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五十六章五 海盗王

第五十六章五 海盗王

    “什么?!”白蕊迷惑地看向她。

    西凉茉闭了闭眼,没有回答,再睁开眼时,眸子里只剩下一片冷淡平静,她缓缓地道:“没什么。”

    “那咱们现在……。”魅晶看向那海冥王站在庙外等着那珍珠郡主一路进庙拜神下,又看着他跟着着她各自进了香车之后一路再出门离开。

    西凉茉淡淡地道:“让列字诀在本地的高手跟两个上去,看看他们去哪里,然后……。”

    她顿了顿,继续道:“咱们跟着就是了,如果我没有猜错他们应该去的都是上京!”

    魅晶点点头:“是。”

    看着海冥王的车队消失在了远处,西凉茉方才转身挺直了背脊离开。

    等着到了海神庙的码头,香姨便立刻迎了上来,笑道:“大公子,咱们都准备好了,可以上船了!”

    西凉茉点点头,看着自己的人已经将所有的东西都搬上了大船,便一边走一边漫不经心地道:“香姨,这海冥王是个什么人?”

    香姨一愣,随后笑道:“大公子早前的时候大概是看到了海冥王和珍珠郡主吧,说起来,这两位可都是西狄的传奇人物……。”

    原来这位珍珠郡主原本也不是皇家血脉,而也是西狄龙家的血脉,本名就叫做龙珍珠,是龙家最小的女儿,西狄龙家乃是天子近臣,不但手中掌握着兵权,而且很得皇帝宠幸,如今的明孝太后当年还是太傅千金所嫁入的就是西狄龙家,只是娶她的龙家大公子是个短命鬼,没有几年就去了,也只留下了一个儿子,就是后来的龙素言。

    而在龙素言一岁的时候,这位龙家遗孀便忽然被皇帝迎进了宫里,在众人议论声中得封了个宁美人的位分,此后没有多久她就生下了第二个孩子百里赫云,人人都以为她皇帝冒着这样的大不韪将她接近宫,必定是宠爱非常,但是这一次生下孩子并没有如寻常嫔妃生子之后得到的封赏一般,让她得到什么封赏,先帝只是赐给她一对玉如意而已。

    然后这位宁美人便一直安份地在后宫开始她的默默无闻的生涯,温柔贤德,谨慎仔细地安居宫中一处,直到百里赫云渐渐长大,并且变得越发的出色受到先帝的青睐,而在百里赫云第一次领兵在平定内乱的战争中得到了不小的战果,让这位宁美人也顺势册封为三品宁婕妤,并且日渐受宠。

    此后百里赫云战场上一路风声水起而宁婕妤册封为宁妃,随后又生下了一个孩子,或者说一对双生子——百里素儿和百里怜儿,这也标志着宁妃的宠爱达到了最高的程度——她晋封为皇后。

    虽然宫中其上还有更受宠的贤妃、贵妃等,她也确实并非最受宠爱的,但是从此她的地位就此稳固,基本无人再能撼动她的地位。

    “所以从此以后这位皇后娘娘却没有如其它人相像中一样对其它人颐指气使,而是继续安分守己低调地在宫里过着自己的日子,直到自己的儿子终于打败了所有的人,然后她一步登顶成为母仪天下的太后。”西凉茉随后淡淡地接过她的话语。

    香姨点点头,轻声道:“是的。”

    然后她继续道:“朝中除了龙家掌握兵权,还有一人在文臣之中威望极好,就是被称为翰林王爷的海云王,海云王只有几个两个儿子,有一个最疼爱的小女儿后来夭折了,然后明孝太后就提出让龙家的小女儿珍珠给海云王抱养,这珍珠郡主生得乖巧伶俐,海云王的王妃自然是肯的,对珍珠疼爱如亲生,甚至连两个亲生儿子都还要在珍珠面前次上一等。”

    “原来是三千宠爱在一身,又是龙家嫡出的女儿又是海云王最疼爱的孩子,难怪这一次她的婚事会这般大费周章。”西凉茉淡淡地道。

    “嗯,连海冥王都必须从剿匪的一线海域回来,而且带出了无数的珍宝,还有谁能比珍珠郡受宠爱的女孩子,当年的贞元公主虽然是西狄第一美人,但是实际上无权无势,也不过是个被供养的工具和玩物罢了。”香姨点点头道。

    “这海冥王又是个什么人物,是珍珠郡主的未婚夫?”西凉茉漫不经心地道。

    香姨沉吟了一会:“这海冥王可真真儿是个人物,他原本是老海冥王和民女在外头一夜风流生下的孩子,这个孩子并不被皇家承认,老海冥王却很是宠爱这个民女,就一直不回王府而与这个民女同住在外头的小岛上,不问世事,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那海岛起了一场大火,海冥王和那个民女就一同被烧死了,这个私生子却活了下来。”

    “你是说,这个海冥王是个私生子?”西凉茉有点狐疑地挑眉,这样子的过去几乎不可能隐瞒和作假,难道是她眼花?

    不……她可以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却绝对相信自己的直觉。

    香姨点点头,神色有点戚戚然和敬佩:“没错,在这个私生子却活了下来,养好伤后,因为百里赫云顾念海冥王曾经在他登位时候出了大力,便承认了这个私生子,他在战场和朝廷之上展现出来的非凡才能也让这个私生子百里赫云的左膀右臂,如今不但继承了海冥王的称号,而且也得到了朝廷内外的承认,如今这位海冥王是长期在外面对付让咱们海军都头疼不已的海盗,成效卓越,如今大部分的海盗都已经没有了当初的猖狂,望着冥字大旗就望风而逃,若非海冥王手上水师不多,否则只怕西狄从此海岸无战事!”

    西凉茉却忽然问:“这位海冥王似乎也没有真的如传闻之中那么得百里赫云宠信吧。”

    香姨看向西凉茉,眼底闪过敬佩的光芒来,这位千岁王妃到底是浸淫权术之中的老手,眼光尖刻,一下子就直击重点。

    “没错,这位海冥王到底不是本家嫡系出身,所以百里赫云即使再信任他,也因为他的出身的缘故而被朝臣排挤,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说起来西狄皇族虽然出身盗,行事作风也较为恣意随性,女子们的束缚也少了,但是却反而等级之间更为森严,非嫡出的孩子继承财产的资格被限制得更严格。”

    西凉茉挑眉,沉吟了许久,忽然问:“这个老海冥王的海盗发生火灾,不……应该说这个新的海冥王展头露脚是什么时候?”

    香姨想了想,又和身边的几个助手交换了一下意见,转脸很肯定地道:“火灾是三年前发生的,但是这个海冥王占透露脚大约是两年前。”

    “两年前……。”西凉茉顿了顿,随后似笑非笑地轻嗯了一声:“真是巧合得很。”

    香姨是何等聪明的人,她立刻敏感地看向西凉茉:“您的意思是……怀疑海冥王与失踪的千岁爷有关系?”

    西凉茉并没有正面回答,而是淡淡地道:“咱们一会启航之后就跟着珍珠郡主的船就是了,反正他们大概也是要上京的。”

    香姨点点头:“好。”

    随后,一行人顺风启航,船上的水手船工还有船长都是老手,所以便很快就缀在了皇家船队之后,不远不近地跟着。

    冰凉的海风静静地吹拂过来,让西凉茉微微眯起眸子,拿起腰上的单筒望远镜静静地看向远处的船队。

    看着那一面明黄的龙旗下便是船舱,那人应该此刻就在船舱里罢,或者在陪着那个美丽年少的珍珠郡主?

    西凉茉闭上眼,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沁凉的海风,让自己的心冷寂下来。

    魅晶有些担忧地看着自己的主子,却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跟着郡主多年,还是能看得出郡主只怕心中认定了那人是千岁爷,虽然没有任何理由。

    只是如果那人不是呢?

    如果那人是的话,如今的情形又要怎么办?千岁爷还是那个千岁爷么?

    但是没有等魅晶想太多,前面的皇家船队的大船却忽然速度慢了下来,过快的减慢速度让香姨这边的船长老张立刻察觉了不对劲,他也立刻让自己的水手减慢速度。

    随后没多久,皇家船队忽然升起了所有的船帆,而与此同时,香姨身边站着的老张也立刻神色凝重起来,立刻拿起他的单筒望远镜扔给一旁大二副:“快点叫个人上桅杆,盯牢了前面!”

    西凉茉何等人物也察觉了不对劲,立刻转脸看向老张:“怎么了?”

    老张颦眉,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紧紧地盯着那爬上桅杆瞭望的水手,那水手忽然比了几个奇特的手势出来。

    老张一看,脸色愈发的凝重了,也比了几个手势,那水生又拿起单筒望远镜瞭望了一会,过了好一会,他又比了几个手势。

    老张瞬间脸色大变,转身就要走,西凉茉一挑眉,手上的折扇一勾,直接勾住了老张的衣领:“老张!”

    老张一脸着急,却也只得解释:“大公子,这是皇家船队遇上海盗了,而且还是最强的那批海魔王,我得赶紧让咱们的人拉帆准备返航或者转其他航线,皇家船队有炮,咱们的船可没有炮!”

    西凉茉方才放开老张,老张赶紧一溜烟地跑了。

    西凉茉看向香姨,挑眉道:“不是说海冥王是海盗的克星么,他的船,海盗也敢抢?何况这边不是说海盗已经全然没有以前猖狂了么,我记得咱们出船也不过半个时辰吧,还没有离开海岸多远,看来这海冥王也没有如传说中那么厉害。”

    香姨有些无奈地道:“您这是不知道,去年开始那些海盗之中就多了个刚刚兴起的海盗头子,占据了最难攻上的海魔岛,专门和西狄水师对着干,或者说和海冥王的人对着干,他们手段也很强,比不少以前的遇到的海盗都强,而且他们素来劫杀皇家船只或者商船都从未失手,而且不计代价,估摸着是不知道哪知海盗专门针对海冥王报复的!”

    西凉茉闻言,似笑非笑地个勾起唇角:“这就叫做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吧。”

    香姨有点呆愣,随后觉得这话,听着虽然很有道理,但是怎么听都觉得怎么怪怪的。

    西凉茉也没有说太多,只简单地问了下这批海盗是否随意杀人?

    在确定这批海盗并不是什么人都杀,只是针对西狄皇族会痛下杀手。

    西凉茉就慢条斯理地笑了笑:“哦,这样就是最好,那么咱们就不必掉头跑了,只做个看起来跑的样子,然后慢慢晃悠寻个合适的地方咱们看戏吧。”香姨一愣,不安地道:“这怎么好,实在太危险了,今儿这事如果不是海盗们冲着海冥王来的,就是他们不知道海冥王在船上,而海冥王没有带自己的战船队,只有完全没有作战经验皇家船队,只怕会有一番生死之搏。”

    西凉茉似笑非笑地道:“我只是想看看海冥王碰上这些他的死敌,到底会鹿死谁手而已,咱们都是平头百姓罢了,海盗们不至于拿咱么怎么样,他们要咱们的东西,咱们给也就是了。”

    香姨迟疑了片刻,但是想起自家凤姐儿交代过一定要听西凉茉的安排,便也没有再多说,只是点点头,立刻准备去安排。

    但是……

    人算一向不如天算,西凉茉没有想到的是,自己不过是想看一场戏,但是最后这场戏在那着火的皇家船队被海盗围攻得只剩下一艘仓皇逃脱之后,海盗船队转头盯上了她的这只船,决定顺带多带走点胜利品之后。

    她由一个幸灾乐祸观战的观众变成了被卷入战斗的倒霉——演员。

    而且他们这一群人演的还是——俘虏。

    毕竟以载货为主的沉重商船在发现轻便海盗船之后没有逃跑的话,被轻便的海盗船追上,也是再理所当然不过的事情了。

    “你们,你,还有你,你们通通给老子进到底舱去!”高大粗壮黝黑的光头壮汉,肩膀上扛着大刀领着一群同样打扮奇特的海盗们恶狠狠地盯着这群陆续从商船上过来的俘虏们。

    西凉茉慢吞吞地跟在香姨身后,不动声色地打量着这艘海盗船,这海盗船看起来已经不新了,但是保养得极好,而且漆成了黑色,有一股子浓郁的腥气,也不知道是因为沾染了太多人血的腥味,还是因为长年在海上奔波,所以浸润了一股子奇特的海的腥味。

    而看着自己面前这群明显看起来就不是那么好打发的商旅成员,如今一个个却安分守己地举起手进入底舱的牢房,这让前来督促抓俘虏事情的大块头的阿尼非常不悦,因为这意味第一船上没有什么好货,第二这群人也不是什么安份的好货,第三,他没有人可以杀,也就没有赏金。

    总之都他娘的不是好事!

    “这可真他娘的都是一群窝囊废,连刀子都没有动,船长就立刻投降了,而且整个船的男人也投降了!”阿尼嘟嘟哝哝地道。

    但是没有一会儿,就有另外一个水手模样的男人冲了过来,兴奋地对着阿尼道:“好消息,好消息阿尼!”

    阿尼一愣,随后也兴奋起来:“怎么地,这是抓到那天杀的海冥王了?抓到珍珠郡主给咱们王当压寨夫人了?”

    那一个男人听着阿尼连珠炮似地问,方才有点哭笑不得地道:“海冥王压根就没有上前面皇家船,而是因为临时有事改走了陆路,咱们也没有抓到珍珠郡主,她的那只船跑了,而是咱们在这只商船上发现了不少好东西阿!”

    阿尼一听也兴奋了起来:“哦,抓到大鱼了!”

    而海盗们粗鲁而狂热的兴奋却非但没有感染到西凉茉,却让西凉茉瞬间感觉心中一冷——海冥王居然没有上船!

    她真是太大意了!

    随后,她和香姨交换了一个眼神,随后她微微叹息了一声,看来要准备脱身之计了,原本还想近距离好好地接触一下这位海冥王。

    站在黑暗的船舱里,听着船舱外那些海水拍击船舱的声音,她闭上眼,却也不知道自己是失望还是无奈。

    但是这些复杂的情绪还没有来得及退去,一道冰凉幽魅的似笑非笑的声音却让她瞬间睁开了眸子。

    那声音从船舱牢门外传来:“怎么,收获不错所以很高兴?”

    随后是那个高大黑壮海盗阿尼的声音:“王,你看,咱们收获了好多东西阿,看样子是天朝来的商旅!”

    “笨死了,什么天朝来的商旅,你见过什么商旅带着这么些兵器的,而且一个个看起来那么精壮,你看那些东西,都是采珠用的,那是一群盗珠贼,王,您说是不是!”另外一个海盗很不屑地盗。

    而那幽凉的仿佛来自海底深处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道:“盗珠贼?哼,盗珠贼的东西还真是干净得过头了,把他们的头儿带出来。”

    西凉茉眸子里瞬间闪过极为复杂而又茫然的神色——

    这声音……这声音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那分明是百里青的声音,可是那个海冥王不是百里青么?她绝对不可能认错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