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五十十章 莫失莫忘

第五十十章 莫失莫忘

    涑玉宫

    一道人影慵懒地斜斜靠在软塌上,柔软而充满光泽的乌发散落在榻上,一如垂挂着的华美丝绸幔帐。

    两名美貌的小太监恭谨地跪在一边,为他捶腿。

    烛火幽暗不明,在他身上烙印下莫测的光影,将他的身影和黑暗融成一体,仿佛栖息在暗夜里的慵懒魔。

    “夫人说这事儿绝对不要告诉千岁爷。”小胜子恭恭敬敬地在百里青身边道。

    虽然他这么说着,但是这并不妨碍他方才竹筒倒豆子一样把所有的事情都给百里青从头到尾巴说了一遍。

    因为,他实在不认为这件事情能瞒得住百里青。

    百里青懒洋洋地靠在软榻上道:“嗯,她不就是想要保她那个愚蠢的妹妹么。”

    小胜子点点头:“是,所以连追捕的事情,夫人都是交代给了鬼军的人去做。”

    百里青轻叹了一口气,慵懒地道:“这丫头就是个妇人之仁,不过想来她也知道这事儿瞒不住,只是还要这么做个瞒住本座样子,不过是求个心安罢了。”

    “那千岁爷看要怎么处置那靖国公府邸的五小姐?”小胜子心中也有些了然,夫人只是表明了她的态度而已——有错当罚,但是罪不至死。

    当然,这是夫人的结论,可是在千岁爷这里就未必了。

    百里青沉思了片刻,随后唇角勾起一抹讥诮的笑容来:“既然茉儿喜欢留着她,那就留着,她不是很爱茉儿这个姐姐么,那么如果以后为了这个姐姐去死,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小胜子一愣,有点不明所以。

    但是百里青却再次懒洋洋地开口道:“国公府的这位五小姐既然现在不喜欢嫁人,以后也就都不要嫁人了,晚点儿把嫣红派到她身边去,以后就让嫣红好好地服侍这位五小姐,该教导的东西都教会了。”

    小胜子又是一呆,他总觉得自己跟不上爷的思路,嫣红夫人?那不是前院以前那位据说‘最受宠爱’的夫人么。

    伺候五小姐是为什么?

    他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随后还是点点头,应声下去了。

    但是好歹小胜子也在百里青身边伺候好些日子,走到院子外头刚吩咐完,忽然心头一凉,就有点明白了。

    爷这是打算……

    这,这……他记得那位五小姐应该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吧,爷打算让她称为嫣红夫人那样的人么!

    小胜子心中不免暗自叹息了一声,随后摇摇头,算了,反正自从那位国公府的五小姐做了这种事儿之后,就已经注定这辈子好过不了了。

    等着小胜子处理完百里青吩咐的事儿之后,折回来正巧见着李密和宿卫,老医正、血婆婆并着好些百里青的心腹进来。

    小胜子心中咯噔一下,另外那些人原本是在朝,但从不轻易暴露身为百里青心腹的重臣,甚至外人看着还是敌人,如今居然这么来了。

    随后还他是立刻迎上前了,众人齐齐打了声招呼,然后小胜子便将他们都领了进去,不一会连公公也来了,见着小胜子,便匆匆忙忙地道:“一会子你去前面守着,咱家手头上还有不少事儿,别让底下那帮小兔崽子们添乱,快去!”

    小胜子无奈,也只能应了出去。

    等到第二日的时候,连公公才一脸疲倦地回来了,让小胜子接着去伺候百里青。

    小胜子心有疑惑,但看着连公公又开始顶着疲惫的身躯忙碌起来了的样子,也只能叹息了一声,转身回了涑玉宫。

    进房的时候,房内一股子淡淡的醒神香和正在收拾书册、奏报、地图的宫女们都让小胜子明白,自家爷昨夜并没有休息。

    他立刻让身边跟着的小太监去准备些安神养气的药草煎水,准备沐浴的东西,然后拿了一盏安神茶进了内殿。

    “千岁爷,喝点迷迭香的安神茶,养养气。”小胜子一边说话,一边将手上的东西给递到正慵懒靠在八仙椅上养神的百里青的手上。

    “千岁爷,您这是……。”看着百里青喝了茶,小胜子方才轻声迟疑地问了起来。

    “嗯,很快就要出发了,否则这时日上就来不及了。”百里青淡漠地道。

    小胜子心中的预感果然成真,随后忍不住道:“但是爷,此行未免太过危险了。”

    百里青似笑非笑地弯起唇角:“危险,嗯,是危险,对谁危险却也未可知。”

    小胜子看着百里青的样子,有些无奈,随后忽然想起什么,又赶紧道:“早前您还没做决定的,可是与西狄送来的箱子有关?”

    百里青微微睁开幽魅的眸子,淡淡扫了他一眼:“你如何开始这般呱噪了?”

    小胜子被那凉冷幽沉的目光一扫,随后就是一个寒战,不敢再说什么。

    百里青忽然有点不耐烦地道:“去把府库里新进贡的西域瓜子送一点过来!”

    小胜子立刻点点头,恭恭敬敬地退了出去,然后立刻吩咐其他小太监立刻去把瓜子弄来。

    夫人怀孕之后,爷最近日子不好熬,所以瓜子也就用得特别快。

    按照夫人的说法就是杀人泻火、居家旅行必备之物!

    ——老子是最近老很受伤的咆哮分界线,什么猥琐的东西都往老子头上挂啊!——

    秋山

    “阿九,你怎么了?”西凉茉懒洋洋地歪在百里青宽大的怀里,纤手搁在他放在自己肚子上的手上。

    百里青慢慢地抚摸着她已经隆起很大的腹部,却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伸手握住她的手腕,淡淡地问:“脚还肿得厉害么?”

    西凉茉有些无奈地嘟哝:“嗯,还好。”

    虽然已经有心理准备怀孕后期的日子不好过,而百里青也让太医和懂得推拿的医女贴身伺候,但是怀孕双胎对下肢的压迫还是会让脚肿胀无比,而腰酸背痛,半夜里起来七八次,也习以为常了,还有低血糖或者别的什么原因导致的心慌气短也都是时常有的事儿。

    “嗯,还有两个月你就要生了,这日子很快就会过去了。”百里青温声道。

    西凉茉忽然勉力支起自己的身子看向百里青,正色道:“阿九,你有什么事情想说,就说。”

    他忽然在秋山呆了足足十日,这样反常的事儿他不会指望她不知道吧。

    百里青看着她,随后似笑非笑地弯起唇角道:“嗯,人说怀孕了的女子会变成笨蛋,看样子我家小夫人倒是一如继往。”

    “好了,快说实话!”西凉茉没好气地道。

    百里青方才道:“嗯,为师可能要去一趟西狄,不过没几日便会回来了。”

    西凉茉瞬间眯起眸子,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什么,这个时候你要孤身前往西狄?”

    每次他一用‘为师’这个自称就表示——没好事!

    百里青温柔地抚了抚她柔软的长发,淡淡地道:“嗯,别担心,为师会赶在你生产之前回来的。”

    西凉茉闭了闭,让自己平心静气下来,方才继续问:“为什么要去西狄?”

    百里青淡淡地道:“洛儿病情不好,时日无多,有了反复,老魔物这次回来就是为了此事,他解蛊用的方法与我不同,没有为师解的彻底,老魔物在海外魔宫养了魔鲨,要生取魔鲨之胆再与同源之血当场混合放入鬼贝母之中才能有养出最终的解毒之珠,而海外魔宫就在西狄。”

    “洛儿的病……所以你才要亲去西狄么?”西凉茉颦眉。

    百里青微微颔首:“没错,但是取药来回不过大半个月的时日,若一路快马加鞭,赶上你生产之前一个月说不定就能回来了,而且我并不上西狄本土,只是行经过海域罢了。”

    西凉茉迟疑道:“可是你身为敌国实际掌权者,却要深入敌境,岂非太过危险,而且朝中政务要怎么办,若我能替你看着倒还好些,可是我……。”

    “你不必忧心,为师已经将朝中政务分别交托给李密和宁王,还包括了云生他们,各司其职,如果实在不行,也会来知会你一声,想来也不必太担忧,为师不过去一个月都不到,也生不出什么大事,何况百里赫云不也曾经深入我境么,难不成为师这只是行经路过的还比不得他,嗯?”百里青淡淡一笑,手指慢慢抚摸过她的脸颊。

    西凉茉一时间竟无话可说,沉默了许久,只能轻声道:“洛儿他的病情到底怎么样了?”

    “还好,只是时间有些紧迫。”百里青温声道。

    西凉茉轻叹了一声:“你这一次回来以后,是不是马上就要走了?”

    如果不是因为要走了,他怎么会在这里停留那么久?

    百里青微微颔首:“嗯。”

    她迟早都要知道的。

    西凉茉张了张唇,却只觉得满心都是混乱的,她终是什么都没有再说,只是偎依进了他的怀里。

    百里青抬起她的脸,低头深深地吻了上去,柔软的唇瓣相触的时候,他仿佛是要把她的灵魂都给吸附进自己的身体里一般,吞咬着她丰润的唇瓣,双手也在她身上游弋起来。

    他素来喜欢她的唇,不似时下文人所喜的那种所谓樱桃小口,而是柔软的丰润的,笑起来的时候,唇角微微翘起有一种不属于女子的狡黠与惑人,带着一种近乎诱惑似的气息,让人恨不得能将她给吃了下去。

    略显得粗暴而充满侵略性的吻让西凉茉几乎窒息一般,她温驯地伏在他怀里,温情地回应他的索求。

    直到百里青吻够了,方才慢慢地松了吻住她的唇。

    而一直温驯的西凉茉却忽然一张唇,狠狠地咬上了他的薄唇,一改温情默默的面具,恶狠狠地道:“如果你食言赶不回来,我就咬死你!”

    她咬得一点都不留情,血腥味瞬间就在彼此嘴唇之间蔓延开来

    百里青一顿,随后近乎叹谓地道:“你这个欺师灭祖的丫头,好,你可以松开了。”

    西凉茉笑了笑,方才松了咬住他精致薄唇的牙齿,然后继续靠在他怀里,满意地道:“这还差不多,还有在外头不准打野食!”

    百里青轻笑起来:“好,不过有个条件。”

    “还要有什么条件!”西凉茉愤愤地转脸瞪着他,她可是只随口说说的,不想这个家伙竟然还敢真的给她条件。

    百里青幽魅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妖异的光来,随后微微勾起唇角:“把你的手给我。”

    西凉茉不明所以,便把自己的一只柔荑放在他的手上,百里青接过之后,把她的手大剌剌地搁在自己胯间,懒洋洋地道:“你先把你的小师父喂饱了,自然就不会出去打野食了。”

    西凉茉一碰那如灼热岩石之处,瞬间俏脸就红了起来,她天生一张鹅蛋脸,而且不怎么长肉,哪怕身子臃肿不堪,脸蛋上却还只是圆了一点,平添了几分妩媚俏丽出来,如今脸儿红红,更是显得俏脸粉嫩。

    “你就不能正经一点么,明明都要走了,也明明知道人家身子……不能……不能承欢。”西凉茉没好气地道。

    百里青轻叹了一声:“为师说的难道不是正经话题么,自打你有孕到如今,为师已经茹素许久,那府库里的瓜子都补过两回了。”

    西凉茉:“……那也是没有办法的啊。”

    百里青继续叹气:“正是因为没有办法的事情,为了肚子里两个天杀的小兔崽子,为师最近觉得佛祖的面容异常可亲,但是如今为师也要去外头了,所以……。”

    西凉茉:“……所以怎么样?”

    百里青慢条斯理地把手搁在西凉茉的胸口,掂了掂,沉吟道:“唔,最近是越发的重手了。”

    西凉茉:“……。”

    百里青优雅地微笑:“所以你还有嘴和手,不是?”

    西凉茉:“……手可以,其他的你休想!”

    百里青继续保持了他优雅之极的微笑:“是么?”

    ……

    不管是不是,总之……西凉茉觉得自己上辈子一定造了很大的孽,所以这辈子才遇到这混世魔王。

    “唔……呼!”西凉茉刚刚吐出漱口的茶水忍不住揉腮帮子,心中暗自把百里青的祖宗十八代给深情地问候一百遍。

    白珍搁下手里的接水碗,然后有些担心地看向西凉茉:“郡主,你可还好,不是早就过了孕吐期了么?”

    怎么今早起来,看着郡主好像还是有点不舒服的样子。

    西凉茉摆摆手,示意自己无事:“没事,传膳吧。”

    白珍也没有多问,便和白蕊还有何嬷嬷一起布膳。

    “千岁爷呢?”白珍有些奇怪。

    西凉茉没好气地道:“那家伙还在睡呢。”

    想起昨夜这个混账乱来,她就忍不住想捶他!

    白蕊瞥了眼西凉茉颈项边的红痕,她是过来人,自然是知道那代表什么意思,随后,她有些忧心地看向一边的何嬷嬷。

    何嬷嬷自然也是看见了的,便微微颦眉,轻咳了一声:“郡主,就算千岁爷要离开几日,小别胜新婚,但是您身子情形特殊,可不能由着爷瞎胡闹,再说这也没太久时日不是?”

    白蕊和白珍闻言皆是一愣,心中暗自疑惑,爷要出远门么?在这个时候?

    但是因为何嬷嬷说他不会去太久,亦没有再多想,只以为他是去几日就能回来,所以也没有立刻问西凉茉。

    西凉茉听着何嬷嬷这么说,不免脸色有点发窘,拉着何嬷嬷低声说:“嬷嬷,我们没有……没有真的,只是……只是以后爷柜子里的那些书,我一定要给他一把火烧个精光!”

    只是那只千年老妖用的别的泻火方式让她就算是个穿越而来的,也有点接受不了,这也太随心所欲,恣意妄为了,花样比上辈子她好奇观摩过的岛国片还要多

    何嬷嬷一听,立刻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不免心头好笑,她也是伺候过皇帝的老人了,宣文帝和嫔妃们荒唐的事情她也看了不少,其实百里青柜子里的那些春宫秘籍全都是当年他为了控制宣文帝,而弄来的,为的就是引诱宣文帝和嫔妃们荒淫行事,让他沉迷女色。

    其中自然免不了教导男女除了真正合欢之外,还有别的方法解心头火!

    只是如今看来千岁爷是拿来在郡主身上活学活用了。

    “咳咳……这……反正爷要去外头一段时间,您若是真不想留下来,到时候告诉小胜子一声也就是了。”何嬷嬷轻咳嗽了几声,方才笑道。

    西凉茉立刻大力地点头:“嗯哪!”

    她自认不是保守的人,要不也干不出给百里青卖身的事儿来,但是某些事情实在是太刺激,不管她是不是孕妇都有点无法接受的少儿不宜啊!

    “不留下什么?”一道慵懒幽凉的声音从西凉茉的身后响起,吓了西凉茉一跳,她身后的其他人立刻起身,恭恭敬敬地在百里青面前福了福。

    “千岁爷。”

    百里青淡淡地挥手:“嗯,不必多礼。”

    西凉茉瞅着他,不说话,自顾自地低头去拿筷子。

    而百里青这人素来有些恶癖好,又早已习惯是众人的焦点,怎么能容忍自己的小妻子不搭理自己呢?

    他似笑非笑地忽然道:“是了,何嬷嬷,今儿夫人用膳都用勺子,那筷子什么的撤了吧,这几日吩咐厨房做点好吃好舀的菜肴。”

    何嬷嬷一愣,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怎么郡主胃口不好么?”

    百里青摇摇头,淡淡地道:“不,只是怕她手累了,抓不住筷子!”

    白珍很好奇:“嗯,郡主昨夜是写字了许久么,怎么会手累呢?”

    白蕊和何嬷嬷则齐齐沉默,这是个过来人才懂得的问题。

    西凉茉没好气地红着脸蛋恶狠狠地瞪着百里青:“你说够了没!”

    百里青微笑:“嗯,还没有,对了,还要准备些好入口的吃食,不用嚼,也好吞咽。”

    西凉茉咬牙切齿地对着百里青也露出个微笑:“谢谢夫君关心,不过妾身牙口好得很!”

    百里青一顿,方才露出个欣慰的笑容来:“是么,那就好,为师本来想不再为难你,不过既然丫头你不觉得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咱们今晚再接再厉才是,早知丫头这般吃苦耐劳,那么为师也不必忍耐得这么辛苦了!”

    西凉茉:“……不,我腰酸背痛腿抽筋,外带牙周炎、牙龈炎,口舌生疮。”

    她刚才是在自作孽不可活的作死前奏么?

    听着主子们打哑谜一般的对话,除了有些过来人明白多点儿,其它人都是一头雾水,不过明白的自然也是要做出不明白的样子来的。

    一日时光便这么在两人不时的调戏与反调戏之间慢慢流逝,而好的时光总是不长久的,转眼之间,又过去了三日,看着李密和宿卫一身便装,领着魅部排在前面的四十九位最顶尖的杀神们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西凉茉就知道,时间已经到了无法再拖延的时候了。

    “阿九……。”西凉茉看着远处的夕阳将秋山镀上一层极美的色泽,随后轻轻地开口。

    百里青也已经不知道何时换了一身黑色的精致劲装,静静地站在她身边,一身黑色的衣衫愈发地将他子夜般的气息凸显出来。

    西凉茉淡淡地道:“莫失莫忘,我和孩子在这里等你。”

    百里青看向她,深沉的眸色宛如暗夜宽广的大海,仿佛要将她全然吞噬。

    “莫失莫忘。”

    ——老子是茉儿要生娃的分界线——

    秋山的皇家园林有一个好处,就是它是秋山山群里最高之处,所以视野极为辽阔,能望见极远之处。

    西凉茉静静地站在山林之巅,脑后随意用玉环束着的长发在空中飞扬,一手抚着肚子,一手撑着腰肢,静静地看向远处那绝尘而去的烟尘,柔和的阳光落在她的身影上,为她的身形勾勒出温暖柔和的光芒,安静而美丽,却并不见太多众人意料中的的伤感。

    远处大路上一抹乌云席卷而去,这般遥远的距离仿佛依旧能看见为首那黑衣骑士飒爽的背影。

    连公公、小胜子与何嬷嬷等人都在一边伺候着,小胜子看了看天色,拨开自己被风吹得凌乱的发丝,轻声道:“夫人,这里风大,你和小主子受不得太大的风呢。”

    西凉茉却没有接他的话,而是忽然淡淡地道:“小胜子,你希望我能平安产下肚子里的孩子么?”

    小胜子一愣,还有点不明所以地道:“奴才自然是希望您能平安顺利地产下小主子了。”

    西凉茉微微眯起眸子,便又继续道:“既然如此,那么,你现在告诉我千岁爷到底为什么要去西狄!”

    小胜子神色自若地道:“自然是因为……。”

    “你想好你要说的话,我这个人原本就心若磐石,不是什么软柿子,也最讨厌别人的欺骗的了,虽然我比不上你们爷心狠,但是总有法子让你亲口说出真相来的。”西凉茉打断了他的话,一字一顿地道。

    西凉茉的声音听起来很温和,除了语速慢一点,但是却有一种让周围的人瞬间都不寒而栗的感觉。

    小胜子瞬即呆滞住了,他竟然没有法子把早已想好千百遍应付西凉茉的话语说出来。

    所有人都沉默着,知情的是因为在斟酌用词,不知情的则是一脸茫然。

    也不知过来多久,一道略有些显得疲惫的尖利嗓音响起:“千岁爷这一次去西狄确实是为了取药,但并不是为了给洛少爷取药,而是为了夫人你!”

    “小连子!”

    “姓连的,你是不是疯了!”

    何嬷嬷和小胜子同时不可置信地怒瞪着连公公,那眼神几乎是要将连公公给戳个窟窿,在他们看来违背了百里青的意思的连公公,几乎就是个叛徒。

    连公公却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们一眼,冷冷地道:“难不成你们以为夫人是能瞒得住的人么,若是夫人能瞒得住的话,她现在还会在这里问这个问题,说这些话么?”

    何嬷嬷和小胜子脸色都是一变,在百里青身边呆了那么久的西凉茉早就不是当年那个要靠出卖自己才能得到立足之地的国公府影子一般的大小姐了。

    如今她早就有了属于自己的情报网和自己的兵权,就算是周云生答应瞒住她,但是她既然能成为鬼卫的督卫,自然就不可能只信任区区一个周云生。

    “但是……。”小胜子迟疑着想要说什么,却被何嬷嬷打断了,她有些疲惫地道:“好了,有些事儿咱们能瞒住,自然是要瞒住的,但是若是千岁爷都没有办法瞒住郡主的事情,咱们也不必再掩耳盗铃了,奴婢相信郡主的心志过人,绝对不是那些弱女子。”

    否则西凉茉又怎么能得到千岁爷的青眼。

    小胜子咬牙,还是不甘,却觉得自己心中也已经没有了最初瞒住西凉茉的底气。

    但是万一郡主听了承受不住,或者胡思乱想,真的有点什么事儿,爷回来,所有人都活不了

    连公公看向西凉茉,一拱手,轻声道:“回夫人,您所怀的是双胎,双胎生产原本就比寻常生子要多几分危险,而周大人和罗斯大夫在察觉您怀了双胎之后,也和老医正齐齐商量过,由于您怀孕之时经历的颠簸又比寻常人多,加上您的体质生产的时候可能会有五成的难产的危险,而西狄皇室惯有生产双胎的事情,他们之中有一种秘药能提高产妇和孩子的存活率,所以千岁爷就是去找这种药了。”

    西凉茉在听到这个自己可能有难产的危险的时候并没有如其它人所担心的那样显露出什么忧虑来,而是继续颦眉问:“那为何要千岁爷亲自去,这种药物很难得么?”

    她早就知道女子生产并不容易,哪怕是她所在的时代拥有极为发达的接生技术和抢救技术,依旧不能避免大出血和羊水栓塞的危险,何况是现在的这个时代,只是既然她选择了为百里青怀上孩子,便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她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

    连公公有些迟疑着道:“这……原本这药是西狄皇室的秘药,炼制的时候就极为困难,材料也很珍贵,所以是王室成员在诞育孩子的时候就要向太医署申请,然后最终还要西狄皇帝御批才能得到的,但这一切都还算不上最难得,最难的……。”

    “最难的却是不知道您怀孕的消息怎么走漏了出去,而且传到了西狄去,此后,原本咱们都要弄到手的药就失去了,连弄药的探子们都被抓了,然后西狄皇帝忽然下令敢随意贩卖此药的者必诛三族,不问官爵,杀无赦,此药顿时就变成最难得到的药物了!”何嬷嬷有些凝重而无奈地接口。

    最开始他们以为那八哥是走漏消息的来源,后来细细探查之后,才发现可以说猫腻和那八哥无关,却也有关,所有人被八哥和贞元公主吸引去了目光,却不知道,原来那八哥根本就只是一个噱头,甚至贞元公主也只是引开他们注意力的棋子。

    “……那八哥后来经过血婆婆的探查才发现八哥身上确实没有任何信息,但是它们身上寄居着一种母蛊,当八哥死去之后,那母蛊也会死去,而子蛊就在西狄,表示有极为重要的情报出现,当贞元公主吸引了咱们的视线之后,她身边的祭月就在第一时间立刻用特殊的情报传递方式将情报传递出去。”

    当然祭月身边也有司礼监监视的人,但是这是一种死间——不计生死,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冒着所有情报组织都会暴露的危险将重大消息传递出去,虽然后来祭月和剩下的西狄情报机构几乎在最短的时间内被司礼监破获,西狄的细作们血流成河,但是消息还是传递出去了。

    所谓强将手下无弱兵,百里赫云原本也不是个省油的灯。

    西凉茉听完后,瞬间沉默下去,心中也不知道是不是百味杂陈,若是当初她没有下山,或者没有碰上西凉靖,她就不该相信西凉靖那个呆子能不被人套出话来的。

    “继续……。”西凉茉闭了闭眼,冷冷地道。

    何嬷嬷长叹一声:“咱们在西狄的人用尽了一切手段,牺牲很大,也只是得了一点子药渣子出来,而且不辨真假,而西狄皇帝百里赫云早已经知道咱们的目的了,所以后来在抓到咱们的探子之后,便命人将他们的手腕给剁了下来,并着一只装有一半药材的盒子命咱们的人给送回来。”

    “这是百里赫云报复。”西凉茉挑眉冷笑道。

    “没错,千岁爷毁了百里赫云在天朝的布下的线,杀了他那么多的间谍,所以这是他毫不客气的报复和挑衅,与那些药材、人手送来的还有一封精致的邀请函。”连公公阴沉着声音道。

    “邀请函?”西凉茉颦眉,心中一紧,她知道自己听到关键了。

    连公公沉默了一会儿,方才继续道:“没错,邀请函,百里赫云邀请千岁爷回故国一游,作为侄儿要款待千岁爷,若是千岁爷肯去的话,在接到千岁爷的那一刻,他双手奉上所有的药材,并且甚至可以亲派非常有接生双胎经验的医女前来。”

    小胜子忍不住怒道:“这是西狄人的诡计,谁知道他们想要做什么,百里赫云那个卑鄙小人如果他困住了千岁爷,但是却不肯送药,或者是送来了假药,咱们又能怎么办!”

    西凉茉却淡淡地道:“百里赫云不会做这种事情。”

    小胜子有点不敢置信地看向西凉茉,随后低下头愤愤地嘟哝道:“您怎么知道,您和他很熟悉么?”

    “小胜子,你在说什么!”何嬷嬷冷冰冰地对着小胜子怒目而视,这小子根本就是话里有话。

    西凉茉没有说话,也没有解释,只是平静地望着天空上渐渐升起来的一轮明月。

    她和百里赫云并不熟悉,但是,她却知道那个人是个顶天地里的男人,他或许拥有君主所有的卑劣心机和手腕,帝王心术一样不缺,但是,他身上更多的是正统帝王明君所有的坦荡与磊落,这听起来仿佛很是矛盾,但是纵观历史上,这样的帝王与枭雄并不少。

    小胜子被叱责之后,呐呐不敢言语,但是也知道自己似乎有些过分了。

    但是西凉茉并没有怪罪他的意思,只是淡淡地道:“其实,那药有没有用,也许只是个噱头或者陷阱,他可以不必去的。”

    哪怕是后世,也不能保证所有的药物百分之百有效。

    何嬷嬷轻叹:“正如郡主说的一样,虽然老奴也不喜欢那个百里赫云,但是老奴这点子看人的眼光还是有的,那个百里赫云是一个真正的君主和帝王,他既然敢向千岁爷下那样的帖子,必定是因为那药有效的,这一点天魔老祖也证实了,他在西狄呆的时间长久,也多少与西狄王族有来往,是亲眼不止一次见过那药物的起死回生助产之效,是鬼血芙蓉都比不得的,只是他虽然见过,也有机会得到,但当时老祖觉得那是女人生孩子的玩意儿,根本没有想到要留下来。”

    鬼血芙蓉用的是置之死地而后生,脱胎换骨,去腐生肌之功效,虽然这药在鬼婆婆和百里青那里还剩下一枚,但是这种药物若是用在孕妇身上却很危险,因为西凉茉是三命一身,就必须用腹里两个孩子作为代价,以孩子的命换大人的命,或者以大人的命换下孩子的命。

    但是最终换的是谁的命,根本无法预料。

    所以百里青不得不放弃了这个方案,他原本就并不在乎孩子的生死,他所在乎的是那是西凉茉的孩子,而如果西凉茉没了……。

    连公公忽然又插了一句话:“就算是那药也许未必是能救下每一个人,但是只要它能让夫人您多一分生存下来的希望,千岁爷也会毫不犹豫地去的!”

    西凉茉缓缓地闭上眼,任由冰凉的风吹拂过自己的脸颊,感受那种极度的冰冷,仿佛吹进了她的心底,有一种似暖还寒的味道。

    是的,她怎么会不知道,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那个妖魔一样的男人的执着,生死都不放在眼中,只因为将她放在了眼中。

    ……

    空气里有潮湿的露水,落在西凉茉的眼睫上,似泪又似晶莹的月光。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连公公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夫人不必太担心,天魔老祖在西狄海外魔宫多年,势力不小,千岁爷此去虽然有些艰险,但是依照千岁爷的能力,他必定能平安归来!”

    西凉茉才要说什么,却忽然听见半空中传来一道怪声怪气的老头的声音:“咳,那个狡猾的狐狸丫头,你自管在秋山生养你的小狐狸,老祖我绝对不回让重孙儿没了爹的,你就等着好消息就是了!”

    西凉茉一惊,随后看向半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见一道人影从半空掠过,细细一看,那悬挂在对面悬崖上的小身板子不是天魔老祖又是谁?

    只是天魔老祖怎么会在这里?

    他不是应该陪着百里青先去了么?

    那天魔老祖瞅见西凉茉的样子,傲慢地轻咳嗽了一声:“好了,你这丫头,真真儿是个笨蛋,老祖我是怕青小子担心,所以特意过来瞅瞅你,看一会儿就走!”

    随后,他勾着悬崖岩石的手腕一松,整个人跟一只飞鼠似地拉开也不知道什么东西做成的宽大衣袍就要往山下逍遥地滑翔而去。

    西凉茉看着他,忍不住双手靠在唇边对着天魔老祖大声道:“爷爷,你一定要把孩儿他爹给带回来,要不然我就要带着孩子改嫁了,你就没有孙子了!”

    天魔老祖正为自己潇洒的姿态洋洋得意,享受着对面山崖上众人惊诧的目光,陡然一听到这话,先是因为西凉茉那一声‘爷爷’正高兴着,然后下面半句立刻让他整个人一震,顿时恼怒起来,叉腰指着西凉茉大骂:“臭丫头,你敢……。”

    ‘敢’字还没有说完,他就发现有点不对了,他……这个好像并不是在平地上!

    原本宽大的袖翼一下子因为他叉腰的动作软了一边,天魔老祖一慌,顿时四肢乱画地惨叫一声就往山崖下跌去!

    “啊——!”

    西凉茉等人心中瞬间也是一惊,赶紧探头去看,但是没片刻,就见着一道狼狈的飞鼠一样的身影摇摇晃晃地狼狈地飞掠了出去,半空中传来老头儿气短的讨好声:“臭丫头,爷爷一定给你带人回来,你可别花心!”

    山崖上众人:“……。”

    ------题外话------

    唔,今日万更~·答谢大家~~~~~祝福大家节日快乐。

    这也是茉儿和咱们九爷最后一次分开和波折了~~最后直面整个西狄王朝,直面着一个同样不逊色于九爷多少的男人——百里赫云和他的王朝。

    这也表示着,故事要进入最后的尾声和最终的高氵朝了,9月底即将结文,茉儿明日就要生产了,猜猜儿子还是女儿。

    天下之大,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大风将起,烈魂四荡天下平。

    ps:实体书下册出来了,当当可以预购哦,的结尾内容和网络版是不一样的,主要是内容会有大的变动,这样不管是看实体还是网络的亲们,都不会辜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