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冥五十五章 海冥王

第冥五十五章 海冥王

    前往西狄的路,仿佛异常的遥远,一路山水遥遥,路迢迢,西凉茉一行人终于风尘仆仆地赶到西狄边境的时候,也已经是半个月之后了。

    西狄边境上早早有就有鬼卫的人在接应,比起司礼监的探子备受瞩目,鬼卫六诀的皆字部主商——即行商、募金援,以维持整个鬼军的开销和蓝家带出来的金源不断等,由于常年就以没有任何明显目的,只为布线做买卖的形式悄无声息地布下自己的人马,所以鬼卫的人反而更加隐蔽,所以这一次的接应和刺探行动还是以鬼卫的人为主导,而司礼监的人提供消息来源。

    在接触到鬼卫的人马之后,西凉茉率人从西狄边境以商旅的形式进入,虽然西狄的守卫对于这群气势非常的商旅,虽然心存疑虑,但还是在小六子笑嘻嘻地给守卫们送上了不轻的荷包后,获得守卫们傲慢的许多。

    “去吧,你们这群不怕死的贪心盗珠人!”

    盗珠人——在西狄意味着一个高风险而高收入,同时被西狄政权严厉打击的行业。

    西狄的海域有一种金色的罕见的珍珠,而这种珍珠因为美丽和罕见并且难以取得而闻名于世,同时成为所有西狄贵族的心头好,并且作为皇家礼品赠送他国。

    而在真兴大帝所在的时候就将采珠权收归了皇家,在珍珠出产的海域布下重兵巡逻海船。

    但是也因为如此,所以这些珍珠成为相当罕见的珍品。

    所谓天下熙熙攘攘皆为利来,既然是值钱的玩意儿,自然会有无数人想要得到,既然是宝贝,也自然会有人想要争夺。

    西凉茉等人就是以明面上的商旅,暗面上的盗珠贼双重身份进入了西狄。

    西狄本土有极为漫长的海岸线,民众崇佛之外,也非常敬重海神,所以鬼卫六字诀的人早年就已经建了许多的海神庙,一来监视布点,不易为人怀疑,二来筹措香火钱和洗黑钱也非常方便。

    西凉茉如今在海边的落脚点就是一处不大,而香火非常旺盛的海神庙。

    他们没有趁着夜色阑珊的时候进庙,而是选择大白天,香火鼎盛之时进入,人群热闹熙攘,不少海外国度之人也来祭祀和参拜,所以反而一点都不显得扎眼。

    “大公子,人已经等您许久了。”海神庙的庙祭是个慈眉善目的老头,早年也是鬼军中的人物,如今上了年纪,便愈发怀念起故国的日子,却又离不开生活多年的西狄,所以如今见着自己故国来人,还是当年心中战神之后,岂有不大感激动,竭力协助之理

    西凉茉点点头,将马儿交给一边迎上来帮忙接马缰的庙里小厮,然后在老头儿的带领之下进了后院。

    一名身穿轻云彩褂,头戴精致银饰的中年女子领着两个同样穿着轻云彩褂的侍女迎了上来,恭恭敬敬地将手笼在袖子里鞠了一躬:“奴婢淳于香见过大公子。”

    她身后的两个丫头也齐齐行礼。

    西凉茉微微一笑,抬手轻道:“香姨请起,不知道凤姐儿如今身在何处,安哥儿可好?”

    这淳于香便是凤姐儿在西狄的得力助手,为人极为精明而忠诚,照顾着凤姐儿长大,将凤姐儿视若己出,如今正是淳于香在接待她,淳于香自然是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和目的的,只是一见面就只见呼她为‘大公子’可见是极为机敏上道的一个人。

    淳于香神色有点凝重,目光不着痕迹地四处看了看,西凉茉笑了笑道:“香姨放心,这里一切都很安全,您有什么要说的,直说就是了。”

    香姨颦眉道:“凤当家的如今在海京做客。”

    西凉茉微微眯起眸子,海京就是西狄的都城,如果说凤姐儿正在海京的话,而且甚至不能来接她的话,那么就是说只有一种可能,有人困住了她!

    而困住凤姐儿的人,必定是怀疑了凤姐儿某些事情。

    西凉茉忽然问:“凤姐儿如今可还安全?”

    香姨点点头,道:“凤当家的如今还好,太后如今和她正在商量陛下的生辰之事。”

    西凉茉顿了顿,有些意外:“是明孝太后么,我还以为是……西狄真明皇帝陛下的生辰已经到了么?”

    居然是明孝太后困住了凤姐儿,而不是百里赫云,这倒是有意思了。

    香姨叹了一声,无奈地道:“是啊,明孝太后也是传奇样的人物,能被她留下的话,便没有什么好事。”

    西凉茉明了地点点头,复又问:“咱们什么时候去海京城,走陆路还是水路?”

    香姨到:“若是走陆路,只怕时间太长,所以奴婢就先擅自做了决定,给您安排了海路,若是不出意外的话,大概就是五日后就能到海京。”

    西凉茉点点头,满意地一笑:“嗯,我也觉得走陆路太慢,到底是水路不用绕弯子。”

    香姨眼睛一亮,立刻道:“如今大船都已经准备好了,所以咱们现在就可以出发,还是您需要修养一日再走?”

    西凉茉一顿,看向香姨,随后心中失笑,这位香姨比她还着急,看样子倒是指望着她把凤姐儿给救出来吧。

    不过这倒是正合她心意。

    西凉茉便点头道顺势而为地道:“好,咱们就走海路,现在立刻出发。”

    香姨大喜,又有点不好意思地道:“大公子,您放心,所有的东西我们都准备好了,这些马匹都放在修养就是了,海京那里都备下了最好的宝马,吃食什么的都已经准备好了,您可以尝尝最新鲜的西狄海味。”

    西凉茉微笑:“好,咱们上船罢。”

    鬼卫的人还没有歇息,便立刻又要出发,但是没有人有意见,立刻都齐齐搬着行礼往船上走。

    西凉茉看着那一艘五桅大船,白帆猎猎,漆着桐油的船身泛着黝黑乌亮的光泽,心中不免感叹,这样的大船真是让人叹为观止,几乎不亚于后世一艘大游船!

    因为搬运东西还是需要时间的,所以西凉茉便领着白玉一起在附近走走,吹吹海风。

    这一回魅晶和魅六当值,但是西凉茉没有再让他们隐身,而是一起换了一身商旅衣衫跟着。

    除了西凉茉以外,不管是魅六还是魅晶都没有人看到过这广袤的大海,所有人都被面前的美景给震慑住了。

    说来这海神庙之所以不大却香火旺盛,除了据说相当灵验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山神庙所在的地方是一片平坦细腻的沙滩,海水碧蓝,风浪很小,附近又有成片的热带椰子树,风景极好,还能在很浅的地方打到不少鱼。

    西凉茉看着那浅浅的海水中都有不少漂亮的鱼儿在游动,有些甚至被海水抛到沙滩上搁浅,心中不免感叹,这种景色在后世人口爆炸的时代,只怕是在太平洋荒岛之上才能看到了。

    望着辽阔的大海,明媚的阳光,那些吹来的飒爽海风仿佛能把心中的灰尘全部都吹走,西凉茉忍不住眯起眸子,只觉得心中那些阴暗而潮湿的角落都能得到抚慰一般。

    而白蕊和魅六他们更是呆呆地看着大海,一向精乖的魅六都忍不住问了一句:“大公子,这湖……海好大,是不是比镜湖还要大呢?”

    在镜湖的时候,他们就已经觉得镜湖一眼望不到尽头,而如今的大海则更是让他觉得非常难以置信的大,这么多的水要多大的地儿才能装得下呢?

    西凉茉淡淡地一笑:“自然是比镜湖还要大的,咱们所生活的人世间,其实大部分地方都用来装水了。”

    这一句话刚刚说出来,不光是魅六,还有白蕊和魅晶都用一种——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的荒谬目光看向西凉茉。

    西凉茉摇了摇手里的扇子,笑了笑,也没有再做解释,对于古人来说,有些事儿太过匪夷所思,还是少说为妙。

    而主仆几人正打算再沿着沙滩一路走走,看看,却不想忽然听见身后的海神庙里传来一阵喧哗之声,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是珍珠郡主呢,没有想到珍珠郡主居然来咱们这里了!”

    “真的么,真的么,那她身边的那位应该就是海冥王了!”

    “哇,郡主真的很美呢,不输给贞元公主呀,只是海冥王不是向来都在外海打仗么,怎么会忽然回到大陆呢!”

    “海冥王据说带了许多的金银宝贝回来给郡主挑选,而王爷回来大概还是因为珍珠郡主的婚事,最近海云王不是正在向太后提出郡主的婚事么,海云王就这么一个小女儿,必定是要希望她嫁得好好的!”

    “切,郡主不是定海小王爷的未婚妻么?”

    “啧,谁知道呢……。”

    西凉茉闻言,随后眼中闪过一丝异色,还真是没有想到,刚刚进入西狄没有多久,就能遇到了西狄的皇族,而且身份不低。

    她看向远处,果然见着一队队的西狄士兵一路小跑过来将整座庙宇都包围了起来,并且将他们这些闲杂人等全部都轰到了一个角落。

    “你你……还有你,还不快点到那些人里面去,不准在这里站着,有碍观瞻!”几名士兵趾高气扬地拿着手上的定海钩朝他们挥舞着,大声嚷嚷。

    魅部的人向来就是赶着人走的,何曾给人赶过,魅六和魅晶眼底闪过一道冷色,但是西凉茉摆摆手,随后率先向那些被赶着站在一边的人群里走去。

    魅六和魅晶便也垂下眸子,跟了上去,站在了人群里。

    果然没有过多久,就看见了数辆华丽的车从不远驶处过来了,那庙祭老头儿领着几个香火小厮赶紧地上来把门槛给拆了,其中为首的那两辆一蓝一紫华丽的两辆香车便这么一路驶进了庙里。

    其他车则停在了庙外。

    西凉茉看着那车上陆续下来几个美貌宫装丫头还有小厮,那些小厮一看就是宫里的太监,唇红齿白,行动之间都有些女气。

    随后,几个宫女伸手扶着车上一个美貌的少女下了车来。

    西凉茉不太看得清楚那少女的模样,直到她转了头过来,露出一双明媚而有些深邃的眸子,而同时在看清楚她的容貌之后,也不得不说这少女处在人生最美的韶华之中,亦不愧于珍珠的名字或者封号,给人第一眼的感觉就是——白,这少女真真儿是很白,一种带着珍珠光泽的白,眉目莹美充满光彩,而眉目之间一颗红痣让她看起来就像观音身边的玉女一般。

    这是一个被保护得很好的少女。

    西凉茉在看见她的一霎那,心中便下了个结论,如果方法得当的话,接近起来并不困难!何况西狄贵族女子比天朝的女子自由多了,在这样的公众场合也不需要戴上兜帽,而且眉宇神采都有一种豁达的气息。

    西凉茉还在考量怎么接近那位珍珠郡主的时候,忽然见那珍珠郡主匆匆地跑到第一辆车前,竟然亲自去伸手掀开那车帘子。

    西凉茉不免心中好奇,这位郡主能亲自去伺候人下来的,是那位海冥王吧?

    随后一道靛蓝深海青的高挑影子一闪,随后,西凉茉忽然在看到那影子的霎那,脑子里瞬间有什么东西‘嗡’地响了一下!

    她瞬间不敢置信地看向那背影,却觉得眼前仿佛忽然被什么东西给笼罩了一般,将她和那道背影给笼罩在了其间,隔绝了外面所有的声音,她什么都听不见,看不见,只能怔怔地盯着那道背影,浑身颤抖!

    西凉茉的异常自然是很快就引起了她身边的白蕊和魅晶的注意,两人看向西凉茉,有些奇怪,她们从来没有看到自己的主子有那么的失态过。

    西凉茉大大的水眸子里甚至在一瞬间就满是泪水,然后一颗颗如珍珠般地掉落。

    “主子……主子你这是怎么了?”白蕊担心地看着西凉茉,随后又看向那西凉茉目光所投向的地方,她和魅晶都看见了那道靛蓝海青色的背影,难道是主子发现了千岁爷?!

    但是虽然那样的身高的男子看起来和爷很像,可是爷一向不喜欢穿紫色之外的颜色,而且那袍子一点都华美,甚至不是绸布的,好吧,她们必须承认即使穿着不那么华丽的束腰长袍,但是那个男人却能把那身袍子穿出了一种奇特的华贵的感觉。

    而且这个人分明是西狄人口中的海冥王,说千岁爷会成了西狄的王爷,所以放弃了天朝的一切,打死他们魅部的人都不会相信的!

    西凉茉呆呆怔怔地看着那一道人影,浑身抖得越来越厉害,身上的每一个细胞在霎那之间充满了难以言喻的感觉,是痛楚,是惊喜,是迷惑……是无数她都不能理解的复杂情感。

    这种情感让她在瞬即就觉得自己会忍不住瞬间冲上去,但是……但是,却在那道背影若有所觉地转过脸来看向她的霎那,西凉茉忽然向人群之后退了一步,让自己的身形隐没在看热闹的人群之中。

    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样做,是怕他转脸的霎那,自己会失望,或者还是……怕若是真的看见那张脸,她会做出一些自己都不能理解和控制的事情。

    而在那人回头的霎那,白蕊和魅晶都齐齐地在心中失望地‘咦’了一声,因为那张脸绝对不是百里青的脸,虽然也称得上是英气,但那是一种粗狂的英气,那种五官算不上特别的出色,只是以为眉宇和神态之间的冷凝和莫测气息让人觉得这是一个非常特别而深不可测的男人。

    那海冥王狐疑的目光警惕地在周围人群中扫了一眼,却没有发现那种让自己瞬间如芒在背的目光。

    而身边的珍珠郡主却见他停下来脚步,便也停下了脚步,看着他奇怪地道:“小皇叔,您怎么了?”

    海冥王淡淡地道:“没什么,你不是要来这里求姻缘么,快点进去罢,求好了,我还要送你回京。”

    珍珠闻言,随后抬眼看了他一眼,然后红着脸颊,轻声道:“小皇叔,珍珠我也给你求个姻缘符好不好?”

    海冥王还是语气淡然地道:“我一年大部分的时间并不在内陆,都在剿匪,所以不需要这个,你给素儿求吧。”

    珍珠被拒绝,却一点都不生气,扬起羞涩又温柔的笑容:“没关系,我给他求,也给你求呢,我一直都把素儿当成哥哥的。”

    海冥王却仿佛没有听到少女这近乎告白的语言,面无表情地道:“是么,那你还是快点,晚了风浪大,这里的海滩吃水浅,走不得太大的船,好的码头位子都被客船占了。”

    说罢,他便率先向庙内走去,少女有些失望地看着他的背影,随后还是咬了咬唇,跟了进去。

    而庙门之外,西凉茉方才在白蕊的呼唤下清醒了过来,一模脸颊,才发现自己泪水湿满了脸颊,早已经惹得周围人侧目。

    “公子,您这是怎么了,那不是爷啊!”白蕊不解地问。

    西凉茉微微抬头看向天空,随后唇角弯起一抹虚无的笑容来:“是么,若我说是呢?”

    ------题外话------

    擦==郁闷了~~~万更怎么那么难,真是罪过。

    我要说的是——也许某悠很二,然而绝对不喜欢狗血韩剧桥段,总之……失忆神马和忘记爱人神马的……唔……不告诉你们答案~~不告诉你啊~~就不告诉你们为毛啊~~为毛~~猜中的妹子谜底揭晓的时候有奖励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