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四十三章 非喜之事

第四十三章 非喜之事

    虽然承诺了西凉茉第二日会留在这里,但是当西凉茉第二日起身之后瞅见司礼监侍笔监的人拖着马车上那堆高高的奏折经过自己面前的时候,西凉茉瞥了眼身边百里美人淡然的面色,心中无奈地轻叹了一声。

    算了,美人薄命,他就是个劳碌命!

    西凉茉坐在镜子面前让白珍梳头的时候,忍不住又叹了一声。

    白珍瞅瞅西凉茉一副郁闷的样子,忍不住轻声道:“郡主,今儿南山脚下的镇子是一年一度的秋市,千岁爷不是说了要陪您一起去的么,您为何推辞呢?”

    西凉茉懒洋洋地单手撑着脸,轻哼:“如果可以,我倒是不想推辞,但是比起他白日里陪着我逛集市,夜里再回来熬夜看奏折,那我宁愿自己下去走走,然后回来的时候,能看见他人陪着我一起用餐,一起入睡!”

    唔,怀孕了特别想要人陪着,尤其是她从来没生过孩子,看着自己身体一天天儿地走形,然后感觉肚子里的小东西会动了,说自己一点不安和忐忑都没有是不可能的,总希望他能在自己身边时时刻刻地陪着。

    白珍笑嘻嘻地一边帮西凉茉简单地在脑后绾了一个简单的发髻,一边道:“郡主这是心疼爷呢,一会子咱们早点回来就是了。”

    老医正前些日子过来说郡主气血不是太顺畅,如今五个月的肚子已经有些大了,所以多出去走走散散心,前几天听说山下有秋市,郡主便动了心思微服出巡,不想还是没能和爷一块去。

    等着西凉茉简单收拾了一身素衣出来,百里青亲自取了一顶精致的兜帽给她戴上,淡淡地道:“且小心些,不要露了脸,也不要着凉了。”

    西凉茉仰脸微微一笑,看着面前美人低垂着脸,浅浅的清晨阳光透过树叶为他的轮廓镀上一层淡淡的金光,细腻的让人着迷的光影,让西凉茉忽然想起另外一个时空的诗词——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她忍不住眯起眸子,一抬首,就轻轻地在他脸颊上轻啄了一下。

    周围的人们都暗自一笑,识趣地别开脸来。

    百里青为她系帽子的动作一顿,随后才神色如常地系完了带自,淡淡地道:“好了。”

    西凉茉笑眯眯地道:“好,我一会儿就回来,带好吃的东西给你。”

    随后方才在白蕊和白珍的搀扶下挺着大肚子上了轿。

    百里青看着西凉茉等人一路简单地嘱咐了魅六几个好好护卫住西凉茉,随后又简单地问了山下的防卫措施,得到满意的答复后,方才优雅地摆摆手,目送着西凉茉一行人离开。

    等着西凉茉等人的身形消失在远处之后,百里青方才瞥了一眼身边的小胜子道:“方才说周大人来访,宣吧。”

    随后,他款步向青竹院走去。

    百里青在青竹院内并没有等太久,周云生和罗斯便一同到访了。

    “微臣参见千岁爷。”

    “不必多礼,都是自己人。”百里青淡漠地抬手,随后他直接进入正题,看向周云生:“你之前让小胜子传话给本座说是有与茉儿有关的要事相商,且说吧。”

    周云生和罗斯互看了一眼,随后还是周云生上前来,拱手道:“回千岁爷,是这样的,如今夫人已经怀胎六月,胎相浅稳,您也已经能感受到胎儿会动了,但是有一事,我们需要来禀报于您。”

    他迟疑了片刻,继续道:“我和罗斯怀疑夫人怀的是双胎。”

    百里青一顿,随后看向周云生,眼底闪过惊讶之色:“你说的可是真的?”

    随后,他迟疑了片刻又挑眉道:“但是之前,老医正为何没有诊断出来?”

    罗斯上前道:“回千岁爷,因为宫中怀双胎的妃嫔并不多,所以老医正于此道上反而不如我们这些游医精通,在大漠之中有一个部落,不知为何生育双胎非常多,所以微臣略有些经验,而且我不知道您是否注意到夫人五个月的肚子宛如其它人怀胎七月的肚子。http://www.6zzw.com

    www.6zzw.com

    “你能够确定么?”百里青阴魅的眉眼之间掠过一丝喜色,随后又颦眉道:“但是,双胎会不会生产的时候特别辛苦?”

    他记得幼年的时候就听身边的嬷嬷们说过当年母亲生他们兄弟两个的时候极为辛苦,整整三日三夜,力竭之后才生下他们,当时情形就是很危险。

    周云生在一边轻叹了一声:“没有错,这就是我们在确定了夫人是怀了双胞胎之后,最担心的事宜,原本女子孕育双胎,孕产就要比寻常怀单胎儿的要多辛苦一倍,如今夫人的体质并不算得太好,所以……我们有些担心夫人生产时候会不会很艰难。”

    这也是为什么他没有选择西凉茉在的时候来和百里青说这件事,小小姐不应该受到任何精神上的压力。

    此话说完之后,在场的三个男人都沉默了下去,谁都知道女子怀孕生产本来就是鬼门关走一遭,若是顺顺利利也就罢了,是有福气的。

    若是个没福气的,大人和孩子能保住一个就不错了,一个不好只怕就是个一尸两命。

    而且这事儿还不真身子骨根子好就能一定保证顺顺利利,若是身子骨根子不好,就更要让人忧心。

    “若是到时候……。”周云生顿了顿,静静地看着百里青道:“若是到时候,只能保住一方,我们定会尽力保住千岁爷的骨血……。”

    “保大人!”百里青厉声道,目光锐利地直刺周云生,那阴惊到极致的眸光几乎让周云生和罗斯都感觉到一股子仿佛自九幽地狱而来的血腥凌厉杀气。

    “以后不要再让我说第二次,这种问题,不需要拿出来问!”

    周云生并不畏惧百里青的目光,他静静地几乎算是审视般地直勾勾盯着百里青好一会,仿佛似在判断百里青说的是不是真心话,在确定对方冰冷的神色里没有任何迟疑之后,他方才微微地勾起唇角,恭谨地道:“谨遵上谕。”

    罗斯却颦眉道:“先不说保谁,能都保住是最好的,若是不行了,自然是要保住小小姐,但是我想我还是要再好好研究一下有没有更好的方法,否则万一连……。”

    他没有说完剩下来的话,双胞胎对于西凉茉而言像是一份带着莫测气息的礼物,所以不得不做好最坏的打算。

    百里青沉默了片刻,忽然冷冰冰地开口:“如果不要孩子的话,她就不会有任何危险了是不是?”

    罗斯和周云生都是一愣,然后互看了一眼,在彼此眼底看到一些不可确定的东西,或者说不可置信的东西。

    罗斯试探着看向百里青问:“您的意思不会是不想要孩子吧?”

    百里青抬起长长的乌黑的睫羽淡漠地看了他一眼,只是那一眼罗斯和周云生都在瞬间就确定了一些事情。

    那种浓郁的黑暗的、冰冷的死气,哪里像是在谈到自己的孩子,而是根本就像是在面对自己的敌人!

    周云生颦眉道:“千岁爷,小小姐很重视肚子里的孩子,母子连心……。”

    他话都没有说完,百里青便冷冰冰地打断了他:“她什么都不会知道!”

    随后他慢慢地搁下手里的书册,负手而立,继续阴沉沉地道:“本座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不动声色弄掉那她肚子里两个孽障就是了,只要做得干净点,她永远都不会知道。”

    那种毫不犹豫与轻描淡写的对待自己骨肉态度,也不知道是让罗斯和周云生应该感到心寒还是感觉欣慰。

    所谓虎毒不食子,但是百里青简直……

    他们几乎都被百里青那种在知道西凉茉怀孕之后展露出的喜悦和温情脉脉迷惑了,这个男人会得到今日的成就,与他那种能为人之所不能,能行人所不能行的残酷到极点的行事作风完全有着不可分割的关联。

    但是……

    周云生轻叹了一声:“千岁爷,事情不是这么简单的,女子怀孕五月再流产,本来就很危险,尤其小小姐怀的还是双胎,更危险,也许会出现大出血的状况,甚至会留下终身的后遗症,而且我们来告诉您这件事情,并不是说小小姐生产的时候就一定会出事。”

    百里青颦眉,脸色阴霾凌厉地看着周云生和罗斯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不成就没有一个对策么,还有,如果按照你的说法,难产的机率有多少!”

    罗斯沉吟了一下,他毕竟接触这些事儿比较多,还是硬着头皮道:“按照小小姐的身体来看,如果只是单胎的话,也许只有一成不到,但是如今就有大约有四成的机率会难产。”

    “砰!”放着奏折的桌子瞬间都被百里青给一脚踹倒,无数的奏折全部都落地,他身上阴厉血腥的气息瞬间让几乎整个房间的人都打了个寒战,明明是八九月的三伏天,却还是让人不寒而栗,房内的人都“噗通、噗通”地跪了一地。

    罗斯有点无奈地和周云生两人互看了一眼,没有说话。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罗斯和周云生都感觉背后因为冷汗湿漉漉的时候,百里青那阴郁而毫无感情的声音方才仿佛从地狱里飘荡出来似的响起:“这两个孽障留下也不行,不留也不行,那么办法呢,你们有什么办法,别告诉本座,你们来这里说了这些废话,连一个办法都拿不出来!”

    罗斯忍不住摇摇头,面前男人那种可怕的仿佛只要他们说出没有办法就要把他们撕裂成无数片的恐怖气息实在让他觉得压力非常大,为了不要在这种可怕气息下做出丢脸地转身溜走的行为,罗斯赶紧道:“唔,我和云生两个商量了许久,如今首要任务就是让小小姐保持心情的愉快,然后增强她的体质,由于小小姐怀着孩子,所以有些补药又不能用,所以我想着还是需要好好地钻研一些合适孕妇用的补药,但是食疗为主,然后……。”

    罗斯想了想,又道:“我想着要回一趟死亡之海,因为镜湖那里有些我当年诊治那个生了许多双胞胎的部族的资料,而且我也想再去走访一下那个部族,看看他们有没有什么更好的处理方法。”

    其实与其说是处理方法,不如说是急救方法,因为西凉茉的情形到时候只能是急救。、

    周云生也点头道:“如今一切都只能尽量赶时间了,微臣也会在民间让列字诀的人赶紧去多搜集一些生双胎的讲究事宜。”

    百里青垂下眸子,唇角讥诮地勾了起来,那唇角的弧度带着浓烈的杀气:“这就是你们想出来的方法?我要百分之百的行之有效的方法,不是猜测,不是估计!”

    周云生咬了咬牙,沉声道:“千岁爷,我们身为大夫,只能说尽力而为,哪怕那个病患是咱们的主子,但是我们不是宫中御医,会些自吹自擂的玩意儿,我们只能实话实说,而且女子会生育双胎的主要原因有一点就是男子家族之中若是有好些人生育了双胞胎,那么双胞胎生双胞胎的机会大很多。”

    这已经是毫不客气地步指责了,百里青和百里洛是双胞胎,而百里素儿和百里怜儿也是一对儿双胞胎,他调查过,就连百里赫云当年也是有个双胞胎的弟弟,只是生出来第二日就夭折了罢了。

    而若不是西凉茉嫁给了百里青,又怎么会怀上双胞胎!

    百里青身子一僵,没错,他无法否认,西狄皇族经常诞生双胞胎,尤其是到了最近这三代人,仿佛那些双胞胎们全都到西狄皇族里投胎来了。

    周云生看着百里青的模样,心中轻叹了一声,恼火的感觉稍微散淡了些,方才道:“千岁爷现在还不必忧心,现在离小小姐生产还有好几个月,微臣相信咱们一定能寻找到保住小小姐和孩子的方法的。”

    就算不是为了百里青,他也会为了西凉茉去找到解决的方法的,西凉茉对孩子的期待,他也是看在眼底的。

    百里青点了点头,闭上眼,面无表情地道:“你们先出去吧,尽快回京城找老医正和老魔头他们商量一番。”

    ——老子是shirley是脑补茉儿,想看九君coser露胸部的分界线——

    且说这一头,西凉茉下了山,从小路出去两刻钟的时间,出了秋山锦衣卫布防的范围就换了一辆马车,再走没多远就远远地看见了一处小镇子,周围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

    不少人穿着打扮一看就是山里的猎户,手上提着各种野味,还有乡里农夫和农妇们都各自带着土特产或者手制的各种玩意儿往镇子里赶。

    西凉茉的马车虽然看似寻常布车,但实际上内里极为舒适,连着窗帘和布帘子都是蚕羽纱制成的,这种纱制作起来极为麻烦,是蜀地的一种特产,制成了帘子,从外向里面看几乎是什么都看不到的,但是从里面往外看,却清清楚楚。

    让西凉茉免去了掀帘子的功夫,也能将外头景致和情形看得清清楚楚,她第一次看到这玩意儿的时候,都忍不住暗自惊叹古人之智,真是……真是让人看得叹为观止。

    “郡……夫人,一会就要到集市了,只是奴婢瞅着人多,咱们要不先去小胜子昨儿就定下的酒楼里坐着,一会看看情形再出去走走可好?”白珍看着前面的人熙熙攘攘,不免心头有些嘀咕,万一待会一个不小心就出事儿怎么办?

    白蕊也在一边附和:“嗯,大小姐,您还是小心点好!”

    说实话,这也是所有护卫们的心声,若是夫人和小主子们出了点事儿,可了不得。

    西凉茉倒是不以为意,笑道:“没那么娇贵,你不曾见来卖东西的和买东西的都有不少怀孕的妇人么?”

    白蕊和白珍闻言向周围看去,果然看见不少怀孕的妇人提鸡拽狗地往集市上赶,还有些背后背着一个娃娃,手上牵着个娃娃,肚子里还有一个,另外一个手里还提着重重的自己做的咸菜篮子。

    白蕊有点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眸子,但是想想又道:“她们和大小姐怎么能比呢!”

    白珍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神色里也显出了她也有同样的认知。

    西凉茉笑笑,没有说什么人人平等之类的蠢话,有些不平等的东西,其实从生下来就是不平等,即便是在后世,不也一样有拼爹的事儿么,只是这个时代等级更为分明和难以打破,她可没打算来这里做个人生而平等的自由斗士。

    不一会,他们就到了小胜子早就定下的酒楼,这香满楼已经是小镇子上最好的酒楼了。

    虽然在白珍她们看起来——这里真是很不怎么样,简陋之极,连个包房都没有,所以小胜子很干脆地直接把整栋楼都包下来了。

    不过好在地方还算干净,主仆一行人简单在楼里坐了一会,看着底下热闹,却又井然有序的样子,还是忍不住齐齐下了楼,在集市里逛了起来。

    只是她们并没有想到就是这么个小地方,还能撞上了熟人。

    “三姐姐,你能走快点么?”西凉月没好气地对着落下自己身后七八米远的西凉霜翻了个白眼。

    西凉靖看着姐妹两,微微颦眉,没有说什么,静静地观望起四周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