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四十七迷章 真相迷雾

第四十七迷章 真相迷雾

    “不能吃,这有毒!”

    西凉茉的手立刻一顿,然后面无表情地看向地面上碎了一地的盘子和饺子。

    她抬头看了看一边气喘吁吁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满头乱发,额头流血外带满脸怒容的西凉霜,再看向一边垂着脸一句话不说的西凉月,淡淡地道:“谁能给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西凉霜冷冰冰地瞪着西凉月,怒道:“我原以为韩氏死了,虞侯那混账也死了,这么些年,咱们三姐妹到底该经历的都经历了,总如在重生了又一回,大姐姐虽然行事狠辣了些,却只是还有本心在那里,咱们当年对大姐姐也做了不少落井下石的实情,大姐姐终归没有对咱们赶尽杀绝,后来也算是多有照顾,如今你怎么倒是糊涂起来,做了这些混账事儿!”

    西凉茉听着西凉霜断断续续地骂着,也大概明白了些实情的原委,原来今日西凉月说是要亲手做些小叶黄的饺子,西凉霜便道一起帮忙,不想刚刚做好了饺子馅,她觉得口渴,就喝了西凉月递来的一杯水,喝了没多久,赶饺子皮的时候就有点头晕脑涨的打瞌睡,西凉月便笑说她是昨夜没睡好,让她去睡觉,她也没有多想就去了。

    但是西凉霜刚准备进房,忽然就发现自己还有钥匙落在西凉月那里,就强自撑着折回去拿钥匙,哪里想到刚刚去到西凉月的房间就发现西凉月在饺子馅里洒什么东西,而且一副神色紧张的模样,陡然见她进来,西凉月竟然紧张的将手里的东西给打翻在地,碎了一地的红色粉末。

    她瞅着哪粉末怎么看也不像是好东西,顿时怀疑起来。

    但是面对西凉霜的质问,西凉月却什么都没有说,而是忽然一把强行拽过西凉霜,把她推倒在自己的床上,再用头绳捆了手脚,帕子塞住了嘴。

    西凉霜原本那就摇摇欲坠,精神恍惚,哪里还能经受得住她这么一拖二扯的,当即就半晕了,心中焦急却只能任由西凉月摆布而无可奈何。

    西凉月随即继续将自己手上的工作做完,将加了料子的饺子做好,蒸好便要端去给西凉茉吃。

    西凉霜虽然迷迷糊糊的,但是也知道自己是中了什么药才会这样,但是一直悄悄咬住舌尖不让自己真的昏睡过去,来不及挽救即将发生的事情。

    等到西凉月离开以后,她就用自己的头狠狠朝着床柱撞去,用疼痛逼迫自己保持清醒,然后扯开了手上绑住的那些头绳带子。

    也多亏了西凉月本来就不是干这种事儿的老手,所以绑得并不严实,而西凉霜当年还是多少经历过很多事情的,对于这种脱困有些心得,所以很快她就脱困了,然后跌跌撞撞地找到了西凉茉这里来。

    西凉茉看向一边站着的的西凉月,随后摆摆手让跟着进来的其他杀气腾腾的侍卫们都退出去,只留下了魅晶。

    而白蕊和白珍两个早就自觉地站在了西凉茉身边,将西凉月挤开了。

    魅晶对着西凉月怒目而视,手腕上的弯刀已呈攻势,只待一会自家主子一发话,便毫不犹豫地要取下西凉月项上人头!

    “你有什么要解释的么?”西凉茉淡淡地道。

    西凉月垂着眼,脸色有点发白,但是依旧一句话不说。

    西凉茉接过白珍递过来的安胎茶,低头轻品了一口:“这么些年来,我觉得当年你帮着韩氏在我身后落井下石是因为要保住自己,何况人都是有些势力的,若是要活得好,自然免不了一些逢高踩低的,但是后来你是所有姐妹里头最小,却最醒悟得最快的,我也认为你是最善良的一个了,待你是最不薄的,连我国公府也是让你管着,亦帮你留心了好夫婿,只是不想你们无缘无分。”

    若不是她默许了,国公府还轮不到西凉月这么个小小庶女来管。

    她顿了顿,复又道:“原本千岁爷交代过所有进我口里的东西,我用的东西都要有人先亲自查验,用过,而你送来的东西,我却是直接用了的,然后这就是你回报我的方式么?你很恨我是不是!”

    西凉月忽然一抬头,大眼里竟然已经满是泪水,大声道:“才不是,如果我恨你,我才不会用……我……!”

    她忽然一咬嘴唇,蓦然地别开脸,一句话都不说。

    “你既然不恨我,那么给我一个你这么做的理由,莫不是有人威胁你么?”西凉茉挑了下眉,又问:“是咱们那位大哥哥?”

    西凉月胡乱地摇摇头,咬牙哽咽道:“大姐姐,你不用猜了,不是大哥哥,这事儿是我自己要做的!我知道千岁爷若是知道此事,免不了又要有不少人被牵连,但是这事儿真的只是我自己下的决定,和大哥哥无关!”

    西凉茉勾了下唇角,垂着眸子一边喝茶一边慢条斯理地道:“这事儿从你这发起来的时候,就已经和国公府脱不了关系了。”

    西凉月一愣,但还是低下头,一句话都不说。

    “好,你既然不愿意说,我亦不勉强,这事儿我自然会交给锦衣卫的人去查,查出来是个什么结果,你自有个心理准备就是了,千岁爷这人一向是宁愿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的。”西凉茉轻叹了一声。

    西凉月不敢置信地再次看向她:“大姐姐,那是咱们的爹爹和大哥哥!”

    在西凉月和西凉霜的心底,哪怕西凉无言父子对她们再淡漠,但终归没有实质性地伤害她们,而且在长兄如父,父权最重的这个时代,身为子女根本不敢相像去怨恨自己的父兄,宁愿把情绪和心机用在对付自己同个高墙大院的女子们身上。

    但西凉茉却并不同,她身体里住着的是另外一个时空的灵魂。西凉茉吹了吹茶水上的叶末子,淡漠地道:“是么,那一直是你们的爹爹和大哥哥,却不是我的。”

    这番言论一出,顿时让西凉月和西凉霜瞬间震住了,皆是齐齐不敢置信地看向西凉茉。

    西凉茉却仿若无睹一般地看向西凉月:“我该说的,就说到这里了,你先自己呆着好好想想,想清楚了,再来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做这种事儿。”

    随后,她摆摆手,让人将西凉月给带下去。

    看着西凉月一路有点呆呆愣愣的模样被带走,西凉霜随后欲言又止地看向西凉茉。

    西凉茉看了下她那身狼狈的造型,不免暗自轻叹,随后吩咐她:“好了,不管三妹妹你想要说什么,还是先去把你身上的伤处理好,特别是你额头上的,你可是堂堂的郡主,若是破了相,可也难嫁人了。”

    西凉霜也知道自己如今的模样极为狼狈,只好点点头,先跟这白蕊出去治伤了。

    等着她刚刚清洗了和包扎好头上的伤口,换了身衣衫之后,便迫不及待地在自己丫头的扶持下又往西凉茉这里来。

    “大姐姐。”

    西凉茉也已经换了一身衣衫,一脸平静地坐在摇摇藤椅上饮茶,见西凉霜进来,便淡淡地道。

    “嗯,你来了,坐吧。”

    西凉霜坐下之后,西凉茉又问了问她头上伤口的情形。

    西凉霜摇摇头:“太医说了没有什么大事,只是……。”

    她迟疑了片刻,轻声道:“大姐姐,我知道您觉得大哥哥认为西凉仙姐妹和韩夫人的死与你有关,但我想这事儿不会是大哥哥做的。”

    西凉靖对西凉茉的情感,连她都看不明白,但是至少从那日大哥哥的表现来看,这事儿真的不像是他会做的。

    “嗯,我也没有认为是他指使的。”西凉茉淡淡地开口,浅浅的夕阳落在她脸上,勾勒出深浅不明的光影,有一种莫测的气息。

    “嗯?!”西凉霜不禁一愣,随后莫名地看着西凉茉:“那……那大姐姐你方才对西凉月说的是个什么意思呢?”

    西凉茉勾了下唇角:“那是因为如果不让她知道不实话实说就会牵连到她并不想牵连到的人。”

    西凉霜方才若有所觉,随后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一会才支支唔唔地道:“其实我看着五妹妹大概是不知道为什么鬼迷心窍了,或者是被什么人指使了,一时间头脑发热才……。”

    “才想要我的命,或者说想要我孩子的命,是不是?”西凉茉淡漠地道。

    西凉霜瞬间怔住了:“大姐姐,您的意思是……。”

    西凉茉抚摸着自己的腹部,冷冷地道:“你说的那些红色粉末,底下人拿去给太医验看了,那些是西域番红花,你久居侯爷府邸,这些害人的玩意儿不会不知道是些个什么用途。”

    西凉霜瞬间睁大了眸子,她当然知道,平日用的番红花已经是药性很烈的,一点就能让怀胎初期的女子流产,而一定剂量的红花则能助产,但是西域番红花是一种极为难得的活血圣药,足以让产妇失胎,而且血流不止而亡。

    “这种番红花平日里也很是难寻,五妹妹到底是去哪里弄来的?”西凉霜百思不得其解:“这种东西就算是平常药店都没有的,二十两银子一钱呢!”

    因为进货价太贵,平日里也很少有人买,所以药店都不怎么进货,当年她弄掉那些小妾的孩子的时候也曾经派人去寻过这些药,所以知道行情。

    西凉茉轻哼:“是啊,这就要问咱们那五妹妹了,我已经让人去查所有上京的药店了,看看谁曾经卖过这些玩意儿,谁又曾经来买过。”

    西凉霜咬了咬牙,脸色也变了:“这事儿可不简单,我原本以为五妹妹只是一时间昏了头,如今看来,这小贱人难道真的……那……那……。”

    她眼底闪过一丝狠辣,咬牙道:“那就真的留不得了!”

    西凉茉抬起眸子看了西凉霜一眼,轻嗤:“方才我还觉得你是个心软的,怎么这会子态度忽然变了。”

    西凉霜眼底闪过森冷:“不是我这做姐姐的心狠,而是咱们国公府邸到了今日,她还是放不下以前的那些恩怨,要置人于死地,就真的是无药可救了,毕竟当年还是小孩子,但是如今咱们都已经心智成熟了!”

    西凉茉看着西凉霜,沉默了一会,随后拿起甜汤喝了一口之后,方才淡淡地道:“这个,我看五妹妹倒不是因为当年的恩怨才下此毒手。”

    她顿了顿,在西凉霜诧异的目光中缓缓地道:“若是她要报复,完全可以在你发现之后住手,然后向你求情,你到底顾念着这些年姐妹的情分,所以必定会帮她隐瞒,然后她可以再伺机而动,但是她还是坚持完成了这件事,甚至冒着我出事了,她必定会死无葬身之地的危险做这些事,你觉得我当年与你的怨深还是与她的怨深呢?”

    西凉霜下意识地没好气地道:“当然是和我,我到现在都记你踩断我的手指,又把我绑上花轿的事儿。”

    西凉茉轻笑:“那么如今呢?”

    西凉霜别扭地别开脸不说话,只是脸颊绯红。

    西凉茉方才道:“这不就是了么,你都能放下了,我原本与她也没有什么太深的怨恨不是?”

    “那……那她到底是为什么,是被人指使么,但若是她不恨你,又有谁能指使她做这些事儿?”西凉霜还是很疑惑。

    不过她也在疑惑若是西凉月已经恨西凉茉到了如此地步,当时甚至可以直接要了她这个三姐姐的命,也不至于让她有机会跑出来示警。

    西凉茉道:“你再虞侯府上的时候,会在什么情形之下希望能置一个女人一尸两命呢?”

    西凉霜冷哼:“当然是那些抢了夫君的注意力,将我身为夫人的尊严踩在脚下的贱人,恨不得她们和她肚子里的孽种都死掉才好。”

    西凉茉微笑:“那你觉得我和五妹妹都喜欢上同一个人了么,否则怎么会有此举呢?”

    西凉霜一愣,下意识地摇头:“不,这怎么可能么。”

    她虽然不知道西凉茉到底喜欢着什么人,但是……应该是她肚子里的孩子的父亲吧,否则按着西凉茉的性子,怎么会让人随便动她?

    而西凉月明显不知道谁是西凉茉肚子里孩子的父亲。

    “行了,咱们也不必再猜测,但等两日,我想我们就能知道答案了。”西凉茉轻叹了一声,揉了揉眉心。

    看着西凉茉有些疲乏的样子,西凉霜才想起今日西凉茉真的劳神了,随后便立刻起身,柔声道:“好了,大姐姐,你先休息吧,总归是没有出事,已经是万幸,可不要因为太过操劳反而让你身子不好。”

    西凉茉点点头,让人送了西凉霜出门,自己也在简单洗了脸后就上床歇息下了。

    白蕊看着西凉茉忍不住轻声安慰:“大小姐,不必把这事儿往心里去。”

    西凉茉自嘲地笑了笑:“嗯,我只是希望西凉月不要让我太过看淡了人性。”

    ——老子是中秋快乐,感谢大家对我这段时间不给力的支持的分界线——

    西凉月沉默的时间并不久,不过一天时间,她要求见一见西凉茉。

    西凉茉得到这个消息之后,一点都不惊讶,虽然没有任何人过来逼问,但就是这种仿佛一切都尘埃落定的沉寂,让她越来越不安,最终太多的想象和之前百里青在府邸里大开杀戒时候曾经给予她最直观的冲击,会让西凉月终于忍不住要求面见西凉茉。

    “怎么,想好了么,给我一个能说服我的理由?”西凉茉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少女,淡淡地开口。

    西凉霜在一边看着西凉月,也有些紧张,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什么,若是西凉月真的……她心中叹息了一声。

    西凉月沉默了许久,久到西凉霜都觉得空气很有些窒息的味道,而西凉茉却非常耐心,直到西凉月仿佛终于下定了决心,忽然抬起头看向西凉茉咬牙道:“大姐姐,不管你信不信,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

    西凉霜在听到这个答案后,瞬间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你说什么!”

    这丫头是不是脑子坏掉了!

    西凉茉手上喝安胎药的动作一顿,随后淡淡地道:“你让她说下去。”

    西凉月红着眼,咬牙道:“大姐姐,我虽然不知道别的,但是你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九千岁的,那么这个孩子要么是九千岁强迫你怀上,给他延续香火的,要么就是你心上人的,若是九千岁强迫你怀上的,那么这个孩子若是生了出来,你又还能有活路么,九千岁这样的人,虽然看着身子不全了,但是绝对不会允许你在他身边养育孩子的,这是昭示天下他……他无能,母去子留,这史上也不是第一次了,而若是你心上人的,九千岁更不会允许这个孩子留下来!”

    她一口气说完之后,又继续哽咽道:“月儿知道你会恨我,但是若是大姐姐能好好地活着,月儿便是九死亦不悔,我绝对不会让任何能够威胁道姐姐生存的人或者物存在!”

    话说到了最后,西凉月扑倒在西凉茉膝前,抬起头看着她,眼睛里一片猩红,甚至有一种近乎疯狂的神色出来。“姐姐,你要相信我,相信我是……”西凉月近乎痴迷地看着西凉茉,轻声道:“相信我是爱你的,比谁都爱你!”

    西凉霜看着西凉月瞬间毛骨悚然,西凉茉冷冷地起身,一言不发地转身就走。

    “大姐姐!”西凉月看着她的背影,低声轻喃。

    “大姐姐!”西凉霜复杂地看了西凉月一眼,随后跟了出去。

    ------题外话------

    中秋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