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后记 登基大殿 下

后记 登基大殿 下

    西凉茉起初也懒得理会,便只专心他面容上细细描绘,偏生有人似觉得挑战她耐心是极为有趣事情,指尖一路轻挑慢拈地拨进她裤间。

    西凉茉手指一顿,挑了挑眉垂目看向面前美人脸:“玩不腻么?”

    美人含笑看她,慢条斯理地动作愈发地放肆:“嗯。”

    西凉茉笑笑,手指上毫不气地一拨,手上笔锋一转,就要他脸上画个红眼圈,却不想鼻尖刚刚触碰上他眼下,便被他食指和中指指尖一并,箝制住她手中笔,让她手中黛笔不能再进半分。

    西凉茉轻嗤了一声,索性收笔:“懒得帮你这不识好歹描妆了。”

    百里青轻笑,顺手摘了她笔,左手却又扣住她纤细腰肢,不让她离开:“怎么,恼了?”

    西凉茉低眸一瞥,正想说什么,却见方才那黛笔他眼下一点,竟多了颗朱砂痣,那一点红他眼角下却似承托得他原本就线条婉转曳丽却又阴魅异常眸子,愈发地多了两分妖异媚态出来。

    西凉茉呆了呆,却见他眼底先是疑惑,随后变成越来越深笑意:“怎么,为夫很美,所以看傻了,嗯?”

    西凉茉方才回神,撇撇嘴:“得,您是天下第一美人,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可满意了?”

    百里青挑眉:“嗯,既然你有幸伺候天下第一美人,想必一定是心如潮涌,骚动不已,色心大起,欲火焚身……。”

    西凉茉也学着他挑眉:“所以呢?”

    百里青似笑非笑挑开她腰带:“所以本座这般慈悲看不得你这般痛苦,也只好将就着让你一逞售欲了。”

    西凉茉盯着他片刻,忽然起身:“我决定去出家,修身养性,就不劳施主你牺牲了!”

    但是百里青怎么肯放过到嘴肉,何况方才才被她专心样子撩拨到痒处了,扣她粉臀上手直接一扣,将她强按回来,轻笑:“啧,小尼姑春心动起来,方才让人难耐,何况你这般一看便是不守清规戒律,何苦要忍耐呢。”

    说罢,他径自扯了她腰带。

    西凉茉拉扯不及,只觉得身下一凉,就整个人伏他身上了,她忍不住红了脸,恼羞地道:“一会就是登基大典,你发什么疯!”

    百里青低笑着咬住她耳垂,吐气如兰:“怕甚,离登基大典还有几个时辰,够本座帮小尼姑你泄欲了,憋着对身子不好。”

    西凉茉红了脸,她素知这大狐狸精性子起了,是不达目绝对不罢休,只迟疑了片刻,道:“但是,我身上穿着轻龙光明甲,穿脱都很麻烦。”

    这身光明甲是魅晶专门寻出来武将礼仪用甲胄,精致而繁琐,所以穿戴颇为耗时。

    百里青眯起眸子瞅了她片刻,忽然一把按着她蓦然狠狠坐自己胯间,顺势吻住她柔软丰润唇,将她唇间尖叫吞进自己唇间:“那就不脱了,如这般这不就结了。”

    小胜子微微红了脸,悄无声息退了出去。

    ……

    一个时辰之后

    “你差不多一点,唔!”

    “嗯……。”

    “阿九……你……收敛一点!”

    “乖丫头,别动。”

    ……

    小胜子门外等到看着日头都要起来了,差点忍不住硬着头皮冲进去时候,那内殿门方才“吱呀”一声打开。

    西凉茉率先一脸面无表情地跨出来:“准备一下,千岁爷一会而就要上青云殿了。”

    众人连连点头,小胜子眼尖地瞥见西凉茉衣领又拉高了点,走路姿态也有点奇怪,他忍不住有点儿想要笑,却又不敢,便老老实实地点头之后,转身进了殿内。

    ——老子是分界线——

    良辰吉时既到,钟鸣鼎响。

    响鞭狠狠地敲击青石砖地面上,发出响彻了整个西狄皇宫清脆利响。

    昭告着天下,旧荣光与血已经过去,篇章翻开,帝国主人将带来着令人惴惴不安,晦暗不明风声来到,即将名正言顺地主宅这个国度与他子民。

    华美紫色宽袍拖曳层层雕龙绘凤台阶之上,天边升起朝阳泛出猩红色与金色交织光芒照耀那高挑身影身上,竟勾勒出一种异样冰冷轮廓来,他黄金面具上有一种铁与血交织成味道。

    他负手站那黄金王座之前。

    让人不敢直视,不敢反抗。

    有深红朱色太监冰冷而尖利声音响起。

    ——

    奉天承运皇帝诏日先皇骤崩,归于五行,朕承皇天之眷命,列圣之洪休,奉大行皇帝之遗命,属以伦序,入奉宗祧。内外文武群臣及耆老军民,合词劝进,至于再三,辞拒弗获,谨于今时祗告天地,即皇帝位。深思付托之重,实切兢业之怀,惟我皇侄大行皇帝,运抚盈成,业承熙洽。

    兹欲兴适致治,必当革故鼎。事皆率由乎旧章,亦以敬承夫先志。自惟凉德,尚赖亲贤,共图治。

    所有合行事宜,条列于后。钦此!

    小胜子念完了手中圣旨,恭谨地退下,而原本就属于海冥王一派大臣们率先跪下,山呼万岁、万岁、万万岁。

    而仍旧迟疑大臣们有些犹豫,左右顾盼之间,却陡然看见那大殿边上,两排黑衣黑甲,手中刀剑出鞘,阳光下闪耀着森冷摄人光芒卫士,便忽然觉得膝盖骨一软,就忍不住要跪了下来。

    但是,他们将跪未跪之际,忽然有男子苍老而冷峻声音响起:“海冥王,你真是西狄海冥王么?”

    此言一出,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目光。

    那站左侧上首,身着一品大公黑蛟飞鱼海水江崖官服不是龙家家主定海公龙震海又是谁?

    其发声之后,以其为首龙家子弟与龙家拥护者瞬间纷纷出列,冷冷地看向上首,竟齐声道:“请海冥王陛下摘下面具!”

    此言一出,西狄众臣们瞬间脸色一变。

    这是质疑殿上之人根本就不是海冥王,而是冒牌么?

    若是如此,这登基者岂非就是篡国者!

    西凉茉百里青身边冷眼看着,唇角勾起一抹冰冷弧度,却没有作声。

    而百里青站了片刻之后,才让人窒息寂静之中慢慢地优雅地转过身来,高临下地透过面具看向站其下龙家众人。

    他转身那一刻眸光之深不可测与冰冷,还有那一身阴霾冰冷又诡谲庞大气场,仿佛暗夜之中瞬间悄无声息涌起巨大漩涡,要将所有胆敢冒犯人瞬间拖进冰冷死亡之海,又似他转身霎那,空间几乎都扭曲,朝霞初升之时,却似让人看见他身后扭曲蔓延开冰冷幽深,枯骨遍地,血海无边九幽炼狱。

    让龙震海等人瞬即一僵,见惯了杀戮生死一代武将大租家主,甚至忍不住倒退了半步。

    百里青幽冷冰凉目光定他身上,闪过讥诮,随后漫不经心地道:“朕素不喜他人之目光,若是朕不愿意脱下这面具呢,尔等又待如何!”

    龙震海自然是看到他轻慢目光,心中恼恨自己竟然会露怯,随后想到自己安排,便冷笑一声:“龙家世代得幸服侍皇族,怎么能见着西狄宗祠基业,万里江山海域落外姓他人手上,若是你不敢取下面具,自然就是假冒之人,觊觎皇位恶徒,龙家为皇族护持者,自然当即刻斩杀之!”

    西凉茉一边听着,微微挑眉,心中暗自冷嗤,这龙家老头倒不是个蠢物,没有如其它人想象一般百里赫云遗诏上做文章,而是抓住百里苍冥和百里青容貌迥异之处做文章。

    遗诏尚且有争议,那么容貌呢?

    百里青自打那日宫变之后,便再也不愿意戴上百里苍冥面具,只道是丑,虽然他戴着黄金面具出现人前,但是龙家西狄势力极大,宫中自是少不了眼线。

    所以今日龙震海敢这般发难,她倒是并不奇怪。

    只是……

    她轻笑了一下,手扶长剑之上,静静地看着愈发凝重气氛。

    而多西狄朝臣们都惴惴不安,惊疑不定地看着双方。

    百里青顿了顿,似笑非笑地道:“定海公果然是忠心耿耿,龙家是忠心为国呢,若是朕不愿意呢,你们就要以下犯上么?”

    龙震海见他推三阻四,心中微定,只暗自冷笑,觉得百里青是心虚,他忽然一拱手,厉声道:“那就怪不得龙家要行使那扶住皇室,匡扶正统之职责了。”

    百里青轻嗤了一声,声音冰凉又幽远:“是么,只是不知道震海公要怎么强行让朕摘下面具,逼宫么?”

    他声音凉薄,如清晨冰冷海风掠过。

    而随着他声音后一个字落下,瞬间所有黑衣甲士瞬间掠起了手中长刀。

    金戈交鸣之声瞬间响彻了整个宫室,让人毛骨悚然。

    文臣们不免瞬间手脚发软,而就是武将们进入宫殿时候,都按照律例上缴了自己刀剑,此刻也只浑身紧张地四处打量,关注着事态发展。

    龙震海为首龙家子弟们虽然身上没有武器,但是却似乎面对这些刀剑之时,没有人表现出畏惧之色,而是冷眼相看,面容上都是不屈之色。

    西凉茉心中倒是淡淡地赞了一声,倒是不愧是龙家子弟呢。

    而此时,龙震海却神色冰冷肃穆地看向百里青:“怎么,您若是海冥王又何惧摘下面具,您若不是海冥王,便以为凭借这些武力就能让我西狄臣工们屈服么,您别忘了,龙家如今镇守边境与京城防务,手下子弟兵何止千万!”

    此言一出,威胁之意全然彰显,这分明是说宫内宫外,他们龙家早已经做好了万全准备。

    所有原本想要跪下称臣臣子们瞬间就站稳了,不再跪下。

    他们原本就心有疑虑,太后想让十八皇子继承皇位心思也不是一日两日了。

    百里青看向他,忽然轻笑了起来:“是么,看样子,龙震海你这般有恃无恐地逼宫犯上,是因为你手中掌握了兵权,所以要挟朕,若是不摘下面具就要退开边防守境,引天朝大军入关,或者是要凭借你那京城防务守卫之权,逼迫朕退位,然后让你们龙家彻底把持朝政,一家独大,听你这话,这帝国皇位倒是真要大权旁落外姓人手上了。”

    百里青此话一出,瞬间让所有西狄人脸色都是一变。

    龙家权势之庞大谁人不知,当年真明帝之母,明孝太后便是龙家主母,后来改嫁入宫得到先帝宠幸,直至终宠惯六宫,母仪天下,不少人都认为这是一项先帝与龙家交易,否则一个再嫁之女,怎么能成就如此传奇?

    由此可见龙家人势力之庞大。

    卧榻之下,岂容他人酣睡。

    百里皇族帝王们就完全如看起来那么信任龙家么?

    百里青这番话毫不气地揭下了那些朝野关于龙家流言面纱,裸地将龙家权势与皇权冲突暴露光天化日之下。

    龙家功高震主也不是一日两日了。

    让龙家原本看起来似乎颇为正义合理立场瞬间看起来便再也不纯粹。

    真可谓——字字诛心!

    龙震海瞬间面色一白,而其下龙家子弟们各个面露愤怒之色。

    龙震海咬牙切齿道:“你休得胡言乱语,我龙家百年来……。”

    百里青可没打算,也没兴趣让他那叙述龙家光荣历史与忠心之举,只是淡淡冷冷地打断他道:“按您说法百里苍冥就是海冥王,而海冥王得了先帝遗诏,就是名正言顺不能帝位继位者,而朕若不是海冥王模样,就是心怀不轨篡位者,嗯?”

    龙震海被百里青毫不气地打断,脸色并不太好,就是百里赫云他面前都不敢如此放肆,但是他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眯起眼仔细地打量了下百里青露出黄金面具面具,线条精致,唇色滟涟,又有哪里像海冥王呢?

    虽然,他就是海冥王,那又如何?

    他总不能这个时候戴上那张人皮面具,他们只要逼迫他取下面具,所有一切都大局将定。

    龙震海和身边兄弟们互看一眼,随后笃定地厉声道:“是!”

    百里青闻言,随后忽然轻笑了起来,随后他那阴霾笑声便越来越大声,仿佛九幽地狱之中魔笑一般,让人听得浑身颤抖,不寒而栗。

    “呵呵呵……。”

    随后,他轻笑着道:“如君所愿。”

    随后,众人紧张又复杂目光中,他指尖面具上一挑,那黄金打造精致面具便瞬间裂开成两半,‘哐当’一声掉落了地上。

    所有人瞬间噤声,鸦雀无声,整个大殿里只有凉风呼啸而过声音。

    几乎没有人能把自己眼睛从那高高上王者面容上离开。

    那张脸……

    美丽到凌厉,勾魂摄魄,却美到让人——心生寒意与畏惧。

    那不该是属于人间有修罗之美,魔魅之美。

    过了好一会,倒是龙震海先回过神来,他瞬间冷笑起来,声音里满是恶意冰冷:“哼,本公与海冥王到底有些交情,海冥王面容端庄俊秀,充满了男子气概,如何会是你这般……不男不女之相貌,分明就是阉人……。”

    他话音未落,就瞬间噤口,因为一线冰冷刀锋毫不气地架了他脖子之上。

    甚至没有人看到那黑衣人刀剑到底是如何越过那么多人和他身后龙家子弟防卫,落他脖子之上,冰冷刀锋咬他皮肤中,划破了肌肤,直接抵他血管之上,只要轻轻一压,便会血溅三丈。

    所以,他如何敢说话,他身后龙家子弟除了嗔目结舌,却也没有人敢说话。

    那是世间顶尖刺,或者说杀神才能有身手,没有一丝多于花俏动作,轻如蝶羽,瞬间夺命!

    百里青立所有人之上仿佛没有看见龙家子弟们对他怒目而视,也没有看见朝臣们对他惊疑与愤怒目光,只是优雅地抚了下袖子,淡漠地道:“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朕不愿意取下面具缘故,总有些无趣人质疑,怎么朕就是百里苍冥,百里苍冥就是朕,怎么,还有什么人有疑问么?”

    他冷淡目光扫过群臣,原本安静地跪着那些海冥王府邸家臣们中,有一人起身,忽然跪了大殿之中:“微臣证明陛下就是海冥王,海冥王就是陛下。”

    众臣们看去,那是海冥王身边长年跟随三品侍从官——伊大人,无人不知他对海冥王忠诚。

    而随后海冥王府邸家臣们便纷纷起身,随后又跪了大殿中央——“微臣证明陛下就是海冥王,海冥王就是陛下。”

    除了他们,渐渐地越来越多大臣也走到大殿之中跪下作证。

    龙震海目光愤怒地看向那些同僚,龙家子弟们也都面面相觑,脸上满是愤怒,但是却无可奈何。

    他们不明白,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事情,那个人明明就长着和百里苍冥不一样面容,即使他们是同一个人!

    西凉茉看着那些大臣,似笑非笑地勾了唇角。

    而原本质疑派人人也渐渐出现了动摇。

    而终是当一道有些沙哑却仍旧带着少年青涩味道声音响起:“本皇子也证明,皇就是本皇子小皇叔——海冥王百里苍冥。”

    朝中众臣不敢置信地瞬间抬头,看向那一身素白衣衫跨进来清秀美貌少年,那静静地站庭前少年,不是十八皇子百里素儿,又是谁?

    连他们认为本该是水火不容人都站了出来……

    连质疑派人瞬间彻底动摇,亦有人恨铁不成钢地看向百里素儿。

    “十八皇子殿下,您若是受了威胁,只管说!”龙震海眼看着十八皇子都出来了,陡然生出一种巨大惶惑,他甚至顾不得自己脖子上长刀,咬牙厉声吼道。

    百里素儿虽然面色苍白,但是明眼人都能看出他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于是,所有西狄朝臣们都看见了十八皇子面无表情地转脸看向龙震海,他目光甚至还龙家人身上扫了一圈,后又转回了头,冷冷地道:“本皇子没有受到任何人威胁,皇叔登基是皇兄临终亲授,本皇子亲眼所见,若是有人质疑皇叔,那么就是质疑皇兄,若是皇权受了威胁,那么就只有这里质疑与威胁皇之人,才是皇权大威胁。”

    他声音回荡殿内,瞬即让所有人鸦雀无声。

    而这鸦雀无声维持不到瞬间,便又被大喧哗声所取代。

    “十八皇子,你怎么能……。”龙震海不敢置信地看向那少年,那是他与整个家族合力要拱上皇位少年,怎么能够这么背叛他母亲与他们龙家。

    龙家之人都瞬间脸色铁青,他们并不是蠢人,这一瞬间,都明白了,情势瞬间逆转,原本要指证逆贼他们,这一刻被毫不留情地打上了逆贼烙印。

    百里青高临下地看着场下一片混乱,唇角讥诮笑愈发深了起来,他冰凉声音再次响起:“龙家,你们是不是还要用京城防务逼宫,是不是还要开边城防,引天朝大军入关,嗯?”

    两句淡淡冷冷话语瞬间如悬挂龙家众人头上长剑,让他们彻底失去了立场之上反抗之力,将他们钉死犯上作乱耻辱柱上。

    而龙震海眼中精光一闪,正打算索性就此反了,但是嘴才一张,出来不是声音而是凄厉惨叫和喷涌鲜血。

    百里青睨着那写呆滞,或者惶恐,或者愤怒地拔出隐藏武器龙家子弟,轻慢地一笑,容色倾国:“清君侧,正朝纲,登基之日,杀龙祭天,正是极好祭品呢!”

    随着他一声轻笑声落地,西凉茉手中长剑也瞬间出鞘,她眸中寒光凌厉,语调轻柔:“杀——!”

    无数黑影伴随着长刀光影与鲜血瞬间笼罩了整个宫殿。

    ……

    许多年过去之后,当年曾经参加过真武大帝西狄登基大典朝臣们永远都不会忘却,那日偏布了殿前鲜血与残肢,也永远不会忘记自己被飞溅了满身鲜血,浑身战栗地踏过那猩红台阶,一步三叩首地钟鼓齐名浩大声乐曲鼓之中跪伏那紫色长袍之下,颤抖地山呼——万岁万岁万万岁。

    有鲜红花瓣洒满了就那通往皇座鲜血之路上。

    还有那铁血大帝第一次站了皇权巅峰之上身影,以及他身边那一抹令人难以忽略银色曼妙身影,那让一代帝王空置六宫,却与帝君齐名传奇女子。

    让人,永世难忘。

    鲜花芬芳与鲜血猩浓。