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五十八章章 内情

第五十八章章 内情

    舱门刚打开,一阵冰凉的海风便这么灌了进来,她眯起眼,感受着凉风来袭,带着潮湿的海水的气息。

    瞬间灌进舱房内的海风一下子就让那些暧昧的、迷离的欢爱气息瞬间消散。

    也让西凉茉的心从那些靡丽恍惚的肢体绞缠勾勒出的缠绵温热恢复到平日的冷静。

    她闭上眼眸子,唇角勾起了一抹讥诮凉薄的弧度,嗯,这日子看着也还只是个开头呢。

    西凉茉再睁开眸子的时候,已经全然恢复了平日的的模样,她四下看了看,发现原本守在船舱门口的两名戴着面具的守卫已经不见了,那便是意味着这两个戴着面具的守卫的主人,也是昨夜和她睡了一夜的男人大概此刻还有别的要紧事干去了。

    而这个时候,船舱附近只有一些看起来就是这个海盗组织的非核心成员们在晃荡着,一边干活一边向她投来诡异的目光——毕竟她现在还是男装打扮,而从那些海盗们的反应来看看,这位海鬼王很少宠幸人,或者说——很少宠幸男人。

    唔,也许她应该为此感到高兴?

    西凉茉自嘲地笑笑。

    不过现在,既然正主儿不在,他的房间又归自己所有,那么现在她该干的事儿可不是在这里自怨自艾,而是——翻箱倒柜找线索才是!

    西凉茉挑了下眉,在一干高大粗壮海盗们的目光下施施然地转身回房,然后毫不客气地关上门,开始——翻!

    大半个时辰过去了,西凉茉瞅了瞅四周,不免有点郁闷,这个房间里算有价值的线索实在是太少了,根本什么都没有嘛!

    除了一些陈设摆饰,还有一些自己看不懂的图纸之类的东西,但是她看了下估摸着也只是海岛位置的分布图,所以也没往心里去,偶尔还有一些书籍,也多与航海之类的有关。

    西凉茉一边翻找,一边暗自叹息,唔看起来这做海盗也是一门技术活。

    翻了半天,没有什么结果,西凉茉坐下来打算歇口气,却忽然觉得自己大概被昨夜的激情弄得脑子有点糊掉了,如果有重要的东西怎么可能放在明显的地方呢!

    她立刻半蹲下来,开始按照六字诀里头学来的方法,伸手去摸那些地板和墙壁上的凹凸不平之处,不时地轻声扣敲。

    摸了好一会,果然,这一次没有让她失望,她很快地在白虎皮下面摸到了一处地面和墙壁交接处过于平滑的地方,如果不是因为长年累月地时常去移动和摸索这些地方,就不会有这些异常平滑之处。

    而且,空空地扣响声表明下面一定是空的。

    西凉茉正琢磨着怎么弄开,背后却一阵凉风灌了进来。

    她反应极快地一下子就趴了下去,也没在第一时间回头,而是做出仿佛伸懒腰的样子来。

    “你在干什么?”幽凉如海的声音在门边阴恻恻地响起。

    西凉茉翻过身子,看着那站在门边的高挑身影,懒洋洋地一笑:“等您啊。”

    “等我,等我干什么?”戴着面具的海鬼王走了进来,冷冰冰地道,身上那种危险的气息让人退避三舍。

    身边跟了几个粗狂的,一看便是有些地位的海盗。

    那些海盗们一看西凉茉的目光顿时一亮,他们都是玩惯了女人的,怎么可能看不出这半躺在白虎皮里的美人是个细腰长腿的女子?

    何况西凉茉的头发没有束起而是半散在脑后拿绳子松松地扎着,薄薄的衣衫勾勒出丰盈的胸来,眉目冷含情。

    那种近乎贪婪的目光让空气里多了让女子们害怕的淫猥的气息,但是明显西凉茉不在此影响范围之内,她慢条斯理地坐起来,然后一本正经地道:“等你干我,这个答案怎么样?”

    海鬼王正打算坐下,而西凉茉此言一出,他脚下一顿,而一干大海盗们都目瞪口呆,随后他蓦然转脸眸光怪异地睨着西凉茉。http://www.luanhen.com

    www.luanhen.com

    西凉茉看着他微微一笑,施施然地道:“唔,看来鬼王大人是不太喜欢这个答案呢,放心,我再放荡也没有到如此地步,您昨夜功力不错,今儿我已经很满足了。”

    海鬼王脸色阴晴不定:“……。”

    众海盗们的目光敬佩地看着自己的王,同时也敬佩地看向面前的美人。

    为什么这个女人可以一本正经地讨论这种事情?

    西凉茉看着他们的古怪眼神,继续泰然自若地道:“我只是想问问您打算拿我们这些人怎么办呢?”

    海鬼王淡漠地看着她片刻,方才道:“你们来西狄目的并不单纯。”

    但随后,他要说的话在西凉茉一脸——‘哦呀,我们当然不单纯,来来来,快点来问我要干什么’的表情下,硬生生地咽了回去。

    西凉茉等了半天没见海鬼王来问自己,随后不免一脸失望的模样:“哎呀,您怎么不继续问了呢,其实我想要说的是,我们来这里的目的真的不单纯啊,我们不是来做生意,也不是来偷珠子的,我领着人来抓逃走的小倌的。”

    众海盗诧异:“逃走的小倌?!”

    海鬼王:“……。”

    西凉茉点点头,一副傲慢的样子,施施然道来:“本夫人乃是天朝富户人家,早年我爹娘出身草莽,也存下有财产不少,金盆洗手之后却只得我一个独女,所以便招赘女婿,哪里想到那短命鬼长得沉鱼落雁,但是却受不得这样的富贵,呜呼哀哉了,但是本夫人向来是重情义,念旧人的,为他生了儿子,就想着寻个和他长得相似的小倌过来伺候着,也好让儿子记得他那短命爹什么样子,不想那小倌竟然卷了本夫人给他的钱财逃了,本夫人好歹也是一方大户家主,也是跟着爹刀口舔血过的,哪里能受此侮辱,所以带人前来抓捕!”

    众海盗听得更是惊奇万分地看着面的‘传奇’女子,不想他们随便抓来一个肥羊竟然有此等故事!

    不过听这女子之言,观其‘大气’作风,想来所言果然有几分真实才是。

    海盗们最是敬佩强者,虽然视女人如财物,但是西狄海盗之中也有那张狂的女子,并不算得太出奇,谁有本事,谁坐山头,这就是盗贼的规矩。

    于是众海盗们对西凉茉到底生出来两分敬佩,皆好奇地问:“不知道夫人发现那逃了的小倌在哪里么?”

    西凉茉盘腿坐好,冷笑一声:“自然是发现了的,他就藏在这西狄海外诸岛中,不管他藏到哪里去,本夫人只信奉一句话!”

    “什么话?”众海盗齐齐问。

    西凉茉比出一根手指,恶狠狠地道:“欠了老娘的给老娘还回来,吞了老娘的给老娘吐出来,等老娘抓到他,必定让他菊花开花,死去活来!”

    众海盗一顿,齐齐大笑:“哈哈哈…,爽快,爽快……夫人说的好,果然是个爽快人!”

    西凉茉笑了笑,毫不谦逊的样子:“诸位好汉过奖,若是诸位好汉能帮我抓回那小倌,本夫人必定送上千金!”

    盗贼重利,千金已经是他们打劫好几艘商船才能得到的东西,如今听到此话,人人眼中放光:“哦,夫人果然说真的么!”

    西凉茉点点头:“自然是的!”

    盗贼们顿时热血沸腾,纷纷道:“好,还请夫人画下此人画像,若是他真的逃到咱们的海岛之中,躲在诸海盗弟兄之间,咱们定能帮你找出来!”

    西凉茉有点奇怪的模样:“但是海岛诸多且不说,可海盗派系繁多,诸位怎么能一定找到?”

    一名红胡子光头的高大海盗哈哈大笑,看向上首坐着的一直都没有说话的海鬼王,得意又自傲地道:“哼,夫人是有所不知,所谓海鬼,就是盗,海鬼王,就是海盗之盗,海盗之王,咱们王早就一统诸岛,那些蠢物不过是手下败将,早已服服帖帖,只要王一句话,有了您手上的画像,哪里有找不到人的!”

    西凉茉闻言,心中暗惊,不想这些海盗居然都已经结成同盟了么!

    随后她看向那海鬼王,却见那海鬼王一直冷冷地,目光幽遂地看着她,却一直都没有说话,只是优雅地喝着手上的酒。

    “王,您看,若是咱们帮了这位夫人找到那小倌,就可得千金,这可比劫船的活儿轻松呢!”那红胡子海盗粗声粗气地兴奋地看向海鬼王。

    海鬼王淡漠地瞥了他一眼,随后目光落在西凉茉身上,慢条斯理地道:“是么,但是本王却觉得要得到这千金,还有一个更快捷的方法,或者说能得到更多。”

    “哦?!”一干海盗们都兴奋又好奇。

    西凉茉感受到海鬼王的目光,却只觉得身上一凉,有一种不太妙的预感。

    海鬼王看着西凉茉,唇角勾起一丝淡漠凉薄的笑来:“若是本王将这位夫人扣在这里,让她送信到家中,让她家仆拿重金赎人,不是更快么,又或者,本王直接将这位夫人据为己有,她人是本王的,所有的一切不也都是本王的了么!”

    一干海盗们一听,顿时恍然大悟,纷纷兴奋地道:“果然好妙计,大王英明!”

    随后皆对西凉茉投去怪异而不怀好意的目光。

    “夫人如果跟着咱们王,说不定就不需要那个小倌了。”

    “是啊,夫人不是也觉得王昨夜弄得您很爽快么!”

    “嘿嘿,正是,正是……!”

    西凉茉心中暗恼,好好的局就这么破了,她随后灵机一动,似笑非笑地道:“这倒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只是……。”

    海鬼王睨着座下美人,眼底闪过狐疑,她又要出什么幺蛾子!

    西凉茉伸手慢慢地抚了抚衣襟,又抚了抚发鬓,露出个妩媚的笑来:“嗯,我只是觉得鬼王的床上功夫虽然好,但是今儿我观诸位,想来也不差呢。”

    西凉茉早在当年被某人各种无下限的话语给调教训练的说这些事儿,完全面不改色,心不跳。

    但这等充满暗示媚惑的姿态和言语一出,空气里立刻变了味道。

    一干海盗们皆相互看了一眼,虽然没有立刻扑上去大喊,“自然是老子床上第一”但是他们神色之间都是满满的暧昧和蠢蠢欲动。

    “哐当!”不知道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让众海盗们都齐齐吓了一跳,然后看向坐在上首的王,只见他身上都是阴冷异常的气息,仿佛海底潜藏的魔会瞬间扑出来,将所有的活物都拖进深不见底的海中。

    于是众人都齐齐打了个寒战!

    他们居然在觊觎王上过的女人,他们的王很少动女色,虽然偶尔也有据说是被宣召进去伺候的,但是并不多。

    他们的王是挑剔的人,但是王居然在昨夜临幸了这个夫人,而且动静不小,想必是很有些过人之处的。

    而王的手段——众海盗们都齐齐再次打了个寒战!

    他们可是见识过的!

    看着一干海盗们老老实实地坐了回去,眼睛也不敢再往自己身上瞄,西凉茉也不失望,只是依旧巧笑倩兮地看向了王,满是挑衅地道:“怎么了,海鬼王,你这是在害怕底下人的功夫比你好么?”

    这般挑衅的话语一出,立刻让其他海盗们都心中暗叫倒霉,这个女人还真是……不知死活,可千万别拖上他们!

    海鬼王却没有生气的样子,身上依旧是那种冷淡冰凉的气息,只是淡漠地摆摆手:“你们都出去。”

    一干海盗们赶紧低着头,缩着身子就往外溜。

    他们之中虽然也有很是觊觎西凉茉的,而且有些人身材可比海鬼王高大不少,满脸横肉,肌肉发达都是少不了的,但是在海鬼王面前却一个个宛如孙子一般,只能偷偷瞥一眼,赶紧离开。

    “啧,王,您为什么赶其它人走呢?”西凉茉懒洋洋地一只手托着腮,一只手搁在自己膝盖上,似笑非笑地看向海鬼王。

    海鬼王垂下眸子,单手挑起她的下巴:“如果我不让他们走,大概没多久,这些人都得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成为你的裙下之臣,反手对付本王了罢?”

    西凉茉轻笑,一只手慢条斯理地勾了勾他的掌心:“哎呀,您还真是太敏感了,不过您想要问我的东西,我都说了,可没有一点儿保留,如今到我想问一问您一点事儿,可好?”

    她的神情带着一种奇特的妩媚,让海鬼王不由自主地道:“你要问什么?”

    西凉茉淡淡柔柔地道:“我要问的是,您当上这海盗之盗,想必也是迫不得已的吧。”

    “嗯。”海鬼王淡漠地应了一声。

    “我想您一定有一个很高贵的出身,还有极为丰沛的航海知识,否则怎么做一个盗王呢?”西凉茉继续淡淡柔柔地道。

    “何以见得?”海鬼王淡漠地睨着她。

    西凉茉的手从海鬼王捏住自己下巴的手上,勾引似地轻抚上他的衣袖,随后一捏:“百金一尺墨云缎,蜀绣暗雨分水纹路,看似平凡无奇的黑衣,可不凡得很,若是寻常人家,谁有这般财力与品位?”

    暗雨分水纹是一种极难的绣纹,一名极好的蜀绣绣娘也要半个月才能得一件绣袍。

    海鬼王手一顿,随后不动声色地收了回来,低头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西凉茉妩媚地笑了笑:“嗯,还有那些水纹图,航海书,我虽然看不懂内容,却也知道是极为难得的孤本,其中一卷天海经文,据说是阿难大师当年西渡之时留下的珍贵孤本,记西行之海各种风势水路,而听说您的对头海冥王善于海战神出鬼没,就有这天海经文的功劳,只是不知道这书怎么会在您这,关于这个疑问,我只能想到一个答案。”

    海鬼王低头睨着她,声音幽凉:“哦,想到什么?”

    西凉茉冷冷地轻笑,声音低柔:“我只能想到冥就是幽冥,幽冥之王,而海鬼王,除了海盗之盗,海鬼之王,亦与幽冥之王同一个意思,所以,海冥王就是海鬼王,不知道,我说得对不对呢?”

    西凉茉的话音刚落,就被人再次一把捏住了下巴,挑起了脸蛋,半强迫地站了起来,对上一张放大的美得妖异,而让人窒息的面容。

    他盯着她,几乎唇对着唇,一字一顿地道:“本王说了,太聪明的女人,真是让人讨厌得紧,讨厌得让人想要让她嘴里除了呻吟,别的什么都说出来,或者……。”

    “或者什么?”西凉茉定定地看着那张熟悉而又陌生的脸孔,那张脸和记忆深处完全重合,唯一不同的是,他的额头上有一道近乎狰狞的疤痕,虽然如今只剩下一道细细的纹路,但是也能看出曾经的伤痕有多么可怕。

    他低头,近乎粗暴地狠狠吻住她的唇,一手粗鲁地扯下她的裤子,在她腿间摸了一会,只感觉到手上都是湿润的气息,他手一顿,便粗鲁地把自己撞了进去,咬牙切齿地道:“或者……死,你这放荡的丫头!”

    西凉茉咬着他的唇,轻笑:“很多年前,有人也跟我说过同样的话呢。”

    她闭上眼,放荡地笑,夹紧他的腰肢。

    笑得他心头……深深地一颤。

    ——老子是分界线——

    黑暗之中有海潮之声重重叠叠隐没了谁的低语。

    “爷,您看这事儿要怎么办,夫人她都已经找到这了!”

    黑暗之中有人幽凉的声音响起:“那你告诉我,该说什么,怎么说?”

    ……

    ------题外话------

    这是9月最后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