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四十四章 秋风澜起

第四十四章 秋风澜起

    西凉霜冷冰冰地瞪着西凉月:“你倒是动作快,一个大家闺秀走起路来雷厉风行,好看得是不是,难怪嫁不出去!”

    西凉月闻言,顿时气得肝儿颤,她未婚夫临嫁前忽然意外身亡,西凉月便没有再急着嫁人,国公府里也没有了得力的女性长辈,靖国公这些年韬光养晦,只捡了蓝大夫人的佛堂进去住着修身养性,西凉靖虽然是长兄,却完全没有妹妹到年纪了该嫁人的概念,只晓得舞刀弄枪,行军布阵和练兵。

    西凉月自己就是掌家,她也乐得无人催促婚事,哪怕上京里头都是风言风语,但是因为千岁王妃西凉茉是她的姐姐,那些嚼舌根的哪里有人敢当她的面说不好听的话。

    于是西凉月只当没听见过自己的逍遥日子,直到西凉霜忽然回了国公府,一切方才都不同。

    西凉霜原本就是个性子又冷又傲的,如今虽然经历波折甚多,但那是在西凉茉面前她才会有所收敛,但是在西凉月面前,她又得册封了郡主,西凉茉没空打理西凉月的事儿,西凉霜自然免不了要拿些长姐如母的架子出来,西凉月早习惯了自己一人做主,忽然来西凉霜,姐妹两个以前就没多对盘,不过是因为要应付韩氏,才做出那种姊妹交好的样子,如今头上都没了压威的人,于是两人之间相处就越发的鸡飞狗跳起来。

    西凉月冷笑:“三姐姐,是谁出门矫情地非要坐二夫人那紫纱玉骨的马车,那马车好些年都不曾用了,车夫都说轴承可能有问题,结果有人偏偏不信,如今半路上走都走不了,还得费人把那昂贵的破车拆了弄回去,害的咱只能走路上秋山家庙!”

    她就不该跟这个虚荣又骄傲的女人一辆车,如今可好,堂堂国公府邸的小姐沦落到要走路过来,还不知道能不能买到合适的马车上秋山。

    “如果没有买到马车,咱们要怎么办,走路上秋山么!”西凉月想起这事儿就气不打一处来!

    西凉霜瞥了她一眼,面无表情地道:“走路怎么了,这点路都走不了,你就在山下等着罢了!”

    “好了!”西凉靖终于忍不住不耐烦地冷叱了一声:“大庭广众之下,成何体统!”

    两个主子吵架,底下的下人们不想自讨没趣自然是不敢说什么的,西凉靖却不能再装着听不见,这两个丫头一路上嘴巴就没个完结的时候,冷言冷语,明嘲暗讽,听得他心烦。

    对于西凉靖而言,秋山象征着美好的回忆,宗祠一直都是年幼时代的他和西凉仙姐妹的圣地,也是他们最喜欢来的地方,于西凉世家而言,宗祠不是嫡出子女不能进入。

    对西凉仙姐妹而言,那是一种证明自己出身的荣耀,而且还能在西凉世家的姐妹们面前表现出她们姐妹的地位不同,炫耀那些破落户没有的珍宝。

    而对于西凉靖而言,虽然没有那么多女子的小心思与骄矜,但是前往宗祠也意味着他能短暂地避开那些永远都学习不完的兵法,也不用再天不亮就被逼着出来练剑。

    但是现在,西凉世家已经不复存在,而西凉仙姐妹已经都不在人间。

    这一次的秋祭,便是为了祭奠那些死去的亲人。

    虽然西凉靖并不介意西凉霜或者西凉月谁来祭祀,但是他始终还是会在这个时候想起自己的两个嫡出妹妹。

    他垂下眸子,眼神有些复杂莫测还有浓浓的伤感。

    不论是西凉霜还是西凉月都不是笨蛋,还是能够在这一刻看出自己这位大哥哥的心情很不好。

    她们自然也是想起来关于她们年幼时候那些关于秋山家庙的规矩,再想想今日她们都堂而皇之地这么进去,心中不免也不知道是悲还是喜,但扬眉吐气是一定的,只是不好在西凉靖面前表现出来,毕竟西凉靖还是她们的大哥。

    但是难得的是两人竟然默契地互看一眼之后,不再说话。

    毕竟比起死去的那几个姐妹,她们两个还是笑到了最后,以后她们还有漫长的时光不是么?

    西凉靖左右看了看,有点心烦地随手指了底下几个人去买周围看看有没有马车可以买,他则抬头看了看附近,便领着西凉月和西凉霜还有拎着香烛纸钱的丫头婆子们一路往那酒楼而去。

    毕竟这座酒楼看起来是附近唯一还能让他看得上眼的地儿了。

    但是他刚刚走到酒楼门口,便见着那几个小二站在门口一脸歉意地对着其它要进来的人道:“不好意思,今儿咱们不开张,客官移步他处。”

    西凉靖有点疑惑,这是这个小镇一年一度的秋市,怎么会不开张呢?

    他敏感的目光迅速地在周围扫了一圈,很快便看见附近停着的两辆马车,还有那马车旁边明显是身怀功夫,满眼警惕的护卫,心中了然,这大概是哪个大户人家,甚至官宦人家的人路过,然后把这酒楼包了罢,只是……看这车子倒不是什么好车,但是护卫们各个倒是练家子,这种矛盾的组合让西凉靖心中生出探究之意。

    西凉靖并不是个喜欢找麻烦的人,更不喜欢仗势欺人,看了看估摸着别人不会放自己进去,便转身打算另外寻个地儿算了。

    西凉霜和西凉月听了之后,不免嘀咕什么人家竟然把酒楼都包了,自私自利。

    但既然西凉靖都没有打算在上面一争长短,两人也就只好做罢了,只嘀嘀咕咕地想要看看哪里有合适的地儿赶紧坐下来。

    娇小姐和贵夫人可都走不了太长远的路。

    只是西凉靖还没有领着自己府众人走太远,西凉月却在一次回头之后,忽然定住了脚步,有点不敢置信的模样。

    “怎么了?”西凉霜没好气地正要说什么,却被西凉月一把拉住了衣袖,西凉月的声音满是惊讶和兴奋:“快看,快看,那是不是咱们大姐姐!”

    西凉靖和西凉霜一愣,都齐齐地顺着她的手指看去,果然见着一道穿着青色布衣的背影被两个丫头搀扶着,慢悠悠地走往前面集市去了,身边还不远不近隐约地缀着一些人。

    “在说什么呢?”西凉霜颦眉,鄙夷地瞥了眼西凉月:“你眼睛有毛病么,那是个怀孕了的夫人,她哪里有一点像大姐姐了?”

    在西凉霜的心目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西凉茉的形象已经牢牢地固定在那夜她亲手将刀子送进了虞侯胸腹之夜,那一身优雅男装,俊秀冷郁的模样,非男非女,有一种不属于人间的幽暗神秘的气息,悄无声息地到来,随后又坐在那华丽的步辇之上,消失在暗夜之中。

    尤其是到现在她都小心地珍藏着那夜西凉茉递给她的手绢,甚至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一个什么心理!

    所以在看见那一道雍容的背影之后,她怎么也没有联想到西凉茉身上去。

    西凉月挠挠头,也很是迷惑的模样,在她的心里,西凉茉则仿佛永远是那种宠辱不惊,高贵低调,却雷霆手段的模样。

    所以,她也不能想象西凉茉怀孕的样子。

    “唔,也是,想来一定是我眼花了,九千岁可是个太监,若是大姐姐有了孩子,那岂非代表九千岁戴了绿……。”西凉月呵呵一笑,但是随后话未曾说完,便消失在西凉霜和西凉靖同样冰冷的目光里,化作干笑。

    “那个……呵呵,咱们快点走吧,腿都要断掉了。”

    西凉月赶紧转身率先朝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西凉霜再次瞥了眼那孕妇的方向,心中有点怪异的疑惑,但还是很快转过身去,只当作自己是看花了眼。

    但是,有一个人的眼神却渐渐地深沉下去。

    西凉靖微微眯起眼看向那已渐渐消失在人群的人影,直到对方消失在人群里,他才转身离开。

    ——老子是芳郎露出胸部,被阿九吊起来sm的腐化分界线——

    西凉茉一路在集市里逛得很是尽兴,周围的乡民们都很淳朴,看见西凉茉这样的孕妇出现,都自觉地小心避让,有些农家大婶还笑嘻嘻地上来搭话,甚至还有人送她一只小芦花鸡炖汤的。

    小六子今儿不当值,所以便是一身寻常小家丁的装扮出来,身上背满了西凉茉兴致勃勃购买的大堆山货,手上还倒提了那只芦花小母鸡在前头开路。

    等着逛了大半个时辰,西凉茉终于觉得脚酸腰疼了,方才招呼小六子等人寻个地方歇歇脚。

    好心的路边大妈交代旁边的土地庙附近有可以歇脚的地方,而且庙里庙祝施舍米粥,手工活也做得很好,每年都有平安符卖,而且据说颇为灵验。

    西凉茉冲着那一颗婆娑的大叔,一看就是很阴凉的样子,毫不犹豫地让小六子继续开路,领着大家伙一路杀到了土地庙。

    到了土地庙,庙祝是个六十左右的乡下秀才模样的老头,一看西凉茉的大肚子,便好心地让西凉茉等人都进后院歇歇脚。

    魅七和魅晶还有其它人都进去搜索了一番,确定无事之后,方才让西凉茉等人一同进后院。

    只是前往院子的小路上烧香的人很多,白珍和白蕊刚刚扶着西凉茉穿过那香炉,西凉茉忽然觉得面前阴影一闪,她一个不小心就一头撞了上去,直撞得头上的的兜帽都掉了。

    而她尚且没有站稳,就听见身边吓了一大跳赶紧扶住她的白珍倒抽一口气,有点结结巴巴地道:“大……大……公子……不,世子爷。”

    西凉茉一抬眼,果然不知道西凉靖什么时候从香客之间蹿了出来。

    “你……。”

    西凉靖居高临下地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脸色铁青地道:“我什么我,你跟我来!”

    西凉茉想要挣扎,但是又顾忌着肚子大了,老医正交代过尽量不要动真气,留着真气养元神,便只颦眉低声道:“西凉靖,你疯了么,大庭广众之下,这是要做什么!”

    没错,正是大庭广众之下,所以其它人都没有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而反应过来的又因为看见了突然冒出来的来人那张脸迟疑了片刻。

    他们不是不能直接逼迫这不速之客滚蛋,但是今日这位不速之客却是夫人的——亲哥哥。

    “就是大庭广众之下,你就是不要脸,难道连命都不要了么!”西凉靖脸色铁青,却一副努力压低自己怒火和声音的模样,侧脸在她耳边咬牙切齿地道:“你必须跟我来一会!”

    西凉茉看着西凉靖这张和自己还有三分相像的脸,心中不由叹息,哎,算了。

    出来赶集都能碰上不该碰上的熟人!

    随后她摆了摆手,径自朝西凉靖敷衍地点点头:“行了行了,我带你去个清净的地方。”

    随后,西凉茉便领着西凉靖一路往内院走去。

    这土地庙的内院里倒是有个禅房似的小房间,环境颇为清净,是司礼监的人收拾出来让西凉茉歇息的。

    西凉茉刚刚在房间里坐下之后,便会挥让白珍和白蕊带着其它人都离开。

    其他人离开了,但白珍和白蕊两人互看一眼,却是没有动。

    看这房间里似乎就只剩下西凉茉一个人,西凉靖终于忍不住冷声道:“你是疯了么,还是想死,这里头的孽种到底是谁的!”

    西凉茉冷冰冰地看了他一眼:“你才是疯了,我肚子的孩子是我的,不是什么孽种!”

    西凉靖咬牙切齿地道:“你挺着个大肚子在外头走来走去,若是让司礼监的人看见了,百里青那魔头还能容得下你么!”

    西凉茉瞬间有点无语带头疼,因为她还真不知道要怎么解释,因为这个孩子根本就是他口中的‘大魔头’的,要怎么办?

    “着你不必担心,我自有解决的方法,不会拖累你们就是了!”西凉茉想了半天,还是只能这么说。

    但是很明显有人误会了,西凉靖先是不可置信地看着西凉茉,随后闭了闭眼,咬牙道:“你……你是觉得我只是为了国公府邸安危来找你的么!”

    西凉茉看着西凉靖一副很受伤的样子,忍不住抚额,这是什么情况,她和他到底什么时候那么熟了,还上演这种“兄妹情深”的戏码!

    “好了,你不必担忧,这事儿,千岁爷是知道的!”西凉茉有点无力地道,看这西凉靖一副当哥哥的模样,她也不好直接往他脸上泼冷水,尤其是那一头还有个靖国公。

    怎么说这两个都是她名义上的娘家人。

    “你……你是说九千岁知道?!”西凉靖不可置信地看向西凉茉。

    西凉茉点点头,随口道:“是,你不必担心,我能处理好的。”

    西凉靖神色极为复杂地盯着她的肚子,忽然道:“九千岁能够容忍你怀上的孩子,是……是谁的,朝中大臣或者王公贵族,还是……还是鬼军的将领?”

    西凉茉一愣,随后忽然明白了西凉靖到底想要说什么,这家伙不是以为百里青让她和其它人有私情,然后生下个私生子,算过继什么的……虽然不少有权势的大太监这么干,但是……

    好吧,看这西凉靖那种表情,明显就是这个想法。

    西凉茉实在无力解释,因为她自己也没有想好孩子出来以后要怎么带在身边,如今西凉靖这么误会,也算是一种解释的途径了。

    “大哥哥,你别问了,对了今儿你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西凉茉索性换了个话题。

    西凉靖沉默了一会儿才道:“今儿是秋祭。”

    西凉茉想了好一会,才想起来有这么回事:“你是带着三妹妹和五妹妹过来的?”

    秋山虽然被封了,但是只限于皇家园林这一块,而秋山占地很广,所以还有一部分并不在黄金园林的范围,是其他王公贵族们休假与避暑之最爱,西凉世家的家庙就在这一部分。

    西凉靖点点头,随后道:“你放心,她们并不知道。”

    西凉茉暗自嘀咕,以后迟早都要知道的,但还是道:“你跟她们简单地提一提,以后这个孩子,我还是要带在身边的,只是……。”

    “我会告诉她们这个是你和九千岁收养的义子。”西凉靖立刻沉声道。西凉茉淡淡地道:“嗯,暂时先这么着吧,好了,我也得出去了,要是不见太久,底下人会着急。”

    白蕊和白珍立刻上前扶起西凉茉,慢慢向外走去。

    看这西凉茉隆起的大肚子,西凉靖忽然有些艰涩地问:“还有……还有多久孩子会出世?”

    西凉茉低头看这自己的肚子,温柔一笑:“还有四个月不到了,这孩子就要出来了。”

    西凉靖看这她低头浅笑,有浅浅的阳光透过窗棂落在她的脸颊上,白瓷一般的面容有一种近乎透明的美丽与他从来没有见过的温柔。

    他心中忽然一动,有一种茫然而酸涩的感觉。

    说不清道不明,只能看着她慢慢地远去。

    他垂下头,轻轻地苦笑一声,忽然间对那个能得到她的男人有一种厌恶又羡慕的感觉,而这种感觉一点都不好!

    离开了土地庙,白蕊有点儿忧心地回头看了土地庙一眼:“大小姐,您看世子爷这样子……会不会?”

    西凉茉摆摆手,倒是一点不以为意:“他不是个笨蛋,如果想要保住国公府,他是不会做些无聊的蠢事的。”

    白珍还是有点担心:“但是,这个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万一让那有心人知道,只不知道还要生出多少事儿来呢!”

    西凉茉一顿,随后淡淡地道:“但是有些事儿,却不是咱们躲着躲着就能躲开的,反正在生产之前,不回上京,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白珍和白蕊互看一眼,便也没有再说什么。

    等着西凉茉再逛了一个时辰,一行人满载而归。

    她刚下了软轿,就见着百里青静静地站在门前等她,西凉茉看这他修长的身影在夕阳下被镀上一层淡淡的金色,有一种异样的温馨,心头甜软,笑吟吟地下了软轿,任由百里青把自己抱起来:“阿九!”

    “嗯,舍得回来了。”百里青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复又抱着她转身进门,一边走一边道:“为师做了些小菜,你且试试味道,开胃的。”

    他不自觉的时候,便会用这种长辈似的自谓,西凉茉并不介意,那脸颊蹭蹭他肩头,心中亦觉被照顾的甜蜜,偶尔觉得做个小徒弟,不光是被欺压,偶尔能享受到这大美人的照顾,滋味儿也很好。

    等到百里青抱着西凉茉回了房,周云生也熬好了药进来,让西凉茉服用。

    西凉茉瞅着那黑漆漆的药物,不免皱眉:“唔,怎么又要用药,不是已经胎像很稳了么?”

    百里青神色如常地道:“这是保你顺产的药物,你肚子里可是有两个小娃娃。”

    他并不打算瞒西凉茉,何况西凉茉并不是笨蛋,她迟早会知道怎么回事。

    西凉茉一愣,随后不可置信地看向百里青,手不自觉地抚摸上了自己的肚子。

    百里青笑了笑,点点头,柔声道:“两个小东西。”

    西凉茉像是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她是自己自己肚子好像有点太大了,但是……但是双胞胎?!

    她又看向周云生,周云生也对着她浅浅一笑:“没错,小小姐,你怀上的是双子之相,只是之前月份不足的时候,我和罗斯不敢贸然下推断,只怕让你们空欢喜一场。”

    “真的……是双胞胎。”西凉茉有点傻住了,低头看着自己的大肚皮,里面住了两个小家伙么。

    这……不过好像也合理,百里皇室的基因出双子的几缕是好像很好,比如阿九和洛儿就是双生啊,还有怜儿和素儿……。

    “不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呢?”她欣喜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感觉肚子的小家伙踢了踢她,她不由噗嗤一笑。

    这两个小东西不是在自己肚子里打架吧?

    百里青抚了抚她的头发,淡淡地道:“都好,我都喜欢。”

    但是欢喜过后,西凉茉还是想起一个有点让她头皮发麻的事儿,有点儿郁闷地嘟哝:“唔,会不会很难生呢?”

    百里青和周云生互看一眼,随后,百里青轻描淡写地道:“西狄皇室不也有不少双子么,都没有什么问题。”

    “是,小小姐的身子调养的不错,但是要好好地用药,也好在生娃儿的时候少受些罪。”周云生一笑道。

    西凉茉想想,就有点头皮发麻,但还是很乖巧地就着百里青的手喝了药。

    百里青看这她,眸光幽沉,仿佛有什么阴惊的东西在他眸子里翻腾而过,但是很快地就归付一片静水深流的宁静。

    九分真话,一分假话,是最真实的谎言,在她生产之前还有好几个月,他不能让她太过忧虑,那只会让生产这件事儿变得更危险。

    西凉茉怀孕之后便很容易犯困,何况还是在外头瞎逛了一天之后,用了晚膳没多久,就靠着百里青打起了瞌睡,百里青就让白珍和白蕊几个就伺候着她梳洗之后上床歇息了。

    百里青静静地在幽暗中看着西凉茉安静美丽的睡颜,低头轻轻地在她额头上吻了吻,然后也阖上魅眸,只是却总也睡不着。

    ——老子是弄雪、旋舞、unknow带着闺蜜去济南参观芳官床戏,cherry桃子出售高清现场的分界线——

    而同样失魂落魄的还有西凉靖,自离开了土地庙,西凉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去的秋山家庙,又怎么草草主持完了祭祀,再回了上京,只留下西凉月和西凉霜两个怨声载道的在秋山自行打理剩下事宜。

    而他回到上京之后,心情不太好,便直奔了他常去的银河楼,那是上京最高的酒楼,宛如一座塔一般,原本其实属于德王府的产业,就是当年老德望爷为老王妃盖的楼,但是德王府倒台,王府的主子们都死光了之后,王府便被抄没,同时拆成了几处卖了出去。

    这银河楼被娄国公的人买了,弄成了酒楼,娄国公的世子与西凉靖关系不错,给他在第七层定了个长用厢房。

    对于西凉靖而言,没有什么比在这里一边看着上京的风景,一边喝酒更解心闷胸烦的事儿了。

    但是,这厢房亦像是一个信号,让有心人很容易就留意上了。

    一道窈窕的人影刚从四楼下来,就留意到了对面楼梯那走上楼的身影,颇为眼熟。

    她微微眯起妩媚的眸子:“那是……。”

    “回王妃,那是靖国公家的世子爷。”一边的祭蓝轻声道。

    贞元公主,或者说宁王妃看了下对面那往上走的人影,也不知道她是福临心至,或者是别的什么,让贞元忽然道:“咱们上去拜访一下世子爷罢,也算是许久未见的老朋友了,他看起来似乎不那么愉快的样子。”

    她可是听说了西凉靖最近这几天上秋山祭祀,而且很巧的是,她还无意间听到宁王提到,最近九千岁似乎很怕热,没事儿就去秋山纳凉,如今见着西凉靖回来一副郁闷至极的模样,难道是秋山发生了什么事儿么?

    不得不说贞元是个极为敏锐和细心的人,她很快就发现了别人不曾发现的细节,而且往往能套到她想知道的事情。

    “这……。”祭蓝想说什么,但是贞元公主已经毫不客气地转身就向楼上走去。

    ------题外话------

    唔——抱歉,昨天没有更,俺不找原因,没更就是没更,给白等的妞儿们道歉。

    最近忙得掉头发,陡然惊觉在我这么不给力的拉票下,靠着妞儿们对九爷的热爱,对我的不离不弃,居然停在了年会第五名,那都是一张张大家的银子!够去好几次桂林了!

    几千大洋的银子啊!==让我说什么好呢,只能说在现实生活中的努力和付出的却不被认同的失落和愤怒,在二次元的这里,却让我感受到了很多很多很多的支持和爱!

    感动到想掉泪!这是迟来的感谢,谢谢,有所有妞儿们的支持,真的很正能量!我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