躯散发出一种沙漠中的野兽一般才有得气息。

    “隼刹,背信弃义之徒,你违背了你在你们死大神面前发下的毒誓,就不怕有报应么!”司承乾愤怒地对着隼刹怒吼!

    隼刹淡漠地看了他一眼,阴郁地一笑,随后忽然牵起西凉茉的手,微微躬身道:“我这是为了死大神之女在效劳,所以,我是在为神祗服务不是么,如果不听从食尸者女王的旨意,也许才会有报应吧。”

    “你……!”司承乾气得几乎说不出话来,眼里全是怒火和恨意。

    西凉茉不动声色地从隼刹手上收回手,随后看着司承乾似笑非笑地道:“人情似纸张张薄,世事如棋局局新。太子爷,您何必恼羞成怒呢,所谓大势已去,天下归心,还是您在指望着司宁玉在外头还能救你?”

    岩洞之下已经喊杀之声一片。

    司承乾看着西凉茉,咬牙不再说话,只是眼睛里全然的不甘让他怎么都不肯就此屈服。

    陆相爷冷冰冰地看着西凉茉:“哼,能让堂堂九千岁带着你这妖女一同冒着被淹死的危险潜进来,亲自做诱饵,到底不是那么简单的,当初本相就该在见到你的第一刻动手了结了你这妖女!”

    而此时,一道身穿锦衣卫飞鱼服的人影忽然从那洞口处掠了进来,交给西凉茉一个盒子,同时在西凉茉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

    西凉茉一顿,随后点点头,淡淡地道:“既然是千岁爷有礼要送给陆相爷,自然是要陆相爷亲自打开来才是礼数。”

    那锦衣卫微微点头,随后将手里的箱子搁在了地上,然后在陆相等人狐疑的目光中打开。

    盒子一送进来,陆相就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而这预感在那名锦衣卫打开了盒子之后全然化作了现实。

    他脸颊的肌肉微微抽搐,狠狠而近乎绝望 地盯着那盒子。

    那盒子里是一颗人头,人头面目生动,甚至没有一丝血迹,可见处理者非常仔细,让所有人都能清楚地看见那人头仍旧保留着生前最后一刻的表情——惊恐、不敢置信和绝望!

    这种绝望仿佛瘟疫一般传染了所有司承乾和陆相一派的人。

    “这是……。”

    这是——晋北王,司宁玉的人头!

    这颗人头所代表的意义,已经不言而喻。

    西凉茉扫了一眼陆相:“陆相既然看过了礼物,我和千岁爷就当作您已经验收,礼物也送了,该问的,你也问了,咱们有些事儿也是该了结了,留着那么久,对你我都是个烦心事!”

    随后她淡淡地道:“动手!”

    随后,她在直接握了白起抛给她的双剑,直接足尖一点,好不留情敌劈向司承乾,直取他项上人头!

    这也是他们第一次正式交手。

    司承乾说不出心中的复杂滋味,他足尖一点,踢在了陆相爷的轮椅之上,让他远离一些交手之地,同时厉声对跟上来绿衣人道:“保护好相爷,立刻先撤!”

    “叮!”司承乾说完之后,立刻举刀迎上西凉茉的双剑,双方刀剑相触的霎那,他方才能感觉到西凉茉手上的功夫果然不弱,甚至可以说在经历了这些年的磨砺之后,内力虽然和他在鹿先生调教之下差不多,但更为丰富的实战经验让她手上修为隐约有比他强捍的趋势!

    “叮!叮!叮!”

    转眼之间,金戈交织之声响成一片,西凉茉和司承乾瞬间兵器相交过了数招!

    西凉茉手中招式杀伐之气极重,没有一丝一毫手下留情,招式进退之前全是要取司承乾命门要害的动作。

    越是过手,司承乾心中那种沉闷的怒意越重,他终于明白这个女子心中果然从来没有过他,所有人都明里暗里点过的事情,他却不肯去直面,哪怕那日她领着三十万大军兵临城下,却是为了逼迫他让位,他还在心中告诉自己,也许她只是在其位谋其政。

    直到如今,那种深埋心中的绮念却还是让她眼中最冰冷的目光给彻底打醒——她从来就不曾将他看入眼底过。

    不知是这种被刺醒的愤怒,还是谋划长久的反戈一击的失败,让司承乾觉得心中仿佛有火炉在沸腾与燃烧,那种难以忍耐的愤恨与痛楚;那种过往的荣光与骄傲,如今的一而再再而三的惨败;那种曾经高坐明堂,百官参拜的骄傲与背迫潜伏于地下如老鼠一般不能见人的日子,一幕幕地在他心中如迅雷闪电般地掠过。

    是怨、是恨、是爱、是嗔,全部都化作了浓郁的腥沉黑暗浸染了他的心。

    面前女子雪白的无情的面容,亦刺痛了他的眼。

    若是得不到,得不到他应当得到的一切,那就毁了吧,所有的人都不该得到!

    至高无上的荣华、明丽冰冷的美人,还有一切的一切……!

    司承乾眼中狠光一闪,手中长剑隔开西凉茉手中短双剑之后,在空中虚晃一招,左手手臂犹如灵蛇一般缠上西凉茉的手腕,西凉茉自然不可能任由对方制服自己。

    她目光一冷,伸手一个侧腕后拿,就要翻手去反擒司承乾,却不想如此近的距离之中,司承乾忽然右手一松,长刀瞬间落地,他则就势直接朝西凉茉眼前蓦地撒了一把灰色的粉末。

    西凉茉一惊,因为司承乾为人一向崇尚光明磊落,她没有想到他会用上这等小人手段,疾退已经来不及了,正要蹲身退开,却不想司承乾忽然整个人朝她猛然压下去,也不顾得他背后空门大开,硬生生将西凉茉压上石壁之后,左手忽然滑出一把尖细的峨嵋刺冲着西凉茉的太阳穴便刺!

    如此短的距离,而且全然是疯狂的打法,让西凉茉始料未及,看着司承乾近乎发青的眼睛,电光火石之间,她反应也极快。一咬牙,直接五指握拳,拳心贴着额边,拳背对外朝着那剑尖迎了上去。

    弃车保帅!

    掌握拳,拳骨外击之侧是人身体最坚硬的一处地方,一般足以抵挡利器瞬间的穿透,虽然会受伤,但是能在短时间内阻止对方的攻击,为自己争取逃生与反击的时间,就足够了。

    但是意料之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一只手掌瞬间在司承乾的峨嵋刺要刺进她的手骨之前狠狠地握住了那峨眉刺。

    “云生!”西凉茉一愣,看向来人。

    周云生也已经是一身鬼卫行军利落靛蓝短打,他静静看了一眼西凉茉,仿佛全然不觉的自己手上被刺破的伤口在流血一般,也不曾在与司承乾的力道较量,只是淡淡道:“陆相要逃了,这里交给我解决,你先去把陆相爷抓回来,这里的人一个都不能走。”

    西凉茉闻言,看了他紧紧握住司承乾的尖锐峨嵋刺的手,心中微微一悸,随后目光幽幽一沉,点点头,转身就立刻朝陆相逃离的方向掠去。

    司承乾瞬间受阻,又被周云生钳制,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西凉茉离开,他眼底瞬间迸发出恨意,恶狠狠地瞪着周云:“哼,怎么,你拦着我,就觉得自己能得到她了,这个女人心里根本就只有荣华富贵,为了这一切,她什么都可以出卖!”

    周云生看着他,只淡淡地道:“至少,她出卖的是她自己,而不是你,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叱责她,得不到,所以就要毁了她,你不觉得你比你所鄙夷的九千岁更面目狰狞么!”

    一句话堵得司承乾的心瞬间愈发的郁恨起来。

    周云生冷冷地睨着他,心中原本就憎恶司承乾方才对西凉茉痛下杀手,火上浇油地又道了一句:“何况,你真的觉得她是为了荣华富贵才跟了九千岁么,当初你亦不差,他为何不跟了你,别说的自己多么的高尚,熙熙攘攘不过为利而来,太子爷,你敢说你看中茉儿,而不曾有一点看中她身后的我们还有国公爷手下的雄兵悍将?”

    司承乾瞬间眉目之间暴戾之色更深,手上陡然一用力,一掌挣开周云生的钳制,捡起落地长剑,随后指着周云生厉声道:“本宫之事,何曾轮到你这卑贱之人来质疑!”

    “既然太子爷不喜欢费口舌,那咱们就用刀剑说话好了。”周云生亦手腕一转,抽出弯刀,冷漠地道,随后直接弯刀一划,直取对方胸口。

    而在两人兵器相接的瞬间,周云生眼底闪过一丝冷诡的光,他身上悄然飘散开幽幽的香气。

    且说这一头西凉茉领着人站在一处极高的云石台上,俯瞰着地下谷中交战的敌我双方,靛蓝和青绿的身影不断交织在一起,喊杀之声、惨叫之声、兵戈相交的铁器之声交织成近乎惨烈的魔曲。

    西凉茉眯起眼用手里的铜质单筒瞭望镜缓缓巡视着脚下战场,忽然道:“白起,你真的确定这里没有其他的出路了么?”

    地下岩洞一向错综复杂,天然迷宫与人为机关交错,若是不熟悉,必定非常容易逃离!

    白起在方才西凉茉追出去的时候,便领人跟在了她身边,此刻沉吟了一下道:“嗯,属下虽然不能确定这里已经没有其他出路,但是上下岩层都已经被我们用雷火弹炸垮了几个点,几条主要通往外界的路都已经被我们守住,所以就算他们能有其他通路逃离都会非常不容易,而且此处地质并不那么坚固,所以一旦被炸垮,整个地道坍塌将会非常的厉害。”

    地下的通道虽然可以四通八达,但是安全地通往地面上的地道毕竟是有限的,谁也不知道地下溶洞会遇到什么样的危险。

    西凉茉倒是知道的,尤其是这样的在北方本来就罕见的喀斯特地貌,岩层地形复杂而不牢固。

    “也就是说如果他们走的不是那几条已经被咱们掌握的地道,走别的就很容易遇到危险是不是,尤其是还在带着那样一个瘸子,仓促撤退的情形下?”西凉茉眯起眸子。

    陆相爷分明是已经站不起来,下半身瘫痪,带着这样的一个主子,又没有足够的准备存粮,再加上这地涌,可以说要选择没有准备小路出去的话,几乎是九死一生了。

    白起点点头,笑道:“是,所以,咱们就看陆相爷是打算走很危险的,还是老老实实地滚回来和咱们生死一搏。”

    西凉茉不可置否地挑了下眉:“且看看罢了。”

    现在,比的就是耐心。

    尤其是司承乾还被困在这里的时候,陆相就算跑也会多想想。

    果不其然没,并没有过太久,西凉茉忽然就觉得有些正在打斗的人群不对劲了。

    不过不对劲的不是绿衣人,却是那些穿着靛蓝衣衫的——鬼卫?

    西凉茉眯起眸子,随后将铜质单筒瞭望镜搁在自己的眼睛上,好一会,忽然道:“白起,你看一下右边那块泛着紫色的钟乳石下面的那些人,有没有什么不对?”

    白起立刻也拿起自己的单筒瞭望镜看过去,果然发现西凉茉所注意到的地方有些不对,那里的‘鬼卫’们没有和绿衣人搏斗,而是正在不动声色地往另外一个出口看似边打边退。

    其中两个人还架着似乎是自己受伤的同伴一般匆忙而踉跄地行走。

    虽然现在情势一边倒,鬼卫的人马逐渐将绿衣人全部都‘蚕食殆尽’,但是绿衣人还不至于到仓促地撤退离开的时候,鬼卫的人就算是受伤也是被扶到一边坐着,哪里就有直接这么扶着离开的道理?

    “啧,不想咱们陆相爷也有套上鬼卫衣衫的一天。”白起一边看,一边笑嘻嘻地道。

    西凉茉经嘹望镜交给身边的一名鬼卫,随后吩咐:“去拿我们新制的飞羽弩来!”

    白起立刻将一把造型奇特优美的黑色弓弩递给西凉茉,西凉茉摸了下手中的飞羽弩,和上面的十字瞄圈,慢条斯理地道:“不知道兰瑟斯将军新打制的小型远程强弩效果如果,咱们可以实战试试手了。”

    这十字瞄准圈还是她给的兰瑟斯将军的建议,不晓得他们竟然觉得这个主意很好,还做了出来。

    随后,她拉弩搭箭,在弩上搭上自己手里的一只长矢,如同在瞄准林中仓皇奔跑的猎物的猎人一般,随后眯起一只眸子,将那人的身影套进了十字环内。

    “锃!”一声锐响,那长矢就瞬间激射而出!

    然而对方原本也不是普通人,重重危机中一路如惊弓之鸟般生存下来,似乎也感觉到了不同寻常的危险。

    那被架着的蓝衣人想要蹲下来,但是奈何自己行动不便,还要人架着,等他来得及吩咐了下面人蹲下避开长弓矢的时候,那致命杀机已经带着死神降临!

    但是就在陆相以为自己必死的时候,忽然一道绿色的身影扑了过来,一把紧紧地抱住了他,将陆相爷扑到在地,也顺利为他挡去了一次刺杀!

    “相爷!”停云原本就已经身受重伤,好容易爬下来,就是不肯放弃追随陆相爷,如今倒也算是追随了他的脚步,能为他挡去危险,也是停云第一次能够拥抱自己仰慕已久的男人。

    所以,她很快就在瞬间的极度痛楚中,满足地看见陆相脸上露出的惊愕的神情之后,断了气。

    但是,她并没有看见的是这个男人并没有因为她的舍生赴死就能逃脱这注定的命运。

    绝壁岩上,西凉茉轻轻地‘啧’了一声,随后毫不犹豫地从白起的手里抽出了另外一根长矢,再次搁在了弩上,动作极为利落。

    第二长矢在停云刚刚断气的瞬间再此射道,并且径自将停云和被停云略显肥硕的身躯压在身下的陆相爷直接射了个对穿。

    “唔——!”陆相不敢置信地瞬间吐出鲜血来,随后伸手想要去推开停云,但是——

    “锃!锃!锃!”连续三声锐响,三道箭矢激射而来,径自将停云牢牢地钉在了他的身上。

    陆相目光越来越混沌,他的目光最后落在了那远处的高高岩台之上,有素衣女子临风而立,居高临下,英姿飒爽,身后竟仿佛身穿蓝衣的无数尖兵,看那模样,竟仿佛依稀是许多年前那人的模样。

    只能让人仰望的清艳的皇家蔷薇、坐拥蓝家的百万尖兵的天之骄女啊……

    他曾经连触碰都没有资格去触碰的女子。

    也是后来终被他和侍奉的帝王一手断送的女子。

    陆相眯了眯眼,颤抖着伸出手……

    唇形微微翕动——蓝翎、 翎儿……

    谁说他没有私欲呢,他鼓动了帝王对她绝不放弃的掠夺,他捏住西凉无言的弱处。

    他看着他们三人一生纠缠,至死方休。

    他得不到,亦绝不让任何人得到。

    求不得,到底是他一生的罪愆,不可原谅,不可饶恕。

    所以,她的女儿来还了他万箭穿心!

    陆相慢慢地闭上眼。

    ……

    箭矢不断地射来,连着一边原本想要拉他的下属也各自随着陆相一起被无数利矢射成了个筛子。

    直到西凉茉远远地看见那边已经完全被箭矢覆盖,成了一个个的刺猬包,她方才摆摆手,让身后众人停下。

    “呵,一生高贵,一生傲气,如今却和一个他始终不曾看上眼的女子死在一起,不知陆相是什么感想。”白起讥诮地摇摇头道。

    西凉茉淡淡地瞥了白起一眼:“一会出去收尸的时候让停云和他葬在一起。”

    她倒是挺欣赏停云的执着,那执着让她想起了某人。

    白起点点头:“是!”

    “走,咱们去看看太子爷那边怎么样了?”西凉茉收了手中弓,转身领着白起众人一路往另外一处打斗得最热闹的地方而去。

    西凉茉走到地方的时候,只见司承乾身边之人已经所剩无几,被云生领了其他人逼困到了一处西凉茉和百里青进入洞天福地之前经过的那处炽热的地湖边上的悬崖之上。

    湖水不断地冒着炽热的泡泡,吞吐着浓烈的烟雾,让人刚刚往这里一站,鼻尖上就冒出一颗颗的汗珠。

    西凉茉到的时候,众人都齐齐分开了一条路让她进去。

    西凉茉睨着他身上浑身的血迹,不咸不淡地开口道:“司承乾,你也差不多够了,身为一国太子,这般固执,足以让人敬服于你,只是,你总不打算做个孟获,七擒七纵说起来可是个丢人的事儿。”

    何况她和阿九都不是很有耐心的人。

    司承乾一身狼狈,连头发都散了下来,眼中狰狞炽烈仿佛山林之中燃起的熊熊大火即将覆灭之前的那种灼人的灰烬四散。

    “呵呵呵……西凉茉,没错,本宫承认本宫输了,本宫输在不如你们无耻,不如你们卑劣,不如你们的狠毒。”司承乾平息了一下自己因为打斗激烈而难受急促的呼吸,随后目光凌厉地看着西凉茉。

    “但是,本宫是绝对不会投降,本宫一日是这天朝的太子,从今往后一生都是!”

    随后,他忽然抽刀对着身边仅剩下的两名护卫,一人一刀,由于他的速度极快,动作突然,他身边的两名侍卫甚至来来不及反应,就直接血溅三尺,不敢置信地看着司承乾,随后齐齐掉落下了悬崖滚烫的湖水里。

    司承乾深深地,复杂而苍茫地看了西凉茉一眼,随后凄厉一笑,转身纵身一跃。

    他宁愿做个水中沸葫芦,亦绝不愿在她和敌人面前缴械投降。

    这是他属于一国太子的骄傲,也是他永远都无法去面对的绝望。

    滚滚的烟雾翻腾上来,让他睁不开眼。

    那样炽烈的、干净的湖水,忽然让他像是看见了那个同样炽烈的女子的眼睛。

    他的太平,他的小姑姑……

    最终,张开双臂迎接他的还是她么?

    相忘谁先望,

    倾国是故国。

    泠泠不肯弹,

    蹁跹影惊鸿。

    ……

    ——老子是ooxxde分界线——

    清阳四月

    恍如隔世。

    西凉茉走出地下岩洞的时候,微微眯起被阳光刺痛的眼。

    四月的阳光,竟也有这般刺眼了么?

    西凉茉顿了顿,忽然转身对着白起和周云生微微一笑:“好了,让大家把这个地儿收拾一下,以后这个岩洞用来训练新人倒是很不错的选择。”

    白起点点头,有点兴奋地道:“那是,这地儿完全没有什么地方好用来训练人呢,之前那些京城里的老地道都被锦衣卫的人封死了,这附近都是皇族的墓地,又不好明目张胆地去捞明器,总是不好!”

    周云生轻敲了下他的头,笑道:“你这人,也不想想这是什么地儿,如今离开京城不远就有这么好的地儿让你这皮猴子慢慢玩,且开心了不是!”

    白起笑嘻嘻地点点头,就跑去处理善后事宜了。

    周云生则看向西凉茉,浅蓝色的眸子如天空一般温柔浅淡:“是了,你出来以后也去乾坤阁沐浴一番,想来千岁爷在楼里等着你呢。”

    西凉茉点点头,看着他,有些迟疑。

    周云生一眼便看穿她在想什么,便微笑道:“你且放心,鹿先生虽然逃了,但是众人合围袭于他,如今他身受重伤,又没了要侍奉的主子,什么荣华富贵自然都不用想的了,又仓皇如丧家之犬,塞缪尔那边很快就会给咱们消息,你不必担心,至于另外那人的事,属下会做好善后的。”

    西凉茉看着他,微笑道:“好,你且辛苦些了。”

    “郡主!”几道女子的声音响起。

    西凉茉转头一看,不是白珍、白蕊、魅晶三个又是谁呢?

    她笑道:“你们也来了,这边的事儿都完了,咱们回罢。”

    说罢便与白珍几个一边说话,一边往回走,只魅晶的脚步似不经意地慢了点,她看了周云生一眼,忽然道:“周大人,你为何没有像其他对郡主有意的人一样,想要得到郡主呢?”

    周云生碧蓝的眸子看了看魅晶,随后目光飘向不远处那一潭碧水,淡淡地道:“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我知道她如今过着她想要的生活,陪伴着她想要陪伴着的人,所以我看着便也已经觉得这已经是我想要的生活,并且用我自己的方式陪伴着她,这是我的道。”

    魅晶沉默了一会,点点头,随后转身追随西凉茉而去。

    周云生看着她们消失在不远处乾坤阁里的身影,目光落在一池碧水上,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

    西凉茉刚走进乾坤阁的回廊里却忽然见有人在她身后唤了一声:“千岁王妃。”

    西凉茉顿住了脚步,转脸看向来人。

    “隼刹可汗,有什么事么?”她淡漠地道。

    隼刹淡金色的瞳子盯着她,忽然道:“我已经表现出了我的诚意,所以我想知道您准备什么时候和千岁爷实践你给我的承诺。”

    西凉茉转过脸看向他,挑眉道:“隼刹,你是将功折罪了没错,却不代表我们会无条件地全然答应你所有的要求。”

    当初隼刹在被他们抓了以后,百里青本是打算处死他,然后再扶植一个实力不太强悍的赫赫贵族,好让他们继续和被赶到漠北的王庭继续狗咬狗。

    隼刹便供出了陆相曾经和他的合作的事情,并且交出了陆相给他的书信,从中方才知道陆相爷潜藏之地和一些打算利用西凉茉和百里青回京经过泾川的时候,用埋伏的好水性的水手凿穿他们的大船,逼迫他们在泾川靠岸。

    他们上了泾川之后,按照百里青的个性,必定会去唯一一家奢华的地方呆着观赏鱼汛。

    乘此机会,他们就能将百里青这群人困在这里,如果能将百里青和西凉茉淹死最好,如果他们不能被淹死,而是如大部分不小心失足落水,落进旋涡眼的人一样被吸附到地下,留在浅滩之上,他们亦能掌控百里青和西凉茉的生死。

    如果侥幸走脱了西凉茉或者百里青,甚至两者都走脱了,他们还准备了大批人马,在晋北王司宁玉以救灾为名将西凉茉和百里青所在的泾川团团围住,见机围杀。

    他们许给了隼刹若是事成之后,不但将律方城送给隼刹,并且昭告天下隼刹的可汗之名,同时给赫赫上税币十年。

    条件之优厚不知道胜了百里青给出的条件多少。

    虽然这个计划里面还有不少漏洞,但是已经算是谋划得极为详细的了。

    却不想因为隼刹被捕,而被隼刹给出卖了。

    西凉茉和百里青便商量索性将计就计,他们到了泾川,只做出感兴趣过来品尝鱼的模样,打算将陆相爷和司承乾这一次全部抓回来,一了百了。

    于是西凉茉立刻派小白带着信去通知鬼卫的人,鬼卫的人也在西大营训练,他们脚程极快,是一般人都赶不上的,很快就抢到了晋北王大军之前赶到了泾川,潜伏在周围。

    “何况,你连地下路径图也就是标明了那么一条路通往下面,还是个死胡同,若不是鬼卫的人擅长理卫地图,鬼卫的人又怎么能那么顺利地闯过重重关卡,直逼陆相和鹿先生面前,难不成还要如我和千岁爷一般给水流吸附下去?”

    西凉茉盯着他凉薄又讥诮地道。

    这一回虽然什么都是计划之中的计中计,惟独她和阿九也没有想到会忽然在看鱼的时候落水,还没吸附进了岩洞!

    那水流湍急,若是一个不小心,陪了命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这让我觉得非常奇怪,您身为这一项谋逆计划的参与者,竟然连他们计划中的这一部分都不知道么?”西凉茉说着便危险地眯起眸子看着隼刹。

    “还是隼刹可汗野心勃勃,并不死心,只是想着如果能顺便除掉我和千岁爷,也是件极好的事儿。”

    隼刹闻言,浅金色的眼底闪过晦暗不明的幽光,随后看着西凉茉淡淡一笑:“隼刹是赫赫人,赫赫人和中原人不一样,你们喜欢搞的那些阴谋诡计,我们赫赫人是不屑为之的,还请食尸者的女王不要忘记您给我许下的承诺。”

    西凉茉睨着他,轻哼:“既然如此,那是最好,至于其他,等我与千岁爷商量之后再议。”

    ------题外话------

    ==哇咧,8千党,明日继续努力!给我点月票做个奖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