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四十六章

    “梅花结梅子?”长年有些疑惑地看着自家主子。

    百里赫云微微勾下唇角,看向窗边的双耳青瓷金边花瓶,随后淡淡地一笑:“嗯,万物枯荣皆有时,梅花亦有结子处,只是有些出乎人的意料罢了。”

    长年皱眉,沉思了片刻似乎明白了什么,随后脸色之间便带出了些轻蔑来,轻声冷嗤:“呵,那梅花也不知道结出来是谁的梅子。

    谁不知道百里青就是个阉人,他的妻子开花结果,这顶绿帽子还是真绿油油到了极点。

    百里青赫云瞥了他一眼,挑眉道:”怎么,你觉得这个孩子不是九千岁的么?“

    长年用一种极为怪异的目光看向百里赫云:”陛下,您大约忘了,九千岁是个太监。“

    太监只有两种情形之下会有孩子,就是他让自己的妻子和别的男人对食,或者是那位千岁王妃与什么人偷情了。

    百里赫云目光落在手里的梅花之上,随后似笑非笑地道:”嗯,九千岁是个太监?“

    长年觉得自己主子用的是疑问句,不免心中有点诧异,随后狐疑地道:”怎么,陛下发现了什么?难道九千岁是嫪毐之流么?“

    昔年秦始皇嬴政之母赵姬与后宫总管嫪毐有所苟且之事,朝野皆知,那嫪毐就是个假太监。

    百里赫云望着窗外不远处那辽阔的大海,淡淡地道:”嫪毐之流怎么能与九千岁相比。“

    长年看着自家主子似乎也没有再细细说下去的意思,便也只道:”这史书之内也从来没有见到任何人敢自比九千岁的嚣张狂妄。“

    百里赫云笑了笑,神色淡漠:”是啊。“

    长年又轻声道:”陛下,如今咱们这一头接到了消息,只怕贞元公主那一头已经不妥了。“

    百里赫云漠然地道:”贞元为人太过聪明,虽然看起来倒是一副温良恭谦的模样,但是心中之傲骨却比谁都硬,她总怨恨母后对她不公,还以为别人都不知道,只是人的眼睛却总是最难骗人的,既然当初她答应为母后效力,母后才放过了她,还让她享了公主尊荣多年,这本就是一场交易罢了,偏生她总不甘心。“

    百里赫云俊秀异常的面容上笼着一种上位者特有的冰冷残酷,顿了顿,继续道:”想要享用皇族的位子,成为天下间人人觊觎的美人,便要付出代价,难不成她以为这皇族是这么好做的么,身为皇族,既然享受了皇室带来的荣耀,便要承担皇族的责任,所以,这一次,她若是为国捐躯了,本皇自然为她安排好身后事。“

    长年闻言,看这百里赫云冷漠的面容,便点点头拱手称是。

    ……

    等着长年离开之后,百里赫云低头看这窗边的一束绢做的小巧腊梅,小巧精致的腊梅用了极为清雅的颜色,手工也很好,做得很是逼真,在海风吹来之后,轻轻摇晃着。

    百里赫云低头望着那一朵朵的小梅花,目光幽幽沉沉下去。

    许久,他方才轻声道:”腊梅花儿,不管怎么样,希望你能顺利地产下孩子。“

    百里赫云低头轻轻地嗅了下那一束精美的绢花,薄唇仿佛无意地温柔地轻轻地触碰在那花瓣之上。

    有冰凉的海风掠过,天色渐渐地阴暗下来。仿佛有诡谲的云掠过了天空。”主子,您身子不好,可不能吹风,天色不好,您可要注意了,别着凉。“章姑姑温和的声音在百里赫云的身后响起,她手上还端着热气腾腾的药汤。

    百里赫云侧过脸看着那黑漆漆的药汤,不免有些无奈:”姑姑,我这病整日吃这苦药,可也不曾有什么助益。“

    虽然是戏谑的话语,却让章姑姑心中一酸,勉力笑得温柔:”您还没大婚,娶个皇后,给咱们西狄皇族开枝散叶呢,怎么总是喜欢说些不吉利的话来。“

    百里赫云心中知道章姑姑不好受,便也柔声道:”好,我喝了就是。“

    章姑姑看了看窗外的天空,只微微颦眉:”瞅着这天气,似乎有大风暴要来了呢。“

    百里赫云漫不经心地看了下天空,淡淡地道:”是么,或许呢。“

    ——老子是好困,二货悠好困好困的分界线——

    秋山”大姐姐,你可小心着些。“西凉月看着西凉茉从温泉房里出来,便赶紧扔下手里的诗书,赶紧冲了过去,试图扶住西凉茉。

    白蕊看着西凉月冲过来,心中吓了一大跳,赶紧一把将西凉茉扯开,没好气、更不客气地瞪着西凉月:”五小姐,您可得小心些,若是不小心把大小姐撞了,只怕千岁爷会剥你的皮!“

    她怎么瞅着这位五小姐对着大小姐的热情真真是过了头,简直要跟她们这些婢女抢人似的!

    西凉月的动作顿了顿,随后轻哼了一声:”切,又不是他的孩子,与千岁爷有什么关系,只她不要为难大姐姐就很好了。“

    随后她又继续自言自语地道:”不过她要是为难大姐姐,到时候老了,可就没人给他送终了!“

    西凉茉和白蕊两个互看了一眼,不免心中苦笑,这丫头还真是……什么都能想,偏生她们还不能对她说出实情。

    关于百里青真实情形到底还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只能任由她们误会自己肚子里的娃儿是……百里青找人下的种!

    不过好在这两个丫头看起来似乎和西凉靖一样,目前看着还是站在她这一边的,甚至可以说了怜惜她‘受委屈’‘日子难熬’,也不知道百里青听到了会是个什么反应。

    西凉茉心中默默地叹息了一声。”好了,你别粗手粗脚的,一会子若是让大姐姐不小心摔了,碰了,有你好看的!“西凉霜冷冰冰,硬邦邦的声音在西凉月的身后响起。

    西凉月不忿地扭头冷笑:”三姐姐是在说你自己么!“

    西凉霜轻嗤了一声:”谁应声,说谁!“

    看着姐妹两个乌眼鸡似乎的在那斗嘴,西凉茉和白蕊两个默默地又叹息了一声,这算是欢喜冤家么?

    但西凉茉还是欣慰的,虽然姐妹两个没了当年在二夫人面前的那种‘姊妹友爱’,时不时嘴巴都要犯贱去骂骂对方,口角不断,但是好在却也只是如平日那样两面三刀,背地里恨不得戳对方一刀。”好了,你们两个,这些日子也到了山庄有些时日了,可想过要呆到什么时候,怎么和咱们那哥哥说?“西凉茉懒洋洋地支撑着脸颊打断了她们的吵闹对话。

    西凉霜和西凉月方才都安静了下来,对视一眼,她们两个自‘不小心’从西凉靖那里套了真相出来之后,便立刻齐齐毫不犹豫地要翻山过来,冒着生命危险也要证实一下哥哥的话,因为她们实在无法相信西凉茉竟然会……会怀孕了,而且孩子还不是九千岁的。

    直到亲眼看见了西凉茉挺着大肚子,两姐妹都齐齐傻住了,过了好久才确信自己没有看错,西凉茉确实——怀孕了。

    而她们发现了西凉茉的秘密还能安全地留在这里,只能说是百里青大发慈悲了,在自己孩子生下来之前,任何人如果闯入了这里便只能‘永远’地留在这里!

    永远是有两重含义的,一个代表生,一个代表死,而西凉霜和西凉月很明显,原本被百里青划入第二阵营——留下尸骨,永远长眠此处。

    但是后来……因为西凉茉求情的缘故,所以百里青还是允许她们留在西凉茉的身边,但是没有生产之前,永远都不能离开秋山。

    西凉霜很是无所谓地道:”没关系,我愿意留下来陪伴姐姐呢!“

    西凉月冷冷地白了她一眼:”你嘴巴上倒是挺甜蜜的,我也愿意留下来陪伴姐姐!“

    西凉霜要的就是她们这两句话,随后轻叹了一声:”好,谢谢。“

    姐妹两个草率做了决定之后,虽然有些不安,但也不好再说什么。

    毕竟她们也知道西凉茉是为了她们的小命着想。

    姐妹三人倒也是其乐融融,关系仿佛比原本的还要好些。

    白蕊和白珍在一旁看着不免感叹世事无常,势同水火的三姐妹倒是还有今日,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西凉茉的身体和精神在西凉霜和西凉月过来陪伴之后,好了不少,毕竟百里青到底不是能天天来,晚上一个人睡的时候,西凉茉多少有点难以入睡,但如今倒是好些了。

    只是好时光总是很难留住。

    这日中午。

    西凉月笑笑嘻嘻地地端一碗饺子进了西凉茉的房内,西凉茉正在低头细细看书,不想见她进来,便微微一笑:”月儿,你来了。“

    西凉月凑近西凉茉身边,把饺子搁在抬上,凑过去撒娇:”大姐姐,你看我做了好吃的饺子呢,你可要试试?“

    西凉茉闻了闻,笑了起来:”是小叶黄馅料的吧,味道闻着极好。“

    小叶黄是一种特殊的野菜,味道煮了饺子起来,清新又爽口。光是闻了闻,西凉茉便觉得食指大动了。

    如今八个月的身子,她一改之前的常态,特别能吃,肚子也愈发的大了。

    只是她刚夹了一只送到嘴边,却见门忽然被人狠狠撞开,然后一道人影气喘吁吁地冲进来,一推西凉茉的手,就将她手上的东西全部打翻。”不能吃,这有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