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四十五章

    “得得得!”几声敲门声响起,西凉靖只以为是有小二给他送酒来了,便道:“进来吧。”

    几碟小菜搁在了西凉靖的桌子上,并着一壶酒,但是西凉靖手中刀剑却在酒菜搁在他的桌面上的那一刻,瞬间长剑出鞘,锐利的刀锋带着凌厉杀气搁在了送菜人的脖子上。

    “怎么是你!”西凉靖冷冷地看着来人,眸光里闪过冷色还有隐约的复杂。

    被锐利长刀搁在脖子上的红衣人却似乎完全没有被西凉靖的寒气吓到,只微微一笑:“世子爷还是那么警醒,不过您似乎很不喜欢看到妾身呢。”

    西凉靖垂下眸子,掩盖去自己眼底那种极为复杂的目光,随后利落地收了刀剑,冷冰冰地道:“你来做什么?”

    贞元微微一笑,自顾自地在他对面坐下来,轻叹一声:“妾身只是见到了世子爷,咱们多少也算是熟人了,世子爷就这么讨厌妾身,当初妾身嫁给宁王的时候,您又何必说什么能为妾身做的事,您都会尽量呢。”

    贞元的声音有一种哀婉又讥诮的味道,让西凉靖心中颇为复杂,亦不知该如何作答,只是拿起酒杯闷头喝了一口酒,许久,方才沉声道:“你想要我做什么事儿,你自管说就是了,在不违背道义的原则下,能做的我会帮你做,不能做的,便是不能做。”

    对于贞元,西凉靖也说不上什么感受,防备又怜悯,或许还有其他更复杂的,但终归到底,他到底是欠了面前的女子一身清白的。

    贞元却淡淡地道:“世子爷多虑了,妾身只是见到熟人,所以想上来坐一坐罢了。”

    她随后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慢慢地喝下去,又给西凉靖倒了一杯,然后递给西凉靖。

    西凉靖狐疑地瞥了她一眼,又看了那举在空中的酒杯片刻,接了过来,一饮而尽。

    两人便这么对坐着,默默地连喝了好几杯子酒。

    “世子爷,心中烦恼,可是因为千岁爷王妃?”贞元轻声道。

    西凉靖淡漠地瞥了她一眼:“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与你何干呢?”

    这么说来,果然是为了西凉茉了,那么到底是为什么呢,真让她好奇啊。

    贞元眼底幽光一闪,随后又幽幽地道:“妾身只是为千岁爷王妃惋惜,她那样一个惊才艳绝的女子,合该是有温柔夫君疼爱,膝下子嗣环绕的,只如今嫁作了千岁枕边人,只怕一生都是奢望了,也难怪世子爷会心疼妹妹了。”

    这话原本只是贞元拿来做试探的开头,却不想正正戳中西凉靖的痛楚,想着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占了西凉茉的身子, 还……他心头就一阵阴郁,下意识地冷哼一声:“未必……哼,那些阉人,什么下贱卑鄙的招数想不出来。”

    “嗯,什么招数?”贞元是个极为敏感而聪明的女子,立刻觉得这话似乎有点问题,但是一时间又想不出来,便又做漫不经心的样子去问。

    西凉靖到底不是蠢物,便只是冷淡地看了她一眼:“你什么时候对我那妹妹那么感兴趣了,你们不是不合么?”

    宫里早有西凉茉看贞元不顺眼,曾经处处为难贞元的传闻出来。

    但是西凉靖听后亦嗤之以鼻,西凉茉的手段,他是见识过的,若是她真的有心为难贞元,贞元只怕早就跟他那对亲妹妹似的,死无全尸了,何至于还有这些传闻出来?

    可见,这传闻是有人故意放出来的。

    贞元见西凉靖愈发的冷漠,心中暗自叹息,亦有少许不悦,便笑了笑:“看来,你还真是个好哥哥,这么保护自己的妹妹。”

    西凉靖不再说话,只是淡漠地别开脸。

    贞元再稍坐了一会,看着也问不出什么来了,便起身告辞。

    临去前,西凉靖忽然道:“不要和茉儿为敌。”

    贞元顿住了脚步,微笑道:“世子爷多虑了。”

    说罢,便转身离开。

    西凉靖说这句话,其实是真心为了贞元好,但是,他看着贞元冷淡的背影,也知她心中不悦,大约是以为他在警告她了。

    西凉靖有些复杂地看着她的背影,随后转回头,继续喝闷酒。

    但是,不得不说西凉靖只善于行军布阵,但是常年在外,又在靖国公的呵护之下,不允许他参合进那些朝政斗争,更不要说后宅那些明争暗斗,所以对答之间已经不自觉地泄露了一些他本意并不愿意泄露的线索。

    而这些线索,对于贞元这样敏锐,又长期浸淫在斗争之中的女子而言,已经足够让她隐约地知道了什么。

    即使只是当时并不明白,但是细细琢磨,她立刻推断出了一些隐秘的事情。

    “未必……未必……下贱卑鄙的招数?”贞元一路向楼梯下走去,一路细细地琢磨西凉靖方才说的话,随后忽然停住了脚步,她危险地眯起了眼。

    她说西凉茉应该是拥有百子千孙的好命,却红颜薄命,西凉靖却说未必……那么这其中的意思……!

    贞元瞬间睁大了眼,停住了脚步,差点让她身后的祭蓝撞上她。

    祭蓝停住了脚步,摸摸鼻子疑惑地道:“公主殿下,怎么了?”

    贞元眯起眸子:“一会儿我要和祭月进宫一趟,你先回王府。”

    祭蓝有点莫名其妙地点点头。

    ——老子是招花希时强烈要求阿九和小茉莉生崽子的分界线——

    夕阳斜落,给上京的宫城染上一层淡淡的血色。

    有纤细窈窕的身影,静静地站在红色的巨大宫柱边,静静地看着那一抹夕阳。

    祭月从她的身后看去,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自家公主的背影在那淡淡的血色夕阳勾勒下有一种近乎凄凉与黯淡的感觉。

    “公主……。”祭月有些犹豫地低声轻唤,这个时候,应该是公主回宁王府的时候了,宁王爷交代了今晚他会回府用餐,但是公主到现在还在宫里,这个……真是让她为难啊,不知要如何向宁王爷解释

    “祭月,你说千岁爷今儿会回宫么?”贞元公主忽然一边望着那夕阳出神,一边忽然道。

    祭月心中暗自轻叹,但还是恭敬地道:“公主,九千岁昨儿去了秋山避暑呢,估摸着得今晚半夜才能回来呢。”

    贞元看着那一轮艳丽凄艳的夕阳有点忪怔,喃喃低语:“啊,是啊,避暑……是因为她怀上了孩子,在那里陪伴她吧。”

    祭月一愣:“谁怀孕了?”

    贞元低头轻哂:“总不是我有那种幸运。”

    是的,那是个幸运的女子,西凉靖虽然很反对自己这个大妹妹和百里青在一起,但是却还是非常维护她,不肯实情相告,若不是她用了计策,她又足够聪明能从蛛丝马迹里推断出西凉茉怀孕之事,估摸着等西凉茉生了千岁爷的孩子,她也会和所有人都以为那是百里青去领养的孩子。

    祭月看着贞元公主惆怅的样子,心中多少有点无奈,说起来宁王对公主已经是极好的了,公主原本也对宁王爷很有好感,只是在公主心底,不知道为什么始终挥不去九千岁的影子,那个男人那么可怕,却让公主在心底念念难忘。

    而偏偏九千岁对公主从来就不加辞色,也不知道公主怎么还是会对九千岁念念不忘。

    贞元并没有看见祭月眼底的不满和失望,只是忽然道:“去把咱们养的那一对八哥儿弄过来吧。”

    祭月闻言,更是一惊:“公主殿下,那八哥是……。”

    那八哥是百里赫云留给公主的,如果不是紧急军情或者生死攸关的情报,是不允许轻易动用和暴露的。

    贞元轻叹了一声:“我当然知道,你去吧。”

    祭月迟疑了片刻,还是低声点头称是,转身去了,她离开没多久,不一会就提着一只鸟笼子回来。

    祭月捧着笼子递给贞元,里头两只美丽的八哥一身乌黑的羽毛油光发亮,她的手有点颤抖,低声道:“公主殿下,您可要想好了,宁王待咱们不薄,而且您说过不会再为西狄卖命了不是么?”

    贞元打开笼子,将那一对鸟儿捧在手心,慢慢地抚摸了一会,轻哂:“是啊,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不会和西狄合作,不是么?”

    随后,她毫不犹豫地将一对儿八哥抛向天空。

    八哥扑棱着翅膀在天空转了一圈,叫唤了两声,随后便飞走了。

    贞元看着那一对儿八哥远去渐渐在天空中消失,随后轻叹了一声,吩咐:“一会儿咱们回府,你给连大总管带个口信,只说我有要紧事通知千岁爷就好,千岁爷什么时候有时间,便什么时候见我,不拘时候。”

    祭月一愣,随后点点头,心中亦不明所以。

    但是,似乎从很久以前开始,她就不了解公主的心里到底在想什么了。

    主仆两个一路便远去了。

    而两只八哥却并似乎并没有完成他们的使命,在刚刚飞出了皇城的时候,便忽然不知道哪里来的两只细箭,忽然准确无误地穿过八哥的头,两只八哥连叫唤都没有叫唤一声落了地。

    两道穿着司礼监值宿厂卫服的人影走了出来,分别捡起了地上的两只八哥,互看了一眼,然后便将八哥的尸体装进了布袋子里,返身而去。

    ……

    “宁王妃要见千岁爷?”连公公品茶的动作定住了,随后眯起细长的眸子睨着底下来禀报的青衣司礼监的二品洗笔太监,亦是他极为信任的下属,负责宫城防卫。

    “是,刚才宁王妃身边的祭月递来的消息,不过奴才底下两个小的,发现了这个。”那青衣太监恭敬又谄媚地上前来,在连公公面前打开了手里的袋子,里头是两只死去没多久的八哥。

    连公公低头看了一眼,随后挑眉,尖着嗓子道:“这八哥身上可有带着什么东西么?”

    千岁爷很早就说过,这宫城里允许活着的玩意儿飞进来,但是绝对不允许任何活着的玩意儿飞出去。

    所以司礼监原本有个拈竿处,原本是夏日里专门粘知了的,怕吵着主子们,后来专门就做这打鸟的营生,底下全是些百步穿杨的好手。

    那青衣太监摇摇头:“不曾发现什么,这才是奇怪的地方。”

    连公公在身边小太监的伺候下,戴上了一只精致的金丝手套,然后伸进袋子捏出那只死八哥出来查看了一会,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便扔了回去,颦眉道:“把毛拔了,然后剖开看看。”

    连公公素来是个心细如发的,所以这般吩咐下去,那青衣太监立刻点点头,让下面的人把八哥拎了出去。

    随后他又恭敬地问:“您看千岁爷那里……。”

    最近千岁爷多半时间呆在秋山上,连推了许多事儿,甚至一些朝中大员都不能得到千岁爷的接见,如今拿这事儿去烦千岁爷,是不是找骂呢?

    但连公公沉吟了片刻,方才道:“还是要问问千岁爷的意思。”

    原本大部分人都以为百里青不会在这个时刻见贞元,却不想百里青在听了连公公的话之后,便同意在百忙之中见见这位安分守己许久,又忽然有点不安分起来的宁王妃。

    ……

    而贞元公主原本也没有想到百里青居然这么快就同意见自己,忽然心中却有点莫名的不安起来,但是,如今看着司礼监的人都已经到了她面前,贞元想了想,还是从从容容地跟着去了。

    依旧是在太极殿边上的暖阁里,连公公领着她进了暖阁,面无表情地道:“王妃里面请。”

    贞元点点头,随后小意地道:“总管大人,不知道千岁爷今儿如何有空呢?”

    连公公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有点讥诮地道:“这就要问王妃了,不是您说了要见千岁爷的么?”

    贞元有点哑然,她是没有想到百里青第二天就答应见她了,一开始的时候,她甚至没有想好自己要见百里青的事儿到底……到底是不是太过鲁莽。

    这个男人太过迷人,但同样太过危险,与她遇到的任何一个男人都不同。

    如今这般干脆地答应见她,反而让她有些不安。

    但如今都到了门口,也容不得她退缩,便对着连公公笑了笑,然后进了门内。

    她一进门就站住了脚步,静静地看这那坐在上首明媚的烛光下闲逸地坐着的男子,他一手执笔,另外一只手以一种慵懒而优雅的姿态支着脸颊,垂着睫羽静静地看着手里的奏折。

    今夜他许是刚刚沐浴过,所以一身简单的素丝黑袍,而不是往日里那种艳丽浓郁的紫色衣衫,长长的黑发坠在身后,随意地用白玉簪子绾了一半。

    去了那种奢靡华美,他身上的洗练却越发地显出那种上位者才有的……优雅与一种难以接近的冷漠和暗夜一般的气息。

    贞元心中轻叹了一声,除了那个她那位哥哥,这个男人是她看到过最难以琢磨,最危险,却最迷惑人心的危险尤物,而比起她那正统的优秀的君王哥哥,这个男人更超乎常理而诡谲,仿佛夜空里变幻莫的云,谁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忽然变成狂狷的风暴,忽然以至于在某些时候,她那位人中豪杰的哥哥都在他面前显得笨拙和呆板。

    所以,虽然和西凉茉不对付,但某些时候,她还是相当佩服西凉茉的能耐。

    “看够了么,看够了就来给本座说说你要见本座的目的吧。”那个危险的男人垂着睫羽在一本奏折上勾勾画画,然后顺手把奏折扔在了一边,又用鼻尖一拈,勾下一本来,随意地翻开,同时忽然淡淡地出声。

    贞元吓了一跳,随后她轻声自嘲了一下,然后压下心中的不安上前恭恭敬敬地福了福:“贞元见过千岁爷。”

    百里青低头看这自己手里的奏折,仿佛完全没有看见贞元在自己面前行礼一般,贞元蹲了一会,没有等到百里青唤她平身,终是在忍得两腿酸麻的时候忍不住自己直起了身子。

    百里青却在这个时候忽然微微抬起眼,淡漠地瞥了她一眼,那种阴魅的眸光让她忍不住背脊有点发寒,她垂下眸子,静静地望着自己的鼻尖。“不要让本座再重复刚才的话。”百里青只是淡漠地瞥了贞元艳丽的容颜一眼,随后又低头继续自己的工作。

    没有任何情感的声音仿佛只是随口这么说着,但是贞元却明白,他的话从来就不是威胁,他从不吝啬把自己的话付诸实践。

    所以贞元并没有犹豫太久,而是径自道:“贞元只是听说……。”她顿了顿,还是一咬牙道:“听说千岁王妃怀孕了。”

    百里青写字的手一顿,随后他搁下了笔,淡漠地看向贞元,莫测高深地道:“哦,听说的么?”

    贞元鼻尖微微冒汗,袖子里,她掐了一把自己的手腕,但还微笑道:“嗯,是的,听说。”

    这种听说听起来就够荒谬了,尤其是在这个男人面前说这些话,但是她知道自己必须说下去。

    “然后呢,你还听说了什么?”百里青支着脸,似笑非笑地看这贞元,幽幽邃邃的眸光深浅不明,看得贞元心底有点发慌。

    她轻呼吸了一口气,然后看着百里青道:“贞元想着,千岁爷怎么也是西狄皇室的血脉,所以您一定知道西狄皇室很多时候会生双胎,所以,贞元想着若是千岁王妃能生下双胎,想必是大喜事,贞元正打算亲手绣上两套小娃儿的衣衫被褥给您和千岁王妃贺喜。”

    不得不说贞元的聪敏,她不过是从对她目的最有利的角度猜测了一番,却给她撞上了真相。

    百里青淡淡地道:“嗯,是么。”

    那种仿佛毫无讥诮的话语,却莫名地让早已习惯面不改色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贞元公主差点就说不下去了,但是她还是咬牙继续道:“贞元只是有点为千岁王妃担心,毕竟女子生产是一件极为危险的事情,更何况是生产双胎呢,哪怕是在咱们西狄皇室也有不少贵族女子因为生产双胎而亡的呢。”

    百里青看着她,勾了下唇角,示意她继续。

    贞元看着百里青不动如山只是似笑非笑地看这自己的模样,心中没来由地愈发发慌,但最后她还是一脸镇定地笑着道:“好在咱们皇室因为有生产双胎的传统,所以早早有先人备下了极好的秘药,能尽力保住母子平安呢。”

    说完这句话之后,贞元心中到底暗自松了一口气,在这个男人可怕的目光下,她觉得自己几乎要窒息。

    “嗯,原来王妃的目的就是要告诉本座,西狄皇室有药能保住王妃母子平安,然后你想说的是你能替本座拿到那种药是不是?”百里青看这贞元,轻笑,魅眸幽幽。

    贞元有点儿脸红,却轻声道:“千岁爷,您应该知道贞元所求为何,贞元已经将船的图纸给了您,但是那些稻子,贞元不是不想给您,但是西狄那边已经将所有会种植的人都严密地看管了起来,所以贞元也只好将功折罪。”

    “王妃还是没有放弃要置明孝太后于死地的目的么?”百里青看着她勾了下唇角,颇有点嘲谑的味道。

    贞元毫不迟疑地点头:“没错!”

    百里青忽然朝她比了个过来的手势。

    贞元公主迟疑了一会儿,还是低着头慢慢走了过去,然后在离百里青大约一米左右的距离跪坐下来——她可没胆量居高临下地俯视百里青。

    “千岁爷……。”

    “你觉得,这个孩子是我的么?”百里青睨着她,忽然莫名其妙地来了一句。

    贞元却顿时出了一身冷汗,过近的距离,让她可以清楚地看见百里青脸上每一寸精致完美的线条,但是也让她清楚地看见他眼睛里那种极为危险莫测的东西。

    这个问题并不好回答。

    回答不是,说不得就直接激怒了百里青,说是,那么就代表……她明确地知道他是个男人。

    贞元沉默了一会儿,百里青却仿佛大发慈悲地放过她似地,轻笑了起来:“看样子,王妃果然是个众人皆醉,你独醒的聪明人,不过聪明人都……。”

    “都活得不长,我知道,但是聪明人也可以成为您手里最好的刀,贞元愿意效忠于您,为您求取王室秘药,只是请您让我加入司礼监。”贞元忽然抬头看向百里青,神色冷静地道。

    “加入司礼监,成为本座的刀?”百里青睨着她,仿佛颇为感兴趣的模样,只是眼底诡谲的幽暗有一种诡谲的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